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背叛(三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希潼气的狠狠瞪了眼小丽,“这里哪里有你个外人说话的份。”

    “什么外人,她是我老婆,是你弟媳,要算起来,你才是外人。”李勇分毫不让。

    沈希潼冷笑,好,很好,“行,她跟你们是家人,可以,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就让她滚,要么你们跟她起滚,要是十分钟之内你们不给我滚出去,我就打电话给警察,说有人擅闯民宅,将你们通通赶出去。”

    “你可以试试。看看最后被赶出去的是谁。”李勇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看的沈希潼咬碎了口银牙,但是又不敢真的来硬的,她刚从医院里出来,不想马上就进去。

    气呼呼地在沙发上坐下,冷冷地瞪着李勇,“将我的房间让出来,不然以后你分钱也别想得到,我现在名声是不好,但是我手上的钱绝对比你多,你要是不让出来也行,大不了我走,这里留给你们,没了钱我看你们帮人能撑几天。”

    经济来源就是李家家人的死穴,他们没有收入,全靠沈希潼个人养活,李勇虽然后来在沈希潼的帮助下找了个保安的工作,但是那点钱都还不够他自己花的。

    之前偷了沈希潼的首饰卖了几万块钱,带着小丽出去玩了两天,花掉了大半,李勇虽然横,虽然混,但是目前的局势还是分得清的,就要妥协,小丽狠狠地在李勇的腰上捏了把,瞪着他。

    李勇疼的嘶了声,看向田翠芳,“妈,你看看她那小气的样子,小丽现在怀孕了,医生都说了,要让她好好休息,她的房间是家里最好的,难道不应该让给小丽住吗?”

    田翠芳为难地看了眼沈希潼,又看了眼小丽,最终心还是偏向了后者,毕竟人家肚子里还怀着她的孙子呢。

    “希潼啊,小丽现在胎像不稳,需要好好休息,你看是不是?”

    “不行,要么让她滚,要么你们起滚。”反正现在她的名声已经这样了沈家还要跟她断绝关系,沈希潼现在是破罐子破摔。

    “不就是个房间嘛,吵什么吵。”李大头从房间里出来,不满地看了眼田翠芳,他早就听到了外面的争吵,这个女儿就是生来气他的,只要她回来家里就不安宁,“希潼,你的房间让给小丽住,你住到那个小房间去,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你个做姐姐的,有什么不能让的。”

    沈希潼冷笑,“你们是不是从来没有搞清楚这个房子到底谁才是主人。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她双手抱胸,视线在李家几个人身上划过,“你们统统给我滚出去,这个房子你们别想住了,现在立刻滚。要是不滚,我就让保安赶你们出去。”

    李勇是个暴脾气,再次听到这话,瞬间就炸了,“什么你的房子,这房子写的是你的名字吗,明明是沈家的房子,还以为自己是沈家的千金大小姐呢,现在你就是个被沈家赶出来的,还敢看不起我们,也不看看自己身上的山鸡毛还在不在。”

    李勇说话很难听,后面骂骂咧咧的,直不停地骂着沈希潼,李大头和田翠芳完全不去阻止,李大头还副儿子说的对的表情,田翠芳窝在边根本不敢说话,倒是小丽听出了点味道。

    “李勇,你等等,等等。”

    李勇正骂的兴起,听到小丽的话,看向小丽,“老婆,怎么了?”

    小丽拧着眉头,“你刚才说这个房子是沈家的?你不是说这个房子是你姐姐的,过段时间就会转到你的名下吗?”

