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笨手笨脚的傅爷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吴倩脸色铁青,“沈清澜你有什么了不起,不过就是出身好点罢了,你要是跟我样,也许现在还不如我呢。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来指责我?当初在酒吧里要不是你,我至于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吗?”

    当初在酒吧,沈清澜要是把话说清楚了,或者直接带她走,她根本就不会被……陈擎天就不会嫌弃她脏,他们不会分手,她更不用周旋于各个男人之间。

    沈清澜眼底划过抹冷嘲,你看,这就是人性,丑陋的让人作呕。

    “我替你父母感到悲哀。”沈清澜淡淡地说了句。

    吴倩现在最讨厌人家提的就是她的父母和她的家庭,她的脸色铁青,但是想到那二十万,目前也只有沈清澜可以拿出来那笔钱,忍了忍,低声下气,“沈清澜,我们好歹同学场,还是住在起三年的室友,你就当真不肯借我二十万?”

    沈清澜脚步微顿,看着吴倩,眼神清冷无波,“我说了,如果真是你父母急需这笔钱,我可以借,但是你是吗?吴倩,不要对我说谎,我不是傻子,你也别把自己想的太聪明。”

    沈清澜不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吴倩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脸的绝望,还有对沈清澜深深地恨意。

    自从上次在商场里吃饭碰见沈清澜和那个男人之后,郑峰就直接甩了她,吴倩也没有在意,她可以找到个郑峰,自然可以找到第二个,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她回了夜总会做陪酒小姐,期间也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间,跟他们保持着暧昧地关系,这些男人出手即便没有郑峰大方,但是几个加起来,也是笔可观的收入。

    只是好景不长,她被其个男人在酒店的时候被他的老婆现场抓了个正着,他老婆带着人呢,将她狠狠打了顿,然后还将她的事迹宣扬了出去,在那个小圈子她可谓是臭名昭著,其他男人知道她跟着他们的同是还跟其他男人不清不楚,自然不会再跟她有任何联系,就连常去的那家夜总会也将她辞退了。

    本以为换家夜总会就可以了,只是不知道得罪了谁,只要有点档次的夜总会都不要她,太低档的她也看不上,不去夜总会酒吧这样的夜场,她的圈子根本就接触不到有身家的男人,于是段时间之后她的日子就拮据了起来。

    她开口向家里要钱,但是她的家本来就是那样的条件,她的下面还有个弟弟,哪里来那么多钱给她,就她父母打给她的那点钱,还不够她买个包包的。

    就在她犹豫着是不是要去低档点的夜总会时,她偶然听朋友说起了校园贷,贷款条件低,到账快,她稍微犹豫了会儿就跟朋友起去借了校园贷,她借了笔钱,不多,就五万,约定好了半个月之后归还。

    拿到钱之后,吴倩去商场里消费了次,将自己打扮的光鲜亮丽,出现在了京城的某家高档夜场,看着曾经的经理对她笑脸相迎的样子,吴倩的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次她的运气不错,吊到了个男人,俩人在起了个星期左右,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是个小白脸,不仅没钱,还需要靠她来养活,吴倩气之下直接甩了这个男人,只是她借的五万也已经花的所剩无几,她再次借了钱。

    雪球就这样越滚越大,当吴倩仔细算,她借的钱已经差不多十二万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还款的日子快到了,可她的手里没有分钱,无奈之下,她找到了当初借他钱的人,想要宽限几天,谁知那人却说连本带利,她共欠他们二十万,吴倩傻眼了。

    她跟那班人据理力争,但是结果就是那些人拿着她写的借条扬言要到她的学校去找老师,吴倩害怕了,她马上就要毕业了,要是学校知道了,她肯定是会被开除的。

    她只能四处借钱,可是她根本不认识什么有钱人,除了跟她有过关系的男人,她甚至去找了陈擎天,只是陈擎天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件垃圾,嘴里无情地吐着恶毒的话,丝毫也不顾念着当初的情谊。

    “吴倩,如果是当初,你求我帮你我肯定会伸手,但是现在嘛。”陈擎天的视线在吴倩的身上转了圈,“你都不知道跟过多少男人了,这么脏,我怕得病,你还是去找你其他的相好吧。”

    吴倩想到陈擎天当时的嘴脸,心脏处抽抽的疼。她腿软,跌坐在地上,神情绝望而狰狞。

    “你与其求她,不如求我,我可以帮你。”清冷带着丝丝暗哑的女声在吴倩的背后响起。

    吴倩猛地惊,豁然回头,就看见个长发女人靠在墙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这里是行政楼拐角处,平时很少有人来,也很是寂静,吴倩也是今天看到有人发朋友圈,知道沈清澜来了学校才在这里堵她的,但是这个人是谁,对于刚才的事情又看到了多少?

