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醒来(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楚云蓉觉得自己做了个长长的梦,梦里沈清澜没有丢,直在她的身边,她陪着女儿长大,送女儿上幼儿园,看着女儿穿着漂亮的裙子和小朋友玩儿。

    春天她带着女儿去踏青,野炊,夏天,和女儿起在泳池里游泳,秋天,带着女儿去果园里摘果子,冬天,和女儿起在花园里堆雪人。

    女儿渐渐长大,开始跟着她学钢琴,小小的手指按在黑白琴键上,弹奏着不成调的曲子,她温柔地坐在边,手把手地教她,渐渐的,流畅的曲子从女儿的手指下流淌而出,他们相视而笑。

    女儿上小学了,要毕业了,看着站在台上已经有了点小少女模样的女儿,她笑的温柔。

    女儿参加钢琴比赛,获得了冠军,她的手里拿着奖杯,对着观众说,感谢我最亲爱的妈妈,她坐在台下,眼睛里泛着泪花。等到女儿下台,给了她个深情的拥抱。

    女儿初了,钢琴弹得越发好,她带着女儿去拜访名师,开始了每天接送孩子去老师那学琴的日子,只是女儿脸上的笑容却变少了,直到有天,她忽然发了脾气,说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枯燥的生活了,每天除了学习就是练琴,她感觉人生没有乐趣,于是,她放下手里的相机,带着女儿四处旅游,带着她踏遍山水,告诉她人生的风景其实很美。

    然后女儿告诉她,她想继续学钢琴了,她想把自己心的愉悦表达出来,她笑的欣慰。

    女儿上高了,出落得越发亭亭玉立,却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烦恼,告诉她她喜欢上了个男孩子,很帅气的个男孩子,她告诉女儿,享受自己的青春吧。

    女儿上大学了。考上了自己喜欢的音乐学院,谈了个自己喜欢的男朋友,每天都过得幸福。

    她会跟女儿起出去吃饭、逛街、看电影,偶尔,母女俩会起出去旅行,对着镜头笑的灿烂。

    女儿大学毕业了,她的头上却有了几根白发,眼角多了皱纹,感叹自己老了,女儿将头靠在她的肩上,笑着说我妈妈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妈妈,才不老。

    女儿开始工作了,活跃于世界的舞台上,获得了无数的奖项,那样的优秀而耀眼。

    女儿要结婚了,跟她那个谈了多年的男朋友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生下来个可爱的孩子......

    楚云蓉的嘴角挂着笑意,梦境里她的女儿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很优秀,直是她的骄傲,他们是最亲密的母女。

    沈谦握着妻子的手,“云蓉啊,你梦到了什么这么开心?”

    可惜没有人回答他,他的话最后只能消散在空气。

    病房的门被敲响,沈谦起身起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的人,皱了皱眉,“你怎么来了。”

    沈希潼有些无措,低着头,“爸,我是听说妈妈生病了,所以才来看看她。妈妈她怎么了?”

    她也是今天无意听两个护士卦才知道楚云蓉竟然住院了,而且就在她的楼上。

    “她没事,你回去吧。”沈谦注意到沈希潼头上的纱布,却什么也没说,上的消息她都看过。

    “爸,我只是想看看妈妈,想看看她好不好。”沈希潼小声地说道,她是真心想来看楚云蓉的,毕竟从小到大,楚云蓉对她是真的很好,让她体会到了从未感受过的温暖。

    “她现在还没有醒,你先走吧。”沈谦没有让沈希潼进来,看着沈希潼的眼神透着冷漠。

    沈希潼知道上的事情爆出来之后,不管是不是真的,沈家人都会认定是她做的,早已预料到他们的态度,被沈谦冷待,只是眼底的更加难过了,“爸,我真的没有让人去害妹妹,这件事不是我做的,我是冤枉的。”

    “不管是不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能跟你亲生父母团聚这是件好事,我的意思是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父母,那就改回自己的姓氏吧,也能更好地平息上的流言。”

    沈希潼霍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沈谦,“爸,我是您的女儿呀。是您亲自将我从孤儿院里带出来的。您现在是不要我了吗?”

