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用钱砸人?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韩奕走了,韩正山却没有消气,胸膛剧烈起伏,甚至翻起了白眼,夏菲吓坏了,赶紧帮他顺气,“正山,正山,你别激动,你千万要保重自己,你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楚楚可怜。

    韩正山缓过气来,脸色却没有好转,“这个逆子,要是早知道今天,他出生的时候我就应该把掐死他。”

    夏菲给韩正山顺气,“韩奕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吃软不吃硬,你跟他好好说,他知道你是为了他好,自然就会听进去了,你这么跟他硬碰硬,他当然不会听你的。”

    韩正山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要是真的肯听我的就好了。”

    “那你也不能自己生气啊,你要是将自己气出个好歹来,你让我怎么办?韩奕本来就不喜欢我,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哪里还有我的活路。”夏菲抹着眼泪。

    韩正山心疼了,顾不上生气,将夏菲揽在怀里,轻声安慰,“我这不是好好的嘛,哭什么,就是为了你,我也会好好保重自己,放心啊。”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保证说话算数,现在满意了?”

    夏菲笑了,“嗯。”眼珠子转,开口,“其实那个小明星的事情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你想想韩奕是什么性子,他对女人有认真过吗?我看他今天的样子成是装的,就是为了气你。过不了多久,他就会跟那个小明星分手。”

    韩正山倒是不这么认为,他的儿子他了解,要是真的对这个女人不在意,根本就连争辩都懒得跟他争辩,十有**,韩奕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小明星。

    “你要是不放心,那我就去找找这个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肯定是为了韩家的钱,只要笔钱就可以将她打发了。”夏菲建议。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钱从哪里来呢,他们的钱都是韩奕给的,每个月就点生活费,数目虽然不少,但是也禁不住俩人会花啊。

    韩正山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刚刚好转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心里有些后悔当初为何要将韩奕这个混账东西生出来。

    夏菲看就知道韩正山在想什么,轻声开口,“钱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韩正山看着她,夏菲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其实我手里还有件首饰,就是当初你送我的那条蓝宝石项链,那是你送给我第件生日礼物,我直舍不得戴,所以当初我们没钱的时候我都不舍得卖了它。”

    那条蓝宝石项链是韩正山从个拍卖会上拍卖的来的,当时花了他五千万左右,现在要是卖出去,自然不止这个价钱。

    韩正山叹了口气,“难为你了,嫁给我让你受了不少的委屈。”

    夏菲窝在他的怀里,轻轻摇头,柔声开口,“只要可以跟你在起,我就不委屈。”

    韩正山十分安慰,心里对夏菲的歉意却更浓了,“项链你自己留着,这钱我来出。”韩正山其实还有部分韩氏集团的股份,是他借着要投资让韩奕出钱的名义偷偷买入的,虽然每次的量都不多,但是这些年下来积少成多,也积累了3%的韩氏股份,这件事就连夏菲都不清楚。

    别小看这3%,韩氏集团的市值在百亿以上,这3%的股份价值也在亿元以上了。

    夏菲眼眸闪,眼睛里闪过丝喜意,这个老东西,终于肯动那笔钱了。

    其实夏菲说的那条项链早就被她输在赌桌上了,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让韩正山拿出他的底牌。不要问她是怎么知道韩正山手里握有韩氏集团的股份的,她跟韩正山到底是做了快十年的夫妻,韩正山的那点小动作,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

    于晓萱看着眼前的人很惊讶,她并不认识这个女人。刚才她正在拍广告,外面来了个女人,说是找她的,她出来看,是张陌生的脸。

    “你找我?”于晓萱问。

    夏菲打量了眼于晓萱,眼底有丝不屑,“你就是于晓萱?”看上去倒是比报纸上漂亮些,眼睛很大,很明亮,难怪能让韩奕上心了,韩奕喜欢大眼睛的女人。

    于晓萱皱眉,她不喜欢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眼神,“是。你是哪位?”

    “也不过如此。”夏菲轻笑着,眼底的不屑不加掩饰。

    “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于晓萱不高兴地说道,她今天的工作还是挺多的。

    “等等。”夏菲喊住她,“我是韩奕的母亲,我想找你聊聊。”

    于晓萱狐疑地打量着她,这个女人看着年纪也没有比韩奕大几岁啊,能生出韩奕那么大的儿子?

