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人心难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等裴宁和江晨希走出餐厅,小豆丁悄声问沈清澜,“姨姨,你觉得我妈妈跟江叔叔配吗?”

    沈清澜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你喜欢江叔叔吗?”

    小豆丁点头,“喜欢,江叔叔对我可好了,每次来都给我带好多好吃的和好玩的,上次还给我买了个变形金刚,这么大,”小豆丁伸手比划着,手努力地往后伸展,试图表现出变形金刚之大。

    “那除了这个你还喜欢江叔叔什么?”

    “江叔叔对我和妈妈都好,上次我妈妈生病了还是江叔叔将她送到医院的。”

    沈清澜挑眉,没想到间还有这么件事,好奇地问道,“怎么回事?”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前不久的事情,那时裴宁还在临市,因为工作繁忙,她已经连续个多月没有回京城了,见不到儿子,裴宁自然思念,于是楚云瑾就将小豆丁送到了临市让他跟裴宁住几天。

    第二天晚上,裴宁在连续加班了好几天之后直接病倒了,半夜里发起了高烧,小豆丁半夜醒来要水喝,叫了好几声妈妈,裴宁都没有醒,推推裴宁也没有反应。

    才三岁的孩子,平日里就算是再懂事聪慧,这时候也吓坏了,嚎啕大哭,裴宁被儿子的哭声吵醒,想要起身安慰儿子,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费力地拿起手机,想给自己的母亲打电话,结果手机掉到了地上,小豆丁看见手机,边抹着眼泪,边下床将手机捡起来,刚刚裴宁已经调出了号码本,小豆丁现在还不怎么识字,手机上的名字他很多都不认识,就看见了个“江”字,就按了下去。

    电话接通,小豆丁听是江晨希的声音,刚刚停下来的眼泪瞬间又决堤了,断断续续地将裴宁生病的事情告诉了江晨希,只是在小豆丁的口,原本只是发烧的裴宁成了快死了,动都不动了,吓得江晨希立刻从被窝里跳起来,开着车路飞奔了过来。

    边开车,还要边安慰着哭泣不止的小豆丁,等江晨希赶到的时候,裴宁已经烧糊涂了,江晨希将她送到医院,还被医生说他当丈夫的不称职,妻子都病的这么严重了才送到医院来。

    小豆丁虽然说话利落,但是表达上毕竟有所欠缺,即便如此,还是从小豆丁的话将事情的经过听明白了,沈清澜倒是没想到江晨希和表姐之间竟然还有这么出。

    这么看来,小豆丁希望江晨希做他的父亲,也不算是厢情愿了。

    “姨姨,你说江叔叔是不是很好?”小豆丁仰头,脸期待地看着沈清澜,沈清澜点点头,“嗯你的江叔叔很好。”

    “嘿嘿我也这么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能的到沈清澜的认可,小豆丁也很开心。

    裴宁哪里知道儿子就这样将自己给卖了。从餐厅里走出来,裴宁想要打车,江晨希开口,“你去哪里我送你。”

    “不用,我打车就好。”

    “这地方这个点很难打车的,放心我下午没课,不会耽误工作。”江晨希补充了句。

    见他这么说,裴宁也不客气了,其实今天是她特意请江晨希吃饭的,上次生病的事情要不是江晨希及时赶来,恐怕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兼顾儿子。只是出门前,小豆丁知道是跟江晨希吃饭就死活要跟来,裴宁没有办法才将他带上了。

    “上次的事情真的很谢谢你。”裴宁开口。

    江晨希挑眉,“宁,你是打算为了这件事跟我说辈子的谢谢?”

    裴宁莞尔笑,“上次昊昊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因为裴宁忽然病倒,把小豆丁吓坏了,于是等将江晨希将裴宁送到医院以后,小豆丁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江晨希,俨然是将当做了自己最信任的人。

    而江晨希也很有耐心,直都在安慰着小豆丁,没有丝的不耐烦,也因为这件事,小豆丁和江晨希的感情都是上升的很快,在裴宁不在京城的时候,小豆丁经常会给江晨希打电话。

    江晨希笑笑,“不会,昊昊很可爱,也很聪明,我很喜欢他。下半年他就满三岁了,你是打算今年将他送到早教班还是等明年?”

