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闹事1(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我死了不就如了你的意了吗?啊,你是不是看我不死,所以专门回来气我的?”

    “爸,您又何必说这样的话来戳我的心呢!”

    父子俩在房间里说话,沈清澜和卢雅琴站在房间门外,沈清澜能清楚的听到老爷子的怒骂声,却没有进去,卢雅琴担心丈夫,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进去的时候。

    她看了眼沈清澜,“清澜,今天的事情谢谢你,还有,那天君泽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是我没有教好他。”

    沈君泽的态度沈清澜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她今天会帮卢雅琴,也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老爷子,她前两天就知道了沈让的病情,但是刚好遇上于晓萱的事情,所以就把这件事放在了边。

    “我不是为了你。”沈清澜淡淡开口。

    “我知道,但是还是要谢谢你。”卢雅琴微微笑。

    而沈清澜也是第次知道原来当初跟沈让定亲的人竟然是傅靖婷,那么当年傅靖婷会嫁给顾博是不是跟沈让退婚的事情有关呢?

    听沈老爷子的意思,当初这件事闹得还是挺大的,两家的关系应该是差不多断了,但是看着傅老爷子对她的态度,还有傅靖婷的态度,丝毫看不出沈家和傅家有着这么段令人不愉快的过往。

    沈清澜见房间里渐渐安静下来,转身下了楼,毕竟是亲父子,哪里有什么隔夜仇,更何况是在沈让时日无多的情况下。

    沈清澜离开沈家,就打算去傅家,她想问问傅老爷子当年的事情,只是很不巧,傅老爷子和傅靖婷都不在,她只好作罢。

    想了想,沈清澜直接开车回了江心雅苑,只是看到小区门口那倒熟悉的身影时,沈清澜的眸光轻闪,降下车窗,看着眼前的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微微笑,“我是专门来找你的,有时间起吃个饭吗?”

    沈清澜挑眉,看着眼前的人,打开了车门,“上来吧。”

    沈清澜和秦妍坐在餐厅里,看着对面的女人,至今没有搞明白秦妍找她是想做什么。

    秦妍看着沈清澜,神情温柔,脸上似乎还有些歉意,“沈小姐,其实今天找你来,只是想找你聊聊。”

    沈清澜挑眉。

    “沈小姐跟颜夕的关系很好?”

    “这有什么问题?”

    秦妍微微笑,“沈小姐误会了,我就是问问而已,想必依沈小姐跟颜夕的关系应该知道,颜夕对我有些误会,颜夕这孩子喜欢什么都闷在心里,要是沈小姐有时间,还请你多陪陪她。”

    似乎是知道自己说这话没有立场,秦妍的脸上有些不自在,“颜夕的朋友不多,我是看她跟你还愿意说说话,所以才来拜托你的,我对颜夕真的没有任何的恶意。”

    对于秦妍的话,沈清澜不置可否,她对这个女人对颜夕的关心有些奇怪,她知道眼前的女人是秦沐的亲生母亲,但是从她的身上除了脸上的五官能找到秦沐的影子,她找不到任何相似的东西。

    “颜夕的事情我自然会放在心上。”沈清澜淡淡说了句,起身就算离开。

    “沈小姐,我听说你也认识个叫做秦沐的人是吗?”秦妍急急开口,句话顿时让沈清澜的脚步顿住,她重新先坐了下来。

    她看着秦妍,眼神带着审视,“你怎么知道我认识个叫秦沐的人?”这件事她只告诉了颜夕,而颜夕跟秦妍的关系,她相信颜夕并不会告诉秦妍这些。

    秦妍神情僵,不自然的笑笑,“沈小姐大概不知道,我有个女儿就叫秦沐,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我听说沈小姐的画展上有副画,画上的小姑娘跟我的女儿秦沐长得很像,所以我猜测是不是沈小姐认识我的女儿,要是沈小姐真的知道我的女儿在哪里,还请沈小姐告知我。”

