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只会唱儿歌的沈清澜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毕业典礼的流程都是千篇律,等到沈清澜发言的时候已经快个小时过去了,沈清澜站起来,走到台前,b大的学生就没有不认识沈清澜的,尤其是跟她同级的,看到她上台,现场立刻响起了片欢呼声,沈清澜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大礼堂里顿时安静得落针可闻,这前后巨大的反差,让人不佩服都不行。

    沈清澜环视了圈,缓缓开口,清越的嗓音流淌在大礼堂的每个角落,她的发言没有慷慨激昂,也没有热情洋溢,但是每个听到她发言的人脸上都是脸的热血激动。

    b大校长看到这幕,脸上笑成了朵菊花。

    沈清澜的演讲话音刚落,大礼堂里顿时响起了如潮水般的掌声,于晓萱使劲地鼓着掌,手心都拍红了而无所觉,她看着台上光彩耀眼的沈清澜,眼睛里全是骄傲,这就是她最好的朋友!

    沈清澜的眸光清浅,忽然看向某个角落,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正站在那里,含笑看着她。

    与男人对视眼,沈清澜眼睛里充满了笑意,她没有想到自己的毕业典礼傅衡逸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从台上走下来,沈清澜没有回到座位上,而是走向了男人,她是全场瞩目的焦点,举动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大家终于注意到了站在不知何时出现在角落的男人。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看着她穿过人群走向自己,缓缓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沈清澜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你的毕业典礼,这么重要的日子我当然要来。”傅衡逸温声说道。

    沈清澜微微笑。

    “这就是沈清澜的未婚夫吗?看着好帅。”

    “这个男人真的好帅啊,跟沈清澜站在起的样子好般配。”

    现场响起了同学们的窃窃私语。

    众人都在看着他们,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第次见到傅衡逸,直都知道沈清澜订婚的消息,现在看到了真人,看着他们站在起无比般配的样子,都用掌声送上了自己最真诚的祝福。

    现场的气氛太嗨,不利于接下去的流程的进行,沈清澜跟校长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跟傅衡逸离开了大礼堂。

    他们没有离开学校,而是在校园里闲逛。

    “你今天这么出来真的没事吗?”沈清澜被傅衡逸牵着手,轻声开口。

    傅衡逸笑笑,“没事,我是来京城军区开例行会议的,现在这个时间出来没关系,等下我就走了。清澜,今天看见你站在台上的样子,我忽然好庆幸,在别人还没有发现你的好的时候就已经将你绑在我的身边。”

    今天看着台上光芒万丈的沈清澜,傅衡逸的心是既高兴又复杂的。

    “不管我站的多高,我都是你的妻子,永远都是。”沈清澜微微笑,温柔说道。傅衡逸,即便当时没有遇见你,我也会等你到来的,因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个人如你般包容我、疼我、爱我,也不会再有个人,让我如此的深爱。

    “傅衡逸,我现在似乎有些相信缘分这个东西了。”沈清澜忽然说道。

    傅衡逸侧头看着她。

    “除去小时候,我回来沈家六年了,去傅家的次数更是不在少数,可是却次都没有遇见你,而就在我无助的时候,你出现了我的面前。”沈清澜歪着头,看着他微笑。

    傅衡逸想想他们相识的过程,也不由笑了,“我也很庆幸,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的人是我。”

    “傅衡逸,我们的婚礼在九月份,上次爷爷说婚服你已经让人去做了?”

    “嗯。”实际上,从确定举行式婚礼之后,傅衡逸就已经着手开始准备婚服了,这件婚服很是繁琐,光是上面的刺绣,就需要花费五个绣娘半年的时间,如果不提前准备根本完不成。

    虽然沈清澜说了只想要个简单的婚礼,但是婚礼是女人辈子的大事,他想给她最好的。

    两人边在校园里闲逛,边随意地聊着。

    **

    于晓萱从大礼堂里出来,就在学校的未名湖边找到的沈清澜和傅衡逸,“傅爷好。”

    于晓萱见到傅衡逸,依旧有些拘谨,傅衡逸笑了笑,对着沈清澜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好。”沈清澜点点头,目送傅衡逸离开,于晓萱脸懵逼地看着沈清澜,“怎么我来他就走了?是不是我打扰到你们了?”

