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闹事2(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刚刚见温兮瑶是个女人,就想着捞笔,毕竟弟弟已经死了,争取最大的利益才是最现实的做法。

    他曾经听别人说过,越是大公司,越是害怕弄出负面新闻,般出了这种事,他们都会选择息事宁人,给钱了事,这才是今天他带着这么多人来这里闹事的原因。

    现在见温兮瑶竟然真的要走法律程序,心里就虚了,但是面子上却不肯服输,依旧叫嚣道,“你们这是仗势欺人。”

    温兮瑶冷着张脸,“现在我也是受害者,我公司的员工刚刚被你打进医院,这笔账怎么算?这次,可不是我们先动手的,来这里闹事的人也不是我们。”她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别人越威胁她,她越是不会妥协。

    男人语塞,但是还是不肯罢休,“我们回来闹事还不是因为你们害死了我弟弟却不肯负责。”

    温兮瑶冷笑,“呵呵,倒是我不肯负责还是你们狮子大开口想要敲诈?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负责这样的话了?”

    男人彻底没话了,这件事他确实有理亏的地方。

    老太太见儿子被人家控制着,现在听这话的意思还要报警,彻底慌了,拉着温兮瑶衣角,“姑娘,你行行好,放了我儿子吧,我就这么个儿子了,他要是再出事,你叫我们家孤儿寡母的可咋活啊?”

    “大娘,我刚才就说了我是来解决这件事的,人是在我的工地上出事的,不管是不是王春的本身的原因,出于人道主义,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但是做人做事也要有个度,你们上来就是五百万,我想换做任何个公司都不会答应。”

    “就算没有五百万,你也要给我们百万吧,那可是我弟弟的条人命,他才这么年轻就死了。”男人开口,这次的语气倒是没有刚才那么冲。

    温兮瑶看也不看他,而是看向包工头,“报警了吗?”

    “已经打了电话了,警察马上就到。”

    老太太听警察要来了,完全没了主意,“姑娘,我求求你放了我儿子吧,我给你跪下了。”说着就要下跪。,

    温兮瑶惊,连忙躲了开来,“大娘你先起来。”伸手想要将老太太扶起来,才发现手上都是鲜血,又缩了回来。

    老太太不肯起来,温兮瑶有些无措。

    正在此时,双大手伸出来,将老太太扶了起来,温兮瑶看见出现在这里的沈君煜,很是意外。

    老太太是不愿意起来,但是耐不住沈君煜力气大,将老太太从地上扯了起来,“大娘,你先起来。”

    将老太太交给警察,沈君煜才注意到温兮瑶流血的手,眉头皱的死紧,沈君煜扯下自己的领带,将温兮瑶的掌心包住。

    “你怎么来了?”温兮瑶轻声问道。

    沈君煜看了她眼,“我要是不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看我不是已经报警了吗?”

    沈君煜斜了她眼,“你先给我解释下,不是说去医院看看王春的家属吗,怎么现在却在这里?”

    温兮瑶讪笑,“俞经理给我打电话说这里有人闹事,我就过来看看。”

    沈君煜冷笑,“我倒是忘了你可是女金刚,刀枪不入的。”

    温兮瑶皱眉,却在下个瞬间舒展了眉头,脸委屈的看着沈君煜,“沈君煜,我现在受伤了。”说着,还将自己受伤的手在沈君煜的眼前晃了晃,沈君煜立刻没了脾气,无奈地看了她眼。

    “让我说你什么好。”

    温兮瑶吐吐舌头,忽然发现偶尔装下小女人,撒个娇什么的还是很有必要的,不是说撒娇女人最好命吗?而且看沈君煜的样子,似乎也吃这套。

    后来,每当温兮瑶做错了事,沈君煜想要训斥她的时候,温兮瑶就脸可怜兮兮地表情看着沈君煜,沈君煜就什么脾气都没了,尤其到了后来,沈家小公主出生之后,母女俩都模样的表情看着他的时候,沈君煜就彻底沦为了家里的老婆奴和女儿奴。

