257.再见颜夕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颜夕正在和袋鼠玩呢,个人影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脸笑意地看着她,“姐姐,你也是来找小灰的吗?”颜夕歪着头,好奇地看着沈清澜,她说的是英语。

    “它叫小灰?”沈清澜用问道。

    颜夕眼睛亮,“姐姐,你也是Z国人啊。”

    沈清澜点点头,看着颜夕,“你也是?”

    “嗯,我是南城人,但是现在我在这里上大学。”

    “哦,是这样啊,你个人来的?”

    “不是,我跟我母亲来的,刚刚她去给我买东西去了,姐姐,你是来这里玩的吗?

    “嗯,我来旅游。”

    颜夕闻言,笑了起来,“那你是真的来对了,澳大利亚有很多美丽的地方,风景都很好。”

    她说着,歪着头看着沈清澜,眼底闪过丝疑惑,“姐姐,以前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我总觉得看见你觉得好熟悉。”

    沈清澜眼眸轻闪,微微笑,“我们应该是第次见面,或许是我长得跟你认识的个人有点像吧。”

    “嗯,是吗?”颜夕眉眼间有丝疑惑,却也没有深想,毕竟人有相似嘛,“不过姐姐你长得好漂亮。”

    沈清澜微笑,“你也很漂亮。你在这里上学念的什么专业?”

    “我学服装设计的,不过我更喜欢摄影,平日里我会跟朋友或者妈妈起出去采风。雪梨市有很多漂亮的地方,姐姐在这里打算待过久呢?要是可以的话,我可以当你的导游哦。”

    “我过几天就回去了,服装设计很好,好好学,以后等你成了有名的服装设计师,也许我们还能再见面。”

    闻言,颜夕的脸上有些遗憾,“那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我会努力成为名优秀的设计师的。以后我专门为姐姐设计件衣服,全世界只有你个人有。”

    颜夕笑眯眯,不知道为何,见到眼前的人,她总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好。”

    “姐姐,那边的是你朋友吗?”颜夕指着于晓萱他们的方向问道,那几个人直在看着他们这边。

    沈清澜看了眼,“嗯,是的。”

    “他们直在看你,我猜应该是你的朋友。”颜夕说道。

    于晓萱和金恩熙看的其实不是沈清澜,而是颜夕。

    “颜夕她真的忘记了切吗?”于晓萱问金恩熙,因为金恩熙刚刚跟她说颜夕忘记了些事情。

    金恩熙点点头,“忘记了不好吗?那样噩梦般的经历,永远不再记起,对于她来说,余生会快乐很多。”她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深处划过丝羡慕,如果可以,她也宁愿忘记曾经在魔鬼基地经历的切,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但是偶尔,金恩熙也是会被噩梦缠绕的。

    不只是她,其他的几人何尝不是这样,那些永远也没有尽头的刺杀与历练,时时在尖刀上舔血、命悬线的日子,组成了他们前半生的全部记忆,如果忘记,他们就是个空白的人,或许这也是大家都想忘记却没有选择忘记的原因吧。

    金恩熙无声地叹口气。

    于晓萱看着颜夕脸笑意地样子,仿佛看到了刚认识颜夕的时候的她,“其实忘记了也好,起码现在的她是幸福的。”

    “嗯。”金恩熙应了声,能幸福就幸福吧,谁知道幸福可以在手里存在多久呢。

    颜夕举了举手里的相机,问道,“姐姐,你能跟我起拍张照片吗?”