    女人直起身子,笑了笑,“不用这么紧张,我不是你的敌人。”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吴倩,眼神没有丝毫的情绪,“我可以帮你,你要的二十万我可以给你。”

    吴倩防备的看着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虽然脸的笑意,但是吴倩本能的害怕她,她很想逃,可是二十万的诱惑力太大,后天就是最后的期限了,她要是再拿不出这笔钱,恐怕她在京城就真的混不下去了,她不想回到那个贫穷又落后的小山村,她不想跟她的母亲样,辈子都在地里刨食,风吹日晒雨淋,辛辛苦苦年到头也只能维持着家人的温饱。

    见过了这个世界的繁华,吴倩想留在这里,过着跟沈清澜那样的衣食无忧的生活。

    “什么条件?”吴倩没法说出拒绝的话,问道,她知道这个女人既然开口,就肯定不是没有条件的。

    女人笑了笑,对于吴倩的上道很是满意,蹲下来,直直地看着吴倩的眼睛,“我可以先把钱给你,不需要你还,条件就是帮我办件事,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要办什么事,以后我会告诉你,不过……”她语气转,“别想着拿了钱不办事,你要是敢耍赖,我可以有百种方法可以让你后悔,不信你可以试试。”

    她的声音很轻柔,可以说得上温柔。吴倩却狠狠地打了个冷战,“杀人放火的事情我不做。”她是想要钱,但是她不想因为这点钱就赔上自己的命。

    女人嗤笑,“就你还杀人放火?”讽刺的意味十足。

    吴倩却没有任何的懊恼,反而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就行,违法的事情她是不做的,可她明白自己就是个小人物,能帮这个人做些什么呢?

    女人微微笑,伸手在吴倩的肩膀上拍了拍,“放心,肯定是你可以做的。”

    “那钱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吴倩问,这就是答应了,不管这个女人想要干什么,既然不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她就不怕。

    女人满意了,站起来,“明天你的卡里就会多出二十万。”然后转身走了。

    她走的潇洒,吴倩却脸的懵懂,不知事情是如何发展到现在这步的,女人走的很快,很快酒消失在了学校里,吴倩这才想起来,对方并不知道她的卡号。

    可是第二天早,吴倩收到手机短信通知,卡里果然多了二十万,分也不少,她看见这则短信的时候,还处于震惊,她想联系昨天那个女人,但是她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而自从收到这笔钱之后,那个女人再也没有来找过她,吴倩在忐忑度过了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将卡里的钱取出来还给了校园贷那边的人。

    等到女人再次来找她,已经是是那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当然,那是后话。

    沈清澜从学校里离开,心里还在惦记着傅衡逸头疼的事情,给伊登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头疼应该吃什么药,去了趟药店,然后又回了趟大院。

    “你要去看衡逸?”傅老爷子看着孙媳妇。

    “爷爷,不行吗?”沈清澜皱眉,她是知道部队是不允许人随意探望的,所以她才先回家问问傅老爷子。

    傅老爷子笑眯眯,“你是衡逸的媳妇,去看看他这有什么不行的。”傅衡逸原先的部队肯定不行,那个部队就连知道的人都很少,更不要说让外人进去了,不过京城军区嘛,傅老爷子想,就算是不能进,他也会想办法让沈清澜进去的。

    “我昨晚跟他打电话,他头疼的老毛病犯了,我有点不放心。”沈清澜直言,她也不怕傅老爷子笑话,反正她对傅衡逸的都是放在明面上的。

    傅老爷子闻言更加满意了,“那就更加要去了,我现在马上让小赵炖些天麻汤,这个汤治头疼有很好的效果,你顺便收拾几件换洗的衣裳,在衡逸那里多待几天,也看看他平日里的生活。”

