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出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想起那段过往,沈清澜有片刻的恍惚。

    “清澜,我们回去吧,我感觉越是逛我就越伤感。”于晓萱吸吸鼻子,情绪变得有些低落。

    方彤拍了拍她的肩膀,“我们都在京城,以后想回来就回来看看,多方便啊,伤感个什么劲。”

    于晓萱翻了个白眼,“那怎么能样,再回来我们就不是学生了。”

    “也许下次校庆的时候,你就是作为最优秀毕业学子的代表回来的,更加的风光啊。”方彤安慰她,于晓萱展颜笑,“没错,这个可以有,哈哈。”

    三人有说有笑,回到宿舍,就看见宿舍里已经有人了,是个年妇女,头发微白,脸上的皱纹很深,皮肤很黑,看就是经常日山雨淋的,此刻正站在吴倩的位置前,整理着东西。

    “这是吴倩的妈妈。”方彤压低嗓音,在俩人的耳边说道。

    “你们都是吴倩的室友吧,我是她的妈妈,我来给她整理行李,不打扰你们吧?”吴倩的母亲看见进来的三人,满是沧桑的脸上挤出抹笑。

    方彤笑笑,“不打扰,阿姨,您慢慢整理,我们也是来整理行李的。”

    吴倩的母亲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皱纹都挤到了块儿,但是却很亲切,“吴倩以前经常跟我提起你们,说你们对她很照顾,我在这里替她给你们说声谢谢,只是我家的这个孩子不争气……”说到这里,吴倩的母亲眼睛红了,她伸手抹了抹眼睛,将手上的东西塞进袋子里,拉链拉,“我整理的差不多了,就先走了。”

    “阿姨再见。”三人开口,目送着她离开,沈清澜才看向方彤,“吴倩怎么了?”

    方彤抿唇,“吴倩她借了校园贷还不上,那些人就找到学校里来了,而且还说吴倩在外面坐台,学校找吴倩谈话,核实情况之后,吴倩就被学校开除了。”

    “那她的妈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于晓萱疑惑。

    “吴倩被开除以后就不见了,那些人找不到她,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她家里的联系方式,她母亲前几天来的,据说跟亲戚借了不少钱才将吴倩欠下的窟窿堵上。她母亲找了她好几天,但是也没有找到吴倩的人,今天来收拾行李,估计是要回去了吧。”方彤说道。

    这些都是她今天来学校的时候听隔壁寝室的人说的,后来吴倩的妈妈就来了,她见不得吴倩妈妈那样子,她觉得心里难受,于是就跑到校门口去等沈清澜和于晓萱了。

    于晓萱因为直在忙着事业,根本没有时间来关注这些,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唏嘘,“没想到吴倩竟然变成了这样,她要是不认识那个男人,也许她现在还能顺利毕业,即便不能过很好的生活,起码找份工作养活自己是不难的,然后找个男人嫁了,也总比现在这样好。她是逃了,可是却将烂摊子留给了自己的父母,吴倩何其自私。”

    方彤深有同感,点点头,“最可怜的其实还是她的父母,好不容易将女儿送进了名牌大学,眼看着就要毕业了,苦日子要熬出头了,可是吴倩却做了这样的事情,做父母的该有多伤心啊。”

    沈清澜想起上次遇到吴倩时她向自己借二十万的事情,想来这就是她借钱的原因了,摇摇头,“路都是自己选的,虽然起点不由自己选择,但是过程却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她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方彤和于晓萱沉默,然后齐齐点点头。

    沈清澜的东西不多,很快就整理好了,东西最多的是方彤,整理了三个箱子还没整理完,看着数量惊人的箱子,于晓萱啧啧感叹,“我说方彤,你是将整个家都搬来了吧,我现在就好奇,你当初是怎么将这三个大箱子的东西塞进这小小的地方的。”

    方彤正半跪在箱子上,努力将拉链拉上,“你懂什么,我这叫享受生活。”