    沈清澜答应了,只是照片还没拍,赵佳卿就回来了。

    “颜夕,你在做什么吗?”赵佳卿喊了声,语气里透露着紧张。

    颜夕愣,看向自己的妈妈,“妈妈你回来了,我刚想跟这位漂亮姐姐起拍张照片呢。”

    赵佳卿控制着脸上的表情,努力使自己看上去与平常无异,“颜夕,不能随意打扰别人知道吗?”然后看向沈清澜,“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我女儿平日里喜欢摄影,要是耽误了你的事情还请见谅。”

    沈清澜淡淡开口,“没关系,您的女儿很可爱,我朋友还在等我,我就先走了。”

    “姐姐,下次见。”颜夕跟沈清澜说道,语气里有丝不舍。

    沈清澜微微笑,“好,下次见。”

    看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赵佳卿看向女儿,“你呀,赶紧吃饭去吧,吃完饭我们回家。”

    颜夕皱眉,小嘴微嘟,“妈妈,不是说好了今天在这里玩天的吗,我才刚来你就要我走。”

    “你不是已经拍完了?”

    “没啊,我刚刚在跟小灰玩,然后又跟刚才那个漂亮姐姐聊天,没有拍照,而且妈妈,我想游湖。”颜夕看着湖心,脸的向往。

    赵佳卿完全无法拒绝女儿的要求,现在对于她来说,就连儿子颜盛宇都没有女儿重要,想了想,点点头,“好吧,下午我们去游湖,但是游完湖之后就要回家了。”

    颜夕调皮地吐吐舌头,“知道了妈妈。”

    “午饭放在了车上,你去拿下。”赵佳卿开口。

    颜夕点点头,朝着远处的停车场走去。

    “沈小姐,我们可以聊聊吗?”等颜夕走了,赵佳卿才走向沈清澜他们所在的地方,看着沈清澜淡淡开口。

    沈清澜站起来,跟赵佳卿走到远处,停下来。

    赵佳卿没有说话,看着湖面,过了会儿,才慢声开口,“这里的环境很好,颜夕自从来到这里哮喘就再也没有发作过,她喜欢上了摄影,每天除了在学校学习之外就喜欢到处跑,拍了很多很多的照片,刚开始的时候拍的其实很不好,我给她专门请了个摄影老师,最近她的技术进步了很多。”

    “她很喜欢现在的大学跟同学,认识了很多的新朋友,周末,她会请同学来家里做客,或者去朋友家玩,她变得比以前更活泼了。”

    赵佳卿讲述着颜夕现在的点点滴滴,沈清澜直没有说话,但是听得很仔细,眼睛里满是欣慰。

    赵佳卿看向沈清澜,低低开口,“颜夕现在过得很好,所以沈小姐,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她,这是个母亲对你最卑微的祈求。”

    她的语气里带着祈求,经过了那样的事情,她只是希望颜夕可以辈子忘记,永远像现在这样开心的生活着。

    闻言,沈清澜没有任何的不高兴,她看向赵佳卿,淡淡开口,“阿姨,我这次是跟朋友起来参加雪梨市的艺术节的,今天只是朋友想来这里看看,凑巧偶遇了颜夕,我当初既然答应过你不会打扰颜夕,那么我肯定会做到。”

    “谢谢。”

    “现在看到颜夕这样开心,我也放心了。阿姨,我跟朋友下午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们……保重。”

    赵佳卿看着沈清澜走过去跟其他两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他们就开始收拾东西,很快就走人了。她的心里有些歉意,但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女儿才是最重要的,为了颜夕,她愿意做任何事。

    她看着沈清澜离开的背影,眸光很是复杂。她感激沈清澜为颜夕做的切,可是她又无法全然忘记颜夕会遭遇这切是因为沈清澜。

    “妈妈,姐姐他们走了吗?”颜夕手里拿着个袋子,走过来。

    赵佳卿慈爱地看着女儿,“人家是过来旅游的,这里玩过了,自然要去另个地方。”

    颜夕神情遗憾,“好可惜,我还想下午跟他们起游湖呢。”

    赵佳卿笑着摸摸女儿的头发,没有说话。

    车上,于晓萱看着沉默不语的沈清澜,犹豫着开口,“清澜,颜夕她……”

    “她很好。”沈清澜说了句,于晓萱不再开口,车厢里时间陷入了沉默。

    大概是遇见颜夕让几个人都想起了些不愉快的事情,下午他们哪里也没去,直接回了酒店各自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丹尼尔的个朋友邀请他们去海滩玩,群人才出门。