    “今年就送吧,昊昊聪明,但是他不喜欢跟同龄的孩子起玩,我想早点送他去学校,这样或许能改改他的毛病。”裴宁说道。

    “想好送到哪个学校了吗?”

    “暂时还没想好,等过段时间我手头上事情少些了我再好好看看。”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虽然是大学老师,但是对京城的学校的了解比你总要多些。”

    裴宁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这样太麻烦你了。”

    “谈不上麻烦,我的课并不多,平日里空闲时间少。等改天我整理好之后将几个不错的学校资料发给你,然后你再从里面选,这样会轻松很多。”

    “晨希,谢谢你。”

    江晨希微微笑,“你要是真的想谢我,那么下次回来请我吃饭吧。”

    “行。”裴宁答应得痛快,“我帮你好好留意下周围,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保证配得上你。”她工作的单位年轻的女孩子还是不少的,其不乏些优秀的。

    江晨希眼底眸光微微暗,“这就不用了,我心有人选。”

    闻言,裴宁稀奇了,侧目看着他,“谁啊,我认识吗?”

    江晨希笑而不语,“我还没跟她说,等我跟她表明心迹了,我再跟你说。”

    裴宁伸手拍拍江晨希的肩膀,“行啊,保密工作做得够好的,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要是成功了记得带你女朋友来给我看看,我帮你把把关。”

    “好。”

    说话间,裴宁要去的地方已经到了,“今天谢谢你,回去的路上开车小心。”

    江晨希点点头,等裴宁进去了才离开。

    **

    沈清澜和丹尼尔他们吃完饭,丹尼尔有事先回工作室了,因为带着小豆丁,所以开车的是金恩熙。

    “漂亮姐姐,你是姨姨的新朋友吗?我以前都没见过你。”小豆丁坐在后面,晃荡着两条胖乎乎的小腿。

    金恩熙从后视镜里看了他眼,“我跟你姨姨不是新朋友,我们是老朋友啦,只是我以前直在国外,最近才回来。”

    小豆丁似懂非懂得点点头,“国外好玩吗?是不是有很多的变形金刚?”他还记得江晨希送给他的变形金刚是从国外买回来的。

    “唔,不仅有变形金刚,还有蜘蛛侠呢。”

    “蜘蛛侠是什么吗?”

    “个超级英雄,手指间能生出白色的蜘蛛丝,会爬墙,会打架,喜欢将内裤穿在外面,然后还喜欢在身上披件披风。”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金恩熙本正经地胡说道忽悠小孩,将某小孩子忽悠地愣愣的。

    “哇,这么厉害,那漂亮姐姐你见过他吗?”

    “当然见过啊,我不止见过,我还跟他打过架呢,只是可惜他打不过我。”

    “哇,漂亮姐姐你好厉害,只比我姨姨差了那么点点。”

    “我比你姨姨厉害多了,不信你问问你姨姨。”

    小豆丁眼睛翻,就是个小白眼,鄙视地看着金恩熙,“才不信,我姨姨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人。”

    金恩熙很有兴致地看了眼小豆丁,觉得这个孩子太有意思了,“你都没问过,怎么知道我不是比你姨姨厉害。”

    “我就是知道,我姨姨可厉害可厉害了,她能打坏人,你可以吗?”小豆丁曾经听楚云瑾说过沈清澜自愿当人质救下孕妇的事情,虽然还不是很懂,但是在三岁的孩子心,沈清澜就是个打坏人的大英雄。

    听着二人你言我语地聊着,沈清澜拿出手机给傅衡逸发了条短信,嗯,她有点想她老公了。

    等了几分钟没有等到傅衡逸回信息,沈清澜就知道傅衡逸肯定还在忙,将手机放好。

    傅衡逸直到晚上才给沈清澜回了个电话,当时沈清澜正在给小豆丁读睡前故事呢,下午的时候楚云瑾给沈清澜打了个电话,说是自己感冒了,怕传染给小豆丁,所以拜托沈清澜照顾几天。

    傅衡逸听到里面传来的孩子的声音,顿了顿,“昊昊在家里?”

