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我们要不要试试(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衡逸温柔地笑笑,“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答应你的事情我定会做到。”他曾经答应过她,不会自己受伤。

    傅衡逸走了之后,沈清澜顿时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除了在医院就是回家睡觉,连茶馆都不去了。

    这日,沈清澜刚刚走出医院大门就接到了颜夕的电话,这丫头从尚雅苑搬出去之后就很久没有联系过沈清澜了。

    “颜夕。”

    “大姐姐。”颜夕清脆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大姐姐,今天下午我没课,我们出去逛街吧。”从声音可以听出来颜夕的心情还不错。

    沈清澜想了想,答应了,跟颜夕越好见面的地点,去车库取了车。

    “大姐姐,我好想你。”见面,颜夕就抱住了沈清澜,沈清澜拍拍她的肩膀。

    段日子不见,颜夕瘦了很多,她本来就瘦,现在这样看着倒是给人种阵风就能吹走的感觉,沈清澜微微皱眉,“最近没有好好吃饭?”

    颜夕不好意思地笑笑,“最近学习太忙了,没有顾得上,但是大姐姐,这次月考我考了年级前五十,进步了七十多名哦。”

    “很不错。”沈清澜不吝啬表扬,颜夕闻言,脸上的笑容越发满足。

    “大姐姐,我好久没有逛街了,你今天陪我买衣服吧。”颜夕笑着说道。

    沈清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有活力的颜夕了,笑了笑,点头,“走吧。”

    颜夕买了不少东西,才走了半的路,颜夕的手上就已经满了,就连沈清澜的手上也拎着几个袋子。

    “大姐姐,我好累,我们休息下吧。”颜夕走不动了,沈清澜无奈地看着她,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别管是哪个年纪的女人,只要进了商场,买东西就跟不要钱似的。

    颜夕可怜兮兮,沈清澜妥协,“走吧,前面有家甜品店,我们进去休息下。”

    颜夕立马眉开眼笑。

    “颜夕。”有人喊颜夕的名字,沈清澜和颜夕停下脚步看向出声的人。

    是个女人,年纪大约三十多岁,穿着身旗袍,妆容精致,颇有江南女子的弱柳扶风之感。

    颜夕看到这个女人,开始是疑惑,然后脸色变,看着女人的眼神就变了,“大姐姐,我们走吧。”

    沈清澜疑惑地看了她眼,跟上颜夕的脚步,女人快步走上来,“颜夕,你等等我。”

    颜夕冷着脸看着眼前的女人,“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人面对颜夕的冷言冷语,似乎很是无奈,“颜夕,我只是刚才看到你,所以跟你打声招呼,并没有任何恶意。”

    “现在招呼打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女人揉揉眉心,“颜夕,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

    “我对你没有误会,现在我要离开了,请你让开。”

    女人没有让,挡在颜夕的面前,“颜夕,你父母的事情跟我真的没有任何关系,我这次回南城也只是想回自己的家乡看眼而已,并没有想破坏谁的家庭,而且现在我已经结婚了,有了个很爱我,我也很爱他的丈夫,我即便真的跟你父亲有什么,也是以前的事情。”

    沈清澜侧目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已经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了,如果没有猜错,她应该就是秦沐的亲生母亲——秦妍。

    仔细看着,倒是可以发现,其实秦沐长得更像母亲,从秦妍的眉眼间可以看见秦沐的影子,看着秦妍,沈清澜的眼底划过抹痛色,转瞬即逝。

    颜夕听了秦妍这话,并没有觉得开心,很是愤怒,“那我是不是该夸你句魅力大,即便已经结婚了,只要出现就拆散了我幸福的家庭。”

    秦妍脸上有些难看,但是却没有发作,看着颜夕的眼神里满是包容,就像看个任性的孩子,“颜夕,不管怎么说,我对你是没有任何恶意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

    转眸看了眼沈清澜,抱歉地笑笑,“你是颜夕的朋友吧,对不起打扰你们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沈清澜神情清冷,对她的话没有做任何的回应,秦妍转身离开,只是刚转身,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眼底悲伤,。