    这个解释很合理,配上秦妍脸急切的表情,更加体现了个急切地想要找回自己的女儿的母亲形象。

    沈清澜眼底神情莫辨,“我是认识个叫做秦沐的人,她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家人抛弃在福利院里,后来生了场大病,没有挺过去就死了。”

    “死了?”秦妍神情怔怔的,似乎是不敢相信沈清澜说的,“不,不会的,我的女儿是不会死的,你说的那个人肯定不是我的女儿。”

    秦妍站起来,脸上的笑容很勉强,“沈小姐,今天打扰你了,我先回去了。”

    沈清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眼底是他人看不懂的神情。

    而沈清澜没有看到的是,转身离开的秦妍,脸上哪里有丝毫的悲伤和不可置信,有的只是懊恼。

    原本只是个简单的试探,但没想到沈清澜的反应这么快,秦妍暗暗想着,看来还是要从颜夕那边入手。

    **

    这几天,韩奕直没有回家,也没有回公司,不是在于家陪着于晓萱,就是帮着她处理家里的事物。

    由于于玮前两年就已经立过遗嘱,所以家里财产分割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全部归入于晓萱的名下,于晓萱的二叔和二婶儿不甘心想要闹事,但是在韩氏集团的法务部面前也只有偃旗息鼓的份。

    知道于晓萱不会打理公司,韩奕又特意为她找了个值得信任的职业经理人帮忙打理公司。

    于晓萱这几天的情绪直很低落,除了韩奕、沈清澜和方彤几个人,其他人律不见,琳达也知道她刚刚失去双亲,帮她推了所有的通告。给她放了段时间的假。

    “晓萱,家里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公司也请了专门的职业经理人打理,绝对不会让你爸的心血付诸旦。”韩奕看着于晓萱,温声说道。

    于晓萱正坐在阳台发呆,她最近直都是这样的状态,时不时就是对着天空发呆。

    良久,于晓萱的眼神的焦距才集在韩奕的脸上,嘴角扯了扯,轻轻地说了声“谢谢”。

    “晓萱,人死不能复生这样的话我不想讲,我知道失去亲人的滋味,我也理解你的心情,你现在可以难过,可以哭闹,无论怎样都可以,但是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你定要振作起来,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不想看到你的人生才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韩奕,我还有未来吗?”

    “当然,你的未来不仅有你,还有我,以后还有我们的孩子,你的父母不能陪你做的,我都可以陪你去完成。”

    于晓萱低着头,没有说话,只是手却轻轻拉住了韩奕的手,像个无依的孩子。

    韩奕看着她低沉的样子,心很是难受,想了想,决定带于晓萱去外面散散心,于晓萱不想去,最后还是被韩奕强行拖走了。

    没有目的地,韩奕到了机场随便买了两张飞机票就跟于晓萱出发了。

    **

    温兮瑶今天跟沈君煜越好了起吃午饭,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算出发去找沈君煜,刚走出办公室,就看见助理急匆匆地走了过来,“温总,不好了,3号工地出事了。”

    温兮瑶脸色变,“怎么回事?”边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今天早上3号工地上有个工人坠楼了,当场死亡。”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是强调了很多次安全第吗?”温兮瑶俏脸上蕴含着薄怒,3号工地是新禾国际前些年买下来的块地皮,当时花了很大的价钱,那里依山傍水,不仅风景好,就是风水也好,新禾国际想要将这块地打造成京城的名品豪宅,项目去年就已经启动,是这两年新禾国际的重点项目,温兮瑶刚刚接手的时候就对这个项目做过重点了解,对它的前景十分看好,毕竟京城别的不多,就是有钱人多。

    但是越是有钱的人,对风水这东西就越是忌讳,现在出了这种事,对于这块地来说简直就是灾难性的打击,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工,只是在建设阶段,可是旦这件事传出去,那么这边即便是建成了,也没有人会来买,这也就是意味着新禾国际筹备两年,投入了十几个亿的资金都将打水漂,这样的损失,就是新禾国际也承担不起。

    原本对于温兮瑶的空降,公司里就有很多高层和股东不满,要是抓住了她的这个把柄,还不把她往死里整,直接拉下马都还是轻的。

    匆匆给沈君煜打了个电话,发现沈君煜手机没人接听,只好给沈君煜的助理余斌打了个电话,说明自己午临时有个要事,就先不吃饭。

    等沈君煜从会议室出来,就给温兮瑶回了个电话,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沈君煜也意识到了事情的棘手之处,“需要我帮忙吗?”