    沈清澜嗯了声,“小姨感冒了,担心传染给他,所以我带他几天,正好躲开我妈。”

    闻言,傅衡逸挑眉,轻笑,楚云蓉拉着沈清澜跑商场的事情傅衡逸是知道的,听着沈清澜语气里的无奈,“你要是不喜欢,直接跟妈说就好,她会理解的。”

    “不喜欢谈不上,只是每天跑,有点审美疲劳。”

    “清澜,下次等我回来,我们去将婚纱照拍了吧。”傅衡逸开口。

    沈清澜微微顿,眼睛里笑意盈盈,“好。”

    挂了电话,小豆丁睁着双乌黑的大眼睛还没睡觉,“姨姨,我们继续讲故事吗?”

    沈清澜看了眼手边的书,点点头,继续念着上面的字。

    “姨姨,你将故事跟姨夫样,不好听。”听了会儿,小豆丁嫌弃地说道,“我江叔叔的故事讲得可好了。他都不用看书的。”

    沈清澜看了他眼,她能说在她五岁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听过故事吗?这本书还是下午她特意去书店买的,这刻,沈清澜有些理解了上次傅衡逸给小豆丁讲故事的心情。

    “姨姨,我不听故事了,我们来聊天吧。”小豆丁兴致勃勃地说道。

    沈清澜挑眉,“你想聊什么?”

    小豆丁趴在床上,身上穿着卡通睡衣,双手撑在下巴上,小眉头蹙起,做沉思状,“姨姨,我最近遇到了烦恼。”

    闻言,沈清澜差点笑出声,眼前的小东西才三岁,他能有什么烦恼?这么想着,沈清澜就问出口了。

    “姨姨,你跟姨夫是要结婚了吗?”小豆丁问。

    沈清澜点点头,“妈妈告诉你的?”

    “嗯,妈妈说姨姨结婚了,我就该上幼儿园了,姨姨,我不想上幼儿园,里面都是帮小屁孩,点也不好玩儿。”某小屁孩叹气。

    沈清澜看着他纠结的眉眼,不禁有些好笑,“你也是小孩子,你才三岁。”沈清澜无情地戳穿了这个事实。

    小豆丁摇头,“不样的,那些人幼稚,我不幼稚啊,他们每天就知道哭,我们家旁边住的那个小女孩,每天就知道哭,可烦了,外婆还让我跟她玩,但是她连话都说不清楚,我不想跟她玩。”

    “你都没跟其他小朋友起玩过,怎么知道其他人会不会哭呢?”五岁以前的记忆,沈清澜记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在模糊的记忆,自己是愿意跟其他小朋友玩的,所以对于小豆丁的烦恼,她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孩子的世界离她太远了。

    “我看就知道了,外婆会带我去家附近的公园,那里有可多的小朋友了,但是他们都不好玩。”小豆丁将脚翘起来,晃晃的。

    沈清澜有些无语,她知道小豆丁聪明,但是这个孩子似乎还有点……早熟?

    “那你不想去幼儿园,也不能直待在家里啊。”

    小豆丁哎了声,“所以我才烦恼嘛,我想跟那些哥哥姐姐起上学。”

    “你还太小,学校不要你这么小的小朋友,等你再大点就可以跟其他的小朋友样,上小学了。”

    小豆丁将手放下来,直接趴在床上,“姨姨,要是妈妈生个弟弟就好了,这样我就陪着弟弟玩不用上学了。”

    噗,沈清澜这次是真的笑出了声。

    “姨姨,妈妈说姨姨以后也会生小弟弟,是真的吗?”小豆丁忽然抬头,看着沈清澜,脸的期待。

    额,沈清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想了想,点点头,“嗯,姨姨以后也会生小孩,但是不定是弟弟哦,也许会是妹妹。”

    小豆丁皱眉,“不喜欢妹妹,弟弟好,姨姨,不能生弟弟吗?”

