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4.找到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巴特皱眉,有些不耐烦,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现在最想做的件事就是将眼前的这个小妖精拆吃入腹,“怎么了?”

    “巴特先生,我先去换件衣服。”

    “不用换了,都是要脱的。”

    金恩熙的手撑在巴特的胸膛上,手指在上面轻轻地画着圈,“人家好不容易能跟自己的男神在起,想玩点不样的情趣嘛,你就满足下人家嘛。”她微微嘟着嘴,撒娇。

    巴特的心瞬间就化了,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下,“好,快去快回。”

    金恩熙妖娆笑,伸手捏了捏他胸前的小红豆,“等我,我马上回来。”

    说着,拿着包包走出去,巴特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嘴角挂着笑。

    “啪。”灯忽然灭了,巴特腾地下从床上坐起来,手下意识地要去拿放在床头抽屉里的东西,金恩熙的声音就从黑暗传来过来,“巴特先生,是我关的灯,我现在进来了哦。”

    巴特闻言,放下手,暗叹自己是太多心了,笑了笑,躺好。

    卧室的门打开,道女人的身影出现在巴特面前,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在房间,“巴特先生,我新换的香水,喜欢吗?”

    巴特的眼神迷离,点点头,“喜欢,快过来我的宝贝儿。”

    女人的身影靠近,在巴特的身边坐下,巴特迫不及待地抱住她,张嘴就亲了下去,女人抱住巴特的脖子,俩人瞬间滚作团,房间里很快响起了女人的"shen  yin"声和男人的粗喘声。

    金恩熙靠在卧室的门上,耳边听着房间里暧昧的声音,嘴角轻勾,资料上说这个巴特极其喜欢女色,看见长得漂亮的女人将人带回去,就连金恩熙自己也没有想到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

    等里面的事情结束了,床上的女人出来,金恩熙从包里拿出叠钱,女人拿着钱就走了,根本就不知道刚才跟自己做那件事的人是谁,金恩熙快速地进入浴室,将身体打湿,然后换了件睡衣,她开了地灯,房间里有弱弱的光,她躺在被子上,用手撑着头,侧头看着巴特,“巴特先生,你睡了吗?”

    巴特脸的餍足,眯着眼,将金恩熙在他胸膛上作乱的手拿下来,“小妖精,刚刚还没满足你,要不再来次?”说着就要翻身。

    金恩熙娇嗔笑,看着他依旧迷蒙的眼神,眼眸轻闪,“你坏死了,人家不过是想跟你说说话,你却……你刚才差点将人家的腰都弄断了。”

    这对男人来说绝对是最好的夸赞,巴特高兴得笑起来,“小妖精,你也不赖。”他睡过无数个女人,但是今晚上的这个味道绝对是令他印象深刻的,让他忍不住想将这个女人带回去。

    “巴特先生,你说以后我们还可以见面吗?”

    “小妖精,舍不得我?”

    “您知道干嘛还要说出来啊。”金恩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眼睛里闪过道恶寒,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好想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在另端监听的安德烈等人也齐齐打了个冷战,这语气,太嗲了。

    巴特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小妖精,我也舍不得你,愿不愿意跟我去我家里住几天?”

    金恩熙眼睛亮,面上闪过抹犹豫,“我去合适吗?”

    巴特本来只是随口说,但是金恩熙这么问,他反倒是认真了,点点头,“你是我的女人,去我家里有什么不合适的,明天就跟我回家。”

    金恩熙的手在巴特的脸上轻轻地摸着,她的手腕上喷了点香水,香水味很淡,很好闻,巴特闻着,眼神越发迷离,金恩熙见状,眼神眼底闪过丝精光,犹豫着说道,“可是我听说你家里现在有客人。”

    “客人住在南区,不影响我们。”巴特已经快要睡着了,迷糊间说了句。

    金恩熙嘴角轻勾,在耳坠上轻轻敲击了几下,三长短。

    她看着已经睡着的巴特,不得不佩服伊登给的这种药,没想到跟特制的香水搭配起来,竟然连巴特这种意志坚定的人都着了道,可见这个药的厉害,改天定要向伊登多拿些,简直太棒了。

    “巴特先生,巴特。”金恩熙趴在巴特的耳边,轻轻叫了几声,巴特没有丝毫反应,看来是真的已经睡着了。

    金恩熙从床上起来,走到客厅里躺在了沙发上,她可不愿意跟这个男人睡在张床上。

    安德烈关了监听设备,“大致位置已经知道了,在南区。”

