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楚云蓉住院(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田翠芳的腿也是抖的,看着不断流出的鲜血,慌了神,却不忘安慰儿子,“不会,她不会有事,你也不会有事,就算警察真的来了,那也是妈妈干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最后还是李大头大着胆子上前探了下沈希潼的鼻息,发现还有呼吸,下子瘫坐在地上,“还活着,赶紧打电话。”

    李勇率先反应过来,知道人没死,心喜,“妈,她没死,我不用坐牢了。”

    田翠芳也松了口气,这要是闹出了人命,那他们三个就完蛋了。

    金恩熙立刻就知道了沈希潼进医院的消息,据说浑身都是血,似乎是自杀。谁让这几天沈希潼是媒体记者的重点关注对象呢,她可没有沈清澜那么好的福气,有人去记者那里打招呼。

    “呵呵,”金恩熙冷笑,就沈希潼那样的人会自杀,打死她都不信。“不过她怎么好端端的进医院了?该不会是炒作吧?”

    金恩熙不得不怀疑,这刚刚闹出丑闻,就进医院了,确定不是打苦情牌?

    茜丝莉嚼着口香糖,“你管她是不是呢,就她现在身污水的,就是想要洗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指不定这次进医院会被人猜测是别有居心。

    对于记者的笔,茜丝莉是深有体会,她是世界名模,也是生活在记者眼皮子底下的人物。

    还别说,茜丝莉真猜对了,新闻刚出来,上的骂声就出现了,大多数都是在说沈希潼虚伪做作,狠心毒辣,竟然对自己都下得去手。

    沈希潼还在昏迷当,失血过多,暂时没有那么快醒来,自然不知道上对她的恶意已经再次加深了。

    甚至还有黑粉乔装来到医院对着沈希潼扔西红柿和菜叶的。

    田翠芳在病房里守着沈希潼,知道沈希潼没事了,李大头和李勇就回家了,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房产证,可是翻遍整个房子的角角落落,都没有找到。

    “爸,没有啊。”李勇摊在沙发上,刚才真是快累死他了,沈希潼这个死女人藏东西可藏得真好,他根本找不到,倒是找到了几件值钱的首饰,要是卖了大概还能换了几万钱花花。

    李大头抽着烟,脸的烦躁,“等她醒了好好问问,你也跟那个姑娘说说,让她等几天,肯定还会给你买个房子结婚的。”

    之前李大头说李勇弄大了人家的姑娘肚子这话不是骗沈希潼的,确实有这么件事,姑娘说了,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以,买套房子跟她结婚,不然她就去打了这个孩子,大家拍两散。

    李大头老了,也跟般的老人样,渴望含饴弄孙的日子,他就李勇这么个儿子,自然是不能让他的第个孩子就这么没了,而且那姑娘长得漂亮,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漂亮啊。

    难得有姑娘愿意嫁给他的儿子,李大头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的。

    李勇倒是对姑娘肚子里的孩子不在意,他喜欢的是这个人,至于结婚,要是可以不结,他还真的不想结。

    “知道了。爸,我出去趟。”李勇怀里揣着几件从沈希潼那里搜刮来的首饰,急着去将他们换成钱。

    李大头摆摆手,他还在想着怎么从沈希潼的手里将这套房子要过来。

    **

    沈清澜看着事件的发展,嘴角轻勾,没想到事情发展的比自己原先预料的要顺利地多,拿起手机,给金恩熙打了个电话。

    “安,你回来了?”

    “没有,上的视频和录音是你放上去的?”沈清澜问道,语气笃定。

    金恩熙嘿嘿笑,“安,还是你了解我,但是推动的人可不是我哈,我除了将视频和录音放上去之外就什么也没做。”

    沈清澜知道她是为了自己,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问起了另件事,“那个女人现在还有出现吗?”

    金恩熙反应过来她说的是谁,脸色微沉,与茜丝莉对视了眼,“没有,似乎从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京城,但是安,我的心底很不安。”

    茜丝莉也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这个事情是积压在他们几个心头的阴影,只要天不确定那个人是不是还活着,他们就天无法真正的放下心来。

    “那个女人不管跟那个人是什么关系,既然他的目标是我,就肯定会出现,我们也不需要太过紧张,该来的总会来。”沈清澜平静地说道。

    “什么该来的总会来?”傅衡逸进门就听到了这句,随口问了声,沈清澜收了线,笑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晚上有个夜间考核,提前回来跟你说声。”

    “好。”沈清澜点头,对于傅衡逸工作上的事情她从来不插手过问,傅衡逸看了她眼,“没什么要跟我说的?”