    李勇心里个咯噔,完了,刚才骂的太兴奋,说漏嘴了,怨愤地瞪了眼被他气的浑身发抖的沈希潼眼,干干地笑道,“老婆,你听错了,这个房子是沈家给我姐的,已经登记在我姐的名下了,以后等你跟我结婚了,这房子就会转到我的名下,作为我们的婚房。”

    沈希潼听明白了,心的怒气忽然像是被盆冷水浇下,熄了个彻底,冷冷地看着小丽,“你被他们骗了,这个房子是沈家的,根本不是我的,他们骗了你。”

    “你闭嘴。”李大头冲着沈希潼吼,“小丽,这房子虽然现在是沈家的,但是是沈家给希潼的,以后就是你跟小勇的婚房,只要你跟李勇结婚,这个房子就会加上你的名字。”

    小丽不是蠢人,听到这里她也明白了,自己就是被李勇这家人给骗了,眼睛竖,双手叉腰,“好啊你们,竟然敢骗我,亏得我辛辛苦苦得给你们李家生孙子,嫁给你们这没什么本事的儿子,结果你们就是这样对我的!你们这群骗子,我不活了,我要打掉这个孩子,李勇,我们分手,立刻分手。”

    小丽作势要捶打自己的小腹,田翠芳看这还得了,里面可是有她的孙子呢,连忙把抱住小丽的腰,小丽的那拳头就落到了田翠芳的身上,力道不轻,打的田翠芳闷哼声,可是她却顾不上疼痛,“小丽啊,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啊,这也是你的孩子,你可不能这么狠心不要他。”

    小丽冷笑,“连个房子也没有,以后生出来也没有个住的地方,生下来干嘛,跟着你们吃糠咽菜受苦吗?还不如开始就不要的好。”

    李大头辈子大男子主义惯了,田翠芳从嫁给他起就是言听计从、千依百顺的,哪里像是小丽这样泼妇样,眼珠子瞪,“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像个女人嘛,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嫁给了我儿子就是我儿子的人了,现在连孩子都有了,竟然想分手,打掉孩子,就你这样的还配叫个女人。”

    小丽可不是田翠芳,她性子本来就泼辣,当初看上李勇就是因为李勇长得不错,大家玩玩还是可以的,谁知道就那么不小心闹出了人命,这个孩子小丽是不想要的,想去打掉。

    结果这件事就被李家夫妻知道了,求着她不让打,跟她说沈希潼是李勇的姐姐,在京城里给他买了套房子,只要她答应跟李勇结婚,生下这个孩子,那么这个房子就可以写上她的名字。

    她开始也不信,但是后来沈希潼不是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嘛,当众宣布的,李勇又趁着沈希潼不在带着她来房子里看过,小丽自然就信了。

    小丽是个孤儿,长得漂亮,初毕业就辍学了,从小就混迹在男人间,希望能攀上个有钱人,在京城有套自己的房子。现在机会送到自己面前,她当然要抓住了。

    却没想到到头来竟然是家子的骗子。

    李大头吼她,小丽可是点都不怕,谁让她的肚子里有块免死金牌呢,只要有块肉在,李家的人根本不敢动她。

    “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三从四德,我说老头,你没毛病吧,我跟李勇还没结婚呢,就是个你情我愿的事儿,现在我不愿意了,大家拍两散,这肚子里的孩子我还就不要了,你家李勇爱找谁生去就找谁生去。”

    “小丽,别啊,咱俩都好了这么长时间了,咋能说散就散了,这房子虽然现在不是我的,但是我姐有钱,她想在京城里买套别墅都能买到,我可以让她给我们买套新的,比这个更大更好。”李勇抱住小丽的腰,不让走,他现在是真的挺喜欢小丽的,就算是小丽顶撞了他的父亲,在李勇眼里也没有小丽重要。

    李大头想抱孙子,但是现在孙子在人家的肚子里,而且小丽现在虽然有了孩子,却没有跟李勇登记,算不上结婚,李大头就是想教训儿媳妇儿都名不正言不顺,看了眼坐在边看戏的沈希潼,心的怒气全往她的身上去了。

    “你,去给你弟弟买套房子,就写他跟小丽的名字,这算是你送给你弟弟的结婚礼物好了,礼金就不用你出了。”李大头说得太过理所当然,沈希潼笑了。

    “呵呵,我的钱分钱都不会给你们,你们就死了这条心。”

    小丽闻言,眼睛竖,抡起拳头就砸在李勇的身上,“好你个骗子,骗我的身子又骗我的心,现在人到手了就不想负责了是吧,我告诉你李勇,没有房子这个孩子你们也别想要。”