    沈清澜看着那个连背影都散发着悲伤气息的女人,想到了什么,收回目光,“走吧。”

    颜夕收起了见到那个女人时的针锋相对,情绪很低落,无声地跟在沈清澜的身后,没有了刚才的兴致勃勃。

    沈清澜给她点了杯果汁,颜夕直坐在位置上不说话,沈清澜也不问她。

    “大姐姐,我等会儿不想逛街了。”颜夕开口,声音低沉。

    “嗯,等会儿我送你回学校。”

    颜夕没有反对,只是点点头。

    沈清澜送颜夕回学校之后就去了尚雅苑,金恩熙在家,茜丝莉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安,你怎么来了?”

    “过来找你有点事情。”

    金恩熙疑惑,“什么事?”

    “秦妍。”沈清澜说了个名字,“秦沐的母亲。”

    金恩熙明白了,开口,“似乎秦沐丢失以后秦妍就离开了南城,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去调查的人查不到她的行踪,前段时间她回到南城,是跟着个男人起回来的,那个男人据说是她的丈夫。”

    沈清澜神情微顿,“刚才说秦妍离开南城之后就再也查不到她的行踪了?”

    “是的,很奇怪是不是,我当时看到资料的时候也很奇怪,反复跟人确认过,确实查不到任何踪迹,不过据说她离开南城的时候精神状态有问题,疯了。”

    沈清澜回想起今天见到的秦妍时的场景,那样子可不像是精神有问题的,只是她来找颜夕做什么?

    想不通这些,沈清澜暂时抛到了脑后。

    “对了安,告诉你件有趣的事情。”金恩熙脸的兴味,“你的那个养姐攀上了个有钱的男人,现在又开始在圈子里活跃了,那个男人似乎是想捧她。”

    沈清澜“哦?”了声,金恩熙继续说道,“之前上不是都是喷她的吗,没想到这到倒是给她增加了不少的知名度,然后她也是本事,攀上了个男人,好像是家上市公司的公子,名字我给忘记了,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手段,这个男人对她很不错,上的那些新闻也被他给压了下来。”

    沈清澜微微皱眉,她最近很忙,都没时间管李希潼的事情,没想到她还咸鱼翻身了。

    “嘿嘿。”金恩熙笑的很贼,“你不知道,这间还上演了出大戏呢,那个男人想要跟李希潼结婚,结果李希潼的亲生父母还有弟弟和弟媳找上门来,张口就要千万彩礼,还要套房子,把那个男人气的将他们几个赶了出去,甚至想跟李希潼分手,估计是李希潼床上功夫不错,将那个那人哄好了,才能继续待在那个男人身边,要不然指不定这里面又出出好戏。”语气里颇为种没有看到好戏的遗憾。

    沈清澜对此是点也不意外,从李家夫妻可以将两个女儿随意嫁给别人就能看的出来不是个好的,上次李希潼受伤住院,虽然对外宣称是自己摔的,但是依着她看,十有**是比李家人给打的。

    “她的事情不需要太上心,偶尔盯着点就可以。”不是沈清澜看不起李希潼,是她就真的没有那个智商可以制造大麻烦。

    金恩熙点点头,又开始摆弄着她的那堆仪器,自从冷清秋的身份曝光之后,丹尼尔拿画就直接去的江心雅苑,而颜夕也不住在这里,这里俨然已经成了金恩熙的个人根据地,客厅里或是房间里到处都能看到她的“宝贝。”

    “安,你这么看着我干嘛?”金恩熙对上沈清澜的视线,很是莫名。

    “你上次给伊登的那个追踪器还有吗?”沈清澜开口。

    金恩熙点头,“有是有,你要?”