    不提孤儿院的事情还好,沈希潼这么提,沈谦反倒越发后悔当初的决定,“澜澜回来之后也是改回了自己的名字,你既然现在跟你的亲生父母起,自然也要改回自己的姓氏,改天我们去将手续办办。”

    沈希潼脸色苍白,“爸,你这是想要跟我脱离关系吗?”她头上本来就有伤,脸色苍白又眼角含泪的样子很是有几分楚楚可怜的味道。

    “如果你是这么理解的,也可以。”沈谦开口,语气冷漠,妻子病发,这里面还有沈希潼的原因在里面,他不责怪是不可能的。

    沈希潼后退了两步,“爸。”

    “你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来了。”沈谦说完,关上了病房的门,沈希潼失魂落魄地回到了病房,脸上终于出现了恐慌,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匆匆出门了。

    沈希潼出现在哎大院门口的时候,门口的警卫员没有拦她,但是看着她的眼神却透着诡异,毕竟上的事情闹得这么大。

    “爷爷,我求求你,不要将我赶出沈家,我不要离开沈家。”刚进沈家,沈希潼啪地声跪在沈老爷子的面前。

    沈老爷子看到是她,脸色冷了下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爷爷,我求求你,我错了。我不要离开沈家,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将你们当成我最亲近的人,要是离开这里,我就真的没有家了。”沈希潼哭的眼泪把鼻涕把,样子看着很是狼狈。

    沈清澜刚从厨房出来就看见了沈希潼的样子,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沈老爷子,刚刚不过是去厨房给沈老爷子倒杯茶,回来就看见了这么有趣的幕。

    她在沙发上坐下,沈希潼看到她,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上,说不出来,咽不下去。

    “你的父母已经找到了你,也愿意跟你起生活,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沈家了。”沈老爷子对沈希潼的苦苦哀求视而不见。

    “爷爷,难道就因为我做了件根本对沈清澜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的事情,你就要把我赶出沈家吗?还是因为你觉得我给沈家抹黑了,所以你才这么迫不及待让我离开这个家?”沈希潼质问着沈老爷子,沈家其实是沈老爷子说了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老头子发了话,沈谦怎么会提出要将她改回原来的姓氏。

    “沈希潼,这里是沈家,沈清澜才是这个家的孙女,我们收养了你,不代表你可以觊觎不属于你的东西,你如果直是个本分的孩子,安安分分的,那么我们沈家既然收养了你,就不会不管你,但是你的心太大,我们沈家容不下个心思恶毒的人。”沈老爷子冷声开口。

    沈希潼冷笑,“我心狠?难道沈清澜她的心就不狠吗?这几天上的这些黑料,你敢不敢问问你的好孙女,她是否真的没有参与进去,这里面的事情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当初我做的事情对她造成伤害了吗?可是她呢,她现在这么做,是想直接逼死我。这个在你眼千般好万般好的孙女她的心比我还狠毒。”

    沈清澜挑眉看着她,神色不变,即便是面对沈希潼的指责,她也没有出声辩解。

    沈老爷子神色莫辨,“沈希潼,你想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我错?我有什么错,我最大的错就是我不是沈家的女儿,跟你们没有血缘关系,要是我是妈妈亲生的,你们还会这样对我吗?”沈希潼笑着,也哭着。

    她曾经在心无数次的惋惜,如果她是从楚云蓉的肚子里爬出来的那该多好。

    “沈希潼,你终究还是看不明白。”沈清澜淡淡开口。

    “你闭嘴,”沈希潼吼,要说她最恨的人肯定就是沈清澜,没有之,“这切都是因为你,如果你没有回来,那么我现在根本不会落到这样的地步,你当初为什么不死在外面!”不是说是被人贩子拐走的吗,人贩子为什么不将她卖的远远的,要让她回来,只要沈清澜不回来,她就是沈家唯的女儿,她会乖巧听话,获得家人的宠爱,根本不会去做那些事情,这切都是因为沈清澜。