    “是是是,方大小姐,请问整理好了没有,我们该走了,下午我还要赶通告呢。”

    “马上好了,你也别站着赶紧来帮我啊。”

    于晓萱蹲下来,跟沈清澜起,帮着方彤把东西整理好,幸好沈清澜也开车了,要不然就辆车,根本装不下方彤的这些行李,在校门口,刚好遇上了他们的导师兼系主任**。

    “今天来收拾行李?”**看见他们,停下来打招呼。

    正好遇上了,沈清澜邀请**起吃个午饭,**想着她们马上就要毕业了,也没有拒绝。

    吃过午饭,沈清澜和于晓萱刚把方彤送回家,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是金恩熙打过来的,她接了起来,听了没两句,眼神微变,挂了电话,“晓萱,我现在有点事情要先走了,你个人回家可以吗?”

    于晓萱点点头,“好,你有事就先走吧,我把东西搬回家也就赶去公司了,琳达姐还在等我呢。”

    闻言,沈清澜挥挥手,直接就开车走了。

    **

    “你们怎么把她抓来了?”走进别墅,沈清澜看见被五花大绑扔在客厅地上的许诺,问道。

    刚才金恩熙给她打电话,说是发现了许诺的踪迹,然后就把人给带回来了。

    许诺闭着眼睛,还在昏迷当,沈清澜打量了她眼,见到她脸上的伤痕,看向金恩熙,金恩熙摆手,“这可不是我干的,我现在伤还没好全呢。”手指指,“喏,罪魁祸首在那里呢。”

    茜丝莉正在啃梨子呢,脸的无辜,“我还以为这个艾伦精心培养出来的人有多厉害呢,所以自然要拼尽全力啊,谁知道她这么不堪击,没几下就晕了。”

    金恩熙黑线,大姐,你的格斗是我们这里除了安之外最好的,你的拼尽全力有几个人可以承受啊。

    “安,我跟你说,上次这个女人想要杀我,这个仇我是定要报的,你不能阻止我。”金恩熙事先声明。

    “随你。”沈清澜根本没有打算阻止,她也看许诺不爽很久了。

    “嘿嘿,安,我就知道你不会阻止我,我跟你说,我给这位小姐可是准备了点好东西,保证让她毕生难忘,要是能从她的嘴里套出艾伦的事情就更好了。”

    “很难。”沈清澜吐出两个字,从那个组织里毕业的人嘴严是最基本的。

    金恩熙也就随口那么说,根本没有报什么希望,上前将许诺脖子上的衣服拎起来,发现这个女人看着瘦,实际上分量却不轻,“茜丝莉,来帮忙,这个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吃石头长大的,重死了。”

    茜丝莉将吃剩的梨芯随手扔在垃圾桶里,拍拍手站起来,帮着金恩熙起将许诺带到了楼的个房间里,沈清澜走在前面,在房间里的墙上的某个地方轻轻按,原本完整的墙壁瞬间分开来,从间开了道门,露出台阶,沿着台阶走下去就看到了间密室,密室很大,分成了两个区域,个区域放满了各种医疗设备,和瓶瓶罐罐的,另个密室则是各种各样的刑具。

    这间密室是当初伊登改造的,就是为了研究方便,原本只有医学研究的块,刑具这间密室是这几天金恩熙特意为了许诺隔出来的,为此还跟茜丝莉起给她准备了好多“小可爱”。

    “安,怎么样,这个地方不错吧,我跟你说,这几天我跟茜丝莉为了搞到这些东西可是费了不少的时间,我看书上说什么满清十大酷刑,特意去找了有哪些,发现都不适合,只有个插针听着还不错,所以打算在她的身上试试。”

    金恩熙说的兴致勃勃,沈清澜看了眼金恩熙准备的工具,“先别弄死了。”这个许诺留着还有用呢。

    “放心放心,她虽然想要杀了我,但是我是善良的,肯定不会像她那样残忍,动不动就要人命。”