    沈清澜脸蒙圈,“什么?”

    傅衡逸轻笑,“你的英雄事迹都传遍大半个军区了。”

    他这么说,沈清澜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三天前赵巍向她挑战,她说了三天后,结果今天下去食堂吃饭,刚走出食堂,就被赵巍堵在了食堂门口。

    赵巍脸上依旧是没有什么表情,看着沈清澜,幽幽开口,“你说的三天后,今天是第三天。”

    今天是章嫂子跟沈清澜起吃的午饭,傅衡逸不在,章嫂子看的莫名,低声在沈清澜的耳边询问,“他是谁?什么三天?”

    沈清澜没有忘记跟赵巍的约定,只是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迫不及待,顾阳和顾凯跟在他的身后,看见沈清澜,跑了过来,“小嫂子,这个小子求虐来了,你赶紧狠狠地虐他。”

    上次被沈清澜说了番,顾阳回去深深地反思了下,还有傅衡逸之前说的话,都让他觉得自己似乎活的是挺那啥的,所以这几天顾阳忽然发愤图强起来,原本这个时间他都是在和顾凯加练的吗,但是今天有好戏看,他忍不住跟了过来。

    “小嫂子。”顾凯开口喊了声,沈清澜看了他眼,发现他脸上虽然有淤青,但是伤得不重,跟顾阳口那个被打成猪头的人根本不符合,似笑非笑地扫了眼顾阳,顾阳干干笑了声,那什么,他确实夸张了点,但是绝对没有夸张太多啊。

    “想给我切磋?”沈清澜用了“切磋”词。

    赵巍点点头,“你自己说的。”这三天里,他已经知道了沈清澜是傅衡逸的妻子,但是依旧没有改变他想跟沈清澜过招的决心。

    “现在?”

    赵巍继续点头。

    还真是个武痴,沈清澜失笑,看了眼四周,指着不远处的操场,“去那里吧。”现在是午饭时间,操场上的人不多,而且空间多,容易发挥。

    只是沈清澜没有想到的是,想看热闹的人竟然这么多,身后跟着大波人,还有听闻了消息陆续赶过来的人。

    “妹子,你要跟他……切磋?”章嫂子不放心,跟在沈清澜的身边,看着前面那个长的很是壮硕的男人,轻声问道。

    沈清澜点点头,“嗯,之前答应了的,总要做到。”

    章嫂子看了眼沈清澜消瘦的身型,又看了眼赵巍,眼担心更甚,“妹子,要不算了吧,军营里都是帮糙老爷们儿,下手没轻没重的。”

    “嫂子不用担心,我有把握的。”

    走在他们身边的顾阳听到这话,笑眯眯,“这位大嫂放心好了,我家小嫂子很厉害的,个人打他五个都没有问题。”

    章嫂子对顾阳的话不置可否,只觉得沈清澜太逞能,她知道她是沈家的女儿,应该有点身手,但是这毕竟是军营里,身手好的人不少,这个人既然能不管不顾地向个女人挑战,可见是个做事没有什么原则的。

    虽然在军营里不分男女,但是沈清澜不是军人,她只是家属而已。

    到了操场上,沈清澜看着围观的人群,忍不住有些黑线,原本选在这里就是因为现在这个时间点人少,现在……

    赵巍倒是不在乎看的人有多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沈清澜站在操场央,站姿很是随意,但是内行人只要眼就可以看出来,她看似随意地站姿里却没有任何的破绽,整个人都处于种备战状态。

    原本只是过来看热闹的人里游戏人已经看出了这点,眼底的光芒瞬间就变了,看着沈清澜的目光里带着审视还有趣味。

    赵巍也凝重了表情,双手握拳,采取最直接的方式朝着沈清澜的面门袭来,沈清澜微微侧身,避开了他的攻击,只手瞬间抓住了他的手腕,另只手握拳,狠狠击了赵巍的小腹。

    赵巍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轻轻咳嗽了几声,沈清澜下手很重,刚才那下,他只觉得自己腹部的器官都移了位。

