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交易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正在教晶晶画画,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眼,是颜盛宇打来的。

    “颜盛宇。”

    “沈清澜,你看到颜夕了吗?”电话刚接通,颜盛宇就问到。

    “没有,颜夕怎么了?”

    “今天她说出去找朋友,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我给她打电话,但是电话关机,我也给她的几个关机比较好的同学打过电话,都说今天没有见到她。”

    “你先别急,她今天出门有跟你说找谁玩吗?”

    这么问,颜盛宇还真的想起来了,“她说找于晓萱,说是去哪里吃东西。”

    “我现在给晓萱打个电话,问问他们现在在哪里。”

    挂了电话,沈清澜立刻拨通了于晓萱的电话,只是提示也是关机,她皱眉,又将电话打给了韩奕,韩奕正在F国出差,接到沈清澜的电话脸的懵。

    “小嫂子,我现在人在国外,晓萱怎么了?”

    “只是想问问她点事情,刚才给她打电话没人接,我以为你跟她在起。”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韩奕没有在意,“可能人在厕所,或者是还在睡觉,她今天休息。或者我现在给她打电话。”

    “不用了,我等会儿再给她打个。”

    挂了电话,沈清澜的脸彻底沉了下来,她很肯定,于晓萱和颜夕必然是出事了。

    “晶晶,阿姨现在有点事必须出去,你个人待在这里可以吗,等下叔叔会回来。”沈清澜走过去对着晶晶说道。

    今天章嫂子的小儿子生病了,她带儿子去医院就将女儿放在沈清澜这里,托她照顾下。

    晶晶是个听话乖巧的孩子,闻言,点点头,“好,阿姨你很快就回来吗?”

    “是,阿姨很快就会回来,叔叔要是回来了,你就帮阿姨跟叔叔说声行不?”

    “好。阿姨你要快点回来。”

    “嗯。”沈清澜伸手摸摸晶晶的脑袋,“真乖。”

    出了门,沈清澜脸上的温柔被冷沉代替,她将车子开得飞快,赶到别墅的时候金恩熙他们还没有睡。

    “安,你怎么来了?”茜丝莉看见沈清澜,好奇地问到。

    “颜夕和于晓萱不见了,恩熙,你定位下他们的手机,看看他们现在在哪里?”

    金恩熙闻言,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打开电脑,沈清澜报出两串数字,金恩熙在键盘上按了几下,然后界面上就跳出了两个小红点,正在移动。

    “他们两个在起,现在正在定安路上。”金恩熙说了句,“安,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沈清澜的神情没有丝毫放松,她盯着屏幕,“我现在出发去找他们,你给我时时报告他们两个的位置。”

    “行。”金恩熙做了个oK的手势。

    “安,我跟你起去。”伊登站起来。

    “给我看好许诺,不能让她跑了。”沈清澜出门前说了句。

    沈清澜开着车,很快就追上了手机信号定位的地方,只是当看清那辆车的时候,沈清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现在她可以百分百确定颜夕和于晓萱是真的出事了。

    “恩熙,你现在有办法查到颜夕和于晓萱的具体位置吗?”看着眼前的这辆垃圾清理车,沈清澜的脸色很冷。

    “抱歉,安,他们的身上没有任何追踪设备,我没有办法。你给我点时间,我向道上的人打听下,看看他们是不是遇上道上的人了。”

    挂了电话,沈清澜又给颜盛宇打了电话,“颜夕回家了吗?”

    此话出,颜盛宇的心下子就沉到了谷底,“颜夕不见了是不是?”

    沈清澜沉默,“抱歉,我现在找不到颜夕和于晓萱。你要是接到任何奇怪的电话都要告诉我。”

    “你是怀疑颜夕被人绑架了?”

    “现在还不确定,但是可能性很大,晓萱跟她是在起的。”

    挂了电话,沈清澜心底的阴霾很重,她在等。

    **

    于晓萱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辆车上,车子正在飞速地奔驰,这辆车是辆运货的车,他们两个被扔在车厢里,车厢里只有她跟颜夕两个人。

    颜夕躺在她的腿上,还在昏迷着,她的脑袋依旧很晕,过了很久才渐渐清醒过来。

    脑子清醒了,事情自然也就理清了,她不明白吴倩为什么要在水里下药,又想将他们带到哪里去。

    她动了动胳膊,发现手被绑的很紧,腿也被绑上了,根本动不了,嘴上贴着胶布,她挪挪屁股,颜夕的脑袋从她的腿上掉到了车厢上,猛地砸,倒是把颜夕砸醒了。

    颜夕睁开眼睛,眼神迷茫,看见于晓萱,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被人绑着,连嘴都被堵着,根本说不了任何话。

    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慌,于晓萱摇摇头,示意她不要慌。

    于晓萱不知道将他们带走的是什么人,又想将他们带到那里去,明明心底也很害怕,只是看着颜夕惊慌的双眼,她本能的冷静下来,她比颜夕大,要是连她都慌了,颜夕不是更加害怕?

