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傅爷太帅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没事儿,我等会儿请个假就好。”这点权利他还是有的。

    a食堂二楼有个小包厢,是准备给那些来部队视察的领导吃饭用的,今天傅衡逸提前给食堂打好了招呼,包厢里已经空了出来。

    正是饭点,食堂里人很多,傅衡逸带着沈清澜从食堂里经过的时候关注的人就更多了,傅衡逸微微低头,与沈清澜说着话,沈清澜脸的清冷,却不会让人觉得高冷,只觉得她气质淡雅出尘。

    傅衡逸本身在部队里就是个传奇般的存在,沈清澜的样貌又如此出众,俩人走在起只给人种男才女貌的感觉。

    沈清澜虽然才刚来部队,但是她对这样的目光早已习惯,对于众人的注视只当没有察觉。

    姜静默默地看着俩人的背影,收回目光,看着碗里的饭菜,却怎么也咽不下去。她的眸光都是黯然。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和傅衡逸之间隔着千山万水,但是傅衡逸是她心的高山,不去尝试次她永远不会死心,现在看到俩人在起的样子,就连她都不得不承认,俩人在起的画面很和谐,很美好,美好得让人不忍去破坏。

    握着筷子的手骨节微微发白,姜静的脸色透着苍白,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静,你怎么了?脸色有点发白,身体不舒服?”同伴轻声问道,眼透着关心。

    姜静摇摇头,“没事儿,昨晚值夜班,现在有点累,等会儿回去睡觉就好。”

    同伴看了眼傅衡逸他们离开的方向,心底微微叹息,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姜静对傅衡逸的感情或许只有放弃才是对她最好的解脱。

    “不舒服就回去早点休息,切都会过去的。”同伴饶有深意地说道。

    姜静笑笑,低着头往嘴里扒了口饭。

    穆连诚还没来,包厢里只有傅衡逸和沈清澜,傅衡逸拿着菜单正在点菜,沈清澜看了眼,都是家常菜,不过......

    沈清澜瞄了眼傅衡逸点的菜,拿过菜单,点了几样,都是般人都能吃,或者是爱吃的,傅衡逸看了眼,笑笑,他刚刚点的都是沈清澜爱吃的,他们都是群糙老爷们,并不挑食,虽然自己的媳妇也不挑食,但是既然来了这里,总要给她吃点好的。

    “这里的蒋师傅手艺很是不错,我今天特意拜托了他来掌勺,你尝尝看。”傅衡逸将菜单拿出去给炊事班的同志之后说道。

    “其实外面下去吃大锅饭也可以的。”沈清澜说道,她刚才留意了下,食堂里也有很多军官在吃饭,想必平时傅衡逸他们也是在下面的大食堂吃的,既然来了这里她也没打算搞特殊。

    傅衡逸笑笑,“也不是专门为了你,这次吃饭的人比较多,大家在这里吃饭比较方便。”

    沈清澜心清楚,却也不点破,夫妻之间,也不用事事都说透。

    “嫂子好!”门口传来道铿锵有力的男声,沈清澜寻声看去,看见的就是曾有过两面之缘的穆连诚。

    “你好。穆副队”沈清澜温声开口,嘴角轻轻勾起,柔化了脸上的清冷。

    “嫂子叫我名字就好。”穆连诚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都是这次从傅衡逸的部队里选出来做教官的,沈清澜还在里面看见了张眼熟的脸,去年在医院里见过。

    “嫂子好。”众人向沈清澜打招呼,投注在她身上的视线里透着好奇,傅衡逸在边给她介绍每个人的名字,沈清澜花了点时间将人跟名字对应上号。

    “嫂子,直听我们副队和其他兄弟提起你,现在才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笑着说道,傅衡逸说他叫张卫。

    “嫂子,你啥时候跟我们队长举办婚礼啊?我们红包都准备好了。”另个名叫钱飞的人问道,这就是刚才沈清澜觉得眼熟的那个。

    “嫂子,你家里还有什么姐姐或者妹妹吗?我们队里单身狗可多了,求介绍啊。”这是孟良说的,这话出,沈清澜就知道,这人绝对是个自来熟。

    “你们个个的来就问个不停,还让不让嫂子吃饭了。”穆连诚沉声开口。

    大家顿时安静下来,双双眼睛里都是不好意思,他们第次看到队长的妻子太兴奋了,竟然忘记了要吃饭。

    沈清澜倒是不在乎这些,“婚礼会在六月份,欢迎大家到时候来参加。不过红包就不必了,酒水管够。”当兵的其实没有几块钱,每个月就那么点,他们都是傅衡逸的战友、兄弟,婚礼必然不会少了他们。