    沈清澜解释道,“不是,他今天还有事情,先走了。”

    “哦哦,那我们现在去班主任那里将毕业证拿了就走吧。”于晓萱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走吧。”

    班主任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他们了,见他们来了,将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交给他们,“这是你们的,这是方彤的,她已经打过电话让我将证书交给你们带回去。”

    “谢谢李老师。”沈清澜道谢。

    沈清澜俩人正要离开,李老师叫住俩人,“清澜,等下有个班级聚餐,你们参加吗?”

    沈清澜停下脚步,想了想,点头,“好的,李老师,聚餐在哪里?”

    “我看看。”李老师拿出手机看了眼,“在皇庭酒店。”

    沉思了下,沈清澜开口,“换魅色吧,我跟魅色的老板认识。这餐我请了,就当是我对同学们对我的照顾答谢。”

    当初包养风波刚刚闹出来的时候,学校的人很多都说沈清澜傍大款,养小白脸,只有他们的班的人直坚定的相信沈清澜是清白的,这件事沈清澜虽然没说,但是却记在心里,直想着找个机会谢谢他们,这次正好是个好机会。

    李老师有些犹豫,她是知道魅色的消费水平的。

    看出她在顾虑什么,于晓萱笑眯眯地说道,“李老师不用为清澜省钱,她现在有的是钱。”

    李老师想了想,点头答应了,“那我在群里发个消息。”

    沈清澜点点头,然后给魅色的经理打了个电话,让他准备个豪华包厢还有应菜品。

    沈清澜开口,就算是没有包厢经理也会给她腾出来间,所以当群人到达魅色的时候,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有部分人是第次到这样的场合来,看到这样豪华的装修,只剩下了惊叹!有些人眼则是羡慕,这样的地方,如果不是沈清澜带他们来,恐怕这辈子他们都不会来这样的场合。

    “今天的切都算我的,你们尽情玩儿,楼下有酒吧,楼上是KtV,你们随意。”沈清澜说道。

    她虽然这样说了,但大家还是很拘束,拿着菜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点菜,对此,沈清澜也很无奈,她是想好好招待他们所以才选择了这里,只是现在看着他们放不开的样子,她隐隐有些后悔自己的考虑不周。

    于晓萱留意到沈清澜眼的懊恼,站起来,将菜单拿到手,“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点菜啊,今天难得可以宰清澜顿,你们可千万不要替她省着。”说着,手指点点的,就点了好几道菜。

    因为有人活跃氛围,包厢里的气氛终于没有刚刚那么沉闷,在于晓萱的带领下,平日就比较活跃的那些人终于动了起来,有了这些人的加入,包厢里很快热闹起来。

    “清澜,我们可是点了不少的大菜,等会儿结账的时候你可不要心疼哈。”有人冲着沈清澜喊了句。

    沈清澜微微笑,“想吃什么尽管点,想玩什么你们也随意,今晚的切消费都算在我的头上。”

    她平日里很少笑,突然看到这个笑容,大家都有些发愣,有的男生甚至红了脸,低下头捂着自己怦怦乱跳的心脏,心默念:此花有毒此花有毒。

    有男生将这话默念了出来,辗转传入于晓萱的耳,事后被于晓萱学给沈清澜听,弄得沈清澜是哭笑不得。

    吃完饭,都是帮年轻人,自然没有那么快结束,直接转战到楼上的KtV继续嗨。

    沈清澜陪了会儿,后来接到傅衡逸的电话就偷溜了,只留下于晓萱跟他们继续嗨。

    沈清澜走出魅色的时候傅衡逸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我们走吧。”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摇头,“我就是来看你眼,今晚就要赶回军区,现在看完了,你上去吧。”

    沈清澜有些失望,她还以为傅衡逸今晚可以回家呢。

    傅衡逸摸摸她的头发,“月底我就回来了,没几天了。”

    “那我送送你。”沈清澜说道。

    傅衡逸轻笑,“这么舍不得我?”