    南区虽然名字叫南区,但是却在mD的北方,隶属于uFt的范围,但uFt的影响力在那里并不大,bK选择停留在那里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恩熙明天会跟着巴特回去,等她回来我们再决定。”

    “可是,她个人去那里会不会太危险?”孟良说道,虽然跟安德烈他们不熟,也许以后也成为不了朋友,但是起码现在,他们是朋友。

    “恩熙不会有事的,要是这点事就难到她了,那么她就不是金恩熙了。”茜丝莉不在意地说到,从魔鬼基地出来的人,如果连这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那么他们早就死了无数次了。

    孟良闻言,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巴特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并没有人,他睁开眼睛,刚坐起来就看见金恩熙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看样子是刚刚化完妆。

    “亲爱的巴特,你醒了。”金恩熙眼睛亮,走到巴特的身边。

    “宝贝儿早。”

    “我叫了早餐,你要起吃吗?”金恩熙问道,眼神带着期待。

    巴特点点头,起身走进浴室洗漱,跟金恩熙吃完早餐,巴特果然带着金恩熙回了基地,这不是巴特第次带女人回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

    只是昨晚搭讪金恩熙的男人看见金恩熙眼神变了变。

    “班森,昨晚基地里没有事情吧?”巴特问道。

    被称作班森的男人回到,“昨晚King来找过您,但是您不在,他就走了,没有交代找您是为了什么。”

    巴特点点头,“下午我去找他。”说完就带着金恩熙走了,金恩熙跟在巴特的身边,边走,边用余光小心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uFt的基地里守卫十分森严。

    巴特将她带到个房间里,“你先住在这里,不要在这里乱走,不然出了事就不好玩儿了知道吗?”

    金恩熙乖巧地点点头,巴特很是满意,“我现在还有事,你个人待在这里,房间里有电视和电脑,你自己玩儿,下午带你出去玩儿。”

    “好的,您忙去吧,我不会出去的。”金恩熙说道。

    巴特满意笑,走了出去。

    金恩熙没有跟安德烈他们联系,因为她不确定这个房间是否是安全的,她就像是个普通的小女人样,将这个房间打量了圈,然后就躺在床上看电视了。

    而金恩熙的直觉也没错,这个房间里确实不安全,不仅有监控,还有监听设备,但凡她有点异动,现在迎接她的就是拿着武器的人了。

    巴特见金恩熙切表现正常,还是不放心,看向班森,“让你调查的你查的怎么样了?”

    “没有问题,她就是西河区家小公司的职员,是个孤儿,经常流连在酒吧夜店。”

    巴特闻言,彻底放了心,昨晚带着金恩熙离开酒吧之后就让班森去调查了金恩熙的情况,只是巴特万万没想到金恩熙是有备而来,早已做好了个假身份,根本不怕他的调查,而且去调查的人也很是敷衍,根本没有深入。

    午有人给金恩熙送了午餐,看着丰盛的午餐,金恩熙挑眉,坐下来吃的心安理得。

    下午两点,巴特才出现,金恩熙看到他,眼睛就是亮,“亲爱的,你来了。”

    “是不是等很久了?”

    金恩熙摇摇头,“也没有很久,我个人在这里看看电视睡睡觉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就是有点想你了。”她副小女人的姿态。

    巴特很是受用,手放在金恩熙的腰上,“走,我带你出去玩玩。”

    上了车,金恩熙趁着巴特不注意的时候轻轻摸了摸耳朵上的挂坠,等看到车子开去的方向是南区的时候,金恩熙立刻就知道了巴特要带她去的地方肯定就是bK现在所在的地方。

    没想到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她还以为想要知道bK的所在地还需要花费番功夫呢,而她在巴特的身边肯定是待不了很久的,最多今晚,她就会走,毕竟在uFt的基地里,她可找不到第二个女人来代替自己跟巴特上床。

    金恩熙看到车子开进个庄园,没想到King现在这么会享受,竟然会在将临时驻扎地建在这里。

    “巴特。”King的身影出现在客厅,看着King走进,她微微侧身,让巴特挡住了她的半张脸。

    “King。”巴特与King拥抱了下,King的视线落在金恩熙的身上,“这位是?”