    第三天,艺术节开幕,沈清澜大早就爬起来,然后去叫于晓萱起床,等吃完早饭,就出发了。

    雪梨市的艺术节,是世界三大著名的艺术节之,也是画坛的盛会,来自世界各地四十多个国家超过五百件作品都会在这里展出。

    今年艺术节的主题是贫穷、自由和权利,展览分布在七个场地,沈清澜他们今天要去的就是其之的当代美术馆。

    来参加艺术节的Z国艺术家代表不止沈清澜人,沈清澜却没有与他们同行,毕竟身边还有于晓萱和金恩熙在。

    刚刚到达,主办方就看见了他们。

    丹尼尔作为个金牌经纪人,不止是在Z国很有名,就是在世界上都有定的知名度,他虽然不是画家,但是对于绘画的鉴赏能力却是少有人及,因而他也是名鉴赏师。以前经常出现在国际上的些知名画展上,只是现在他很少帮人鉴赏作品。

    “丹尼尔,你总算来了,我可是等你好久了。”主办方的人迎上来,对丹尼尔说道。

    丹尼尔抱歉地笑笑,“来迟了点,抱歉抱歉。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冷清秋。”丹尼尔向主办方介绍沈清澜。

    “原来您就是冷清秋,没想到您本人这么年轻漂亮,画功却如此的深厚。”

    沈清澜眸色清冷,与主办方的人握手,“你好。”

    主办方的人也知道画家都有些自己的脾气,没有觉得自己是被冷落了,“冷小姐,很高兴您能亲自来参加这次的艺术节。”原本他知道冷清秋的低调之后,发出的邀请也没指望可以得到回应,却没有想到冷清秋竟然真的答应出席了。

    自从沈清澜的《救赎》在国际上获奖以后,冷清秋这个名字就在国际上获得了定的知名度。

    “您太客气了,在艺术这条路上,我还是个新手,需要向前辈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沈清澜谦虚地说道。

    这话虽然是谦虚的话,但是听在主办方还有刚刚走过来的位老者耳却格外的舒服,“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优秀,要是艺术界多些像冷小姐这样的年轻人,以后的艺术定会繁荣。”老人温和地说道。

    沈清澜转身,看向老者,却发现是个陌生的面孔,丹尼尔上前,为她作介绍,“清澜,这位是雪梨市美术协会的会长,也是这次的主办方弗兰克·博伊尔先生。”

    “弗兰克先生,初次见面,您好。”

    弗兰克·博伊尔看上去有五六十岁了,头发花白,但是看向沈清澜的目光却满是欣赏,他见过太多年少成名就不把老届艺术家放在眼里的人,刚刚听到沈清澜的话,顿时对她的印象十分之好。

    “沈小姐刚才的话不错,艺术这条路是永无止境的,值得我们不断去探索和实践,只是现在的年轻人啊,心太浮躁,像沈小姐这样的真是太少了。”弗兰克是知道沈清澜的真名的,所以称呼的直接就是“沈小姐”。

    跟在弗兰克身后的是两个年轻人,男女,听到弗兰克的话,脸上全是不自在。

    “沈小姐,这两位是我的学生,这位是凯瑟琳·博伊尔,这位是布罗迪。”

    凯瑟琳是个白人,金发碧眼,鼻子高挺,加上凹凸有致的身材,也是个美人,如果忽略她那傲慢的眼神的话。

    布罗迪看上去三十岁的样子,倒是很是沉熟稳重,听了自己老师的介绍,微微笑,跟沈清澜打招呼,“沈小姐,你好。”

    沈清澜点头致意。

    倒是凯瑟琳,上下打量着沈清澜,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沈清澜还是从她的眼神看出了丝不屑,她挑眉。

    “沈小姐,经常听我的老师提起你,这次倒是见到你的真人了,你比我想的更加年轻些。”听着像是平常的话,但是落在沈清澜几人的耳却不是那么舒服,金恩熙皱了皱眉。

    沈清澜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笑笑,“凯瑟琳小姐客气了。”

    弗兰克看了眼自己的学生,略有不满,但是现在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压下心底的那丝不满。笑眯眯地看向沈清澜,“沈小姐,距离开幕式还有半个小时时间,你需不要先去休息下?”

