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欲求不满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顾阳对上傅衡逸冷冰冰的眸子,打了个冷战,“大……大哥。”为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好害怕。

    傅衡逸阴着张脸,现在看顾阳是哪里都不顺眼,他本来气势就强,冷下脸来的样子更是让顾阳浑身发冷,他偷偷往傅衡逸的身后看了看,就看见了坐在床边的沈清澜,眼睛亮,“小嫂子,你来啦。”

    顾阳想进来,但是傅衡逸站在门口不动,他根本进不来,求救的眼神投向沈清澜,沈清澜好笑。

    “傅衡逸。”她轻轻开口。

    傅衡逸听见老婆的话,侧开身,顾阳连忙挤了进来,跟在顾阳身后的是顾凯,他们是起来的,刚才顾阳站在前面,沈清澜并没有看见顾凯。

    “不在训练来这里做什么?”傅衡逸阴仄仄开口。

    顾凯的眼神在沈清澜的身上转了圈,尤其是在她那微微红肿的唇上停留了秒,收回目光,终于明白了大哥现在这模样是为了哪搬。

    那什么,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大哥是这么的迫不及待,天都还没黑呢就跟小嫂子玩上了,如果知道是这样,打死他们,他们也不敢过来打扰,难怪傅大哥脸欲求不满的表情,换了任何男人在这种时候被打扰,恐怕心情都不会好。

    顾凯表示他很理解傅衡逸此刻的心情,但是大神经的顾阳明显没有明白,屁股坐在床上,跟沈清澜叨叨叨。

    “小嫂子,你怎么来这里了?是来看大哥的吗?我跟你说,部队里可无聊了,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有时候半夜还要起来拉练,你说怎么会有这么不人道的地方……”

    沈清澜脸的清冷,看着顾阳的眼神有些奇怪,难道自己来部队不是看傅衡逸,还是来观光旅游的?

    巴拉巴拉,顾阳吐槽着这段时间在部队的日子,根本没有注意到傅衡逸越来越冷的脸。

    顾凯扶额,就没有见过这么没有眼力见的人,现在不仅是沈清澜,顾凯也觉得,以后他跟顾阳的生活恐怕会比现在更加艰难。

    顾凯拉拉顾阳的衣领,顾阳拍开他的手,“哎呀,我还没跟小嫂子说完呢,你拉我干什么。”

    顾凯看了眼傅衡逸,再不走,傅大哥就真的要发飙了。

    “顾阳,来之前爷爷让我转告你句话。”眼角余光扫了眼脸阴郁的傅衡逸,沈清澜淡淡开口。

    “什么?”顾阳下意识地问道。

    “爷爷说,如果半年后你表现良好,他可以考虑让你提前退伍,”她看向顾凯,“你也样。”

    顾阳脸色喜,“真的?”

    沈清澜点头,这话确实是傅老爷子说的,顾阳下连队个星期左右就已经有人打电话跟傅老爷子告状,说顾阳每个项目都是倒数第,每次考试不是五十就是五十九,让人不想怀疑他是故意的都不行,顾凯虽然比他好,但是也好不了多少,只是在及格分上徘徊而已,这俩人明显就是消极怠工。

    当兵讲究个你情我愿,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对于顾阳和顾凯这样的被长辈扔进来历练的公子哥,其实部队里的领导都是很不喜欢的,当初要不是傅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恐怕就算是顾阳和顾凯想进来都没有那么容易。

    亲自给傅老爷子打电话告知,也是为了给傅老爷子打个预防针,要是顾阳和顾凯继续下去,他们势必是要提前离开部队的。

    傅老爷子戎马生,立下了无数的战功,因为两个小辈的事情却丢了这么大的脸,沈清澜相信,要是当时顾阳和顾凯站在傅老爷子的面前,恐怕这俩人真要吃不了兜着走。

    老爷子也知道他俩不喜欢部队,也没指望他们能做出多大的成就,只希望他们是自己离开部队的,而不是被人赶出去,所以才让沈清澜带来了这话。

    “爷爷说了,只要半年后的新兵考核,你们的成绩可以达到优秀,就可以自己选择去留。”微微顿,沈清澜语气微冷,“如果是被部队赶回去的,后果自负。”