    这个沈清澜无法保证,“这个不是姨姨说了算的,难道妹妹不好吗?”

    “也不是不好,就是妹妹会哭,算了,姨姨生的妹妹我也会喜欢的,姨姨,你什么时候生呢?”

    这个沈清澜也无法回答,虽然现在她药已经喝完了,但是钟医生建议这段时间他们最好不要备孕,加上前段时间她刚刚受过伤,现在不是最佳的怀孕的时候。

    “现在不行,等你五岁的时候就会有了。”

    “啊,要等那么久啊,为什么呢?”小豆丁很失望。

    这个沈清澜再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清澜忽然理解了傅衡逸不愿意早点要孩子的心情了,带个孩子就真的很累。

    “昊昊,时间不早了,你该睡觉了,你要是现在睡觉,明天姨姨带你去动物园。”

    小豆丁眼睛亮,“姨姨,真的吗?”

    沈清澜点点头,小豆丁立刻躺好,闭上眼睛,“姨姨,我睡了,晚安。”

    沈清澜摸摸他的小脸,道了声晚安,等小豆丁睡着了,她才闭上眼睛睡觉。

    第二天早,沈清澜就带着小豆丁出门了。

    三天以后,楚云瑾的感冒彻底好了,过来接小豆丁。

    “清澜,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了,这孩子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沈清澜轻轻摇头,“没有,昊昊很好带。”除了晚上睡觉前有点缠人之外,小豆丁是真的很好带,有时候你给他本图画书,他就可以自己坐在沙发上看半天,不吵不闹的。

    小豆丁看见自己的外婆,没有像以前那样扑过去,而是不舍地拉着沈清澜的裤腿,“姨姨,我不想回家。”

    楚云瑾把抱起他,“几天不见,外婆都要想死你了,你竟然不想跟外婆回家,外婆会伤心的。”

    小豆丁可怜兮兮地看着楚云瑾,“可是外婆,我想住在姨姨家。”

    “不行,你姨姨这几天有事情,为了陪你,已经耽误工作啦,姨姨再不去上班会挨骂的。”

    小豆丁扁扁嘴,“好吧,那姨姨,我改天再来看你。”

    沈清澜点点头,摸摸他的脑袋,“回家之后要听外婆的话知道吗?”

    “嗯,姨姨你要记得来看昊昊哦。”

    “好。”

    **

    时间晃而过,很快就到了沈君煜和温兮瑶订婚的日子。

    大早,沈清澜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傅衡逸,他是昨天晚上回来的。

    “老婆早。”

    沈清澜微微笑,“早。”

    “今天起跑步?”

    沈清澜点点头,两人起床洗漱然后出去跑步,等沈清澜洗完澡出来,傅衡逸已经做好了早餐,吃完早饭,俩人才开车去了沈家。

    温兮瑶现在正在酒店里陪着温家人,因为温兮瑶是温家这辈唯的女孩子,平日里就很受叔叔伯伯的宠爱,现在她要订婚,这在温家绝对是件大事,基本上人都来齐了。

    化妆师和造型师早就到酒店忙开了。

    而沈家这边,沈清澜和傅衡逸到的时候,楚云蓉已经不在了,说是要先去别墅检查下,是否都备齐了,就连宋嫂都被她带走了,所以早饭是卢雅琴做的。

    沈清澜他们来的时候几人正在吃早饭,“清澜,衡逸,你们来了,吃过早饭了吗?”卢雅琴看见他们,问道。

    傅衡逸点点头,“已经吃过了。”

    “我早上做了不少,要不再吃点?”

