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订婚宴上的意外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以后你听你爸爸的,多跟清澜亲近亲近,不要动不动就找人家的麻烦,她毕竟是你的姐姐。”卢雅琴看着儿子,叮嘱道。

    沈君泽想要反驳,但是对上卢雅琴的眼神,却说不出话来,“知道了知道了,我会跟她好好相处的,妈,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了。爸呢,你怎么不在我爸的身边?”

    沈让现在的身体情况,身边根本离不开人。

    “你爸跟你爷爷在说话呢。”

    听到沈老爷子的名字,沈君泽皱眉,“妈,我不喜欢爷爷,他根本没有拿我跟你当家人,看着我的眼神可凶了。”

    卢雅琴苦笑,她又何尝不知老爷子不喜欢他们,当年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沈老爷子能让她进门已经是格外的开恩了。

    “行了,都这么大了说话还是口无遮拦的,你爷爷只是严肃了些,并不是不喜欢你,你看他平日里对你堂哥不是也样吗?”卢雅琴安慰儿子。

    沈君泽不说话了,老头子不喜欢他,他还不喜欢老头子呢,哼。

    夜幕渐渐降临,宾客逐渐多了起来,沈清澜和傅衡逸负责在门口迎宾。

    “姨姨。”远远的,就听到了小豆丁的声音。

    沈清澜抬眼看去,就发现小豆丁竟然是跟江晨希起来的,沈清澜往他们的身后看了眼,没有看见裴宁。

    “姨姨,我妈妈还没来呢,我是跟着江叔叔来的。”滴滴滴跑到沈清澜的身边,先叫了声“姨夫”然后才跟沈清澜说道。

    “宁临时有点事,要晚点到。”江晨希听到小豆丁的话,解释道。

    沈清澜点点头,“先进去吧,顾阳和顾凯已经来了,正在陪我爷爷说话,你也进去坐会儿。”沈清澜开口。

    江晨希笑着点头,牵着小豆丁的手走了进去,难得的,小豆丁没有要求跟在沈清澜的身边。

    “傅衡逸,你说晨希和我表姐怎么样?”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挑眉,“你想撮合他们?”

    沈清澜摇头,这俩人哪里需要她撮合。

    “这是人家的感情,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的意见并不重要。”傅衡逸淡淡说道。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他眼,别人都说她冷漠,其实真正冷漠的是眼前的这个。

    没过会儿,韩奕就带着于晓萱出现了,“清澜,我没有来晚吧?”

    “不会,现在离开始时间还很早,你们先进去找人聊聊天吧。”

    于晓萱点点头,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沈清澜的身边,“怎么是你在迎宾?”

    “里面太闹了,还是外面清静点。”

    见于晓萱要在这里陪沈清澜,韩奕和傅衡逸就先进去了,于晓萱正和沈清澜说着话呢,温家行人就来了。

    “兮瑶姐。”温兮瑶作为今天的女主角,自然是盛装打扮,沈君煜走在她的身边,身后是温家人。

    沈清澜不是第次见到温家人,前两天温家人来的时候两家人起吃过饭,打过招呼,温家人就先进去了。

    “你未来嫂子家里是什么人,怎么她家的人身上的气势都这么足?”等温家人进去之后,于晓萱轻声问着沈清澜。

    “他们是海城温家。”沈清澜说道。

    海城温家的名号于晓萱是知道的,“你未来嫂子自己还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年纪轻轻这么厉害,跟你哥哥可真配。”于晓萱感叹了句。

    沈清澜笑笑,“他们是自由恋爱的,不是联姻。”沈家从来不需要靠儿女联姻来维系关系。

    又等了会儿,见宾客已经来的差不多了,沈清澜和于晓萱就进去了。

    而沈清澜没有看到的是,等她们进去了之后,门口又出现了个男人,正是知道了温兮瑶和沈君煜要订婚而特意从海城赶过来的杜楠。

    “唔!”温兮瑶只是上个卫生间,出来就被人从身后捂住了嘴巴,她剧烈挣扎,但是身后的人力气很大,他根本挣脱不开,而此时宾客大多在花园里,别墅里面根本没人,自然也没人注意到这幕。

    杜楠不顾温兮瑶的挣扎,将她拖进了旁边的间客房,反手将门锁死,温兮瑶见是他,顿时就火了,“杜楠,你干什么?”