    沈清澜摇头,“我先在展馆里看看,没关系吧?”

    弗兰克继续笑眯眯,“这是自然,这几天这些展馆对你们这些艺术家都是免费开放的,你可以自由参观。”说着看了眼刚刚来迎接他们的男人,男人见状,连忙从怀里将块牌子递给了沈清澜,沈清澜拿在手里看了眼,上面写着她的名字,丹尼尔也有张。

    “沈小姐,非常抱歉,因为事先不知道您的朋友也起过来了,所以没有来得及准备您朋友的胸牌。”男人歉意地说道。

    沈清澜开口,“这位先生不必客气,我的朋友只是跟我起过来旅游的,您不必太过在意。”

    弗兰克·博伊尔还有事,于是开口说道,“沈小姐,我们待会儿见。”

    “好的,弗兰克先生。”

    弗兰克看向丹尼尔,“丹尼尔,我最近得到了幅作品,有没有兴趣起来鉴赏下?”

    丹尼尔眼底有些意动,他是做这行的,对这些自然很感兴趣,而且既然是弗兰克的私人藏品,那就更是精品,丹尼尔看向沈清澜,沈清澜给了他个放心的眼神。

    “那就走吧。”丹尼尔跟着弗兰克走了,沈清澜带着金恩熙和于晓萱在展厅里慢慢地欣赏着挂在墙上的画或是立在那里的雕塑。

    于晓萱对这些完全不懂,百无聊赖的跟在身后,金恩熙和沈清澜倒是可以聊上几句,只是对于这些,她的认知也很有限,所以聊的并不多。

    展厅里现在只有少数几人,毕竟现在离开幕式还有半个小时,等到离开幕式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沈清澜找到了丹尼尔。

    丹尼尔欣赏完弗兰克的私人藏品,意犹未尽,弗兰克拿出来的画果然很不错,收藏的价值很高。

    “弗兰克,你现在的眼光是越来越毒辣了,这么好的作品都被你发现了。”丹尼尔艳羡地说道。

    弗兰克哈哈笑,“也是运气,运气。”

    他们这些搞艺术收藏的和古董收藏的,要是淘到件珍品或许出手就是好几倍,几十倍的赚,要是不小心买到了假货,也有可能亏到姥姥家,而般的艺术收藏家都是很有眼力的,甚至有些本身就是大画家。弗兰克显然属于后者。

    沈清澜看了眼弗兰克买到的珍品,初看只觉得这画布局精妙,仔细看就会发现作画之人手法娴熟,笔触细腻,人物刻画十分之鲜活逼真,当得上“珍品”二字。

    沈清澜的目光落在画的右下角,是个陌生的名字,看向丹尼尔,丹尼尔也摇头。

    弗兰克摸着胡子,见状眼睛里浮现得意之色,“这是我前段时间无异发现的个人画的,虽然现在他是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就他这水平,起来就是早晚的事情。”重要的是,有他在背后使劲,想捧红个原本水平就高超的画家并不是件难事。

    “啧啧,弗兰克,你可真是越来越狡猾了。”丹尼尔感叹,他跟弗兰克认识多年,交情还算可以,所以说这话也并不怕会得罪他。

    弗兰克笑笑,“我这可比不上你,若是论眼力,你更加厉害。”说着,还看了眼沈清澜。

    丹尼尔嘿嘿笑,并不接这话。

    很快开幕式就开始了,弗兰克作为这次的主办方负责人,自然是要上去讲话的,沈清澜坐在下面看了眼四周,基本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她虽然画画,但是对画坛的事情并不了解,更不要说是认识什么人。