    “二婶儿,真的不用,我们吃饱了的。”沈清澜说道。

    卢雅琴见状,也不勉强,沈君泽看见沈清澜,依旧是没有什么好脸色,自从上次沈让想让她帮忙管理公司之后,沈君泽见到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话也阴阳怪气,被沈老爷子碰到过次,然后就被狠狠教训了顿。

    沈清澜懒得理会这个幼稚的少年,跟傅衡逸也起到沙发上坐下来,小声地说着话。

    沈让的身体已经越来越虚弱,今天是强打起精神来参加沈君煜的订婚宴,早饭喝了几口粥就饱了。卢雅琴扶着他在客厅里坐下来。

    沈让看着沈清澜,多次欲言又止,上次的事情他还是希望沈清澜可以答应。

    “二叔,上次你说的事情清澜已经告诉我了。”傅衡逸温声开口,“这件事我是支持清澜的,清澜是个闲适的性子,她不习惯管理公司,所以这件事您也别再说了。”

    “衡逸,二叔……”

    “我知道您是放心不下沈君泽,但是沈君泽现在已经成年了,未来的路应该让他自己走,你让清澜看顾着他,但是清澜比沈君泽也才大了4岁而已。”傅衡逸缓声说道,语气虽然温和,但是话语却有点不客气,他有点不满沈让利用沈清澜的心思。

    “而且……”他看了眼虽然坐在餐桌上,但是眼睛却时不时往他们这里看过来的沈君泽,“沈君泽现在对清澜已经很不满,就算是清澜愿意帮二叔,沈君泽也会闹起来,这样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即便傅衡逸说话不客气,沈让却没有生气,知道是自己强人所难了,深深地叹了口气,“清澜,抱歉。”

    “二叔,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沈清澜淡淡地说了句。

    沈让理解地点点头,眸光暗淡,“嗯,二叔知道,是二叔让你们为难了。”

    沈清澜没有说什么,沈君泽虽然接触不多,但是从他平日里的言行里也能看出二,那就是个被宠坏的霸王,虽然沈清澜有把握将他调教好,但是她没有那个心思,毕竟这又不是她的儿子。

    “你们在这里聊什么?”沈老爷子问道。

    三人缄默,傅衡逸缓声开口,“刚才二叔在跟我们聊他在国外的那些事情。”

    沈老爷子也没有多问,人活于世,不是事事都要搞明白的,难得糊涂啊。

    等大家都吃完饭了就出发了。沈让家人辆车,沈老爷子和沈谦坐在傅衡逸的车上。

    沈让的那辆车上,卢雅琴负责开车,沈让和沈君泽坐在后座。

    “爸,你刚刚是不是又让沈清澜那个女人接管公司?”沈君泽神情不满,他也有能力管理公司的好不好,只是没有机会实践罢了。

    自己的儿子有几斤几两沈让哪里会不知道,听见他对沈清澜的称呼,皱眉,“君泽,清澜是你的姐姐。”

    沈君泽撇嘴,“她算哪门子的姐姐。爸,我觉得你自从回来之后就变了,你以前从来都不会说我不好的,但是自从回来之后,你就看我这也不顺眼,那也不顺眼。爸,你觉得我会将公司败光了,但是沈清澜不过是个无所事事的闲人,你将公司交给她,难道就不担心她将公司搞垮?”

    沈让听着沈君泽的抱怨,心底的叹息更多了。他忽然想起了沈君泽小时候,他也是个聪慧讨喜的孩子,但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沈让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心隐隐有些后悔以前忙于打拼事业没有好好教导他,现在却是想教导都来不及了。

    “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本事,我至于这么费心费力吗?”沈让叹息。

    “你都没有给我机会尝试,怎么就知道我不行,那你怎么就知道沈清澜可以?”沈君泽很是不满他的父亲的安排。

    “君泽,不许这样跟你父亲说话。”直关注着父子谈话的卢雅琴轻声呵斥了句。

    沈君泽看了眼自己的母亲,不说话了,他从小就是妈妈带大的,所以跟卢雅琴的关系比沈让亲近很多。

    “阿让,要不先让君泽进公司历练历练吧,也许不用清澜,君泽自己也能扛起公司。”卢雅琴犹豫道。

    沈让看了眼自己的妻子,心明白其实在妻子的心,对自己的决定也不是没有意见的,难怪清澜不肯答应,自己竟然还不如个小姑娘看的明白。

    “你们真的以为清澜是个无所事事的大小姐?呵呵,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君煜当初创业的钱,百分之六十都是清澜给的,而那时候清澜才几岁?”沈让说了句。