    “嗯。”

    “不过它有个缺点,虽然体积很小,方便携带,也不易被其他仪器检测出来,但是可联系的范围很小,只有子母器距离两百米之内才能相互感应。”

    “没事儿,你给我准备个,我有用。”

    “那行,我给你改装下,让你戴在身上也不会那么引人注意。”金恩熙说道,“对了,你是要送人还是自己用,要是送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个我自己留着,个给傅衡逸。”

    金恩熙比了个oK的手势,“行,我知道了,过几天给你,保证美美的。”

    沈清澜对外观倒是不在意,只要功能强大就行,只是她不会想到,现在随意的个举动,在今后竟然帮了她那么大的忙。

    “好,没事儿的话我就先走了。”沈清澜打算回去了,金恩熙点点头。

    **

    沈君煜接到温兮瑶的晚宴邀请是惊讶的,“做你的男伴参加宴会?”沈君煜挑眉,放下手的签字笔,靠在椅背上。

    “对啊,这个晚宴挺重要的,但是我没有男伴,总不能让我个人去赴宴吧,所以不知道沈总有没有这个时间呢?”

    “什么时候?”这算是答应了。

    温兮瑶笑笑,“今晚七点半,皇庭。”

    “行,五点我来接你。”

    温兮瑶应了声好,挂了电话,看向秘书,“下午的会议交给副总,我先走了。”

    秘书点头表示知道了,温兮瑶将最后的点件处理好就离开了办公室,只是刚走到公司楼下,就遇上了好久不见的杜楠,自从上次临市见面之后,杜楠真的是有很长段时间没有出现在温兮瑶的身边,她都快忘了有这个人的存在了。

    “兮瑶。”杜楠隔着老远就朝着温兮瑶挥手,笑的脸的眼光灿烂,幸好现在不是下班的时间点,不然就他这样的不引人注意才怪。

    温兮瑶很想当做看不见,但是想到杜楠的这个黏糊劲,还是走了过去,“你怎么会在这里?”

    杜楠温和地笑笑,“我当然是来看你的啊,这段时间我忙着接手家里的公司,都没有时间好好陪你,兮瑶你不会怪我吧?”

    温兮瑶隐隐觉得自己的头疼病又要犯了,眨了眨眼,“杜楠,我上次就跟你说过了,我有男朋友,我们以后也适当得保持点距离,我不想他误会。”

    “兮瑶,你别生气,我最近真的是在忙公司的事情,不是故意不理你的,你看我有时间我就来京城看你了。”杜楠仿佛没有听到温兮瑶的话。

    温兮瑶翻白眼,她简直要怀疑杜楠到底是不是地球人了,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杜楠,我的意思我相信你明白,你在我身边晃悠了都二十多年了,我都没有喜欢上你,你就应该明白我们是不可能的。”

    杜楠脸上的温和笑意渐渐消失,定定地看着温兮瑶,眼神受伤,“兮瑶,你对我定要这么残忍吗?你宁愿去找个不存在的男人来敷衍我,也不愿意给我个机会?”

    “不,你说错了。”温兮瑶纠正,“我的男朋友不是不存在的,你上次见过他,就是君澜集团的总裁沈君煜,我跟他正在交往。”

    “杜楠,我们从小起长大,我的性格你应该了解,我不喜欢的事情不是别人可勉强,我就会去做的,这话我不是第次跟你说,但是却是最后次,我不喜欢你,你要是不纠缠,那么我们还是朋友,你要是继续这样,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你有多远就离我多远,叔叔阿姨的面子我不会给,我父母的面子我也不会给。”

    温兮瑶绕过他,就要离开,“兮瑶。”杜楠在她的身后喊。

    温兮瑶脚步顿。

    “你是不是真的点机会也不愿意给我?”

    “是。”斩钉截铁,不带丝犹豫。

    “他到底哪里比我好?”杜楠问道。

    “杜楠,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类人,要是可以,我也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是你。”这样也不枉费你对我深爱这么多年。

    温兮瑶走了,杜楠站在原地,满脸的悲伤,他也是个骄傲的男人,但是为了个叫做温兮瑶的女人,他放弃了自己的骄傲,不要脸不要皮地跟在她的身后,死缠烂打,只希望她可以转眸看他眼,可是最终,温兮瑶都吝啬于那眼,然后爱上了个才出现在她的生命短短几天的男人。

    沈君煜来接温兮瑶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情绪似乎不是很高,挑眉,“这是看到我不高兴?”