    夏菲看懂了于晓萱的眼神,脸上有些不自在,“我是韩奕的继母,韩奕的父亲让我代表他跟你谈谈。”

    于晓萱挑眉,“跟我谈什么?”她跟韩奕在起之后,从来没有听韩奕提起过他的家人。

    夏菲看了眼四周,“你确定要在这里?”

    于晓萱抿唇,过去跟琳达姐说了声,琳达看了眼夏菲,点点头,“二十分钟,二十分钟后必须回来。”

    “好。”

    于晓萱跟着夏菲去了外面的家咖啡厅,坐在个角落里。

    “喝点什么?”夏菲问。

    “不用了,我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马上就要回去工作。”

    夏菲看着她,“于小姐工作很忙?”

    于晓萱笑笑,“嗯,有点忙。”所以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夏菲脸色僵,这个于晓萱比她想的要麻烦,也就不再绕弯子,将张报纸放在于晓萱的面前,“希望于小姐可以先看看这个。”

    于晓萱拿起来看了眼,就连眼神都没变,“你想说什么?”

    夏菲微笑,“于小姐,你应该也知道韩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你跟韩奕玩玩,我跟他爸都不会反对,但是你要是想嫁进韩家的大门,恐怕我跟他爸都不会同意。”

    于晓萱似笑非笑,“不知道这位韩......夫人是以身份来说这种话的?”

    “我虽然不是韩奕的亲生母亲,但是我是韩奕他父亲的妻子,也是韩奕的母亲,算起来我也是你的长辈,而且这次我是代表韩奕的父亲过来的。”夏菲骄傲地说道,于晓萱其实想不通她到底有什么可骄傲的。

    “所以呢,你今天找我到底想说什么?”于晓萱问道。

    夏菲眼底闪过抹怒气,这个于晓萱是真傻还是在装傻,“韩奕的父亲希望你可以离开韩奕,只要你愿意离开韩奕,我们会给你笔钱,有了这笔钱你完全可以不依靠男人就可以过很好的生活,而且你这样年轻漂亮,有了钱,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于晓萱觉得好笑,而她也真的笑出了声,“韩夫人,不瞒你说,我跟韩奕认识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听他提起他的家人,就连句都没有,不知道是他太在乎家人不愿意向人提起你,还是觉得这些家人根本不配做他的家人,所以就连提起都不屑。”

    于晓萱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叉,脸额似笑非笑,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在沈清澜面前的无害模样。

    夏菲来之前已经找人调查过于晓萱,对她的个性也有所了解,现在的她可是跟资料上说的完全不样,而这样的改变只有个结论,那就是以前的于晓萱都是装的,她暗自咬牙,这个表里不的女人。

    如果不是韩奕太过在乎这个于晓萱,夏菲担心她进门后会对自己的地位造成威胁,她还真的是挺乐意让于晓萱进门的,毕竟于晓萱父母前段时间已经去世了,算起来她现在就是个孤儿,家世也不显赫,嫁进韩家以后也不会压她头。

    “说吧,你到底怎样才肯离开韩奕,离开韩家。”夏菲开门见山,她已经不想跟于晓萱兜圈子了。

    于晓萱惊讶,“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要离开韩奕啊。”

    夏菲看着她,“于小姐,刚才我的话你应该明白,从古至今,没有父母祝福的婚姻都是不幸福,名不正言不顺的,你现在跟韩奕在起,得不到我跟他爸的承认,你就不是韩家的媳妇,在外人眼里,你就是个情妇而已。”

    于晓萱不生气也不恼怒,而是平静地问道,“所以呢,我离开韩奕的话我可以得到多少好处?”

    夏菲嘴角轻勾,眼底闪过满意,“于小姐果然是聪明人。”她从包里拿出张支票,放在于晓萱的面前,“只要你愿意离开韩奕,并且以后都离韩奕远远的,那么这张支票就是你的了。”

    于晓萱拿起来看了眼,看着那个“5”后面的“0”,点头,“韩家不愧是韩家,出手就是大方。”

    夏菲笑笑,眼底深处满是不屑,小家子出来的就是没眼界,五百万就将她打发了,但是能用五百万解决于晓萱,夏菲是高兴的。

    “既然你已经收下了,那么就要做到,像今天这样的新闻,我们不希望看到第二次。”

    于晓萱将支票放在桌子上,奇怪地看着夏菲,“我答应什么了?”

