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惩罚(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见金恩熙真的感兴趣,尤其是听到她话里的“我们”二字,李希潼顿时兴奋了,他们人多就更好了,只要沈清澜被绑,那么等她出去了,就可以向外界透露沈清澜被绑架的消息,至于被绑架之后经历了什么,其他人又怎么会知道呢,而且……

    她眼珠子转,沈清澜长得那么漂亮,这帮绑匪里面肯定有男人,到时候要是发生点什么不是也是理所当然的嘛。越想,李希潼越觉得自己聪明,竟然可以想出如此箭双雕的妙计。

    “沈清澜的身手确实不错,但是她毕竟是个女人,还是个千金小姐,她的那点身手顶多就是用来防身而已,我相信你们肯定不止个人,只要多去几个人,抓住她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李希潼缓缓说道,见金恩熙脸上的意动还有犹豫,继续开口。

    “我可以将她引到没人的地方方便你们动手,保证不会让被人发现,我的要求也很简单,只要你们放我走。”

    金恩熙似乎是被说动了,看着李希潼,“你跟沈清澜有仇?”

    李希潼神情僵,眼睛里闪过恨意,何止是有仇,简直就是深仇大恨,如果不是沈清澜,她现在至于被绑架吗?

    “我恨她,如果不是她,我现在依旧是沈家的大小姐,而不是犹如丧家之犬被赶出沈家。”

    哟,怨念还挺大。金恩熙想着,看着李希潼的眼神透着好奇,“既然你跟沈清澜有仇,她会跟你出来?”

    “当然会。”李希潼连忙说道,生怕金恩熙不相信,解释道,“我虽然跟沈清澜的关系不好,但是想要将她骗出来还是不难的,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暗跟着我,既然你们可以绑架我第次,那么第二次肯定不难,要是我没有将沈清澜骗出来,你们再将我抓回来就好,对不对?”

    金恩熙闻言,点点头,“这倒是,抓你根本就不费事,你的建议不错,我们会好好考虑。”

    李希潼眼睛亮,期待地看着金恩熙,“那你是不是可以先将我放开了,我保证不逃跑。”

    金恩熙不屑地笑笑,“你逃的出去吗?”别看这只是个普通的车库,但是凭借李希潼的本事,不是她看不起她,而是她就连车库的门都打不开。

    这里的锁可是她最新换的,表面上这里是幢普通的豪华别墅,但是里面机关重重,外人轻易进不来,这是她花了将近两个月的心血精心打造的基地。

    李希潼心暗恨,但是却不敢多少什么,毕竟现在自己的命都还在人家的手里,眼前的女人虽然长得张娃娃脸,可是李希潼却直觉这个女人是个心狠手辣的,自己还是乖乖听话比较好。

    “不放了我也没有关系,但是能不能先给我吃点东西,我已经饿了两天了。”李希潼的眼睛看着金恩熙手里的那只碗,也不知道碗里的粥为什么那么香。

    金恩熙笑眯眯,很是好说话的点点头,“当然,这本来就是给你吃的。”她蹲下身,李希潼以为金恩熙是要喂她,急忙张开了嘴。

    呵呵,想的倒是挺美,想让老娘伺候你吃饭,美得你。

    然后,李希潼就眼睁睁地看着金恩熙将那碗粥放在了离她三米远的地方,她要是想吃粥,除非趴在地上挪过去。

    “你放的太远了,我吃不到。”李希潼为难地说道。

    金恩熙脸色变,“吃不到不会自己想办法。”冷哼声,走出了车库。

    李希潼脸色铁青,因为金恩熙的突然翻脸,明明刚才他们聊得还好好的。

    “这个女人戏可真多啊,到了现在都还不忘拉安下水。”回到房间,金恩熙跟伊登抱怨,神情不满。

    “你知道她戏多还跟她废话那么久,我还以为你们聊得很愉快。”伊登在看份医学报告,连头都没有抬。

    “我这不是好奇嘛,结果这女人还是这么没有新意,要我说直接结果了她算了,省的看得碍眼。”

