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李希潼的下场(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被金恩熙看穿了心思,李希潼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可是心的想法去没有改变,她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试试,我相信结果你定会令你意外的满意。”金恩熙加了句,却让李希潼猛地打了个寒颤。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李希潼木着张脸。

    金恩熙笑眯眯,“当然。”

    只是李希潼刚走到门口,就被金恩熙掌砍在了后脖子上,晕了过去,她拍拍手,“还要我亲自送你回去,你可真是好命啊。”

    叹了口气,金恩熙将李希潼从地上提起来,扔进了早已等在外面的辆车的后备箱里,然后坐进了驾驶室,车子呼啸着从别墅里离开。

    李希潼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了路边,她从地上爬起来,打量了眼四周,很偏僻,根本没有什么人烟,不知道是什么鬼地方。

    她慢慢地走着,赤着双脚,鞋子早已不翼而飞,身上的衣服换了件,让她的样子看上去好歹没有那么狼狈。

    她摸摸口袋,口袋里只有包白色的粉末,除此之外就连个硬币都没有。她双手环抱着自己,感受着右手上传来的剧痛,眼神冰冷。

    好不容易看见辆车,李希潼心横,站在了马路央,车子紧急刹车,不会儿,个男人就气急败坏地从车上下来,“你找死啊,就是想死也给我死远点,不要拉上我。”

    李希潼脸上的神情变,看见司机,瞬间变得可怜兮兮,“这位大哥,我不是有意的,我迷路了,能不能请你带我段,只要将我放在容易打车的地方就行,求求你。”

    大半夜的,个单身美女这样说,司机心的怒火瞬间浇灭了半,这是京城的郊外,离市区起码还有个小时的车程,靠双腿走路还不知道走多久,借着路灯,司机打量了眼李希潼,见她长得不错,又只有孤身人,眼珠子转,“带你可以,但是你身上有钱吗?这里离市区可远得很,没钱的话我是不干的。”

    李希潼脸僵,她身上就连个硬币都没有,哪里来的钱,“大哥,我现在身上没钱,但是你将我送回家,我肯定马上就给你,五百够不够?”

    出手还挺大方,司机似乎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千,你将我送回家,我让我家人给你千块,这样总够了吧。”

    “行,上车吧。”

    李希潼喜,打开后座,这才发现后座上竟然还有个男人,司机见李希潼站在那里不动,不耐烦地开口,“你到底上不上车,我们还要赶着回家呢,这大半夜的没时间跟你在路上耗。”

    李希潼想了想,上了车,不管怎么样,先回家才是正经。

    司机跟后座的男人对视眼,心照不宣。

    “你个姑娘家家的怎么会大半夜的出现在这里?”司机开着车,打量了眼李希潼,问道。

    李希潼神情僵硬,似乎是不好意思,“跟男朋友出来玩,半路上吵架了,我就从车上下来了,然后才发现包包什么的落在了他的车上。”她随口说了个借口。

    司机看了她眼,摇头,“你这个男朋友不行啊,做男人的就要大气,哪里能跟女朋友吵架了就把女朋友扔在半路上不管的,他也不怕你这么漂亮的妹子遇到意外啊。”

    李希潼干干的笑笑,不接话,司机见她不开口,也不再说话,车厢里陷入了片安静,李希潼看着司机开车的方向,发现确实是往市区开的,放了心,闭上了眼睛养神。

    李希潼感觉到有只手在自己的身上乱摸,立刻睁开了眼睛,对上了张男人的脸,是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而车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停在了路边,司机打开了另侧的车门钻了进来。

    李希潼就是再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她脸防备的看着两个男人,“你们想要干什么?”

    司机猥琐地笑笑,“妹妹,哥哥跟你商量个事儿,我们送你回家,也不要你的钱,只要你跟哥哥们好好玩玩,让我们爽把就好,怎么样?”

    李希潼脸色变,左手抓着自己的衣服,试图跟他们谈判,“我可以给你们加钱,要是千不够,我可以给你们两千。”

    男人呵呵笑,“妹妹,哥哥们不要钱,就要人。”男人的视线肆无忌惮的在李希潼的身上扫过,尤其是在她的重点部位停顿了下,她身上的这件衣服虽然是新换的,但是她跟她原先那件风格类似,都是走的性感路线,诱人的事业线在两个男人的眼前晃啊晃。

    察觉到男人的目光,李希潼抓着衣服的手紧了紧,“五千,只要你们送我回家。”