    沈清澜点点头,“嗯,舍不得你。”

    傅衡逸抱着她,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了下,“今天是你们的班级聚餐,你是主人,走了不好,上去吧。”

    沈清澜想了想,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矫情了,点点头,“好吧,你路上开车小心。”

    傅衡逸点头,伸手在她的鼻尖上轻轻刮了下,“知道了,管家婆。”

    沈清澜目送着傅衡逸离开,直到看不见他的车子了,才转身上楼。

    “咦,清澜,你刚刚到哪里去了,我们找你没找到。”个女生见她进来,说道。

    包厢里正在唱歌,沈清澜听得并不清楚,女生又重复了遍。

    “去了下厕所。”

    女生哦了声,将话筒递到她的手里,“我们都唱过了,你来首吧。”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致赞同。群人脸期待地看着她,沈清澜看向于晓萱,于晓萱非但不帮她,还在那里起哄,“对啊,清澜,来唱首,我们认识你这么多年,还没听你唱过歌呢。”

    沈清澜无语地看了眼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于晓萱。

    “我不会唱歌。”沈清澜开口。

    大家只当她是客气,“没关系,你随便唱首就行。今天机会难得,清澜,这个面子你可定要给我们。”他们班的班长带头说道。

    大家齐齐点头。

    沈清澜的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扫了圈,终于在大家期待地眼神里点点头,“好。但是我只会唱首儿歌。”

    “啥儿歌?”有人问了句。

    沈清澜抿唇,然后吐出几个字,“两只老虎。”

    包厢里瞬间安静下来,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觉得阵天雷滚滚,刚才是他们听错了吧,他们奉为女神的沈清澜竟然只会唱儿歌,还是《两只老虎》。

    于晓萱先是呆,然后就忍不住想笑,要不是看沈清澜看过来的眼神,她保证她定会笑场,她也没想到沈清澜竟然只会唱儿歌。

    已经有人去点了《两只老虎》,亏得像魅色这样的场所竟然还真的有儿歌,熟悉的旋律响起,沈清澜看着屏幕上那两只小老虎,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的快,直没有尾巴,直没有耳朵,真奇怪,真奇怪……”

    只是刚开口,众人的神情比刚才听到沈清澜说只会唱儿歌更加的怪异。

    沈清澜的这个歌声实在是……无法言说……

    五音不全的人都唱的比她好听,人家唱歌要钱,她唱歌简直是要命,现在众人终于明白了为何沈清澜只会唱首儿歌了。

    就连《两只老虎》这样简单的歌曲都能唱的如此的“**”的人,其他的歌曲对于她来说难度太大了。

    曲毕,大家还是很给面子地鼓起了掌,那什么,虽然不好听吧,但是人家好歹唱了呀,沈清澜将话筒递给旁边的人,众人继续唱歌,喝酒,却再也没有人提议让沈清澜唱歌了,沈清澜也算是得到了个清静。

    唱歌到半,已经有人去楼下的酒吧了,在魅色里,沈清澜倒是点也不担心,这里也算是她的地盘,总不至于出什么事,而就是因为这样,却没想到差点酿出了大事。

    “想笑就笑吧。”沈清澜见于晓萱盯着她,想笑不敢笑的样子,无奈地说道,自己的歌声是什么水平,她是知道的。

    “噗哈哈哈。”于晓萱捧腹大笑,“清澜,我是真的没想到你唱歌竟然是这样子的,噗哈哈哈。”

    见于晓萱笑得不能自己,沈清澜的手有些痒,于晓萱终于笑够了,停下来,看着沈清澜,眼神里很是稀奇。

    “清澜,不是我说你,你跳舞不是跳的挺好的吗,乐感也挺强的,怎么唱歌就……”

    这个问题沈清澜无法回答,她就是乐感极强偏偏五音不全的奇葩。

    正跟于晓萱说着话呢,魅色的经理忽然推开包厢走进来,“沈小姐,你的朋友出事了。”

    “怎么了?”沈清澜问道。

    魅色的经理在沈清澜的耳边轻声说了句话,沈清澜站起来,见其他人的视线看过来,“经理说在下面看到了个朋友喝醉了,我去看看。”

    “去吧去吧,这里我们自己嗨。”众人很是理解,沈清澜给于晓萱使了个眼色,于晓萱点点头。

    沈清澜跟着魅色的经理离开包厢,直接推开了不远处的另个包厢,这个包厢里,几个公子哥正围在起玩乐,而他们玩乐的对象就是个年轻的女孩,女孩被几个人包围在间,脸的惊恐,看见进来的沈清澜,顿时脸喜色,想要朝着沈清澜跑过来,但是却被其个公子哥拉住了胳膊,“美女,想到哪里去啊,事情还没解决呢就想跑?”