    温兮瑶摇头,“暂时不需要,我先去了解下情况,今天很抱歉,放了你鸽子。”

    “这个不急,你要是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路上先买点东西点点肚子,别饿着。”沈君煜叮嘱。

    温兮瑶笑着点头,“好。”

    挂了电话,温兮瑶脸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她先来的医院,刚刚走进医院就听到了阵哭声,助理眼就认出了正在哭的女人就是出事的那个工人的妻子。

    “温总,家属在那里。”助理指了指哭声传来的方向,温兮瑶直接走过去。

    女人正拉着医生不放手,“医生,你救救我丈夫,求你救救我丈夫。”

    医生脸的为难,她也想救,但是人送来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也不能让人起死回生啊。

    “你的心情我可以立刻,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的丈夫送过来就已经没有呼吸跟心跳了。”

    女人还是不肯放手,“医生我们有钱,只要你能救我的丈夫,多少钱我都愿意。”

    医生是真的无奈了,看了眼四周的围观群众,人群有人小声议论的,但是却没有个人上来帮忙拉开女人。

    温兮瑶站着看了会儿,走上前,将女人的手掰开,“你别为难医生了,你的丈夫已经死了,你就是拉着医生不放他也不能活过来。”

    医生感激地看了眼温兮瑶,在女人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急匆匆的离开了,他已经被这个女人缠着好久了。

    “你是谁?”女人被温兮瑶拉开,眼睁睁看着医生离开,怒火顿时烧到了温兮瑶的身上。

    “我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我姓温,我就是来解决你老公的事情的。”温兮瑶说道。

    女人的脸色下子就变了,“原来是你害死了我的老公,你们这些黑心的商人,为了赚钱枉顾人命,你们不得好死。”

    女人想要扑上来厮打温兮瑶,被助理把抱住,“温总,你先走,这里交给我。”

    温兮瑶皱眉,看着眼前疯狂的女人,“你的老公是自己听劝告,不系安全带,这次才从上面摔下来的。”这点在来时的路上温兮瑶已经给工地的负责人打过电话确认。

    “你胡说,我老公做这行这么多年,直以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从来没有出过事情,现在刚到你们那里个月就连命都没了,还敢说不是你们的责任。”

    “我确实没有说谎,现场有那么多人看到了,他们都可以作证,你要是不相信,我们现在就可以报警找警察里当面对质。”

    女人被助理拦着,根本打不到温兮瑶,脸上的神情更加愤怒,“他们都是你的人,你们当然帮着自己人说话了。”

    跟这个女人讲不通,温兮瑶环视了圈四周围观的人,“现场还有其他家属在场吗?”

    没有人回答,女人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温兮瑶,言辞之难听,就是旁人听了都觉得愤怒,但是温兮瑶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被骂的那个人不是自己。

    见女人直只是闹,却不讲理,温兮瑶现在也懒得跟她废话,跟助理说了句,“这里的后续事情交给我,我现在去工地。”

    助理点点头,她不是第次遇到这种事情,自然有自己的应对办法。

    女人不想让温兮瑶走,又睁不开助理,随手抢了个旁观者的包包就朝着温兮瑶砸去,温兮瑶的头被砸了个正着,她疼的吸了口凉气,转身冷冷的看着女人,“你老公的死虽然是他自己不按照规矩办事造成的,但是我也没打算置之不理,可是如果你继续无理取闹下去,那么我就走法律程序,让法律来判定我们到底应该负多少责任。”