    钱飞对沈清澜的印象很好,虽然沈清澜的年纪看着比他还小几岁,但是上次在医院里她说的那番话却让他觉得队长会选择这个女人作为自己的妻子不是没有理由的。

    “嫂子,你这次过来是随军的吗?”孟良问道,问完就知道自己问了个蠢问题,队长只是来京城军区当几个月的教官,半年后就要回去的,嫂子又怎么可能在这里随军,而他们的部队就更不会允许随军了。

    “嘿嘿,嫂子,我脑抽了,你当我没问。”孟良笑呵呵。

    沈清澜虽然话不多,但是谁跟她说话她都会搭理,并且都能接的上话题,孟良这个以前没有接触过沈清澜的人都对她的印象非常好。

    他现在终于理解了,为何上次跟着队长出任务的那帮人回来之后都在夸队长的妻子如何如何好。

    当兵的人吃饭的速度向快,虽然为了照顾沈清澜的速度,他们已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但是顿饭还是很快就吃完了,傅衡逸已经提前去付了账,因为是开的小灶,自然是能免得。

    “你们平日里都做什么?直训练吗?”沈清澜好奇地问道,她对傅衡逸的过去很有探知的**。

    穆连诚温和的笑笑,“嫂子是想问队长吧,其实我们都是比队长迟些进的部队,我们进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是我们的队长了。”

    “而且还是我们的教官。”钱飞补充道,顿饭,他们跟沈清澜的关系拉近了,很多说话也随意了不少。

    “第次见面,就给了我们个狠狠地下马威,把我们的自信心摧毁得那叫个彻底。”孟良脸的苦哈哈。

    沈清澜挑眉,“哦?”

    见沈清澜感兴趣,孟良来劲了,继续说道:“我们当初共参加选拔的是三百人,都是各个军区里跳出来的尖兵,能力肯定不弱,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当初就属孟良最刺头,嫂子,你别看他现在是这副样子,刚来那会儿可拽了,副老子天下第的架势,最不服管教的就是他,后来是被队长狠狠得收拾了几次才吸取了教训。”钱飞插话道,脸的幸灾乐祸,只要想起当初孟良被傅衡逸收拾的场面他就乐。

    孟良也想起了,不好意思地摸摸头,干笑道,“那不是年轻不懂事儿嘛。”

    “嫂子我继续跟你说,当时我们那批人里面的刺头不少,看见队长这么年轻的教官自然是不服气的,有人说话就很不客气,队长开始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后面的训练不断加大强度,才半天时间,我们三百人的体力就差不多耗尽了,队长轻飘飘的来了句,‘就你们这样的也能被称为尖兵?’,句话啊,引起了众怒了,有人说队长公报私仇,甚至叫嚣队长如果不是教官,能力还不如我们呢,然后就有了项目比赛。”

    想起那场比赛,孟良就泪目,实在是因为被虐的最惨的那个就是他,是让他是带头挑衅的呢。

    武装泅渡、负重越野、四百米障碍、射击、格斗.....每样都被傅衡逸吊打不说,输了之后还要接受傅衡逸的冷嘲热讽,当时的孟良只想就那么退出算了,但是又不甘心进来的第天就被赶回去,咬牙忍了下来。

    其他也有去挑战傅衡逸的,同样是被吊打,只是没有孟良那么刺头,傅衡逸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孟良之后又挑战了几次,只是每次吊打过后,他对傅衡逸的崇拜就多了分,几次之后,他完全成了傅衡逸的迷弟。

    孟良的口才很是不错,讲得绘声绘色的,傅衡逸回来的时候他正讲得起劲。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傅衡逸走进来,温声问了句。

    孟良瞬间禁声,沈清澜似笑非笑地看着傅衡逸,“在聊你的英雄事迹。”

    傅衡逸看了眼孟良,没什么情绪。

    “那个啥,嫂子,我们等下还有训练,就先走了,你跟队长好好聊。”孟良站起来,溜烟跑了,钱飞对着沈清澜告辞了句,也跑了。

    “嫂子,上次的事情直欠你句对不起。”包厢里只剩下穆连诚,他看着沈清澜认真地说道。

    “你已经说过对不起了。”沈清澜开口,“而且那次的事情不怪你。”

    穆连诚深深地看了眼沈清澜,“嫂子,谢谢。”

    傅衡逸直就在旁边看着,只是看向沈清澜的眼神别样的温柔,他其实直都知道,她绝对就不是个热情的人,这次愿意跟他的兄弟们起吃饭,聊天纯粹是因为他们是他的兄弟。

    “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毒舌的面。”等人走了,沈清澜幽幽来了句,刚才孟良可是绘声绘色地将傅衡逸当时刺激他们的原话给复述了遍。

    “我对你永远不会有这面。”傅衡逸轻笑着说道。

    这男人!