    司机和男人对视眼,有些意动,男人的眼珠子转,忽然有了主意,跟司机对视眼,司机瞬间就明白了,毕竟他们也不是第次干这种事。

    司机回了驾驶座,以为他们是接受了自己的建议,李希潼轻轻送了口气,只是没等她她的心完全骡落在地上,就听见车门被锁的声音,男人把抱住了李希潼,“好妹妹,陪哥哥们玩玩吧。”

    “你走开。”李希潼挣扎,可是她右手不能动,光是只左手哪里是男人的对手,司机从驾驶位上爬过来,狭小的后座里挤了三个大人瞬间变得拥挤起来。

    李希潼被男人压在了身下,上半身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好妹妹,只要你乖乖地配合我们,等我们玩高兴了,就送你回家。”男人哄着李希潼。

    李希潼还在剧烈挣扎,司机见状,抽下自己的皮带就把李希潼的双手绑在了头顶上。

    “你们这是"qiang  jian",我会告你们的,我要报警。”手挣不开,李希潼冲着两人喊道。

    司机嘿嘿笑,“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能说强迫呢?”

    “就是,起玩玩而已。”男人借口,车厢里想起李希潼挣扎的喊叫,还有衣服破碎的声音。

    等切安静下来,李希潼已经躺在后座上完全不会动了,衣服被扔在边,面无表情。

    两个男人心满意足地坐在前面,司机看了眼李希潼,“妹妹,别说哥哥们欺负你,刚才你也是很爽的。”说着还拿出个手机,手机里立刻传来了声声暧昧的"shen  yin"。

    李希潼即便不用去看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声音。

    她坐起来,句话也没说,甚至看都没看俩人眼,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将衣服穿好,“现在可以送我回去了吗?”

    俩男人对视眼,这个女人可真有意思,司机忍不住又有了感觉,但是想了想,还算有点良心,没有再动手,启动了车子。

    在离市区大概还有十分钟路程的地方,司机将李希潼放下就走了,李希潼光着脚,看着夜晚空荡荡的街头,终于忍不住喊出了声,“啊!沈清澜,我不会放过你的。”

    李希潼是路走着回家的,走到家时已经是天亮时分,田翠芳已经起来了,看见李希潼,还很是惊讶,“希潼,你怎么回来了?”

    李勇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李希潼狼狈的样子,“你该不会是被林浩给赶出来了吧?李希潼,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没用了,连个男人都看不住。”

    李希潼不理会李勇的冷言冷语,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她跟了林浩以后就很少回到这个家,所以她原本的房间就被李勇和小丽占用了,她搬进了李勇原先住的那个小房间。

    打开衣柜,看着被翻得团乱的衣服,李希潼连眉头都没有皱下,直接拿了件衣服,进了浴室,洗完澡之后,就出了门,她先去了医院。

    医生给她检查了右手,又拍了片子,最后的得出的结论就是粉碎性骨折,根本没有恢复的希望,跟她的预计样,她的右手废了。

    她拿着医生开的单子去了公安局,她要报案。

    “你说什么?你要报警?”警察狐疑地看着李希潼。

    李希潼面无表情,“对,我被人绑架,囚禁,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我要报警。”她没有说被人强女干的事情,她就当昨晚是被狗咬了口。

    警察看了眼李希潼包扎的右手还有医院的诊断书,“是什么人绑架了你?”

    “沈清澜。”李希潼吐出个名字,“沈家千金沈清澜。”

    警察脸上的神情淡淡的,放下手里的诊断书,看着李希潼,语重心长的说道,“李小姐,这样的玩笑不能乱开,我们平日里的工作也是很忙的,你这样是在浪费警力资源。”

    李希潼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我没有开玩笑,我被人绑架,囚禁了个多星期。”她说了被绑架的时间和地点,“你们可以去查监控,那段路上应该是有监控的,你看了就知道我没有说谎。”

    “这件事我们会认真调查,但是调查取证毕竟没有那么快,李小姐先回去,等事情调查结果出来了我们立刻通知呢。”

    李希潼没有反对,登记好之后就离开了警局。

    秉着公事公办的原则,民警虽然不相信李希潼说的,但还是给她立了案,然后专门派人去她说的那个地方去查了监控。

    当天就有了结果,只是看着调查结果,参与调查的民警很无语,“这个人该不会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个民警说道。

    另个民警笑笑,“谁知道呢,她不是被沈家赶出来了吗,之前上的事情闹得那样大,估计是做了什么事才被沈家赶出来了,现在她的手又受伤了,估计以后都不能弹琴了,我猜十有**是想从沈家捞笔钱。”

    “算了,他们这些豪门恩怨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以管的,就是可惜了沈老将军辈子英名竟然养出了这样个孙女。”