    她听沈清澜提起过,颜夕有很严重的哮喘,情绪不能太过激动,不能开口说话,于晓萱只能用眼神安慰着颜夕。

    颜夕渐渐冷静下来,靠在于晓萱的身上。

    车子快速地在路上开着,开始还很平稳,渐渐地车子就颠簸了起来,颜夕和于晓萱被晃得很想吐。

    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子终于停下来,车厢门被打开,几张陌生的脸出现在于晓萱和颜夕的面前,张东方面孔,两张西方面孔。

    两个西方男人言不发,将颜夕和于晓萱从车厢里拽出来,没等她们看清楚周围的环境,眼睛就被人蒙上了,然后被塞进另辆车的后座,车子再次启动。

    后座还坐了个男人,三个男人在说话,但是他们说的不是英,于晓萱和颜夕都听不懂,只是隐约间似乎听到了沈清澜的名字。

    于晓萱心不断往下沉,刚开始她以为这些人绑架她跟颜夕是为了钱,现在看来恐怕她开始就想错了。如果她没猜错,这些人的目标是沈清澜。

    **

    沈清澜直在等电话,但是天都亮了,她也没有等到任何的电话,她直接回了别墅,什么都没说,进入密室,将躺在地上的许诺扯起来,“说,颜夕和于晓萱在哪里?”

    许诺半睁着眼睛,看了眼沈清澜眼,嘴角轻扬,“我不会告诉你的。”

    连许诺也没有想到,这次吴倩的动作竟然这么快。

    沈清澜冷着脸,巴掌打在许诺的脸上,“不想死就告诉我。”

    “你杀了我吧。”许诺轻声开口,她的身上已经没有块好皮,金恩熙和茜丝莉下手点也没有留情,现在她能活着喘气也是因为有沈清澜的叮嘱在那里。

    “你要是不说,我就将艾伦杀了。”沈清澜冷冷地说道,见许诺眼神微变,继续开口,“你可以不信,但是你恐怕不知道,艾伦现在这副样子就是我造成的,当年我可以杀了他次,那么现在我就可以杀他第二次,这次我保证会让他死的透透的。”

    “你有这个本事就去动手。”许诺开口,艾伦要是那么容易死,就不会活到现在,其实不是许诺不想告诉沈清澜颜夕和于晓萱在哪里,而是连她都不知道,她被他们抓到了这里,跟外界无法联系,自然不知道bK的人现在将他们带到了什么地方。

    “伊登,给她试试你的最新研究。”沈清澜把将许诺扔在地上,神情冷漠地说道。

    伊登面色犹豫,他的新研究现在还没有完善,要是用在人的身上,很容易对这个人的神经造成伤害。

    “许诺,忘了告诉你,伊登的这个研究并不成熟,用在人的身上会对人的神经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不小心你就变成傻子了,哈哈。”茜丝莉很好心地开口,好整以暇地看着听见这话脸色变了的许诺,心情十分畅快。

    这个女人的骨头太硬,他们折磨了她这么多天,换做般的雇佣兵,早就开口了,结果她是个字的有用的话都没有。

    “哎呀,艾伦这人的身边从来不留废物,就是不知道你变成傻子以后,还能不能留在他的身边。”明白了沈清澜的意思的金恩熙笑眯眯地说道。

    许诺的神情变幻不定,却言不发。

    沈清澜给伊登使了个眼色,伊登去隔壁的医学研究室,不会儿就出来了,手上拿着支针管。

    针管里的是种浅绿色的液体,清澈透明,颜色很漂亮。

    “这种药物能使人短时间内进入精神催眠的状态,让人说出切不想说的事情,包括埋藏在记忆深处的记忆。但是副作用极大,对人体脑部神经的损害极大,旦进行,就不可逆转。”

    伊登蹲下来,就要将针管里的液体推入许诺的胳膊。

    “等等。”在针管即将刺破她的皮肤的那刹那,许诺终于开口喊道。

    伊登将针管放下,沈清澜看着她,“说吧。”

    “我只是让人将他们交给了bK的人,但是bK的人到底将他们带到哪里去了我不知道。”

    “谁跟bK的人联系的?”颜夕和于晓萱是昨天不见的,而昨天,许诺已经在他们的手里,根本不可能是跟她联系的。

    “吴倩。”许诺的口吐出了个让众人意想不到的名字。

    “你绑架他们想干什么?”

