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探班(三更,含福利公告)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靖婷无奈,这老爷子脾气上来了,可真是不好劝,沈清澜微微勾唇,“爷爷,你确定不让我们陪着?”

    “走走走,赶紧走,老头子我不就是撞破个脑袋,至于像是把你们吓成这样吗。我年轻的时候那可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什么伤没有受过。”傅老爷子是点也不把这点伤放在心上。

    “爷爷,你也说了那是你年轻的时候。”傅衡逸接的自然无比。

    傅老爷子瞪眼,“你这话是说我老了?傅衡逸我告诉你,你爷爷我只是看着老了,其实老子身体好着呢,等老子出院了,老子还可以上山打老虎。”

    “老虎是国家保护动物,爷爷,你可别知法犯法。”傅衡逸慢悠悠吐出句,把傅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转头看着沈清澜,“清澜丫头,你看看这个小子,像话嘛啊,我可是病人。”

    “现在知道自己是病人了,刚才是谁,说自己可以上山打老虎的。”傅衡逸依旧是不紧不慢的样子,知道傅老爷子没事儿,剩下的就只是静养,傅衡逸也就放心了。

    “说要打老虎?”顾阳从外面进来,刚好听见这最后句话,好奇地问道。

    “外公,你要上山打老虎了?您老可别折腾了,你这病,我妈可是把我嫂子训惨了。”顾阳屁股坐在凳子上,从水果篮里拿了个梨子,洗也不洗,直接在衣服上擦就咬了口。

    傅老爷子定定地看着他,“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妈把清澜丫头训惨了?”

    顾阳咯噔声,暗道声完了,他刚才不小心说漏嘴了,看看傅靖婷,顾阳眼神无辜,那什么,妈啊,我不是故意出卖你的。

    “爷爷,你别听顾阳这小子浑说,我跟姑姑之间好着呢。对了爷爷,等会儿我要跟傅衡逸出去趟,和朋友吃个饭,你想吃什么,我们给你带回来。”沈清澜淡淡开口,将话题揭过。

    “你们去吧,不用带什么,我这里什么吃的没有,既然跟朋友约好了就走吧,不要迟到让人家等你们。”傅老爷子赶人。

    本来只是想找个借口,现在话已经说出口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只好站起来走了,走出医院,傅衡逸问着沈清澜,“我们现在去哪里?”

    沈清澜也有点茫然,她刚才就是随口说。

    “要不,我们去看看于晓萱吧,顺便将韩奕也叫上。”沈清澜建议,别说她不给韩奕机会,这不是在给人家制造机会呢吗。

    傅衡逸无所谓,去开了车。

    病房里,傅老爷子等沈清澜他们走了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淡了下来,看向傅靖婷,“顾阳刚才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阳眼前黑,这老爷子还惦记着这事儿呢,看了看老爷子严肃的脸,顾阳恨不得拍死自己。

    “那什么,外公,我刚才就是胡说道的,我妈跟嫂子关系好着呢,怎么会训她。”顾阳干巴巴地解释。

    傅老爷子扫了他眼,“我没问你。靖婷,你说。”

    傅靖婷倒是没有任何的隐瞒,五十地说了,听完之后,傅老爷子叹了口气,“靖婷,这件事你确实错了,清澜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不该这样说她。”

    “爸,我知道,我也跟清澜道歉了,这件事是我迁怒了,我只是恨自己太过任性,没能在您的身边好好照顾你。爸,放心吧,我以后都会陪在您身边的,我已经向上面提交了申请,调回国内。”

    “靖婷,你想要做什么事情尽管去做,不用管我这个老头子。”

    “爸,以前是我太任性了,是我太自私,云蓉说的对,我就是个胆小鬼,自己不敢面对的事情就选择逃避,将自己的责任推给她人。”

    顾阳表面上看着是低着头专心地啃水果,但其实耳朵竖起来,听着二人之间的对话,但是越听他越迷糊,这俩人说话就跟打哑谜似的,他完全听不懂。

    “妈,爷爷,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顾阳听不懂,索性问出口。

    傅靖婷没有给他答疑解惑,而是站起来,“爸,我去问问医生你的饮食注意事项。”

    病房里剩下顾阳和傅老爷子,傅老爷子定定地看着顾阳,看的顾阳头皮发麻,站起来,“外公,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儿,我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站住。”福老爷子沉声开口,顾阳脚步顿,“那个外公,我真的有事。”

    “就是有事,你也给我留在这里,我问你,之前几个月你都在部队里干了什么?”之前直没有机会询问他,现在终于逮到了机会,傅老爷子自然是要好好问问顾阳的。

    “没干什么啊,每天就是训练,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外公我可是很努力地在训练,真的,我发誓。”顾阳竖起三根手指。

    傅老爷子冷笑,“顾阳,你是不是以为你外公我老糊涂了,很好骗?”