    李大头见宝贝儿子哪里还坐得住,想上前拉开小丽又怕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急的在原地团团转,看见田翠芳,怒吼,“你是死人啊,不会上前拉开。”

    田翠芳连忙上去拉人,沈希潼满脸的兴味,这果然狗咬狗的戏码才是最好看的。

    李大头看见她脸上的笑,气不打处来,抡起桌子上的烟灰缸就朝着沈希潼砸去,沈希潼早就防备着他这招,躲了过去。

    “李大头,你再敢动手试试,我就报警。”

    “老子教训自己的女儿,就是警察来了也没用。”见沈希潼敢躲,李大头抽下皮带就往沈希潼的身上抡去,半点没有留情。

    时间,李家只听得到阵鸡飞狗跳。

    **

    沈清澜早起来就发现外面下了倾盆大雨,没有出去晨跑,个人在家里做了早饭,然后就在家里画画,她最近因为楚云蓉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动笔了,今日难得个人在家,就起了心思想要动手画幅,正画着呢,忽然听到客厅里打来的电话,是门口的保安打来的,说是有人找她。

    沈清澜疑惑,别人找她般都是直接打她的电话的,“谁找我?”

    保安看了眼眼前的女人,说了个名字,沈清澜眼眸轻闪,“我知道了,我马上下来。”

    沈清澜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狼狈的方彤,浑身被雨淋得透湿,眼眶红红的,失魂落魄的模样,“方彤。”沈清澜叫了声。

    方彤看了眼沈清澜,认出眼前的人是谁,还没开口说话,眼泪就先流了下来,沈清澜微微叹息,将人拉到伞下,“先跟我回家。”

    到了家里,沈清澜先去了浴室放水,然后将方彤推了进去,“什么也别说,先冲个热水澡。”刚才她碰到方彤裸露在外面的肌肤,片冰凉。

    方彤站在淋浴头下,任由热水浇在自己的身上,连衣服都没脱,沈清澜找了身从来没有穿过的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门,“方彤,衣服我给你放在门口了,你要是洗好了就换上。”

    里面的人没有应声,沈清澜等了会儿,又说了句,方彤依旧没有应声。

    半个小时后,沈清澜见方彤还是没有出来,终于忍不住打开了浴室的门,只见方彤蹲在淋浴头下,神情木然。

    沈清澜眼底闪过丝怒气,上前关掉开关,把将方彤从地上拉起来,“方彤,你在干什么?”她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

    方彤的眼神没有焦点,沈清澜的清冷的声音似乎拉回了点她的神智,忽然,她抱住沈清澜就开始嚎啕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充满着伤心绝望。

    沈清澜任由她抱着,直到方彤哭声渐歇,她才拿来浴巾裹在方彤的身上,“先把衣服换了。”

    这次方彤很是听话地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言不发。

    沈清澜给她倒了杯热水,将水放在她的面前,“现在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方彤沉默,良久,才开口说道,“丁明辉出轨了。”话音刚落,眼泪就落了下来。

    沈清澜神情微顿,看了眼方彤,“你亲眼看见了?”

    方彤点点头,“清澜,我真的没想跟他分手,只是想彼此冷静段时间,可是他却……”

    沈清澜这才知道,在自己忙着家里的事情的这段时间里,方彤身上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因为之前公司里的流言,方彤和丁明辉的关系度很紧张,后来因为温兮瑶的出现,还有沈君煜的出手警告,流言平息了不少,但是方彤因为丁明辉的不信任,俩人直处于冷战状态。

    前几天李博明生日,方彤跟李博明吃了顿饭,丁明辉是亲眼见到方彤跟个陌生男人有说有笑然后坐着他的车走的,结果没两天,丁明辉就撞见了李博明和方彤家人吃饭的情景。

    “李博明是我爸爸好朋友的儿子,前几天他生日没人陪他过,事后我爸妈知道了就说请他吃饭,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谁知道就那么巧碰到了丁明辉。我跟他解释了,但是他不听我的解释,我们大吵了架。”

    “丁明辉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沈清澜狐疑,不过是出去吃个饭就正好碰上了,这个还真是够巧的。

    方彤摇头,她的眼眶通红,肿的厉害,“我不知道,那天我们吵得很凶。”

