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回击,绯闻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靠在医院的长廊上,等待着时间分秒的过去,三个小时之后,病房的门终于开了,道格斯和伊登脸疲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伊登,怎么样?”沈清澜迫不及待地问道。

    “催眠很成功,等她醒来她就会忘了曾经发生过的切,但是她还可以记住些什么,我暂时无法确定。”

    沈清澜点点头,没有说什么,只要没有留下任何不好的后遗症就好。

    赵佳卿已经走进了病房,看着睡颜安详的颜夕,温柔地笑了。

    沈清澜直没有走,也没有进去,就在门外等着,等待着颜夕醒来,不亲眼确定颜夕没事,她心依旧不放心,颜夕醒来是半个小时之后。

    颜夕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自己的妈妈正脸惊喜地看着自己,她眨眨眼,“妈妈,你怎么了?”

    赵佳卿听见颜夕的这声“妈妈”,瞬间就哭了,她把抱住颜夕,“小夕,你没事了,你终于没事了。”

    颜夕脸的莫名,“妈妈,我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赵佳卿抹抹眼泪,笑道,“没事,妈妈就是高兴的,你前段时间生病了,直高烧不退,就连高考都没参加,整个人都烧糊涂了,妈妈是吓坏了。”

    颜夕呆,“我连高考都没参加吗?那我不是考不上大学了?”她皱着眉头,似乎对自己因为生病而不能参加高考感到不高兴。

    赵佳卿温柔开口,“没关系,你爸爸已经给你联系好了国外的大学,你不是直想去澳大利亚吗,这次我们就去澳大利亚留学,去看你喜欢的悉尼歌剧院。”

    “真的吗?”颜夕问。

    赵佳卿伸手摸摸她的头发,笑得慈爱,“当然是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颜夕喜,喜笑颜开,“太好了,妈妈你跟我起去吗?”

    “对啊,不高兴吗?”

    “不,我很开心。”

    沈清澜靠在墙上,听着病房里欢声笑语,满足地笑了,牵着傅衡逸的手,“我们走吧。”

    傅衡逸跟她对视眼,点点头。走到医院楼下,看见走来走去的颜盛宇和颜安邦,走了过去。

    “颜夕怎么样了?”

    “催眠成功了,颜夕现在已经醒了,你上去吧。”沈清澜开口,话是对着颜盛宇说的,她对颜安邦没有任何的好感。

    颜安邦和颜盛宇迫不及待地朝着病房走去。

    病房里,颜夕时不时看眼门外,赵佳卿奇怪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妈妈,你帮我看看门外是不是有人,我总感觉我似乎忘记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赵佳卿站起来,走到门外看了眼,正好看见沈清澜和傅衡逸走到电梯门口的身影,她转身进门,“定是你感觉错了,门外哪里有人啊。”

    颜夕皱眉,“没人吗?那我怎么感觉直有人在看我呢,好像还在我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妈妈,是不是我睡着的时候有人来过?”

    “就是我跟你爸爸还有你哥哥。当然有人在你耳边说话了,你总是昏迷不醒,爸爸妈妈都急坏了,医生说要不停地跟你说话,你才能早点醒过来,我就刻不停地在你的耳边说话,你看妈妈的嗓子都哑了。”赵佳卿这段时间没有好好休息,又着急上火,嗓子发炎,确实有些哑了。

    颜夕歉意地看着她,“妈妈,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傻孩子,你是妈妈生的,有什么好对不起的,现在看到你没事,妈妈就放心了。”

    颜夕将心底的那丝异样抛之脑后,将头靠在赵佳卿的身上,“妈妈,我爱你。”

    赵佳卿摸摸她的脸,“妈妈也爱你。”

    颜盛宇和颜安邦进来,看见颜夕跟赵佳卿有说有笑的样子,颗心终于放下了。

    “爸爸,哥。”颜夕见到俩人,很开心,只是片刻,又皱起了眉头,“哥,妈妈说你给我买粥去了,粥呢,我都快饿死了。”

    颜盛宇愣,连忙歉意地说道,“抱歉,小夕,哥哥刚才忘记了,现在马上去买,你等着,很快。”说完,阵风似的离开了病房。

    颜安邦在床边坐下,仔细看着颜夕,“小夕,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颜夕摇头,“没有啊,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了,不就是生病嘛,我小时候生了那么多次病,也没事啊,这次也不会有事的。”

    赵佳卿点点头,“对,你不会有事的。”

