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医治颜夕的方法(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伊登进来,跟着他起进来的还有个男人,二十五六的样子,是个西方面孔,“安,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位心里学专家道格斯。”伊登指着颜夕,“道格斯,这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患者。”

    道格斯点点头,走到坐桌子边,蹲下来,他没有去跟颜夕说话,而是在观察颜夕,看了会儿,站起来,“现在这里人太多了,你们先出去。”

    沈清澜看了眼伊登,见伊登点头,率先走了出去,她没有走远,就站在门外,时刻留意着里面的动静。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道格斯才从里面出来,沈清澜第时间看了眼里面,见颜夕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问道,“颜夕怎么样了?”

    “她是受了刺激之后才这样的,要想至于必须药物治疗配合心理治疗,现在我需要知道她受刺激的诱因,我才好对症下药。”

    闻言,众人皆沉默不语,道格斯看了眼众人,“不找到诱因我的心理治疗开展不了。”

    “还是我来说吧。”伊登看了眼神色难看的沈清澜,拉着道格斯走了。

    穆连城等人几人已经先回国了,茜丝莉和安德烈也先走了,留在这里的只有伊登、金恩熙和傅衡逸。

    当天下午,道格斯就给颜夕做了次心理治疗,配合他开的药,颜夕吃了以后,整个人都安静了下来,但是也仅限于安静下来,很多时候,她都是呆呆的,个人坐在边发愣,依旧不许人靠近。

    沈清澜站在走廊里,远远地看着坐在花园里发呆的颜夕,伊登走过来,“安,你别担心,颜夕的情况会慢慢好转的。”

    “慢慢是多久?五年还是十年?”沈清澜轻声问道。

    伊登语塞,这个他没办法说,像颜夕这样的情况,能好起来的概率太低了,就连道格斯也说了,除非将她关于这件事,和跟这件事相关的人的记忆都删除,不然这辈子,她或许都这样了。

    “伊登,我想带着颜夕回国了。”沈清澜看了会儿,开口。颜夕这样的情况待在这里并不合适,或许回到国内反而对她的病情有帮助。

    “好,我帮你安排飞机。我会让道格斯跟我们起回去。”

    “谢谢你,伊登。”

    伊登笑笑,“安,我们之间不需要谢谢。”

    当天下午,他们就回国了,颜夕靠在沈清澜的怀,静静地睡着,在出发之前,颜夕很排斥上车,直尖叫吵闹,没办法之下,只好给她打了针镇定剂。

    到了机场,颜盛宇已经等在那里,见到沈清澜,迫不及待地迎了上来,打量了眼她,见她安然无恙,微微放心,“小夕呢?”

    伊登抱着颜夕走在后面,颜盛宇愣,“小夕怎么了?”

    “她睡着了。”伊登说了句,抢在沈清澜开口之前。

    颜盛宇走上前,轻轻叫了声颜夕,但是颜夕没有任何反应,不禁狐疑,“她怎么睡得这么熟?”

    “她这几日受了点惊吓,情绪有点不稳定,所以上飞机前给她打了针镇定剂。”伊登解释。

    颜盛宇没有说什么,从伊登的怀里将颜夕抱过来,“我就先带小夕回家了。”

    “颜盛宇。”沈清澜叫住他,“颜夕还是先交给我们吧……她……”

    “清澜的意思是担心颜夕情绪依旧不稳定,所以想先将颜夕带回去照顾两天。”伊登赶紧接过话头,说道。

    颜盛宇放下心的狐疑,微微笑,“不用了,我会照顾好她的。”

    转身刚要走,沈清澜再次叫住他,“颜盛宇,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颜夕,颜夕她病了。”

    颜盛宇的脚步顿在原地,定定地看着沈清澜,“病了是什么意思?”