    杜楠言不发,直接跪下来,抱着温兮瑶的腿,“兮瑶,你不要跟他订婚好不好,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我们不是说好了吗,等长大后你就嫁给我当我的新娘子。”他的下巴上有青青的胡渣,眼底下是浓重的青黑,明显是长时间没好好休息过了。

    温兮瑶试图推开他,“你放开我,杜楠,那不过是小时候过家家的玩笑话,能当真吗?”

    “可是我当真了。”杜楠不动,她不能让温兮瑶嫁给沈君煜,“我从小就认定了你是我的新娘子,我直陪在你的身边,等着你长大,兮瑶,你不要离开我,你要是离开我,我真的会死的。”

    温兮瑶神情很是不耐烦,“杜楠,你够了,我早就说过我们不合适,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结果,是你自己厢情愿不肯相信。”

    “不,不是的。”杜楠摇头,“兮瑶,你对我是有感情的,在沈君煜出现之前我们不是很好吗?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有男朋友不是吗?”

    “你疯够了没有,我没有男朋友,但是我从来也没有承认你是我的男朋友,杜楠,今天是我的订婚宴,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希望你现在放手,不然我就喊人了,今天我父母都在,他们要是知道了你的所作所为,温家和杜家的关系就完了,你自己考虑清楚。”

    “我不管,兮瑶,不要跟沈君煜订婚,我比他更爱你,你跟我走好不好,以后我会对你很好的。”

    “我不会跟你走。”温兮瑶沉着脸,“我爱他,我想嫁给他,我想为他生儿育女,想跟他白头偕老。”

    “不可以,你不可以跟他在起,沈君煜他有什么好的,他有的我都有,我还有颗完完全全属于你的真心,兮瑶,你不可以跟他订婚,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杜楠的神色狰狞。

    花园里隐隐传来音乐声,这是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温兮瑶神色冷漠,但是眼底深处却浮现抹焦急,杜楠依旧抱着她的腿,根本没有松开的打算。

    “杜楠,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放开我。”

    “放开你去跟那个男人订婚吗?温兮瑶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在起,绝对不会。”杜楠坚定地说道。

    温兮瑶见他冥顽不灵,仅剩的点耐心终于消耗殆尽,她开始剧烈挣扎起来,甚至抬脚想要去踹杜楠,却因为杜楠抱得太紧,挣扎,她反倒失去了平衡,往后摔去。

    幸好后面就是床,温兮瑶并没有摔疼。

    杜楠吓了跳,连忙起身查看,却被温兮瑶巴掌打在了脸上,“你滚开。”

    杜楠却根本不在乎,“兮瑶你有没有摔疼。”

    温兮瑶言不发,站起来就要走。杜楠从身后抱住她,“兮瑶,我求求你,不要跟沈君煜订婚,他真的不适合你。”

    温兮瑶使劲掰着他的手指,但是却怎么也掰不开,她急了,“杜楠,你再不放手我真的喊人了。”说着张嘴就要喊人,却被杜楠捂住了嘴。

    他将温兮瑶抵在床上,“兮瑶我不会让你嫁给他的,绝对不会,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杜楠边喃喃自语,边低头就吻上温兮瑶的脖子,感受着脖子上的湿热,温兮瑶的眼睛瞬间瞪大,反应过来之后就开始剧烈挣扎起来,拳头拼命地砸在杜楠的身上,张嘴就要喊救命,却被杜楠把捂住了。