    颜夕总觉得今天的赵佳卿和颜安邦怪怪的,但是具体哪里怪,她又说不上来。想了想,将脑的诸多想法抛却。

    因为颜夕将两个人离婚的事情也忘了,所以颜安邦赫尔赵佳卿并没有跟颜夕说离婚的事情。

    当天晚上,颜夕就出院回家了,在家里修养了几天,赵佳卿就带着颜夕坐上了飞往澳大利亚的飞机。

    “我们走吧。”看着飞远了再也看不见影子的飞机,沈清澜对着傅衡逸说道,转身离开。

    颜夕,愿你的未来片光明,再也没有悲伤,没有不幸,愿幸福与快乐常伴你左右。

    **

    送颜夕离开之后,沈清澜就和傅衡逸回家了。

    “你这次停职要停多久?”沈清澜问道。

    傅衡逸微微笑,“留在家里陪你不好吗?”

    “傅衡逸,我认真的。”沈清澜微恼。

    傅衡逸轻叹声,“其实也没有多久,顶多再有个星期,我就会回去,京城军区的训练已经结束,这边暂时不需要我,所以等我回去之后恐怕又会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面了。”

    “你要注意安全,我得到消息,在我们走后,有另拨人趁虚而入,将King的基地毁了个干净,他肯定会将这笔账算在你的身上,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行动,你万事小心。”

    “只要你保护好自己,我就没有后顾之忧,这次King敢来,我就敢留下他。”傅衡逸冷冷地说道,限于身份,他没有办法主动找King的麻烦,但是要是King主动出手,那么就另当别论了。

    傅衡逸的眼睛闪过冷光。

    “嗯,我知道。”沈清澜嘴上说着,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这次她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颜夕的仇必须报。

    而傅衡逸的预计也没有出错,甚至比他预计的更早了几天,第二天早他就接到归队的消息,沈清澜看着他离开之后就开车去找了金恩熙他们。

    回到京城之后,金恩熙他们就发现别墅有人进来过,许诺也被人带走了。想想也知道是谁干的。所以回来之后他们就换了住处,是市区的套高档公寓。

    安德烈已经回了剧组。明明应该是早就结束的档期,因为这样那样的意外,安德烈总是缺席,这就导致了拍戏的周期无限延长,现在其他的戏份都已经杀青,只剩下了安德烈的戏份。所以这段时间他都在忙着拍戏。

    沈清澜到了公寓以后只见到金恩熙个人,其他人不知道上哪里去了。

    “安,你终于来了。”金恩熙看到沈清澜点也不意外。

    “已经查到了?”沈清澜问道。

    金恩熙打了个响指,“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没想到King常年在外面行走,总部基本等于闲置,里面的防备倒是挺严的,想要毁了它不是那么容易的。”

    沈清澜嘴角轻勾,“自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但是King这些年行事嚣张,仇家不少,想毁了BK的总部的肯定就不只是我们,将消息透露给BK的对手就行。”

    金恩熙眼睛亮,“你是想…。”

    沈清澜点头。

    金恩熙兴奋地说道,“安,这是不是就是你们说的借刀杀人?”

    “嗯,我们坐山观虎斗就好,现在我想知道许诺在哪里,能查到吗?”沈清澜冷冷的说道。

    King虽然经常不在BK的总部,满世界乱窜,但是这么多年BK的总部都没有换过地方,甚至防备森严,自然是因为里面有很多关于BK的秘密,对BK来说十分重要,要是总部毁了,对King绝对是个不小的打击。而这,只是她送给King的第份礼物。

    金恩熙摇头,“我没有在京城发现艾伦的痕迹,他们应该已经离开Z国了。这个死女人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她,要不是她,我们这次哪里会吃这么大的亏。”金恩熙说起许诺,那叫个咬牙切齿。

    沈清澜的眸光冰寒,淡淡地说了句,“她被艾伦带走,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金恩熙眼珠子转就明白了,幸灾乐祸地笑起来,“哈哈,也是,落入艾伦的手,她就会知道我对她是多么的温柔。真想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啊。”

    而被金恩熙惦记的许诺现在确实很不好,她躺在地牢里,身体已经完全无法动弹,整个人如同死人般。

    艾伦走进来,低头看着她,许诺睁开眼睛,努力看清楚艾伦的样子,但是她的眼睛被凝固的血迹糊住了,根本看不清楚。

    “艾伦。”她叫了声,声音轻的只有她自己可以听到,她现在再次深刻意识到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