    沈清澜眼底闪而逝的痛苦,“她的精神状态出了些问题。”

    颜盛宇不可置信地看着沈清澜,似乎无法理解她话的意思,他低头看了眼怀安静沉睡的颜夕,“她经历了些什么?”他的语气平静,但是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之下的盛怒。

    正在这时,颜夕醒了,睁开眼睛,看见颜盛宇,忽然剧烈挣扎起来,“坏人,不要碰我,坏人走开。”她边挣扎,边用手胡乱地捶打着颜盛宇,颜盛宇时没有抱稳,颜夕就从他的怀摔了下来,掉在地上,颜夕也不觉得疼,爬起来就要跑,还是金恩熙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然后道格斯上前,将颜夕抱住,轻声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

    良久,颜夕才安静下来,恢复了呆呆的神情,任由道格斯牵着,待在他的身边,却不许任何人靠近。

    颜盛宇震惊地看着这切,不明白事情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活泼可爱的妹妹为何会……

    “沈清澜,请你告诉我,我妹妹为何会变成这样?”颜盛宇死死地瞪着沈清澜,双拳紧紧地握着,让人怀疑他是否会挥拳打过来。

    “对不起。”沈清澜说道。

    “沈清澜,这就是你说的会把我妹妹安全地带回来?”

    傅衡逸挡在沈清澜的面前,“清澜也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颜夕已经这样了,最重要的事情是医治好她,而不是在这里指责谁的不是。”

    颜盛宇喘了下粗气,看着颜夕,见颜夕正脸害怕地看着自己,看见自己望向她,还低下头,往那个男人的身后缩了缩,颜盛宇心底痛,缓和了下表情,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朝着颜夕走近了步,“颜夕,是哥哥呀。”

    颜夕不看他,拉着道格斯的衣袖,低着头。

    “颜夕。”颜盛宇走进步,颜夕就往后缩了缩,金恩熙拦住他,“她现在这个样字,你就别再刺激她了。”

    颜盛宇顿时脚步,深深地看着颜夕,眼睛里酝酿着惊涛骇浪。

    “沈清澜,这件事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个交代。”

    “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沈清澜说道,她看着颜夕,目光温柔,颜夕,我定会医治好你。

    颜盛宇没有带颜夕回家,而是将颜夕带到了医院,他要知道他的妹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到了医院,颜夕见到那么多人,又开始情绪激动起来,最后还是医生给她注射了镇定剂才安静下来,颜盛宇手里拿着检查结果,眼眶都红了。

    他的手捏着检查报告单,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仿佛要杀人,只是没等他开口说些什么,医院的走廊里就响起了阵脚步声。

    赵佳卿赶到了,“盛宇,颜夕呢?”

    颜盛宇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跟赵佳卿说,“颜夕睡着了,妈,你别进去打扰她。”

    “那你好歹让我看眼啊。”说着,推开颜盛宇进入了病房,看着躺在床上昏睡的女儿,赵佳卿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她放轻了脚步,坐在病床边,轻轻拉着女儿的手,看着颜夕消瘦了许多的侧脸,眼底满是心疼,“小夕。”

    颜夕没有醒,刚打了镇定剂,她没有那么快醒过来。

    颜盛宇走进来,“妈,小夕这里暂时交给我照顾吧,你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先回去睡觉,等颜夕醒了我打电话给你。”

    赵佳卿摇头,“不用,我就在这里陪着她。”她好不容易才见到女儿,怎么舍得离开。

    沈君煜已经得到了沈清澜回来的消息,跟温兮瑶俩人匆匆赶到医院,“澜澜。”

    沈君煜将沈清澜上下左右前后地打量了个遍,见她手臂上包着纱布,脸色瞬间就变了,“受伤了?伤的严重吗?”

    沈清澜拉开他,“哥,我没事,就是点小伤,只是傅衡逸不放心,所以才给我包扎地这么厚实。”

    沈君煜向傅衡逸求证,“真的?”

    傅衡逸淡定点头,“嗯,就是点擦伤,但是伤口包扎好不容易感染。”

    沈君煜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温兮瑶见沈清澜安然无恙,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清澜,这件事到底是谁做的?”

    他们只知道沈清澜和颜夕被人带走了,但是为什么会被带走,又是被什么带走却是不知道的。

    “这件事回去再说。”沈清澜现在不愿意多说,沈君煜虽然着急却也没有继续追问,这里毕竟是医院走廊,并不适合说这些。

    “沈清澜,你们走吧。”颜盛宇从病房里走出来,冷冷地说道,“颜夕我们自己会照顾。”

    沈清澜微微顿,“让道格斯留下来吧,他是心理学的权威专家,对颜夕的病情也最了解。”

    “医生我们会自己找,就不麻烦你们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们,你们走吧。”颜盛宇下逐客令。

    他那冰冷的语气让沈君煜皱了眉,刚想开口,却被沈清澜拉住了,“好,有任何的需要你可以给我打电话。”

    走出医院,沈君煜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澜澜,刚才那个就是颜家的小子吧,说话这么冲,是几个意思?”

