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婚礼,释然(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二十九号晚上,方彤回到了京城,她没有回家,而是找了家酒店,躺在酒店的床上,明明身体很疲惫,却没有点睡意。

    她的手里拿着大红色的请柬,看着上面笑得幸福而甜蜜的两人,方彤的眼睛里闪过嘲讽,她拿起手机,给李博明打了个电话。

    李博明原本已经打算睡了,听见手机响,见是方彤打的,接了起来,“彤彤?”

    “博明,是不是打扰你休息了?”方彤歉意地说道。

    李博明微微笑,“没有,我刚才在家里看电影呢,彤彤,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李博明的声音很温和,方彤听着他平和的嗓音,心里渐渐平静下来,“博明,你明天有时间吗?”

    李博明微微顿,“怎么了?”

    “我想请你陪我去参加场婚礼。”

    “彤彤,你回国了?”李博明看了眼手机,问道。

    方彤点点头,然后意识到他看不见,轻声开口,“嗯,刚到酒店。”

    李博明已经隐约可以猜到明天是谁的婚礼,眸光轻闪,“好,你在哪个酒店,我明天十点过来接你。”

    方彤报了酒店的名字,“博明,谢谢你。”

    李博明微微笑,“彤彤,你永远不需要跟我说谢谢,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嗯,我们是朋友。你休息吧,晚安。”方彤眼底闪过丝笑意,温声开口。

    “晚安。”

    挂了电话,方彤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这次躺在床上她就睡着了。

    第二天十点,李博明准时出现在酒店门口,他开的是辆黑色的宾利,穿着身黑色的西装,方彤穿了身浅黄色的礼服,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

    “你是请假回来的?”李博明问道。

    方彤点头,“我请了两天的假,明天就要赶回去,这次他们特意给我寄了请柬,我不去不合适啊。”她说着这话时眼神泛着凉意,她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性子,现在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她要是不去参加婚礼,不是代表她怂了。

    李博明见着他嘴角的凉意,没有任何的不高兴,眼睛里反而浮现了丝赞赏,这才是他认识的方彤。

    小时候,学校里的大孩子欺负方彤,她虽然打不过,但是却会以其他的方式还击,从来都不会忍气吞声。

    婚礼在个露天花园举行,那里有片巨大的草地。方彤他们到的时候婚礼已经开始了,远远地,方彤就看见了被鲜花点缀的巨大花门,条红毯从花门那里路延伸到台前,两边是宾客的座位,现在已经有不少人落座,在台前左侧,有个巨大的生日蛋糕,大概有九层之高,还有用酒杯叠成的杯塔。

    “明辉,以后等我们结婚了,我想要个露天的婚礼,最好是在个大大的草坪上,周围开满了鲜花,还要有个巨型的鲜花拱门,地上铺着红毯,红毯上洒满花瓣,我要沿着鲜花铺成的路,路走向你。”

    脑海,忽然浮现大三的时候方彤跟丁明辉说的话。

    方彤的脸色微白,心口传来阵剧烈的绞痛,李博明忽然握住方彤的手,掌心处出来阵暖意,方彤低头看了眼自己跟李博明交握的手,抬头就对上了他满含担忧的视线。

    方彤摇头,示意自己没事,任由李博明牵着自己的手走入了会场。

    在门口做了登记,方彤将个红包递给门口负责登记的姑娘。

    “写谁的名字?”姑娘问。

    “方彤和李博明。”方彤开口,李博明侧目看了她眼,没有说什么,微笑着跟方彤在后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紧张吗?”李博明在方彤的耳边轻声问道。

    方彤摇头,轻笑,“是他们邀请我来的,我有什么好紧张的。”话是这样说,但是方彤的手心还是出了汗。

    现场有不少是李博明的同学,见到方彤时眼神很是怪异,他们都知道方彤是李博明的前女友,大学的时候俩人如胶似漆,经常秀恩爱虐狗,当时,李博明寝室里的人还调侃他俩是秀恩爱死得快,没想到竟然语成谶,毕业不到半年,就个另娶,个也好似有了新欢。

    他们看见方彤觉得尴尬,反倒是方彤,看见他们,很是友善地朝着他们微微笑,李博明将这切看在眼里,低声说了句,“这才是我认识的方彤。”