    警察带走了闹事的几个人,包工头也跟着走了,温兮瑶留在了最后,“还不走,打算留在这里过夜?”沈君煜语气有些不好。

    温兮瑶走了步,右脚就钻心的疼,她站在原地,皱着眉头,沈君煜脸色变,快步走过来,蹲下身,抬起温兮瑶的右脚看,就发现她的右脚腕已经肿得跟个馒头似的。

    沈君煜冷了脸,把抱起温兮瑶,将她塞进了车里,言不发地开车。

    温兮瑶扫了他眼又眼,见他始终言不发,终于忍不住开口,“沈君煜,受伤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生什么气啊。”她还想生气呢。

    “我没生气。”沈君煜硬邦邦地说了句。

    温兮瑶冷笑,“你没生气你对着我甩脸子,沈君煜,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嫌我给你惹麻烦了是吗?我也没叫你来啊,就算你不来,我自己也可以解决这件事。”

    沈君煜唰的下急刹车,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侧过身,对着温兮瑶的脸就吻了下去,吻急切而霸道,温兮瑶的唇都被沈君煜弄疼了,沈君煜似乎是嫌不够,最后张嘴在温兮瑶的唇上咬了口。

    温兮瑶轻呼了声,“沈君煜,你发什么疯?”

    “温兮瑶,你问问自己,在你的心我沈君煜到底是什么人。”

    温兮瑶看着他满是怒气的脸,心的怒气反而在瞬间消散了个干净,“沈君煜,你该不会是在内疚吧?”

    沈君煜转过头,不说话,也看她。

    温兮瑶笑了,“沈君煜,你还真的是在内疚啊,其实这件事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沈君煜确实是在内疚,当时听到温兮瑶要去医院他就应该陪着她起的,要是他跟着起来,温兮瑶现在也不会受伤。

    要不是他途给温兮瑶打了三个电话她都没有接,他着急之下给温兮瑶的助理打了电话,也不会知道工地有人闹事,温兮瑶来了工地的事情。

    “我应该陪你起来的。”沈君煜说了句,换来温兮瑶的轻笑,“好,以后我要是再有这种事,定叫上你起,行了吧?”

    哄小孩子的语气,听得沈君煜好笑。

    “沈君煜,你要是再不送我去医院,我就真的要疼死了。”

    沈君煜启动车子,将温兮瑶送到医院,拍了片子,医生看了看。

    “没事,就是扭伤了,没有伤到骨头,养几天就没事。”看见温兮瑶脚上的高跟鞋,“这几天就不要穿高跟鞋,最好是穿拖鞋,这样回复的快点。”

    “好的,谢谢医生,医生,她的手没事吧?”沈君煜问道。

    “没事,就是点皮外伤,但是注意伤口不要碰水,免得感染。”

    又给温兮瑶配了点药,沈君煜去拿了药,才送温兮瑶回家,车子开到离家还有公里的地方,温兮瑶忽然开口,“沈君煜,我们走回去吧。”

    沈君煜看了眼她的脚,意思不言而喻。

    温兮瑶笑眯眯,“我虽然不能走,但是你可以啊,你背着我走嘛。我以前直有个愿望,就是希望男朋友能背着我压马路。你看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路上行人也不多,你就背着我走段呗。”

    沈君煜看了她眼,看着她眼的期待,最终还是被认命地下车,“上来吧。”

    温兮瑶笑嘻嘻,趴在沈君煜的背上,沈君煜手架在她的腿弯处,站了起来。

    “沈君煜,我重不重?”温兮瑶手环着沈君煜的脖子,在他耳边问道。

    “重,重死了,你该减肥了。”沈君煜回了句,其实点都不重,温兮瑶很瘦,比沈清澜还要瘦。

    温兮瑶脸蛋微黑,“怎么可能,我才88斤,你竟然说我重。”

    沈君煜轻笑,“逗你的,其实你点不重,以后吃饭记得多吃点,太瘦了不好看。”

    “我胖了你背不动怎么办?”

    “你就是再胖个五十斤,我照样能轻松背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