    沈清澜微微笑,结束这个话题,她突然想起来了,当初傅衡逸受伤住院,沈希潼来医院看他,他的嘴巴也是这么毒的。

    傅衡逸先回了趟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然后就带沈清澜回家了。

    因为在部队里,沈清澜的手机都处于被屏蔽信号状态,刚出军区,手机里就涌出了好多信息,有短信提示音,还有微信的,她看了遍,方彤、于晓萱、颜夕、她妈、她哥哥,还有金恩熙和安德烈。

    她先给前几个人回了电话,至于金恩熙和安德烈,她只是给他们发了条短信,交代了下自己的行踪,上次离开是临时起意,却忘记了通知他们。

    “换洗的衣服也带几件。”傅衡逸看她只收拾了画画的工具,开口。

    沈清澜的动作顿了顿,他是打算让自己在部队里常住?不过想想自己最近也没事,索性也就答应了,而且可以每天看到他,她也确实很开心,“好。”

    傅衡逸将东西都给搬到车上,俩人上车,“我们不是回军区吗?”看着与军区截然相反的方向,沈清澜开口。

    傅衡逸解释,“之前直想带你去老医那里看看,这次既然出来了,就顺便过去。”

    这件事傅衡逸直记挂在心里,沈清澜也没有反对。

    沈清澜打量着眼前的医院,这似乎更像是座疗养院,傅衡逸牵着她,走了进去。

    “钟医生,我是傅衡逸。”敲了敲门,傅衡逸温声对着里面的人说道。

    钟医生从病例上抬起头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的很是慈和,“进来吧。”傅衡逸和她预约过好多次,可是之前她在外地儿子家里,最近才回来。

    “这是你妻子?”钟医生打量了眼沈清澜,笑着问道,语气很是熟稔,想必跟傅衡逸认识已久。

    傅衡逸跟钟医生认识确实很久了,确切地说是因为傅老爷子七年前身体不适,曾经吃过段时间的药,主治医生就是钟医生。”

    “姑娘,坐下来吧,我给你把把脉。”钟医生招招手,示意沈清澜坐下来。

    沈清澜坐在她面前的凳子上,伸出了右手,露出了截雪白的皓腕,钟医生搭在她的手腕上,细细把着脉,诊室里时间只听得到三人的呼吸声。

    只是随着诊脉的继续,钟医生眉头却是皱了起来,她看了眼沈清澜,没有说话,沈清澜心里咯噔声,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因为从小的训练,加上受过不少伤,其实留下了很多的隐患,伊登虽然给她治疗过,但有些伤却是很早的时候留下的。

    傅衡逸看着钟医生皱眉,也紧张了,将手搭在沈清澜的肩上,示意她不要紧张,感受着肩膀上的温度,沈清澜的心渐渐放下来。

    钟医生收回了手,看了眼沈清澜,又看了眼傅衡逸,“你要不要先出去?”话是对着傅衡逸说的。

    傅衡逸眼眸沉,看了眼沈清澜,正好对上她看过来的视线。

    “钟医生,你说就好,没有关系。”沈清澜淡淡地说道。她对傅衡逸没有隐瞒的必要,除了那件事。

    既然当事人都不在意,钟医生自然不会再说什么,温声问着沈清澜:“你小时候是不是受过寒,受过重伤?”

    沈清澜犹豫了瞬,点了点头,冬天在零下十几度的环境里训练那是常事,更不要说重伤了。

    只是傅衡逸听到这话心却是猛得紧,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他想起了雨林里遇到沈清澜事时跟她在起的那个男人,虽然没有见过那个男人的真面目,但是傅衡逸却能肯定,这个男人的身手定很好,而且......

    他看了眼沈清澜,清澜,你小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你的过去又是什么身份?

