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寻找(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小黑屋外,脸上有着伤疤的女人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神情恼怒,“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怪物,已经进去六天了竟然还没有丝毫的异样。”

    东方男人的眼睛里倒是有些欣赏,别说,沈清澜的意志力在他见过的女人绝对算是顶尖的,当初身边的这位被关进小黑屋的时候,撑到第五天就受不了了,现在看沈清澜的状态,就是再关几天,她的精神状态依旧不会有问题。

    而这些人不知道的是,沈清澜十三岁的时候,因为做错事被艾伦惩罚,关进小黑屋里,直到半个月后才被放出来,这还是艾伦主动放的,而不是因为沈清澜精神崩溃。

    沈清澜将能想的事情都想了遍,脑海渐渐成了片空白,她再次闭上了眼睛,她有些困了。

    “现在怎么办,难道就直关着她?我看着这法子对她根本没有用啊。”女人烦躁地走来走去。

    “呵呵,不愧是傅衡逸的女人,不错,不错。”King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看着屏幕,眼神赞赏。

    东方男人见到King,恭敬地喊了声“老大。”

    女人收了脸上的烦躁之色,安静地站在边不说话了。

    “继续关着她,我倒是想知道她可以撑多久,能不能给我个惊喜。”King说了句,走了出去。

    “是。”东方男人应了声。

    King在走出去之前,看了眼站在角落里降低存在感的男女人,“安娜,你跟我出来。”

    安娜脸色微变,“是。”跟在King的身后走了。

    **

    Z国尖刀特种部队基地,傅衡逸依旧等在领导办公室门口,等着里面的人做决定。

    “傅衡逸,你进来。”领导开口。

    傅衡逸走进办公室,领导的脸色并不好看,他定定地看着傅衡逸,“傅衡逸,你如果要去救人,那么这次的行动就是次个人的行为,你不能带任何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甚至连武器我们都不会给你提供,切都要你自己准备,万你被抓了,不能说出任何有关我们国家的机密,你也没有后援,这样,你接受吗?”

    傅衡逸敬了个军礼,“谢谢领导。”

    领导拍拍他的肩,叹了口气,“衡逸,注意安全,活着回来。”

    “是。”

    傅衡逸刚走出领导办公室,就看见了穆连城几人。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傅衡逸沉着脸。

    穆连城说道,“队长,我们已经知道嫂子的事情了,我们跟你块儿去救人。”

    “这件事不需要你们,你们这叫擅离职守,现在赶紧滚回京城军区去。”

    穆连城没走,“队长,嫂子是因为我们才成为了bK的目标,你个人去实在太危险了,让孟良回去,我跟你去。”

    “不,我也要去。”孟良开口。

    傅衡逸的目光在他们年轻的脸上划过,放软了眼神,“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但是这次行动是我个人的行为,你们没有必要参与进来。”

    “队长,我们知道这次行动意味着什么,我们是军人,但是我们也是你的兄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个人冒险,而且多个人就多分希望。”穆连城说的很认真。

    “是啊,队长,带上我们吧,你现在不带上我们,最后我们还是会自己去的。”到时候就不是擅离职守这么简单了。

    傅衡逸看着眼前的兄弟,最终还是在他们殷切的目光点点头。

    张卫被穆连城留在了京城军区,跟着傅衡逸起的只有穆连城、孟良和钱飞。

    走出基地之前,几人将身上所有的跟身份有关的东西都放在了基地里,站在基地的大门口,几人深深地看了眼这个基地眼,这去,或许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

    韩奕接到傅衡逸的电话之后就直接赶往了新罗市,在傅衡逸说的那家医院找到了刚刚洗完胃被送进病房的于晓萱。

    于晓萱现在昏迷,守着于晓萱的是茜丝莉,见韩奕来了,就离开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韩奕亲眼看见于晓萱,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是彻底落在了地上,他握着于晓萱的手,将脸埋在她的掌心里。

    于晓萱,幸好你还活着。

    韩奕不知道自己看到吴倩的尸体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绪,那刻,他仿佛看到了躺在血泊里的是于晓萱。

    他不敢相信,如果那真的是于晓萱,他该怎么办。

    “晓萱,你定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你。”韩奕轻声开口,眼睛眨不眨地看着于晓萱。

    于晓萱醒来已经是个小时之后了,她睁开眼睛看见韩奕,立刻拉住了韩奕的手,“快去救清澜,她被带走了,还有颜夕,他们被带走了。”

    沈清澜和颜夕被带走的时候,于晓萱还残留着丝意识。

    韩奕脸色微变,“被谁带走了?”