    顾阳和顾凯对视眼,心都是咯噔声,尤其是顾阳,他是从小就在傅老爷子的棍棒下长大的,别看傅老爷子平日里笑呵呵的,但是动起手来,那也是个心狠的主,小时候因为父母各自忙着工作,对于顾阳的管教难免疏忽,顾阳就养成了个小霸王,还是个不讲理的小霸王。

    大概是顾小霸王六七岁的时候,去军区大院玩,竟然去揪人家女孩子的头发,还掀人家的裙子,把人家女孩子欺负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女孩子的父母知道了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带着女孩子上门兴师问罪,傅老爷子听完事情的经过,气的是脸色铁青,将顾小霸王叫下来对症,顾小霸王抵赖,还是女孩子诬赖他,开口骂人,很是没有教养。

    傅老爷子随手拿起鸡毛掸子就往顾小霸王的身上招呼,下手点也不留情,最后还是女孩子的父母看不下去了,毕竟是傅老爷子的身份在那里,而且人家也摆出了自己的态度,到底只是孩子间的玩闹,他们自然也不会过火,将傅老爷子拦了下来。

    可是那时候,顾阳已经被老爷子打的连哭都不会哭了,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顾阳父母从赶回来看儿子,还被傅老爷子好顿教训。

    顾阳连烧了好几日,看见傅老爷子就害怕,可是傅老爷子不放人,顾阳的父母也不敢将人接回去,顾阳被傅老爷子带了年,这才改了身上的那些坏毛病,不然,要是任由其发展下去,指不定顾阳现在就是个二世祖。

    顾阳是毫不怀疑傅老爷子会修理他,脸色变了几变,“小嫂子,我肯定不会给外公丢脸的。”

    顾凯是和顾阳起长大的,小时候经常跟着顾阳去傅家玩,傅老爷子是将他和顾阳样对待的,顾阳吃过的教训他同样受过,跟着点点头,“小嫂子,半年后我们会让傅外公看到我们的努力。”

    “既然知道要努力,现在还站在这里干嘛?”傅衡逸冷声开口,脸上丝笑容也没有,冷冷地看着顾阳他们。

    “大哥,我们不是听说小嫂子来了,所以想跟小嫂子起吃晚饭嘛。”顾阳厚着脸皮笑道。

    “滚回去训练。”傅衡逸吐出几个字。

    顾阳还想再说,顾凯拉着他,强行将他拉出去,“大哥,小嫂子,我们先走了。”

    “你拉我干什么,我还没跟小嫂子起吃饭呢。”顾阳挣扎,但是奈何顾凯的力气比他大。

    “你个白痴。”顾凯冷冷开口,还不忘鄙视地看了顾阳眼。

    顾阳先是愣,然后瞬间炸毛,“顾凯,你个混蛋,你说话就说话,不带人身攻击的。”

    顾凯觉得顾阳起,自己的的头发都要愁白了,怎么会有这么没有眼力劲的人呢,再呆下去,咱以后的日子就不能用水深火热形容了,笨蛋!

    碍眼的人走了,但是傅衡逸的脸色却没有好转,好事被打断,他现在很郁闷。

    沈清澜轻笑,站起来,走到他身边,微微踮起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下,“好了,他们又不是故意的,而且现在是白天。”还是在部队宿舍,那什么,真要干点什么影响不好。

    傅衡逸的郁气就在老婆的这个吻里消失无踪,微微挑眉,“就这样?”