    顾阳嬉皮笑脸,企图蒙混过关,“哪儿能啊,我外公最是精明,怎么可能是老糊涂。”

    “哼。”傅老爷子冷哼声,“人家告状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你可真是给我长脸,每个项目都倒数第!”

    “外公,冤枉啊。”顾阳喊冤,“那只是开始的时候,我不适应军营生活,所以成绩差了点,但是我后来发奋努力了,您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我现在的成绩可都是及格线以上的,虽然还没达到优秀的标准,但是我还会继续进步的呀。”

    顾阳最近的表现傅老爷子怎么会不知道,深深叹了口气,“顾阳啊,外公也知道你不喜欢当兵,但是你也不能浪荡辈子,你是男孩子,你的肩上有属于你的责任,你爸爸已经老了,难道你想让你爸爸给你操心辈子吗?”

    傅老爷子这样语重心长的样子,让顾阳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表情,沉默着,这些话,上次傅衡逸也说过,只是那时候顾阳还没有想明白,至于现在,他依旧没有想明白自己未来的路想要怎么走。

    “外公,你给我段时间,我会考虑清楚的,未来的路该怎么走,这段时间我会在好好努力,绝对不给外公丢脸。”

    见他能明白,傅老爷子也觉得甚是欣慰,这是他女儿唯的儿子,他自然是希望他好的。

    ***********

    “小嫂子,你今天怎么有这个兴致来找我?”韩奕接到沈清澜的电话,很是惊讶,这段时间沈清澜基本没有给他打过电话。

    “我和傅衡逸要去片场看于晓萱,你要起去吗?”

    韩奕撇嘴,“我去看那个丫头干什么?”那就是个没良心的死丫头,自己不打电话给她,她就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不去就算了,听说是晓萱现在跟安德烈合作,安德烈可是她的头号男神。”挂电话前,沈清澜淡淡地补充了句。

    “等等,小嫂子,我跟衡逸也好久不见了,正好见见。”

    沈清澜淡淡勾唇,报出个地址。

    “你怎么想到帮他了,以前不是很不喜欢他接近你的朋友的吗?”傅衡逸看了她眼,问道。

    沈清澜缓声开口,“韩奕这人还不错。”

    韩氏集团主营的就是媒体络,当初李希潼的事情,不管是捧红李希潼,还是抹黑李希潼,这里面都有韩奕的大功劳。

    而且几次接触下来,沈清澜发现,韩奕此人并不是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浪荡不羁,或许他曾经确实花心,但是自从遇上于晓萱之后,再也没有听过他的任何绯闻,可见旦动心,这男人也是个专心的。

    沈清澜自然看人还是挺准的,对韩奕多了分了解之后也就多了分支持。

    “我还以为你并不喜欢他。”傅衡逸说到,毕竟每次沈清澜对待韩奕的态度都是淡淡的,反倒是对顾阳很是不错。

    “谈不上喜欢或是讨厌。我只是不喜欢有人拿我的朋友做消遣。”

    傅衡逸笑笑,不说话了。

    韩奕到的很快,看见停在路边的车,降下车窗,吹了声口哨,“小嫂子。衡逸。”

    三人到片场的时候剧组还没有收工,沈清澜找了个位置坐下来,这次的导演依旧是王彬,这已经是王彬和于晓萱的第二次合作了,上次和于晓萱合作过剧之后,王彬对于晓萱很满意,正好手上有这么部剧本,琳达来找他,他也就答应了。

    再次见到沈清澜,王彬倒是很高兴,走过来打招呼,“沈小姐,又见面了。”

    沈清澜微微笑,“王导,好久不见。”

    “上次没能跟沈小姐合作,我直很是遗憾。”沈清澜拒绝了他的邀请,这直是让王导觉得遗憾的件事,他到现在为止都没能找到适合那部剧本的女主角。

    沈清澜笑而不语。

    “沈小姐是来找晓萱的吧?”王导见沈清澜对此不愿多谈,适时地转移了话题,沈清澜点点头,“王导,你有事就先忙,我们在这里等会儿就好。”