    “她的钱还不是沈家给的,沈君煜说是自己创业,但是要是没有沈家在背后给他的支持我才不信他能把公司做的这样大。”沈君泽不以为意地说道。

    卢雅琴没说话,显然也是赞同儿子的观点的。

    沈让看了妻子和儿子眼,眼睛里有些失望,他知道自己的心理是不对的,但是这刻,他真的觉得男人娶个什么样的妻子对后代的影响真的很大,卢雅琴固然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但是在眼界上,终究跟那些精心培养出来的名媛淑女没有可比性。

    沈让摇摇头,将脑的想法驱逐出去,继续说道,“沈家没有给沈君煜丝毫的帮助,那些钱都是清澜自己赚的,君泽,我且问你,换做是你,你能不能做到?”

    沈君泽没有说话,沈君煜的公司成立也没有多少年,当年的沈清澜就跟自己现在的年纪差不多。

    “自信是好事,但是自负不等于自信。君泽,你是爸爸唯的孩子,爸爸的切都是你的,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本事,爸爸又怎么会做这样的选择?”沈让无奈的说道。

    “爸,你难道就不担心将公司交给她之后拿不回来吗?”

    “清澜不是那样的人!”沈让肯定地说到。

    “人心隔肚皮,你怎么能肯定她不是!”沈君泽依旧不满,自己的父亲如此贬低他抬举沈清澜,让沈君泽心里对沈清澜的敌意又深了层。不过是个刚见面不久的侄女,在他父亲的眼就成了比他这个儿子还要重要的人。

    “如果清澜想要我的公司她就不会拒绝我的提议。”

    “切,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罢了。”沈君泽不屑地说道。

    沈让失望地摇头,终于不再开口说话,这个儿子算是被养废了。

    “阿让,既然清澜不愿意那就算了,要是你不放心君泽现在就掌管公司,我可以让我哥多帮帮他,我哥毕竟是公司里的老人了,帮助君泽处理公司事物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现在君泽还在上学,这几年先让我哥帮忙管理公司,等君泽大学毕业了再进公司也来得及。”卢雅琴见丈夫不高兴了,连忙说道。

    闻言,沈让眼睛里闪过抹嘲讽,就是因为公司里有自己那个野心勃勃的大舅哥自己才会如此费尽心机,要是公司真的交到大舅哥的手里,恐怕以后沈君泽就真的拿不回来了。只是那毕竟是妻子在世界上唯的亲人,沈让也不愿意在妻子的面前说他的不是。

    他不是没有考虑过请沈君煜帮忙,毕竟沈君煜在商场里沉浮多年,对于商场上的事情更加手到擒来,只是沈君煜第时间拒绝了他,就连考虑都没有考虑。而某次在跟沈老爷子闲聊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这个侄女才是最厉害的,这才起了心思。

    只是……沈让看了眼自己的妻儿,闭上眼睛,算了,这两个都是不安分的,将公司交给沈清澜,在自己死后,家里还不定怎么闹呢,清澜是父亲的心头宝,要是父亲知道自己存了利用清澜的心思,恐怕就是自己死了,也难以原谅自己。

    唉,罢了罢了。

    **

    举行订婚宴的地点在沈君煜的座别墅内。

    这座别墅后面有个很大的花园,订婚宴就在花园里举行,虽然已经六月,京城的温度还不算热,所以这次的宴会就采取了露天的形式。

    花园里已经挂满了各种彩色的气球和鲜花,宴会在晚上举行,沈老爷子和沈让到了之后就去休息了,其他人则是去帮忙。

    “清澜,过来帮妈妈把这个花放到门口去。”楚云蓉看见沈清,招呼道。

    这次儿子订婚,楚云蓉花了不少的心思,从厨师到菜色,再到会场的布置都是她亲力亲为的,所以半个月下来,楚云蓉就瘦了不少,但是精神却很好。

    沈清澜走过去帮忙,傅衡逸将花拿过来,然后跟着沈清澜起朝着门口走去。

    沈君煜买的这个别墅位于京城南郊最好的位置,交通便利,环境优美,附近的生活设施也很齐全,当年这个楼盘刚刚开盘,这里为数不多的别墅就被抢购空,因为沈君煜与这里的开发商关系很好,所以开发商给沈君煜预留了三套别墅,分别被沈君煜、韩奕和傅衡逸拿下了,而且三座别墅虽然不是相邻的,却相距不远。