    艾伦看着她,眸光冰冷,“你应该庆幸沈清澜没有死。来人,将她带出去。”

    许诺闻言,脸上丝毫没有高兴的神色,她垂着眸,没有想到沈清澜都落到King的手里了竟然还没死,而看艾伦的样子,恐怕沈清澜根本就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自己付出了这么沉重的代价竟然没能伤到沈清澜,这让许诺的心很是不甘。

    许诺被人从地上像是拎着破麻袋样的拎起来。

    女人看见如同废物般的许诺,没有丝毫的意外或者心痛的神情,她只是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

    “人还给你,你现在可以走了。”艾伦冷冷开口。

    “不,艾伦,我不要离开,求你,不要让我离开。”许诺听要离开,顿时哀求道。

    艾伦没有看她,女人也没有看她,女人挥挥手,自然有人进来将许诺带走,客厅里只剩下艾伦和女人两个人。

    没有了其他人在场,女人脸上的淡漠顿时被冰冷所替代,“艾伦,你救人我不反对,但是你杀了King这么多人,你真的以为他查不到是你做的,你是想跟他为敌吗?”

    艾伦坐在那里,对女人的话无动于衷,“我跟他从来都不是朋友。”

    “艾伦,你是想再次毁了基地吗?”女人盛怒,“你知不知道King已经放言,要是让他知道是谁干的,他就跟人不死不休。”

    “那又如何。”艾伦满不在乎地说道,“动了我的人,哪里能不付出点代价。”

    “你的人?”女人冷笑,“艾伦,你别忘了她已经结婚了,她从来都不是你的人。”

    艾伦瞪着女人,眼神阴狠。

    女人笑笑,“艾伦,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想毁了沈清澜是分分钟的事情,只要我将她曾经是世界第杀手魅的消息透露出去,相信我,她肯定活不过三天。”到时候不要说沈家和傅家,就是以前被她杀了的人的家属就不会放过她,整个世界再也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你敢!”艾伦的眼睛里满是杀意。

    女人面对他满含杀意的眼神依旧淡定地坐着,艾伦把捏住她的脖子,“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呵呵,艾伦你不会。”她说的是不会,不是不敢,这世上,大概还没有艾伦不敢干的事情。

    艾伦收紧手上的力道,直到女人的脸色已经酱紫,双眼翻白,艾伦才将女人把扔到地上,“我说了,不要威胁我,还有,最好不要对沈清澜动手,要是沈清澜受了任何的伤,我就把我父亲的骨灰拿出来喂狗。”

    “你!”女人直都淡漠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看着艾伦,面容狰狞,“那可是你的父亲。”

    “那又怎么样,人都死了,将骨灰喂狗而已。”艾伦耸耸肩,无所谓地说道。

    “好,艾伦,算你狠,我答应你,我绝对不会对沈清澜动手,也不会将她的身份泄露给任何人知道。”

    “这样最好,要是让我得到任何沈清澜受伤或者是身份暴露的事情,我都会记在你的头上,你可以试试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艾伦,你这个疯子。”

    艾伦笑得温柔,“你早就知道不是吗?”

    女人从地上站起来,冷冷地看着艾伦,冷笑,“艾伦,我真替你可怜,你这样爱着那个女人又有什么用,人家还不是恨你入骨,恨不得亲手杀了你。”

    艾伦脸上的温柔笑意收,神情阴鹫,“这跟你没什么关系,现在给我滚出去。”

    女人冷哼声,转身走了。

    艾伦独自坐在沙发上,手里摩挲着块玉佩,这是小时候沈清澜戴在脖子上的,后来就落入了艾伦的手里,被艾伦随身携带。

    “小七,我宁愿被你恨辈子,我也不愿意你忘记我。你说我要是杀了那个男人,你会不会恨我辈子?”艾伦的手心在玉佩上轻轻滑过,嘴角勾起抹残忍的弧度。

    **

    三天后,道上传来了则有趣的消息,BK的总部被人毁了,King受了重伤,现在不知所踪。

    沈清澜听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正在陪于晓萱拍广告。

    “清澜,什么事情笑得这么开心?”于晓萱拍摄完,走过来说道,明明是六月的天气,但是因为要拍摄羽绒服广告,于晓萱浑身都是汗,就连妆都花了。

    “没什么,拍完了?”