    巴特将金恩熙抱在怀,“这是我的新欢雪莉。”

    King打量着金恩熙,眉头轻皱,“这位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金恩熙心里个咯噔,暗道不好,但是面上去却看不出丝毫,她疑惑地看向King,“这位先生以前见过我?为什么我没有点印象,我是第次来到这里啊。”

    King笑笑,“可能是我记错了。”他也只是觉得有点面熟,所以随口问,倒是没有将金恩熙放在心上。

    巴特跟King是来谈事情的,俩人在客厅里说了几句,就上楼去了书房,上去之前,巴特不忘跟金恩熙叮嘱,“宝贝儿,你先在这里等我,我跟King有些事情要谈。”

    “好。”

    “在这里你不能随意走动知道吗?”

    “放心吧,亲爱的,我不会乱走的,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等巴特跟King上去了,开始金恩熙还安安分分的坐在这里等着,十分钟后,她就坐不住了。

    她站起来,想要出去,但是站在门口的黑衣人却不让她出去,金恩熙的脸上摆出副可怜兮兮的表情,“两位大哥,我坐在客厅里有点闷,刚才看到花园里的花开的很好,我能不能去花园里看看花,我保证除了花园哪里也不去。”

    两个黑衣人对视了眼,知道她是巴特先生带来的人,也是庄园的客人,而且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于是就放了行。

    金恩熙走在花园,时不时弯腰低头嗅嗅花香,但是眼角余光却直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这座庄园只有间这栋建筑,四周也没有高大的树木,花园里都是些矮丛的灌木和些诸如玫瑰月季之类的花卉,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制高点。

    她在花园里随意地走着,手里拿着束刚刚摘的鲜花,脑已经有了这座庄园的大致地形图。

    庄园四周布满监控,全方位无死角地监视着庄园的每个角落。

    不等巴特他们出来,她就已经回到了客厅,等从这里离开,她就可以回去了。

    巴特和King下来的时候金恩熙还坐在客厅里,手里拿着束玫瑰,看着她手里的花,巴特问道,“哪里来的花?”

    “我刚刚见花园里的花开的很好,所以就去折了几支,King先生不会介意的吧?”

    King微微笑,“当然不介意,雪莉小姐要是喜欢,可以多采几支回去。”

    “够了,谢谢King先生。”她看向巴特,“亲爱的,我们可以走了吗?你说要带我去商场的。”

    “可以了,我们现在就走。”

    巴特等人刚刚离开,个黑衣服的东方男人就走了进来,步履匆匆,“King,出事了。”

    King脸色沉,“怎么回事?”

    事情还要从半个小时前说起,在关了沈清澜六天时候,安娜终于忍不住,不顾King的命令,将沈清澜从小黑屋带了出来。

    虽然被关了六天,但是沈清澜的精神状态却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比起之前还要更好些,而且身上的伤口有些已经恢复了。

    没有看到想看的场景,安娜很不满,要将沈清澜带到刑讯室好好折磨番,只是刚靠近沈清澜,就被沈清澜制住了,沈清澜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枚钉子,此刻正抵在安娜的脖子的颈动脉上,只要她个用力,安娜就可以直接去见上帝了。

    “带我去找我的朋友。”沈清澜冲着拿着武器包围她的人说道。

    安娜想要反抗,沈清澜个用力,安娜发出声惨叫,双臂无力地垂落,她的手臂被沈清澜生生折断了。

    “再反抗,下次断掉的就是你的脖子。”

    “你就算杀了我你也见不到你的朋友。”安娜狠狠地说道。

    沈清澜握着钉子的手微微用力就刺破了安娜的皮肤,“再说废话你就去见上帝吧。”

    安娜脸色变,他们是亡命之徒没错,但是越是亡命之徒越是怕死,她朝着那些人说道,“还不让开。”

    众人让开条道理,只是没走几步,就撞见了当初的那个东方男人,男人皱眉,“沈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

    “带我去找我的朋友,不然我就杀了她。”沈清澜冷冷地说道。

    东方男人耸耸肩,“沈小姐,你这个绝对不是个英明的决定,你就算是见到了你的朋友,你也离不开这里。”

    “废话少说,不想她死的,你就带路。”

    谁知东方男人并没有让路,“沈小姐,你杀吧。”

    安娜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东方男人,“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男人看着安娜的视线冰冷,“我当然知道,安娜,不清楚的人是你,你忘了King说的是吗?”