    但是赵巍的眼睛却越来越亮,很是兴奋地看着沈清澜,能刚过招就将他压在下风的人不少,但是这其肯定不包括沈清澜这样看似柔弱的女人。

    顾阳那个小子果然没有骗他,这个女人很强。

    赵巍再次握拳冲着沈清澜冲去,但是这次,攻击的却不是沈清澜的面门,而是肩膀,这拳要是落实了沈清澜的肩膀非得折了不可。

    众人皆以为沈清澜会躲开,可是她站在那里动不动。

    “嫂子小心。”顾阳惊呼声,垂在两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生怕沈清澜有个闪失。

    沈清澜伸出只手抓住了赵巍的拳头,明明是那么纤细的手掌,却充满着惊人的力量,赵巍进不得半分。

    沈清澜握住了赵巍的拳头,顺势拉,然后个漂亮的过肩摔,赵巍就躺在了地上,那落地的砰地声,即便是围观群众,也替他感觉到疼,这个女人,太彪悍了。

    大家看向沈清澜的眼神全变了,这哪里是什么弱女子,简直比隔壁女兵的那群霸王花还厉害。

    “还来吗?”沈清澜淡淡地问。

    赵巍从地上挺身,站起来,脸的兴奋,“再来。”

    众人无语,这明显是单方面的揉虐,这人竟然还越打越来劲了,果然疯子的世界正常人无法理解。

    沈清澜倒是无所谓,耸耸肩,眼神变,第次主动发起了攻击,纤手握成拳,直攻赵巍的面门,赵巍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见那只拳头半道上拐了个弯,朝着赵巍的腹部去了。

    又来。赵巍咬牙,刚才那拳头,打的他五脏六腑都要移位了,这次自然不能傻站着挨打,他连连后退,俩人迅速地过了十几找,沈清澜找准机会,个干脆利落地扫堂腿,赵巍再次躺在了地上,发出了声惨叫。

    “还来吗?”沈清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清冷的脸上毫无表情。

    赵巍爬起来,咬牙,“再来。”

    不知何时,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将些军官也吸引了过来,本来是想来阻止他们聚众围观,当看清了场的情形,顿时住了口,跟大家样,站在边观看。

    赵巍依旧在被沈清澜凌虐,但是大家都看的出来,她根本没有出全力,即便是在跟赵巍打斗,似乎也是陪练的成分居多。

    有军官是认识沈清澜,毕竟这段时间沈清澜经常和傅衡逸出现在食堂,很多人都见过她,也知道她的身份。

    “没想到傅队长自己那么厉害,娶的老婆也这么彪悍。”个小伙子啧啧感叹。

    “这样的女人也只有傅队长吃得消啊。”另个小兵小声地跟同伴感叹,这样彪悍的身手,要是娶回家,发生了家庭矛盾产生肢体冲突,男人妥妥地是被家暴的方。

    顾阳和顾凯看着场单方面凌虐赵巍的沈清澜,兴奋的同时也很是骄傲,尤其是顾凯,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就像是个迷弟。

    这边有人在小声议论,那边场已经结束,只见赵巍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着,最后的脚踹得他很疼,现在还没有缓过来,他的头上全是汗,身上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反观沈清澜,身上干净清爽,连气息都没有变下。

    “还继续吗?”沈清澜再次问道。

    赵巍很想继续,但是他已经站不起来了,是累的,但眼底却在发光,看着沈清澜的眼神就像看着个宝贝,“今天是我输了。”

    赵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他知道沈清澜没有出全力,他猜测,要是这个女人出全力,可能自己连招都打不过。

    “以后我能不能再来找你切磋?”赵巍木然的脸上终于出现了兴奋地表情,看着沈清澜眼底全是期待。

    众人无语,这是找虐上瘾了?

    “我没有时间,而且我过不久就会离开这里。”沈清澜陈述着事实,她不是这里的兵,这次来不过是来看傅衡逸,自然不会久待。

    赵巍很是遗憾,跟沈清澜过招虽然全程被虐,但是却很过瘾,她下手不留情但很有分寸,而且从她的身上,赵巍发现了自身很多的漏洞,这才是让他最兴奋的地方。

    “今天谢谢你。”赵巍真诚道谢。

    沈清澜眼底闪过丝笑意,这个人看起来还不笨。她今天确实存了份调教的心在里面,实在是因为赵巍的这股固执劲儿跟某人很像,只是可惜,那个人……

    想到那个人,沈清澜的眼睛里浮现抹悲伤。

    “妹子,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章嫂子还没有从沈清澜单方面凌虐个米几的壮汉的震惊回过神来。