    “安不会同意的,先关她几天,不用管她,不要死了就好。”伊登回了句。

    “伊登,你在看什么?”金恩熙见跟他说了半天,他连头都没有抬下,好奇地看了眼上面的字,却没有看明白。

    “安的爷爷的病例,老爷子直没有醒,我想看看会是什么问题。”

    金恩熙明白了,原来是安的事情,怪不得伊登会这么上心。

    金恩熙看了眼监控画面,见李希潼直保持着她离开时候的姿势,撇撇嘴,现在不吃不过是还没饿到极致,她看她可以撑多久。

    而李希潼也确实快支撑不住了,她看着那碗粥,估算了下自己跟它之间的距离,发现除了趴着挪过去,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她看了眼地面,虽然看着干净,但是还是会有灰尘,这样的姿势太难看,李希潼移开目光,尽量让自己不去看那碗粥。

    只是鼻尖却萦绕着那碗粥的香气,她的肚子咕咕叫起来,眼前阵阵地发黑,她忍了又忍,再次看了眼那碗香气四溢的粥,忍不住动了动屁股。

    “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呢。”金恩熙看着挪动着屁股的李希潼,不屑地笑笑。

    李希潼好不容易挪到了那碗粥的面前,却吃不到,试着弯腰,根本后够不着,她想将手上的绳子挣脱开,但是越挣扎,绳子勒得越紧。

    眉头紧皱,在又次的肚子咕咕叫之后,李希潼心横,跪坐着,然后趴下来,像是只狗样的舔舐碗里的粥。

    粥熬了很久,火候掌握得很好,软软糯糯的,比李希潼想的要好吃些,粥里面不知道放了什么食材,闻起来很香,吃起来更香。

    她很快就将碗粥吃完了,甚至连碗都舔得很干净,她的嘴角边沾着些粥,李希潼伸出舌头,努力将那些粥吃进嘴里,不满的看了眼地上的那只空碗,这碗太小了,这么点粥根本吃不抱。

    “哈哈哈哈。”金恩熙看着李希潼进食的样子,笑的很欢畅,“伊登,你看看她刚才吃饭的样子,真是太好笑了。”她揉揉肚子,“我要将这段视频发我安看看,哈哈哈哈。”

    伊登无语地看了她眼,实在不明白这人的笑点怎么会这么奇怪。

    金恩熙笑够了,才看向伊登,“伊登,你说的那玩意儿真的有用吗?才那么点的量,对她有效吗?”

    伊登点头,“绝对戒不掉,就你刚刚放的那点,致瘾性可比成瘾性最强的DP还要高,除非她的自制力惊人,不然想要戒掉是不可能的。”

    金恩熙顿时就放心了,就李希潼的自制力,呵呵,她这辈子只能当个瘾君子了。

    李希潼绝对没有想到,刚才的那碗粥里竟然含了如此致命的东西。

    沈清澜的手机响了声,她拿起来看了眼,是金恩熙发过来的,是刚才李希潼吃饭的视频,看着上面浪费的李希潼,沈清澜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完之后,她就将视频删了。

    “清澜,你先休息下吧。”温兮瑶看着沈清澜眼底的青黑,很是心疼,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合眼了,她知道沈清澜是在自责,认为是她没有照顾好沈老爷子,才会让李希潼有机可乘。

    沈清澜摇摇头,“不用了,我不累。”

    “你还不累,你要不要看看自己现在什么鬼样子,沈清澜,你现在立刻给我回去睡觉,不然我就立刻给傅衡逸打电话,毕竟要不是他,你也不会走出病房。”沈君煜刚刚去了趟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听到这话,瞬间就怒了。

    沈清澜看着愠怒的哥哥,不说话。

    沈君煜对上她清冷的眉眼,马上就没了脾气,软了脾气,“澜澜,你先回去睡觉好不好?爷爷这里有哥哥,我保证寸步不离地守着爷爷,不让爷爷出任何点意外。”

    “清澜,你哥哥说的对,你先回去休息下,你再这样熬下去,不等老爷子醒过来,你自己就要崩溃了,等老爷子醒来看见这样子的你,该有多心疼。”温兮瑶也劝说道,跟沈君煜对视了眼,她揽着沈清澜的肩膀,将她带起来,“走吧,我送你回去休息。”