    沈清澜挑眉,她就发现了这个人现在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退开步,走进卫生间,继续洗衣服。

    傅衡逸摸摸鼻子,老婆不上钩咋办?跟着进了卫生间,想要伸手帮忙。

    “这里空间就这么大,不要进来捣乱。”沈清澜看着眼前高大身影,他进来,卫生间的空间瞬间变得逼仄。

    被老婆嫌弃了,傅衡逸退到门口,靠在门上,静静的看着沈清澜洗衣服。

    傅衡逸的作训服上只有些汗倒是很好洗,沈清澜很快就洗完了,将衣服晾好,傅衡逸已经将其他的东西整理好了,收拾了个行李袋,拎着行李袋就跟沈清澜走了。

    “衣服晾在这里没事吗?”沈清澜看了眼还在滴水的衣服,早知道就直接拿回去洗了。

    “没事,我明天过来拿。”

    家属楼虽然也在军区里面,但是距离这里还是有点距离,傅衡逸带着沈清澜要回到家属楼,要穿过半个军区,再次出现在军区里,沈清澜又收获了系列目光。

    随处可见穿着绿色军装的人,基本都是年轻的面孔,脸上洋溢着笑容与朝气,沈清澜眸光轻轻闪,这样的场景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以前在魔鬼基地,虽然每天他们也要接受这样那样的训练,但是每个人的脸上甚至是眼神里都是冰冷的。

    不像这里的人,他们的眼睛里有光。

    回到家属楼的房子,沈清澜拿过傅衡逸的行李袋,将他的衣服还有洗漱用品放好,门铃就响了。

    沈清澜听到小孩子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似乎是个小女孩,她走出卧室,就看见门口站着个小女孩,大概七岁的样子,正跟傅衡逸说话。

    “叔叔,妈妈让我来叫你和阿姨去我家吃饭。”小女孩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是很爱笑,和人说话时,眼睛里都带着笑意,很是活泼可爱,身上穿着校服,看上面的标记,似乎是某个小学的。

    傅衡逸摸摸小女孩子的头发,“谢谢晶晶,告诉妈妈,叔叔很快就上来。”

    小女孩笑着点点头,然后就转身跑上楼了,她穿的是小皮鞋,踩在楼梯上发出蹬蹬蹬的声音,脚步有些急促。

    傅衡逸关门,看见沈清澜,笑着解释,“这是章嫂子的大女儿,来叫我们吃饭的。”

    “需要带什么东西吗?”第次上人家家里吃饭,就空着手,沈清澜有些不好意思。

    “不用,直接去就行。”他跟章曹东的感情很好,不需要讲究这些。

    沈清澜跟着傅衡逸上去,开门的是刚才下来叫他们吃饭的小女孩,好像叫晶晶。

    “叔叔好。”晶晶笑着叫了声,眼睛在看在沈清澜的时候顿了顿,“仙女姐姐好。”

    沈清澜微囧,不是第次被人叫姐姐,但却是第次被人叫做“仙女姐姐”。

    傅衡逸微微俯下身,看着晶晶的眼睛,认真的纠正,“她是叔叔的老婆,你要叫婶婶或者阿姨。”

    傅衡逸以前没有觉得,现在听到小朋友喊自己叔叔,却喊沈清澜姐姐,心里那个郁闷呐。

    “可是姐姐这么年轻,喊阿姨不是把人喊老了嘛。”晶晶也很认真的看着傅衡逸。

    傅衡逸:……扎心了。

    沈清澜眼底充满笑意,看着被小朋友句话怼的说不出话的傅衡逸,“我是叔叔的妻子,你应该喊我阿姨,不然我不是小了叔叔辈?”