    傅老爷子打算的很好,让沈清澜在部队里多待几人,跟自家孙子多培养培养感情,要是能趁机造出个小曾孙,那就更好了,他是知道了,部队里有专门给家属居住的家属楼,按照傅衡逸的军衔,自然是有的。

    沈清澜微囧,那什么,她只是想去看看傅衡逸,眼就好,马上就回来的,不过对于傅老爷子的提议也没有反对,心隐隐生出分期待。

    赵姨已经听到了沈清澜和傅老爷子的对话,笑眯眯得进了厨房去熬汤,以前傅衡逸回家,偶尔也会犯头疼的毛病,所以天麻家里是直备着的,倒也不麻烦。

    沈清澜上楼收拾衣物去了,既然打算住几天,那么换洗的衣服还是要带的。

    傅老爷子拿起电话给部队里曾经的下属打了个电话,聊了两句,然后笑眯眯的挂了电话,摸着胡子,在客厅里走着,嘴里哼着小曲,心情极好。

    沈清澜陪傅老爷子吃了午饭,本来打算自己开车去的,但是傅老爷子说军区里外面的车辆很难进去,会有车子来接她,让沈清澜安心等着就是了。

    果然没有过多久,沈清澜就听见门外响起了车子引擎的声音,沈清澜出门,就看见了辆军用越野停在门口。

    车上下来个穿着军装的年轻男人,不,应该说是男孩,脸上稚气未脱,明显年纪不大。

    “首长好。”小伙子见到傅老爷子,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傅老爷子笑眯眯,“你好,还让你特意跑趟,辛苦了。”

    “点也不辛苦,首长您客气了。”

    “那爷爷,我先走了。”沈清澜手拎着个小箱子,手拿着个保温桶,里面是赵姨专门给傅衡逸炖的天麻汤。

    小伙子很有眼力劲,拿过沈清澜手里的箱子放进了后备箱,在看清沈清澜的脸的时候眼有瞬间的惊艳,然后很快就移开了目光,脸颊微微泛红,只是他的皮肤偏黑,别人倒也看不出来。

    小伙子知道这是军区新来的傅首长的家属,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年轻,而且这么漂亮。

    不怪小伙子不认识沈清澜,部队里的生活没有外界那么便利了,消息的传递自然也没有那么快,而且平日里他们还要训练,也没有那么多得时间去关注这些。

    沈清澜坐在后面,看着车窗外,她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路上都保持着沉默,小伙子就算是想要说话,也不敢说了。

    车子越驶越偏僻,沈清澜估算着时间,离开市区都已经个小时了,没想到京城军区竟然坐落在这么远的地方,但是不得不说,这里的环境确实很不错,周围都是树木,眼望去全是绿色,空气很是清新。

    门口有警卫,都是荷枪实弹的,看见有车子过来,做了个停车的手势,小伙子降下车窗,警卫显然是认识他的,看向后座的沈清澜。

    “她是傅首长的家属,来军区看傅首长的,已经跟上面打过报告了。”小伙子开口。

    虽然没有说出傅衡逸的名字,但是这几位显然是知道傅首长是谁的,看向沈清澜的目光瞬间就变了,里面隐隐含着崇拜还有好奇。

    这位傅首长虽然只是在他们军区选拔新兵,还有新兵的训练的,但是关于他的传闻并不少,就说他肩上的那颗星星就值得很多人探究了。

    “嫂子好。”向沈清澜敬了个军礼,很快就放行了,小伙子将车开进军区,不久之后就听了下来。

    沈清澜正奇怪,就看见傅衡逸此刻就站在车子的前面,脸笑意地看着她。

    她微微怔,开门下车,小伙子也跟着下车,将后备箱里的行李拿出来,傅衡逸很自然的接过,向小伙子道了声谢谢。

    等到小伙子开车走了,傅衡逸这才看向沈清澜,“怎么突然来这里了?”

    他是刚刚接到的门卫处打来的电话,知道沈清澜竟然来了,而且已经到了,连忙将训练交给穆连诚就跑了过来。也是刚刚才明白两个小时前军区的领导看见他是那暧昧的笑意。

    军区的人还是第次看见向稳重的傅衡逸竟然跑的那样急促,脸上还有着显而易见的欣喜。

    “爷爷让我给你送点天麻汤。”沈清澜举了举手里的保温桶,淡淡地说到。

    傅衡逸微微笑,稍稍低了头,离得她耳朵更近了些,“只是爷爷让你来的,你难道没有想我?”