    “够了!”沈老爷子呵斥声,“沈希潼,沈家也将你养大了,该尽的义务已经尽完,你走吧,以后你不再是我沈家的人,稍后我会亲自出面去报纸上发表声明。”

    “爷爷,你真的要做的这么狠?丝余地都不给我留吗?”沈希潼深深地看着沈老爷子,脸色阴沉。

    沈老爷子没有看她,而是摆摆手,“你走吧。”

    “好,很好。”沈希潼从地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沈老爷子,“我会离开沈家,永远不会再回来,但是沈家对我做的这切,我都会记得,从今以后,我跟沈家两不相干。”

    沈希潼离开了,沈清澜看着沈老爷子,微微垂了眸,“爷爷,沈希潼的父母其实是我找来的,上的视频和录音也是我让人放上去的。”她承认地干脆利落。

    “爷爷知道。”沈老爷子微微叹息,他其实早就猜到了,对上沈清澜看过来的视线,沈老爷子笑的慈爱,“其实这件事开始就错了,当初是爷爷同意了你爸爸收养的沈希潼,那么现在自然也该由爷爷去结束这切。”

    “爷爷,你不骂我吗?”沈清澜问。

    “骂你什么?要是我的孙女是个被人欺负了,还要忍气吞声的,我才会失望。”沈老爷子笑着说道。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很多事其实沈老爷子看的很明白,他的这个孙女做事十分有分寸,内心也是个恩怨分明的,别人不犯着她,她根本不会主动去找他人的麻烦。

    他承认,因为这是自家的孩子,所以偏心了,但是沈希潼所做的事情,沈老爷子觉得自己不是个圣人,做不到不计前嫌。

    面对这个包容了自己的切的老人,沈清澜的心里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澜澜,有时间就多去看看你妈妈吧,这些年,她也不容易。”沈老爷子叹息声,想起躺在医院里沉睡不醒的儿媳妇,心也满是无奈。

    “好。”即便是沈老爷子不说,她也会去的。

    晚上,傅衡逸来沈家接沈清澜,路上,沈清澜开口,“傅衡逸,我想暂时先不跟你回军区了。我妈那里我想多陪陪她。”

    傅衡逸温和笑,“好,但是药你要记得吃,要是没有时间煎药,就把药交给赵姨或者宋嫂。”

    沈清澜点点头,“嗯,我知道。”

    傅衡逸是临时请假出来的,所以第二天早他就赶回了军区,沈清澜吃过早饭之后就去了医院,顺便给沈谦带了早餐。

    “爸,你先吃点早饭。”沈清澜将早餐放下,说道。

    沈谦夜没睡,到底是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人,脸色很憔悴,而且昨晚也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饿了,倒也没有拒绝。

    “妈......她还是没有醒吗?”沈清澜看了眼楚云蓉。

    沈谦三两口解决了早餐,“暂时没有,什么时候醒不好说。”

    “爸,你先去休息下吧,这里有我。”

    “嗯。”沈谦也没有拒绝,幸好这里是高级病房,还有张沙发可以躺,他往上面趟,闭着眼睛就睡了。

    沈清澜走到病床边,看着那个病床上的人,坐下来,握着她的手,“以前的事,我从来没有怪过你,也没有怨恨过你,小时候是我自己贪玩,跟你走散了,这件事不是你个人的错,而且,这些年我虽然在孤儿院长大,但是那个院长对我很好,我过得很开心,孤儿院里的孩子也没有欺负我。我现在是个很有名的画家,还有个对我很好的丈夫,现在的切都很幸福,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沈清澜不知道楚云蓉能否听到自己的这番话,她只是趴在楚云蓉的耳边,轻轻地跟她说着想要说的话,伊登说过,像楚云蓉这样的情况就是种自我麻痹状态,只要她肯接受外界的刺激,那么就可以清醒过来,至于醒过来以后的精神状态,那么就是另外回事了。

    “我小时候发过场高烧,好了之后很多事我都忘记了,我只记得自己是有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的,还有个哥哥,但是我想不起你们的样子,所以我小时候常常想,我的妈妈会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会与我长得很相似?是温柔的,还是严厉的......”

