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交往(三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国外某庄园,艾伦扶着轮椅的把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只是没走几步就直接跌坐在了地上,许诺站在边看着他这样,惊,想要上前扶起他,却被艾伦阴狠地瞪了眼,许诺顿时僵在原地。

    艾伦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他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努力了半天,除了身的汗,就是腿上传来的钻心的疼痛,许诺垂着眸,不敢看他,但是眼睛里却全是心疼。

    彼得从外面进来,看见艾伦,无奈摇头,“艾伦,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你现在这阶段只能慢慢来,你要是再这样下去,你的腿直接就废了,这辈子你都别想站起来。”

    艾伦神情阴鹫,冷冷地看了眼许诺,“滚出去。”

    许诺眼底划过抹黯然,从房间里退出去,关上了房门,彼得摇头,“艾伦,你如果继续这么不听话,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艾伦沉默了会儿,哑声开口,“我知道了。但六月前,我必须要站起来。”

    “你如果肯听我的话,好好的配合我治疗,我可以让你站起来,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着急?”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艾伦冷漠地说道,伸出手,“扶我起来。”

    彼得上前,将艾伦扶到轮椅上坐下,递给他条干净的毛巾,让他擦拭脸上的汗,然后蹲下来,给他揉着腿,力道不轻,艾伦疼的额上的青筋立现,“明明知道不能做,你偏要去做,现在遭罪的还不是你自己。”

    艾伦不说话,彼得继续念叨着,“你要是继续聒噪,我就让人割了你的舌头。”

    彼得闭嘴,这个男人的话千万不要当做是玩笑,这就是个疯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去床上躺着,我给你施针。”说着上手将艾伦扶到了床上。

    很快,房间里就想起了艾伦闷哼声,偶尔夹杂着几声痛苦的嘶吼。

    等施针完毕,彼得收拾完东西就离开了,艾伦满身是汗地躺在已经被汗水打湿的床单上,默默地等着腿上的疼痛过去,快了,快了,小七,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

    **

    京城,沈君煜挑眉看着眼前的女人,“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女人微微笑,“我是特意来找你的,君煜,我们这么多年不见,你不介意午起吃顿饭吧?”

    沈君煜耸肩,“当然不介意。”站起身,拿上西装外套,“走吧。”

    女人跟在沈君煜的身后,痴迷地看着面前的男人,沈君煜,我回来了,这次我定不会再放弃你。

    “陈素,没想到你竟然回国了。”餐厅里,沈君煜看了眼眼前的女人,温声开口。

    陈素笑笑,“在国外呆腻了,而且最重要的人在这里,我当然要回来。”

    沈君煜没有接这话,而是问道,“这次回国打算做什么?”

    “刚接触了家公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留在这里工作。”

    沈君煜点点头,“很不错。”

    陈素很想问问沈君煜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咩有问出口,“好多年不见,你应该已经结婚了吧?”

    陈素问的不在意,但是握着刀叉的手却握紧了,沈君煜吞下嘴里的牛排,“还没有。”

    陈素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叉起块牛排送进嘴里,嘴角笑意温婉,“也是,男人般都是专注事业,结婚晚也正常,其实我现在也单身。”

    “你家里回去过了?”沈君煜没有接她的话,又换了个话题,几次转移话题,陈素神情有些黯然,“已经回去过了。我爸妈还向我问起你。”

    “沈君煜,你怎么在这里?”温兮瑶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沈君煜抬头,笑了,“兮瑶,你也在这里吃饭。”说着还看了眼跟在她身边的人,是她的助理。

    温兮瑶眼神在陈素的身上溜了圈,很快收回来,瞬间了然,笑得温柔,“嗯,午本来想找你起吃饭的,但是你这几天工作忙,我怕耽误你的工作就没有找你,这位是你的客户吧?”

    陈素从沈君煜对温兮瑶的称呼就听出了丝不对,看着俩人熟稔的语气,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听到温兮瑶的话,笑着说道,“我不是君煜的客户,我是他的朋友,我们是在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我叫陈素。”

    君煜?温兮瑶挑眉,看了眼神情不变的沈君煜眼,“那可真是巧了,我也是君煜的朋友,我叫温兮瑶。既然遇见了,那么不介意起吃吧?”