    丹尼尔轻声在她的耳边给她介绍了几位在画坛上享誉全球的知名画家,大多都是些年纪较大者,年轻的没有几个,举目望去,沈清澜算是全场最年轻的,加上她的外表,时间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有人认出了她身边的丹尼尔,然后就有部分猜出了她的身份。

    开幕式过后是各位画家的自由活动时间,展览厅也开始正式对外开放,时间,来自世界各地,各个行业的人涌进了展厅,原本空空荡荡的展厅瞬间被挤满。

    沈清澜放眼望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她柳眉轻蹙,不太喜欢这样的人潮。

    “丹尼尔,我们先走吧。”沈清澜说道。

    丹尼尔也没想到这里的人会这么多,点点头,很是自然地牵着金恩熙的手,金恩熙看了他眼,丹尼尔笑笑,“这里人太多了,走散了不好找。”

    金恩熙没说什么,沈清澜带着于晓萱,刚刚走出去,于晓萱就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是个艺术节的开幕式,怎么来的人这么多,难道说全雪梨市的人都涌到了这里吗?”

    闻言,金恩熙笑起来,“这里可不止是雪梨市的人,你没有看见这里面有很多的媒体记者吗?”

    于晓萱随意打量了样,确实看到了很多拿着相机的人。

    尽管人多,但是这里的秩序维持得很不错,没有人喧闹。

    来迎接他们的那个男人看见沈清澜他们,眼睛亮,说道,“沈小姐,弗兰克先生说下午想邀请你们几位去他的庄园做客,不知道你们几位可有空?”

    沈清澜没有拒绝弗兰克先生的好意,到了之后才发现,弗兰克邀请的不只是他们几个,还有好几个人,其就有丹尼尔刚刚给她介绍的那几个。

    沈清澜刚出现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这位就是青年画家冷清秋小姐。”弗兰克向大家做介绍,他说,大家就知道了,因为就在沈清澜来之前,他们还在讨论她这次参展的作品《黎明之夜》。

    “原来她就是冷清秋啊。”有人小声地说道,“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我还以为起码有三十五六了,这看上去才二十出头。”

    “大家好。”沈清澜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这次来庄园的只有丹尼尔和沈清澜,金恩熙带着于晓萱到其他地方游玩去了,本来他们也不是画家,对这样的盛会也没有任何的兴趣,沈清澜知道有金恩熙跟着,是点也不担心于晓萱会出什么事。

    找了个地方落座,沈清澜的身边坐着个相较于在场的人来说年轻很多的男人,三十五六岁,穿着随意,跟在场的人相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只是在沈清澜坐下来的时候看了沈清澜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连打声招呼的意思都没有。

    丹尼尔看了那人眼,觉得有趣。

    “嗨,丹尼尔。”个金发碧眼的男人走过来跟丹尼尔打招呼,丹尼尔笑道,“克里斯托弗,好久不见。”

    对方笑道,“是啊,好久不见了。”

    “清澜,这位是m国著名的油画收藏家克里斯托弗·克罗克先生。”

    沈清澜朝着对方点头微笑,算是打招呼。

    克罗克笑得很绅士,“美丽的冷清秋小姐,终于见到您了,我很荣幸。您定不知道,我家里收藏着好几幅您的作品,最喜欢的就是您的那幅《救赎》,可惜丹尼尔说那幅画无论如何都不卖。不知道冷小姐有没有意愿出手,无论多少钱都可以。”他的语气颇为可惜,说到后来,看着沈清澜的眼神里带着期待。

    沈清澜嘴角挂着丝淡淡的笑意,轻轻摇头,“很抱歉克罗克先生,那幅画是我送给个人的礼物,无论是谁出价多高都不准备卖。”

    克罗克脸地失望,“那真是太遗憾了,不过我相信后期冷小姐定会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画作,如果您有意愿出售,请定优先考虑我。”

    他说的真诚,沈清澜也没有拒绝,“好,定。”

    克罗克满意地笑了。

    弗兰克走过来,他是这里的主人,刚刚在招呼别人,这时才过来,看见坐在沈清澜的身边言不发的男人,眼睛亮,“乔纳森,原来你在这里,我刚才直在找你。”

    沈清澜眸光轻闪,要是她没有记错的话,上午弗兰克给丹尼尔看的画的作者名字就叫“乔纳森·艾德里安”,难道是他吗?