    晶晶想了想,认真的点头,“姐姐说得对,那我以后喊你‘阿姨姐姐’好了。”

    这是什么鬼称呼?沈清澜汗,她实在不能理解小朋友的思维方式。

    “怎么都在门口站着,快进来,衡逸,带你媳妇进来。”门里,传来道男声,有些粗犷。

    沈清澜跟着傅衡逸进屋,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个男人,年纪看着比傅衡逸大几岁,四十岁的样子,他的长相就跟他的声音样,很是粗犷,这大概就是傅衡逸口的章曹东了。

    章曹东的视线在沈清澜的脸上停留了秒,然后就移开了目光,“这就是弟妹吧,快坐快坐,不要客气,在这里就跟自己的家样啊。”

    沈清澜嘴角轻勾,道了声谢谢,在沙发上坐下。

    “阿姨姐姐,请你喝果汁。”晶晶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端着杯果汁,沈清澜接过,“谢谢晶晶。”

    “阿姨就是阿姨,姐姐就是姐姐,你这是什么称呼,好好叫人知道吗?”章曹东听到女儿的称呼,轻斥声。他并没有听到刚刚门口的对话。

    晶晶小朋友吐吐舌头,振振有词,“姐姐这么年轻,叫阿姨会把她叫老的,女人都喜欢人家叫她姐姐,这样年轻,但是叔叔和姐姐是夫妻,不能乱了…。乱了…。”时想不起来,晶晶纠结着小眉毛。

    “不能乱了辈分,所以我就叫她‘阿姨姐姐’。”

    小姑娘人小鬼大,圆圆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看着很是可爱。

    深知女儿的性情的章曹东无奈的看了眼女儿,“弟妹,真是不好意思。”

    沈清澜笑着摇头,“童言无忌。”

    刚在此时,章嫂子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章曹东连忙起来,过来帮她,“你怎么不叫我声,这么烫,端着不烫手啊。”虽然责备的语气,却听得让人感到别样的温暖。

    “我又不是泥捏的,哪里就这么容易烫到了,家里还有客人,你说这话也不怕衡逸和清澜笑话。”章嫂子白了眼丈夫,说到。

    章曹东进了厨房,帮着章嫂子将菜端出来,沈清澜想进去帮忙,却别章嫂子赶了出来,“你是客人,这些活哪里用得着你,你就去坐着,等着吃就行了。”然后又冲着卧室的方向喊,“晶晶,赶紧洗手吃饭。”

    晶晶在里面应了声,跑出来,去卫生间洗手。

    晚上的菜色很是丰盛,鸡鸭鱼肉可以说是全都齐了,“嫂子,你做这么多菜,吃不完多浪费。”傅衡逸笑着开口。

    “不知道弟妹喜欢吃啥,就都做了点,都是些家常菜,弟妹别嫌弃。”章嫂子坐下来,跟沈清澜说道。

    “我不挑食的,嫂子做的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很是好吃。”

    章曹东和傅衡逸在喝酒,沈清澜则和章嫂子聊天,偶尔会跟晶晶说两句。“喜欢就多吃点,以后可以常来家里吃饭。”章嫂子为人爽直热情,沈清澜说话也不扭捏,俩人相处倒是融洽。

    晶晶吃饭的礼仪很好,餐桌上干干净净的,夹菜也只夹离自己近的,并不会在碗里翻找,看得出家长是下了功夫教导过的。

    “怎么没有看见嫂子家的小儿子?”吃完饭,跟章嫂子坐在沙发上聊天。

    章嫂子手上在织毛衣,看样子是小孩子的,“那小子今天在幼儿园玩疯了,回来就嚷着困,早早就睡了,我也没有叫醒他。”

    俩人有搭没搭地聊着,眼看着时间快九点,晶晶小朋友脑袋点点的,显然是犯困了,沈清澜和傅衡逸就提出了告辞。

    “弟妹,改天上来玩,你嫂子白日里也就自己个人在家,正好你们做个伴。”章曹东笑着说道。

    沈清澜应了声好。

    从章家出来,沈清澜走在傅衡逸的身侧,“章嫂子和章大哥感情很好?”从今晚的举动间,沈清澜可以看出,章曹东夫妻感情不错。

    傅衡逸点点头,“他们的感情确实很不错。章大哥也是山东人,和章嫂子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直接进了部队当了兵,跟嫂子直是异地恋,嫂子留在山东工作,这样的关系直维持了年,俩人直没有找到机会结婚。”、