    女人的眼底闪过抹心虚,她老公其实之前就因为多次不按照规矩操作,高空作业时不做任何安全措施,被工地开除过很多次,这是他个月前刚找的家施工单位,谁知这次就这么寸,竟然出事了,老公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没了,女人伤心归伤心,但更多的却是想要更多的赔偿,不然以后的日子他们咋过,现在看到温兮瑶发怒了,顿时就不敢闹腾了。

    温兮瑶从医院了出来,揉了揉后脑勺,好像已经肿了,她不敢再揉,直接开车去了工地,没想到工地比医院更加热闹,刚刚下车,就看见了工地门口围了群的人,项目部经理俞经理被几个人围在间。

    围着他的是几个壮硕的男人,还有个上了年纪的女人,那个女人正在抹着眼泪,五月的天气,俞经理确实满头大汗,“你们冷静点,听我说。”

    “说什么说,我好端端的弟弟,刚来你们工地干活个月就死了,丢下家子孤儿寡母,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办?这可是条活生生的人命啊。”

    俞经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这件事我们已经解释过了,是王春他自己不安找规矩办事,我们是有明规定的,施工作业的时候必须最好安全保护工作,否则后果自负,这个在他来这里上班的第天,我们就是签过合同的,我们还有合同的原件,而且当时也有工友亲眼看见是王春自己摔下来的。”

    “你放P,合同不合同的还不是你们说了算,我只知道我弟弟之前干了几年都好好的,现在却在你们这里丢了命,就是你们的责任,这件事你们必须给我们个交代,不然我们跟你们没完。”个皮肤黑黑的男人说道。

    “你们想怎么解决?”温兮瑶冷冷的嗓音从身后传来,俞经理看见温兮瑶,眼睛亮,但是看见只有她个出现在这里,顿时就着急了,这帮人都是粗人,不讲理的,温总个女孩子,这不是添乱嘛。

    温兮瑶没有看到俞经理着急的神情,她直直地看着刚才叫嚣的那个黑皮肤的男人,“你说说这件事你们想要怎么解决?”

    黑皮肤男人上下打量了眼温兮瑶,眼底不屑,“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这里没你个小姑娘的事儿。”

    “我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也是这个项目的总负责人,你有事可以找我说。”

    男人狐疑地看了眼温兮瑶,“你真的可以做主?”

    温兮瑶点头,“是,我可以做主。”她神情严肃,加上身的职业装,气场全开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女王范。

    男人听到温兮瑶说能做主,神情顿时凶狠起来,“你既然是负责人,那么来的正好,我弟弟在你妹的工地上出事了,现在人死了,这是事实,你就说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决吧。”

    “要是解决方案我们不满意,那我们就去法院告你们。”最后,男人还不忘恶狠狠地威胁。

    温兮瑶冷眼看着他,“你想怎么解决?”

    男人闻言,与其他几个起来的人对视了眼,眼珠子转了转,“这好歹是条人命,我弟弟今年才二十五岁,家里还有个两岁的孩子,我弟妹没有工作,家里全靠我的弟弟个人,现在我弟弟死了,你们总不能也想逼死我弟妹和我小侄儿吧,这样吧,我们也不是讲理的人,你给我们五百万,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听到这里,温兮瑶冷笑,看向直抹着眼泪的老太太,“你是王春的母亲?”

    老太太见温兮瑶问她,点点头,“是。”

    “现在你儿子说要我们赔偿五百万,这也是你的意思?”

    老太太对上温兮瑶的目光,心虚地低下头,她是觉得五百万有点多,但是要是这笔钱真的可以拿到手里,那么她的小孙子就可以平安长大,大儿子家的生活条件也可以改善点。

    “老太太,我想刚才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小儿子的事情责任主要在你的小儿子那里,如果他能遵守规则,现在根本不会出事,真要算起来,我们其实是没有责任的,我答应给你们赔偿,也只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不代表我就是承认了这是我们的错,现在你们这是狮子大开口,如果你们不是诚心想要解决这件事,那么我们就走法律程序。”