    他的热气喷洒在沈清澜的耳边,沈清澜微微避开了些,神情微恼,“傅衡逸,这里是军区。”

    傅衡逸也不逗她,空着的手牵着她的手,丝毫不顾周围的人投来的好奇的目光,沈清澜挣扎了下,但是没有挣开,也就随他去了,就当自己是瞎子吧,脸淡定地跟在傅衡逸的身边走向了宿舍楼。

    “你住在这里?”沈清澜打量着眼前的室厅,家具样样齐全,厨房里还有各色厨具碗筷,设备十分齐全。

    “刚刚搬进来的。就在个小时前。”傅衡逸将沈清澜的行李箱放进卧室,说到。

    沈清澜瞬间明白了,这是为她特意准备的,“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这房子本来就是为我准备的。”只是之前他就个人,住在宿舍里更加方便罢了。

    “这汤是赵姨今天刚炖好的,你赶紧趁热喝了。”沈清澜从厨房里拿了个碗,将汤倒进碗里,递给傅衡逸,傅衡逸接过,口喝了个干净,走进厨房,顺便将碗洗了。

    “你午饭吃了吗?”傅衡逸问,担心沈清澜饿肚子。

    “已经吃过了,我是陪爷爷吃完饭才过来的。”沈清澜边答,边走进卧室,她需要整理下衣物。

    她的小行李箱就放在衣柜边的地上,打开衣柜,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但是很干净,显然是打扫过了。

    “你的衣服呢?”沈清澜抬头看傅衡逸。

    “在宿舍里,等会儿陪我起去拿?”

    “好。”沈清澜将衣服拿出来,件件放进衣柜里,她只放了半的位置,剩下的半是给傅衡逸留的。

    跟着傅衡逸出了门,在门口遇上了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长相很普通,“衡逸,这是你媳妇儿?”女人笑容很爽朗,虽然打量着沈清澜,但是却不让人讨厌。

    傅衡逸叫了声嫂子,给清澜介绍道,“这是章首长的妻子,你叫章嫂子就好。嫂子,这是我妻子,沈清澜。”

    沈清澜开口叫了声“嫂子”。

    章嫂子笑眯眯,拉着沈清澜的手,“我在电视上看见过你,妹子,你身手不错啊,而且画画还那么好,衡逸能娶到你真是有福了。”

    她丈夫曾经是傅老爷子手下的兵,对傅家和沈家自然是不陌生的,而且她的丈夫跟傅衡逸的私交很不错,虽然沈家跟傅家都没有对外公布过婚讯,但是该知道的也是知道的。她今天见到沈清澜跟傅衡逸在起也不意外。

    傅衡逸脸上保持着温和的笑意,也不反驳,倒是沈清澜,看了眼被拉住的手,有些不自在,她不是很习惯人家这么热情,但到底没有挣开。

    章嫂子还在那里说着,“你应该会在这里住段时间吧?”

    沈清澜犹豫看顺,看了眼傅衡逸,傅衡逸点点头,“嫂子,我家清澜刚来,很多东西都不懂,平日里还要烦您多多照顾了。”

    章嫂子爽朗笑,“嗨,这算什么,我平日里除了洗洗衣服烧烧饭,带带孩子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妹子要是不嫌嫂子烦的话,我们就起说说话,我家就在你家楼上,有空就时常来坐坐。”她是随军的,丈夫整日里忙着部队的事情,只有晚上才会回家,白日里她也确实很闲。

    沈清澜笑着点头,“谢谢嫂子。”

    章嫂子摆手,“这点小事,谢什么,我还要去接孩子,就先不跟你们说了,晚上来家里吃饭,你也尝尝嫂子的手艺。”

    “衡逸,定记得带你媳妇来家里吃饭。”怕沈清澜拒绝,章嫂子不忘记叮嘱傅衡逸声。

    傅衡逸笑着答应,看着章嫂子离开,沈清澜轻声开口,“这里的人都这么……热情吗?”