    为了不让温兮瑶挣扎,杜楠只好松开了捂着她嘴巴的手,嘴上得到自由,温兮瑶立刻张嘴喊了起来,但是奈何这房子隔音太好,花园里现在太热闹,根本没有人听到她的喊叫。

    “兮瑶,你别喊,你乖乖的好不好?”杜楠趴在温兮瑶的耳边轻声哄道。

    “兮瑶,等你成了我的女人,你就不会嫁给他了,对,只要你成了我的女人,你就是我的了。”似乎想通了,杜楠的眼底浮现抹疯狂,他伸手想要去脱温兮瑶身上的衣服,但是却被温兮瑶躲了过去,温兮瑶拿起床上的枕头就朝着他砸过去。

    然后趁着杜楠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想往门外跑去,只是门刚刚被杜楠锁死了,她急之下竟然没有打开,眼看着杜楠就要过来了,她大叫声,“杜楠,你要是敢对我做出什么事,温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只是可惜此刻的杜楠早已陷入了疯狂的境地,哪里听得进这些话,就是听进去了也不会放在心上,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占领温兮瑶,让温兮瑶成为他的女人,辈子跟他在起。

    “兮瑶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对你很好的。”杜楠喃喃说道。

    温兮瑶额头上都是冷汗,眼底全是惊慌之色,她虽然在商场上杀伐果断,但到底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时时间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眼看着杜楠伸手就可以碰到她,温兮瑶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救命,救命啊!”

    **

    “澜澜,你看见兮瑶了吗?”沈君煜找到沈清澜问道。

    沈清澜愣,“没有啊,怎么了?”

    沈君煜皱眉,“她刚刚跟我说上卫生间了,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兮瑶却没有回来,都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

    “那我去卫生间看看。”沈清澜说道,然后将手里的水杯递给傅衡逸。

    沈清澜去卫生间找了圈却没有找到,刚要去花园里找人,耳边却隐约听到不远处的客房里似乎传来什么动静,她眸光微变,快步走了过去。

    “嘶拉。”声,温兮瑶身上的礼服瞬间被撕破了,她今天穿的是件抹胸礼服,因为杜楠的这个动作,她的上半身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肌肤,温兮瑶神情惊恐,双手死死的捂着胸前,“杜楠,你要是敢对我做出那种事,我会恨你辈子。”

    杜楠闻言,脸色微变,嘴角扯了扯,“没关系,兮瑶,只要你高兴,即便是恨我辈子也没有关系,我爱你就够了。”

    他是手伸向温兮瑶的胸前,眼看着就要触碰到温兮瑶了,只听得声巨响,然后后脑勺痛,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沈清澜冷冷地看了眼地上的男人,然后看向惊魂未定的温兮瑶,“兮瑶姐,你没事吧?”

    温兮瑶愣愣地看着沈清澜,忽然抱住沈清澜大哭起来,“清澜,吓死我了。”

    沈清澜轻声安慰着她,“没事了,没事了。”

    等温兮瑶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沈清澜才打量了她眼,见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了,拉过旁的被子披在她的身上。

    “兮瑶姐,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温兮瑶摇头,嗓音微哑,“没有,幸好你及时赶到。”

    “我车上有套备用的礼服,我拿来给你换上,你先在这里等我会儿。”沈清澜说道。

    温兮瑶拉住她,看了眼地上昏迷的杜楠,“他……”

    “兮瑶姐放心,他晕过去了,暂时醒不了。”

    “今天这件事能不能暂时先别告诉君煜?”温兮瑶请求道。

    “好,我不会告诉大哥。你现在这里等下,我马上回来。”

    温兮瑶点点头。

    沈清澜很快就回来了,她的手上拿了件淡蓝色的拖地礼服,“这件衣服是按照我的尺寸做的,你跟我的身材差不多,应该能穿,你先换上,然后再补个妆。”

