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意外去世(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从庄园里出来,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韩奕直接将于晓萱送回了片场,见于晓萱开始拍戏了,韩奕却没有离开,而是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于晓萱的这场戏是场打戏,跟她搭戏的是个男演员,其个场景就是于晓萱屈起脚揣在男演员的下半身。

    虽然只是表演,但是看着于晓萱的神情,韩奕感觉双腿之间泛着来那个,心暗暗决定,以后定要小心这丫头的双腿。

    “韩奕,帮我对下台词吧。”刚结束个镜头,于晓萱跑过来了,手里还拿着剧本。

    韩奕回神,“行。”

    正对着台词呢,忽然听到耳边有人惊呼小心的声音,韩奕抬头,就看见旁边的几个用来做道具的堆起来的箱子朝着他们的方向倒了下来。

    韩奕只来得及将于晓萱抱在怀里,然后就被箱子压在了地上,于晓萱躲在韩奕的怀,清晰的听到了声闷哼声。

    现场片手忙脚乱,等工作人员将箱子搬开,韩奕已经疼的满头大汗了,于晓萱还没从刚刚的震惊回过神来,看见韩奕这个样子,顿时就慌了神,“韩奕,你没事吧。”

    韩奕没有回答他,他现在疼的浑身都在抽气,于晓萱快哭了,“韩奕,你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韩奕睁开眼睛,看了眼眼泪汪汪的于晓萱,想要给于晓萱笑笑,但是却笑不出来,扯了扯嘴角,“我没事,别哭。”

    于晓萱本来不想哭的,但是股温热的血液从韩奕的头发间缓缓低落,滴在她的脸上,于晓萱伸手抹了把,看着受伤的鲜红,眼泪就那么还无征兆的下来了。

    “韩奕,你别死啊。”

    医护人员很快就到了,于晓萱跟着上了救护车,韩奕的运气不错,箱子砸在了他的背上,但是因为是道具箱,里面都是空的,所以内脏根本没有受伤,他的头上被箱子砸,破了个洞,检查结果有些轻微的脑震荡。

    韩奕醒来的时候,于晓萱正趴在韩奕的床头,握着他的手,眼睛肿的跟个核桃似的。

    韩奕无奈的笑笑,想要抽回手,却又怕惊醒她,于是就没动,静静地看着于晓萱的侧脸,韩奕的眼底满是温柔。

    “韩奕,你醒了。”于晓萱睁开眼睛,对上韩奕的视线,惊喜地说道。

    韩奕点点头,却感到阵头晕,忍不住闭上眼睛,于晓萱慌,“韩奕,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韩奕闭了闭眼,等着眼前的那阵眩晕过去了,才睁开眼睛,“我没事,不要担心。”

    “谁担心你了。”于晓萱嘴硬。

    韩奕笑笑,“你不担心,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我那是因为没睡好眼睛才肿的,怎么说你也是为了救我才进的医院,我总不能不管你吧。”于晓萱解释。

    韩奕醒了,医生过来检查了下,发现没有大概,等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于晓萱下想给韩奕买碗粥,但是这里是F国,附近并没有粥可以买,为了这碗粥于晓萱特意打车了去了华人街。

    等于晓萱回来已经是个小时之后了,“你到哪里去了,不是说去买吃的吗?”

    韩奕见到于晓萱,不禁问道在,这里是国外,于晓萱在这里人生本地不熟的,万丢了怎么办?

    于晓萱的额头上有层薄汗,举了举手里的粥,“还不是为了给你买东西吃。”

    韩奕已经问道了熟悉的粥香,闭了嘴,眼睛里却荡漾出柔柔的暖意。

    “我现在浑身没有力气,你喂我。”韩奕看着眼前的粥,不动。

    于晓萱看了眼韩奕完好的手臂,“你伤的是头不是手。”

    韩奕不管,看着于晓萱不动,于晓萱看着韩奕头上缠着的绷带,最终还是在韩奕的床边坐下来,认命地开始喂食,“呐,吃吧。”

    韩奕喝了口粥,“味道不错。”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跑了好几家店才买到的。”于晓萱有些得意。