    “三个男人,个东方面孔,两个西方面孔。他们说的不是英语,我不知道他们将清澜和颜夕带去哪里,但是他们想要的不是钱。”刚刚洗了胃,于晓萱的身体很虚弱,说话也有气无力的。

    “你先别着急,好好休息,我立刻联系衡逸,他肯定有办法救他们。”韩奕安慰她,在于晓萱催促的目光下拨通了傅衡逸的号码。但是却显示不在服务区,韩奕只好给沈君煜打了电话。

    沈君煜正在跟温兮瑶吃午饭,听到这话,脸色大变,“你说什么,澜澜被绑走了?”

    温兮瑶闻言,放下刀叉,看着沈君煜,沈君煜继续听着电话那端的韩奕说着话,脸上已经是片冷沉,挂了电话。

    “兮瑶,澜澜出事了,不能陪你吃饭了,改天吧。”

    温兮瑶站起来,“等等我,我跟你起去。”

    沈君煜点点头,俩人匆匆走出餐厅,沈君煜带着温兮瑶直奔沈家,路上给沈谦打了电话,这件事沈谦已经知道了,正在联系上级领导商议救援对策,这是他的女儿,唯的女儿,他无法不管。

    家里的楚云蓉和沈老爷子还不知道,就连傅老爷子也被蒙在鼓里。老人家年纪大了,不能受刺激。

    “君煜,你现在先回家安抚住两位老爷子,不能让他们知道,衡逸已经出发去救人了,务必瞒住家里人。”沈谦叮嘱。

    沈君煜脸色冷得可怕,温兮瑶怕他出事,不让他开车,回到家,沈老爷子正在午睡,看来是还不知道这件事,楚云蓉正在浇花,看见温兮瑶很高兴,“兮瑶,你怎么来了?”

    温兮瑶笑着说道,“阿姨,我下午公司没事就想要找你喝茶,正好碰上君煜,就起过来了。”

    “喝茶好啊,你想喝什么茶,阿姨给你泡,前两天清澜刚刚拿了两罐好茶回来,你尝尝。”

    “好啊。”温兮瑶上前搀着楚云蓉的胳膊,然后给沈君煜使了个眼色。

    沈君煜开口,“妈,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晚上可能不回来吃饭,让兮瑶陪你们吃吧。”

    楚云蓉白了沈君煜眼,“兮瑶难得来次,你就连陪我们吃顿饭的功夫都没有,真的有这么忙吗?”

    “阿姨,君煜今天是真的有事情,有我陪你还不好啊。”温兮瑶赶紧截住楚云蓉的话。

    “好,哪里有不好的,你愿意来陪我,我高兴还不来不及呢。今晚我让宋嫂给你做你喜欢吃的四喜丸子。”楚云蓉拍着温兮瑶的手,很是高兴。

    沈君煜见楚云蓉被带走了,直接走了,他要去找傅衡逸,但是打傅衡逸的电话依旧没有打通,想起韩奕说的沈清澜是被人从新罗市带走的,连忙赶到机场去买了张最近的飞往新罗市的飞机票。

    傅衡逸从基地出来以后就跟安德烈他们汇合了,不知道安德烈从哪里弄来架直升飞机,几人上了直升机。

    “队长,他们是谁?”穆连城看着安德烈和金恩熙,眼神里有着打量。

    “我们是清澜的朋友,是跟你们起去救清澜的,我们对全三角那块比你们熟,有我们在,找人会方便很多。”金恩熙解释。

    尽管心有很多疑问,但是穆连城什么也没说,既然傅衡逸选择相信他们,他自然也是相信他们的。

    忽然,傅衡逸的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他拿起看了眼,脸色瞬间就变了,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意,直升机上的几个人看向他。

    “再快点。”傅衡逸朝着驾驶舱的驾驶员吼了声。

    金恩熙夺过傅衡逸的手机看了眼,颗心沉到了谷底,手机屏幕上是张沈清澜的照片,浑身是血。

    金恩熙双手紧握成拳,她死死瞪着手机屏幕上的沈清澜,身子轻轻颤抖着,那是被气的。

    安德烈拍拍她的肩,示意她冷静下来。

    穆连城他们也已经看到了这张照片,众人的脸色很冷。

    直升机在新罗市停了下来,伊登和茜丝莉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穆连城不认识茜丝莉,但是孟良是知道的,看见国际名模出现在这里,那眼的惊讶和震惊就不用说了。尤其是看见茜丝莉从车子的后备箱拿出各种各样的武器递给他们的时候,不要说孟良,就连穆连城看着几人的眼神都很诡异。

    他知道这几个人是沈清澜的朋友,但是这帮人不仅能拿出世界顶尖的武器,还能熟练使用是什么鬼?