    沈清澜微微勾唇,“在家的时候爷爷曾教过我段时间的防身术。”她用沈老爷子做借口。

    章嫂子啧啧感叹,“衡逸好福气啊,竟然娶到了你这么优秀的个妻子。”

    沈清澜微囧,这样的夸赞她不知道该怎么接。

    而赵巍挑战沈清澜,被单方面凌虐的消息飞快地传遍了军营,傅衡逸自然就知道了,这才有了回来时的那问。

    沈清澜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小声地辩解,“是他先来找的我。”她没有说出是顾阳惹得麻烦。

    但是他不说,傅衡逸就不知道吗?他的心冷哼,顾阳的账以后再跟他算。

    “我知道,只是你身体已经好了吗?”傅衡逸微微有些担心,他记得她的例假还没有完。

    “不影响。”沈清澜解释,这点问题对于她来说根本算不上问题。

    “你啊,还是要注意些,以后要是再有那些人来打扰你,你就告诉我,我来教教他们什么叫格斗。”傅衡逸说的风轻云淡。

    沈清澜微微笑,“别公报私仇啊。”

    傅衡逸笑笑不说话,他回房间换了件衣服,然后就走了,这几天他的事情很多,能回来看眼沈清澜已经是挤出来的时间了。

    傅衡逸离开之后,家里的门再次被敲响,沈清澜走过去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顾阳和顾凯。

    沈清澜挑眉,“有事?”

    顾阳嘿嘿笑,“小嫂子,我们可以进去坐坐不?”

    沈清澜侧身,让兄弟两个进门,坐在沙发上,沈清澜看着他们,“说吧,找我什么事?”

    “嘿嘿,小嫂子,你咋知道我们是来找你的,不是找大哥的。”

    这还用问,你们要是来找傅衡逸的就不是这个时间点了。

    “小嫂子,我们是想请你教我们格斗。”顾凯直奔主题。

    沈清澜挑眉。

    顾凯继续说道,“我跟顾阳的格斗技术太差,想请你教我们。”

    “对啊,小嫂子,你也知道外公对我们的要求,要是半年后的成绩不理想,我们就不能自由选择离开还是留下了。”

    “我记得你们是有格斗教官的,而且你俩的身手可是爷爷亲自训练出来的。”沈清澜淡淡开口,顾阳小时候是被傅老爷子严厉管教过段时间的,顾凯和顾阳向形影不离,傅老爷子也是将顾凯当做自己的外孙的,管教顾阳的同时,也没有忘记顾凯。

    顾阳笑的尴尬,那什么,他的身手是比般人好些,但是遇上部队里的那些老兵就完全不够看了,实在是实战经验缺乏。

    “被人多打几次经验就出来了。”沈清澜说的风轻云淡,顾阳脸僵,想起了下午被揍得惨兮兮的赵巍。

    “小嫂子,只有这个方法吗?”

    “这是最快的方法。”

    顾阳瞬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样,垂头丧气的。

    “小嫂子,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希望你教我们格斗。”顾凯认真的说道,他是真的很崇拜沈清澜,身手好,车技好,尤其是后面点。

    不管怎么说,沈清澜最后还是拒绝了,她的格斗技术其实并不适合部队,她当初学的都是杀人的技巧,今天跟赵巍过招时是她特意控制了,不然赵巍现在受的就不是这点皮外伤。

    顾阳和顾凯很是失望,但是他们都以为是沈清澜在这里待得时间不长的原因。

    沈清澜走进卧室,打开电脑,看着上那些关于沈希潼的评论,眼底全是冷意。

    而沈家此时已经炸开了锅,被爆出来的那段录音其实沈君煜的手里也有份,他看到这段录音的时候还惊讶了下,因为这段录音现在依旧在他的手,那么上的那段录音又是谁发明的。

    沈老爷子根本没有想到这间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听说的时候,气的将手里的杯子都给砸了,老爷子年轻的脾气很是不好,年纪大了之后收敛了很多,很少发脾气,沈君煜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爷爷这么生气了。

    “爷爷,别生气,当心自己的身体,你要是气出个好歹来,澜澜知道了该自责了。”

    沈老爷子喘了几口粗气,冷静下来,吩咐道,“对外宣布消息,就说沈家跟沈希潼断绝关系,沈希潼将不再是沈家的人,她的事情跟沈家也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容许个伤害我孙女的人在家里蹦跶。”