    温兮瑶看似是在征询陈素的意见,但是屁股却已经坐了下来,就坐在沈君煜的身边,“这家的牛排很不错,我上次就想跟你起来吃了,直没有机会,现在倒是正好了。”

    温兮瑶的助理已经很有眼色先行离开了。

    沈君煜温柔地看着她,“想吃随时给我打电话就好,工作再重要也没有你重要。”

    温兮瑶在桌子底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这样的沈君煜她可真是不习惯,反观陈素,听到这话,脸上更加的不自然了,扯了扯嘴角,“温小姐跟君煜很熟。”

    温兮瑶笑眯眯,“当然,我跟君煜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却很聊得来。你说是吧君煜。”

    沈君煜很是配合得点点头,顺便将自己碗里的牛排叉了块递到温兮瑶的嘴边,“这牛排不错,不是早就想吃了,尝尝。”

    温兮瑶张开口,咬住了牛排,“果然很好吃,下次我们再起吃次?”

    “好,都依你。”沈君煜笑容宠溺。

    陈素再也吃不下去了,放下刀叉,“君煜,我想起来等会儿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沈君煜笑笑,“好,路上小心。”

    等陈素离开了餐厅,温兮瑶站起来,做到了沈君煜的对面,饶有兴致地看着沈君煜,“想不到随便出来吃顿饭都可以看到这么场好戏,沈总,看来你的桃花真心不少啊。”

    沈君煜收起了眼底的宠溺,笑的温和,“那也比不上温总的桃花持久。”

    温兮瑶冷哼声,探究地看着他,“刚才那位小姐看着挺不错的,你怎么就给拒绝了,给彼此个机会,或许这就是你的真命天女呢。”

    沈君煜抿了口红酒,“我看那位杜先生对温总也是情深片,也没见温总芳心萌动啊。”

    “沈总,你这样就没意思了,我只是好奇,你总是这样戳人痛处,不好吧?更何况我刚刚可是配合你演了出戏,帮你赶走了朵烂桃花。过河拆桥,这个不是君子所为。”

    沈君煜抱歉地笑笑,“那这么说是我的不对,还请温总多多见谅。”

    沈君煜正经地道歉了,温兮瑶反倒不好说什么,“不过沈总也老大不小了,也到了结婚的年纪,怎么不见你交个女朋友?”

    其他的男人在沈君煜这个年纪,有他的样貌和经济实力的哪个不是绯闻女友满天飞,而沈君煜的身边就真的很干净,别说桃花,就连桃叶也没有出现片。

    沈君煜笑笑,“温总不也是单身嘛,现在不想结婚的人多了去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那么早结婚的。”

    这倒也是,这理由合情合理,只是温兮瑶对沈君煜的私生活还是很好奇,睁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着沈君煜。

    沈君煜脸的淡定,对她的目光视而不见,“温总有话说?”

    温兮瑶看了眼四周,往沈君煜的方向看了眼,低声问道,“沈总,你如此的洁身喜好,不会是某些方面有问题吧?”

    沈君煜脸黑,相信任何个男人被质疑那方面不行都没法忍,淡淡地扫了眼温兮瑶,“温总很好奇?”

    温兮瑶讪讪,“也不是很好奇,就是有那么丢丢的好奇。”说着还伸手,比了个小小的手势。

    沈君煜轻笑,“温总要是好奇,不妨试试我到底行不行。”

    本以为这话会将温兮瑶吓退,谁知她却开口说道,“好啊,我们试试吧。”

    沈君煜正好抿了口酒,听到这话,顿时剧烈咳嗽起来,温兮瑶忍不住眉眼弯弯,自己是那么好调戏的吗?

    等到不咳嗽了,沈君煜看向温兮瑶,“温总,你的笑话点也不好笑。”

    温兮瑶忽然严肃了表情,定定地看着他,“沈君煜,我是认真的,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沈君煜挑眉,看着她认真的眉眼,也收起了脸上的戏谑,“你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玩笑,我是真的想跟你认真交往,以结婚为目的。你看我们的年纪都不小了,我家里也在着急我的婚事,你家里就更不用说了,我自认长得不差,性格也好,能力也不弱,我的家世也没有配不上你的地方,综合来说,我们的各方面的匹配度都很不错,所以你要不要考虑跟我交往?”