    温兮瑶正在化妆,从镜子里看了眼沈君煜,见他穿着身的深蓝色西装,倒是跟她身上的深蓝色晚礼服相配,不由乐了,她是不是应该感叹句他们俩很有默契?

    “你这笑话点也不好笑。”温兮瑶回了句。

    沈君煜在边的沙发上坐下来,随手拿起本杂志翻看,半点不耐烦都没有,直到个小时后,温兮瑶才整理完妆容,沈君煜站起来,将杂志放在边,“走吧。”

    温兮瑶侧头看了他眼,“你对女人都是这么有耐心的吗?”

    沈君煜勾唇,“为了防止某些人说我不够绅士。”

    温兮瑶撇嘴,这男人都是这么斤斤计较的吗?

    “对了,下周末刚好是清澜的生日,我想给她举办个生日party,你有时间起来?”

    温兮瑶侧目,“清澜生日是下周末?”想了想,“下周末不是儿童节吗?”

    沈君煜笑,“嗯,她的生日就是儿童节,小时候她还曾跟我妈说她亏死了,人家生日和儿童节是分开过的,她确实在起的,不公平。”

    温兮瑶忍不住笑了,没想到小时候的沈清澜还有这么可爱的面,“清澜的生日我看肯定是要去。”

    沈君煜见她脸上的笑意,眉眼舒展开,眼底闪过抹自己也没有察觉的笑意。

    “那我到时候将邀请函给你。”

    “搞得这么正式?我以为只是私人party。”

    “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来的都是些亲戚朋友。只是这算是她在娘家过的最后个生日,所以总想着办得隆重点。”沈清澜和傅衡逸举办婚礼的日子已经定了,就在9月9号,离现在也不过就是三个月的时间了,两家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时常凑在起商量婚礼的细节,反观两个当事人,还是悠哉地过着自己的的小日子,仿佛结婚的不是他们自己。

    “行,我定准时参加,绝对不迟到。”

    到了目的地,沈君煜先行下车,然后绕到另边,帮着温兮瑶打开车门,绅士风度尽显,温兮瑶嘴角挂着抹浅笑,挽着沈君煜的臂弯走进了宴会厅。

    这只是场很是寻常的宴会,即便是不参加也没什么事情,就像沈君煜,他接到了邀请函,但是却没有打算参加,这次就是为了陪温兮瑶来的。

    温兮瑶新上任新禾国际的总经理,京城里很多人其实还不认识她,这样的场合就她目前阶段还是需要参加下的。

    跟商场上的那群老狐狸寒暄了圈之后,温兮瑶觉得索然无味。

    这帮老狐狸,跟她寒暄是假,打听她跟沈君煜的关系才是真,还有部分人只是纯粹地对这个新总经理,毕竟温兮瑶可以说得上是空降的。

    温兮瑶也不是第天在商场上混,话说的是滴水不漏,那些老狐狸见打听不到什么,自然也就放弃了,温兮瑶总算可以喘口气。

    她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偷偷捏着自己的脸颊,今晚上直在笑,她的脸都要笑僵了。

    “没想到沈君煜竟然喜欢你这样的女人。”陌生的女声从旁边传来,温兮瑶看去,嘴角轻勾,“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李希潼小姐。”

    她可以咬重了“李”字,看着李希潼瞬间变脸的样子,眼底终于浮现了丝趣味。

    “哼。”李希潼冷哼声,“不过是个靠男人上位的女人,有什么了不起的,总有天,沈君煜会厌弃你,想靠着沈君煜嫁到沈家,做梦。”李希潼恨声说道。

    温兮瑶靠在身后的柱子上,尽量减轻脚上的压力,她今天为了配合这身衣服,穿了双不是那么合适的鞋,磨得她的脚后跟生疼生疼的。

    “那也总比某些人明明都已经进入沈家了还被赶出来来得好。”