    韩奕将那碗粥吃的干干净净,于晓萱没有离开,坐在边看着手机,手机里是今天韩奕带着她去那座庄园拍的照片,很多都是她个人的,其有张是韩奕跟她的合照。

    韩奕揽着她的肩膀,她靠在韩奕的怀里,对着镜头,笑的很甜,于晓萱的眼前忽然闪过韩奕将她抱在怀里,替她挡了箱子的场景。

    “韩奕,你当时为什么要救我?”于晓萱忽然看着韩奕,认真地问道。

    韩奕微微笑,桃花眼闪过道细碎的光,自嘲般的笑笑,“与其看你受伤我心疼,不如我自己受伤,起码心还是完好的。”

    于晓萱忽然说不出话来,看着韩奕嘴角自嘲的笑意,不知为何,心却突然快速地跳动起来,“韩奕,你是不是喜欢我?”话脱口而出,只是话音刚落,于晓萱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脸上顿时爆红。

    “我刚才就是胡说道的,你别当真。”慌忙站起来于晓萱就就想逃跑。

    韩奕从病床上起身,把拉住她的手,不让她走,“于晓萱,我是喜欢你,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你,看着你的笑会开心,看着你难过我也会跟着难过,看着你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我会生气,于晓萱,我就是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于晓萱,你喜欢我吗?

    于晓萱的耳边只回荡着这句话,她背对着韩奕,韩奕看不清她的表情,韩奕将于晓萱的身子掰正过来,于晓萱低着头。

    “于晓萱,你抬头看着我。”韩奕温柔地哄道。

    于晓萱没有抬头,她的脸上烧得慌,就连耳朵尖都是红的,她从来没有想过韩奕会说喜欢她。

    见于晓萱没有任何反应,韩奕的心点点凉下去,渐渐凉透,他抓着于晓萱的手松了松,最后垂落下来,“你不喜欢我也没有关系,你就当我刚才的话就是个玩笑。”

    于晓萱直低着头,闻言,转身就走,韩奕眼底冰凉,果然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韩奕,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你,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去想想清楚。”走到病房门口,于晓萱忽然来了句,听到韩奕耳,却仿若天籁,他看向病房门口的方向,看见的就只是于晓萱的衣服角。

    韩奕的嘴角高高扬起,笑得像个孩子。

    之后几天,直到韩奕出院了于晓萱都没有出现在病房里,韩奕忍不住猜测是不是这个丫头想清楚了之后发现不喜欢自己,所以就逃了?

    这么想,韩奕心越发着急,提前天就出院了,直接赶到片场,却没有看见于晓萱,问之下,才知道前两天于晓萱的家里出事了,她已经赶回国了。

    韩奕给于晓萱打了电话,但是电话直关机,又给沈清澜打了电话,“小嫂子,你知道晓萱在哪里吗?”

    那边的沈清澜不知道说了什么,韩奕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挂了电话,直接开车去了机场,买了最近班的航班回国。

    韩奕匆匆赶到于家的时候,开门的是沈清澜,“小嫂子,晓萱人呢?”

    沈清澜指了指于晓萱的房间,韩奕走过去,敲了敲门,“于晓萱,是我,我是韩奕,你开门。”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她昨天从医院回来之后就把自己关了进去。”沈清澜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于晓萱紧闭的房门,神情悲伤。

    韩奕只感觉自己的喉咙很是干涩,“于晓萱的父母怎么会突然……”他刚刚接到消息,于晓萱的父母在两天前去世了,死于场交通意外,于晓萱连父母的最后面都没有见到。

    “意外车祸,卡车司机酒驾。”

    两天前,于晓萱的父亲于玮带着妻子去机场,想要去F国看女儿,结果车子开到半路,经过个红绿灯口的时候,忽然辆大卡车迎面开来,直直地撞上了于玮的车子,小轿车被大卡车压住,于玮和妻子当场死亡。

    事后才知道,当时那个大卡车的司机是酒驾。

    韩奕直都知道于晓萱有个很幸福的家庭,她的父母夫妻恩爱,对这个唯的女儿也很是疼爱,父母的骤然离世,对于晓萱来说,是个不能承受的打击。

    沈清澜将把钥匙递给韩奕,“你进去看看她吧。”

