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雨夜追杀1(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君煜将温兮瑶路背回家,她家里有阿姨,所以生活上沈君煜并不担心,临走前,依旧不忘叮嘱,“你的伤口不能碰水,明天早上起来记得换药。”

    温兮瑶温顺地点点头,“知道啦,你晚上回去开车小心。”

    新禾国际的这起意外事故第二天就上了新闻,影响很不好,上对新禾国际的评论普遍是片骂声,温兮瑶拿着手机浏览着新闻,看着上面的报道脸上很是难看。

    “上这些喷子可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天天的就知道喷这个喷那个,事情的真相了解清楚了吗?”温兮瑶将手机放下,不满地说道。

    沈君煜将个剥好的鸡蛋放进她的盘子里,“你都说了他们是喷子了,理会那些事情做什么,赶紧吃饭。”

    他是今天早赶过来的,温兮瑶早上醒来看见沈君煜,虽然很是意外,但是心里却很开心。

    “等下吃完饭是不是还要去医院?”沈君煜问道。

    温兮瑶点点头,“这件事不管经过怎样,人毕竟已经死了,我不能看着不管,而且公司的形象现在落千丈,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传了出去,以后这里就算是建成了,恐怕也没有人来买,公司的股东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我呢。”

    想起这些,温兮瑶有些头疼,因为她是空降的,那些股东就等着抓她的把柄,然后将她赶下台。

    “先不要想那么多,把早饭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肯定会有解决办法的。你现在就是不吃不喝,也无事于补。”

    温兮瑶想想也是,端起牛奶喝了口,默默地吃完了早饭。

    沈君煜送温兮瑶去上班,她的脚伤了,根本不能开车,虽然有司机接送,但是沈君煜还是有些不放心。

    沈清澜是从新闻上知道这个消息的,给沈君煜打了电话,知道温兮瑶受伤了,就直接驱车去找了温兮瑶。

    温兮瑶还在会议室里没有出来,今天刚到公司,就看见了等着她的干股东,公司召开了紧急董事会,那几个老家伙全程都在指责她的过失,言语间不乏要将她罢免的意思。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将公司交给个女人就是行不通的,你看现在出事了吧。”说这话的是公司里的个小股东,姓钱,为人跟他的姓样,抠门又爱钱。但是这话刚说完就意识到公司的董事长也是个女人,此刻就坐在上首的位置。尴尬地笑笑,不敢看董事长董新禾的眼睛。

    “还是太年轻啊,做事情不靠谱。”这是王姓股东说的。

    温兮瑶就坐在那里,冷眼看着股东们对她的讨伐,言不发。

    新禾国际的董事长董新禾脸上倒是没什么表情,等所有的股东都说完了,她才看向温兮瑶,“兮瑶,这件事你怎么说。”

    温兮瑶扫了眼在场的股东们,“董事长,关于这件事,我承认确实有我的失误在里面了,但是这件事的主因是因为那个工人没有按照规定做好安全防范工作,主要责任人并不是我们,照我的意思,这件事我们直接走法律程序,该如何处理就如何。”

    “你说的简单,走法律程序,现在上已经引起众怒了,多少人指着鼻子骂我们呢,早上新闻刚出来,公司的股价就下跌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民众的情绪,挽回公司的形象。”王董事说道。

    “那按照王董事的意思,这件事我们就这么认了?如果认了,外面的人会怎么想,他们会认为是我们心虚害死人。”温兮瑶淡淡地说到。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赶紧的息事宁人才是正经,不然公司的形象还要不要了?而且因为这件事,3号地的价值早已不是当初的那块风水宝地,十几个亿的投资很有可能打水漂,这损失你承担的起吗?”钱董事幽幽来了句,三句话不离钱。

    温兮瑶在会议室里跟他们唇枪舌战,坚持自己的态度,丝毫不肯退让,最后还是董事长董新禾发了话,按照温兮瑶的意思办,这件事才算暂时告段落。

    “董事长,这件事我感到很抱歉,是我时疏忽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董事长办公室里,温兮瑶对着董新禾抱歉的说到。