    沈清澜将个简易的化妆包递给她。

    温兮瑶脸色苍白,因为刚刚的挣扎,发型也乱了,确实需要整理下,她站起来,直接走进了客房里的卫生间。

    沈清澜看了眼关上的浴室门,眼神落在杜楠的身上,眸色冰冷,她出去找了根绳子,将杜楠的手脚都捆住,然后直接脱下了他脚上的袜子,塞进他的嘴里,将他塞进了床底下。

    她又将客房的床整理了下,让它看上去没有那么凌乱,等做完这切,温兮瑶也从浴室里出来了。

    温兮瑶的脸上用粉底遮盖了下,看上去总算没有那么苍白,发型师精心设计的发型已经被弄乱了,温兮瑶索性将头发直接披在了肩上。

    “兮瑶姐,你要笑。”沈清澜说道。

    温兮瑶扯了扯嘴角,却笑得比哭还难看,“清澜,我笑不出来。”

    “兮瑶姐,今天是你跟我哥的好日子,外面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你们,你也不想让大家担心对不对?”

    温兮瑶知道沈清澜说的没错,闭了闭眼,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到底是商场上打滚的,很快,温兮瑶的情绪就调整过来了,起码表面上是如此。

    沈清澜和温兮瑶起走出去,刚刚走到花园门口,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沈君煜,“兮瑶你刚刚到哪里去了?”注意到她身上换了件衣服,沈君煜的眸光微沉,“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刚刚兮瑶姐洗手的时候不小心将衣服给弄湿了片,正在那里着急呢,正好我有套备用的,换衣服花了点时间。”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沈君煜狐疑地看了她眼,见她神情没有任何的异样,而温兮瑶也肯定地点点头,沈君煜放下心,“没事儿就好,宴会快开始了,我们先过去,澜澜,你也赶紧过来。”

    沈清澜应了声“知道了”,却没有马上跟上去,而是返回了客房,拿钥匙将客房门给锁了,这才离开,也亏得这门的质量不错,刚刚被沈清澜狠狠踹了脚都没事。

    没过多久,宴会就开始了,订婚不同于结婚,仪式并不复杂,在两家的家长都发言之后,沈君煜和温兮瑶交换了订婚戒指就算是完成了,剩下的就是大家吃饭喝酒聊天。

    “刚才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站在无人的角落,傅衡逸低声问道。

    “没有。”沈清澜回答。

    “真的?”

    沈清澜横他天,“你还希望我有点事情?”

    傅衡逸笑笑不说话了,她既然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而趁着傅衡逸跟其他人聊天的时候,沈清澜找到了温思瀚。

    “沈小姐,你找我?”温思瀚有些疑惑,不明白是沈清澜找他做什么。

    “不用叫我沈小姐,你叫我名字就好。”沈清澜淡淡开口。

    温思瀚从善若流,以后都是家人,叫沈小姐确实有些疏离,“那我以后就跟兮瑶样,喊你清澜吧。”

    “我想带你去见个人。”沈清澜说道。

    温思瀚挑眉,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跟着沈清澜走进了别墅里,远远地,傅衡逸看到了这幕,却没有跟上去。

    沈清澜直接将温思瀚带到了客房里,“清澜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温思瀚倒是没有想歪,他就是纯粹好奇。

    沈清澜没有说话,示意他看向床底,温思瀚蹲下身,这才发现床底下竟然有个人,看着还有些眼熟。

    他仔细打量了眼,皱眉,“杜楠,他怎么会在这里?”沈君煜和温兮瑶订婚的消息他根本没有告诉杜家,杜楠又是怎么知道的?