    “家里人不反对?”沈清澜好奇,这样的情况,般女孩子的家里都会反对的吧。

    “反对,嫂子的家里直反对她跟章大哥在起,毕竟俩人在起的时间太少了,除非章大哥退伍,否则就算是结婚了也是夫妻分居,而且那时候嫂子因为能力出色,升职很快,年薪根本不是章大哥个当兵的可以比得了的。

    家里人都劝他们分手,就连章大哥后来都犹豫了,毕竟章嫂子太优秀,他就算在努力也跟不上嫂子的步伐,然后就他就提了分手。章嫂子怒之下直接辞职,跑到了京城来找他,当着全军区的人的面像章大哥求婚,他们俩人就结婚了。

    因为章嫂子的擅自做主,家里的长辈震怒,扬言要跟章嫂子断绝关系,而嫂子也确实好几年没有登娘家的门。后来章嫂子怀孕,直接辞了在京城的工作,随着章大哥随军了。直到老二出生,她跟家里的关系才缓和了些。”

    沈清澜静静的听着,没想到那个爽朗的女子还有这么敢爱敢恨的面,不过,沈清澜看了眼傅衡逸,她想,换做是她,她也会选择这么做的。

    进了家门,沈清澜略带戏谑地看了眼傅衡逸,“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章大哥喝醉的时候跟我说的。”傅衡逸开口,那个粗犷的山东汉子,喝醉了之后哭的像个孩子,嘴里直在说对不起老婆,让她受了那么多苦,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

    即便他只是个局外人,当时看了也很是心酸,而那时,他跟沈清澜还不认识。

    傅衡逸忽然停住脚步,看着沈清澜的眼睛,“清澜,我是名军人,我热爱这个部队,短时间之内,我可能会跟章大哥样,归家的时间很少,能陪你的时间更少,你要个人吃饭,个人睡觉,甚至可能有事,我也无法及时出现在你的身边,有了老公就跟没有老公样,你会不会怨我将你拉入这样的生活?”

    他的眸光轻轻颤抖,暴露了他此刻内心的紧张。

    沈清澜轻轻叹口气,上前步,抱住了他的腰身,轻轻开口,“傅衡逸,我从来没有后悔我当初的选择。”相反,我很是感激当初的自己,做了那个决定,也感激当初的你,同意了我的决定。

    傅衡逸的心缓缓落地,他的眼睛里熠熠生辉,“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已经不想放开你了,现在不想,以后也不想。注定了你这辈子要跟我慢慢变老了。”

    低沉磁性的嗓音吐出这世上最动人的情话。

    沈清澜再次吻上了傅衡逸的唇,不同于白天的蜻蜓点水,这次,她伸出舌头细细的描绘着傅衡逸的唇畔,温柔而缱绻。

    傅衡逸只觉得股热流直冲下腹,身子瞬间紧绷起来,他的眸光幽深,只手扶着沈清澜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吻结束,傅衡逸将沈清澜拦腰抱起,走进了卧室,白天没有完成的事情,晚上继续。

    **

    于晓萱觉得最近的韩奕很是奇怪,每天都到公司报道不说,还常常出现在她的眼前。

    “韩总,你怎么又来了?”于晓萱无奈的看着韩奕。

    韩奕脸色微黑,这个死丫头,我来看你,但是你这脸嫌弃的表情是几个意思?