    “哥,这件事是我的错,要不是我,颜夕也不会……”

    温兮瑶却不这样认为,“清澜,颜夕被抓,我看并不是因为你个人的原因,于晓萱跟颜夕起被抓的,但是那帮人却放了她,独独带走了颜夕,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

    温兮瑶这么说,可谓是语惊醒梦人,对啊,这帮人是冲着沈清澜来的,这点毋庸置疑,但是为何抓了于晓萱和颜夕之后,只有颜夕被带走了?

    沈清澜自然知道幕后有人指使,但是这个人是谁却不清楚,当时她看到颜夕那个样子,理智瞬间消失,哪里还记得去盘问。

    “兮瑶姐,颜夕会被抓是因为我,我没有保护好颜夕,这件事是我对不起颜家。晓萱怎么样了?”

    “她没事,有人将她送到了医院,但是却没有留下姓名。”

    “她没受伤吧?”

    “没有,就是服用了过量的安眠药,洗了胃就没事了,就是很担心你,直问你回来了没有。”

    正说着呢,道黑影就朝着沈清澜扑了过来,看清楚来人是谁,沈清澜没有躲,“清澜,你吓死我了,呜呜呜……”

    来人正是刚刚才说到的于晓萱。

    “我没事,不要担心。”沈清澜拍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着。

    “呜呜呜呜,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现在看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好了,不要哭了,我现在不是没事吗。”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膀。

    韩奕从车上下来,见到沈清澜平安无事,也放心了,看着于晓萱,取笑道,“这么大的人还哭成这个样子,丢人不?”

    于晓萱从沈清澜的怀里抬起头来,抹了把眼泪,“嫌弃我丢人啊,那你找别人去啊。”

    韩奕立马做投降状,“哎哟,姑奶奶,我错了。你不丢人,丢人的是我可以了吧。”

    “哼。”于晓萱哼唧声,看了眼,没有发现颜夕,“清澜,颜夕呢,她没事吧?”

    沈清澜脸上的笑意淡下来,“她还在医院。”

    “她受伤了吗?我去看看她。”

    “别上去。”沈清澜拉住她,“现在她的亲人正在陪着她,我们改天再去吧。”

    于晓萱想了想,点点头,“好吧,你也赶紧回去休息,我看你都瘦了。”

    沈清澜点点头,跟着傅衡逸上车,沈清澜坐的是沈君煜的车子,于晓萱见人已经坐满了,只能撇撇嘴,跟着韩奕上车。

    回到沈家,还没停下车,楚云蓉就迎了上来,“清澜,清澜你怎么样?”楚云蓉抓着沈清澜的胳膊,上下打量,然后把抱住她,“清澜,你吓死妈妈了知道吗。”

    被楚云蓉抱住,沈清澜有些不习惯,但是却没有推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妈,我没事。”

    “都被人绑架还说没事,那到底怎样才算是有事。”楚云蓉都快哭出来了。

    三天前,她无意听到沈君煜和温兮瑶的对话才知道沈清澜竟然被人绑架了,当时她差点就晕了过去。

    逼问了沈君煜才知道这次的绑架不是为钱,而是出于报复,当时的楚云蓉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欲坠,这让她想起了当年沈清澜被人拐卖的情景,那时候,沈清澜也是这样,被人带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妈,你轻点,小心让爷爷知道了。”沈君煜在旁边说了句。

    楚云蓉放低了声音,“清澜,你的手怎么了?”见她手上包着纱布,楚云蓉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沈清澜无所谓地说道,“点小擦伤,傅衡逸担心感染,所以才包扎的严实了些。”

    楚云蓉还是不放心,想要查看,这时沈老爷子出来了,看见沈清澜,笑着说道,“澜澜,跟衡逸出去旅游回来了?”

    沈清澜眸光轻闪,点点头,“刚回来,爷爷身体还好吗?”

