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惩罚2(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难忍的痒意在李希潼的身上蔓延,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她想抓,却又无从抓起,她的额头上都是冷汗,那是被身上的痒意外加疼痛折磨的,那种疼和养像是从骨子里生长出来。

    心底生出了无限的渴望,她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看着地上的粥,终于还是抵不过身上的折磨,趴下来,伸出了自己的舌头。

    “啧啧,这女人还真是犯贱哈,给她吃的时候不吃,喜欢这样吃,你说我要是现在把这段视频发布到上会怎么样?”金恩熙摸着下巴,看着监控和画面,饶有兴致的说到。

    伊登只是随便看了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金恩熙骨子里的恶趣味爆发了,只能算李希潼倒霉。

    他们几个人,他跟安德烈就不说了,沈清澜是干脆果断型的,不喜欢折磨人,般都是击致命,茜丝莉是暴力分子,喜欢用拳头去征服别人,只有金恩熙,最是喜欢折磨人,而且手段层出不穷,当初那个女人幸好是逃得快,不然等金恩熙认真了,她能不能受得住金恩熙的手段就两说了。

    李希潼躺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地上的粥已经不见了踪影,身上的疼痛和痒意已经不见了,但是刚才的屈辱却深深的刻在了李希潼的骨子里,她发誓,等她从这里出去,肯定不会放过沈清澜,还有这帮混蛋。

    “沈清澜,沈清澜……”李希潼的嘴里念叨着沈清澜的名字,每个字都带着泣血的恨意。

    沈清澜出现在这里已经是个星期之后了,沈老爷子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也能开口说话了,医生说幸好老爷子的身体底子好,小风对他的影响不大,还能恢复,但是到底是年纪大了,进了次医院身子骨差了很多以后在照料方面需要更加的精心。

    车库的门再次打开,李希潼以为是金恩熙,根本没有抬头,坐在地上,头埋在双膝之间,根本不予理会。

    脚步声临近,直到在她的面前停下来,“李希潼。”沈清澜淡淡开口。

    李希潼豁然抬头,就看到了意料之外的那张脸,“沈清澜。”咬牙切齿,充满着刻骨的恨意。

    她此刻的样子很狼狈,身上的衣服早已污秽不堪,多处破碎,那是被她自己撕破的,头发就跟稻草样,整个人身上还散发着股怪味。

    沈清澜看着她,眼神无波,这神情落在李希潼的眼却像是根导火索,瞬间引爆了她,她站起来,朝着沈清澜扑过去,“沈清澜,我要跟你拼了。”

    沈清澜侧身,躲过李希潼的扑,李希潼又再次扑过来,沈清澜抬起脚,脚踹在了李希潼的小腹上。

    李希潼啊地声惨叫,撞在了墙上,趴在地上不动了。

    沈清澜慢慢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李希潼也正看着她,“沈清澜,你果然是跟他们伙的。我早该想到的。”可笑她居然还怂恿他们去绑架沈清澜。

    “李希潼,沈家好歹也养了你这么多年,给了你优渥的生活,你怎么敢对爷爷动手。”沈清澜开口。

    李希潼闻言,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边笑边咳嗽,就连满脸的眼泪,“沈元易那个老不死的死了吗?”

    沈清澜眼神冷,看着李希潼的目光透着彻骨的冷意,“李希潼,你找死。”

    李希潼连连咳嗽,惨白的脸色因为剧烈咳嗽而有了丝血色,“我只恨不得早点弄死那个老头子,要不是他,我现在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

    她看着沈清澜,扯了扯嘴角,“沈清澜,你不愧是那个老头的孙女,够狠,是你让他们给我吃的那东西吧,你以为让我染上毒瘾我就拿你们沈家没有办法了是吧。”

    沈清澜没有说那个DP完全是因为金恩熙的恶趣味发作。

    李希潼见沈清澜不说话,只以为她是默认了,“沈清澜,你直看不起我,但是你自己又好到哪里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姓李的那对夫妻是你找来的,这切就是你安排好的,可恨沈家的人眼睛都是瞎的,竟然看不清你的真面目。”

    “你用的哪只手?”沈清澜开口。

    李希潼愣。

    沈清澜看着她的双手,“你伤害了爷爷,用了哪只手?”