    傅衡逸将伊登递给他的q拿在手里查看了下,竟然是沙漠之鹰,眉头微挑,茜丝莉看了他眼,吹了声口哨,“帅哥,我知道我很美,但是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是有男人的。”

    本来只是句玩笑话,但是在场的人都没有任何玩笑的心情,茜丝莉疑惑地看向金恩熙。

    金恩熙将照片给茜丝莉看了眼,茜丝莉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这帮杂碎,老娘灭了他们。”

    伊登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眼神漆黑片。

    虽然说了这只是次个人的行为,但在过边境的时候上面依旧睁只眼闭只眼,全当没有看见那架直升机,傅衡逸几人就这么顺利地离开了Z国。

    到达全三角,直升机降落在个平台上,傅衡逸他们下了直升机,就看见个黑人正等在那里,正疑惑间,却见伊登上前,与来人拥抱了下。

    “这些是我的朋友,这位是我的朋友莱恩。莱恩是Ka的首领。”

    Ka是全三角的个武装势力,实力在全三角错综复杂的关系里足可以排得上前五,主营武器走私,跟mD军方的关系也很密切。

    在全三角,没有完全意义上的黑与白,各方势力交错,是敌是友瞬息万变,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在全三角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伊登会跟莱恩认识也是源自三年前的巧合。

    三年前是Ka内部最动乱的年,当时老首领被敌对势力的人灭了,死在大街上,连尸体都没有人收。新首领又没有诞生,众人纷纷盯上了那块肥肉,原本团结的Ka内部瞬间分裂成了好几个小团体,莱恩领导的就是其个。

    为了登上首领的宝座,各种暗杀源源不断,防不胜防,莱恩小心翼翼防备着帮里的人,最终却栽在了枕边人的手里,虽然没死,但是也受了重伤,被人追杀。

    伊登当时恰好受人之托来这里救个人,回来的路上就遇到了频临死亡的莱恩,随手救了他,结果就结下了缘分。

    莱恩伤好之后,独自见了曾与Ka有利益关系的mD军方将领,与他们达成了协议,在他们的暗助下统了Ka,并且在三年的时间将其发展壮大。

    莱恩脸上挂着亲和的笑与众人打着招呼,茜丝莉他们倒是没有任何不适,本来她们就是道上的人。

    茜丝莉戏谑地看向傅衡逸。

    傅衡逸无视茜丝莉看好戏的目光,与莱恩握手,打着招呼,明明心里此刻着急很,但是从傅衡逸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着急的情绪,只有穆连城几个熟悉他的人,才能从他偶尔轻皱的眉头看出二。

    跟随莱恩回到他们的地方,伊登才说明了此次的来意。

    “伊登,你的事情我是肯定会帮你的,但是最近我并没有收到任何King在全三角的消息,这样,你给我点时间,我去确认下。”

    “这件事麻烦你了莱恩,但是安是我非常重要的伙伴,无论如何我都要救出她!”

    莱恩表示明白,随即就吩咐下去了。

    傅衡逸几人暂时留在Ka。

    “队长,你说伊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回到属于他们的房间,孟良忍不住问道,他今天已经憋了天了,从遇见安德烈开始,这个疑问就存在他的心。

    “记住,我们现在的身份不是军人。”傅衡逸没有说他们是什么人,只是说了这么句。

    在场的人都不是笨蛋,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今晚先好好休息。”傅衡逸说了句,直接在床上躺了下来,他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沈清澜的身影。

    **

    南城颜家。

    颜安邦今天难得在家里休息,正吃饭呢,就见赵佳卿冲了进来,颜安邦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了让你不要来这里吗?”

    赵佳卿没有理会颜安邦的冷脸,“颜夕呢?”

    “颜夕不是跟你在起吗?”

    “颜夕不见了。”赵佳卿说到。

    颜安邦脸色变,“颜夕怎么会不见的?”

    赵佳卿知道颜夕没有回来过,哪里顾得上回答颜安邦的话,就要离开,颜安邦把拉住她,“赵佳卿,你给我把话说清楚,颜夕去哪里了?”