    董新禾摆摆手,“这件事不怪你,我已经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你做的很对,有些事情我们可以妥协,但是有些事情绝对不能让步,不能让人觉得我们新禾国际是好欺负的。”

    董新禾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硬脾气,做事干脆利落,不然也不能白手起家做起这么大的间公司,当初她眼相温兮瑶,多次邀请她来公司,除了看她的能力之外也是因为她的脾气跟年轻时候的自己很像。

    温兮瑶点点头,“董事长放心,这件事我定会圆满解决,但是……”她犹豫了下,“但是那个工人毕竟死了,家里还有个没有工作的妻子和个两岁的孩子,我想出于人道主义,我们是否可以给他优厚点的赔偿?”

    董新禾微微笑,“我既然将这件事交给你负责,就是相信你,你尽管放手去做,董事会那些老家伙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谢谢董事长。”被领导信任,让温兮瑶因早就面对那群老家伙的指责而不好的心情得到了不错的慰藉。

    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温兮瑶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看见等在外面的沈清澜,眼底微微惊讶,“清澜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沈清澜说道,看了眼她裹着纱布的手掌,“伤怎么样了?”

    “没事儿,就是有点小擦伤,不要紧。”

    沈清澜将手上的药膏递给她,“这是我哥让我送来的,效果不错,你试试。”

    温兮瑶挑眉,早上见到沈君煜的时候怎么不给她?想了想就明白了,笑着接过来,“替我谢谢你哥。”最后两个字咬重了音。

    沈清澜淡淡笑,“不用谢。”

    知道她的事情很多,沈清澜并没有多留,就连温兮瑶的午饭邀请都被她拒绝了。

    从新禾国际出来,沈清澜去了趟古玩街,她先给傅老爷子买件礼物,再过个星期就是傅老爷子的生日,家里人本想给他过个生日,但是老爷子拒绝了,生日不过,但是礼物还是要准备的。

    正在看件古玩,沈清澜忽然察觉到道视线,她倏然转头,却没有看到任何可疑的人,但是她很肯定,刚才绝对有人在看她。

    又看了眼,依旧没有看到可疑的人,沈清澜收回目光,继续看着自己手的古玩。

    而在不远处的角落,许诺靠在墙上,嘴角勾起抹笑,这个沈清澜的五感比自己与预想的还要敏锐,刚才自己就看了眼就被她发觉了。

    沈清澜从古玩店出来,手上拿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她选了个方向,时不时停下来走进沿街的店铺看看,路走走停停。

    这条古玩街靠近城南的四合院老城区,小巷交错纵横,沈清澜的茶馆就在附近,她转了弯,拐进了附近的条小巷子里。

    身后传来阵轻微的脚步声,如果不是她的听力灵敏,恐怕还察觉不到,沈清澜特意放慢了脚步,身后的脚步声也慢下来,沈清澜的嘴角轻勾,继续朝着自己家的茶馆走去。

    而在下个转弯口的时候,沈清澜猛地转身,就跟跟踪的人来了个面对面,“好久不见。”

    许诺没有想到自己会暴露的这么突然,既然被发现了她倒也没打算躲藏,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任由沈清澜打量,“确实好久不见,沈小姐。”

    沈清澜清冷的脸上勾起抹淡淡的笑意,很浅,“见过两次,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许诺,许多的许,诺言的诺。”许诺微微笑,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仿佛在看个老朋友。

    “我的茶馆就在附近,既然在这里遇到,不如去我的茶馆里坐坐?”沈清澜发出邀请。

    “好啊。”许诺从善如流。

    走进茶馆,许诺打量了眼四周,环境倒是清幽,是个难得的好地方,没有带许诺去茶室,而是带着许诺去了她在这里的专属房间。

    “许小姐想喝什么?”