    沈谦不知道何时醒了,却没有起来,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听着沈清澜的轻语。

    “人家说为母则刚,你是我的母亲,我都能勇敢地面对过去,你为什么选择逃避呢?难道你想辈子躺在床上再也不看我眼吗?他们都说你心对我是怀着深深的愧疚的,你是爱我的,难道你不应该醒过来,然后补偿我吗?余生那么长,我们的时间还有那么多,你确定要在这里浪费?”清越的嗓音钻进楚云蓉的耳朵里,她的眼睑颤了颤,眼角划过滴泪。

    沈清澜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继续轻声地说着,“我从五岁之后再也没有体会过妈妈的滋味,我不想这样的遗憾伴随着我的生,所以我们都给彼此个机会好不好?”

    “好。”沙哑的嗓音在安静的病房里响起,沈清澜震,抬起头,对上的就是楚云蓉含着泪水的眼睛。

    “我还有机会吗?”楚云蓉小心翼翼地问道,因为好多天没有开口说话,她的嗓音嘶哑。

    沈清澜点点头,肯定地说道,“有,以后我的孩子还需要她的外婆来照顾她。”

    楚云蓉忽然抱着沈清澜嚎啕大哭,“清澜,妈妈错了,妈妈真的错了。”哭声撕心裂肺,眼泪低落在沈清澜的脖子上,带着炽热的温度,她轻轻地回报着她,如小时候她哭闹不休时,楚云蓉抱着她温柔安慰。

    “没事了,切都过去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沈谦坐了起来,从楚云蓉开口的时候他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哭泣的妻子和安慰着妻子的女儿,苍老的眼睛里蕴含着温情和笑意。

    “好了,在女儿面前哭成这样丢不丢人。”沈谦取笑妻子,声音里带着笑意。

    楚云蓉也有些不好意思,上次她这样失态,还是十多年前沈清澜失踪的那段时间的事情了。

    “清澜,妈妈......”

    “你刚刚醒来,还是现休息下,我去找医生。”沈清澜站起来,走了出去。

    楚云蓉怔怔地看着沈清澜的背影,沈谦握着妻子的手,“好了,女儿都说了,给彼此个机会,剩下的时间我们都可以慢慢补偿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要先养好自己的病。”

    “家里人都知道了是不是?”楚云蓉看着沈谦问道,沈谦顿了顿,点点头,“君煜送你来的医院。”

    楚云蓉低下头,“阿谦,当年我们是不是就做错了?”

    “是。”沈谦说的肯定,“所以我们现在要改正,余生很长,我们还有机会。”

    “好,”似是下定了决心,楚云蓉看着沈谦说得很是认真,“我要快点好起来,刚才清澜说了,以后我还要帮她带孩子呢。”

    “这样想就对了,以后你定要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不许再想那些乱七糟的,知道吗?”

    “嗯,我知道。”

    医生进来检查,其实楚云蓉身体上就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她的问题都是心理上的,确定了没有任何问题之后,楚云蓉就出院了。

    沈老爷子看见楚云蓉回来很是高兴,反倒是楚云蓉,面对沈老爷子有些不安,“爸。”

    “云蓉,那天是爸的态度不对,你多担待。”沈老爷子先开口道歉,点也没觉得长辈给晚辈道歉有什么不对。

    “爸,您千万别这么说,做错事的是我。”

    “爷爷,妈,你们想要相互道歉到什么时候?”沈君煜停好车进来,看着爷爷和母亲互相道歉的样子,好笑。

    “君煜说的对,我们都是家人,没什么好道歉的,以前的事情就翻篇了,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就好。”