    安娜脸色变,她自然没忘,要不是King说过,不能让沈清澜死,恐怕刚才她早就q崩了她了。

    “既然你的同伴都不在乎你的性命了,那么你就去死吧。”沈清澜神色狠,就要将钉子扎进安娜的脖子里。

    “等等。”东方男人开口,安娜松了口气,方才她能感觉到沈清澜是真的敢杀了她。

    “砰。”声q响,安娜身子僵,然后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口的方向,那里,King手里正握着把q,冒着白烟,King看着她的目光冰冷凉薄,不带丝感情。

    血从她的心脏里缓缓流出来,沈清澜将手放开,安娜就滑到了地上,沈清澜鼓掌,“好,不愧是King,下手够狠,连自己人都杀。”

    在场的人脸色微变,King的手段向狠,但是现在却连自己人都杀,他们的心里涌起了股恐惧。

    King收了q,视线众人的脸上看了眼,缓缓笑,“沈小姐,对于不遵从我命令的人我向都是不手软的,她咎由自取而已。沈小姐就不要在这里挑拨了,而且我这人不喜欢被威胁,现在没有了筹码,沈小姐打算如何?”

    沈清澜神色清冷,看都没看地上的安娜,“你想如何?”

    “沈小姐,我想请你去个地方,走吧。”

    沈清澜眸光轻闪,没有说什么,跟在King的身后,她没有试图动手攻击King,现在动手,她没有必胜的把握。

    **

    国外某庄园,“准备好了就出发吧。”艾伦从楼下下来,见众人已经准备齐全,开口说道。

    女人从外面进来,看见这幕,眼睛微眯,“艾伦,你打算做什么?去救沈清澜?”

    艾伦看女人,原本就冷的神情更加冷了,“我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女人闻言,脸色也沉了下来,“艾伦,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他是被沈清澜的父亲杀死的,你现在要去救沈清澜,你是疯了吗?”

    “我向是个疯子,你第天知道?我父亲的仇我会报,但是沈清澜绝对不能死。”

    “不行,你不能去救沈清澜。你要是想去救她,除非我死。”

    “你以为我不敢?”艾伦从腰间掏出手q,对准女人,女人丝毫不在意,定定地看着艾伦,她料定了艾伦不会拿她怎么样。

    艾伦残忍笑,在女人的目光缓缓扣动了扳机。

    “永远别想对我的事情指手画脚,这次只是给你的个警告。”经过女人身边的时候,艾伦停下脚步,说了句。

    女人捂着正在流血的肩膀,脸色苍白,她看着艾伦离开的背影,眼神阴狠,拿出手机将电话打给了King。

    **

    金恩熙跟巴特离开以后,巴特带着她去了附近的商场。

    “亲爱的,这件衣服怎么样?”金恩熙手里拿着件衣服,笑意盈盈地问道。

    巴特看了眼,点点头,“很漂亮。”

    “那我去试试?”

    巴特没有说不,金恩熙拿着衣服走进试衣间,只是巴特等了很久都没有见金恩熙出来,他走到试衣间门口,敲了敲门,“宝贝儿,换好了吗?”

    里面没有人回答,巴特眼神变,脚踹开试衣间的门,里面除了被扔在地上的衣服,哪里还有人,他神情恼怒,冲着等在外面的手下吼了声,“给我找,必须将这个该死的女人给我找出来。”

    门外的属下齐齐应了声,开始在偌大的商场里搜寻金恩熙的人影。

    商场二楼的个卫生间,金恩熙身上穿着身休闲服,背着个双肩包,黑色的齐耳短发,耳朵上夸张的耳坠已经被取了下来,脸上带着副墨镜,站在围栏边静静地看着楼上楼下找人的黑衣人,嘴角轻勾。

    个黑衣人从不远处走了,只是匆匆扫了她眼就从她的身边过去了,金恩熙能清楚地看到巴特脸上恼怒的神情,笑了笑,淡定地从商场离开。

    商场外面,已经有辆车等着她,金恩熙上车,摊在后座上,感叹了句,“总算是摆脱了那个老男人了,真是累死老娘了。”说完才发现开车的是孟良。

    “哎哟,小帅哥,怎么是你来接我?”