    “没呢,现在只是第部分,等下还有。”她拿出纸巾擦擦汗,“也不知道是谁定的这么惨无人道的规矩,竟然在夏天拍摄羽绒服的广告,想热死人啊。”

    化妆师走过来,手里拎着化妆箱,“我的姑奶奶,下个广告马上就要开始了,您别乱跑成不。”

    于晓萱调皮地吐吐舌头,“我知道了。你就在这里上呗,我保证不乱走。”

    化妆师知道沈清澜和于晓萱是好朋友,跟沈清澜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开始给于晓萱补妆。

    刚刚补装完毕,那边导演就已经在喊人了,沈清澜看了眼,收回目光。

    “小嫂子,你也在这里啊。”韩奕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沈清澜,过来打招呼。

    “来接晓萱?”

    “不是,来给她送点东西。”韩奕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是把小风扇,“她直喊着热死了,我这不就来表现了吗。”

    沈清澜莞尔,韩奕见沈清澜的手上还包着纱布,不禁问道,“小嫂子,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吗?”

    “差不多好了,过几天就可以拆了。”

    “对了,小嫂子,月的雪梨市艺术节你会参加吗?”

    “会。”月的雪梨市艺术节是丹尼尔早已给她安排好的行程,她自然不能不去。

    “那你带上于晓萱吧,她最近工作挺辛苦的,那段时间她正好有空,我这边暂时走不开,让她跟你起去,就当是度假了,成不?”

    “嗯,行。”沈清澜答应的干脆。

    说话间,于晓萱已经拍完了,走过来,不客气地将韩奕手上的小电扇拿来,“哎呀热死我了。”

    “清澜,等下我们去哪里吃?”于晓萱问道,只是刚问完,就看见了琳达姐正杀气腾腾地看着她,于晓萱缩了缩肩膀,有些心虚地转过目光,那什么,这段时间因为她受了惊吓,韩奕就带她去吃各种好吃的,导致她的体重上升了。

    “那个,清澜,我觉得咱们还是去吃全素宴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寺庙的素斋味道十分不错。”

    琳达收回目光,于晓萱轻轻舒了口气。

    “出息,你就这么怕她。”韩奕嗤笑。

    “我这叫尊重懂不懂,琳达姐平日里对我挺好的,不让我大吃大喝也是为了我好,我不能辜负了她的番心意。”

    “行行行,这是尊重,以后不许吃肉了。”韩奕说了句。

    于晓萱瞪着他,抱住沈清澜的胳膊,开始控诉,“清澜,你看他欺负我,现在还没跟他结婚了他就虐待我,以后要是结婚了还有我的地位吗?”

    说着,做着泫然欲泣妆。

    沈清澜点点头,“这样的男人确实不能要,要不,你跟他分手,我给你再介绍个好的?傅衡逸有个弟弟,年岁与你相当,还是个没有交过女朋友的纯情小男生,我看跟你很适合。”

    见沈清澜说的本正经,于晓萱立马就怂了,“那什么,韩奕对我还是挺好的,暂时就先不换了吧。”

    韩奕原本黑了的脸在听到于晓萱的话后立马明亮起来,脸得意洋洋的表情,沈清澜看的好笑。

    “清澜,我们走吧。”于晓萱换好衣服出来,说道。

    三人朝外面走去,沈清澜去开车,韩奕本来想开自己的车,但是沈清澜嫌弃他的车太骚包。

    沈清澜今天开的是辆黑色的商务车,车子停下,韩奕打开车门,让于晓萱先进去。

    沈清澜忽然往某个方向看了眼。

    “小嫂子怎么了?”

    “刚才有狗仔在拍照。”刚刚有闪光灯闪而过,虽然没有看到人,但是沈清澜很肯定绝对有人在偷拍。

    “这帮狗仔每天没事干,就知道盯着人家的那点**真是烦死了,明星也是人啊,就不能给人家点私人空间吗?”于晓萱有些烦躁。

    就在个星期前,她年初拍摄的那部剧开始播放了,短短个星期的时间,点击量和播放量就超过了2亿,可见火热的程度,虽然于晓萱在里面饰演的只是个女三,但是戏份并不少,很多观众也因为这部剧而认识了她。

    这段时间关于于晓萱的报道也不少,于晓萱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晚上回家的时候发现被人跟踪,刚刚经历被绑架的事情,她差点被吓死,回到家里就躲在被窝里哭。

    韩奕知道后,花了很大的番功夫才安慰好了于晓萱,但是对于狗仔这事,他也没有任何好的办法,毕竟明星要是没有任何的新闻热度,那么人气很难上去。

    沈清澜从后视镜里看她眼,“你应该早点习惯。”想了想,继续开口,“有时间的话去学下跆拳道吧,防身也好。”