    这次,沈清澜没有反对,顺从地站了起来,跟着温兮瑶离开了医院,沈君煜松了口气,沈清澜要是再这么坚持熬下去,他也快坚持不住了。

    他边要照顾沈老爷子的病情,边要顾着沈清澜的情绪,边要瞒着傅老爷子和自己的母亲,另边,他还在寻找李希潼的踪迹,李希潼给他捅了这么大的个篓子,这次说什么沈君煜也不会放过李希潼。

    温兮瑶送沈清澜回了江心雅苑,等沈清澜睡下之后她才开车回公司,这几天因为沈家的事情,她堆积了很多的工作没有处理,尤其是今年跟君澜集团合作的那个项目,之前直是由沈君煜负责的,现在沈君煜没办法兼顾,只能她接手看扛起来。

    沈清澜睡了不到三个小时就起来了,给伊登打了电话,询问了老爷子的病情。

    “安,晚上带我去医院看看老爷子,我想亲眼确认下。”伊登说道。

    “好。”沈清澜应道,挂了电话,直接起床去了医院,只是刚到医院门口,正好看见从车上下来的傅衡逸。

    四目相对,沈清澜怔,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傅衡逸。

    傅衡逸主动走过来,“怎么,看到我傻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清澜开口问道。

    “如果不是君煜打电话给我,是不是就准备这样瞒着我,个人扛着?”昨天他们俩还在打电话,但是这人却点也没有跟他说的打算。

    “我个人可以顾得过来。”沈清澜解释,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傅衡逸心存了愧疚。

    “清澜,我是你的丈夫,无论什么事情我都可以替你扛。所以你完全可以不那么坚强。”傅衡渔柔声说道。

    沈清澜微微低着头,眼睛里闪过丝笑意,“是我想差了,以后不会了。”

    傅衡逸见她眼底青黑,明显没有好好休息,很是心疼,“爷爷这里交给我,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下。”

    “不用。”沈清澜摇头,“我刚刚从家里出来,已经睡够了,现在回去也睡不着,先上楼看看爷爷吧,”

    傅衡逸心疼归心疼,却不想勉强她,跟她起去沈老爷子的病房。病房里只有沈君煜个人在,看见沈君煜,沈清澜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哥哥。

    沈君煜摸摸鼻子,不去看妹妹的眼睛,实在是沈清澜这几日的状态让他觉得很忧心,他不想看到爷爷醒来了,但是妹妹却倒下了,沈君煜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奶奶去世时,沈清澜深受打击的模样。

    跟傅衡逸对视眼,沈君煜开口,“那什么,澜澜,我等下还有事,先出去会儿,这里就交给你和衡逸了。”

    沈清澜看也不看他眼,径直走到沈老爷子身边,看着他依旧紧闭的双眼,坐下来,握着老爷子的手。

    傅衡逸站在她的身后,手扶着她的肩膀,“放心吧,爷爷会没事的。”

    “傅衡逸,你说我那天要是长个心眼,爷爷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沈清澜低声说道,如果那天她不走出病房,李希潼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清澜,这不是你的错。”傅衡逸柔声说道。

    沈清澜沉默不语。

    到了晚上,因为傅衡逸坚持,沈清澜跟着傅衡逸回家休息了,沈老爷子这里就交给了沈君煜和沈谦。

    楚云蓉还在国外没有回来,家里人也没有告诉她。

    因为傅老爷子还不知道沈老爷子生病的消息,所以傅衡逸没有回大院,而是带着沈清澜回了他们自己的家。

    “清澜,先好好睡觉,或许爷爷明天就醒了。”傅衡逸将沈清澜抱在怀里,温柔地说道,沈清澜窝在他熟悉的怀抱里,渐渐闭上了眼睛。

    看着沉睡的沈清澜,傅衡逸心疼地摸摸她有些消瘦的脸,将被子盖好,然后起身悄悄去了书房。

    第二天早,沈清澜起床的时候傅衡逸已经不在了,以为他已经回了部队,所以沈清澜也没有放在心上,吃了早饭就去了医院。

    “多谢慕医生,我爷爷就拜托你了。”刚走到病房门口,沈清澜就听到了沈君煜感激的声音,走进去,发现病房里多了几个陌生人,傅衡逸竟然也在。

    傅衡逸没有跟她打招呼,而是先送那几个陌生人出去。

    “哥,那几个是什么人?”沈清澜问道。

    沈君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那是著名的脑科专家慕锡,今天过来给我爷爷看病的。我之前请过他几次,但是很不巧,他刚好在国外做学术交流,今天才刚刚回国,是衡逸去接的。”

    沈清澜微微怔,傅衡逸去接的?