    沈老爷子笑眯眯地点点头,“旅游是不是很累,我看你都瘦了。”

    “其实没瘦,是爷爷你好久没看到我了,所以才感觉瘦了。”沈清澜走到沈老爷子身边,笑眯眯地说道。

    见沈老爷子注意到她手上的纱布,将刚才跟楚云蓉解释的话又说了遍。

    “你啊,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沈老爷子嗔怪道,“晚上我让宋嫂给你做好吃的,给你和衡逸好好补补。”

    沈清澜笑眯眯地点头,扶着老爷子进了屋。

    沈君煜和傅衡逸对视眼,温兮瑶很有眼色地搀着楚云蓉的胳膊,“阿姨,我们先去厨房给清澜准备点好吃的,她这段时间受苦了,是要好好补补。”

    楚云蓉连忙点头,跟着温兮瑶进去了。

    花园里只剩下沈君煜和傅衡逸。

    “这次的绑架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君煜沉声问道。

    “是bK的人,之前我跟bK的人有点恩怨,这次他们也是冲着我来的。”傅衡逸说道,他没有推卸责任的想法。

    沈君煜神色莫辨,幽幽地看着傅衡逸。

    “这次是我疏忽了,但是绝对不会有下次。”

    沈君煜定定地看着他,开口,“这是你说的,希望你能做到。”

    傅衡逸郑重点头,他也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第二次。

    “bK是什么人?”沈君煜问他。

    “bK是国际上个很有名的佣兵团,里面的人实力很强,尤其是首领King,我跟他曾多次交手,去年的次行动,他们的人死了不少,这次就是对那次的报复。”

    “他们实力有多强?要是我花钱雇佣其他人去对付他们呢?”沈君煜开口说道。

    “很多雇佣兵并不愿意惹上bK的人,因为他们心狠手辣,而且做事毫无原则可言,这件事你交给我,我自有打算。”傅衡逸立马打消了他的念头。

    沈君煜没说答应,但是也没反对,跟傅衡逸打听了些关于bK的事情,在楚云蓉叫他们来吃饭之后就进屋了。

    吃完饭,沈清澜陪着老爷子散了会儿步,然后在沈老爷子睡下之后就出去了。

    等沈清澜出去之后,原本已经睡着的沈老爷子才睁开眼睛,他轻轻地叹了声气,沈清澜出事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看着楚云蓉的表情他就明白了几分,只是家里人都希望他不知情,所以他也就当做不知道,这几天他的心都是悬着的,今天见到沈清澜平安归来,他才算是真正地放下了心。

    傅老爷子对这件事才是真的不知情,就在沈清澜被绑架的前两日,傅靖婷正好给老爷子安排去府城疗养,根本不在京城。

    傅衡逸既然回来了,自然要回军区向领导做汇报,所以吃了午饭之后他就离开了。

    “有事情给我打电话,绝对不可以个人独自承担,更不可以跟这次样,什么都不说,知道吗?”离开前,傅衡逸将沈清澜拉到边,低声叮嘱,“King这件事交给我处理,你不能插手,更不能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不然我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沈清澜踮起脚尖,在傅衡逸的唇上亲了口,“傅衡逸,你放心,以后我都不会做任何让你担心的事情。”

    “这几天就让你的那个叫做金恩熙的朋友陪你住几天,你身上的伤总要有人帮你换药。”

    傅衡逸说什么,沈清澜都是点头。

    “傅衡逸,你这次回去不会有事吧?”沈清澜想到傅衡逸擅自离开部队,前来营救她的事情,担忧地问道。

    傅衡逸笑笑,“你真的以为我出来上面不知道?放心吧,这是上面默许的,所以我回去只是写个检查的事情,不要担心。”

    沈清澜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并没完全放心,她目送傅衡逸离开,然后才转身进去。

    “沈清澜,你给我站住。”道女声厉声呵斥道。

    沈清澜脚步微微顿,转身,就看见辆车在她面前停下,车上下来个女人,当看清楚女人的面容的时候,心里顿时了然。

    “沈清澜,你还我健康的女儿。”赵佳卿扑上来,捶打着沈清澜。

    沈清澜没有躲,就连挣扎都不曾有。

    傅衡逸原本已经开出大院了,但是在大院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赵佳卿在登记,见她进去,没有在意,开车走了,只是开了不到两分钟,他忽然想起来这个女人是颜夕的母亲,惊之下赶紧调转车头回来。

    正好看见沈清澜不躲不避任由人打的情形,眼底怒气闪而过,傅衡逸快速下车,将赵佳卿扯开,然后将沈清澜护在身后,“你干什么?”