    “已经给她报名了。”韩奕说道,想起于晓萱被绑架的事情,直到现在韩奕还是心有余悸,尤其是在看到颜夕的样子时,他就浑身发凉。

    “有时间我再教你些防身术。”

    于晓萱使劲点头,经历过次,她也是怕死了。

    “清澜,颜夕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晓萱忽然开口问道。

    沈清澜脸上的神情淡淡的,“嗯,她现在这样很好。”

    于晓萱叹息声,如果换做是她,她也宁愿忘记切,只是看着个才十九岁的花季少女就要遭遇这样的事情,于晓萱的心里依旧很难过。

    车厢的气氛下子低落了起来,几人都不再说话。幸亏目的地不远,很快就到了。于晓萱下车,就看见了已经到了的方彤。

    方彤前段时间被派去M国学习三个月,刚刚前两天才回来进行工作汇报,过两天又要飞回去,所以并不知道于晓萱和沈清澜被绑架的事情,俩人也没打算告诉她。

    “啊,方彤,你想死我了。”于晓萱扑上去,给了方彤个热情的拥抱。

    “哎呀,于晓萱,你真是重死了,你这么吃,琳达姐都不说你吗?”方彤嘴上说着嫌弃的话,但是手却没有放开,紧紧地抱着于晓萱,在异国他乡的这段时间里,虽然才不到个月的时间,但是她对故国和亲朋好友的思念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于晓萱放开她,“方彤,你又瘦了,是不是想我想的?”

    方彤翻了个白眼,“我想你做什么,有那个时间我还不如出去勾搭帅哥呢。”

    “清澜,我回来了。”方彤看着沈清澜微笑说道。

    沈清澜打量了她眼,点点头,“很不错。”

    个月前,丁明辉劈腿,方彤与他分手,但是丁明辉却对方彤直纠缠不休,正好这时候公司里有个去M国学习的机会,但是前提是,五年内,不能跳槽,并且学习完成以后,要做为M国分公司的管理人员在国外待两年以上,每个月回国汇报次工作。

    在很多人因为后面的条件犹豫的时候,方彤站出来想沈君煜提出了申请,想去M国学习,在综合考虑之后,沈君煜破例答应了。

    “什么时候走?”沈清澜问道。

    “明天。”

    “啊,这么快,我还想说后天的毕业典礼我们三个还可以起去呢。”于晓萱遗憾地说道。

    “毕业典礼我就不参加了,你们帮我把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拿回来就好。”方彤说道。

    “哎,其实我是想出去逛街啊,想想我们三个都多久没有起逛街了。”

    “想要逛街还不简单,吃完饭就可以去啊,正好我晚上回去陪我爸妈吃顿饭。”方彤说道。

    于晓萱眼睛亮,“对啊,等会儿吃完饭我们可以去逛街。”

    方彤看了韩奕眼,见他也没有任何的意见,放心了,于是,吃完饭后,三人就出门逛街了,没有去大型的商场,而是去了大学的时候他们常去的那条服装街,韩奕认命地跟在后面为三人拎包。

    老街依旧是当年的模样,方彤几人边逛边闲聊,真正停下来买的倒是不多,等从老街出来,韩奕的手上也只有几个袋子而已。

    “你们就买这点东西?”韩奕问道,就这些东西加起来的价钱还抵不上他的件衣服。

    于晓萱轻哼,“嫌弃我花的少是吧,以后有你大出血的日子。”

    韩奕微笑,“你想花多少都可以,我的钱都是你的,你就是将所有的卡都刷爆了也不要紧。”

    于晓萱笑得满意,方彤与沈清澜对视眼,二人眼睛里都是笑意。

    下刻,方彤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我说你们两个够了啊,这里还有个孤家寡人呢。”

    于晓萱吐舌头,“谁让你不赶紧找个,国外那么多帅哥,只要你勾勾手,想要什么样的没有。”

    方彤不知道想到什么,摇摇头,“算了,国外的男人不适合我,还是回归祖国的怀抱吧。”

    从老街出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方彤先打车回家了,韩奕和于晓萱两个则是跟着沈清澜回家蹭饭了,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回家也是在外面吃,家里连个阿姨都没有,正好好久没去看沈爷爷了。

    “沈爷爷,我又来了,您还记得我吗?”刚进客厅,于晓萱看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人,就笑着开口。