    孟良从后视镜里看了她眼,“因为只有我有空。”

    金恩熙笑眯眯,“怎么样,看着我将巴特耍的团团转,是不是对我特别崇拜?”

    孟良点点头,他确实对金恩熙的本事刮目相看。

    “你们以前是做什么的?”孟良好奇地问道。

    金恩熙竖起根手指,轻轻摇了摇,“小朋友好奇心不要那么重,你们Z国有句话,好奇心杀死猫知道吗?”

    孟良就是那么随口问,见她不肯说,也就不再问了。

    跟众人汇合,金恩熙直接拿出了纸跟笔,在纸上画了起来,不会儿,幅地图就在纸上成型。

    “这里就是bK的驻扎地,我今天观察了下,里面的人不多,但是装备很精良,庄园里每个角落都有监控,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入那里很有难度。”金恩熙收了脸上的漫不经心,正色道。

    “恩熙,这些废话不要说,赶紧说重点。”茜丝莉打断她。

    金恩熙嘿嘿笑,“不要急,重点马上来了,我今天在进去的时候,在他们的花园里扔了几个信号干扰器,到时候我会在外面对他们进行信号干扰,你们进去救人,但是只有三分钟的时间,然后就要十五分钟后干扰器才能再次启用,你们的时间很紧。”

    “三分钟足够了。”傅衡逸说道,三分钟时间潜入,然后进入庄园的别墅,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够了。

    “今天的时间太短,我没有查到清澜的位置,所以进入庄园之后还是要靠你。”金恩熙看着傅衡逸,“我的信号干扰器干扰强烈,所以也会对你的定位信号进行干扰,减弱幅度。”

    傅衡逸点点头,幅度减弱没有关系,只要还能感应到就成。

    门口传来阵敲门声,是莱恩,“我可以进来吗?”

    “请进。”伊登开口。

    莱恩进来,见到众人都在,“我今天刚刚拿到了批新货,质量很不错,你们救人的时候可以带上些,另外我会在你们救人的时候想办法将King引开。”

    “莱恩,谢谢你,你的帮助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伊登说道。

    “我莱恩是个有恩必报的人,你救过我的命,只是点小帮助我还是可以提供的,正好前段时间King想要找我合作,我没有回复他,我今天就会被给他回复,晚上尽量将他约出来。”

    莱恩挥挥手,身后有人进来,手里抬着几个箱子,将箱子放在桌子山就走了出去,傅衡逸将箱子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挑眉,这是最新型号的武器,威力巨大,就连他们部队现在也没有拿到,没想到Ka竟然率先拿到了,难怪mD的军方要跟Ka合作,这手段,就是些道上的人都没有办法跟他比。

    “这批东西目前还没有办法量产,我的手里也只有这点,你们先拿去用,等你们行动开始之后,我会在外面支援你们。”

    “莱恩,这次的事情我就不说谢谢了。”安德烈拍拍胸膛,“以后你要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莱恩笑笑,他会这么帮忙完全就是看在伊登的面子上,因为三年前,伊登不仅救了自己,他还救下了自己唯的儿子。

    莱恩离开之后就给King打了电话,答应考虑他们合作的事情,但是具体细节需要见面谈,King这次会来全三角,想要的就是今天莱恩给傅衡逸他们的那批东西,见莱恩有了合作的意思,自然答应见面谈,时间可以由莱恩定,地点则是King来说。

    “已经跟King商量好了,晚上七点在北区高丽街凯瑟酒店见面,你们抓紧时间救人。”

    伊登几人点点头。

    晚上六点,夜幕刚刚降临,从Ka的基地开出去了几辆吉普车。

    车子在距离bK驻扎的庄园还有几百米的地方停下,“钱飞,你留下来接应。”傅衡逸说道。

    “队长,还是让我也去吧。”

    “这是命令。”傅衡逸淡淡地说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钱飞顿时就闭嘴了,“是,队长。”

    傅衡逸等人靠近庄园,傅衡逸手上的腕表忽然震动了下,“清澜果然在这个庄园里,但是我无法感应到她的具体位置,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他看着金恩熙问道。

    金恩熙将傅衡逸的手抬起来,看了眼表面,“在九点钟方向,这个时针震动的方向就是清澜所在的方位,你越靠近她,震动的频率越频繁。”

