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人贩子?(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姨姨,我想坐那个。”小豆丁指着个过山车说道,沈清澜看去,看到警示牌,“你太小了,现在还不能坐,等你长大了就可以了。”

    小豆丁有点失望,“我已经长大了呀。”

    “你现在还不够大,要再大点。”说着,沈清澜指了指不远处的旋转木马,“我们去玩那个。”

    小豆丁有点不乐意,“那都是女孩子玩的。”

    沈清澜:……

    傅衡逸看着沈清澜为难的样子,眼睛里满是笑意,换来沈清澜没好气的眼,傅衡逸蹲下身,抱起小豆丁,“不是说想玩海盗船,走,去玩海盗船。”

    小豆丁听,高兴了,抱着傅衡逸的脖子,就连最爱的姨姨都给忘了,“我想玩两次。”伸出两根胖乎乎的手指。

    “可以。”

    “那三次可以吗?”

    “行。”

    沈清澜跟在俩人的身后,余光看见不远处个妈妈带着个小男孩正坐在椅子上休息,小男孩蹲在地上,手里拿着个小火车玩具,年纪不大,跟小豆丁差不多。年轻妈妈低着头在玩手机。

    沈清澜看了眼就收回了目光。

    游乐园有专门为了小豆丁这样年纪的孩子设计的海盗船,看到海盗船,小豆丁很高兴,拉着沈清澜的手,“姨姨,我们上去玩吧。”

    沈清澜看了眼迷你海盗船,对这个实在不来电,看了眼傅衡逸,傅衡逸抱起小豆丁,“你姨姨不喜欢玩这个,姨夫陪你玩。”

    小豆丁看了眼沈清澜,又看了眼海盗船,最终还是点点头,“姨姨,你在这里等我们,我和姨夫去玩。”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将小书包从小豆丁的身上拿下来。

    等傅衡逸带着小豆丁从海盗船上下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小豆丁玩的满脸通红,脸上全是汗。

    沈清澜从包里拿出毛巾,给小豆丁擦汗,“先喝口水,休息下我们再去玩其他的。”见小豆丁听话地点点头,沈清澜从包里又拿出了瓶水递给傅衡逸。

    傅衡逸接过喝了口,第次觉得带着个孩子玩比陪着那帮新兵蛋子训练天还累,心里不禁庆幸他们没打算这么早生孩子。

    “妈妈,我想玩碰碰车。”旁边,个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轻声说道,小豆丁听到这话,期待的眼神看向沈清澜,“姨姨。”

    “知道了,等会儿去。”

    小豆丁眉开眼笑,沈清澜和傅衡逸带着小豆丁去玩碰碰车,傅衡逸和小豆丁辆,沈清澜自己辆。

    九岁以后,傅衡逸就再也没有来过游乐园,沈清澜就更不用说了,在她的记忆里,这是她第次来幼儿园,原本有些放不开的她在傅衡逸刻意地撞击了几下之后也起了好胜之心,跟个孩子样地玩得不亦乐乎。

    “姨姨,这个碰碰车好好玩,我们下次还来好不好?”

    沈清澜点点头,脸上全是笑意,“好。”

    傅衡逸看着有说有笑的俩人,眼睛里全是温柔。

    “姨夫,我还想玩小火车。”小豆丁拉着傅衡逸的裤腿,指着远处的小火车说道,傅衡逸认命地抱起他,“我先带他去玩小火车,你找个地方休息下。”

    今天的太阳有点大,傅衡逸指了指附近的个长椅,那个位置正好是在树荫下,沈清澜点点头,“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沈清澜在长椅上坐下来,拿出手机翻了下朋友圈,除了于晓萱和方彤,朋友圈里很安静,方彤最近失恋,情绪直很低落,沈清澜前两天见到方彤的时候,她虽然表面看不出什么,但是眼底的悲伤却依旧无处隐藏,只是看着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这种事情需要她自己去消化,最为朋友,她干涉不了太多。

    于晓萱还在跟安德烈拍戏,只是最近并不在国内,他们要去Y国拍摄国外的戏份,茜丝莉也跟着回去了,伊登留在了京城,进了家医学研究所,继续着他那些稀奇古怪的研究,很少会联系沈清澜。

    跟于晓萱聊了几句,沈清澜刚放下手机,就看见个女人脸色着急,嘴里喊着个人的名字,“豆豆,你在哪里?豆豆。”