    “你的身体受过重伤,虽然后面的治疗很成功,但是依旧留下了隐患,而且......”钟医生顿了顿,继续开口,“到了冬天,你是不是会手脚发凉?”

    沈清澜继续点头,她已经猜到了钟医生要说什么,微微垂眸,看向自己的腹部。

    “你体寒,所以才会如此,不过好在你还年轻,平时也有在锻炼,体质不错,吃段时间的药就可以调理过来,但是今后生活还是要注意些,冰的或是性寒的东西都要少吃,尽量不吃。”

    钟医生看了眼傅衡逸,“近期你们应该不打算要孩子吧?”

    傅衡逸摇头,他两年内都没准备要孩子,“近期没有这个打算。”

    “那我开些药给小姑娘调理下,她现在的身体也不适合怀孕。”钟医生说道。

    “这个药吃起来味道很苦,但是对你的身体的疗效不错,需要吃三个月,你能坚持吗?”钟医生问沈清澜。

    沈清澜点点头,“医生,多苦都可以。”苦她并不怕的。

    “钟医生,要是可以减轻点苦味,是不是可以给她......”傅衡逸在钟医生开药方之前说道。

    钟医生笑了,看的出,这小夫妻感情不错,没想到傅老的孙子是个如此疼媳妇的,“苦口良药。”

    沈清澜微囧,“医生,别听他的,你开药吧。”

    “我先给你开半个月的,半个月后你再来。你是代煎还是自己煎?”

    “自己煎。”她最近在军区,代煎不方便。

    从钟医生的诊室里出来,傅衡逸去付款拿药,沈清澜则在医院的走廊上坐着等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想什么那么出神?”傅衡逸拿着药回来,温声问道。

    沈清澜抬头,看见是他,站起来,“已经好了?”

    傅衡逸点头,俩人离开医院。

    “傅衡逸,对不起。”在个红绿灯口,沈清澜轻声开口。

    傅衡逸愣,转过头看着她,“怎么这么说?”

    沈清澜觉得很抱歉,她其实很想为傅衡逸生个孩子,而且她知道,傅老爷子直盼着有个曾孙,但是她的身体......

    傅衡逸见她沉默,微微叹,终究是个敏感的姑娘,侧过身抱了抱她,“清澜,我本来就没打算那么早当父亲,而且对于我来说,你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你不能生,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相互扶持着过辈子,你当我的女儿,我当你的儿子,辈子的二人世界,也很好。更何况,现在你的身体远没有到那么糟糕的地步。”就连钟医生都说了,调养三个月就好。

    沈清澜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得吸了口气,因为傅衡逸的话,她的眼底涌现抹晶莹,落在傅衡逸胸前的衣服上,晕开小片深色的痕迹。

    后面的车按了按喇叭,傅衡逸放开沈清澜,启动车子,但是只手却直握着沈清澜的手没有放开。

    傅衡逸还专门去买了用来煎药的罐子,然后才带着沈清澜回军区。

    药是早晚煎服,早上的都是傅衡逸起床后亲自煎的,晚上他能赶回来就是他煎,不能赶回来,他也不忘打电话回来提醒沈清澜。

    “妹子,你家咋有药味,家里谁身体不好吗?”章嫂子经过沈清澜家的时候,闻到里面飘出来的味道,敲门进来。

    “是调理身体的。”沈清澜解释。

    章嫂子顿时了然,“你们是打算要孩子了吧?那是该好好调理下,我生我家老大的时候,可是吃了半年的药呢,我跟你说,女人头胎特别重要,你要是身体好啊,生出来的孩子身体也好。我家闺女身体就特棒,平时都很少生病的。”

    沈清澜想解释,想了想没说,只是认真听着。

    “妹子,你要是备孕了,那平日里就少吃点冰的,这冰的吃多了对女孩子不好。要是怀孕了,就要多吃水果,核桃......”章嫂子滔滔不绝,恨不得口气将自己的经验都分享给沈清澜。

    沈清澜虽然短时间内没有准备怀孕,但还是认真地听着,这些以后总能用得着的。

    “妹子,你怀孕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嫂子,嫂子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是到底生过两个孩子,比你知道的多些。”

    “谢谢嫂子。”沈清澜认真道谢。

    “谢什么,有时间到家里坐坐。”章嫂子往厨房看了眼,“打算做饭了?”