    傅衡逸送完人回来,看见沈清澜发呆的样子,微微笑,“吃过早饭了吗?”

    沈清澜回神,看着傅衡逸点点头,“已经吃过了,慕医生是你请回来的?”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刚回来,慕医生就跟着回国了。

    傅衡逸微微笑,并不否认,他昨天接到沈君煜的电话之后就联系了慕医生,慕医生曾经欠了他个人情,这次他既然开口了,无论如何,慕医生都是要赶回来的。

    “慕医生已经说了,爷爷的身体并没有大碍,过两天就会醒,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傅衡逸说道。

    “谢谢你,傅衡逸。”

    傅衡逸伸手,在沈清澜的脑门上敲了下,力道很轻,“跟我说谢谢,嗯?”

    沈清澜勾唇,“嗯,确实不需要。”

    傅衡逸当天下午就回了部队,能够回来天时间已经是他挤出来的了。

    而第二天晚上,沈老爷子果然醒了,虽然还不能开口,但是起码睁开了眼睛,沈清澜握着老爷子的手,看着他不说话。

    沈老爷子看着沈清澜这个样子,手上用力,安慰着孙女。

    沈让知道老爷子醒了,赶紧赶了过来,却没有进去,站在病房门口,时不时往里面张望眼。

    “二叔,爷爷刚醒,现在连话都说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沈君煜说道。

    沈让摆手,“你不用管我们,我就站在这里,不会进去的。”

    沈君煜见他这么说了,也不再勉强,转身回了病房。

    **

    金恩熙每天都会给李希潼送碗粥,免得她饿死了。

    “你们绑了我这么多天了,到底想做什么?”李希潼问道,这已经是她被绑来的第五天了,李希潼身上的绳子已经被解开,她试过逃跑,但是就像金恩熙说的,这道门她根本打不开,她想大声向外面呼救,可是她把嗓子都喊哑了也没有人应她声。

    除了每天吃饭的时间,她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的人影,在这样下去,她就真的要疯了。

    金恩熙将粥放下,笑眯眯的,也不说话,转身就要走,李希潼把拉住她,子安金恩熙看过来之后,急忙松开了自己的手,她前两天刚被松开的时候,曾经攻击过金恩熙,只是没等她打到金恩熙,就反被金恩熙揍了顿。

    “那个,我那天的建议你们考虑得怎么样,我可以帮你们把沈清澜约出来,你们绑架她绝对比绑架我来的有价值。”李希潼还是不死心。

    金恩熙笑眯眯的,很是和善,“你还是乖乖喝粥吧。”

    “等等,你们要是想要钱,我可以给你们的,真的,五百万,分也不会少你们。只要你们放我离开,甚至我还可以帮你们将沈清澜约出来,这样你们又可以赚笔,这个买卖很划算不是吗?”

    金恩熙停住脚步,耸耸肩,“你这个建议确实不错,但是沈家是什么样的人家,而且我们调查过了,沈清澜的丈夫可是傅家的长孙,傅家跟沈家起,我们哪里还有那个胆子去招惹。所以你还是乖乖待在这里吧。哦,对了,昨天我们给你的家人打了电话,索要百万,你知道他们是怎么说的吗?”

    “什么?”李希潼下意识地问道。

    “个自称是你的父亲的人说,他们没钱,让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就是撕票了也没有关系。”金恩熙说道,笑眯眯地看着李希潼成功变脸。

    李希潼扯扯嘴角,“我跟我父母的关系向不好,你们找错人了,我可以给你们钱,我家的钱都在我的手里。只要你们可以放了我,我出去之后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绝对不揭发你们。”

    金恩熙啧啧,“你觉得你都已经看到我的脸了,我还会让你活着回去吗?”