    方彤闻言,轻笑声。

    司仪上台,开始长篇大论,赞扬新郎和新娘是多么多么的般配,多么多么的恩爱,他们是如何在工作成为彼此的伙伴,又是如何因为相同的兴趣爱好而渐渐互相吸引。

    “下面我们起来看看新郎和新娘的甜蜜日常。”司仪说了句,做了个个手势,现场的大屏幕上开始播放俩人的合照,配着《今天我要嫁给你》的背景音乐。

    方彤看着上面的照片,眨也不眨,直到熟悉的婚礼进行曲的音乐响起,才拉回了方彤的思绪。

    她看向台上,才发现不知何时,丁明辉已经站在了上面,身白色的西装,胸口别着朵红花。

    刘慧身雪白的婚纱出现在拱门前,挽着她父亲的手,看着丁明辉,脸的幸福的笑意。

    方彤的目光落在刘慧的身上,看着她走过自己这边的时候,向自己投来的得意的眼,双手紧紧地握成拳。

    丁明辉随意地朝着嘉宾席上看了眼就看见了方彤,他的瞳孔猛地缩,眼底闪过抹慌乱,他不知道方彤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明明自己并没有邀请她啊。

    看了眼刘慧,忽然有了明悟,心骤然对刘慧升起了怒气,要说刘慧不是故意的,打死丁明辉他都不信。

    远远地,丁明辉和方彤四目相对,方彤的眼闪而逝的痛楚清晰地映入丁明辉的眼,让他差点就要带着方彤离开这里。

    丁明辉,今天我来参加你的婚礼,你与别人的婚礼,从此以后,我们就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我会牢牢地将今天的你刻在我的脑海里,然后渐渐忘记你,直到有天,提起你的名字,我再也想不起你的样子。

    婚礼继续进行,丁明辉却常常走神,眼睛时不时看眼台下,刘慧站在他的身边,自然是察觉到了,但是她什么也没说,只是时不时地低声提醒丁明辉,以免他出丑。

    方彤没有途离场,而是将这场婚礼从头看到了尾,直到新娘和新郎切完了蛋糕,她才站起来,“博明,我们走吧。”

    李博明点点头,看了眼台上的丁明辉,跟着方彤离开了现场。

    “要是难受就哭出来。”走出婚礼现场,李博明看着直沉默不语的方彤说道。

    方彤抬头,看眼天上悠悠的白云,轻声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傻,眼巴巴得跑来前男友的婚礼上,当人家以为我是来砸场子的时候,我却什么也没做?”

    李博明笑笑,“嗯,这么说,确实有点傻,不过你刚才真的没想过要搞砸婚礼?”

    谁知方彤却说道,“谁说没有想过,我刚接到婚礼请柬的时候,我都快气死了,当时就想你们都欺负我是吧,认为我好欺负,那我就让你们结不成婚。”

    方彤说的气势汹汹,眼睛里还泛着凶光,看着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那后来又为什么不呢?”李博明问她。

    “其实在看到丁明辉以前,我都还抱着这样的念头,但是在看到丁明辉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这样做完全没有意义,现场这么多人,其有不少人都是我们校友,我要是这么做了,丢脸不说,人家还以为我多在乎他呢。”

    “你大概没有注意到,刚才有人看向我的眼神里都是看好戏,等着我上演出抢亲大戏呢,他们想看场免费的戏,但是本姑娘却不愿意演。”

    “更重要的是,我今天是来跟我的过去告别的,现在告别完成了,我当然就要离开了。”方彤说的脸的轻松。

    李博明紧紧盯着她的眼睛,见她眼睛里虽然有泪光,但是更多的却是释然,微微笑,拍拍自己的胸膛,“我的胸膛要不要借你靠靠?我告诉你,我的胸膛很贵的,般人想借我都不愿意。”

    方彤想笑,但是眼泪却流了出来,她头扎进李博明的怀,“李博明,那你还是借我靠靠吧,趁你现在还没有女朋友,要是以后你有女朋友了,我就是想借都没得借了。”

    李博明轻轻拥着她,眼底满是心疼,这个姑娘总是将悲伤藏在心底。

    方彤很快抬起头来,她摸摸眼角,看着李博明胸前衣服上深色的块,很是不好意思,“博明,我将你的衣服毁了。”

    李博明看了眼,毫不在意,“毁了就毁了,改天你陪我起去买件就好。”

    “行。”方彤爽快点头,摸摸肚子,“我现在饿了,我们去吃午饭吧。”她从早上起床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

    “好。”

    大概是因为桩心事解决了,彻底放下了,这天午方彤的胃口很好,个人解决了大半的菜品,李博明多数时候都是在给她夹菜,看着她吃。

    “吃的太饱了,我想我现在需要走走。”方彤走出餐厅,摸摸肚子,有些难受地皱眉,李博明看的好笑,“我去给你买健胃消食片吧。”

    “不用,我走走就好了。”方彤说道,忽然指着个方向,“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李博明答应。

    方彤和李博明看完电影以后也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附近的商场,方彤直奔男装店,四处看了看,然后拿起件衣服在李博明的身上比划,“你看这件怎么样?