    沈清澜不好意思的笑笑,她这两天没有做饭,都是跟着傅衡逸去吃的食堂,她除了特意跟宋嫂和赵姨学的那几道菜,就没有其他能拿的出手的菜肴了。

    章嫂子是个聪明人,看出沈清澜眼底的尴尬,笑笑,“妹子今晚和衡逸起去嫂子家吃饭吧,总是吃食堂的饭菜也该吃腻了。”

    “不用了,嫂子,等下衡逸就回来了,我做几个小菜就好。”

    章嫂子也不勉强,时间也不早了,她也没有多待,就回家了。

    沈清澜打开冰箱看了眼,食材倒是不少,拿出几样自己会做的,然后往傅衡逸的办公室里打了个电话,运气不错,傅衡逸此刻正好在办公室,知道老婆晚上要下厨,口答应会尽量早点回家。

    最近几天,来参加选拔的新兵们都觉得特别幸福,为什么呢,因为总教官晚上都不再听着他们的训练了,没有了傅衡逸这尊大佛,对于他们来说,压力减少的不是点点。

    知道是因为是教官的妻子来部队看他了,心里都很感谢这位教官夫人,个个的都在心理祈祷沈清澜可以在军区里留的时间更久点。

    这就直接导致了沈清澜走在军区的路上,会遇到个个热情跟她打招呼的小伙子,个个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救世主。

    只是这些都被傅衡逸看在了眼里,连夜召集了几个教官开会,长谈了番,第二天,新兵们的训练直接就翻倍了,即便是傅衡逸不在现场监督,那滋味也不好受。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好香。”傅衡逸刚进门就闻到了股饭菜的香味。

    沈清澜正将最后样菜盛出来,“去洗个手就可以吃饭了。”

    傅衡逸走到水池边洗手,顺便将菜端出去,沈清澜拿着碗筷出来,“我只会做这几个菜,你将就着吃吧。”菜色依旧是傅衡逸去年生日时做的那几样,因为段时间不做,手艺又生疏了,味道比起之前自然就差了些。

    沈清澜也不是不会做其他的菜,但是味道嘛,就真的是很般,跟傅衡逸的手艺是完全没法比的。

    “老婆做的肯定好吃。”傅衡逸淡笑,他真的觉得只要是这个人做的,哪怕是毒药,在他眼里都是人间美味。

    “傅爷,你好歹也是少将,说话这么没脸没皮的不怕你的兄弟们看到了笑话你。”沈清澜很是无语这个男人越来越厚的脸皮,真是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我夸的是自己的老婆,又不是别人的,怕什么,而且我说的是实话,他们要是笑话,那就是羡慕嫉妒。”

    沈清澜此时已经尝了口番茄炒蛋,已经咸了,而且蛋炒的有点老,听着傅衡逸的话,微微红了脸。

    晚饭沈清澜吃的并不多,她最近在吃药,胃口下降了很多,傅衡逸很是担心,还特意打电话给钟医生咨询过,知道是正常的,才微微放了心。

    傅衡逸个人干掉了大半的菜,起身去了厨房洗碗,出来时,手上端着碗酒酿圆子羹,“晚上吃的少,尝尝这个,我没有放很多糖。”

    沈清澜其实现在点也吃不下了,但是对上傅衡逸的眼神,还是接过了碗,默默地吃了半碗。

    “好了,剩下的给我吧。”傅衡逸知道她吃不下了,接过剩的半碗,口气吃了个干净,然后才带着沈清澜出门散步。

    军区的晚上还很热闹,操场上还有很多在训练的人。

    “傅衡逸,你是什么进部队的?”沈清澜走在军区的道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军人,问道。

    “十岁,我从国外回来之后直接进了军营。”傅衡逸说道,前面跑来个身影,大概是赶着去办什么事,跑的很急,眼看着就要撞上沈清澜,傅衡逸伸手拉,将沈清澜拉到自己的怀里。

    那个小兵停下来,脸的不要意思,“对不起,首长。”

    “没事儿,去吧,以后小心点。”

    小兵向傅衡逸敬了个礼,跑了。

    这是个小插曲,俩人都没有在意,“你是从小就想当兵?”沈清澜好奇。

    谁知傅衡逸却是摇头,“不,我小时候的梦想里从来没有当兵。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因为执行任务牺牲的,我从小就是爷爷手带大的,我太清楚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我开始并不喜欢部队,尽管爷爷对我的训练都是按照军营的模式来的。”

    “那后来又是为什么要来当兵?”