    沈清澜没有隐瞒,将今晚上的事情说了遍,越听,温思瀚的脸越黑,到最后,已经成了锅底的颜色,眼睛里酝酿着狂风暴雨。

    跟沈清澜是沈君煜的心头宝样,温思瀚也是个妹控,听闻妹妹差点被欺负,被毁了辈子的幸福,温思瀚看向杜楠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冰冷来形容,要是可能的话,他此刻剁了杜楠的心都有。

    “这件事谢谢你。”温思瀚真诚道谢,要是没有沈清澜及时赶到,温思瀚简直不能想象自己的妹妹会遭受到的伤害,他的心就颤抖。

    “兮瑶姐以后就是我的嫂子,是家人,不需要说谢谢。”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温思瀚微微笑,难怪他妹妹总是在他面前提起沈清澜,这个女孩子虽然看着清冷,但是心里却很是温热。

    “不管怎样,这件事都是我们温家欠你个人情,以后要是有事你尽管说,能帮的我定会帮。”

    沈清澜倒是从来没有想过向温家索要什么好处,“这个人我就交给你了。”

    “嗯。”

    “我先走了,这件事我不会告诉我哥,所以你也别在我哥面前提起。”沈清澜补充了句。

    温思瀚心对沈清澜的感激更多了分,他倒是不担心沈君煜知道了会对妹妹有什么看法,但是这件事确实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等沈清澜离开,温思瀚看着杜楠的时候,脸上已经没有了面对沈清澜时的温和笑意,完全沉了下来,他打了个电话给自己的弟弟,温兮瑶的二哥温思贤。

    温思贤很快就来了,知道了事情的经过,看着杜楠的目光恨不得吃了他,他以前就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但是见他对温兮瑶不错,而且家里跟杜家的关系也很好就没有为难过他。

    结果这个混账东西。

    温思贤双拳紧握,恨不能冲上去揍他两拳,他是个军人,脾气火爆,最看不得这种欺负女人的事情。

    “别在这里。”温思瀚阻止了他。

    温思贤冷静下来,也知道现在不是跟杜楠算账的好时机,跟温思瀚对视眼,将杜楠拖起来,扶到了停在外面的车上,然后往后座随意扔,温思贤就开车走了,至于将杜楠带到哪里去了,温思瀚根本不过问,温思贤看似冲动,但是做事极有分寸,不会闹出大事的。

    只是经过这件事,杜家跟温家的情谊算是完了。温思瀚重新返回宴,继续跟大家觥筹交错。

    **

    今天既然是沈家长孙的订婚宴,那么傅家定就不会缺席,傅老爷子不在,代表傅家的是傅靖婷。

    傅靖婷看见沈让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跟沈让说话也与旁人无异,“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傅靖婷看着沈让即便是在灯光下也依旧惨白了脸,问道。

    沈让微笑,“最近身体不是很好。听说你现在调回京城了?”

    “嗯,已经回来很久了,以后也不打算出去了。你呢,是回来常住还是?”

    “我也老了,也不准备跑了,叶落了,就归根吧。”他的语气有些伤感,但是傅靖婷并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异样,她虽然直跟沈让说话,但是眼角的余光去看向直注意着这里的顾博。

    沈让注意到她的走神,朝顾博的方向看了眼,“靖婷,你跟博……”

    “我们已经离婚好多年了,性格不合适的两个人还是分开的越早越好,这样也能给彼此个解脱。”这话说的饶有深意。

    沈让脸色微微僵,“当年的事情……对不起。”

    “你不需要说对不起,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就是当年你我结婚了,以后也长久不了。而且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没有再提起的必要。”傅靖婷说的不在乎,她也是真的放下了,放不下的人直都是沈让。

    沈让微笑,“靖婷,你还是跟当年样爱憎分明,洒脱大气。”

    傅靖婷的目光看着远处,没有听清沈让的话,顾博直注意着这边,顾阳自然就注意到了。

    凑到顾博的身边,顾阳好奇地问道,“爸,跟我妈聊天的那个男人是谁啊?”

    “个老朋友。”

    “你也认识?”

    “嗯。”

    “既然你认识干嘛不过去啊,正好可以跟我妈好好聊聊,你这样眼巴巴的看着,我妈也不会主动走过来的。”顾阳很是嫌弃顾博。

    顾博眸光暗淡,“你妈在跟人家叙旧,我就不上去凑热闹了。”

    “切,爸,不是我说你,就你这个样子,要是我是我妈,我也不选你,真是太磨叽了,那个人既然你也认识,我妈能叙旧,你就不能上去叙旧了?”