    夏菲怒,“于小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你刚刚收下我的五百万支票就想出尔反尔?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

    于晓萱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嗯,这样做确实不太厚道,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答应收下这张支票啊,更何况......”

    于晓萱顿了顿,笑了,“我要是继续跟韩奕在起,他能给我的可不止这区区五百万。”

    于晓萱这话,在夏菲的眼可就是典型的贪得无厌了,冷下脸,又从包里拿出张支票拍在桌子上,“千万,现在够了吧!”夏菲尽量不让自己去看桌上的支票,她的心现在很疼。

    昨天韩正山给了她两千万,让她打发了于晓萱,夏菲擅自改成了五百万,要是能就此打发了于晓萱,那么剩下的钱就都是她的了,可是没有想到于晓萱竟然是个贪心的。

    于晓萱将桌上的支票拿起来,拿在手里仔细看了看,啧啧出声,“我要是还是不同意呢,你是不是还会拿出来张支票砸我?”说着,她眼睛晶亮地看着夏菲。

    夏菲气的脸都白了,紧紧抓着包包的带子,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发作,“你要是现在收下支票离开,那这些钱都是你的,你要是不要,我保证,以后你分也得不到,你可以好好考虑下我的建议,是趁着韩奕现在对你还有感情的时候离开,给彼此留下个美好的回忆,拿着钱去过自己的逍遥日子,还是等韩奕厌倦了你,将你扫地出门,狼狈不堪。”

    于晓萱低头,似乎是在考虑她的建议,然后她笑了,拿起桌上的支票,在夏菲的眼前晃了晃,“谢啦。”说完站起身就走了。

    夏菲满意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只要可以用钱打发了就可以。但是解决了个于晓萱,还会出现个李晓萱,张晓萱,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韩奕选择个妻子的人选,让他早点结婚,最好这个女人的脾气要软,家世不能太好,这样比较好拿捏。

    夏菲独自坐在咖啡厅里想着怎么给韩奕选择妻子,那边于晓萱走出咖啡厅,不屑地看了看手的支票眼,撇撇嘴,回摄影棚。

    晚上,依旧是韩奕下班来接的于晓萱,“怎么了,路上都不说话?”韩奕侧目看了眼沉默不语的于晓萱,这可有点不像是她的性格。

    “是不是因为报纸上的新闻不开心?放心,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以后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韩奕以为于晓萱是看见了报纸上的事情生气,柔声安慰道。

    于晓萱看了他眼,幽幽开口,“韩奕,是不是在你眼我就是个见不得光的女人,所以你才不愿意我们的关系被外界知道?”

    语气之幽怨,让韩奕打着方向盘的手猛的哆嗦,急忙踩下刹车,幸好这条路上行人不多,不然就要挨骂了。

    “我的姑奶奶,不是你说不想外界知道我们的关系,免得人家说我潜规则你吗,现在怎么就成了我不愿意公开了?你要是愿意,我现在立刻就公开,昭告天下你是我韩奕的女朋友。”

    于晓萱撇嘴,“你的女朋友那么多,谁知道谁是谁啊。”

    韩奕心暗暗叫苦,第次后悔以前没有洁身自好,“那我说你是我的未婚妻,这样可以不?”

    “你都没跟我求婚,我也没有答应嫁给你,谁是你的未婚妻。”

    韩奕真的要哭了,俯首作揖,“那你说怎么办,你怎么说我怎么做,这样可以了吧?”

    “这么敷衍,没有诚意。”于晓萱依旧不满,她承认她今天就是找茬的,莫名其妙被人用支票打发了,于晓萱表示,她现在很不高兴,对于眼前的罪魁祸首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韩奕再没有眼色现在也看出点不对了,“晓萱,今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了?”

    “没有,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于晓萱说道。

    韩奕狐疑地看着她,“真的没事?”

    “哎呀没事,你这人好啰嗦啊,我们去吃饭啦,我真的快饿死了。”

    “行,那就去吃饭,我知道新开了家餐厅,今天带你去尝尝。”

    “好。”

    吃完饭,于晓萱和韩奕回家,等韩奕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于晓萱正坐在他的床上,身上还穿着睡衣,他挑眉。

    “收回你的眼神,我今天是过来找你聊天的。”于晓萱瞪他眼,拉紧了睡袍的带子。

    韩奕遗憾地收回视线,在她的旁边坐下,“好啊,想要聊什么?”