    果然,弗兰克的下句话就证明了沈清澜的猜测,“沈小姐,给你介绍下,这位就是我说的很有天赋和潜力的画家乔纳森·艾德里安,乔纳森,这位是冷清秋小姐,《救赎》和《黎明之夜》的作者。”

    乔纳森这才又抬眼看了眼沈清澜,很快又收回了目光,依旧是连跟她打招呼的意愿都没有。

    沈清澜挑眉,这个男人如果不是性格孤僻的话,就是自傲到眼睛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但是依旧她的观察,这个男人应该是属于前者。

    弗兰克的脸上也很是尴尬,看着乔纳森的眸光带着恼怒,他歉意地看着沈清澜,“沈小姐,真是对不起,乔纳森的性子比较孤僻,不喜与人来往。”

    被当着面说性子孤僻乔纳森也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弗兰克见状很是无奈,跟这个人接触过段时间,知道这个人是真的很孤僻,你跟他说半天,他可能才会回你句,甚至连句都懒得搭理。这次要不是他好说歹说,威逼利诱,这个人连出现在这里都不愿意。

    “没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特点。”沈清澜淡淡地说道,脸上没有丝不满的神情。

    弗兰克笑笑,“沈小姐,那边有几位艺术家很想认识你下,你看……”

    沈清澜闻弦音而知雅意,开口,“这次是个难得的盛会,我也想跟各位前辈们多多交流,学习点经验,只是我跟各位前辈都不熟,还希望弗兰克先生可以引荐下。”

    她的态度谦逊,弗兰克对她的印象又好了分,“哈哈哈,我果然没看错,沈小姐真是个勤奋努力的年轻人。”

    沈清澜随弗兰克过去,丹尼尔看到了几个朋友,走过去打招呼了。

    弗兰克大概是真的看了沈清澜,给她介绍的都是几位世界级的大师或者著名的艺术收藏家,有了弗兰克作为间人,加上沈清澜有心放低姿态,群人可谓是相谈盛欢。

    丹尼尔直在注意着这边,见沈清澜适应良好,微微笑,有时候就连丹尼尔也不得不佩服沈清澜,只要她有心,她可以跟任何人都打成片。

    等沈清澜从弗兰克的庄园离开后,很多人对沈清澜的印象已经从个低调的青年画家,变成了天才画家,因为就在下午短短的聊天,他们发现沈清澜的绘画根本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甚至她拿画笔的时间都还不到十年,就这么点时间就可以获得现在这样的成就,换做他们自己,他们自认是做不到。

    而这样个人是有骄傲的资本的,但是她面对他们,态度却很谦逊,有个老画家指出她画的不足,她甚至还虚心求教。

    现在的沈清澜也不会想到,因为她今天的谦逊,这些画家回去之后,在很多的场合都有意无意地提到她,不但肯定她的画作,也肯定她的为人,使得她的画作在今后被无数人推崇,甚至度被拍卖出了天价,成为“全球最贵的在世画家”。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庄园的个角落,凯瑟琳手里端着杯酒,看着跟各位老艺术家相谈甚欢的女人,神情不悦。

    布罗迪走过来,“老师不是让你多跟沈清澜接触接触吗,你怎么个人坐在这里?”

    凯瑟琳皱眉,“有什么好接触的,不就是个刚兴起的画家,在这条路上,崛起又很快坠落的画家不知道有多少,干嘛要去拍人家的马屁。”

    她的语气不屑,布罗迪皱眉,“凯瑟琳,沈清澜确实是个很有天赋的人,你应该静下心来,不要对她有偏见。”

    凯瑟琳皱眉,想说什么,想了想,没有吐出口,“知道了,你先走吧。”

    布罗迪看就知道这是敷衍,摇摇头,不再管她。

    “弗兰克,我现在似乎理解了丹尼尔为什么甘愿做她个人的经纪人了,这个女人不得了。”直在旁边旁听没有发言的个男人感叹句。

    弗兰克微微笑,“那是当然,你以为丹尼尔那只老狐狸是那么好驯服的?”

