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催眠(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赵佳卿从颜盛宇的口知道了这个方法之后,沉默了很久,终究还是点头同意了,如果这是能医治颜夕的唯的方法的话,哪怕女儿从此忘记了家人也没有关系,她会让颜夕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只是道格斯却没有马上为颜夕做心里催眠,他的说法是现在还不是颜夕最好的精神状态,现在做催眠效果不是最佳的,需要等待段时间。

    颜安邦得知颜夕安全归来是在颜夕回到京城后的第三天,他急忙从南城赶来,迎接他的是颜夕看到他瞬间疯狂的样子。

    在看到颜夕那个样子的时候,颜安邦差点掐死赵佳卿,要不是颜盛宇回来的及时,恐怕赵佳卿就真的死在他的手里了。

    “赵佳卿,我的两个女儿都毁在了你的手里,你这个毒妇,你给我滚出去。”颜安邦指着病房门口,怒吼道。

    “这件事跟我妈没有任何关系,爸,你讲点道理行不行?”颜盛宇开口。

    颜安邦狠狠的瞪了他眼,“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这里是医院,你们要吵出去吵。”护士走进来换药,看见这乱糟糟的病房,冷冷地说了句。

    颜安邦顿时住嘴,等护士给颜夕喂了药,颜夕很快又陷入了安睡。

    “安邦,颜夕怎么样了?”秦妍等在医院的楼下,看见颜安邦出来,连忙问道。

    颜安邦神色疲惫,“颜夕没事,你先回去吧。”

    秦妍脸的担忧,“但是我看你似乎不心情不太好,是不是颜夕出事了?”

    “颜夕没事,就是受了点惊吓,你先回去吧,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再不回去,你的先生该有意见了。”

    秦妍犹豫了下,点点头,“那好吧,我先走了。要是颜夕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我还是认识几个不错的医生的。”

    “好。”颜安邦点头,“你开车小心。”

    秦妍温柔的笑笑,在离开之前,还不忘叮嘱,“你已经好多天没有办法好好休息了,现在颜夕已经回来了,你回去好好睡觉。”

    等秦妍走了,颜安邦再次回到病房,却没有看到赵佳卿,只有颜盛宇个人在,颜安邦也没有问赵佳卿去了哪里,坐下来,看着颜夕,眼睛里满是心疼。

    他将颜夕的手握在掌心,恍惚间想起了以前女儿与他是很亲密的,但是自从他跟赵佳卿离婚以后,颜夕就再也没有叫过他声爸爸,甚至连南城的家都没有回过次。

    他知道颜夕的心是在怨恨着他,怨恨他跟赵佳卿离婚,对他感到失望,但是颜夕依旧是他疼爱的女儿。

    “医生说了该怎么治疗吗?”颜安邦问道。

    颜盛宇将医生的话重复了遍。

    “既然这样,就让她忘了吧,这样浑浑噩噩辈子,还不如让她快乐生。等她康复以后,我会送她无国外,能不回来就尽量不要回来吧。颜安邦说道。

    颜盛宇点点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颜夕的病情这段时间直不太稳定,时不时就会发狂,或者就躲在床底下,嘴里喊着“大姐姐,救我”之类的。

    直到半个月后,颜夕的病情才稳定了下来,道格斯给她做了最后次检查之后,宣布心理催眠安排在三天之后。

    “你再进去看看她吧。”伊登沈清澜直站在病房外面,却不进去,轻声说道。

    沈清澜摇摇头,“算了,我站在这里看她眼就好。催眠过后,她就可以迎接新的生活。”傅衡逸已经从部队里回来,因为这次的行动,他暂时被停职在家里写检讨。他握着沈清澜的手,似乎要给她力量。

    病房里,颜夕抱着双腿,头靠在膝盖上,正呆呆地看着窗外,赵佳卿坐在边陪着她,颜盛宇和颜安邦没有出现,因为颜夕对除了道格斯以外的男人都表现出了强烈的排斥,为了提高催眠的成功率,他们就在外面等着,就连病房都没有靠近。

    时间差不多了,赵佳卿从里面出来,看了眼沈清澜,神情冷漠,“你进去看看她吧,等治疗结束,我就会带着她出国,大概以后也不会回来了。”

    沈清澜怔,虽然赵佳卿语气冰冷,但是沈清澜的眼底还是浮现了抹感激,她轻声道了声“谢谢。”走了进去。

    沈清澜在颜夕的身边坐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颜夕侧过头看了她眼,没有任何的表示,又转了回去。

    经过段时间的治疗,颜夕对女性的排斥没有原先那么明显,大概是赵佳卿和沈清澜出现在她面前的次数多,所以对于他们偶尔的小亲近也没有任何排斥的反应,道格斯说这是种好的表现。

    “颜夕,今天过得好吗?”沈清澜温柔地问道,就连眉眼都是温柔的。

    颜夕看着窗外不说话,沈清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才发现她看的是窗外树枝上的只鸟,停在树枝上,正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沈清澜陪她看了会儿,她忽然想起第次见颜夕的时候是在去年去杭城的动车上,这个娇蛮的小姑娘当时拿着钱要跟她换位置,她不同意,路上都在碎碎念着,结果下了车还跟着她。

    第二次见面,是在杭城的小巷子里,她被几个小流氓包围,她替她解了围,这个小姑娘脸崇拜的看着她。

    第三次见面,她来学校找她的哥哥,偶遇了沈清澜,从此之后她常常粘着她,大姐姐长,大姐姐短,围在她的身边叽叽喳喳,像只小麻雀似的。

    往事幕幕浮上心头,认识颜夕不到年,关于她的记忆竟然这么多。

    沈清澜倾身,轻轻抱住了颜夕,颜夕似乎感觉到了不安,想要挣扎,沈清澜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像是哄个孩子,颜夕渐渐安静下来,任由沈清澜将她抱在怀里。

    “颜夕啊,以后去了国外定要照顾好自己,最好学点女子防身术,这样以后就不怕再遇见坏人了。”沈清澜在颜夕的耳边,轻声说道,“晚上不要个人出门,不要总是吃垃圾食品,不要不开心就离家出走,会让家人担心的知道吗?要听妈妈的话......”

    沈清澜絮絮叨叨地说着,她从来没有这么啰嗦过,明明知道这些话即便说了,等治疗结束,颜夕也会忘记,但是她还是想对颜夕说。

    “颜夕啊,对不起,大姐姐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小小年纪就遭遇了这么多,以后要是再遇见我,定不要认识我,更不要理我,知道吗?最好讨厌我,看见我转头就走。”

    “颜夕,我定会在心真诚许愿,愿你余生快乐无悲伤。”

    沈清澜的眼眶微热,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滴落在颜夕的肩膀上,颜夕伸手摸了摸,似乎是不明白肩膀上的衣服怎么湿了。

    沈清澜放开她,摸了摸她的头发,“我们颜夕是这世界上最快乐的小公主,以后你会永远这么快乐,所有的噩梦都将过去,未来只有幸福和光明。”

    颜夕看着她,忽然伸手,摸着她的眼睛,她的指尖沾着滴晶莹的泪珠,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指尖,似乎不明白自己手上的东西是什么,皱了皱眉,神情纠结。

    道格斯走进来,“安,时间差不多了。”

    沈清澜点点头,站起来走出去,在走出去之前,最后看了眼颜夕,正好颜夕也抬头看着她,张张口,说了句,“泪......不哭。”

    沈清澜的眼泪瞬间决堤,她靠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话。

    伊登也走了进去,病房的门缓缓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