    韩奕接过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礼,于晓萱坐在地上,面无表情,怀里抱着父母的照片。

    “晓萱。”韩奕蹲下来,轻声唤到,于晓萱没有任何反应,韩奕在他的身边坐下来,后背靠在墙上。

    “晓萱,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曾失去过我最爱的人,你大概不知道吧,我的妈妈在我二十的时候就走了,是被我爸的小三活活气死的。

    当时我正在国外留学,等我从国外回来,我连我妈的最后面都没有见到,问我父亲,在我妈死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内就跟气死我妈的那个小三登记结婚了,而且还带着那个女人登堂入室。我爷爷为了安抚我外公他们,将我父亲赶出了公司,死之前直接将公司给了我,我父亲想得到公司,联合公司里的股东和高层想要将我赶出公司,那年我才二十五岁。”

    韩奕低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他不知道于晓萱能听进去多少。

    “其实我父母的感情开始是很好,但是我出生以后,先天不足,身体很差,我妈为了照顾我,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忽略了我父亲,就连我父亲出轨都不知道。我从小就生活在个不幸的家庭,而你比我幸运多了,起码你的父母感情很好,很爱你,而我,爱我的那些都走了,只剩下个虎视眈眈盯着我,随时准备把我踢出公司,将我取而代之的我的亲生父亲。”

    于晓萱的眼珠子动了动。

    “我二十五岁那年,因为我父亲联合公司高层想要罢免我,我直接将很多不服我的人开除了,那次韩氏集团元气大伤,差点就撑不下去了,我当时经常连续几个通宵不睡觉,就为了能想出个好的办法挽救公司,而我的父亲却想利用我去联姻,他偷偷背着我给我订了门婚事,条件就是对方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呵呵,在我父亲的眼,我的作用就是换钱,而那时候,我的父亲并不缺钱,我爷爷把我公司给了我,但是却给他留了很大的笔钱,足够他潇洒的度过后半辈子,可是就是这样,他依旧觉得不够。”

    韩奕顿了顿,没有再说话,想起这段往事,即便已经对那个父亲没有任何感情,但是心脏处还是会抽抽地疼。

    “然后呢?”于晓萱开口,声音嘶哑。

    韩奕眼喜,“然后我送了我那所谓的未婚妻场好戏,当场让她看到我跟别的女人亲亲我我,甚至上了报纸杂志的娱乐头条,当场打脸,两家的婚事自然就接触了,而我的花名就是从那个时候传出来的。”

    “知道后来我的父亲如何了吗?我设计让他的真爱染上了赌瘾,输光了所有我爷爷留给他的财产,让他们只能看我的脸色过日子。”

    “于晓萱,我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从我的爷爷和妈妈去世以后,我的心就再也没有了所谓的亲情,我憎恨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毁了这切,直到你的出现。”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初见时,你和小嫂子去相亲,当时我跟衡逸就坐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在小嫂子身上,根本没有多去注意你的存在。我甚至没有记住你长得什么样子。后来小嫂子给我打电话,让我留个海选的参赛名额,我就是从那个时候留意你的。”

    “说真的,你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脸蛋你不够漂亮。,身材你也不够火辣,甚至脾气还不好,整个就是个带爪子的小野猫,还有点蠢,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我时不时地关注你,就连自己什么时候弄丢了我自己的心都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你已经住进了这里。”韩奕说道这里,拿起于晓萱的手,贴在自己的胸膛,让于晓萱感受到心脏的跳动。

    “于晓萱,在这个世界上我已经没有亲人了,所以你要不要做我的亲人,我知道自己的过去不够干净,如果我早知道有天我会爱上个你,那么我肯定会为你守身如玉,过去我无法改变,未来我只会有你个女人,我不会让我母亲的悲剧在你的身上上演,挽回代替你父母,陪你起哭,起笑,给你所有你想要的幸福,直到人生的最后刻,所以,于晓萱,你愿意让我做你的亲人,陪你辈子吗?”