    沈清澜认得这个女孩子,是他们班的个女生,叫谭雨欣。

    谭雨欣看着沈清澜,满脸的泪水,“清澜,你救救我。”

    几个公子哥听,原来是认识的,看向沈清澜的视线顿时变得有些古怪,他们是认出了沈清澜。

    “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清澜看了眼包厢,淡声开口。

    “原来沈小姐跟这位美女认识啊,那这件事就好办了。”其个穿着紫色衣服的男人站出来说道,“你的这位朋友打碎我朋友的块玉,这块玉可是他们家的传家宝,价值连城,你说说这件事该怎么办吧?”

    碎玉就放在茶几上,沈清澜眼就看到了,她拿起块碎玉在手看了看,成色倒是还不错,但是要说价值连城可是远远不够,这帮人明显就是讹人。

    魅色经理站在沈清澜的身边,在她的耳边给她介绍了下这些人的身份,原来都是京城里有名的二世祖。

    沈清澜看向谭雨欣,“你跟我说说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谭雨欣从刚才紫色衣服的公子哥说她打碎了玉器开始就直摇头,见沈清澜问她,就说了。

    原来谭雨欣跟几个人到下面的酒吧玩,时贪杯喝得有点多,她就想回包厢里休息下,结果走错包厢了,迎面就撞上了个人,但是玉却不是她打碎的,因为当时玉在另个人的手上,而且还是她撞人之后过了好会儿玉器才碎的。

    沈清澜看向紫色衣服的男人,“我朋友说的没错吧?”

    紫色衣服的男人哼了声,“那又怎么样,要不是她突然闯进来,我的朋友能受到惊吓打碎玉吗,这件事跟你的朋友难道没有点关系?沈小姐,我知道你是沈家的千金,我们几个的家世加起来都比不上你,但是沈家也要讲道理不是,弄坏了别人的东西总要赔的吧,这块玉也不贵,也就两百万,我想对于沈小姐来说,这点钱就是毛毛雨吧。”

    “你胡说,你刚刚才说这块玉值五十万呢。”谭雨欣大声说道。

    紫色男人脸色僵,瞬间恢复过来,“我刚才那是看你没钱,全身上下加起来都没我双鞋子贵,我可怜你才这么说的,这可是我朋友的传家宝,五十万连个零头都不够。”

    谭雨欣脸的绝望,以她的家境,就连五十万都没有,更不要说是两百万了。

    “所以你们这是想讹人?”沈清澜淡淡开口。

    紫色衣服的男人笑了,“沈小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叫讹人,我这是友情价了,要是按照市场估值,这块玉的价值可是上千万的。要不是看在沈家面子上,这两百万怎么够。”

    沈清澜冷冷地看着他,“那你大可以不必开什么友情价,我们叫专家估值,该多少钱我赔给你,但是要是估值低于五十万,呵呵…。”

    沈清澜没说下去,但是后面的意思明显不是太好。

    谭雨欣已经跑到了沈清澜的身边,躲在沈清澜的身后,低声说道,“沈清澜对不起,我给你惹麻烦了。”

    沈清澜摇摇头,“这件事交给我。”这帮人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沈清澜看向魅色经理,“给我将这玉包起来,个碎片都不能少,明天送到古董鉴定行去,请专家鉴定鉴定。”

    魅色经理点头应是,紫衣服男人刚开始没有注意到魅色经理,这会儿认出来,而且还对沈清澜言听计从,顿时心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拦着魅色经理不允许他拿碎玉,“谁准许你们将玉拿走了,要是你们将玉掉包了怎么办?”

    沈清澜眸光冰冷,冷声开口,“我沈清澜做事情敢做敢当,从来不做那些鼠辈的事情,你要是不放心,那这玉就交给你自己保管,明天我跟你起去做鉴定。”

    紫色衣服的男人还是不同意,“做什么鉴定,我说了这是传家宝,价值连城,现在被打碎了,你不赔不说,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沈清澜冷笑,看向被这几个男人遮住了的角落位置,“我也想知道林公子是什么意思,躲在人家的身后看戏看的还不过瘾?”

    魅色经理看去,这才发现坐在那里的竟然是林氏集团的公子爷林浩,他刚刚还在奇怪呢,林浩是跟这帮人起来的,进来怎么没有看到他。

    林浩笑出了声,“呵呵,段时间不见,沈小姐倒是越发威风了。”

    他从黑暗走出来,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很是阴鹫。

    “我也没想到林公子段时间不见,胆子见长,怎么,上次挨打没够?”