    沈君煜嘴角溢出丝笑意,“这么算起来,我们在起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

    温兮瑶愣,“你是答应了?”

    “我有什么不答应的理由吗?但是现在不行。”

    温兮瑶没有皱,刚刚说答应,现在又不答应,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之后你没有改变主意,那么我们交往。”沈君煜继续说道,他对温兮瑶病没有任何不好的感觉,相反,他对这个女人很有好感,这种好感不同于对方彤的类似于妹妹的好感,这是男人对女人的。

    温兮瑶愣怔,点点头,“好。”

    三天后,温兮瑶再次约了沈君煜吃饭,告诉了他自己的决定,当晚,沈君煜带着温兮瑶回家吃饭,正式宣告俩人交往,楚云蓉眉开眼笑,跟沈清澜念叨了好几遍。

    酒吧里,沈清澜和温兮瑶坐在卡座里,沈清澜好奇地看着温兮瑶,温兮瑶被她看的很不自在,“怎么了,这么看着我。”

    沈清澜微微摇头,“只是好奇,没想到你跟我哥的发展这么快。”

    温兮瑶莞尔,“我也没想到。”

    “你们是认真的?”沈清澜开口。

    “这是当然,清澜,以后你就要叫我嫂子了。”温兮瑶笑眯眯,不知为何,只要想到沈清澜会叫她嫂子,她的心里就好开心。

    沈清澜将手摊在温兮瑶的面前,温兮瑶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干嘛?”

    “不是要改口,改口费呢?你好歹是新禾国际的总经理,出手要是小气了我可是会笑话你的。”

    温兮瑶黑线,“清澜,你老公不给你钱花?”

    “自然不是,我老公所有钱都是交给我保管的,但是改口费是改口费,这两个不能混在起。”

    温兮瑶没好气地看了她眼,“你可真是掉进钱眼儿里了。改天定给你包个大的。”

    沈清澜收回手,淡淡地笑了,本来就是句玩笑话,俩人谁也没当真。

    温兮瑶的视线在周围人身上扫过,忽然视线顿,指着其个人说道,“那个是不是李希潼?”

    沈清澜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李希潼,坐在个男人的怀里,喂着那个男人喝酒。

    “没想到离开沈家以后,她倒是越发放飞自我了。”温兮瑶啧啧,她认识这个男的,是京城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儿子,家里很有些资产,但是这家人在外的名声不是很好,为了做生意不择手段,而这个儿子则是个完全的二世祖,花心又败家。

    给沈清澜介绍着她身边的男人,“这俩人在起倒是不用担心谁会黑了谁的名声,但李希潼跟他搅合在起,却也不见得是个聪明的做法。”这男人旦变心,就是翻脸不认人。

    沈清澜其实已经认出了这个男人是谁,不就是当初赛车输给她,又想耍赖的那个林浩吗?

    不过这个林浩也是个人才,自从赛车输了之后,就真的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如果不是今天看见,估计沈清澜都要忘记了这个人。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兴味,李希潼以前最看不起的就是林浩这样的公子哥,没想到最后竟然还是跟林浩混在了起,有意思。

    再次看了眼衣着暴露的李希潼,沈清澜收回目光,“兮瑶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温兮瑶点点头,和沈清澜起离开了餐厅。

    李希潼和林浩回家的时候,在小区门口遇见了田翠芳,田翠芳拦在他们的车子前,使得李希潼不得不下车,“又没钱了?”

    田翠芳脸上很是尴尬,“那个,小丽现在怀孕了,用钱的地方多,你弟弟工作又丢了,家里的开销就大了。”

    每次都是样的借口,李希潼就连听的兴致都没有,直接从包里拿出叠钱,扔在田翠芳的怀里,“这些钱够你们用个月的,以后没钱了就直接给我打电话,不要出现在这里,林浩看见会不高兴的。”

    田翠芳也知道林浩不喜欢他们,点点头,“知道了,你跟林浩还好吧?”