    韩奕的声音温柔,低沉,却认真。

    “你真的会陪我辈子吗?”良久,于晓萱开口。

    “会。”韩奕肯定的说到。

    “韩奕,我的爸爸妈妈没了,我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于晓萱哭了出来,这是这么多天里她第次,从医院回来以后,她就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韩奕将于晓萱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不,你还有你,以后我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绝对不会离开你,我会给你个家,我们会生个孩子,我会让你人生再次完美。”

    于晓萱揪着韩奕胸前的衣服,嚎啕大哭,沈清澜站在门口,看着里面互相拥抱着取暖的两个人,转身离开了。

    于晓萱父母的葬礼安排在三天后,这三天里,韩奕直陪着于晓萱,寸步不离,于晓萱依旧很少说话,经常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但是至少会吃点东西。

    葬礼是沈清澜和方彤还有韩奕帮着操办的,葬礼那天来的人并不多,除了沈清澜几个,就是于家的亲戚,韩奕全程陪在于晓萱的身边,甚至以于家女婿的身份送客。

    等葬礼结束之后,已经是晚上了,韩奕刚想送完批于家的亲戚去酒店,回来就看见于家的客厅里坐着几个眼熟的人,韩奕记得似乎是今天在葬礼上出现过的人。

    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于晓萱的身边,脸的悲戚,“晓萱,我们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可是大哥和大嫂唯的血脉,可定要好好保重自己。”

    于晓萱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这几日她的情绪直处于低谷,亲人的骤然离世,于晓萱能振作起来参加他们的葬礼已经是在强撑。

    女人是于晓萱的二婶儿,见于晓萱没有反应,跟于晓萱的二叔对视看了眼,“晓萱,我知道大哥大嫂的离世对你的打击很大,但是你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你就算是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你爸妈振作起来。”

    于晓萱终于抬起眼看了女人眼,“多谢二审儿关心,我很好。”

    二叔给二婶儿使眼色,二婶儿开口,“晓萱,以后你就是我跟你二叔的孩子,我们会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疼,以后你就搬来跟我们住,房间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就在你堂姐的隔壁,你们姐妹俩可以做个伴。”

    于晓萱听了这话,就连眼神都没有任何的波动,只是看着二婶儿不说话,二叔瞪了妻子眼,“晓萱,你二婶儿说的对,以后你就是我跟你二婶儿的孩子。明天就跟我们回家,以后你跟你爸的公司二叔都会照顾好,以后等你找到婆家了,这个公司就作为你的陪嫁。”

    于晓萱终于有了反应,她抬头看了眼自己的二叔,“二叔,我爸才刚死,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他的公司,你的这个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

    二叔脸色青,“什么叫我想要你爸的公司,我是替你照顾,你现在做了大明星,哪里有时间照顾公司,这个公司是你爸的心血,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它毁了吧。”

    二婶儿深以为然得点点头,“晓萱,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想要你的公司,这个公司是你爸留给你的,我们不会要,你二叔刚才也说了,是替你管理几年,等几年以后你找了婆家,这就是你的嫁妆,我们女人结婚,要是没点嫁妆傍身,以后到了婆家是要受欺负的呀。你是大哥大嫂唯的血脉,我们怎么忍心让你受别人的欺负。”

    “呵呵,帮忙管理?”于晓萱冷笑,冷眼看着自己的二叔和二婶儿,“把公司交给你们以后我还能拿得回来吗?”

    自己的二叔和二婶儿是什么德性于晓萱再清楚不过,当初自己的父亲还活着的时候就直惦记着他们家的公司,时不时就到家里来让父亲让二叔进公司帮忙,如果不是妈妈坚持,恐怕现在二叔早就进公司了。

    也是因为如此,所以二叔家跟讨厌她妈妈,认为要不是她妈妈阻拦,他们早就得到了公司。

    “晓萱,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们是你的亲二叔二婶儿,是你在这世上唯的亲人,你说这话不是在寒二叔的心吗?”二叔作沉痛状。

    二婶脸色也很是难看,仿佛被于晓萱伤了心的模样。

    “谁说晓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亲人了,我不是人吗?”韩奕寒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二叔和二婶儿看去,就看到了今天在葬礼上看见的那个年轻人。

    今天韩奕直陪在于晓萱的身边,俩人自然是认识的。

    “你是谁?”二叔打量了眼韩奕,问道,

    韩奕在于晓萱的身边坐下来,“我是于晓萱的男朋友,以后会是于晓萱的老公,她的家人还有我。”