    “我不想对她们怎样,他们的目标是你,不,确切的说是你的丈夫,但是你俩太难弄,所以只能拿你的朋友下手,沈清澜,她们是受你牵连的。”许诺说着,嘴角轻扬。

    沈清澜眸色沉,走出了密室,几人跟着出来,“恩熙,能知道吴倩的地址吗?”

    金恩熙摇头,她都快将这个人忘记了,哪里还能知道她在哪里。

    沈清澜红唇抿得很紧,“恩熙,天之内,我需要石帮的内部交易资料。”

    “安,你是想……”金恩熙瞬间就明白了,这样做虽然是最快的,但是很有可能会惹怒石帮的人。

    石帮毕竟是京城的地头蛇,尽管沈清澜是沈家的千金,但是石帮真想要做点什么,未必就会看在沈家的面子上。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沈清澜说道,既然bK的目标是她,但是却到现在还没有跟她联系,明显就是为了将颜夕和于晓萱带出境外,然后再联系自己。

    要是在境内事情还好解决,如果等到他们真的将人带出境外了,再想将她们带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件事了。

    而现在十有**颜夕和于晓萱还在境内,时间现在对于她来说是最宝贵的。

    “好,给我半个小时。”金恩熙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虽然这个方法很冒险,但确实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趁着这半个小时的时间,沈清澜给傅衡逸打了电话,没有跟他说bK的目标是她,只说颜夕跟家里人闹了点矛盾,现在不见了。

    傅衡逸没有起疑,“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饭。”他叮嘱道。

    沈清澜点点头,“我知道。”

    **

    “安,好了。”敲下最后个键,金恩熙从电脑上拔下个u盘,递给沈清澜。

    沈清澜接过,u盘里是这些年石帮跟别人的些交易往来账目,里面不乏些现在还在任上的ZF人员,要是这些资料爆出去,不止是石帮会完蛋,那些跟石帮有关系的人员也不能幸免。

    沈清澜拿过金恩熙打印好的几页纸。

    “安,我跟你起去吧。”茜丝莉站起来。

    “茜丝莉,你就算了吧,你的这张脸认识的人太多了,会引起麻烦的,还是伊登跟着安去吧。”

    “对,安,你个人去太危险了,让我们跟着你起去吧。”伊登附和。

    “不用,石枫不会对我怎样,我个人去就好。”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多,石枫反而会做出些事情。

    沈清澜坚持,他们几个也没有办法,最后商议的结果就是沈清澜个人去石帮,伊登和茜丝莉跟在后面,万有什么时候也好有个支援。

    当石枫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沈清澜的时候是惊讶的,微笑开口,“沈小姐,是什么风将你给吹来了?”

    沈清澜站在间,石枫坐在上面,两边是石帮的兄弟,阿南站在石枫的身后,保护的姿态。

    “不知道石老大当初说的话还算不算数?”沈清澜淡淡开口。

    石枫挑眉,“哦?什么话?”

    沈清澜不认为石枫是真的不记得,但依旧将石枫当初说的话重复了遍。

    石枫的手指轻轻地敲击在桌子上,“沈小姐,我石某人说话自然是算话的,当初说了会帮你做件事就肯定会做,说吧,是什么事。”

    “好,石老大痛快,我沈清澜也不跟你拐弯抹角,我的两个朋友被bK的人带走了,我需要知道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去了。”

    石枫原本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听完沈清澜的话,脸上的笑意已经不见了,“沈小姐,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石老大认为我是在跟你开玩笑?”