    “都可以,我对茶道没有研究,无论什么茶对我都是样的。”许诺在沈清澜的对面坐下来。

    沈清澜闻言,直接从柜子里拿出了罐龙井,开始慢条斯理地冲泡起来,许诺看着她优雅的动作,眼神微微闪。

    “沈小姐不仅画画画的好,煮茶的手艺也不错。”许诺夸赞了句。

    沈清澜红唇轻启,“你的画工也很是不凡。”

    杯清茶被放到许诺的面前,许诺端起来,喝了口就放下来,她的真的不懂茶。

    意外就发生在瞬间,许诺也没有想到沈清澜竟然会忽然动手,而且出手就是杀招,她只能本能的躲开,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没几分钟,许诺就被沈清澜制服了。

    从后面扣着许诺的双手,沈清澜手扯,许诺后背的衣服就被她扯到了边,露出了许诺的右肩,那里,果然有个暗红色的刺青,跟她曾经的模样,沈清澜的眸光微沉,“你到底是谁?”

    许诺被人制住,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慌,心却对沈清澜的身手有了更新的认识,这个女人很强,比她所想的还要强,刚才自己竭尽全力竟然都没有在她的手下走几招,虽然是沈清澜偷袭的成分居多,但是她打不过沈清澜也是事实。

    “我不知道沈小姐在说什么,倒是我想问问沈小姐,你这忽然出手打人还扒我衣服是什么道理?难道沈小姐还有特殊的爱好不成?”许诺轻笑,语气带着嘲讽。

    沈清澜底划过抹微光,放开许诺,“看来艾伦是真的不行了,就连教出来的人都这么的无能。”

    突然从沈清澜的口听到了艾伦的名字,许诺神情微变,只是立刻就恢复了正常,但是直在注意着她的沈清澜依旧清楚的看见了她的神情变化,心猛地沉,艾伦果然还活着。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艾伦,我不认识。”许诺张口否认。

    “告诉艾伦,别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我以前做过的事情,我不介意再重复次。”沈清澜神情微冷。

    许诺眼底闪过抹怒气,脸上笑着,“沈小姐,我们后会有期。”

    沈清澜直目送着许诺远去,脸上的彻底冷了下来,她料想过艾伦还或者,但是真正地确定下来,心还是忍不住阴霾重重。

    许诺走出茶馆,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给艾伦打了电话,刚接通,艾伦嘶哑难听的嗓音就传来出来,“被发现了?”

    许诺脸色僵,尽管看不到艾伦,但是身子还是忍不住紧绷,“是的,对不起。”

    原以为艾伦会发火,但是没想到艾伦竟然笑了,“早点发现也好,时间不多了,我也该出发了。”

    “主人,你要来京城?”

    “嗯哼,小野猫放养久了,再不抱回来就真的变成野猫了。”

    许诺眸光沉沉,看不清情绪。

    “在我来之前,你不许轻举妄动,尤其是沈清澜,不许动,但是住在她房子里的那个人倒是可以去问候问候。”

    “是,主人。”

    挂了电话,艾伦看着窗外的盛放的鲜花,笑的温柔,“小七啊,你果然还是这么聪明,真是个乖孩子,我们很快就能见面了,你会开心吗?”想起跟在沈清澜身边的金恩熙几个人,艾伦的嘴角的笑意更浓。盛宴,要开始了。

    彼得进来的时候看见艾伦笑得温柔的样子,摸了摸胳膊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艾伦,今天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心情不错哟。”

    艾伦收了脸上的笑,冷冷地看了眼彼得,“个星期后我要去Z国。”

    “行,没问题,但是你现在还不能行走太长时间,所以我要跟你起去。”彼得答应的很干脆,反正自己不答应,这个人也是要去的,他从来改变不了艾伦的主意。

    艾伦没有反对,“六月之前,我能站起来吗?”