    茜丝莉也是脸的兴奋,配合着金恩熙将许诺绑在椅子上,然后将桶水浇在了许诺的身上,冰冷的水刺激着人体神经,许诺终于醒了过来。

    许诺的眼神有片刻的茫然,看清了眼前的三人,连眼神都没有变。

    金恩熙手摸着下巴,看着许诺镇定自若的样子,嘿嘿笑,“哎哟,许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这是你第二次到我手里了,你说咱俩是不是特别有缘。”

    许诺锤着眸不看她,她只有在最开始睁眼的时候本能的打量了眼四周,之后就沉默了。

    她知道这次是自己大意了,自从那天听了那个女人的话之后,许诺想了两天,终于还是决定采用那个女人的建议。

    只是当她去学校找吴倩的时候却发现吴倩已经不见了,今天才刚刚找到她,将事情给吴倩交代清楚,跟吴倩分别后,她就遇到了金恩熙和茜丝莉。

    “你上次想要杀我,是不是艾伦那个死变态让你这么干的?”金恩熙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

    许诺冷冷地看了她眼,不说话。

    金恩熙笑眯眯的,也不在乎,指了指周围放置的东西,语气很是温柔,“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给你准备了点见面礼,你会喜欢的。”

    许诺闻言,脸色也没有任何变化,金恩熙也不在意,要是只是听听就变脸了,那么她就真的怀疑这个许诺是不是艾伦训练出来的了。

    茜丝莉的手里拿着根鞭子,手扬,鞭子就落在了许诺的身上,鞭子打在肉上,发出“啪”的声响,许诺的眉头轻皱,却没有喊出声,茜丝莉冷哼声,加大了力道。

    “许诺,告诉我们艾伦的计划,我们可以考虑放了你。”沈清澜淡淡开口,许诺言不发。

    沈清澜等了会儿,见她直不肯配合,恰在此时,傅衡逸又打电话来了,索性就先离开了。

    金恩熙和茜丝莉对视眼,笑了。

    沈清澜不喜欢凌虐别人,所以刚才金恩熙和茜丝莉也没有下重手,但是现在沈清澜走了,他们自然要好好“伺候”这位许诺小姐了。

    许诺看见他们两个脸上的笑容,眼神微变,却也没有开口求饶,没有多久,密室里就响起了许诺痛苦的喊叫声。

    伊登回来的时候,许诺已经被折磨地只剩下大口喘气的份儿了。

    金恩熙在许诺的面前蹲下来,“你说你这么维护艾伦干嘛,那就是个变态,神经病,就该被毁灭。而且这个人冷血无情,对待手下的人跟畜生般无二,你看你都被我们抓来天夜了,可是他也没有来救你,你就是死了他的眼睛也不会眨下的。你这么维护他干嘛呢?”

    “你们到底是谁?”许诺终于开口说了来到这里的第句话。

    金恩熙笑眯眯,“我们是艾伦的仇人啊,不死不休的仇,他那样的变态人人喊打,你肯定也在他的手底下受了不少的苦,要不要加入我们,跟我们起灭了他。”

    “也?”许诺敏锐地抓住了个字,“你们是艾伦训练出来的人?”

    金恩熙眼底闪过丝懊恼,茜丝莉上前,脚踹在许诺的身上,“你少特么废话,我问你,艾伦想干什么?”

    许诺眼底闪过道精光,又闭上了嘴,句话也不说。

    “脾气倒是硬,老娘我最喜欢脾气硬的。”茜丝莉笑得妖娆。

    另边,两天没有看见许诺出现的彼得有些奇怪,“艾伦,许诺呢?”