    石枫沉了脸,bK的人都是疯子,要是惹上bK,那么即便对于石帮来说,也是个不小的麻烦。

    “沈小姐,你既然能说出bK的名字,肯定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我们石帮的兄弟是多,但是我也是很珍惜兄弟们的命的。”石枫说道,这就是拒绝了。

    沈清澜也不意外这样的结果。道上的人是讲义气,守信用,但是这也是建立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情况下。

    “不需要你们直接跟他们对上,你只要告诉我他们的行踪就好。”

    “沈小姐,说句实话,如果只是我个人的话,哪怕是要杀人放火,我石枫也帮你干了,但是这件事涉及到帮里的兄弟,我石枫总要对他们的生命负责,这件事,恕我爱莫能助。”

    沈清澜神情不变,从包里拿出几张纸,扔给石枫,“如果再加上这个呢?”

    阿南接过,递给石枫,石枫随意翻了几页,原本漫不经心的表情顿时就变了,“这些东西你从哪里来的?”

    “石老大不需要知道我是从哪里得来的东西,你只要帮我这件事,我不但可以将这个给你,我还可以将剩下的全部都给你。而且我可以保证,我手里的这份是这世上的最后份。”

    石枫将东西放下,脸上的震惊已经消失不见,他看着沈清澜,“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只要你死了,这些东西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我同样可以简单而有效的解决麻烦。”

    “不,你不会。”沈清澜开口,神情平静,即便是面对石枫迫人的目光,也没有给她带来丝毫的影响,“石老大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有利的。如果我不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那么我根本不会个人来到这里。”

    对,这就是石枫的顾虑,先不说沈清澜是沈家的人,还是傅家的儿媳妇,动了她就等于同时动了沈家跟傅家,更为重要的是,沈清澜本身给他的感觉就不简单。

    石枫的手又开始在桌子上轻轻敲击,看着是跟刚才样的动作,但是沈清澜还是从其听出了细微的差别,她的嘴角轻勾。

    果然,只听石枫说道,“好,这件事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只负责帮你找人,救人的事情石帮不会插手。”

    沈清澜眼底闪过丝笑意,“成交。”将个u盘扔给石枫,“这是你要的所有的资料,绝对没有备份。”

    石枫接住,玩味地看着沈清澜,“你现在就将u盘给我了,就不怕我反悔吗?”

    “石老大是会自己砸自己的招牌的人吗?”沈清澜反问。

    石枫哈哈大笑,“好好好,沈小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气和胆量,要不是我们身份立场对立,或许我们还可以成为朋友。”

    对此,沈清澜不做表态。

    沈清澜将颜夕和于晓萱的照片发给石枫,“希望石老大能在今天日落之前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石枫答应了,自然就不会反悔,打了几个电话出去,沈清澜静静地坐在大堂里等着。

    石枫看着沈清澜淡定的样子,再次在心里感到可惜,要是沈清澜是石帮的人,何愁石帮不会壮大啊。

    石帮不愧是京城第大帮,个小时后就有了消息,在城北的条巷子口发现了于晓萱的车,而在这条巷子的深处的处地下室出租屋里,吴倩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初步判断是他杀,在吴倩的屋子里,还发现了于晓萱和颜夕的包包。

    沈清澜赶到现场,看着吴倩死不瞑目的样子,心里的阴霾更重,这明显就是bK的人下的手,那么现在于晓萱和颜夕的是否还安全?

    “老大,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阿南走进来,在石枫的身边说了句。

    沈清澜的视线看过来,阿南将话重复了遍,沈清澜直接就走了。

    “老大,你真的相信这个女人不会将这些东西曝光出去吗?”不要说曝光出去,就是沈清澜手里留着份,用来威胁他们帮她办事都是很好的选择。

    石枫眸色很深,“我相信她,将这份东西好好保管,这些是我们的把柄,但是未尝不是那些人的把柄,掌握了这些,我们石帮也不用处处受限于人。”这么说,沈清澜反而是帮了他次。

    沈清澜开的是辆极地越野,性能极好,上了路,跟金恩熙说了下情况。

    “安,他们这是往边境的方向去的,按照他们的速度,此时应该已经出了边境,但是按照石帮的说法,他们似乎在半路上停留了很久。”

    “不管他们想要做什么,先将人救回来再说。”

    沈清澜挂了电话,脚踩下油门,车子再次在路上飞驰。

    刚刚开出京城市区,沈清澜的手机就又次响起,是陌生来电,沈清澜眸色变,按下通话键,“沈清澜,你的朋友在我们的手上,给你四个小时的时间,赶到新罗,不然你的朋友就没命了。”陌生的男人的声音,说的简单直接。