    于晓萱盯着他,“韩奕,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了,除了听你提过次你去世的母亲,就没有听你提过其他家人,你的父亲呢?”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

    “就是突然想到的,你跟我说说你的父亲吧。”

    韩奕淡了神色,连眸光都是淡淡的,“没什么好说的。”

    “但是他毕竟是你父亲,以后我们要是结婚了,我还能不见他啊。”

    韩奕微微笑,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这么想嫁给我啊?”

    于晓萱白了他眼,这人真是说不了三句就没了正经,“我是说认真的。”

    韩奕耸肩,“我跟你说的也是正经的,以后就算我们结婚了也不会跟他住在起,所以你不用管他,与其想着讨好他,不如对我好点。”

    于晓萱明白了,看来韩奕跟他父亲的关系确实很不好,她将直拿在手里的东西递给韩奕,“喏,这是今天你的后妈给我的。”

    韩奕接过于晓萱手的支票,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她给你支票的要求是什么?”

    于晓萱耸耸肩,不在乎地说道,“还能是什么,让我离开你呗,说我不配嫁进韩家,就是进了韩家的门也得不他们的承认。”于晓萱将今天夏菲跟她说的话跟韩奕说了遍,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只是客观地陈述了事实。

    韩奕的脸很黑,眼底酝酿着狂风暴雨,于晓萱看着他黑脸的样子,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口,“你别生气了,我可没有被人欺负。”然后将自己反击夏菲的话跟韩奕说了便,说完,看着韩奕,眉眼间很是得意,“怎么样,我很厉害吧,我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韩奕被她这求表扬的表情逗乐了,亲亲她的嘴角,“是,你厉害,做的真棒,以后她要是再找你,你就狠狠回击过去,出了事我负责。”

    “嗯,韩奕,我不会离开的,只要你不背叛我,我就不会离开你。”于晓萱在韩奕的耳边轻声说道。

    韩奕抱着她,眼睛里都是温暖的笑意,“嗯,我也不会离开你。”

    ********

    第二天,韩奕将于晓萱送到公司之后就回了韩家老宅,他到家的时候,韩正山和夏菲还没起床,家里的佣人看见是他,叫了声少爷。

    “老头子呢?”韩奕问道。

    佣人指了指楼上,“老爷和太太还没起床,需要我现在上去叫他们吗?”佣人也知道付给他们工资的人是韩奕,对于韩奕自然是尊重的,这可是他们的衣食父母。

    “不用,我就在这里等他们,你先去忙吧。”韩奕开口,然后在餐桌前坐下来,“给我做份早餐,有粥更好。”

    “好的,少爷稍等。”

    韩正山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韩奕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他擦擦嘴,站起来,“哟,还真是**苦短日高起,看看我爸,都这年纪了竟然精力还这么旺盛呢。”

    韩正山原本很好的心情在听到韩奕这话时顿时就没了,他看着韩奕,只觉得眼睛疼,要是可以的话,他是真的不愿意看见韩奕回来,“大早的发什么疯。”

    韩奕笑了笑,“我这是夸你体力好呢,爸,别说你脑子糊涂的已经连好话都听不出来了。”

    韩正山可不认为这是什么好话,“你要是没事就早点上班去,家里不用你操心。”

    韩奕坐在那里,脸的悠闲,点也没有着急上班的意思,“公司的事情我自有安排,这就不需要您操心了。”

    夏菲看见韩奕就有种不好的感觉,她昨天刚去找过于晓萱,今天韩奕就回家了,该不会是兴师问罪的吧,但是看着的脸色又觉得不太可能。

    时间夏菲也不知道韩奕回来的目的,只能随着韩正山坐下来,吃着早饭。

    韩奕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吃东西,也不说话,脸的津津有味,夏菲被他看的很不自在,吃了两口,放下筷子,“韩奕,你早上吃了没,要是没吃,我让阿姨给你做点。”

    韩奕嗤笑,“吃你的就够了。”

    被韩奕怼,夏菲心不满但是也无可奈何,韩家现在就是韩奕做主,哪里有她说话的份,忍了忍,拿起筷子,继续吃饭。

    韩正山似乎也已经习惯了韩奕对待夏菲的态度,没有计较韩奕的话,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见他们都吃好,放下了筷子,韩奕才将张支票放在桌子上,“既然你们都吃完了,那我们就来说说正事吧。”

    夏菲看到那张支票的那瞬间就明白了,韩奕今天还真是来兴师问罪的。

    韩正山将支票拿起来看了眼,眼底不明,“这是干什么?”