    “可以,只要用完最后次药就可以站起来,但是艾伦,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从今以后你的腿都会留下后遗症,旦再次受伤,这辈子都不可能再站起来,而且每到阴雨天都会疼痛难忍,这种疼痛堪比剜心之痛。”

    这些话艾伦已经听了很多遍了,甚至那种痛苦他已经尝到过,神情不变,“只要可以让我站起来就好。”

    彼得耸耸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以后这些话他也不会再说了,这是最后次。

    **

    下午的时候,天下雨了,从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金恩熙看着外面的大雨,暗暗骂了声“**”,然后悲剧地发现自己被困在图书馆里,她今天难得想来下b大的图书馆,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么衰的事情。

    “同学,能搭下伞吗?”金恩熙看见个男生要出去,手上还拿着把伞,走过去,笑着问道。

    男生看见金恩熙,脸上微红,点点头,“好的,好的,你要去那里?”

    “你送我到学校的停车场就好。”

    停车场离这里不远,走过去才五分钟路程,男生将伞罩在金恩熙的头上,“学姐,走吧。”

    伞大部分都在金恩熙的头顶上,幸亏这把伞大,不然就这个撑法,这个男生肯定会被淋成落汤鸡。

    “你是大的?”金恩熙侧头看了眼男生微红的脸,起了聊天的兴致,现在这么纯情的男生可是很少了。

    男生不自然地点点头,金恩熙今天用了点香水,味道很淡,但是此时他们靠的近,香味似有若无地传到男生的鼻尖,让他脸上的热度有了上升的趋势。

    “学的什么专业?”

    “计算机。”

    哟,还是直系的学弟,金恩熙笑了,“我也是计算机系的,不过我在读研究生。”说话间停车场已经到了,金恩熙将车门打开,坐了进去,“今天谢谢你啦,小学弟,下次有机会见面,姐姐请你吃饭。”

    男生退开几步,看着金恩熙开车离开的背影怔怔出神,金恩熙从后视镜里看到他那望妻石般的样子,吹了声口哨。

    从学校里出来,金恩熙没有回尚雅苑,而是开往了城外的方向,她今天要去伊登那里那点东西,上次不小心忘在那里了。

    雨很大,金恩熙开车的速度并不快,她打开音响,很快车子里就响起了摇滚的劲爆音乐。金恩熙随着音乐微微摇摆着身体。

    后面不知何时跟上来辆车,金恩熙没有在意,车子渐渐靠近,金恩熙微微皱眉,心刚想着这个司机的水平不行的时候,打了方向盘,将两辆车子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些,谁知那辆车又贴了上来。

    “**”,金恩熙骂了声,“该不会开车的是个酒鬼吧。”

    加快了车速,见后面的那辆车没有贴上来,金恩熙就没有将心思放在它的身上,谁知就在她不在意的时候,那辆车却忽然撞了上来,突然其来的撞击力让金恩熙的身子猛地前倾,额头狠狠撞上了方向盘,金恩熙脸色变,降下车窗,“你会不会开车,眼瞎是不是。”

    那辆车的车窗降了下来,许诺的脸出现在金恩熙的视线,而许诺的手上此刻正握着把手枪,此刻,黑洞洞的枪口的对准的就是金恩熙的脑袋。

    ------题外话------

    推荐古言大神雨凉的《倾世眷宠:王爷墙头见》

    面对从池走出的美男,她直勾勾的盯着,露出花痴神态:“王爷真威武。”

    男人无视她的存在,淡定穿衣。

    隔日——

    她从池走出,迎向男人的眸光,媚眼如丝,如妖精般勾魂摄魄,“王爷,我美吗?”

    男人身躯僵硬,粗看面色从容,细看耳根暗红。

    再然后——【嘿嘿嘿!】

    某天,男人见女人在院编制箩筐,大为不解,“何用?”

    她道,“我未出嫁就先背叛了嘉和王,被他们发现我和你的事,定会被浸猪笼的。趁着没被发现之前,给自己编个好看的笼子,以后被沉湖的时候也能摆个姿势死得好看些。”

    某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