    沈清澜和傅衡逸的新房就在这里,等他们进行婚礼之后就会搬进来,而且这里离大院更近,就是回去大院也方便很多。

    因为请了不少人来帮忙,所以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他们亲自来做,更多的只是站在边看着,给点意见而已。

    “沈清澜。”身后传来沈君泽的声音,沈清澜转身,淡淡地看着他,眉眼清冷。

    “沈清澜,别以为我爸想将公司交给你你就可以惦记我们家的家产,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这件事我绝对不会同意。”沈君泽恶狠狠地说道。

    沈清澜扫了他眼,仿佛在看个白痴,转身就要走,沈君泽把拉住她的手腕,沈清澜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眉头轻蹙。

    “放开。”沈清澜冷冷开口。

    沈君泽没有放,“我爸现在是生病了所以老糊涂了,但是我可不傻,你想要我家的公司,做梦去吧。”

    傅衡逸只是回屋里给沈清澜倒杯水,出来就看见沈君泽纠缠着沈清澜的幕,他快步走过来,捏住沈君泽的手腕,微微用力,沈君泽就疼地啊了声,手自然而然放开了沈清澜。

    “你没事吧?”傅衡逸看向沈清澜。

    沈清澜摇头,看向沈君泽,“我的想法跟你样,你家的那点东西我还真的不惦记,回去告诉二叔,以后别再跟我谈这件事,不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爷爷,看爷爷怎么说。”

    “你……”沈君泽瞪她,但是沈清澜却连看都不看他眼,自讨了没趣,沈君泽灰溜溜地走了。

    沈君泽回到卢雅琴的身边,跟母亲抱怨说沈清澜欺负他,还将自己被傅衡逸捏红了的手腕递给她看。

    卢雅琴心疼地帮儿子揉揉手腕,“你没事去招惹她做什么?”卢雅琴无奈叹气。

    “我就是想警告她不要惦记我们家的东西而已。”沈君泽嘟囔。

    “傻孩子,清澜不至于。”至少现在不至于。卢雅琴暗暗想到,毕竟就是她自己冷清秋的身份就能给她带来不少的财富。

    “谁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虽然卢雅琴这样说,但是沈君泽的心还是不相信沈清澜。

    卢雅琴不知道沈清澜是怎么想的,但是却知道自己的丈夫是怎么想的,丈夫让沈清澜帮忙管理公司,方面是觉得沈君泽不足以承担起公司的重担,另方面也不无想让沈家照拂他们孤儿寡母的意思,毕竟沈清澜是沈老爷子的心尖肉,要是她愿意帮忙,老爷子也不会袖手旁观。

    这是开始沈让找卢雅琴商量,卢雅琴心里不愿意,面上却没有反对的原因,丈夫时日无多,以后肯定就剩下了她跟儿子,回国外是不可能了,而要是留在京城,有了沈家的庇护,他们以后的日子也会好过很多。

    ------题外话------

    还有最后两天,手里有征票的亲爱的们不要忘记投票哈

    **

    推荐好友小田心的:《巨星闪耀:重生撩宠高冷军少》29号PK,跪求收藏,点击,评论

    简介:这是本被害重生在萌宠身上的军少迷妹,撩宠高冷军少的血泪史,虐渣打脸的女强史,璀璨耀眼的明星史。

    (女强+男强,搞笑,滤渣,爽,对,双洁。)

    她是百年神秘世家流落在外嫡女,被贱人所害变身萌宠,

    他是华夏过赫赫有名的军战神,年轻有为的高冷上将。

    简介渣,精彩内容请此,欣赏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