    李希潼神色冷淡,“这不关你的事情,你们管好自己不好再给我惹麻烦就好。”说完,转身就走了。

    林浩让司机将车子开进小区,连看都没有看眼田翠芳,田翠芳看着这个奢华的小区,眼底满是遗憾,自己要是可以住在这里就好了,里面可都是别墅啊。

    “以后不要让他们再来这里了。”走进家门,林浩说道,语气是明显的不喜,如果不是真的挺喜欢李希潼的,他真的眼都不想看到李家的人。

    李希潼点点头,“我知道,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眼珠子转,嘴角勾起抹惑人的笑意,手在林浩的胸膛上轻轻抚摸着,媚眼如丝地看着他,“你上次说的给我拿下了个广告代言的事情是真的吗?不会是哄我的吧?”

    林浩半眯着眼睛,因为刚从夜店回来,李希潼的身上穿的是件吊带,露出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肤,尤其是胸前的那抹柔软,呼之欲出,从林浩的角度看去,览无余,他看着李希潼的视线渐渐火热起来,把抱起她,“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小妖精,就知道勾引我,看来是我昨晚没有好好满足你。”

    李希潼揽着他的脖子,笑得妖娆,“你不喜欢我这样?”

    “喜欢,喜欢死你了。我迟早有天会死在你的身上。”林浩把将李希潼扔在床上,扒了自己的衣服扑了上去。

    完事后,李希潼看着已经睡着的林浩,冷冷地笑了笑,走到阳台上,拿出根香烟抽了起来,她看着眼前灯火明亮的城市,想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眼睛里的冷意更甚,如果不是沈家太绝情,她怎么会跟林浩这种二世祖纠缠在起,如果不是沈家那老不死的,自己依旧是高高在上的沈家大小姐……总有天,她会让沈家的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尤其是沈清澜。

    抽完根烟,她走进浴室,重新洗了个澡,确保自己的身上没有丝林浩身上的味道了才重新睡下。

    **

    “姨姨,你怎么来了?”小豆丁看见眼前的人眼睛亮,跑过来,把抱住了沈清澜的腿,沈清澜微微笑,蹲下来与小豆丁的视线齐平,“不想姨姨来?”

    小豆丁头摇得和拨浪鼓似的,“我可想姨姨了。”然后看向旁的傅衡逸,“姨夫好。”

    傅衡逸应了声,声音温和。

    今天傅衡逸休假,刚好沈清澜想起小豆丁给她打了很多次电话,她直没有去看他,索性就和傅衡逸起过来了,傅爷尽管对难得天的假期还跟小豆丁块儿有点吃味,但是老婆的决定他是不会反对的,跟着过来。

    事先已经跟楚云瑾说好了会带小豆丁出去玩儿,所以楚云瑾也没有说什么,“衡逸,清澜,这个小子比较磨人,今天就麻烦你们了。”

    “昊昊很听话,那小姨,我们就先走了,晚上再把昊昊送回来。”

    楚云瑾笑着点点头,“昊昊再见。”

    小豆丁冲着自己的外婆挥挥小手,“外婆再见。”点不舍的表现都没有,脸的期待。

    “姨夫,我们去哪里?”小豆丁窝在傅衡逸的怀里,不是他不想沈清澜抱,而是傅衡逸说了,姨姨力气小,抱不动他。

    “带你去游乐园。”傅衡逸温和说道,其实只要小豆丁不跟他抢老婆,他向是很温和的。

    小豆丁眼睛顿时就笑弯了,“真的吗,好耶。我想玩海盗船、小火车。”

    “可以,但是我们要先说好,到了游乐园你不能跟我或者你姨姨走散,不能让我们找不到你,知道吗?”

    小豆丁点点头,“姨夫,要是我找不到你们了,我就去找警察叔叔。”

    “嗯。或者找游乐园里穿制服的叔叔也可以。”

    “嗯嗯,我知道的,妈妈和外婆有教过我。”小豆丁笑眯眯。

    到了游乐园,沈清澜去买票,今天是周末,游乐园里人不少,小豆丁不愿意再待在傅衡逸的怀,闹着要自己下来走,沈清澜牵着他。

    ------题外话------

    三更奉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