    沈清澜看了眼时间,现在还是上午十点,四个小时,这里距离新罗开车起码六个小时,根本无法按照规定的时间赶到。

    “四个小时赶不到,六个小时。”沈清澜试图跟他们讨价还价,更重要的是要拖延时间,她的手机上装有定位追踪装置,只要时间足够,金恩熙就可以追踪到信号的发出地点。

    “沈清澜,我不是在跟你讨价还价,当然,你也可以六个小时之后过来给你的朋友收尸。”

    “我怎么确认我的朋友还是安全的?”沈清澜眸色沉,开口。

    男人将手机放在于晓萱的嘴边,将她嘴上的胶布撕开。

    “清澜。”于晓萱的声音从话筒的另端传来,沈清澜仔细听了听,于晓萱的声音里除了害怕并没有虚弱,想来还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

    沈清澜微微放心。

    男人将手机拿回来,“怎样,考虑好了吗,你的朋友现在还是完整的,你要是再磨蹭下去,那么我就不敢保证了。”

    “好,四个小时,我赶到新罗。”

    “果然是个爽快人,记住,你要个人来,你多带个人,我就杀个。”男人说道,语气阴狠,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知道了。”沈清澜应了声,刚想继续跟他们扯皮,电话却北北挂断了。

    通话时间太短,金恩熙根本追踪信号来源。

    挂了电话,沈清澜停下车,等着后面的伊登和茜丝莉跟上来,伊登和茜丝莉见沈清澜停下来,自然也停了下来。

    “将你们身上的东西给我。”沈清澜直接开口,这个东西指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安,你不能个人去,太危险了。”伊登不赞同。

    “我不能拿于晓萱和颜夕的生命开玩笑,他们的目标是我。”

    伊登与沈清澜对视,最终还是在沈清澜的目光妥协,从座位底下将东西拿出来。

    “安。”茜丝莉把抓住沈清澜的手,眼神担忧。

    “放心。”

    沈清澜路飙车,直接将伊登他们甩在了身后。

    **

    京城某酒店,女人收到消息,这次被抓的人里不仅有于晓萱,还有颜夕,嘴角露出了个玩味的笑。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游戏竟然越来越好玩了。”她的手里晃着个酒杯,她轻轻抿了口酒,笑了笑,拿出手机拨出串数字。

    赵佳卿见女儿迟迟不回来,打电话又打不通,终于意识到不对,给颜盛宇打电话,他也是支支吾吾的。

    “盛宇,你给我说实话,小夕是不是出事了?”

    颜盛宇微微侧开脸,不敢对上赵佳卿的视线,“妈,你想多了,我刚才已经给小夕打过电话,她就是玩疯了,想在朋友家住几天,等过两天就回来了。”

    “既然这样,颜夕的电话为什么打不通?”

    “现在时间已经晚了,估计已经睡了,她睡觉喜欢关机您不是知道的嘛。”

    赵佳卿想也是,压下心底的不安,开口,“你明天给小夕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这么大的人了,动不动就住在人家的家里,像什么话。”

    “好好,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接她回来,现在高考结束,她喜欢玩也是正常的。”颜盛宇揽着赵佳卿的肩膀,将她带进房间里,“妈,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

    “好。你记得明天去接她回来。”

    “行。”颜盛宇哄好了赵佳卿,走出房间后脸上的轻松之色消失不见,刚才他已经给沈清澜打过电话,但是没有打通,沈清澜只给了他条留言,说是定会将颜夕带回来。

    这话意味着什么,颜盛宇自然明白。

    颜夕、沈清澜,你们可定要平安啊。

    **

    沈清澜的车子在路上飞驰,路朝着新罗市进发。

    三个半小时后,沈清澜终于看见了新罗市的加油站,她给那个人回拨了电话,原以为会打不通,没想到竟然接通了。

    “我已经到了新罗收费站,接下来我该往哪里走?”