    艾伦没有回答,此刻他正阴沉着脸色,这两天他的心情也很不好,因为沈清澜去了京城军区。

    彼得也是随口问,见他不说,也就不问了。

    **

    经过三天的高考,颜夕终于解放了,黑暗的高三生活过去,她感觉自己瞬间就满血复活了,她第时间给沈清澜打了电话,但是电话却没有打通。

    颜夕想了想,又给于晓萱打了电话,正好今天于晓萱在家里休息,接到颜夕的电话,立刻从床上蹦起来,“好啊,我知道家很好吃的小吃店,就在城北的永和巷,味道可好了。”

    颜夕眉开眼笑,“好啊,晓萱姐姐,我们在新华路碰头。”

    于晓萱应了声“好”,抓紧时间换衣服洗漱,用了最短的时间给自己画了个淡妆,然后才出门。

    赶到约定的地点,颜夕已经在了,背着个双肩包,站在路边正在低着头看手机。

    于晓萱将车子停下来,“颜夕。”

    颜夕抬头,看见于晓萱,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晓萱姐姐,那家店远吗?”

    “不是很远,就是在小巷子里,车子开不进去。”

    大概开了十分钟,车子在条小巷子前停了,于晓萱下车,带着颜夕走进了小巷。

    这里是京城的城北老城区,跟城南的四合院老城区不同的是,这里的居民多数都是家庭状况比较低下的,住在这里的人也是鱼龙混杂。

    跟着于晓萱路走,于晓萱带她走进了家笑点,真的是小店,面积顶多也就三十平,还是算上厨房的,店里的桌子只有不到十张。

    因为现在不是饭点,来吃东西的人不多,算上于晓萱他们,也才三桌人,老板娘正在打扫卫生,看见客人进店,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

    另外两桌的人太眼打量了眼他们两个,实在是因为他们的打扮跟这家店格格不入。于晓萱无视他们的目光,屁股坐下来。

    “老板娘,两碗卤煮火烧、份炒肝、份爆肚。”于晓萱熟门熟路地点餐。

    “好嘞,稍等。”老板娘应了声,走进后厨。

    颜夕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时之间有些不适应,她看了眼桌子上的油渍,有些为难。

    于晓萱抽出张纸巾递给她。

    “晓萱姐姐,这样的地方你是怎么找到的?”颜夕边用纸巾擦着桌上的油渍,边低声问到。

    “有次拍戏在这个附近,剧组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你别看这家店不起眼,但是她家的卤煮火烧可是绝,味道绝对的好,是京城里其他地方吃不到的。”

    “卤煮火烧是啥?”颜夕脸懵,她吃过很多美食,但是她吃的东西般都是大酒店的或者是高级餐馆的,那样的地方自然是没有卤煮火烧这样的东西。

    “道传统的京城小吃,没吃过吧。”于晓萱脸上有丝得意,这家店的卤煮火烧是她吃过的全京城最好吃的家。

    颜夕摇头,她确实没吃过,就连听都是第次听,她虽然在京城上学,但也只是高在京城,从小生活在南城,加上家庭条件优渥和本身的身体原因,家里并不允许她吃街边的小摊,担心不卫生,吃坏了她的身体。

    东西端上来,颜夕看着眼前的大碗,闻了闻,还挺香的,只是看着上面那似肉非肉的东西,“晓萱姐,这是什么?”

    “猪肺和猪小肠,放心,他们洗的很干净的。”于晓萱说道。

    颜夕脸色僵,瞪大了眼睛,“猪小肠……”是她想的那个东西吗?

    于晓萱肯定地点点头,已经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开始吃了,脸的满足,见颜夕迟迟不动,“颜夕,味道真的很好,你尝尝看。哎呀,不就是猪内脏嘛,你就想想,你吃的法国鹅肝,不也是鹅的内脏嘛。”

    颜夕被说服了,拿起筷子尝了口,夹了点点放进口,小心地嚼了嚼,眼睛亮,“这个东西好好吃。”

    “好吃吧,我推荐的肯定没错的啦。”于晓萱笑眯眯,正好炒肝和爆肚上来了,“来尝尝这两样,虽然这里的炒肝和爆肚的味道不如护国寺那边的,但是味道比起般的店还是好吃多了。”