    她眼就认出了是刚才在玩手机的那个年轻妈妈。

    “你看见个黑白条纹t恤,深色牛仔裤的孩子了吗?”年轻妈妈把拉住身边的个行人,比划着,“他大概这么高,留着个"bo  bo"头。”

    行人摇摇头,表示没看见,这是游乐园,孩子那么多,谁会注意到这么个孩子。

    年轻妈妈都快哭了,她就看了会儿手机,孩子就不见了,“豆豆,你在哪里啊,快出来。”声音里已然带着哭腔。

    沈清澜站起身,走了过去,“与其在这里着急,不如去找游乐园的工作人员帮忙,看看孩子去了哪里。”游乐园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找个孩子还是不难的。

    年轻妈妈如梦初醒,脸感激地看着沈清澜,“谢谢,谢谢。我现在马上去。”

    很快广播里就想起了则寻人启事,沈清澜有注意到工作人员似乎也在帮忙找孩子。

    不会儿,沈清澜再次见到了那个年轻妈妈,似乎是哭了,嘴里还在喊着孩子的名字,“豆豆,豆豆你在哪里?”看样子孩子现在还没找到。

    “你看到我的孩子了吗?”年轻妈妈看到沈清澜,着急地问道。

    沈清澜眸光轻闪,“你的孩子还没找到?”

    年轻妈妈摇头,“没有,我找了好多地方,工作人员也帮忙找了,可是没看到豆豆。”她的声音已经嘶哑了。

    “这个游乐园里有很多监控摄像头,你找工作人员要求查看监控,看看孩子到底在哪里。”沈清澜建议。

    年轻妈妈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去。”匆匆忙忙地朝着个方向跑去。

    沈清澜想了想,给傅衡逸发了条短信,跟了上去。

    工作人员倒是很配合,根据年轻妈妈的指示,调出了监控,沈清澜的视线在监控画面上快速地扫过,忽然定格在某处。

    某个画面上,是之前她看到的那个孩子,穿着黑白条纹的t恤,神色牛仔裤,正蹲在地上玩小火车,小火车是电动的,开的远了,小男孩追了过去,直接离开了年轻妈妈的视线范围,而年轻妈妈低头玩着手机,对于孩子的离开毫无所觉。

    那个名叫豆豆的小男孩跟着小火车走到了远处的空地上,然后似乎是想上厕所,跑进了附近的卫生间,出来之后似乎就迷路了,茫然地四处看看。

    看了会儿,大概是没有找到自己的妈妈,终于害怕了,掉起了金豆子,边走,边哭,嘴里喊着妈妈,然后,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进了小男孩,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小男孩就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那个男人戴着帽子,监控并没有拍到他的脸,沈清澜指着监控上那个男人的背影,“你认识这个男人吗?”

    年轻妈妈摇着头,“我不认识他。”

    根据监控显示,这个男人带着豆豆往游乐园的方向去了,快到门口的时候,豆豆又开始哭闹,那个男人抱起了豆豆,拿出条手帕给豆豆擦眼泪,然后豆豆就趴在男人的肩上睡着了,看到这里,大家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这是碰上人贩子了。

    年轻妈妈腿都软了,下子摊到在地上,脸色苍白到透明。游乐园的工作人员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给上级领导打了电话,然后打电话报了警。

    沈清澜没有看这些,而是上前调取了游乐园门口的监控录像,看着那个男人上了辆黑色的小轿车,看了眼车牌,沈清澜直接离开了监控室,在场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

    走出监控室,沈清澜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掏出手机给金恩熙打电话,“恩熙,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里啊。”金恩熙睡得迷迷糊糊的,下意识地说道。

    “现在打开电脑,我需要你帮我查辆车的去向,越快越好。”

    “现在嘛?”

    “现在,立刻,马上。”沈清澜的声音里带着冷意,金恩熙迷糊的脑子瞬间就清醒了,从床上跃而起。

    “车牌,型号。”

    沈清澜报了车牌型号,金恩熙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不会儿,开口,“往北,新华路方向。”

    沈清澜脚踩下油门,车子飞速离开,行人只能看见辆车在路上飞驰,超越过辆又又辆的车,留下片骂声,沈清澜仿若未闻。

    “安,这辆车有什么不对吗?”