    “很好看。”李博明微笑着说道。

    方彤好笑,“你都没看就说好看,你这也太假了。”

    “我这是相信你的眼光。”李博明说了句。

    对上他灼热的视线,方彤有些不自在,将衣服塞进他的怀里,“你去试试吧,我在外面等你。”

    李博明收回目光,走进了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方彤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她的手里拿着手机,神情怔怔。

    李博明的眼眸微暗,很快恢复自然,嘴角轻勾,走到方彤的身边,“彤彤,怎么样?”

    方彤抬眼看去,点点头,“嗯,这件衣服果然很适合你。”

    “那就这件吧。”李博明重新走进试衣间,将衣服换下来,然后递给店员,“这件包起来。”

    从男装店走出来,时间已经不早了,“晚上想吃什么?”李博明问方彤。

    方彤现在还不饿,想了会儿,也没想到要吃什么,笑笑,“随便吧。”

    “方彤?”清越的嗓音在他们身后响起,方彤转身,就看见了沈清澜和傅衡逸,“清澜,你怎么在这儿?”

    沈清澜指了指傅衡逸手上的袋子,“我跟傅衡逸出来买衣服。”

    方彤看着傅衡逸手里拎着的袋子,有男装也有女装,还有鞋子,她其实有点难以想象像傅衡逸这样的人陪着女人逛街的情形。

    但是她看傅衡逸的神情,没有丝的不耐烦,她的眼底闪过丝艳羡。

    “你们打算去买衣服?”沈清澜问道。

    “不是。”方彤摇头,“我们想吃饭,但是不知道吃什么。”

    “那正好,我们也没吃,不介意的话就起吃吧。”傅衡逸发出邀请。

    “好啊。”李博明开口答应。

    几人找了家餐厅,为了清静,傅衡逸选了个包厢。

    “方彤,你不是在M国吗?”沈清澜问道。

    “我回国有点事情,就请假了。”因为有傅衡逸在场,方彤也没说回来是为了什么,沈清澜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多问。

    “你就是李博明吧,我是沈清澜,方彤的朋友,我听她提起你很多次了。”

    “沈小姐好,上次你的生日宴我也参加了,我也听方彤提起过你很多次。”

    李博明是个健谈的人,跟他聊天永远不会冷场,顿饭下来,沈清澜算是对李博明有了个初步的认识。

    “彤彤明天还要赶早班飞机,我就先送她回去了。”吃完饭,李博明开口。

    沈清澜点点头,“注意安全。”

    回去的路上,方彤看着李博明,眼睛里有着好奇,李博明侧头看了她眼,“怎么了这样看着我。”

    “我只是在想时间真是个好东西,竟然可以将个腼腆害羞的男孩子打造成个口若悬河、风趣幽默的男人。”

    李博明好笑,“这是夸我吗?”

    方彤点头,“本来就是在夸你啊。”

    “我就接受了。”

    “谁要是做了你的女朋友定很幸福。”方彤忽然感叹了句。

    “所以你要不要考虑做我的女朋友?”

    方彤呆,侧头看了他眼,见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低下头,“博明,我现在……”

    李博明微微笑,“我知道了,但是如果你以后想谈恋爱了,能不能优先考虑我?”

    方彤怔怔地看着李博明温柔的眉眼,然后在李博明期待的目光缓缓点了点头。

    ***************

    “傅衡逸,你觉得李博明这个人怎么样?”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去的路上也在讨论着李博明这个人。

    傅衡逸沉思了两秒,开口,“很不错,是个有能力的男人。”

    沈清澜微微笑,“我也觉得不错。”最重要的是,这个男人的眼睛里有方彤,方彤要是跟他在起的话,应该会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哥去温家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沈清澜想起去温家拜会老岳丈的沈君煜,开口。

    “以你哥的能耐,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如果我预料的不错的话,过不久,家里就应该办喜事了。”

