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赶出沈家(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这是沈清澜第次这么认真地打量楚云蓉,从回到沈家开始,她似乎就没有跟楚云蓉好好相处过,这个母亲看着她的目光总是藏着深深的恐惧,还有不知所措。

    她想对自己好,但是却又无处着手,最后只能无措吗?沈清澜说不清。

    她的手里拿着把小小的钥匙,就躺在她的手心里,她将箱子抱起来,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神情是愣怔的。

    许多久远到几乎忘记的记忆忽然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复苏,她拿起那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芭比娃娃。

    “妈妈,我穿着这裙子好看吗?”小姑娘坐在板凳上,任由身后的妈妈给她梳头,还不忘时不时看眼身上的新裙子,然后问着妈妈。

    妈妈笑的温柔,微微固定住女儿的头,不让她乱动,免得扯疼了她,“好看,清澜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宝贝儿,穿什么都好看。”

    “那傅哥哥也会喜欢嘛?”小姑娘歪着头,瞪着乌黑的大眼睛。

    “会喜欢的,不过你傅哥哥现在不在家里,他出国了,要过年才能回来。”

    “什么时候过年?”

    “现在是三月份,要等到下雪了才会回来。”

    “那我先穿着裙子去找小胖玩儿,他那天说我不好看。”

    妈妈笑着点点头,“好,等会儿妈妈送你去上学,小胖看到你,肯定会说你漂亮的,妈妈今天给扎个蝴蝶结。”说着,从旁边拿起只蓝色的蝴蝶结发卡,戴在小姑娘的头上,蝴蝶的翅膀会动,小姑娘晃晃脑袋,蝴蝶的翅膀就上下扑闪扑闪的。

    沈清澜将芭比娃娃放下,拿起了最底下的相册,其实她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小时候长得什么样子了,沈奶奶那里虽然有本相册,但是沈清澜基本没有去翻阅过。

    页页地翻下去,沈清澜看的很认真,依旧是清冷的表情,但是眼底的情绪却很是复杂,她无法体会楚云蓉的感情,在她寻找自己的时候,她已经在魔鬼基地训练。

    沈家的记忆在年幼的沈清澜脑海渐渐远去,她记得的是都是被拐之后的事情。

    她记得是她在人贩子手里时的恐惧感,在等待失去希望的绝望感,在看到那个小女孩被人弄残时的害怕。

    她记得鞭子抽在身上发出的响声和火辣辣的疼痛;明明不会游泳却被推下水差点被淹死的窒息感;她还记得血液触碰到皮肤上的温热,还有雨林里雨水的冰凉。

    在她需要母爱和呵护的时候,楚云蓉不在她的身边,在她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早已过了需要母爱的年纪。

    相册唤醒了她沉睡的记忆,她看着楚云蓉,眼底是淡淡的哀伤。

    “是否,这就是意味着我们彼此之间还是缺少了点缘分?所以才会不断错过?”沈清澜轻轻地说了声,仿佛是呢喃,很快消散在空气里。

    她握着楚云蓉的手,她的手跟自己的样,很是冰凉,手指尖那里有着薄茧,纤细修长,很是好看,即便是五十多岁的年纪,手上的皮肤依旧紧致细腻。这是双钢琴家的手。

    沈清澜的目光在楚云蓉的左手腕上顿了顿,那里有道浅浅的痕迹,看着似乎是刀伤,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能发现,想起沈谦曾说的楚云蓉自杀的事情,她的心底泛着酸意。

    “妈妈。”沈清澜轻轻开口,在楚云蓉的耳边叫了声,这是她回到沈家之后,第次开口叫楚云蓉“妈妈”。

    “爸,让澜澜个人待着真的没问题吗?”沈家,沈君煜很是不放心个人在医院的沈清澜。

    “君煜,清澜是个成年人,她长大了,她比我们想的要坚强的多。”沈谦开口。

    沈君煜沉默,他自然是知道,只是……他看着沈谦,“爸,你既然决定隐瞒了我们,现在为什么又要选择告诉我们?”

    既然已经隐瞒了十多年,为什么不继续隐瞒下去?

    沈谦眼神疼惜,“因为不想你妈妈再被误解,也希望你妈妈可疑早日好起来,君煜,你母亲这些年过得直很苦。外人都羡慕她的生活,有个始终爱着她的丈夫,优秀的儿女。但是谁又能知道这样个令人羡慕的富家太太竟然是个常年需要吃药才能稳定病情的精神病患者?”