    甚至方彤都说了分手的话,可是丁明辉却没有同意,只是之后两天俩人的关系再降至冰点,每次方彤想找丁明辉说话,丁明辉就避开,就在今天早上,方彤忽然收到了丁明辉的信息,说自己生病了,发高烧,问方彤能不能去看看他。

    方彤只要想到丁明辉个人在京城,生病了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心就软了,去药店买了些感冒药,就打车去了丁明辉住的地方。

    虽然从来没有在丁明辉这里住过,但是方彤是有丁明辉家里的钥匙的,用钥匙开了门,当方彤看见门口的女士高跟鞋的时候,心里就是猛地沉。

    丁明辉住的是居室,房子面积不大,除了个小小的客厅就是卧室,方彤看着那扇卧室的门,忽然很想扭头就走。

    心底个声音在告诉她现在立刻就离开,可是另个声音却又驱使着她去打开了那扇门。

    方彤有想过他跟丁明辉的未来,也许会结婚,也许因为家里的原因就此分手,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丁明辉会跟别的女人睡在起,而这个女人还是个比她大了十岁的老女人。

    “清澜,我认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他的经理,上次我已经撞见过次他们起吃饭了,去年公司年=年会丁明辉也是跟她起参加的,你说他们是早就在起了,丁明辉直就在骗我,还是……”方彤说不下去了,现在她的心就像那毡板上的肉,被人剁得稀碎。

    “清澜,我该怎么办?”方彤默默的流着泪,这样的她比刚才嚎啕大哭的她更令人心疼,沈清澜的眼底闪过抹寒光,她也没想到丁明辉看着那么老实的个男人竟然会出轨。

    “你想怎么办?”沈清澜问,这样的事情,她个外人不好插手。

    “清澜,我想分手。我只要想到他背着我跟另个女人上床,也许还不是第次,我就恶心。”

    “你就按照你的心去做吧。”

    “可是我的心好疼,清澜,我跟他在起快四年了,他个多月前菜跟我爸妈说毕业后就会跟我结婚,会辈子对我好,可是现在……。”方彤捂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像是被人拿刀捅成了个窟窿,流着血。

    沈清澜主动抱住了方彤,“有些事情,当断则断,与其以后辈子痛苦,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的道理,即便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温暖的怀抱却并没有焐热方彤的心,她只觉得自己此刻仿佛身处于片深渊之。

    沈清澜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她如何安慰个失恋的女人,她只是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方彤从沈清澜家里离开的时候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春雨过后的京城,就连空气里也泛着生命的气息,而方彤却只觉得寒冷,她刚走出小区门口,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丁明辉,他身上的衣服有点湿,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

    早上被方彤撞见了那件事,丁明辉也慌了,看着方彤跑出去,急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了身上就追了出去,但是却没有看到方彤的身影,他给方彤打电话发现她关机了,去公司却被告知根本没有来上班,他又不知道方彤的家在哪里,隐约记得沈清澜是住在这里的,毕竟曾经他来这里接过方彤,于是他就想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在这里等到了方彤。

    “彤彤。”丁明辉看见方彤,脸色喜,迎了上来,方彤像是受到了惊吓般,后退了大步,“你别过来。”

    丁明辉无措地站在原地,“彤彤,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方彤脸色很苍白,看着丁明辉的眼神却很冷,“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你是要告诉我你根本没有跟那个女人上床,还是其实你是被强迫的?丁明辉,我是不是很好骗,让你现在还想骗我?”似乎是想起了打开房门嗅到的令人作呕的气息,方彤感觉自己的胃里在不断地翻滚。

    “彤彤,你听我解释。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昨天就是喝醉了,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我没有骗你。”丁明辉的脸色有点苍白,不知是冻的还是为了因为方彤看向他的眼神。

    “丁明辉,我说过,我方彤的感情世界里容不下欺骗,更不要说背叛,我们之间彻底完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方彤说的决绝。

    丁明辉脸色很难看,不可置信地看着方彤,“彤彤你要跟我分手?”

    方彤面无表情,“是,丁明辉,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题外话------

    好啦,方彤跟渣男结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