    “她可不是亲的,是领养的,沈老将军的孙女可是沈清澜。”个民警插话,然后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你们不知道吧,之前破获的那起特大儿童拐卖案,就是沈清澜最先发现的,如果不是她当即利断跟着人贩子找到了第个据点,抓获了批嫌疑人,这案子还没这么快被破呢。”

    其他民警顿时来了兴趣,个个的都好奇地看着他,“到底怎么回事,快说说。”

    那个年轻民警得意了,这可是内部消息,要不是他有个亲戚是警局里的高层,亲自参与了那次抓捕,恐怕他也不知道,人家沈小姐说了,协助警察破案是公民应尽的义务,不要提及她的名字。看看人家这觉悟多高,这才是沈老将军的亲孙女呢。

    “那我就跟你们好好讲讲,但是你们不能将这件事说出去。”年轻民警卖起了关子。

    “行行行,我们保证不说出去,你倒是快说啊。”其他人催促。

    “事情是这样,话说那天……。”

    **

    李希潼回到家,见李家家人都坐在客厅里,看见她,个个的脸色都很难看,李希潼看了他们眼,就要朝着房间走去。

    “站住。”李大头开口,“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

    “关你们什么事。”李希潼冷哼,根本不打算搭理李大头。

    李大头啪地声拍在桌子上,吓了小丽跳,她拍了拍胸脯,“爸,你说话就说话,拍什么桌子,你孙子都吓坏了。”

    李大头刚想发怒,听到孙子两个字,偃旗息鼓,挥挥手,“这里没你的事情,你先进去。”

    切,小丽翻了个白眼,李家的事情她还不想管呢,这姓李的家都是骗子,这房子到现在都没给她,要不是看在每个月李希潼出手还在大方的份上,她早就离开这个家了。

    李勇见媳妇不高兴了,连忙跟进去哄媳妇。客厅就剩下李希潼和李家夫妻三人。

    李大头瞪着李希潼,“你给我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为什么沈家要起诉你。”

    李希潼原本漫不经心的脸在听到这话时猛地僵,看向李大头,“你刚才说什么?”

    “沈家要起诉你,告你故意伤害,律师函都寄到家里来了。”李大头将封信封模样的东西扔到李希潼的脚边,李希潼捡起来看,忍不住笑了,沈家,好个沈家,竟然敢倒打耙。

    “希潼啊,你去跟沈家的人说说,让他们不要告了。”田翠芳说道,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是沈家的,要是沈家的人要告李希潼,他们房子还能是他们的吗?

    “你现在就去沈家,给我跪下来道歉,直到求得他们的原谅为止,”李大头说道,他们好不容易有了现在这样的生活,怎么能轻易失去。他都亲戚朋友吹嘘过了,他现在住着大房子,女儿还是大的钢琴家,亲戚还说最近会来京城找他,这要是现在被赶出去,他的脸面还往哪里搁?

    李希潼冷笑,“是他们伤害我,我还没告他们呢,他们倒是会倒打耙,他们想告就让他们告,以为就他们会来这出吗?”

    说完看也不看李家夫妻难看的脸色,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她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右手,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可是没会儿,她浑身就开始发冷,左手不听使唤地颤抖起来,她从床上爬起来,拿出金恩熙给的那包白色的粉末,从里面倒了些出来,开始吸食。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她的双眼迷离,看着眼前的空气,“衡逸……”轻声呼唤着。

    “衡逸,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如果不是沈清澜,你定会娶我的对不对?要是沈清澜死了,你是不是就会娶我?”

    第二天,李希潼接到警局的电话来到警局的时候,看着民警的调查结果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们是不是收了沈清澜的好处,所以才帮她作伪证。”

    原本好声好气地在跟她说话的民警听到这话,忍不住黑了脸,“李小姐,请你说话注意点分寸,我们是根据你提供的消息去调查的,你说自己是十二号晚上九点钟左右被绑架的,但是我们查了那带附近的监控,你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这你怎么解释?”

    “不可能,十二点的时候我已经被绑架了,怎么可能还在酒吧里,定是你们编造的。”李希潼不相信。

    民警直接拿出了当晚的监控录像,直接播放给李希潼看,李希潼看着上面的监控,当天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确实有个穿着打扮都跟她模样的女人走出了酒吧。

    “这不是我,这肯定是有人假扮的。”李希潼大声说道。

    “我们已经询问过酒吧的工作人员,他们说了你当天晚上确实就是那个时间点离开的。李小姐,我们可以不追究你报假警的事情,现在我们还有另件事需要你的配合,刚刚沈君煜先生已经来报案,说你企图谋杀沈元易老先生。”

    李希潼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转变,眨眼之间,自己就从个受害人变成了个犯罪嫌疑人。

    坐在问询室里,李希潼言不发,不管民警问什么,她就是不开口。

    “李希潼,我希望你可以配合点。”民警敲敲桌子,语气不耐烦,她已经询问了李希潼好几个小时了,但是李希潼点也不配合,李希潼仿佛没有听见民警的话,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个接个地打哈欠,眼角泛着泪,民警看着她情形不太对,这个样子,很像是……

    站起来走出去,很快又有两个民警走了进来,看了眼李希潼,“确实是毒瘾发作了。”

    负责询问的民警摇头,没想到钢琴新秀李希潼竟然是个瘾君子。

    “现在该怎么办?”