    “你放开我,我还要去找颜夕。”赵佳卿挣扎,她是今天才发现不对劲的,前天颜盛宇说是要去接颜夕,但是后来却是个人回来的,问他,只说是颜夕跟着朋友起去旅行了,要出去玩几天,去的地方是个山区,信号不太好,联系不方便,是他亲自送颜夕上车的。

    颜盛宇做事向是稳妥的,赵佳卿很信任他,既然他这么说了,她也就没有起疑,想起颜夕之前直念叨着说想去D国玩儿,还预备着等颜夕回来了,就带着颜夕出国玩几天。

    昨天赵佳卿颜盛宇总是心不在焉的,追问他他只说是现在工作有点累,直到今天,赵佳卿总觉得颜盛宇有事情瞒着她,再三追问之下,才知道颜夕已经失踪三四天了。

    赵佳卿当时眼前黑,差点昏死过去。

    “赵佳卿,你到底是怎么照顾女儿的,那么个大活人你都看不住。”颜安邦满脸怒容,赵佳卿现在心急女儿,哪里顾得上跟他吵架,她已经跟颜夕京城的同学联系过了,都说没有看见颜夕,所以她才会来南城碰碰运气。

    “赵佳卿,你最好保佑颜夕没事,否则我跟你没完。”颜安邦扔下句。

    “颜安邦,颜夕也是我的女儿,比起你,我更担心她的安危。”赵佳卿说了句,直接就离开了。

    颜安邦刚要出门,就迎面碰上了秦妍,秦妍见他脸怒气的样子,不禁问到,“安邦,怎么了?”

    颜安邦见到是她,缓和了神色,“颜夕不见了。”

    秦妍面色变,“是不是跟同学玩去了?”

    颜安邦摇头,他现在根本不知道状况,颜夕到底是怎么不见的赵佳卿根本就没说。

    秦妍安慰他,“你现在先别着急,或许只是去找同学玩去了,小孩子嘛,贪玩忘记了跟大人联系也是正常的。”

    “嗯,我先去了解下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颜安邦更倾向于是颜夕跟赵佳卿闹矛盾了,然后离家出走了,上次不就是这样吗。

    “或许是躲在哪个酒店里,颜夕这孩子被她妈妈惯坏了,很任性,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上次还个人跑到京城去。”颜安邦叹了口气,原本是要出去的,但是因为秦妍的到来,他又回到了家里。

    秦妍安慰他,“颜夕的年纪还小,任性点也正常,等她长大点就好了,你也别担心,先给颜夕打个电话试试。”

    颜安邦眼睛亮,刚刚只顾着担心,倒是忘记这件事了。

    他拿起手机给颜夕打电话,但是电话却显示关机,皱眉,“关机了。”

    恰在这个时候,手机里进来条信息,他点开看,竟然是颜夕被人绑着的照片

    照片共两张,张是颜夕被人绑着,双眼惊恐的照片,张是颜夕被关在个昏暗的房间里的照片。

    颜安邦脸色难看,死死地瞪着手机屏幕,“是谁,谁干的?”

    秦妍皱眉,“怎么了安邦,出什么事情了?”

    颜安邦将手机递给她,秦妍接过来看了眼,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怎么会这样,颜夕她……这个是谁发来的?”

    颜安邦也想知道是谁发的,他拿过手机,拨出串号码,挂了电话之后,颜安邦的神色没有丝毫的缓和。

    “妍妍,你先回家吧,我这里有点事需要处理。”

    秦妍点点头,“好,要是颜夕有了什么消息记得通知我,不然我会担心。”

    “好。”颜安邦点点头,直接开了车就走了,刚才他查了,给他发消息的号码是个络号码,根本查不到信息来源。

    他不知道这些人绑架颜夕想要干什么,是提醒还是警示,又或者……是报复。

    因为沈清澜出事,金恩熙他们离开京城很是匆忙,根本就忘了还有许诺的存在,许诺被留在别墅的地下室里,浑身是伤,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她试着出去,可是这里的门是虹膜识别的,根本出不去。

    试了好多次,许诺终于不得不放弃,躺在地上,完全放弃了求生的希望,她看着这个冰冷的地下室,笑容讽刺,她曾经以为她会死在某次的任务之,却没想到会死的这么憋屈。

    时间点点流失,她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也在随之流逝,她渐渐闭上了眼睛,意识朦胧间,耳边似乎听见了开门的声音,脚步声响起,她睁开眼睛,看向门口的方向,努力想要看清来人是谁。