    沈清澜想了想,很是赞同傅衡逸的说法。

    傅衡逸开着车,忽然说道,“前段时间BK的总部遭遇了袭击,被人给毁了。”

    沈清澜眼底划过抹幽光,“嗯,我知道,而且这件事还跟我有关系。”她承认地干脆。

    傅衡逸侧目,眸色微沉,“你……”

    “我没有动手,我只是想BK总部的布防图泄露给了他的仇家而已。”

    傅衡逸放心了,伸出只手握着沈清澜的手,缓声开口,“清澜,我不希望你受伤。”

    “嗯,我知道,我会保护好自己,只是可惜这次King没死,要不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King这个人报复心极强,只要他不死,这件事就没完,等他缓过来,那些人估计也的不了好。他们知道消息的来源吗?”

    沈清澜摇头,“肯定不知道,而且也查不到。”她当然知道King的性格,所以这次透露消息的都是些名声不太好,而且又跟King有仇的雇佣兵团,看着他们狗咬狗,沈清澜表示,这场戏,她看的很过瘾。

    傅衡逸倒是不担心沈清澜的那位朋友的本事,之前边境的事情,她也曾给他们发过则消息,他们同样查不到消息的来源,现在自然也不用担心。

    不过不彻底解决了King,这始终是个隐患。

    *************

    海城温家。

    沈君煜站在温家的大门前,看着眼前的别墅,迟迟没有进去,温兮瑶戏谑地看着他,“沈君煜,你该不是害怕吧?”

    沈君煜笑得温柔,“我害怕什么。”

    温兮瑶耸肩,你说不害怕那就不害怕咯。

    因为知道今天沈君煜会来,所以温丙川和温母并没有出门,而是在家里等着温兮瑶和沈君煜。

    温兮瑶和沈君煜进来的时候,家人正坐在客厅里闲聊,听到门口传来的动静,果然就是温兮瑶和沈君煜。

    “爸妈,大哥,我回来了。”温兮瑶看见父母,立刻扑了过去,就连沈君煜都给忘了,看着温兮瑶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样子,沈君煜神情眼睛里都是笑意。

    “行了,多大的人了还撒娇,让君煜看笑话了。”温丙川拍拍女儿的肩膀,后半句话是对沈君煜说的。

    “君煜,别站着,快坐。”温母招呼着沈君煜,他们刚刚已经打量过沈君煜眼,对沈君煜的外貌那是相当满意。

    沈君煜在温思瀚的旁边坐下来,正对着温家父母。

    温兮瑶冲着沈君煜眨眨眼,将头靠在温母的肩上,“爸妈,我的男朋友帅气吧。我跟你们说,我可喜欢他了,你们可不能欺负他,尤其是大哥。”

    温母好笑地瞪她眼,这还没嫁过去呢就帮人家说话,难怪老话说女生外向。

    “君煜,让你见笑了。我这个妹妹有时候有点二。”温思翰温声开口,惹来温兮瑶的顿白眼,你二,你全家……不,你个二货。

    沈君煜的面上直挂着笑意,跟他平日里的礼貌微笑不同,这个笑意是真诚的,温柔的。

    温思翰和温丙川在跟沈君煜聊天,聊天的内容很广泛,越是聊天,温丙川和温思翰眼底的满意之色越浓,尤其是温思翰,和沈君煜越聊越投机,简直是相见恨晚。

    “妈,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温兮瑶低声在温母的耳边说道。

    温母笑着点点头,跟女儿低语,“是,我女儿的眼光自然是错不了的。”

    温兮瑶眼睛里闪过得意。

    到了饭点,温家自然是要留沈君煜吃饭的,这边正在吃饭,那边杜楠得知今天温兮瑶回来了,兴冲冲地开车来了温家。

    “兮瑶,我听说你回来了。”还没进门呢,就听见了杜楠愉悦的声音。

    只是当杜楠看见坐在温兮瑶身边的男人时,他的眼神猛地沉了下来。

    “兮瑶,你回来了。”

    温兮瑶淡淡的嗯了声,对于看见杜楠,脸上没有丝毫高兴的表情。

    杜楠的视线落在沈君煜的身上,“这位是?”