    “晓萱根本没有男朋友,年轻人,做人要诚实。”二叔推了推脸上的眼睛,严肃地说道。

    二叔这种人韩奕见得多了,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二叔是吧,晓萱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所以并没有对外公布恋情,我是晓萱的男朋友这件事晓萱的父母也是知道的,你们不知道,只能说明你们跟晓萱家的关系不好。”

    二叔的脸色铁青,只是不等他开口,韩奕就继续说道,“你们刚才说要接晓萱去家里住,我看就不必了,我是晓萱的男朋友,以后我会照顾她,晓萱要是没有时间管理公司,我们会找职业经理人管理,他们是专业的,总比你们这些门外汉来的好吧。”

    这话说的点都不客气,二叔和二婶儿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对上韩奕寒凉的目光,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只能看着于晓萱,“晓萱,你看看你找的什么男人,这说的是人话吗?我怕跟你二叔就是好心,结果被他说的,我们成了什么人了,要是传出去,我们还要做人吗?”

    “既然二叔和二婶儿不是那样的人,那么自然是不会在我爸刚死的时候就惦记我们家的公司,既然如此,二叔和二婶就回去吧,公司的事情就不劳烦你们费心了,我会找职业经理人打理,不会让我的心血就这么没了。”

    二婶儿脸色僵,干干地笑了笑,“晓萱啊,职业经理人毕竟是外人,对公司哪里有自己人来的上心,你二叔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帮你管理下公司也不要你的钱,这样你既省钱也放心不是。”

    于晓萱抬眸,直直地看着二婶儿,“说来说去,二叔和二婶儿还是想要我家的公司是吗?我不妨直接告诉你们,就算是我把公司卖了,我也不会将公司交个你们,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我爸早两年就立了遗嘱,他们死后,所有的财产都是我的,你们就是想跟我打官司也没有任何赢的胜算。”

    二叔直接黑了脸,看着于晓萱满脸的怒气,“于晓萱,我好歹是你的亲二叔,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于晓萱不甘示弱,“你也知道自己是长辈,你还记得我爸是你的亲哥哥?我爸爸刚刚去世,结果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爸的公司拿走,你们可别忘了,当初这个公司是我爸手创办起来的,你们没出分钱份力,现在就想吃现成的,是不是将我当成傻子了?”

    “好好好,于晓萱,你既然这么给脸不要脸,我们就走着瞧。”二叔拂袖而去,二婶儿狠狠瞪了眼韩奕,。赶紧追了上去。

    于晓萱的浑身的力气瞬间抽离,瘫坐在沙发上,眼神空洞无神。

    韩奕担心地看着她,“晓萱,你还好吗?”

    于晓萱的焦点集在韩奕的脸上,轻轻开口,“韩奕,你抱抱我。我冷。”

    韩奕的心狠狠抽,将于晓萱紧紧地抱在怀里,感受着她轻轻的颤抖,“于晓萱,不要怕,你刚才很勇敢,以后你也要这么勇敢,坚强,就算是不勇敢也没有关系,你还有我,你不是无所有的,你记住,不管你最后失去了什么,你都还有我,你父亲的心血我会替你守护。”

    于晓萱狠狠点点头,埋在韩奕的怀,不说话,她好累,真的好累。

    “韩奕,我现在只有你了,你千万不能背叛我。”于晓萱轻声开口,声音颤抖。

    韩奕轻笑,“傻瓜,我永远不会背叛你。”

    ------题外话------

    推荐新《重生之千金妈咪》作者:墨汁儿。女强,男强,包子强,宝宝们过来瞅瞅~

    生前她是不可世的暗夜少主,死后成了司徒家败坏门风被赶出家门的大小姐。

    份遗嘱让她重新回到Z市,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家门还没进就挂了。

    so?就这样?

    “喂喂,别人重生都有记忆,为毛我没有?记忆没有也就算了,攻略来本啊喂!”

    穷二白且没有记忆攻略的她,带着人人唾弃的小拖油瓶回到司徒家,她这才知道,身陷囹圄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现在的状况。

    人生,两人活,她到要看看还有谁比她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