    “爸,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现在上都是攻击希…。沈希潼的言论,我们现在发表这样的声明,不是在落井下石嘛,让外人看着,显得我们家不讲情面。”楚云蓉小声开口。

    沈老爷子怒,瞪着楚云蓉,“我不讲情面,她沈希潼讲情面了吗,我们沈家收养了她,将她养到这么大,她又是怎么报答我们的?澜澜是我沈家的孙女,她又对澜澜做了什么。云蓉,你喜欢沈希潼,偏心沈希潼也要有个度,她现在伤害的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亏欠了十多年的女儿。”

    楚云蓉跟沈谦结婚这么多年,沈老爷子从来没有给楚云蓉这个儿媳妇脸色看,更不要说是这样疾言厉色的呵斥了,楚云蓉白了脸。

    “爸,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沈希潼做的就是对的,我只是不想让外人觉得我们沈家冷血无情。”

    沈老爷子的脸色很冷,“冷血无情?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同意沈谦收养了沈希潼!”

    当初沈谦收养沈希潼是为了楚云蓉的病,但是现在看来这就是最大的错误,楚云蓉的病依着他看,不仅没好,反而更严重了。

    “云蓉,这件事我不希望你插手。”上楼之前,沈老爷子看了眼脸色惨白如纸、眼神空洞的楚云蓉。

    “妈。”沈君煜看着楚云蓉的样子,很是心疼,那天无意看见楚云蓉在吃药之后,就偷偷拿了几颗她吃的药让医生看看,结果医生告诉他,这是治疗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的药物。

    沈君煜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母亲的病从来没有好过,甚至比以前还要更加严重。

    楚云蓉仿佛没有听见沈君煜的声音,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脑子里全是沈清澜和沈希潼的身影,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倒在了沙发上。

    “妈。”沈君煜惊慌失措,抱起楚云蓉就往外面跑,沈老爷子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只看见沈君煜慌张的背影。

    “云蓉怎么了?”沈老爷子问闻声从厨房里出来的宋嫂,宋嫂也是脸的茫然,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沈清澜接到沈老爷子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傅衡逸吃饭,脸色顿时就是变,她站起身,“爷爷,我马上回来。”

    傅衡逸看着她,皱眉,“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妈住院了,忽然昏迷不醒。”

    傅衡逸也顾不上吃饭了,站起来叫住沈清澜,“你等等,我跟你起去。”

    “你现在离开不要紧吗?”沈清澜有些担心。

    “我先打个电话。”傅衡逸去打电话,沈清澜站在门边等着他,不会儿,傅衡逸就出来了,手里还拿着沈清澜的外套,“走吧。”

    车子开到军区门口,就碰上了正好也要回去的沈谦,索性就起了。

    到了医院,沈清澜按照沈老爷子说的找到了楚云蓉的病房,但是楚云蓉还没有醒,病房里只有沈君煜和沈老爷子。

    沈君煜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神色莫名,看见沈清澜,嘴角扯了扯,“澜澜,你们来了。”

    “哥,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妈好端端地怎么会突然晕倒?”

    闻言,沈君煜脸色暗,沈老爷子深深地叹了口气,“这都怪我,是我说话太重了,要不是我的原因,云蓉也不会……”

    “爷爷,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沈君煜出口,打断了沈老爷子的话。

    沈谦的眉头皱得紧紧地,从进入病房之后就言不发。

    “爸,你早就知道对不对?”沈君煜眼神紧紧地盯着沈谦,声音很沉,“我妈的病从来没有好过,她直在吃药,这件事你知道是不是?”

    此言出,在场的人除了沈谦,其他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沈老爷子,脸的震惊。

    “我之前看到妈在吃药,就趁着她不注意偷偷拿了几颗到医院做鉴定,医生说那些药是治疗抑郁症和精神分裂的。”沈君煜字句地说道,看着沈谦的眼神里喊着责怪。

    沈谦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妻子,眼底是怜惜,是心疼,云蓉啊,终究是没有瞒过去。

    “是,你母亲的病从来没有好过,从收养了沈希潼的第二年起,她的病就犯了,但是她不让我告诉你们,直以来都是独自承受着。”甚至他曾经度想要退伍照顾妻子都被楚云蓉拒绝了,她说只要清澜天没有回来,她就天不会自杀,她会好好活着,等着自己的女儿回来找她。