    顾博被儿子说的有些心动,顾阳直接加了把火,“我可听说最近我妈的单位有人在追求我妈,你要是不主动点,我就真的要喊别人后爸了,到时候你可别哭啊。”

    顾博听,顿时看向了自己的儿子,“这件事你听谁说的?”

    “额……”顾阳顿,“上次我放假回来,去我妈单位找她,然后就撞见了她跟别人起吃饭,听路过的同事说,那个跟我妈起吃饭的男人想追求我妈呢。”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顾博瞪眼。

    顾阳傻眼,“你也给我机会说啊,上次我想跟你说这件事,但是你说你要开会,就把我的电话挂了。”顾阳说的委屈。

    他这么说,顾博也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这件事是我的不对,我们改天再说,爸先去跟老朋友打声招呼。”说着,顾博就朝着傅靖婷和沈让的方向走去。

    顾阳看着自家老爸的背影,嘿嘿笑,果然吧,他爸的死穴就是他妈,他就不信了他都扔出杀手锏了,他爸还能无动于衷。

    其实刚才的那件事就是顾阳随口瞎编的,他是去找他妈了,但是并没有看见傅靖婷跟人家吃饭,还被人家追求。

    明眼人都能看出傅靖婷和顾博之间是有感情的,偏偏顾博看不出,站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所以他这个做儿子的,只好伸手推把了。

    见着顾博已经走过去了,顾阳得意笑,去找顾凯去了。“沈让,好久不见。”顾博走过去,温和开口。

    沈让已经看见了他,笑笑,“是啊,大概有二十五年没见了吧,你看着还是那么年轻,我是老了,跟你们比,我成了个老头子了。”

    傅靖婷自从顾博走过来之后,脸上的淡淡笑意就消失了,见他们在聊天,开口,“你们慢慢叙旧,我先走了。”

    “靖婷。”沈让叫住她,“难得我们三个还能聚在起,起聊聊吧。”

    傅靖婷的脚步停下来,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顾博见状,先是喜,然后眼神就是暗。傅靖婷果然还是在意沈让的,沈让开口,她就留下来了。

    如果傅靖婷知道他的想法,肯定要气死。

    沈让看了眼傅靖婷,眼底闪过丝明悟,只是三人还没聊两句,傅靖婷就找了个借口走了,这次就是沈让开口都没用了。

    “靖婷。”顾博叫她,只是傅靖婷却仿佛没听到般。

    顾博看着傅靖婷离开的背影,神情黯然。

    “博,你跟靖婷之间发生什么事了?”沈让问。

    顾博收起脸上的黯然,神情淡淡,“没事。”

    见他不愿意说,沈让也就不问了,毕竟当年他曾跟傅靖婷订过婚,顾博后来又跟傅靖婷结婚了,顾博看他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顾博说道。

    知道他是不想跟自己说话,沈让笑着点点头。

    顾博离开之后没有去找傅靖婷,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他的视线在人群找着傅靖婷。

    沈让和傅靖婷是从小起长大的青梅竹马,顾博是在上高的时候认识的沈让,然后才通过沈让认识的傅靖婷。

    顾博第次见到傅靖婷的时候就被她吸引了,只是那时候的傅靖婷是明艳而热烈的,像朵盛放的玫瑰,对于顾博来说,那就是可望不可即的存在,加上当时的沈让也是身才华横溢,俩人站在起就是金童玉女的组合,顾博的心思被他深深的埋藏在心底,谁也不知道,只是默默地关心着傅靖婷。

    上了大学,傅靖婷考了军校,顾博虽然想陪她起,但是奈何自己的身体素质根本上不了军校,三人不在个学校,能见面的次数很少,顾博除了个月固定会给傅靖婷写封信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交集,而在大二的时候,傅靖婷和沈让订婚了。