    林浩神色僵,去年因为赛车的事情输给了沈清澜,被沈清澜教训了顿,本来想让石帮的人教训她,结果石帮这帮废物竟然连个女人都教训不了,非但如此,事后他还被石帮的人揍了顿。躲在家里好几天不敢出门。

    后来知道沈清澜的身份,林浩倒确实忌惮着沈清澜,没事绝对不出现在沈清澜的面前。就算跟李希潼勾搭上,李希潼多次在林浩的面前吹枕头风,想让林浩去对付她,林浩也装作没有听到。

    可是就在前段时间,李希潼进了戒毒所,看在往日的旧情上,林浩去看过她次,李希潼跟他说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沈清澜害的,沈清澜不仅废了她的双手,还给她注射了DP,让她染上了毒瘾,就连他的黑料都是沈清澜爆料的。

    林浩因为这次的黑料,在里面受了不少的哭。

    而林家为了救林浩可谓是将半个家产都赔进去了,但是最后却只换来保释,也是就说林浩现在依旧是个嫌犯,哪里也去不了的嫌犯。

    所以林浩对沈清澜可谓是恨之入骨,如果可以的话,给沈清澜使点绊子他是很乐意的。

    今天他看到谭雨欣跟沈清澜起来魅色,本来也没打算做什么,毕竟找不到理由,但是谁让谭雨欣自己走错了包厢呢,他要是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这个巧合。

    沈清澜看着林浩,只觉得这个男人跟上次见到的时候相比,整个人又阴沉了很多,“林浩,当初输了的时候我说过见到我绕道走,这话你不会这么快忘记吧。”

    林浩眼底的阴郁又浓了分,冷冷地看着沈清澜,“沈小姐难道又想动手?我倒是想知道堂堂沈家大小姐,知名画家冷清秋要是传出在KtV打人闹事的新闻会如何,想想那个画面可真是有趣极了。”

    “你大可以试试。”沈清澜淡淡开口,嗓音不急不缓,丝毫不受林浩的话的影响。

    “呵呵。果然是沈家的小姐,所以连说话都这么理直气壮。”林浩阴阳怪气地说道。

    沈清澜微微皱眉,“说吧,这件事你们想怎么解决,东西我已经看过,是不是价值连城的宝贝我们心里都有数。”她的视线在其他的公子哥的脸上扫过,“我想你们也不是真心想找麻烦,多数是被人怂恿的。”

    清冷的眸光带着淡淡的威压,几位公子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沈清澜继续开口,“关于玉的问题,到底是不是我朋友打碎的,这很简单。”

    她转身,指了指包厢的门口,这间包厢正对着楼梯口,楼梯口那里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这个方向,几人看,脸色怪异。

    “连经理,你去将监控调出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要是是我朋友打碎的,照价赔偿,记在我的账上。”她顿了顿,“要是不是,那么就请几位向我朋友道歉。”

    她也是刚刚才注意到这里竟然有个监控,这倒是为她省了不少的事。

    几位公子哥互相看看,又齐齐看向林浩,毕竟这件事是因为他才起的,林浩冷笑,“沈小姐这是想以权压人?”

    沈清澜轻笑,“林公子说笑了,我只是想拿事实说话而已。”

    魅色经理点点头,就要去监控室调取监控录像,这个动作顿时让几个公子哥慌了,这块玉不过是几万块买来的东西,哪里是什么传家之宝,要是真的查看监控,他们就是故意讹人,这件事就可大可小。

    要是沈清澜不追究,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她要是想计较,那么回去之后,家里人是肯定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的,毕竟得罪了沈家大小姐,就相当于得罪了君澜集团。这些人家里的企业跟君澜集团是没法比的。

    要是平日里他们自然不敢得罪沈清澜,今天大家出来玩都喝了酒,酒精上头,加上刚才林浩说了,沈清澜的脾气就是个软的,或者说是没什么脾气的人。被林浩几句话撺掇的,立刻就兴奋起来,觉得要是可以欺负把沈家的大小姐是件十分痛快的事情。结果事实却与他们所想的相差甚远。

    紫色衣服的男人指着林浩,“沈小姐,这件事跟我们没有关系,都是林浩要我们这么做的。”

    林浩没想到这帮怂货立刻就倒戈相向,顿时气得脸色都黑了,“你们胡说道什么?”