    只是最后沈清澜回来了,楚云蓉的病却更重了,有时候沈谦看着陷入痛苦的妻子,他心疼却无能为力。

    “爸,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那样的病作重要的就是家人的陪伴和鼓励,可是你知不知道,因为你们的隐瞒,妈她要承受多少?”沈君煜很是愤怒,看着沈谦的眼神要喷出火来,哪里还有平日里的温尔雅的样子。

    “沈谦,这件事你做错了。”沈老爷子沉沉开口,对沈谦和楚云蓉的这种做法很是不满,如果他们能早点知道楚云蓉的真实情况,那么或许她的病根本不至于这么严重,也许早就已经痊愈了。

    沈老爷子心也在懊悔今天说的话太重,要是自己不去刺激楚云蓉,是否她还好好的。

    沈清澜和傅衡逸站在边没有开口,她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女人,不知道为何,忽然想起了很小的时候,自己粘着她的样子,像是根小尾巴。

    “云蓉她…。其实是个好母亲。”沈谦看着妻子,眼神温柔,“其实做错事情的人是我。”只是结果都让楚云蓉个人承受了。

    “清澜,你的母亲对弄丢你的事情直怀着深深的愧疚。”沈谦看着沈清澜,温声开口,“她直都在等你回来,等到疯了也没有等到你,她抑郁症最严重的那段时间,曾经自杀过,要不是及时发现,恐怕你母亲早就去了。只是从那以后她的情绪直很低落,好几天可能都不会开口说句话,我请了很多的医生给她看病,最后才打算遵从医生的建议,领养了沈希潼作为她的精神寄托。医生给她做了催眠,暗示她沈希潼就是你,是她的亲生女儿,她的病这才慢慢好了起来。”

    这段过往,除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其他人都知道,沈君煜和沈老爷子想到那段日子,也满是心酸,楚云蓉在沈清澜刚丢了那段日子里是疯狂的寻找,只要人醒着就在外面找女儿,可是无论怎么寻找,沈清澜始终没有找回来,随着日子的天天过去,楚云蓉日渐消瘦,人也憔悴得只剩下皮包骨了,然后有天,沈谦从外面回来就发现楚云蓉自杀了。

    虽然抢救回来,但是她的人也废了,精神世界崩溃了,沈谦找了很多的心理医生给楚云蓉治病,最后才无奈采取了收养个孩子的办法。

    结果年后,楚云蓉忽然清醒了过来,知道沈希潼不是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依旧没有找回来,精神世界差点再次崩溃,沈谦无法,只好带着楚云蓉出去住了段时间,然后再给楚云蓉找医生看病。

    因为楚云蓉不想家里人知道,所以沈谦瞒得很紧,直到楚云蓉可以正常生活了才回到大院跟大家起生活,而那段时间正好是沈谦事业的上升期,沈谦为了楚云蓉的病,放弃了次大好的晋升机会,不然现在沈谦的位置恐怕还要更高。

    “其实你的母亲内心背负着沉重的痛楚,尤其是你回来以后,我们失去了你十年,找寻了十年,可是十年时间沧海桑田,改变太多,再相见时早已物是人非,我们甚至连怎么跟你相处都不懂,我是个失败的父亲,我没有尽到个做父亲的责任,但是你的母亲,她不是,她直都是爱你的,或许是因为催眠太多次,在她的潜意识,沈希潼是她的亲生女儿,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女儿,但是清醒的时候,她又记得你才是那个被她遗忘的女儿,这样的煎熬让她的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最近她又开始看心理医生,做心理治疗,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早日康复,尽到个做母亲的责任。清澜,如果你的心底好在责怪你的母亲,那么请原谅她,造成这切局面的人其实是我这个做父亲的。”

    病房里,沈清澜定定地看着楚云蓉安静的容颜,她的眼睛紧闭,看着就像是睡着了,脑海里想起的确实沈谦离开前对她说的话。

    医生说楚云蓉之所以昏迷不醒不是身体上的原因,而是因为她自己关闭了心门,不愿意醒过来,只要她天不愿意醒过来,她就会直昏睡着。

    沈君煜他们已经离开了,就连傅衡逸也起离开了,是沈清澜要求的,病房里只剩下了楚云蓉和沈清澜。在沈清澜的脚边,放着个黄花梨木的箱子,这是刚刚沈谦这会家特意给她送来的,说是她的东西。

    ------题外话------

    今天三更,二更在十点,三更下午三点。

    这几天阿离在赶稿子,实在没有时间检查的错别字,希望各位小可爱多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