    灯光亮起,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就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背着光,她的眼睛里闪过道亮光,嘴角轻轻勾起,“真好,艾伦,没想到临死前竟然还能看见你。”虽然只是道幻影,但是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

    “想死,没有那么容易。”男人嘶哑难听的声音传入许诺的耳。

    许诺嘴边的笑容越发深了,“没想到现在就连幻觉都这么真实了。”

    艾伦看着地上的女人,脸的阴沉,“将她带走。”

    从艾伦的身后走出来两个男人,将许诺从地上扯起来,许诺终于发现原来切都不是幻觉,艾伦是真的来救她了。

    “艾……主人,真的是你。”许诺眼睛晶亮。

    而艾伦看向她的目光却像是看着个死人,率先走了出去。

    艾伦带着许诺直接离开了别墅,然后上了等在外面的车子,许诺被扔到后面的辆车上,后座上坐着彼得。

    “别让她死了。”艾伦冷冷的说了句,许诺的眼睛亮,她从来没有想到艾伦竟然会俩救她,那么这是不是是说,艾伦的心对她其实不是没有感情的?

    彼得同情地看了眼许诺,如果他是许诺,他宁愿选择现在就死了。

    艾伦没有留在京城,直奔机场,那里停着他的私人飞机,带着许诺,行人离开了京城,回了他们在国外的庄园。

    彼得给许诺身上的伤做了紧急处理,还给她注射了营养液,许诺的命总算是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了。

    飞机降落,目的地抵达,个男人将许诺从飞机上带下来,艾伦看着她,冷冷地说了句,“将她扔进兽笼。”

    扶着许诺的男人眼底闪过抹惊恐,许诺脸上原本就不多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主人,我做错了什么?”

    “我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擅自行动,你违背了我的命令,就要付出应有的代价?”

    许诺顿时就知道了,艾伦已经知道了她做的事情,“主人,求你再给我次机会,我知道错了,任何惩罚我都接受,求你不要将我送进兽笼。”许诺忍不住求饶。

    兽笼是个堪比地狱的存在,所谓的兽笼,就是将老虎、狮子、藏獒等野兽喂食了烈性春药之后,与被同样喂食了春药的人关在个笼子里。

    这是魔鬼基地里最残酷,也是最可怕的惩罚,许诺曾经亲眼看见个犯了错的人被艾伦扔进兽笼里,与野兽姌和之后又被野兽活活咬死,死法之惨烈,让她至今想起来都是从头到脚发凉。

    她宁愿被枪打死也不愿意选择这样的死法。

    “将她关进去,要是个不够,就两个。”艾伦对许诺的祈求无动于衷,冷冷地说道。

    “主人,我求你不要。”许诺挣扎起来,但是她现在浑身是伤,又被饿了那么多天,能够活着就已经是件幸运的事情,哪里还能挣脱。

    “等等。”温柔的女声响起,女人从车上下来,她是刚刚赶到,就看见了艾伦要将许诺送进兽笼的幕。

    “艾伦,这次是许诺擅自行动,但是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她次,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女人走到艾伦的身边,说道。

    艾伦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保养得意,温柔浅笑的女人,“你的面子?呵呵,我怎么不知道你的面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女人眼神变,“艾伦,你别忘了你的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许诺就算是擅自行动,但是她对付的是敌人的女儿,有什么错?”

    艾伦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我父亲怎么死的我没忘,但是你也别忘了,许诺是我的人,我想要怎么惩罚她,还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许诺她还是我的女儿。”女人强调。

    “容我提醒你句,许诺从你将她送到我这里的第天起,她就已经不再是你的女儿了,我让她生或是让她死都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才是背后的主使者,看在你曾经是我父亲的女人的份上,这次,我不会跟你计较,但是要是再有下次,你可以下去陪我父亲了。”

    女人怒,“艾伦,如果你执意这么做,那么我现在就打电话给King,让他立刻杀了沈清澜。”

    “你敢!”艾伦把夺过身边人别在腰间的q,指着女人。

    女人温柔地笑笑,“艾伦,你可以试试我到底敢不敢。”

    艾伦不敢试,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是个比她还疯的疯子,以前他可以跟King抗衡,有跟King谈判的资格,但是现在,他没有筹码,反倒是这个女人,背后的势力千丝万缕十分复杂,这些年跟King的联系频繁。

    “我可以卖你个面子,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艾伦放下手q,阴冷地扫了眼许诺,走进别墅。

    女人目送着艾伦离开,转头看向许诺,眼神很冷,“废物,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许诺抿唇,低着头不说话。

    女人冷冷地盯着许诺,“这是我最后次救你。”

    许诺被带走了,至于她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女人根本没有过问,今天已经将艾伦惹怒了,要是再插手,恐怕按照艾伦的心性,许诺难逃死。

    女人拿出手机给King打了个电话,“King,是我,沈清澜还活着吗?”