    “你从开始就不应该隐瞒。”沈老爷子颇为不赞同地看着儿子,为着楚云蓉偏心沈希潼的事情,在过去,沈老爷子和沈奶奶没有少责怪她,现在想来,其实这切也不能全怪他。

    “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妥当。”沈谦承认的干脆利落。

    “云蓉的事情先放在边,沈希潼的事情你怎么看?”沈老爷子将今天的决定告诉沈谦,然后问道。

    沈谦看了眼沉默不语的傅衡逸,沉思了几秒,然后说道,“爸,既然沈希潼已经搬出去了,那么这件事就先缓缓,清澜现在也是个名人,名声很重要。沈希潼做错了事情,所以现在舆论才会偏向我们,但是如果我们在这个时候发声明,会给人种落井下石的感觉,清澜又是沈家人,大众的矛头会对准她。”

    沈老爷子将这番话听进去了,事关沈清澜,沈老爷子自然是会认真考虑的。想了想,点点头,“既然如此,这件事先缓缓。但是人家的父母已经找上门来了,未免人家说我们霸占着人家的女儿不放,你抽个时间,带着是沈希潼去将姓给改了。”

    “好。”这件事沈谦并没有任何异议。

    傅衡逸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时间,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这才站起来,“爷爷,爸,我去给清澜送点吃的。”

    沈谦点头,“等会儿我跟你起去,然后你跟清澜就先回来吧。”

    “爸,还是我去吧,妈那里我守着就好。”沈君煜抹了把脸,说道。

    沈谦摆手,他最近忙得很,很少跟楚云蓉通话,现在难得回来,就当是好好陪她了。

    傅衡逸和沈谦到医院的时候,沈清澜还坐在病房里,她看着楚云蓉,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澜,想过来吃饭。”傅衡逸开口,沈清澜站起身,走过去吃饭,沈谦在病床边坐下来,看着妻子,深深地叹息了声。

    云蓉,我是不是从头到尾都做错了?

    沈清澜安静地吃着饭,傅衡逸就坐在边看着她,等她吃完了,她才跟着傅衡逸起回家,只是在等点电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包包忘在了病房里,傅衡逸去帮她拿包包,沈清澜站在那里等着他,却没有想到碰见了沈希潼。

    沈希潼也没有想到自己出来打个水都能碰上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清澜扫了她眼,她的额头上还缠着纱布,脸上也有些淤青,这是被人打了?

    沈希潼看着沈清澜打量自己的目光,这才想起此刻的狼狈模样,“看什么看,沈清澜,现在我被赶出沈家,你是不是很开心?终于如愿以偿了,你可以得意了。”

    沈清澜莫名其妙地看着她,有时候她是真的无法理解这个人的脑回路,她在不在沈家,是风光还是失意子安沈清澜的眼都是样的,个路人甲而已,只要沈希潼不触碰到她的底线,她甚至能容许她在她眼前蹦跶辈子。

    只是很可惜,沈希潼并不明白这点,“沈清澜,我知道上的事情是你做的,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知道肯定是你,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这里是高级病房,人并不多,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沈希潼,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条乱咬人的疯狗。”沈清澜淡淡开口,说出口的话,却让沈希潼青了脸。

    “沈清澜。”沈希潼咬牙。

    沈清澜走进步,沈希潼下意识地后退步,她对沈清澜的恐惧从上次就没有消失过。

    “沈希潼,人要学会受教训,你要是学不会,我可以继续教你,直到你学会为止。”沈清澜的声音微冷。

    沈希潼的身子抖,“你想干什么?”

    沈清澜微微勾唇,“你会知道的。”从云端跌落下来还没有结束呢,你想要的切我都会让你慢慢失去,让你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要觊觎。

    “沈清澜。”沈希潼想叫住她,问个清楚,她最后的那番话让她的心底很是不安,但是在看到另个熟悉的身影时,慌张地转过身,匆忙走了。

    她不要让傅衡逸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

    “走吧。”傅衡逸其实看到了沈希潼,却只是扫了眼就收回了目光,他对这个女人为何会在这里出现点兴趣也没有。

    “傅衡逸,你说我是不是太冷血了?”回家的路上,沈清澜忽然开口。

    ------题外话------

    征票你们还有吗?阿离挥着小手绢呼唤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