    沈老爷子看是于晓萱,顿时笑了,招招手,“是晓萱啊,你可是有段日子没来了。”

    于晓萱笑嘻嘻地在沈老爷子身边坐下,“最近工作有点忙,这不是刚空下来就来看您了嘛,嘿嘿,顺便过来蹭饭,沈爷爷,您可不许嫌弃我。”

    “不嫌弃不嫌弃,就是天天过来蹭饭都行。韩奕也来了,快坐。”家里热闹了起来,沈老爷子很是高兴,温兮瑶和沈君煜平日里工作忙,就是回来基本也过了饭点,平时吃饭就沈老爷子和楚云蓉两个人,难免寂寞。

    等韩奕和于晓萱吃完饭离开,已经是晚上了,韩奕和于晓萱回到家之后,接到了老宅的电话,说是韩正山让韩奕回去。

    韩奕原本不想理会,想了想,还是回去了趟。

    刚刚踏进大门,就听见了韩正山怒气冲冲的声音,“三催四请才回来,韩奕,你现在的架子可是越发大了,就连我这个做父亲的想要见你面都难了是吧。”

    韩奕冷冷地看来他眼,“你叫我回来就这点事?”

    韩正山将手里拿着的报纸扔在韩奕面前,“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跟旗下的艺人厮混,竟然还上了报纸,韩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韩奕将地上的报纸捡起来看了眼,是今天在片场他给于晓萱开车门的时候的场景。

    笑了笑,闲凉凉地说道,“我的好父亲,韩家最不配跟我说脸的就是你,韩家的脸早就在几年前就被你丢尽了。”

    韩正山脸色变,指着韩奕,“韩奕,这就是你跟你父亲说话的态度。”

    韩奕掏掏耳朵,“样的话就不要再说了,耳朵起茧子了,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我可不像你,整日里就知道招猫逗狗。”

    韩奕说完就打算站起来走人。

    “你等会儿。”韩正山叫住他,“我不管你跟这个小明星是怎么回事,赶紧跟她撇清关系,平日你玩儿女人我不管,但是你的妻子绝对不能是个三流明星,京城里那么多名媛淑女,你选择哪个我都不会有意见。”

    韩奕看着他本正经的神情,眼神嘲讽,“我的父亲,我想娶什么样的女人,不想娶什么样的女人都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你只要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有空呢,就多看着你那个妻子,免得头上都是片绿草原任人驰骋了还不自知。”

    夏菲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这句,脸色僵,“韩奕,你不要胡说。”然后看向韩正山,“正山,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韩正山安慰她,“我知道,你对我怎样我还能不知道吗。”瞪着韩奕,“我跟你说的事情你好好考虑下,这个女人你要是玩玩的,我就不说什么了,男人嘛,哪个不爱玩的,但是认真了绝对不行。”

    “那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你口的那个女人,三流明星是我韩奕的女朋友,以后的韩氏集团董事长夫人,韩家的主母。”

    “胡闹!”韩正山拍桌子,“她个什么也没有的孤儿,又是个戏子,也配进我韩家的大门?韩奕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天,她就别想踏进韩家的大门。还没结婚就跟人住在起,这样不知检点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韩奕的脸彻底沉了下来,“你调查她?”虽然是疑问句,但是语气却很肯定。

    “我是调查了她。”韩正山承认的痛快。

    “呵呵,看来你们还是太闲了。”韩奕冷笑,看着夏菲,“我倒是想知道于晓萱不配进韩家的大门,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在明知道人家是有妇之夫的情况下就跟人勾勾搭搭,未婚先孕,还跑到人家正牌妻子的,面前耀武扬威,将人家的妻子活活气死的败类吗?”

    夏菲的脸瞬间惨白,韩正山的脸色铁青,“韩奕,你住口。”

    “我告诉你们,我只是通知你们声,不是跟你们商量,你们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于晓萱以后就是我的妻子,韩家的主母,你们要是对她好点,我还可以给你们优渥的生活,即便是养着个废人我也能容忍,要是让我知道你们背地里敢做些什么,那么就不要怪韩家容不下你们。”

    “你…。你个逆子!”韩正山抖着手,脸色由青转紫,由紫转黑,煞是好看,韩奕却没有功夫搭理他,转身就走了,于晓萱现在正个人在家呢。自从发生绑架的事情之后,韩奕就尽量不留于晓萱个人在家。

    ------题外话------

    有小可爱说澜澜圣母,额,我想知道澜澜哪里圣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