    赵佳卿死死地瞪着沈清澜,“沈清澜,你个害人精,你还我健康的女儿。”

    她的眼睛红肿,明显是哭了很久。

    傅衡逸皱眉,“这位太太,请你好好说话。”

    “好好说话,沈清澜,你自己说,你配吗?”

    “妈。”颜盛宇赶到,就看见自己的母亲正跟沈清澜和傅衡逸俩人争吵,“妈,这件事我说过了不能全怪沈清澜个人,要不是她,妹妹现在还回不来。”尽管心里也在怨怪着沈清澜,但是颜盛宇还是忍不住帮沈清澜说话。

    “啪。”重重的巴掌甩在颜盛宇的脸上。

    “颜盛宇,你妹妹被人害成这个样子,你竟然帮着她说话,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赵佳卿脸的怒容。

    “喂,我说这位太太,你才是脑子进水了吧,你女儿被绑架,是我们清澜救出来的,现在你不感激就算了,竟然还倒打耙,做人还要脸吗?”温兮瑶在家里迟迟没有见沈清澜进去,又听到外面似乎有争吵的声音,于是便走出来看了眼,见到这情景,瞬间就炸了。

    “要不是她我女儿怎么会被绑架,怎么会……”赵佳卿说不下去了,想到颜夕现在的样子,她的眼泪就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温兮瑶将她掉眼泪,反而不好说什么了,软了语气,“就算是颜夕受伤了,但是起码还活着啊。”

    谁知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触到了赵佳卿心的哪个敏感点,她抬起头,眼神就像是喷出火来,“颜夕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死了。”

    “你这人怎么做人妈妈的,竟然诅咒自己的女儿死。”温兮瑶不可置信地说道,但是心却隐隐感觉到颜夕的情况恐怕不太好。

    “颜夕的事情我很抱歉,对不起。”沈清澜歉意地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沈清澜,躺在里面的人为什么不是你?该遭遇这切的人为什么不是你。”赵佳卿指着沈清澜,愤怒地说道。

    傅衡逸将沈清澜拉到边,看着赵佳卿皱眉,“颜夕的事情不是我们任何人想要看到的,你现在就是指责清澜也于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想办法医治好她,让她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怎么治,你告诉我怎么治,我的女儿才十九岁,就连十九岁的生日都没过,她现在这个样子,你让她后半辈子怎么办?”赵佳卿哭了。

    “我会医治好她,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我都会医治好她。”沈清澜坚定地说道,只是赵佳卿却没有理会她,她的神情悲伤而绝望,就在个小时前,颜夕醒了,看见房间里有陌生人开口就是尖叫,根本不允许赵佳卿和颜盛宇的靠近。

    颜盛宇上前强行将她抱在怀里,颜夕张口就咬了颜盛宇的肩膀,如果不是医生及时赶到制服颜夕,恐怕颜盛宇的肩膀会被颜夕咬下块肉来。

    医生检查之后得出的结论就是颜夕受了巨大的刺激导致了精神失常,而且抗拒任何人的靠近,行为具有攻击性,建议赵佳卿将颜夕送到精神病院。

    当时赵佳卿的天都要塌了,所以等颜夕安静下来以后就来找沈清澜。

    “沈清澜,颜夕将你当做是自己的亲姐姐,对你那么亲近,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会好好照顾颜夕,你就是这么照顾她的吗?她疯了你知道吗?她疯了!她才十九岁!”赵佳卿哭喊着。

    温兮瑶震惊地看着赵佳卿,不敢相信她刚才说的话,颜夕竟然疯了。

    这番动静吸引了楚云蓉,她出来,看见赵佳卿,她不认识赵佳卿,见她哭闹不休的样子,皱眉,神色间,很是不满,“你是谁,在这里闹我女儿做什么?”