    男人笑,“也是,毕竟丹尼尔还是……他的眼光如既往地毒辣啊。”

    “诺亚,你信不信,五年,不,三年之内,这个沈清澜定可以在这方面取得个新的高度,甚至超过在场的很多画家。”

    诺亚挑眉,“也包括你发现的这个‘天才’?”

    “不。”弗兰克摇头,“乔纳森是天才没错,但是沈清澜才是真的有天赋,乔纳森跟她比,还是存在定的差距的。你如果看过她的《救赎》和《黎明之夜》就会发现,她的进步是惊人的快速。”

    诺亚没想到弗兰克对沈清澜的评价竟然这么高,要知道弗兰克是出了名的挑剔,很少有人可以得到他的肯定,更不要说是像今天这样的赞扬了。

    “诺亚,你要是相信我的话,在这次的展览结束之后,可以跟她商量,将她的《黎明之夜》买下来,无论花多少钱,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相信的。”诺亚笑笑,而诺亚也不会想到,今天的无意之举,在后来他手的这幅画作也被拍出了个让人惊叹的价格,甚至因为这笔钱,他那频临破产的公司也因此起死回生。

    俩人说的很轻,并没有旁人听见。

    “丹尼尔,今天坐在弗兰克身边的那个男人是谁?”回去的路上,沈清澜问丹尼尔。

    “你说的是那个言不发,棕色卷发的那个?”

    沈清澜点点头,“嗯。”

    “他是福布斯排行榜第二十位的诺亚·拉马尔,也是位艺术收藏家,跟弗兰克的私交甚好。他怎么了?”

    沈清澜摇头,这个男人今天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打量她,只是因为他的目光不含恶意,所以沈清澜没有理会而已。

    丹尼尔心情很好,“清澜,你相信我,这次的艺术节之后,你会大火的。”

    沈清澜对于火不火根本不在意,画画是她的兴趣,她并不以这个为生。

    丹尼尔侧头看她眼,见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很是无奈,“清澜,人家成名高兴都来不及,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所谓,这样会让我很挫败。”

    见沈清澜只是淡淡地看了他眼,不说话,丹尼尔自言自语,“好吧好吧,我投降,但是清澜,以后你的画肯定会大卖,你要不要考虑回去之后多画几幅?”

    “没这个打算。”沈清澜回了句,她画画看的全是兴致。

    好吧,丹尼尔就知道会知道这样,不过,要是沈清澜变成了个因为钱就会画画的人,恐怕也就不是丹尼尔欣赏的那个人了。

    “不过我这次来雪梨市,倒是得到了些灵感。”

    丹尼尔闻言,瞬间高兴起来。

    “对了清澜,闽=明天我们去鸡心岛,那里也是这次艺术节的个重要场馆。”

    沈清澜没有意见,而此刻他们也不会想到,本以为只是场普通的游览,最后竟然经历了那么惊险刺激的幕。

    ------题外话------

    推好友,正在pk,《蜜捕萌妻:傅少V5》/喵小鱼儿

    她,姿色平平,脾气暴躁。

    却是为了帮母亲治病,投奔于各大医院的二十四孝女。

    绝望边缘,黑夜之,男人迎风而站。

    “我的血,能治好你的母亲。”

    某日,黎思昕问道,“你多大?”

    “很大。”

    “问你岁数!”

    “呃…四位数。”

    “四位数?个十百千,我靠!你是老不死啊?”

    他,是总裁?是医生?是投资商?

    还是,某个家族的大佬?

    扑朔迷离,捉摸不透。

    且看男女主如何玩转对方,直至玩出小爱心。

    精彩过程,不容错过,快快点击搜索+收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