    “我们可没有胡说,是你说沈小姐是个软柿子,沈家有钱,不讹点钱来花花都对不起这这样的机会。”另个公子哥说道,其他几人认同地点头。

    “你们这帮叛徒。”林浩气的脸色铁青。

    几位公子哥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他们是跟林浩玩得好,但是也只是玩得好而已。

    紫色衣服的男人继续说道,“沈小姐,今天的事情就是个误会,这块玉不值钱,打碎了就打碎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了。”

    几个公子哥听,顿时恍然了,连忙附和道,“对对,沈小姐,我们就是跟你的朋友开个玩笑,你不要放在心上。”说完对视了眼,想要离开包厢。

    “站住。”沈清澜淡淡开口,几位公子哥立刻顿住了脚步,齐齐看向沈清澜,紫衣服的男人开口,“沈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做错了事情不需要道歉?”

    几人立刻就明白了,纷纷向谭雨欣说了声对不起,这才逃也似地离开了包厢。

    谭雨欣对事情的发展有些傻眼,她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切,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见她回神了,淡淡说道,“你先回包厢。”

    “哦哦。”谭雨欣点点头,走了出去,魅色经理也很有眼色的退了出去,包厢里只剩下了林浩和沈清澜。

    沈清澜看向林浩,“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浩神情有些狰狞,眼底深处还有丝恐惧,这是上次被沈清澜教训后留下的本能的反应,听到沈清澜的话,指着沈清澜大声控诉,“什么沈家的千金,知名画家冷清秋,不过是个毒妇罢了,外面的人都以为你多善良,谁知道你内心的狠辣,希潼就算不是沈家的亲生女儿,你们好歹也养了这么多年,竟然说将她赶出沈家就赶出沈家,赶出去也算了,竟然还弄残她的手,她是个钢琴家,就是靠手吃饭的,你弄断了她的双手不就是逼她去死吗?她有什么错?而且还让她染上毒瘾,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话用在你的身上真是点也没错。”

    沈清澜神情淡漠,面对林浩的控诉,就连眼神都不曾波动下,她淡淡地扫了林浩眼,“说完了?”

    “没有,沈清澜,我的事情是你干的吧,举报的人是你吧?你真的以为你做的事情没人知道吗?”

    林浩被抓的事情沈清澜知道,也知道是温兮瑶干的,但是此刻却没有否认,“是又如何?你要是没有做过那些事情,我就算举报了也没用。”说到底,林浩就是个渣,但是今天看来他对李希潼倒是还有那么两分的感情。

    沈清澜靠近林浩步,林浩下意识地往后退,眼神惊恐,“你想干什么?你要是在这里动手,我是可以告你的。”

    沈清澜嗤笑声,她还以为林浩真的胆子肥了呢,原来也不过就是只纸老虎。

    “沈清澜,现在是法治社会,不是你们沈家手遮天的时候。”林浩咬牙。

    沈清澜看着他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个跳梁小丑,“所以你也应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闻言,林浩神情狰狞,“沈清澜,你做事情这么绝,就不怕遭报应吗?”

    沈清澜神情淡漠,“我做事从来问心无愧。倒是李希潼,她既然跟你说了这么多,那么有没有告诉你,她为什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为何沈家会将她赶出去,林浩,男人可以蠢次,但是不能次次都蠢,有机会好好回去问清楚吧。”

    沈清澜说完,转身离开,留下林浩人站在原地,脸色变幻不定。

    沈清澜走出包厢,又给沈君煜打了个电话,有些苗头,在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应该被掐死。

    沈清澜回到包厢的时候,谭雨欣也已经回来了。

    “事情解决了?”于晓萱轻声问道,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刚刚见谭雨欣回来时神情异样,就猜到了事情应该跟她有关系。

    沈清澜点点头,对于她的离开,众人也没有在意,根本不知道刚刚还发生了那样的矛盾冲突。

    谭雨欣经过刚刚那场“惊魂”,喝得晕乎的脑袋已经完全清醒了,回来之后只是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喝着矿泉水,兴致不高。

    嗨到半夜,这场聚会才散了,谭雨欣走在最后,等离开的时候跟沈清澜说了谢谢。

    “今天的事情本来就不怪你,不要多想。”

    谭雨欣再次说了谢谢,这才回去。

    沈清澜送于晓萱回家之后才开车回了江心雅苑。只是刚刚开门进去,沈清澜的神情猛地变,淡声开口,“出来吧。”

    黑暗传来阵轻笑,随后,客厅的灯亮起。

    ------题外话------

    有没有觉得只会唱儿歌的清澜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