    沈清澜神色冷凝,“车子有个被拐的孩子。”

    金恩熙瞬间明白了,沈清澜这辈子最痛恨的人肯定就是人贩子,毕竟她就是被人贩子卖进那个组织的,甚至那个组织里很多人都是这样进去的。

    “安,那辆车停下了,从车上下来了两个男人,其个男人怀里抱着个孩子,上了另辆车,往城西的去了,在永安路方向。”

    蓝牙耳机里,传来金恩熙的声音,沈清澜个急转弯,往左拐过去,差点和辆迎面而来的大卡车相撞。

    身后很快响起了警笛声,交警鸣笛声,沈清澜全当没听见,此刻她的脑海全是当年自己被人贩子拐走的画面,那个黑暗、狭小的小黑屋,空气里满是难闻的味道;那个给她馒头,承诺会直陪着她,帮助她逃出去,却再也没有见过的男孩子;那个浑身是伤,躺在地上犹如破布娃娃般的女孩子;那片蔓延在地上,挥之不去的血色和女孩子被砍断的手臂……

    沈清澜闭了闭眼,将画面从自己的脑海驱逐出去,只是眼底的冷意却更浓。

    **

    傅衡逸带着小豆丁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沈清澜,以为她是上厕所去了,在原地等了会儿,依旧不见沈清澜的身影,拿出手机,这才看到沈清澜给他发的短信,脸色变,给沈清澜打电话,却显示正在通话。

    把抱起小豆丁,小豆丁疑惑地看着傅衡逸,“姨夫,姨姨呢?”

    “你姨姨在另个地方,我们现在去找她。”

    抱起小豆丁,傅衡逸直接去了监控室,沈清澜说她在监控室,只是到了监控室,傅衡逸看到的就是个哭泣到快要昏厥过去的女人还有穿着制服的警察,并没有看到沈清澜的身影。

    意识到情况不对,傅衡逸拉过个民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民警看了眼傅衡逸,“你是孩子的爸爸?”

    傅衡逸虽然不明白民警的话,但还是摇头,“不是。”

    民警听不是当事人,就想让傅衡逸离开,但是看到傅衡逸掏出的军官证,立刻严肃了表情,“长官。”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民警指了指地上的女人,“她的孩子被人抱走了。”将事情简单解释了遍,民警摇头,“这个妈妈也是粗心,光顾着自己玩手机,孩子走远了都没发现,现在再来哭又有什么用。”

    年轻妈妈还在哭,傅衡逸看了她眼,皱眉,怀里的小豆丁拉拉傅衡逸的衣服,傅衡逸看他,小豆丁指着其个监控画面,“姨夫,我看到姨姨了。”

    傅衡逸看去,果然看到沈清澜上车然后开车走了的画面,看了眼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而离那个孩子被人带走,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他的眼神凝,顿时明白了沈清澜想要做什么。

    “警方采取了什么行动?”傅衡逸问民警。

    “已经开始追踪那辆车了,不过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毕竟时间过去了太久,如果那帮人速度够快,现在都已经出了京城,而点出了京城,想要找到难度就会增加不少。

    傅衡逸闻言,拿出手机给交警大队打了个电话,说明了自己的身份,“黑色的越野,车牌号xxxxxx,现在在什么地方?”

    交警大队的队长此时正焦头烂额呢,这边刚发生起诱拐儿童的案子,需要他们配合追踪犯罪分子的车辆,那边又有人打电话报警,说有人在路上飙车,差点造成交通事故。接到傅衡逸的电话,听到他报出的车型和车牌,正是飙车的那辆。

    “傅爷这辆车上是你的什么人?”交警大队的队长也很头疼,以为车上是个二世祖,还是跟傅衡逸有着亲戚关系的那种。

    “上面的是我的老婆,她正在追踪拐了孩子的那辆车,你们跟着她走的方向去追。”

    “傅爷,不对啊,根据我们追踪结果,人贩子的车往城北方向去了,你妻子现在去的是城西方向。”交警队队长也顾不得疑惑傅衡逸何时有了老婆的事情,提出自己的疑问。

    “信不信随你们,要是最后出事了,后果你们能承担吗?”傅衡逸不想跟他们废话,他只要想到沈清澜去追那些人贩子,而人贩子的身上也许还藏着什么杀伤性的武器,他的心里就寄的不行,如果不是小豆丁还在这里,或许他已经亲自去追沈清澜了。

    交警队队长听到傅衡逸这么严肃的语气,哪里还敢应声,连忙将电话交给了在他身边的公安局局长。

    “好,明白,我们马上在那条路上安排路障。嗯,放心,警力马上就会跟上,确保他们的安全。”

    挂了电话,傅衡逸正要离开监控室,却见外面冲进来个男人,对着坐在地上哭泣的女人就是巴掌,“连个孩子你都看不住,还有脸在这里哭。”