    “立刻联系戒毒所。”

    当天晚上,李希潼因为吸毒被拘捕的消息不胫而走,随后不到五分钟,个匿名的帖子就出现了在了论坛上,详细阐述了李希潼企图伤害沈老爷子的事情经过,内容只详细具体,仿佛当场亲眼所见。

    帖子出,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上片骂声,纷纷叱责李希潼就是个毒妇白眼儿狼。

    只是那时候李希潼已经被送到了戒毒所强制戒毒,根本不知道外界的事情。

    “好,我知道了,谢谢,”沈君煜挂了电话,嘴角挂着冰冷的笑意。

    这次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过李希潼的。

    楚云蓉今天刚刚从国外回来,得知老爷子住院,甚至差点死在了李希潼的手上,震惊的当场晕了过去。

    李希潼因为杀人罪被沈君煜起诉,最后因为杀人未遂被判处了十年有期徒刑。

    “给我将李家人赶出京城,然后将那套房子给我卖了。”解决了李希潼之后,沈君煜打了个电话,他现在看见姓李的家人就觉得恶心。

    “求求你们不要赶我们走,做错事情的是李希潼,不是我们,这跟我们没有关系啊。”田翠芳死活不愿意离开这套房子,苦苦哀求来人。

    但是沈君煜请的都是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人,他们就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的,沈君煜出手大方,他们自然要将事情给办得漂亮。

    扯着田翠芳就往外走,最后是强行将李家家人拖出去的,将钥匙从他们的身上搜出来,行人担心李家的人会去沈家闹事,还十分贴心地他们送到了火车站,直接将他们送上了最快班的火车。

    “我好意提醒你们,现在你们要是乖乖离开了,李希潼的事情还跟你们没关系,你们要是敢闹,进去的就不只是李希潼个人了。”句话,吓得李家家人脸色惨白,灰溜溜地离开了京城。

    李家家人离开京城之后,去了其他的城市,为了生活,李大头和田翠芳无奈之下只能继续打工,但是这几个月来跟着李希潼,他们过惯了富裕的日子,哪里吃得了这样的哭,李大头的脾气越来越不好,时不时对田翠芳拳打脚踢,家里乌烟瘴气。

    小丽受不了这样的日子,在孩子六个月大的时候去做了引产,然后带着李家所有的钱逃走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

    国外某庄园,艾伦听着许诺的汇报,笑了笑,“不愧是我教出来的最得意的徒弟,这手玩的漂亮。小七,幸好你没有被无聊的生活磨光了斗志,不然我恐怕会忍不住想要惩罚你呢。”

    艾伦自言自语,许诺站在般沉默不语,只是低垂的眼眸满是失落,主人他的目光从来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过。

    “你怎么还在这里?”艾伦回过神来,看见许诺,语气阴冷。

    “我马上就出去。”许诺低声应道,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艾伦叫住她,“你给我警告那个女人,不要轻举妄动,跟不要试图伤害沈清澜,不然我会让她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

    许诺应了声是,从艾伦的房间里退出来,正好遇上来给艾伦做治疗的彼得,彼得看了眼许诺,收回目光。

    “艾伦,今天的感觉怎么样……”许诺听着房间里的对话,转身下了楼。

    自从上次失败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平日里除了关注沈清澜的消息,将消息及时汇报给艾伦之外,她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她不知道艾伦的计划是什么,只是看着他每天承受巨大的痛苦就为了早日站起来,许诺承认,自己的心是刺痛的,对于那个夺走了艾伦全部注意力的沈清澜也越发的憎恨。

    ------题外话------

    亲们手里有征票的,不要忘记投票哦,每天都有票的。么么哒

    **

    推友《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冰柠微微

    句话简介:他捡回只特工当孩子养,养着养着,不小心竟被反撩了。

    短简介:她,异世闻之色变的顶级特工,代号:雪豹,雪的白,豹的爪,温和隐藏着兽性,最适合她不过。

    她,体弱多病,死气沉沉的都市少女,曾度被传有抑郁症。

    朝重生,样的名字,样的容颜,内里早已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