    韩奕将个袋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没好气地回了句,“我吃饱撑的不行?”他就不应该排小时的队给这个丫头买吃的。

    于晓萱耸耸鼻子,眼睛亮,“张生记的生煎包,给我的吗?”说着,伸手打开了眼前的袋子,浓郁的香味顿时在空间里蔓延,于晓萱觉得自己瞬间就饿了。

    “我喂狗的。”韩奕恶意的说道,于晓萱龇牙,却没有反驳,人家都大老远给她送吃的了,而且刚才自己的态度确实不咋好,要体谅人家。

    嗯,她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计较。

    鼻子倒是挺灵。韩奕暗暗吐槽句,看着于晓萱夹起个包子就往嘴里塞,吃的脸幸福的样子,桃花眼满是笑意。

    爷爷还在世的时候,他曾听爷爷说过,个人的吃相就能看出那个人的福气,于晓萱这种呢,就属于有福气的类型,你看着她吃饭,你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真的特别的幸福,活着是件特别有让人开心的事情,看着她吃东西,即便是没胃口的人也会变得很有食欲。

    看于晓萱吃得欢,韩奕含笑开口,“我也饿了,你怎么不给我个?”

    于晓萱抬头,嘴里还叼着半个生煎包,模样特别可爱。

    “我说我也饿了,我也要吃。”

    于晓萱使劲嚼着生煎包,她倒是想说话,但是现在说不了,指指生煎包,给了韩奕个“你想吃就吃啊,我又没不让你吃”的表情。

    韩奕意有所指的看着她手上的筷子,于晓萱恍然大悟,将筷子递给他,韩奕却没接。

    于晓萱拧眉,吞下嘴里的包子,“你不是要吃吗?”

    “你给我夹。”韩奕开口。

    于晓萱眉头拧的更紧了,“你自己没手,不会夹?”个大男人,还要人喂饭,矫情不矫情?

    韩奕黑脸,这个不解风情的死丫头,他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我排了这么长时间的队,你喂我吃个包子也不过分吧?”

    这倒是不过分,于晓萱暗暗腹诽,夹起个包子递到韩奕的嘴边,“呐,吃吧,韩大少爷。”

    韩奕眼里含笑,咬了口,嗯,味道真是不错,难怪这个丫头爱吃,下次可以多买点,像现在这样,你口我口。

    韩奕兀自想的欢快,于晓萱则是拧眉看着他,吃个包子竟然这么慢,都吃了半天口都没吃完。

    韩奕吞下嘴里的包子,低头将另半叼在嘴里,这幕不止被经过的个小助理看到了,小助理是刚到公司的,目前担任公司里另个新人艺人的助理,平日里就打打杂。

    回到新艺人的那里,艺人正在发脾气,因为刚刚拿到手的份广告合约被其他艺人抢走了,这份合约是她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可是就这样被被人抢走了,她不生气才怪。

    “你看看你们个个的,点小事都干不好,我要你们能做什么?我是请你们来工作的,不是请你们来当祖宗的。”艺人满脸的怒火,指责着化妆师,看见小助理进来,“还有你,不过是让你去取个快递,你是跑到火星上去取了吗?”

    小助理不回话,默默地低下头,她都已经习惯了,她是她的助理,她只能受着,但是化妆师不是啊,她今天只是来代个班的,被艺人平白迁怒,脸上很是不好看,收拾了东西,“既然你觉得我画不好,那就请别人吧,还有,我的工资是公司发的,不是你发的。”

    将东西拎,就要走人,“本事不大,脾气倒是不小。”

    艺人脸色铁青,被气的,见其他艺人也看了过来,吼道,“看什么看,有你们什么事儿啊,个个都闲着没事干是不是。”

    其他艺人跟她处过段时间,也知道她的脾气,根本不理会她,转过身去各干各干的,连看都懒得看她眼。

    “直低着头就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心里骂我?”没人可以发泄,艺人就将怒过转移到了自己的小助理身上,“都看不起我是不是,等我以后红了,有你们哭的时候,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将东西放好。”

    小助理唯唯诺诺的应了声好,去放东西,顺便去上了个厕所。

    “你家这个艺人脾气可真是够差的,就是线明星脾气都没有她大,还没红呢就这样了,要是红了以后还不得上天啊。也就是你,换了个人早就不干了。”另个艺人的助理刚好也过来上厕所,看见小助理,忍不住嘀咕了句。