    “我也想问问我的好父亲,你给于晓萱这张支票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你的眼,你儿子我只值这区区千万?”

    “我明明给她的是两千万。”韩正山下意识地说道。

    韩奕闻言,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夏菲。

    “你看菲菲干什么,这个于晓萱还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收了我两千万,竟然跟你说只有千万,怎么,她想私吞了那千万不成?”

    “于晓萱绝对不会这么做,她根本不缺这千万,倒是某些人......”韩奕扫了眼夏菲,说的意味深长。

    夏菲垂着眸,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紧握成拳,她是真的没想到于晓萱不仅跟韩奕说了,而且就连支票都给了韩奕,她是真的不怕韩奕将来抛弃她,让她无所有吗?

    “菲菲也不会做这种事,她跟了我这么多年,对我怎么样,我心里清楚。这件事你知道了也好,于晓萱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她进韩家的大门的,你现在给她笔钱将她打发了我们面子上都好看,要是以后闹开了对她的影响不好,就别怪我没有事先说明。”

    韩奕嘴角挂着笑,就连桃花眼也满是笑意,只是那笑意不达眼底,泛着寒凉,“我的父亲大人,似乎直到今天你还没明白韩家到底是谁在做主,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你们要是敢对于晓萱做出什么事,那么你的好日子就结束了,距离我说话还不到个星期你就忘了,我的父亲大人,我该说你是记性不好呢,还是故意为之呢?”

    韩正山脸色铁青,指着韩奕说不出话来。

    韩奕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二人,“既然你们不愿意听我的劝告,我就只能用事实告诉你们了。”

    “韩奕,你想干什么?”夏菲惊恐地问道。

    韩奕神秘地笑笑,“很快你们就知道了。”

    他将车钥匙拿在手里,晃晃的,副吊儿郎当的姿态,晃出韩家老宅的大门,然后驱车前往韩氏集团。

    等韩奕离开以后,韩正山看向夏菲,“菲菲,我给你的两千万呢?”

    夏菲就知道会有这么出,温柔地笑笑,“在呢,还有千万在我这里,本来昨晚想给你的,但是太累了,我就给忘了,就算是韩奕不提,我今天也打算给你的。”

    “为什么不将两千万都给她?”韩正山听了夏菲的解释,脸色稍缓,问道。

    “这个丫头没见过什么大钱,所以我就想着千万就足够了。”夏菲说道,但是没想到竟然被于晓萱摆了道。

    “她是没什么眼界,但是却足够的贪心,也足够的聪明。”韩正山说了句,眼神莫辨。

    *******

    刚到韩氏集团,韩奕对自己的助理吩咐了句,“想办法将我爸手上的韩氏集团股份买下来,必须低于韩氏集团市价两成的价格。”

    助理愣,“韩总,你刚才说什么?”

    韩奕脸色微冷,“我的话没有听清楚?”他在商场上向来是杀伐果断的,同样的话不喜欢重复两次,助理很清楚他的这个习惯。“

    “听清楚了,我马上去办。”助理忙不迭点头,他刚才就是太惊讶了所以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在助理离开之前,韩奕又说了句,“不能让我爸知道是我要买,但是交易成功之后你可以告诉他买了他股份的人是我。”

    “明白了韩总。”助理应了声,退了出去,他跟着韩奕好多年了,自然知道韩奕跟韩正山之间的关系很不好,但是没想到竟然差到这样的地步。

    韩奕冷哼声,韩正山不是有钱吗,竟然拿钱去砸于晓萱,那他就让他知道到底谁更有钱。

    韩正山的手里有多少韩氏集团的股份韩奕早就清楚,直没有去管也不过是因为不在意而已,他手上的股份再多,他也成为不了韩氏集团的董事长。

    ************

    “所以你是被人用支票打发了?”沈清澜看着于晓萱,好笑地问道。

    于晓萱点点头,喝了口汤,“而且还是整整千万的支票。我也没想到这么狗血的桥段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不过我没想到在韩家的人眼我还挺值钱的,千万哎,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千万长什么样子呢。”

    说着,于晓萱还有些遗憾,她当时怎么就将千万给韩奕了呢,就应该自己留下来,然后保存起来,做个纪念,等以后孩子长大了,就将支票拿出来,跟他们讲讲自己是怎么不被金钱所诱惑,坚定勇敢地选择了他们的父亲的。

    这么想,于晓萱心就更加后悔了,将这个想法与沈清澜说,“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很有意义?”