    “妈,我们走吧,颜夕现在个人在医院,她需要人照顾。”颜盛宇被赵佳卿打了巴掌,却顾不上疼,对找找激情说道。

    赵佳卿哭得不能自己,被颜盛宇带上车走了。

    “清澜,你没事吧?”楚云蓉问道。

    沈清澜摇摇头,对着傅衡逸说道,“你去吧,我没事的。”

    傅衡逸点点头,“颜夕的事情你不要多想。”

    “知道了,去吧。”

    **

    第二天,沈清澜再次去了医院,病房里只有颜盛宇个人,“颜夕呢?”

    颜盛宇大概是夜没睡,下巴上长出了青青的胡渣,“被带去做检查了,个叫道格斯的人带她去的。”

    “你去休息会儿吧。”沈清澜见他满脸的疲惫,说道,要是以前,听到沈清澜这么关心他,颜盛宇定会非常开心,但是现在他完全高兴不起来,看向沈清澜的眼神很是复杂。

    “昨天我妈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就是时情急,有点口不择言。”

    “我知道。”沈清澜神色淡淡,“你妈妈也没有说错,这件事确实怪我,她怨恨我是应该的。”个女孩子的辈子就这样毁了,赵佳卿就是用刀砍死她,沈清澜也没有二话。

    半个小时后,道格斯就带着颜夕回来了,颜夕跟在道格斯身边,神情木然,眼神空洞,看着就像是个漂亮的芭比娃娃。

    “好孩子,现在是你的睡觉时间,现在躺在床上乖乖地睡觉,知道吗?”道格斯温柔地说道。

    颜夕乖乖照做,等颜夕睡着了,道格斯才示意沈清澜和颜盛宇出去。

    “安,颜夕她有很严重的创伤后遗症,现在我暂时没有把握可以完全治好她,只能以药物辅佐心理治疗使她情绪平静下来,不会轻易攻击人。”道格斯说道。

    “真的没有点办法吗?”颜盛宇问道。

    道格斯看了他眼。

    “这是颜夕的哥哥。”沈清澜说道。

    “办法是有个。”道格斯说道,“但是这个办法很凶险。”

    “什么办法?”颜盛宇听,顿时问道。

    “就是我对她进行深度催眠,让她忘记这件事,她的心理障碍是因为被人……欺辱才留下的,如果她忘记了这件事,那么就不会沉浸在痛苦。”

    沈清澜听就明白了,这个就跟当年心理医生给楚云蓉做催眠暗示是同个道理,“会有什么后果?”

    “这个办法我曾经在别的病人实验过,但是五个病人只有个病人是完全康复的,剩下的多少都会留下点后遗症,最严重的后果就是患者完全变成个白痴,就连吃喝拉撒都要人照顾。”

    颜盛宇后退了步,沈清澜的脸沉了下来,“完全康复的意思是跟之前无异?”

    道格斯点头,又摇头,“可以这么说,但是不完全正确,这个方法可以将她心的痛苦的,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忘记,她会比以前更快乐,但是前提是,你也会被并忘记。”

    道格斯看着沈清澜,“在她的心,那些人抓她是为了抓你,而你在她的心占据很高的位置,我前两次给她做心理治疗的时候,她的口直叫着的大姐姐是你吧?”

    沈清澜眼眸沉,点点头。

    “她对你有很强的依赖性,所以她在遭遇危险的时候才会直念着你。”

    “她如果忘记了我,再见到我的时候还会想起来吗?”

    “按道理是不会的,再见你跟她就是陌生人,甚至她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想起这件事,但是前提是,她没有受到刺激,要是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她或许会想起切,到那个时候,她的病要是复发,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颜盛宇定定地看着道格斯,“你有多大的把握?”

    “四成,要是有伊登配合的话,起码成。”道格斯说道,毕竟伊登在催眠这方面也是个专家。

    “那她会忘记家人吗?”颜盛宇问道,如果颜夕连家人都忘记了,颜盛宇无法想象她的生命还剩什么。

    “如果在她的记忆,家人是个温暖的词,她会记住部分。”道格斯说道。

    部分,也就是说还是会为忘记些。

    颜盛宇往病房里看了眼安静睡着的颜夕,“谢谢你医生,请让我想想。”

    沈清澜在赵佳卿来之前就离开了,她跟道格斯走在路上,“道格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

    道格斯摇头,“抱歉,安。”

    沈清澜沉默,她也知道这应该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题外话------

    既然背后的人出手了,不可能什么也不做对不对?所以颜夕的遭遇也算是种必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