    孟良和穆连城的目光都落在傅衡逸的腕表上,尤其是孟良,眼睛里都在发光。

    “我要开始了,你们准备。”金恩熙说了句,茜丝莉和安德烈的面孔认识的人太多了,所以他们适当做了点变装,起码让人眼认不出来。

    金恩熙的手上拿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等下我会想办法侵入他们的监控系统,估计过程需要十分钟,你们潜入别墅后小心隐藏自己,等入侵成功我会给你们指明安全的路线。”这是以前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最常用的方式,茜丝莉和安德烈早已习惯,这话是说给傅衡逸他们听的。

    孟良的眼睛看着金恩熙的手指,看着那灵活的指尖在键盘上翻飞,茜丝莉从车后座拿出几个类似于蓝牙的装备递给傅衡逸三人。

    “将这个戴上,方便联系。”

    孟良接过,学着他们的样子将耳机戴在耳朵上,耳机里立刻传来了他们几个的说话声。

    “好了,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金恩熙打了个响指,说了句。

    几人脸色肃,彼此对视眼,朝着庄园外的围墙冲去,围墙很高,但是几人的手里的都拿着鹰爪,轻轻甩,就勾住了围墙,很快,几人就已经落在了围墙里面,这里是金恩熙白天观察过的,整个庄园里唯可以隐藏身形的地方,虽然没有高大的树木,但是这里有几棵繁茂的灌木。

    腕表带着微弱的荧光,即便在黑暗也能看清楚,傅衡逸辨认了下方向,指着个方向,“我和穆连城几个去那里,你们去另个方向。”

    安德烈点点头,六人分成两队单独行动,等靠近别墅的时候,六人瞬间分成六个方向,进入别墅。

    金恩熙下午的时候虽然只是大致观察了眼这座别墅,但是常年以来养成的习惯在这眼的观察已经足够,她已经看到了几处守卫相对比较薄弱的地方,而傅衡逸他们进去的就是这几个地方。

    “三分钟时间已经到了,你们注意安全。”金恩熙说了句,然后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敲击,她要入侵他们的监控系统。

    **

    沈清澜被King带到了间刑讯室里,她没有看见颜夕,“颜夕在哪里?”她定定地看着King。

    King微笑,“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你的朋友我自然会好好招呼她的。”想起那个女人的叮嘱,King眼神微闪,最毒妇人心这话是点也没有说错,那个女孩这辈子怕是毁了,但是King的心没有丝毫的内疚,他根本就不是个会心软的人,只是有点可惜而已,毕竟颜夕长得很可爱。

    沈清澜没有看到King眼底闪而过的可惜,房间并不是相互连通的,她所在的这个房间里只有些刑讯工具,与前几天她刚进来的那间房间很相似。

    “好好招呼这位傅太太。”King说了句,然后就离开了。

    东方男人挥手,两个黑衣男人先上前,但是却被沈清澜动手放倒在地上,东方男人也不恼,只是说了句,“沈小姐,你要是不想让你的朋友受伤的话,最好不要反抗,不然……”

    沈清澜眼神微变,定定地看着东方男人,眼含杀意,东方男人微微笑,“沈小姐,请吧。”

    沈清澜收回目光,在十字架前站好,任由他们将她的手脚束缚着住,个黑衣男人站在她的对面,手里拿着根鞭子,残忍笑。

    皮鞭打在皮肉上的声音让东方男人享受地闭上了眼睛,“沈小姐,只要你开口求饶,我立刻让人停下。”

    沈清澜没有说话,紧紧地咬着唇。

    东方男人看着她再次被血迹浸透的衣服,无趣地摇摇头,“女人还是要适当的柔软些才好,像沈小姐这样的脾气可是不得男人的喜欢。”

    拍拍手,挥鞭子的黑衣男人停手,“将沈小姐放下来,我们带沈小姐去看场好戏。”东方男人笑眯眯地说道,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沈清澜心里涌起种不好的预感。

    被两个男人制住,沈清澜随着东方男人来到间房间,房间的门紧闭,从房间里传出阵阵撕心裂肺的喊叫,那是颜夕的声音。

    沈清澜的脸色铁青,颗心直接跌到了谷底。

    东方男人将房间墙上的个小窗口打开,眼就可以看见房间内的景象,“沈小姐,你的朋友现在就在里面,享受着我们的服务,你想不想看眼。”

    ------题外话------

    明天澜澜就会跟傅爷坦白身份了,你们激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