    “这位是我的男朋友沈君煜。”温兮瑶抢先开口,似乎还嫌刺激不够,加了句,“我这次回来就是带他回来见家长的。”

    杜楠脸上的笑意维持不住了,淡了下来,强笑开口,“温叔叔,温阿姨,兮瑶有了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温母心底暗暗叹气,无奈地看了眼温兮瑶,这个孩子,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你明知道杜楠对你的感情,你刺激他干什么。

    但是对杜楠此刻的表现却也不甚满意,心里有些明白为何杜楠对温兮瑶那么好,温兮瑶依旧不喜欢他了。

    “君煜和兮瑶交往有几个月了,上次跟你母亲聊天还说起这事,大概是你母亲忘记跟你说了吧。”说着看向沈君煜,“君煜,这事杜家的杜楠,跟我们家兮瑶是起长大的朋友。”

    沈君煜自然是认识杜楠的,毕竟第次见到温兮瑶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在纠缠她,他的脸上保持着微笑,站起来伸出手,“你好,我是沈君煜。”

    杜楠没有伸手,而是紧紧地盯着沈君煜没有说话。

    温思瀚暗暗摇头,杜楠的这个表现就显得非常的小气,这样对比,沈君煜则显得优秀多了。

    沈君煜见杜楠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淡定地收回手,神情没有丝毫的尴尬,坐了回去。

    杜楠绝对没有想到,因为这个小小的动作,温家的几人对他的印象大大的降低,反而是沈君煜的好感度又上升了层。

    杜楠没有离开,而是坐了下来,但是客厅里的气氛却没有了刚刚的和谐,杜楠时不时找沈君煜说话,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杜楠话语的不客气,温兮瑶见状,多次想要发作,却被沈君煜的眼神安慰了回去。

    在沈君煜的眼,杜楠的这种行为堪称幼稚,他应对起来毫无压力。

    杜楠看着沈君煜,眼睛里已经快要喷火,尤其是看到温兮瑶总是帮沈君煜说话的时候,恨不得冲上去给沈君煜两拳,所以说话越来越阴阳怪气,但是却忘了,这是在温家,温家父母还坐在这里,看着他的这样子,温丙川的眼睛里的笑意渐渐消失了,他歉意地看着沈君煜。

    沈君煜微微笑,并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杜楠,上次公司的合作案,我想起有点地方还有待商榷,你跟我起去公司看看吧。”已经注意到自己的父亲神色的改变,为避免杜楠继续作死,温思瀚开口。

    杜楠并不想离开这里,但是奈何温思瀚定要带他走,最后杜楠还是被温思瀚带走了。

    沈君煜趁着温家父母不注意,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温兮瑶,温兮瑶回了他个甜美的微笑。

    沈君煜在海城呆了两天,然后就跟温兮瑶起回京城了,半个月之后,温家父母进京,跟沈家父母正式见面,本来应该是沈家去海城的,但是温丙川考虑到沈老爷子的年纪,和妻子商量之后决定还是他们俩来京城比较好。

    “丙川,我们也很多年不见了吧。”沈谦看到温丙川倒是很开心。

    温丙川爽朗笑,“是啊,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老了,孩子们长大了。”

    沈谦见到以前的校友,自然有说不完的话题。

    而关于温兮瑶和沈君煜的婚事,两家人自然没有任何意见,经过商定,决定这个月底订婚,还有半个月时间的准备,虽然时间仓促了点,但是只是订婚,倒是也没有大妨碍。

    唯的儿子要订婚,而且时间还这么紧张,楚云蓉顿时就忙了起来,很多东西都要现在准备,温家和沈家都不是普通人家,即便只是个订婚,那也是马虎不得。

    楚云蓉个人又要准备沈清澜的婚事,又要准备沈君煜的订婚宴,自然是忙不过来,所以沈清澜这个当事人之的清闲日子算是彻底结束了。

    “清澜,你觉得这个杯子怎么样?”楚云蓉拿起个酒杯,问沈清澜。

    沈清澜抬头看了眼,又看了眼其他的杯子,拿起另个递给楚云蓉,“还是这个吧。”

    楚云蓉仔细对比了下,点点头,“还是你的眼光好,就这个吧,你大哥跟兮瑶的订婚宴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东西还是要准备齐全的,先来三百个吧。”

    “妈。”沈清澜无奈开口,“这只是个订婚宴,发出去的请柬才五十份,就是再多也不需要三百个杯子,而且这些酒杯基本就只用次,真的不需要买这么多。”

    沈君煜和温兮瑶的订婚宴两家商量过后,不打算大宴宾客,就只打算请家里走得近的亲朋好友来见证也下,因为温兮瑶目前也在京城工作,所以订婚宴的地点就在沈君煜前两年买的套别墅里,那套别墅今年年初沈君煜刚刚重新装修过,地方很大,用来举办订婚宴倒是很不错。

    楚云蓉想了想,“那就买百五十?”