    女人被男人打的偏向了边,也不敢反抗,男人大概是气急了,对着女人又踢了脚,“要是豆豆有什么事情,你也别想好过。”

    男人嘴里骂骂咧咧,女人就只会哭,眼看着男人又想举起拳头打女人,傅衡逸把抓住了他的手,“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回你的儿子,而不是在这里打骂你的老婆。”

    男人被人制止,刚想破口大骂,对上傅衡逸冰冷的视线,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改了口,“我教训我自己的老婆,关你什么事情。”

    傅衡逸冷冷地看了眼那个男人,放开他,径直走了,他现在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

    傅衡逸来到游乐园门口,已经有车在门口等着他,傅衡逸直接上车,小豆丁乖乖窝在傅衡逸的怀里,“姨夫,刚才那个阿姨的孩子是被坏人抓走了吗?”

    傅衡逸点头,“所以你以后即便是跟家里人走散了,也不要跟陌生走知道吗?”

    小豆丁脸上有着害怕,想起裴宁曾经跟他说过,要是被坏人抓走了,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了。

    “姨夫,那那个小朋友还能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吗?”小豆丁抓着傅衡逸的衣领。

    傅衡逸抱紧他,“会的。”

    傅衡逸先去了趟裴家,将小豆丁交给楚云瑾,“衡逸,发生事情了,清澜呢?”楚云瑾没有看见沈清澜,问道。

    “小姨,这件事我然后再跟你解释,我还有急事,先走了。”傅衡逸转身就离开了,楚云瑾叫了声,见傅衡逸已经上车了,只好作罢。

    傅衡逸上了车,往城北的方向追去。

    人贩子途换了好几辆车,光是方向就换了好几次,手法之娴熟,显然不是第次作案,联想起之前报道过的好几起儿童失踪案,沈清澜有理由怀疑这是否都是同伙人做的。

    金恩熙时时报告着人贩子的动态,“安,我现在出发去帮你吧,万这帮人人数太多,我怕你赤手空拳的会吃亏。”

    “不用,你给我报告位置就好。”沈清澜拒绝,她相信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傅衡逸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凭着傅衡逸的本事,找到自己绝对不是件难事。

    金恩熙继续报告着人贩子的位置,沈清澜与他们的距离在渐渐缩短,“安,他们现在距离你不到公里,你是要现在就救下那个孩子还是想跟踪他们到老巢?”

    沈清澜想了想,“我想打尽。”

    这就是要跟踪到底了,毕竟这些是人贩子,不是绑匪,他们拐走孩子是要卖出去的,孩子暂时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我现在先联系傅衡逸,你继续追踪,有情况及时联系我。”

    “好。”只是刚打算挂电话,金恩熙忽然开口,“安,等等,他们下高速了,拐进了左边的路,那边没有监控,我无法得知他们的去向。”

    沈清澜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油门踩,再次加快了车速,“我知道了,我已经看到了那条路,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挂了电话,沈清澜给傅衡逸去了电话,“傅衡逸,你现在在哪里?”

    傅衡逸报告了位置,沈清澜想了想,距离自己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样子,“傅衡逸,我有个计划。”

    将自己的计划跟傅衡逸说了遍,“傅衡逸,你觉得怎么样?”她已经看到了警方在前方路口设置了路障,而那辆车就在等着检查的车队里。

    “清澜,我可以让警方的人配合你,但是你定要答应我,保证自己的安全。”

    “好,我答应你。”

    傅衡逸见她答应了,又叮嘱了句才给公安局局长打电话。

    “傅爷,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万那帮人动了杀心……”毕竟孩子还在他们的手上。

    “这明显就是犯罪团伙,就算是抓住了这几个人,也还有其他人,这次要是不能将他们打尽,或许后面还有更多的孩子受到伤害。”傅衡逸冷静地分析着利弊,“看他们作案手法娴熟,跟着他们,指不定可以查到更多失踪的孩子。”

    公安局局长静静得听着,他知道这件事要是成了,就是大功件,他今年也许还能升职,要是反倒害了今天的那个孩子,那么他的职业生涯可能到这里就结束了。这就是场赌局。

    “好,傅爷,我现在立刻打电话让沿路的交警配合,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出了京城,我需要让其他省份的警力配合我们工作。”公安局局长为难地说道。

    傅衡逸秒懂,“我会让他们尽量配合。”

    ------题外话------

    稍后还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