    王导跟韩奕和傅衡逸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走了,傅衡逸只是冲着王导礼貌地点点头,韩奕则是看也没有看眼王导,从到片场,他的视线就没有从于晓萱的身上离开过,看着于晓萱在安德烈身边笑的开怀的样子,尽管知道那只是拍戏,韩奕的牙齿依旧咬得咯咯响,恨不得上前将那个抱着其他男人胳膊的死丫头拉开。

    韩奕已经快个星期没有见到于晓萱了,就是想看看这个丫头会不会主动联系他,结果自然是令人十分失望。

    沈清澜淡淡地看了眼咬牙切齿的韩奕,眼底闪过丝笑意。

    于晓萱拍完戏立刻就过来了,“清澜。”她的脸上是真切的欢喜,她现在到处跑,跟朋友见面的时间很少,能见到自己的朋友自然是开心的。

    沈清澜微微笑,“拍完了?”

    于晓萱摸摸脑袋,“还没有,不过我今天的戏份已经不多了。”毕竟不是女主,于晓萱饰演的不过是男主的妹妹,但是作为女二,她的戏份也不少,这个角色是她目前所演的所有角色里戏份最重的了。

    “傅爷好。”于晓萱乖巧地跟傅衡逸打招呼,傅衡逸温和地笑笑。

    然后,于晓萱才看向韩奕,韩奕内心郁卒,终于看到我了。只是于晓萱的下句话却让韩奕差点吐出口老血。

    “韩奕,你怎么又来了?”语带嫌弃。

    韩奕黑脸,“我是跟衡逸来的,又不是开看你的。”

    “哦。”于晓萱敷衍的应道,但是看着韩奕真的转头就去找傅衡逸说话不理自己了,心底有隐隐有些失落,只是这个失落持续的时间很短,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韩奕虽然是找傅衡逸说话,但眼角余光却是在看着她,见她脸无所谓的样子,只觉得心累,他早就知道这个丫头是个感情迟钝的,可是自己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人家还半点反应都没有,该不会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吧。

    “窗户纸有时候是用来捅破的。”傅衡逸淡淡地说道。

    “晓萱,这是你朋友?”陌生而熟悉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几人抬眼看去,就发现安德烈走了过来。

    “安德烈。”于晓萱眉开眼笑,“清澜,我跟你介绍下,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安德烈,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沈清澜。”

    安德烈朝着沈清澜弯了弯腰,行了个绅士的礼,“美丽的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沈清澜微微勾唇,“安德烈先生,你好。

    俩人相处仿若第次见面的陌生人。

    于晓萱为安德烈做了介绍,介绍到傅衡逸的时候,她只是说了句,“这是清澜的丈夫,傅先生。”

    这是安德烈第次跟傅衡逸正式碰面,安德烈很有礼貌地跟傅衡逸握了下手,傅衡逸打量了眼安德烈,“安德烈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到过?”

    当然见过,安德烈腹诽,但是面上却看不出丝毫,“我想很多人应该都认识我,傅先生在海报上或是广告上见过我。”

    安德烈是个国际知名的影视明星,认识他的人绝对不少,这样说在场的人都觉得很正常,但是傅衡逸却知道,自己说的不是这个,这个男人的身形给他种很熟悉的感觉,他们肯定在哪里见过。

    他微微皱眉,在脑海思索,安德烈暗暗感叹这个男人的敏锐,上次在边境他只是看见过自己的背影,连个照面都没有打过,再次见到,竟然就引起了他的怀疑。

    “傅衡逸,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沈清澜开口,打断了傅衡逸的沉思。

    “好。”傅衡逸向是沈清澜说什么就是什么,老婆饿了,自然是喂饱老婆的肚子比较重要。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跟你们起共度午餐时光?”安德烈微笑开口。

    沈清澜暗给了他个警告的眼神,安德烈当做自己没有看到。

    “这个自然可以。”韩奕开口,走过去跟王导说了声,然后群人就离开了。

    就近找了家餐厅,考虑到安德烈是外国人,本来想找家西餐厅,但是安德烈却提议想吃餐,于是韩奕就找了家北方菜馆,几人要了个包厢。

    进了包厢之后,安德烈才拿下帽子、眼镜和口罩,“幸好是春天,这要是夏天,我可就就被自己闷死了。”安德烈感叹句。

    “安德烈先生之前直在国外拍戏,这次怎么会到Z国来?”傅衡逸温声开口询问。

    这是被盯上了?安德烈侧目,“Z国是个很美丽的国家,我早就想到这里来看看了,只是直没有机会。”