    “你。”李希潼咬牙。

    温兮瑶挑眉,“我怎样?”有本事你来咬我啊,看我怕不怕你。

    她的这个态度落在李希潼的眼却是十足的讽刺与挑衅,她咬牙切齿,自从被沈家赶出来以后,她看见沈家人就恨得牙痒痒,但是沈君煜的麻烦她不敢找,跟沈君煜起来的这个女人就不定了。

    她早就认出了温兮瑶,这个那女人当初在临市的时候就遇见过,没想到竟然为了追男人都追到京城来了。

    温兮瑶的嘴巴厉害,李希潼根本讲不过她,未免自己被气死,李希潼转身要走,“等等。”温兮瑶开口。

    “李希潼小姐,下次麻烦说别人之前,先把自己洗干净了,不然让别人看着实在是碍眼又可笑。”

    李希潼脸色铁青,大概是没想到温兮瑶战斗力这么强悍,自己找茬没成功,反倒是吃了肚子的气,李希潼的脚步迈得飞快,她觉得她今天定是脑抽了才会过来自取其辱。

    “切,战斗力这么弱,明明是丫鬟命,偏偏身公主病,到底是谁惯得她。”温兮瑶撇嘴。

    “呵呵。”旁边传来阵轻笑,温兮瑶抬眼看去,沈君煜正脸笑意地看着她,“没想到温总的嘴皮子还能这么溜。”

    温兮瑶皮笑肉不笑,“我也没想到沈总竟然有偷听墙角的爱好。”

    沈君煜笑而不语,他刚刚跟人寒暄完就不见了温兮瑶的身影,见她今晚喝了不少酒,怕她出事才打算来找她,找了圈没有找到,进来就发现她在角落里。

    听着她跟李希潼扯皮,沈君煜就忍不住乐了。

    温兮瑶晚上确实喝了不少,但是她的酒量不错,只是脸蛋有些粉红而已,看着反倒是多分好气色。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沈君煜开口。

    温兮瑶点头,该维护的关系刚才已经维护过了,也差不多可以走了,站直了身子,和沈君煜走出了宴会厅。

    刚走到门口,温兮瑶站住了脚步,刚才不觉得,休息了会儿,却感觉脚上更加痛了,皱了皱眉,想着忍忍就好。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沈君煜温声开口。

    温兮瑶没有反对。

    沈君煜将车开过来,温兮瑶坐进副驾驶,刚系上安全带,却见沈君煜倾身,拿起了她的脚,温兮瑶惊,“你做什么?”

    沈君煜抬起她的脚,将她脚上的鞋子脱下来,“有时候真的是搞不懂你们女人,明明就是双不合脚的鞋,为了漂亮还是选择穿上去,最后遭罪的还不是自己。”

    “你懂什么,有时候女人为了漂亮,是可以做出定的牺牲的。”温兮瑶小声嘀咕。

    她的脚后跟已经被磨破了块皮,还流了血,沈君煜眉头紧皱,拿出块创口贴,“车里暂时没有其他的,先用这个包扎下吧。”

    温兮瑶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帮她包扎,然后又脱了她另只鞋,包扎好。

    车厢里空间狭小,沈君煜离得有点近,她可以清晰地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不知道是什么香味,很淡,但是很好闻。

    沈君煜帮着温兮瑶包好伤口,然后才看向温兮瑶,见她只是看着他不说话,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傻了?”

    温兮瑶回神,看着沈君煜的眼神有些怪异,“你对女人都是这么温柔的吗?”

    沈君煜淡淡地扫了他眼,“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你的车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而且还知道她的高跟鞋磨脚。

    “只是习惯在车上备着点。”沈君煜说道。

    温兮瑶不再开口,沈君煜车子开到半路,停了下来,“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买点东西。”

    ------题外话------

    今天依旧是三更。第二次福利已经发放,要看的亲找V群管理领取福利

    额,话说各位宝贝儿谁有征票啊,求票!【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