    小助理笑笑,“她平日里还是可以的,就是这几日心情不好,也没什么大不了,被骂几句,也不会少块肉。”

    助理摇摇头,不赞同她的态度,他们是艺人的助理,又不是他们的佣人,也没有卖身给他们,怎么就不能跟他们好好说话了,依着她看,小助理会经常挨骂,还是她自己造成的,你要是敢反抗,你看看她敢不敢这样骂你。

    “你呀,就是脾气太好。”助理说了句,然后忽然靠近小助理,低声说道,“你知道吗,总裁今天又来公司了,还是来找于晓萱的。”

    小助理微微顿,想起刚刚看到的那幕,犹豫了下,轻声问道,“于晓萱跟总裁是什么关系啊?”

    助理王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人,才低声说道,“我听说啊,于晓萱被总裁包养了。”

    小助理瞪大了眼睛,不会吧,于晓萱看着不像是那样的人啊,虽然她不是于晓萱的助理,但是她曾经跟于晓萱的助理说过话,他们都说于晓萱的脾气特别好,人也好相处,而且为人单纯热情,这样的人会被包养?

    “你别不信,你想想看,你家艺人跟于晓萱是同时间的,但是于晓萱的广告是个接着个,电视剧也是部接着部,现在还要跟安德烈合作拍电影,这明显是公司在力捧她,她要不是跟总裁是那种关系,人家会这么帮她?还将她分在琳达姐的手下,琳达姐是谁?”

    助理伸出个大拇指,“她在经纪人里面是这个,你看看圈子里多少艺人是她带红的。”

    “或许是总裁在追求她呢,毕竟她长得也挺好看的。”小助理还是不大相信。

    助理嗤笑声,“这话你也信吗?你看看咱们公司里面多少的艺人,比她于晓萱长得好看的也不是没有,就说你家艺人,就比于晓萱长得好,但是总裁看上谁了?

    再说了,总裁是什么身份?韩氏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我们圣煊只是他手里的其家公司,就他这样的身家,主动追求个女人,还是个出身平庸的女人?”

    “而且,”助理停了停,“总裁可是京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哥,阅女无数,可是跟他时间最长的个女人超过三个月没有,他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依我看啊,这于晓萱也只是其的个,总裁现在还稀罕她,所以所有的资源都给她,等到总裁看上新人了,指不定就成什么样了呢。”

    “不过,”助理继续说着,“这个于晓萱也真是有点本事,以前总裁个月也不见得回来圣煊趟,最近倒是时常出现在公司。我今天还看见总裁手里拎着个袋子,估计就是不给于晓萱的。就是不知道她能将总裁笼络住多长的时间了。”

    小助理静静的听着,没有插话,她不喜欢背后论人是非,但是也不会擅自打断别人的话,听完了助理的吐槽,笑了笑,“这都是别人的事情,跟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了。”

    助理撇嘴,倒也没有说什么反驳的话,洗了洗手,算是结束了这个话题。

    厕所外面,艺人站在那里,双手握拳,脸色晦暗不明,见里面的人要出来了,转身离开。

    回到休息室,艺人越想心里越不舒服,刚才助理的话她听进去了,其实算起来于晓萱比她还晚签约个月,但是现在的发展就是很多早就签约了的人都比不上,要说不嫉妒是假的。

    以前她从来没有想过从韩奕那里下手。现在想想,韩奕是韩氏集团的掌舵者,又是韩家的接班人,要是可以攀上他,即便只是短暂的时间,对于她来说也足够了,等到韩奕厌烦了她,那时她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况且韩奕长得也好看,自己跟了他,也不亏不是。

    艺人看了眼镜子的自己,看着自己那张年轻漂亮的脸,笑了,她确实比于晓萱有资本多了,于晓萱都可以,那么她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拿出化妆包,艺人仔细地给自己上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