    沈清澜点点头,楚云蓉付了钱,然后又留了地址,就拉着沈清澜奔往下家店。

    楚云蓉正在床上用品店看床单,沈清澜坐在边等着她,她已经陪着楚云蓉逛了好几天了,跟楚云蓉的兴致勃勃不同,她现在看见这些东西只觉得审美疲劳。

    “清澜,这个床单不错,用在你的新房里正合适。”楚云蓉手里拿着条床单,征询沈清澜的意见。

    沈清澜揉揉眉,看着那大红的颜色,到了嘴边的“很不错”三个字怎么也吐不出口。

    “妈,换个颜色吧,它旁边的那套青色的不错。”

    楚云蓉摇头,“不行,那套太素了,这是给你结婚用的,颜色定要喜庆。”说着,也不管沈清澜喜欢不喜欢,直接让店员将东西包起来。

    然后楚云蓉手指,“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个都给我包起来,然后送到这个地址。”

    沈清澜无语地看着楚云蓉大扫荡着切。

    “妈,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会儿吧。”看着楚云蓉逛街越逛越来劲的架势,沈清澜说道。

    楚云蓉愣,“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买呢,你哥的,你的。”这么算,楚云蓉越发觉得时间不够用。

    沈清澜把拉住她,“妈,我累了。”

    楚云蓉见她神情确实有些疲惫,点点头,“好吧,那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

    只是沈清澜和楚云蓉还没找到店,就遇见了个熟人。

    “沈小姐,我们又见面了。”秦妍微笑着跟沈清澜打招呼。

    沈清澜眸光轻闪,似乎最近自己碰到的秦妍的概率有点高啊,除开这次,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遇见秦妍。

    沈清澜眉梢轻挑,“我没也想到我们这么有缘。”

    秦妍笑笑,看向楚云蓉,“这是你的母亲吧,你好,我叫秦妍。”

    楚云蓉打量了她眼,笑笑,“你好。”

    沈清澜都没为她作介绍,楚云蓉想这人跟沈清澜的关系也就般,这点她还真是猜对了。

    秦妍见这对母女俩对她冷淡的样子,也没有多留,“沈小姐,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改天约你起吃饭。”

    沈清澜不置可否,对于秦妍此人,她的印象并不好。

    “清澜,这个人是谁?”

    沈清澜淡淡开口“个无关紧要的人。”

    楚云蓉听就明白了,看来自己的刚才的感觉确实没有出错,“那就不管她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然后下午去买衣服。”

    沈清澜也没将遇到秦妍的事情放在心上,她跟着楚云蓉找了家咖啡店,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就看见秦妍正挽着个男人的胳膊从外面经过,看男人的年纪,应该是她的老公。

    秦妍不知道跟男人在说什么,男人的脸上挂着宠溺的笑,沈清澜看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秦妍这个女人在刻意接近她,她不是没有感觉,只是暂时弄不明白她的意图,所以没有理会她而已。

    下午,沈清澜和楚云蓉从商场里出来,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到了第二天,当楚云蓉打电话给她的时候,沈清澜直接说自己今天要去丹尼尔那里趟,拒绝跟楚云蓉外出,于是没有人陪的楚云蓉就给温兮瑶打了电话。

    楚云蓉的请求温兮瑶自然不会拒绝,正好这几天她的工作也不是很多,就陪着楚云蓉去商场了。

    ------题外话------

    稍后还有二更**

    推荐友《九重天上美厨娘》作者民助

    俏丽小仙,自幼养在深山,修仙暂缓,看淡红尘的排歌,就此放下上神的身段,在仙山脚下开起天界第家饭馆。

    众人啼笑,神仙自古不食人间烟火,你岂不是多此举?

    她不语,左手蔬菜、右手牛丸,四喜乾坤丸子、神水天火炖牛肉、桃花甜点荷花羹纷纷出锅,人间美食上到天界,可馋了四海荒众神的嘴,好巧不巧,还引来的天界的二殿下!

    州慢无奈摊手,“本君为你复仇,护你周全,上神你不知感恩的,这样不好~”

    她假装听不懂,“别以为你这样本上神就会对你俯首称臣!”

    州慢脸媚笑,“不俯首称臣也罢,敢问上神,以身相许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