    颜夕这次没有犹豫,夹了筷子扔进嘴巴里,频频点头,“果然好吃,晓萱姐姐,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

    俩人吃完走出小店的时候已经吃的肚子滚圆,颜夕拍拍自己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嗝,好饱啊,没想到这些东西这么好吃竟然还这么便宜。”

    “下次我带你去护国寺去,那边有个小吃条街,吃的东西更多,保证你吃过次就想去第二次。”

    “好啊。以后等我上了b大,我就有很多的时间了,我定要吃遍京城的各种小吃。”颜夕脸的笑意。这次的高考结束以后她特意对了下答案,发现自己的成绩还不错,上个b大应该没有问题,所以这两天颜夕的心情很好。

    赵佳卿已经从国外回来了,去外面散了几个月的心,回来时她的心性平和了很多,整个人都柔和了,见女儿已经结束了考试,就建议她出去找朋友玩。

    “其实不止是这些小吃,京城还有很多美食,等我有时间给你整理出个攻略,你闲暇的时候就可以跟同学或者朋友去吃,这些可都是我从小到大发现记录下来的,般人我都不告诉她。”

    说起美食,两个吃货很有心得,聊得自然很愉快。

    “吴倩?”刚走到巷子门口,看见前面那道有些熟悉的背影,于晓萱犹豫着开口叫了声。

    前面的那道身影脚步顿,转过身来,不是好久不见的吴倩又是谁。只是她的样子有些狼狈,身上的衣服是旧的,还有几处脏污的地方;头发乱糟糟的,成了团稻草,上面还泛着油光,块块的,似乎很久没有洗过了;脸色蜡黄,好像长期营养不良的人,眼眶底下是浓重的青黑。

    于晓萱乍眼看到,差点没有认出来,眼前吴倩还没有跟陈擎天的时候,虽然生活条件不好,但是身上从来都是干干净净的,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不能用邋遢来形容了。

    “吴倩,真的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于晓萱问到。

    吴倩见到于晓萱,有些惊讶,眼底闪过道精光,却转瞬即逝,她木着张脸,神情麻木,“关你什么事。”说完就要走。

    于晓萱想起那天看到的吴倩的母亲,想起她提起女儿吴倩时那眼角抹泪的样子,“吴倩,你妈妈来找过你了你知道吗?”

    吴倩的脚步顿。

    于晓萱继续说道,“你母亲借了很多的钱帮你把高利贷还了,她找了你好多天,直没有找到你,前两天才刚刚离开。”

    吴倩背对着于晓萱,身子僵硬,她知道自己自私,但是她也是被逼的,她如果不跑,那么那帮人就要打死她,或者逼着她卖Y,她只能逃走。

    这段时间她的日子也不好过,整天都是东躲西藏的,因为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她不住起很好的宾馆,只能找那种个晚上十块钱的地下室居住,每天不是泡面就是泡面,她不能出去找工作,害怕被那些人撞到。

    为了生存,她将身上值钱的东西也拿去卖了换钱,她的身上除了几张纸币就跟手机都没有,自然也不知道她的母亲来了京城,满世界的找她。

    前两天要不是许诺找到她,恐怕她现在依旧躲在地下室里不敢出来,今天她原本是想出来买身衣服,洗个澡,然后再去找于晓萱或者是方彤,没想到刚刚出门就撞见了于晓萱。

    “于晓萱,你就当没看见过我吧,我这辈子已经完了,你要是再看见我的母亲,帮我带句话给她,让她就当我死了吧,就当从来没有生过我,这辈子是我对不起她,来生再还。”

    吴倩低声说道,嗓子沙哑,带着丝哽咽。

    “吴倩,你还年轻,只要你知错就改,就来得及,你的家人正在等你回去。”于晓萱走过去,走到吴倩的身边,劝道。

    她是不知道吴倩找沈清澜借钱的事情的,她也不喜欢吴倩,从来都不喜欢,总觉得这人的心态有点不正常,但是看到她现在这样,心里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我还有希望吗?”吴倩看着于晓萱,自嘲道。

    “有,只要你不放弃就有。”

    吴倩的眼睛里闪过道亮光,却很快又暗下去,“这些话都是骗人的,我知道你是在哄我,我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就连毕业证都没有,就算是出去找工作,连个凭都没有,又有谁会用我?”