    楚云蓉已经出院了,而她的病也不是时半会儿可以好的,所以楚云蓉跟沈谦商量了之后就把沈谦赶回了部队,他为她放弃了太多,她不能总是拖他的后腿。

    楚云蓉出院后第次回去复诊,是沈清澜陪着她去的,看着眼前眼熟的医院,沈清澜眼眸微闪,所以她上次看见的应该就是楚云蓉来看病了。

    周医生看着陪着楚云蓉起来的年轻女子,自然知道这是她的女儿,“沈小姐。我是你母亲的心理医生,我姓周。”

    “周医生,我母亲的病就拜托你了。”

    周医生让沈清澜在外面等,她带着楚云蓉进了里面,这次,楚云蓉比以往任何次都要配合。

    治疗结束,楚云蓉睁开眼睛,周医生温和开口,“这次感觉怎么样?”

    “比以前好多了。我感觉心不会那么痛了。”楚云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周医生微微笑,“想必你跟你女儿都说开了吧?以往不是沈谦陪着来就是楚云蓉自己来的,这次换成了沈清澜,周医生就知道应该是把话说开了。

    “嗯。”楚云蓉笑着点头,想到什么,又有些担心地看着周医生,“周医生,我的这个病还能痊愈吗?”

    “你的抑郁症比较严重,但是精神分裂是轻度的,只要你保持愉悦的心情,好好吃药,配合治疗,是能够痊愈的。”

    楚云蓉闻言,放了心,离开前,周医生单独将沈清澜叫到了边说了几句话,“你的母亲的病因其实是你,只要你好好配合,你母亲的病是能够痊愈的。”

    “我需要怎么配合?”

    周医生详细地跟沈清澜交代了些事情,最后说道,“平日里你们多关心关心她,但是也不要将她当做是个病人。”

    “好,我明白了,谢谢周医生。”

    看着母女俩离开,周医生笑了笑。

    “妈,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逛街吧,我好久没有买衣服了,想去买几件衣服。”车子开到半路,沈清澜开口。刚才周医生告诉她,她的母亲很遗憾没能跟她好好地逛次商场,给她买各种各样的衣服。

    楚云蓉闻言,温柔地笑笑,“好,正好前面就是个大商场,我们去那里吧,那里有几家店的衣服很不错,你看了应该会喜欢。”

    到了地方,楚云蓉带着沈清澜开始了疯狂购物,让沈清澜见识了把什么是真正的购物狂,年底那次,跟这次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妈。”看着脚下的堆成山的袋子,沈清澜很是无奈,这些衣服就是她天不重样的换,都够她穿年的。

    楚云蓉很是尴尬,她哪里知道买就买了这么多,难怪有张卡被刷爆了。“没事儿,这家商场可以送货上门,我们将地址留给他们就好。”

    买都买了,他们自然也不能去退货,留下地址,沈清澜带着楚云蓉去吃饭,去的是沈君煜公司的附近,索性就叫沈君煜起下来了,沈君煜知道妹妹和妈妈都在附近,就要离开。

    “沈总,午新禾国际的温总约了您吃饭。”余斌尽责地提示着沈君煜。

    沈君煜脚步顿,他还真给忘了,“帮我推了她,午我有其他的安排。”走了两步,“算了,我自己打电话解释。”

    “你有什么其他的安排,竟然要放我的鸽子?”温兮瑶的声音从电梯门的方向传来,沈君煜看去,转眼温兮瑶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沈总,爽约可不是个绅士会做的事情。”

    温兮瑶只是想起来有份重要的件还没有给沈君煜,所以才亲自过来趟,正好起吃饭,谁知道就听到了沈君煜要放自己鸽子的话。

    ------题外话------

    更奉上,稍后还有两更,二更在十点,会有问题抢答哦,祝大家秋节快乐!

    **

    推荐好友《萌仙嫁到:季少诱妻有方》作者月之痕。全架空暖宠。

    某天,还是大包子的季清流忽然拿着本书,指着句话问墨星姮“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书上写着句英语iloveyou

    墨星姮得意洋洋“连我爱你都不知道。”

    季清流看着她认真的点点头“现在我知道了。”

    “……”墨星姮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这丫的是挖着坑给她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