    李希潼防备地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沈清澜不语,李希潼从地上坐起来,将手藏在身后,这样子的沈清澜让她感觉害怕。

    沈清澜往前走了步,逼近李希潼,“说,用的哪只手。”

    李希潼沐浴在她那仿佛看着死人的目光下,脸上的恨意已经悉数被惧怕所替代,她已经猜到沈清澜的意图,“沈清澜,我已经染上毒瘾了,你不能这么对我。”这双手已经是她最后的依仗,绝对不能让沈清澜给毁了。

    沈清澜无动于衷。

    李希潼拼命地往后退,她想逃离这个地方,但是这里就这么大,根本连个让她躲藏的地方都没有。

    沈清澜步步靠近李希潼,等将李希潼逼至墙角,她停下脚步,蹲了下来,只手捏住李希潼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她。

    “李希潼,我早就警告我不要招惹我,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起的,你为什么就不肯听呢?”

    李希潼的眼睛里都是惧怕,她根本不敢跟沈清澜的视线对上,“沈清澜,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我以后绝对不会跟你作对了,更不会找你的麻烦。我可以去找爷爷道歉,我给他跪下求原谅,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沈清澜放开她的下巴,站了起来,李希潼眼喜,以为沈清澜答应放过她了,“沈清澜,我保证以后离你们远远的,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李希潼跟着站起来,想离沈清澜远点,沈清澜的拳头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落在了她的身上,她疼的下子弯下了腰,沈清澜却没有就此结束,拉着她,在她的小腹上又给了拳,李希潼直接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沈清澜走进步,脚踩在李希潼的右手上,然后用力。

    “啊!”李希潼发出声惨叫,沈清澜没有停手,继续用力,李希潼甚至能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她疼的满脸都是汗,沈清澜放开她的手,李希潼已经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不用沈清澜说,李希潼都知道自己的右手算是废了。

    “李希潼,这是你欠我爷爷的。”沈清澜淡淡地说了句。

    “沈清澜,你今天最好弄死你,你要是弄不死我,等我出去了,我定会让你后悔的。”李希潼恨恨地看着沈清澜,眼神十分之怨毒。

    沈清澜对她的话点也不放在心上,后来李希潼才明白,沈清澜根本就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沈清澜转身离开车库,车库外面,金恩熙正等着她。

    “安,这个女人怎么办,是不是……”她的手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下,意思很明显。

    沈清澜摇摇头,这样太便宜她了,金恩熙立刻明白了,笑眯眯的,“那就交给我吧,我保证让她欲仙欲死,哈哈。”

    “别弄出人命。”沈清澜叮嘱句,这里毕竟是Z国,她不想金恩熙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放心放心。”金恩熙混不在意,她从来都不怕麻烦。

    等沈清澜离开之后,金恩熙走进车库,看着李希潼脸绝望的表情,摸着下巴,这样就绝望了?这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弱了点,金恩熙深深地觉得,她有必要帮李希潼提升下心理承受能力。

    李希潼已经连看眼金恩熙的力气都没有了,趴在地上,动也不动,“啧啧,看你这个样子,可真是点挑战都没有。”

    “沈清澜到底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才会帮她干这种事?我可以给你们双倍的价钱,只要你们帮我毁了沈清澜。”

    金恩熙摇头,她真的对李希潼的脑回路很是好奇,是不是真的跟般人长得不太样,所以才能这么清奇?她要不要建议伊登将她的脑子打开来看看,研究下?她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很是不错。

    李希潼自然不知道她的想法,“我可以不报警,还可以给你们笔钱,只要你们将沈清澜给毁了。”

    金恩熙没有接这个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包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给你点好东西。”

    李希潼自然知道这个是什么,却没有拒绝,她已经受够了毒瘾发作时的那种痛苦,她也曾试着戒过,强忍着内心的渴望不去吃金恩熙给的东西,但是万虫撕咬的感觉太过折磨人的意志,她坚持不到五分钟就坚持不住了。

    “这些足够你用个星期的了,现在你可以走了。”金恩熙指着车库的大门,说道,李希潼眼睛亮,挣扎着爬起来。

    “如果我是你,我出去之后就会找个地方躲起来,而不是报警,你看到了我的脸我都敢放你走,你觉得报警有用吗?我劝你也别想着去找沈清澜的麻烦,我既然可以抓住第次,自然也可以抓你第二次。”金恩熙笑眯眯,语气很是温柔,但是说出口的话却点也不温柔。

    ------题外话------

    你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后面还有更惨的等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