    “吴倩,你不能这么想,要是连你自己都放弃你自己了,那么你的人生就真的完了,你想想你的父母。”

    被提到自己的父母,吴倩的眼眶红了,眼泪滴落下来,“我对不起他们。”

    “吴倩,振作起来吧,就算是毕业证书,但是找份工作养活自己还是不难的,那帮高利贷的人已经走了,他们不会再找你,只要你以后好好工作,你的人生会好起来的。”

    吴倩摇头,“没办法好起来了,我现在身上分钱都没有,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活不下去了。”

    于晓萱闻言,从包里拿出几张纸币,递给吴倩,“我今天出门也没有带很多的现金,只有这些,你先拿着,这段时间你再找个包吃住的工作,应该就足够了。”

    钱不多,目测也就千块左右,吴倩没有接,“我不要。”

    于晓萱将钱塞进吴倩的怀,“你就别逞强了,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吴倩将那些钱拿在手里,捏得很紧,低着头,轻声开口,“于晓萱,谢谢你。”

    于晓萱笑了笑,“你定要振作起来,好好活下去,我们就现先走了。”

    “等等。”吴倩叫住她,“于晓萱,我那里还有样东西,请你转交给沈清澜,是我偷拿的。”

    于晓萱转身,看着她,“什么东西?”

    “件小东西,但是我看沈清澜放得很好,想来应该对她很重要,我曾经因为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的事情时先不开就偷偷拿了,现在你帮我转交给她吧,顺便帮我跟她说声对不起。”

    于晓萱没有起疑心,点点头,“行吧,你将东西交给我。”

    “东西在我现在住的地方,就在这附近,你跟我起去拿下,可以吗?”

    于晓萱想了想答应了,看向颜夕,“你先去车上等我?”

    颜夕摇头,“我还是跟你起去吧。”

    吴倩张口想反对,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没有张口,带着俩人往巷子的深处走去。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于晓萱看着眼前脏乱不堪,昏暗潮湿,还泛着怪味的地下室说道,眉头皱的很紧。

    房间很小,就摆得下张床,现在站了三个人,立刻就显得空间狭窄了。

    吴倩无措地搓搓手,点点头,“嗯,我没有钱,住不起好的地方,这里便宜。”

    她没有马上找东西,而是先倒了两杯水分别递给于晓萱和颜夕,“我这里没有其他的东西,你们将就着喝吧,放心,这杯子我洗干净了的,不脏。”

    于晓萱和颜夕没有接,吴倩低下头,神情黯然,“算了,你们不喝就等我下,我马上将东西找出来给你们。”

    俩人见此,接了过来,喝了小口,水的味道有点怪,喝了口之后俩人都没有再喝,只是将杯子拿在手里。

    吴倩见他们喝了,笑了笑,“你们等会儿,我找东西。”

    说着,转身开始翻箱倒柜,“我这里比较乱,东西不知道给我放在哪里了。”

    “没关系,你慢慢找,我们不急。”于晓萱说了句。

    找了五六分钟,吴倩依旧没有找到,她的神情很着急,“我明明记得我放在这里的,怎么就不见了呢。于晓萱,你再等我会儿,我肯定可以找到的。”

    于晓萱倒是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只是这里沉闷的空气让她觉得有些头晕,正想着呢,就见颜夕身子软,倒在了地上,于晓萱惊,连忙去扶颜夕,眼前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吴倩东西也不找了,站起来,看着地上的两人,“你们不要怪我,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是沈清澜的朋友,你们是受了她的连累了。”