    King嘴角挂笑,“金夫人,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定会做到,沈清澜活不过明天。”

    “不,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沈清澜死,我要让她疯,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手段,将她逼疯了就行。”她只是答应了艾伦不让沈清澜死,但是没说不做其他的。

    King笑笑,“好。”

    挂电话前,女人叮嘱了句,“沈清澜这个女人不简单,你不要大意,不然吃了亏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对于女人的提醒,King明显没有放在心上,挂了电话,看向屏幕,屏幕上是沈清澜关在小黑屋的情景。

    “这个女人很有意思。”King摸着下巴,兴致盎然。

    **

    “如何,有消息了吗?”伊登看向莱恩,着急地问道。

    莱恩很抱歉地看着伊登,“抱歉,我的朋友,我并没有找到King的落脚点,但他们现在确实在全三角。”

    这等于是说了句废话,伊登不失望是不可能的,“但还是谢谢你莱恩。”

    “应该是我感到抱歉猜对,没有帮到你,不过如果你们找到人了,我可以帮你们起救人。”

    “好的,谢谢你。”从莱恩处回来,伊登说明了情况。

    傅衡逸沉着脸,“现在我们只能采取最后的办法了,个个地方找吧,清澜现在应该已经开启了定位装置,我们从这里出发,从南至北,寸寸地找。”傅衡逸指着地图上的某个地方,说道。

    这是个笨办法,但是对于目前来说确实最好的个办法。

    时间天天过去,傅衡逸找了很多地方,手上的腕表都没有任何动静,也就是不说沈清澜根本不在他们搜索的范围内。第五天的时候,莱恩忽然来了。

    “有消息了。”莱恩的脸上挂着笑容,显然带来的是个好消息。

    “我的人曾在北部看见bK的人活动过,他们现在应该在北部。”莱恩指着块地方,“这个地方隶属于uFt的势力范围。”

    uFt是全三角的另个武装势力,只是与Ka不同的是,他们是反ZF武装,常年跟mD官方作对,uFt的势力范围内是常年的交战区,十分混乱。

    “今晚我就去查探下。”傅衡逸说道。

    “不,还是我去吧。”金恩熙开口,“我是女人,目标小,好接近。”

    众人没有反对,决定今晚就去探探情况。

    **

    uFt范围内最喧闹的酒吧门口,忽然停了辆红色的跑车,从车上下来个身材娇小的女人,脚上穿着双高跟鞋,黑色的丝袜,短裙,烈焰红唇,披着头金黄色的长发,发梢微卷。

    明明是张娃娃脸,却打扮地成熟妖艳,强烈的反差萌在女人出现的瞬间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男人的目光在女人的胸前和脸上打量了眼,朝着女人吹口哨。这个女人自然就是负责打探消息的金恩熙。

    金恩熙无视众多男人的目光,走到吧台前,敲了敲台面,“给我来杯烈焰红唇。”

    ------题外话------

    推荐公子安爷《盛世妖宠之邪妃笑天阑》

    她,是华夏第兵王。铁血杀伐,肆意潇洒。场事故,化为缕幽魂。

    她,是万澜国凤家六小姐。天生痴傻,丹田尽碎。

    然,当她变成了她,从此,袭红衣绽放万千风华!

    他,是神秘的腹黑妖孽,场意外,遇到了她。从此,毒入心髓,绝不放手!

    他说:“天地为证,日月为媒。吾以万里江山为聘,许你生世;心血为引,换你安好!你生,我守你永世无忧;你死,我灭天地、入黄泉,繁花碧落亦不负!”

    **

    她说:我从无野心,只想保自身周全!奈何敌欲杀我,我灭之!

    她说:我只求家人安康,奈何国将破、家将亡,我披甲杀敌,战之!

    她说:吾生之愿,与云陌世世双人。奈何天欲灭我,我便——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