    “章嫂子是东北人,平日里为人就很热情,人很不错,你要是待得无聊了可以跟章嫂子聊聊天。”傅衡逸说到,他知道沈清澜的朋友不多,他见过的也才只有于晓萱和方彤。

    沈清澜点头,俩人起去傅衡逸之前住过的宿舍拿傅衡逸的换洗衣物和洗漱用品,路上又收获了波又波的目光,实在是傅衡逸身边的粉红色新闻太少了,可以说压根儿没有。

    之前好不容易传出姜医生喜欢傅队长,大家也以为姜医生会跟傅衡逸在起的,没想到现在傅衡逸竟然带了个女人来,看样子俩人之间的关系还不般,你没看见傅衡逸连走路都要牵着人家姑娘的手嘛。

    不过这个姑娘确实比姜医生漂亮哈,要是光看外表,这个姑娘直接甩姜医生条街啊,难怪傅队长看不上姜医生,原来家里有佳人相伴。

    众人暧昧地笑笑,也有人认出了沈清澜,但是毕竟是少数,而且有傅衡逸在身边,倒也没有人上来打招呼,最多就是远远地敬个军礼。

    沈清澜脸的淡定,只是被人当做猴子样的观看,心里到底有些不自在,终于到了宿舍楼下,沈清澜轻轻舒了口气。

    傅衡逸轻笑,“原来还有你搞不定的事情。”

    沈清澜白了他眼,这都是因为谁。

    “这就是你住的地方?”沈清澜打量着眼傅衡逸居住的地方,面积很小,大概就十来个平方,里面除了张床、张桌子,张凳子,个衣柜和个卫生间就什么也没有了,但是打扫的很干净。

    沈清澜走进卫生间,看见卫生间的地上放着个洗脸盆,里面是傅衡逸的衣服,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傅衡逸。

    傅衡逸扶额,昨晚头疼太剧烈,他想洗完澡就睡了,衣服就放在那里打算今晚回来洗的,谁知道沈清澜就来了,还被她看到了,傅衡逸有些尴尬,那什么,平日里他绝对是个讲卫生的人。

    沈清澜挽了袖子,就要洗衣服,傅衡逸拉住她,“放着我来洗就好,这水很凉。”尽管已经是春天,但是水还是很凉的。

    沈清澜微微笑,“傅衡逸,我不是玻璃做的。”还不至于碰碰就碎。

    傅衡逸也阻拦了,靠在卫生间的门上,看着沈清澜蹲在地上给他洗衣服,嘴角带着温柔的笑意。

    “傅衡逸,帮我把头发扎起来。”沈清澜开口,她的头发总是落在眼前,很不方便。傅衡逸站直身子,“皮筋在哪里?”

    沈清澜站起来,微微侧身,“右边的裤子口袋里。”她早上随手将皮筋放进去了。

    傅衡逸伸手,裤子的布料不厚,难免就会触碰到沈清澜大腿上的肌肤,即便隔着层布料,感受到手下温热的触感,傅衡逸也能想象到那皮肤的细腻。

    傅衡逸手掌的温度有些高,贴着沈清澜的肌肤,沈清澜能清晰地感受到那层热度,“傅衡逸。”她轻声开口。

    傅衡逸有些心猿意马,心不在焉的嗯了声,脑海全是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沈清澜看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人在想什么,有些无语。

    傅衡逸将皮筋从口袋里掏出来,看着沈清澜的头发有些发愁,“怎么扎?”他从来没有给女孩子扎过头发。

    “随便扎就行。”沈清澜配合的转过身去,方便傅衡逸扎头发。

    傅衡逸眉头轻皱,还是觉得无从下手,沈清澜等了会儿,没见他动作,转过身就看见傅衡逸拿着皮筋皱眉沉思的模样,仿佛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算了,我自己来吧。”沈清澜洗手,打算自己来,这个人明显就是不会。

    “不用,我来。”傅衡逸倒是跃跃欲试,老婆难得让他做点什么,总要给他个表现的机会不是。

    沈清澜再次转过身。

    傅衡逸将皮筋放在洗漱台上,伸手捞起沈清澜的秀发,她的头发很顺滑,又有光泽,摸上去的感觉就像是摸着匹柔软的绸缎。

    傅衡逸捞起边,却有几缕头发从指缝间滑落。他只手抓着头发,另只手去捞剩下的,然后拿起皮筋,从头发间穿过。

    刚放手,皮筋就从头发上滑落来了。

    傅衡逸:……

    沈清澜:……

    “算了,我自己来。”沈清澜附身捡起皮筋,很快就扎好了头发,傅衡逸直看着她的动作,“让我试次。”