    她摸摸口袋里于晓萱给她的千块钱,看着于晓萱的目光很是复杂,“于晓萱,对不起。”

    她将房门锁上,然后才拿着张纸走出去,想要找公用电话。

    她在水里放了点药,这是前两天许诺给她的,还给了她五万块钱,要求就是绑架沈清澜的朋友,于晓萱或者是方彤随便哪个都行。

    然后将人交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联系方式就在写在她手里拿着的这张纸上。

    她按照上面的联系方式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之后,对方只是说了句让她将人看好,晚上就过来带人就挂了电话。

    她回了地下室,于晓萱和颜夕还在昏迷之,她将他们的身上的钱搜了个遍,于晓萱身上的现金都已经给她了,倒是从颜夕的身上搜出了五百块钱。

    吴倩又将两人的手机搜出来,关机之后扔到了外面的垃圾桶里。

    她不知道这个药效可以持续多久,端起他们放在柜子上的水杯,又往他们的嘴里灌了大杯。

    天渐渐暗下来,但是跟她联系的那个男人还没来,吴倩渐渐有些不安,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时不时看眼直昏睡的颜夕和于晓萱。

    就在她坐立不安的时候,传来了阵敲门声,她喜,打开门,就看见了两个男人站在门口,“只是并不是熟悉的东方面孔。”

    “你们是谁?”吴倩警惕地问了句。

    从俩人的身后又走出个男人,是张东方面孔的脸,看了眼地上的人,从口袋里拿出张照片,对照了下,笑了,“事情干的不错。”

    听见熟悉的声音,吴倩的防备立刻放了下来,三人进屋,两个西方男人抱起于晓萱和颜夕就要走出去。

    “等等。”吴倩叫住他们,“你能告诉你你想将他们带到哪里去,做什么吗?”她的心底涌起阵强烈的不安,许诺只是告诉她想要给沈清澜个教训,但是沈清澜身手太好,先要抓住她并不容易,所以才打算从她的朋友下手,将她的朋友抓来当诱饵,这才有了今天的这出。

    但是现在看到这三人,吴倩直觉这两个人要是被人带走了,就绝对不会有好事,她有些后悔了。

    东方面孔的小个子男人看了眼吴倩,将叠钱扔在地上,“这不是你该管的,拿着你的钱滚吧。”

    吴倩没有去拿那些钱,而是拦在了几个人的面前,“我后悔了,这笔生意我不做了,人你们不能带走,你们赶紧走吧。”

    男人残忍笑,“带不带走这可不是由你说了算,赶紧让开。”

    吴倩没让,对上男人满含杀意的眸子,她的身子打了个哆嗦,却坚持拦在了门口,“你们将人给我放下,不然我可就喊人了。”

    她看了眼依旧昏迷的于晓萱,于晓萱,就当是我报了那千块的钱的恩吧。

    男人眼底狠意闪而过,从腰间掏出样东西,吴倩惊,转身就想逃,结果还没逃出两步,身子软,就倒在了地上。

    “快走。”男人低喝声,三人迅速离开。

    紧闭的地下室里,吴倩躺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还残留着惊慌和恐惧,她的身下是片氤氲开来的血迹。

    ------题外话------

    推荐好友《军门枭宠:蛇王撩妻很高调》/叶澜珊

    【女扮男装+爽+宠+异能】

    这是个变态偏执男和清冷女总裁之间那些关于爱情不得不说的事儿。

    沐锦:出身名门,集名利与地位于身的帝国总裁,气质清雅矜贵无双,医术惊人,武术过人,只玉箫,可令万兽折腰。

    凤玺:苏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顶端人物,身份尊贵,狠戾嚣张。

    【二早期】

    有些人的爱,注定炙热无比,用尽生只爱人,就比如他。

    凤玺穷尽生也只想将那个人困在床榻与怀抱之间,赐予场极致的宠溺。

    他说:“沐锦,爱我或者去死,你只能选个。”

    爱的窒息,爱的毁天灭地,也爱的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