    “沈小姐果然是守时,我们在新罗市的清河镇,你过来。”男人看了眼腕表,“给你个小时的时间。”

    “好。”

    新罗市靠近Lg的边境,清河镇更是靠近Z国的边境,沈清澜记得以前自己看过本地理书,她要是没有记错的话,清河镇是个边陲小镇,人口不多,经济落后,但是因为那里靠近Lg,DP活动十分频繁。

    车子开进小镇的时候,沈清澜特意看了眼时间,下午两点二十分钟,距离他们说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电话再次响起,沈清澜接起,“现在你下车,往前走五百米。”

    沈清澜依言下车,将车子扔在原地,朝着前面走去。边走,沈清澜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里四周都是山林,视野并不开阔,就连人都不是很多,沈清澜路走来,才碰到个人,是个老人家,驼着背,拄着根拐杖,沈清澜试图跟她搭话,但是老人似乎听不懂她的话,无奈之下,沈清澜只好放弃。

    往前走五百米,出现在沈清澜眼前的就是个木头房子,跟这里的建筑特色样,看不出任何差别,门开着,沈清澜走了进去,然后就看见了被绑着扔在地上的颜夕和于晓萱。

    沈清澜第时间打量了俩人眼,见他们除了精神差了点之外,身上没并没有任何伤痕,三个男人站在那里,张东方面孔,两张西方面孔,沈清澜注意到的是他们手臂上的刺青。

    那个标志,就是bK的人。

    东方面孔的男人看见沈清澜,往她的身后看了眼,没有看见任何人,鼓掌,“沈小姐就是沈小姐,果然是胆大。”

    于晓萱和颜夕看见沈清澜,眼睛瞬间就亮了,颜夕甚至哭了。

    沈清澜冲着他们笑了笑。

    两个西方男人看见沈清澜出现,从后腰掏出q,q口对准的是颜夕和于晓萱的脑袋。她们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于晓萱虽然在剧组里见过道具,但是她可不认为现在正指着她脑袋的这玩意儿是假的。

    “我人已经来了,你可以放他们离开了。”沈清澜看了眼于晓萱和颜夕,开口。

    男人笑笑,“既然来了,那么急着走干什么。”见沈清澜的手放在后腰的位置,男人摆摆手,“沈小姐,千万不要将东西拿出来,我的这两个伙伴胆子小,会害怕的,手抖,要是按了不该按的地方……”

    沈清澜将手放下,“你到底想怎样?”

    男人笑了,“沈小姐,我们不想怎样,就是想请你去我们那里做客。”

    沈清澜看了眼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于晓萱和颜夕,言语讽刺,“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谁让沈小姐太难请了呢,我们只能采取这样的办法,还请沈小姐见谅。”

    沈清澜看着他们,平静地说道,“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你们必须放了我的两个朋友。”

    不要,清澜不要。

    于晓萱闻言,拼命摇头,颜夕也直摇头,这帮人明显就是冲着沈清澜来的,手上竟然还有q,沈清澜要是跟他们走了,还有命回来吗?

    沈清澜看了他们眼,冲着他们轻轻摇头,示意他们不要担心。

    “沈小姐,我相信你的诚意,但是对你的身手我不放心啊,这样吧,为了让我放心,你将这杯东西喝了。”男人将个杯子递到沈清澜的面前。

    “放心,这里面除了些安眠药,并没有其他的东西。”男人补充句。

    于晓萱头摇得更加剧烈了,身子扭动起来,想要阻止沈清澜。

    **

    韩奕从合作方的宴会上回来,给于晓萱打电话没有打通,也没有在意,只因为她是正在忙,但是没过多久,就接到了琳达的电话,说是联系不上于晓萱了,去她家里找过也没有人。

    韩奕想起沈清澜打电话过来询问于晓萱的事情,心不安,挂了电话以后又给于晓萱打了电话,依旧没有打通,打给沈清澜,却显示正在通话。

    隔了十分钟,依旧显示正在通话,韩奕直觉不好,直接买了票回国,连接下来的合作都不谈了。

    回到国内,第时间去回家找于晓萱,没有人,就连车都不在,继续给沈清澜打电话,还是没有打通,韩奕只好给傅衡逸去了电话。

    “你说于晓萱也不见了?”

    “什么叫也?还有谁不见了?”

    傅衡逸抿唇,“颜夕。”

    “不仅如此,我联系不上小嫂子了,衡逸,我担心他们三个已经出事了。”韩奕沉声说道。

    傅衡逸也想到这种可能,沉了脸,“你先去于晓萱常去的几个地方找找。”

    韩奕嗯了声,正要出发,却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说是在城北发现了于晓萱的车子,同发现的还有具女尸。

    他的脸色变,差点将油门当刹车踩了,“那具女尸是谁?”

    “不清楚,警察正在里面调查,我进不去,但是从衣着和身形上看不像是于小姐。”

    韩奕闻言,松了口气,但是助理的下句话却让韩奕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题外话------

    要是阿离征可以得到第,我就加更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