    李希潼脸色变,“你什么意思,杀人可是犯法的。”

    “哈哈,你可真逗,谁告诉你我要杀了你。”金恩熙捧着肚子笑,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

    笑够了,金恩熙停下来,看着李希潼,“你放心,很快你就知道自己会如何了。”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半,停下来,“哦,对了,你知道吗,非洲的那边的男人都很喜欢亚洲的美女,尤其是你这样的。”

    李希潼脸上的血色瞬间退了个干净,她惊恐地看着金恩熙,尤其是看着她嘴角的笑意时,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金恩熙高兴了,转身出了车库。

    李希潼过了好久才从金恩熙给的震惊回过神来,她下子坐在了地上,仿佛是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地上的粥还在散发着香味,可是李希潼却没有去喝,而是端起来,朝着墙角砸去,滚烫的粥散落了地,浓郁的香味在整个车库蔓延。

    金恩熙看着李希潼的举动,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正好测试下药性。”

    车库里,李希潼神情焦躁不安,不停地走来走去,时不时看眼地上的粥。

    粥早已凉透,但是空气还弥漫着淡淡的粥香,她耸动着鼻子,闻了闻空气里残余的味道,肚子叫的却越发欢快了。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寒冷,抱着胳膊,直接坐在了地上,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浑身轻轻颤抖着。

    “啧啧,这药性不错啊,才这么点时间反应就这么剧烈,伊登,我现在明白了为啥King他们千方百计想要得到这种东西了,这效果这么强烈,要是流入市场,很多人这辈子都别想戒了它。”

    金恩熙看着李希潼的反应,忽然有些庆幸这玩意儿当初没有被bK的人拿到。

    伊登也是第次看到它作用在人的身上,当时金恩熙提议将那种植物提取物给李希潼试试的时候,伊登只给了点点的量,这点量要是换成普通的DP,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不足以成瘾,可是看李希潼现在的表现,分明就是个吸食了很长时间的瘾君子。

    “这才是刚开始,后期她的反应应该会更明显。”伊登开口。

    “伊登,这东西毁了吧,旦不小心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到,后果不堪设想。”金恩熙沉声说道,娃娃脸上全是凝重。

    伊登点点头,这种植物提取液的致瘾性比他原本预计的要高得多。

    “我现在就去毁了它。”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金恩熙叫住他,“给我留点点,只要能控制住李希潼的量就好。”

    伊登点头,“行。”

    金恩熙转过头,继续看着李希潼的表现。

    李希潼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打了个哈欠,但是眼睛却死死地看着散落了地的粥,就是再笨,她也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异常,而这几天自己根本没有吃过其他东西,除了那碗粥。

    她的眼神充满着怨毒,尽管此刻的脑子片混沌,但是却也清楚地认识到,这帮人绑架她根本不是为了钱,而是报复。

    “哟,滋味如何啊?”金恩熙再次端着碗粥进来了,看见金恩熙的那刻,李希潼恨不得扑上去咬死她,但是她现在浑身无力,是饿的,也是被毒瘾折磨的,只能死死地看着金恩熙,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恐怕现在的金恩熙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金恩熙蹲下来看着她,笑眯眯,亲切可人,“我为你准备的好东西够不够味儿,我跟你说,这可是世上独无二的好东西,很多人想要都没有呢,你应该很荣幸,成为第个品尝它的人。”

    “沈清澜给了你们多少钱?”李希潼的声音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金恩熙挑眉,没想到毒瘾发作了,这个女人反倒是聪明了,难道这玩意儿还能让人开窍?她没有回答李希潼的话,而是将粥放在地上,“这是我为你准备的。”

    见李希潼想要什么踢翻它,金恩熙不紧不慢地开口,“你可以将它再次踢翻,但是这次你要是再弄到地上,你就像狗样地舔舐干净它。”

    李希潼的脚顿,却还是脚踢翻了眼前的粥。

    金恩熙不在意的笑笑,站起身,“哎呀,既然你喜欢当狗,那就随你咯。”

    “放我出去,你们这帮混蛋。”李希潼在金恩熙的身后怒吼,金恩熙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直接离开了。

    ------题外话------

    嗯,继续惩罚李希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