    这个理由很是合情合理。

    安德烈到底是在西方长大的,用筷子用的不是很好,但是动作却不难看,透着股贵族的优雅。

    “尝尝这个。”沈清澜将块鸡翅夹到傅衡逸的碗里,轻声说了句,拉回了傅衡逸的思绪,从刚才开始,傅衡逸就经常走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谢谢老婆。”傅衡逸夹起鸡翅,咬了口,将见到安德烈的时生起的怪异感抛诸脑后,或许真是自己想多了。

    “沈小姐和傅先生的感情很好?”安德烈看着傅衡逸,眼神探究。

    “他们的感情可好了。”于晓萱接话,“傅爷对我家澜澜很好的,以后我要是可以嫁给个疼我爱我的男人就好了。”

    于晓萱跟安德烈合作拍戏,早就已经跟安德烈混熟了,说话也随意很多,只是这幕看的韩奕眼睛突突地跳,心里暗暗思索,是不是真要像傅衡逸说的,应该捅破那层窗户纸那个丫头才会明白自己的心意。

    吃完饭,安德烈和沈清澜道别,“沈小姐,希望我们以后还能见面。”

    沈清澜红唇微抿,“会有机会的。”

    “你之前认识他吗?”回去的路上,傅衡逸问沈清澜。

    “听晓萱说起过几次,她很喜欢安德烈。”沈清澜说的风轻云淡。

    “看见他我总有种熟悉感,而且这个男人给我的感觉不是般人。”傅衡逸接着说道。

    沈清澜眼底快速得划过抹幽光,“你以前见过他?”

    傅衡逸摇头,“只是见过道相似的背影。”

    沈清澜微微放心,只要傅衡逸没有人认出安德烈就好,回头要给安德烈打个电话,近期不要出现在傅衡逸的面前。

    沈清澜和傅衡逸回到医院的时候,顾博也在,正在陪傅老爷子聊天,看见他们回来了,站起来,“你们既然回来了,那我就先走了,爸,我改天再来看你。”

    “姑父,怎么我们刚回来你就要走?”傅衡逸开口挽留。

    顾博也是无奈,他要来,傅靖婷就躲出去了,连跟他相处在个空间里都不愿意。

    “我公司里还有事情,先回去了。爸,那我走了。”

    傅老爷子挥挥手,“走吧,路上开车小心点。”

    看着顾博离开,傅老爷子满心无奈,但是这样的情绪却并没有持续很久,对着沈清澜招招手,“清澜啊,你去问问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沈清澜无语,“爷爷,你刚刚动完手术,起码要在医院里待个月呢。”

    “我可以回家静养,这医院的消毒水的味道实在是另老头子我非常难受。”傅老爷子扮可怜,他是真的不喜欢医院,他就是在医院里送别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的。

    “爷爷,你是长辈。”傅衡逸来了句,傅老爷子瞪眼,这个孙子可真是白养了,点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最近新进了批雨前龙井,等你病好了,我泡给你尝尝。”沈清澜开口,抛给傅老爷子个诱惑。

    傅老爷子爱茶,尤其喜欢喝雨前龙井,每年傅衡逸都要托人去买上几斤,今年的新茶刚刚上市,沈清澜就先弄到了些极品雨前龙井,就是给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准备的。

    傅老爷子眼前亮,“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傅老爷子笑呵呵,摸着胡子,“还是清澜丫头知道心疼我,等老头子病好了,我就去你的茶馆里喝茶,那雨前龙井你可得保管好了,千万给我留着。”

    “只要爷爷肯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沈清澜给出保证,傅老爷子心满意足,人老了,就那么点爱好,小辈知道孝顺他,他哪里有不开心的道理。

    第二天,傅衡逸先带着沈清澜去钟医生那里配药,然后才去医院里陪老爷子,老爷子生病的消息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这几天直有人来看病,老爷子现在需要的就是休息,所以招待这些人的任务就落在了傅靖婷和傅衡逸他们。

    傅衡逸只有两天的假期,因为傅老爷子出事,他又请假了天,但是到了第三天,他就必须回去了,因为他接到了个紧急任务。

    “傅衡逸,你注意安全。”在傅衡逸转身上车的时候,沈清澜叮嘱了句,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这次来接他的人是穆连诚,这让沈清澜隐隐觉得不安。

    ------题外话------

    第三次福利晚上会在V群发放,要看福利的亲请先加验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订阅截图,进入V群,已经在V群的亲们也要递交最新的订阅截图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