    这个消息来得猝不及防,顾博深受打击,后来傅靖婷大学毕业之后他们就连书信联系都没有了,而就在顾博打算放弃的时候,却突然得知了傅靖婷和沈让解除婚约的消息,而且还是沈让先提出的,原因是他遇到了这生所爱的女人。

    顾博气之下直接去找了沈让,俩人干了架,顾博虽然不是沈让的对手,但是全力之下,加上沈让并不还手,所以沈让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最后还是傅靖婷出现将他们二人拉开了。

    顾博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傅靖婷拉着他离开之后问的话,她说,“顾博,你是不是喜欢我?”

    顾博红着脸,低着头不敢看傅靖婷,耳边却听到傅靖婷跟他说,“你想娶我吗?”

    顾博豁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不愿意?不愿意那就算了,当我没说。”

    眼见着傅靖婷要走,顾博拉住她,“我愿意。”

    他们就是这样开始交往的,顾博知道傅靖婷不喜欢他,但是没关系,他会让她喜欢上自己,只是交往不到个月,傅靖婷就在次醉酒之后跟顾博有了关系,随后就怀孕了。

    既然怀孕了,傅靖婷也没打算不要这个孩子,然后他们就结婚了,虽然刚开始傅老爷子不同意,但最终还是在傅靖婷的坚持下点了头。

    只是顾博没有想到的是,刚生下顾阳不久,傅靖婷就提出了离婚,她说,“顾博,我们离婚吧,我不爱你,虽然你对我很好,但是我仍然不爱你,我爱的人是沈让。”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跟我在起?”顾博问她。

    “因为顾阳,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成为未婚先孕的父不详的孩子。而且……”傅靖婷拿出叠东西放在顾博的面前,顾博看了之后当时脸色就变了。

    照片上都是他跟另女人的亲密照,在床上的。只是照片的他直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靖婷,我跟那女的什么也没做,我就是喝多了。”顾博想解释,但是言语却很苍白,傅靖婷根本就不愿意相信,只是坚持要离婚。

    “顾博,你应该了解我的性子,如果没有这件事,我哪怕不爱你,我也会跟你在起,努力爱上你,但是我傅靖婷最恨的就是背叛,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签字吧。”

    傅靖婷将份离婚协议书放在顾博的面前,“顾家的东西我分都不会带走,顾阳也留给你,只要你在上面签字。”

    顾博脸受伤地看着她,“你为了跟我离婚,就连孩子都不要了吗?”

    傅靖婷脸的冷漠,“孩子是你的,我不想面对孩子的时候想起你。”

    就是这样的拒绝,连点余地都没有给顾博留,顾博最终还是在上面签了字。

    “你放心,我不会跟人家说是你做错了事,这件事除了我们两个,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

    傅靖婷走了,直接出国,几年都不回来次,回来看顾阳,也只是给顾阳打电话,让顾阳出去,从来不曾踏入过顾家的大门。

    ------题外话------

    推荐军婚《军婚蜜爱:腹黑少帅轻点宠》浅夕薇夏著

    “陆子辰你就知道对我用强!天天晚上欺负我!”

    “老婆我不经常欺负欺负你,哪能来小宝宝啊!”

    她被自己的妹妹设计,误入军区,和个年轻少帅夜缠绵。

    事后本想装作若无其事逃之夭夭,却被他死死扣在五指山下不得逃脱。

    “我不可能嫁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男人。”

    “陌生?”他饶有意味的邪魅笑,“至少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都很熟悉。”

    为了复仇她与他约法三章签下年契约,“我做你的隐婚妻子,你帮我夺回属于我的切”。

    本想安安分分做好他年的妻子,没想到婚后他却是对她各种的图谋不轨,居心不良!

    甜、宠、撩、逗,无不差。

    奈何军爷“走肾不走心!”

    可怜小妻日夜吃不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