    “因为件事。在我十七的时候,我曾亲眼见过Z国留学生在那里被人欺负的场面,里面甚至有那个国家的退伍军人,他们觉得Z**事实力太弱,加上历史遗留原因,我们Z国的人给他们的印象就是弱小好欺负的。”傅衡逸开口,这件事留给他的印象太深,他还清楚的记得被欺负的那个留学生明明已经被他们打得浑身是伤,却倔强的冲着他们喊Z国早已强大起来,不再弱小,Z国的军人更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只是他的话换来的是更多的辱骂和毒打。

    傅衡逸出手救了那个留学生,这件事给他的震动很大,所以他提前修完了学业申请毕业回国,进了部队,他要用自己的实力证明Z国的军人都是好样的。

    而那个被救的留学生就是穆连诚的弟弟。

    “后来就喜欢上部队了?”

    傅衡逸笑着点头,“只有真正接触了这个队伍,才知道这里面的人是多么的单纯可爱,他们率真,正直,有着自己的信仰,我热爱这里的切,清澜,或许我辈子也不会离开这个部队。”

    沈清澜微微笑,“傅衡逸,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这很好,你可以坚持自己的理想,我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除非有天,你自己放弃了我。

    俩人之间的气氛很是温馨,沈清澜很喜欢这样和傅衡逸漫步的感觉,她想也许她并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样讨厌部队。

    *******

    “彤彤,你怎么在这里?”李博明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方彤,很是惊讶。

    方彤也没有想到她只是来帮沈君煜送些东西给韩奕,竟然就会在这里碰见李博明。

    “博明,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上班啊。”李博明温和地笑笑。

    方彤的眼睛微微睁大,“你在韩氏集团上班?”

    “嗯。韩奕是我的学长,上次不是说了要到我学长的公司历练两年嘛。”李博明解释,看着方彤手上拿着的东西,“你这是?”

    “我来给你们韩总送点东西,是我老板吩咐的。”

    “我帮你拿吧。”李博明开口。

    “不用,很轻的,不重。”方彤拒绝。

    “还是给我吧。”李博明把拿过方彤抱着的东西,确实不是很重,“送到哪里?韩总的办公室?”

    方彤点点头,她没有想到李博明竟然是在韩奕的公司工作,其实年后她很少见到李博明,即便是她妈妈给他打电话叫他来家里吃饭,他大部分也是拒绝的。

    方彤先步按了电梯,方便李博明进去,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让方彤有些不自在,李博明则是看着电梯壁上倒映着的方彤的身影。

    “最近工作很忙吗?”方彤率先打破沉默。

    “嗯,我来这公司的时间不长,很多事情都还在摸索阶段,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既然要做了,那么自然要做到最好。”李博明温声说到,他穿着身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英俊、干练,嘴角带着笑意。

    方彤恍惚间想起小时候那个胖乎乎陪自己玩儿过家家的小男孩,也是喜欢笑,很有耐心,只要自己还想玩,他就会直陪着自己玩下去,明明那个游戏他们已经完了很多很多遍。

    上学的时候,他比自己大几届,个子却不比她高多少。他每天都会来她家接她,俩人起上学,起放学,小时候的方彤喜欢吃甜食,李博明的书包就像是哆啦a梦的口袋,总能变出各种各样的糖果,味道很好,甜甜的,但每次只有颗。

    他会在别的同学欺负自己的时候站出来,明明自己也那么胖,可是却把她死死地护在身后,结果就是她身上点伤也没有,而他却被高年级的同学揍得鼻青脸肿的,却在她哭的时候笑着安慰她,“彤彤不怕,哥哥保护你。”

    是的,他直自称是自己的哥哥,但是自己从来没有叫过他声“哥哥”。

    现在想来,其实李博明对自己直都很好,如果不是家的长辈刻意撮合她跟李博明,她想她跟李博明之间应该会比现在更亲近些,而不是她每次见到他都会觉得尴尬。

    “叮”电梯门开,李博明率先走了出去,然后等着方彤出来。

    “把东西给我吧,我自己进去就好。”方彤开口。

    李博明没有勉强,将东西递给她。

    等方彤从韩奕的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李博明竟然还等在外面,“你怎么还在这里?”

    李博明笑笑,“快到午饭时间了,想着起吃个饭,介意吗?”

    方彤摇头,答应了午饭邀约。

    李博明选择的是公司附近的餐厅,“我在国外待了那么多年,吃腻了西餐,现在比较喜欢吃餐,你不介意吧?”

    方彤笑着摇头,“不介意,我也更喜欢吃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