    听要打官司,老太太就慌了,之前他们村子里曾经发生过这种事,有人不系安全带进行高空作业,接过摔下来摔成了瘫痪,跟施工单位闹,闹到了法院,结果判决出来就拿来几万块钱。

    黑皮肤男人显然跟老太太想到了块儿,听温兮瑶要报警走法律程序,眼底凶光闪,上去对着温兮瑶就是巴掌,温兮瑶闪得快,没有被他打到,但是个没站稳,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们这帮奸商黑心肝的,害死了我弟弟竟然还不打算负责,我打死你们,大不了我给你们赔命。”男人没有打到温兮瑶,直接操起了地上的根棍子,就冲着俞经理抡过去,俞经理个闪避不及,被他打了肩膀。

    工地上有不少的工人,此刻都在围观,见对方言不合竟然动手,而且打得还是个女人,立刻围了上来,将闹事的人控制住。

    “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不想赔偿就算了,竟然还打人。”黑皮肤的男人被几个大男人制住,不断地冲着几个人叫嚣。

    温兮瑶从地上爬起来,她的右脚扭到了,现在钻心的疼,掌心也因为刚才的跌倒子安地上磨了块皮,现在正流着血,但是此刻她却顾不得这些,冷冷地看着正在闹事的人。

    “我们是受害者,你要是敢对我们怎么样,我是会去告你们的。”男人继续叫嚣,尤其是看到温兮瑶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时,叫嚣的越发厉害了,“我就不相信法院是为了你们这些有钱人开的,你们这些黑心肝的,赚这些黑心钱良心被狗吃了吗?”

    温兮瑶站定在他的面前,冷冷地看着他,“你想要告,尽管去,我等着,我温兮瑶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转头看向瑟缩在边,直没有说话的包工头,“我记得这个工地上是装了监控的吧?”

    包工头被点名,从人群站出来,点点头,“有……有的。”当初是为了防止工地上的建材被偷窃,所以才安装了这些摄像头。

    “摄像头直开着吗?”温兮瑶问道。

    包工头点点头,“用着的。”之前出过建材被盗的事情,因为是走高端路线,这些建材的价格有很多很是昂贵,于是公司就在工地上安装了批摄像头,但是段时间之后就没用了,上次温兮瑶突然来工地检查,见到这个状况,狠狠巡训斥了通,从那以后,工地的摄像头就是二十四小时开着的,而且有专门的人看着。

    要不是温兮瑶忽然问起,包工头都忘了还有这回事,毕竟舍得在工地上安装这么多摄像头的公司还真的没有多少。

    包工头此刻很是庆幸,幸好当初听了温兮瑶的话,直开着。

    俞经理在刚才的闹剧,不仅被打了肩膀,而且就连头都被打破了,此刻正捂着脑袋,血从他的指间流出来,温兮瑶神情顿,对着跟在俞经理身边的个女生说道,“你先带这俞经理去医院。”

    女生是刚进来公司不久的实习生,今天第次跟着俞经理出来办事,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她的脸色苍白,满脸的惊慌,被刚才的事情吓坏了。

    温兮瑶也不想用这样的人,但是现在身边没有可用的人,“你会开车吗?”温兮瑶问道。

    女生点点头。

    温兮瑶将自己的车钥匙递给她,“先将俞经理送到医院,费用回公司报销。”

    俞经理捂着头,看着温兮瑶不肯走,“温总,你的手也受伤了,起走吧。”

    温兮瑶看了眼自己还在流血的手,摇摇头,“我的是小伤,等会儿就没事了,你先回去,然后给法务部打电话,让他们赶紧给我过来。”

    俞经理身上挨了好几下,刚才他们举起棍子就打人,他不仅自己挨了,还替温兮瑶挨了两棍子,头上那棍子就是,他现在浑身疼,也不再勉强,跟着女生是上车。

    黑皮肤的男人听温兮瑶要叫律师,这个工地还有监控,顿时就慌了,他平日是横,但是那就是表面,骨子里就是个欺软怕硬的。

    ------题外话------

    嘿嘿嘿,每天求次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