    沈清澜好笑地看着她,“你要是这么想要,让韩奕将支票给你拿回来不就好了。”

    于晓萱立马摇头,“那还是算了,他那个后妈看就是笑里藏刀的,看着也比韩奕大不了几岁,我听韩奕说过,这个后妈在他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跟他爸不清不楚了,估计韩奕跟他家里的关系也够呛。”

    沈清澜脸上没什么情绪,她跟楚云蓉的关系现在虽然好了很多,楚云蓉对她也越来越有做妈妈的样子了,但是沈清澜的心对于楚云蓉,依旧做不到亲密无间,有些感情,旦缺失了太久,不是时半刻就可以弥补上的。

    “只是清澜,你说他跟家里关系这么紧张,我以后要是跟他结婚了我该这么办啊?”于晓萱脸紧张地看着沈清澜。

    “这么快就打算跟韩奕结婚了?”

    对上沈清澜调侃的眼神,于晓萱红了脸,“哪有,我就是这么想想,反正以后也是要结婚的嘛。”

    “晓萱,这件事你听韩奕的就好。”沈清澜说了句,于晓萱想也是,韩奕是个有主意的人,也不需要自己去操心这么多,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还没嫁给他呢,不需要考虑这些。

    “也是。”于晓萱三两口解决完碗的面,然后就跟沈清澜起去参加学校的毕业典礼了。

    今天的B大校园很热闹,不仅有本校的学生,还来了不少外校的学生,这些人都是于晓萱和沈清澜的粉丝,知道他们今天会回来学校参加毕业典礼,于是便早早地等在了这里。

    B大的领导见外校的人数太多,只好采取了措施,非本校的学生不许入内,尽管如此,学校的门口也集了好多的人。

    B大的学生看着那些想进却进不来的人脸的骄傲得意。嘿嘿,你们的女神是我们学校的,我们可以跟女神近距离接触,你们就只能干瞪眼看着。

    B大的校长今天也很高兴,毕竟今年B大出了不少的优秀学子,尤其是沈清澜,现在已经被B大的老师当做榜样教育学生了,于晓萱现在名气还不够大但是粉丝数增加很快,人气也在日益上升,而且也没有任何的负面新闻,碎玉B大的老师来说,要是出了大明星,也可以提高B大以后艺术表演系的招生率。

    沈清澜和于晓萱远远地了眼被人海包围的校门口,头皮发麻,“清澜,这么多人,我们怎么进去啊?”现在后悔不参加典礼还来得及吗?

    沈清澜也有些头疼,她看了眼人海,拿出手机给校长打了个电话,不会儿,就见学校保安处来了好几个保安,将人潮分散了些,趁着这个间隙,于晓萱和沈清澜拉拉头上的帽子,遮住大半张脸,从保安开出来的通道里走进了校园。

    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们,但是人已经进去了,他们也只能对着沈清澜和于晓萱的背影呼喊。

    “呼,清澜,你的粉丝太可怕了。”于晓萱轻舒口气,刚才门口的那些人,半上都是为了沈清澜来的。

    沈清澜也是心有余悸,对于这些支持她的人,她感激,但是对于他们的热情她实在是承受不住。

    B大的校长已经在大礼堂门口等着他们,“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吧?”校长笑眯眯地问道。

    沈清澜摇头,“多谢校长。”除了在门口遇见了大波粉丝之外,进入学校以后,虽然时不时会接收道来自同学们的热情的目光,但是大概是事先得到了嘱咐,并没有人上来要签名和合影。

    进入礼堂,沈清澜和于晓萱刚想走到属于自己的班级的位置上去,校长却拦住了她,“沈同学,你的位置在那里。”校长指着第排靠边的个位置说道,“今天希望你可以代表优秀毕业生上台发言。”

    沈清澜朝着校长指的那个位置看去,挑眉,“我没有准备发言稿。”

    “没关系,你上去随便说几句就行。”校长立马接口道,看来是打定了主意想让沈清澜上去发言了。

    校长都这么说了,这个面子沈清澜还是要给的,跟随校长走过去,跟于晓萱对视眼,于晓萱给了她个加油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