    沈清澜无语的看了他眼,这是跟她的头发扛上了?但还是依了他,将皮筋从头发取下来,递给傅衡逸。

    傅衡逸学着沈清澜的样子将皮筋穿过头发,为了防止它再次滑落,还特意多绕了几圈。

    “嘶”沈清澜轻嘶了声,刚才皮筋将她的撮头发绕进去了,被傅衡逸易车,很疼。

    傅衡逸紧张了,“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沈清澜摇头,却忘记了头发还在傅衡逸的手,又被拉扯住刚刚那撮头发,她皱了皱眉,“没事。”

    傅衡逸神情有些挫败,“算了,还是你自己不来吧,我怕我又弄疼了你。”

    沈清澜将皮筋接下来,几根头发飘落在地上,嗯,不是几根,是好多好多根。

    傅衡逸神情懊恼,看了眼自己的手,以前觉得自己还挺能干的,现在怎么连扎个头发都不会。

    沈清澜将头发绑好,看了眼正在懊恼的某人,“傅衡逸,我想喝水。”

    傅衡逸回神,立刻给她去拿水,但是房间里没有热水了,跟沈清澜说了声,拿着热水壶出了门,楼下有打开水的地方。

    “衡逸,你在吗?”门外传来道女声,沈清澜第时间就认出了是昨晚子安傅衡逸的电话里听到的声音。

    眼眸轻闪,沈清澜起身去开门,门外的姜静看见门里的人,神情有些古怪。

    “你好,我找傅衡逸,他在吗?”姜静礼貌的笑笑。

    “不在,他下午打水去了,你需要等他会儿。”

    “哦。”姜静讷讷,她的手里拿着盒药,是止疼的。

    姜静刚刚听到军区里有人说傅衡逸带了个女人进来,好像是他的妻子,她心慌,拿着药就过来找傅衡逸了,她想看看傅衡逸选择的女人是个什么样子。

    结果开门的就是个陌生女人,联想到傅衡逸说了自己结婚的话,这个女人的身份其实不难猜,只是没有想到傅衡逸的妻子竟然这么漂亮。

    在没有见到沈清澜之前,姜静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见到她之后,她忽然觉得要是她是男人,或许她也会选择眼前的这个女人。

    “你来找衡逸是有什么事情吗,如果不急的话,我可以帮你转达,我是他的妻子。”沈清澜淡淡开口,眸光清冷。

    明明是不带任何情绪的目光,却让姜静分外狼狈,“那个,我是来给他送药的,这是止疼药,他要是觉得头疼可以吃颗,既然他不在,那就交给你好了。”

    姜静将药递给沈清澜,沈清澜接过,看了眼,道了声谢谢。

    “不客气。”姜静匆匆说了句,转身离开,脚步急促。

    “刚才那人是谁?”傅衡逸打完水上来,看见的只是姜静的块衣角。

    沈清澜将那盒药在傅衡逸的眼前晃了晃,似笑非笑,“你的桃花。”

    傅衡逸秒懂,淡淡笑,“夫人没有将这株桃花剪了?”

    “我哪里敢啊,要是剪坏了,你日后可是要怨我的。”沈清澜的神情似认真,似玩笑。

    傅衡逸将热水壶放在桌上,拿过沈清澜手上的药,仍在了边,然后拦着她的腰,低头看着她,“我是住在夫人园的树,只属于夫人个人,别人要是敢觊觎,夫人尽管拿着剪刀剪了。为夫绝对没有二话。”

    沈清澜撑不住笑了,傅衡逸看着她脸上的笑意,微微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他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面了,从见到沈清澜的时候起,傅衡逸就想这么做,只是直没有知道机会,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傅衡逸哪里还控制的住。

    不知何时,他们就滚到了床上,沈清澜的外套已经仍在了地上,她里面穿着件衬衫,衣扣已经被傅衡逸解开了好几颗,露出了胸前雪白的肌肤。

    她的内衣不止何时被解开的,傅衡逸正埋首在她的脖子上,脖子上传来阵酥麻的湿意,身上也仿佛有道电流窜过。

    沈清澜嘴里难耐的发出了声"shen  yin",傅衡逸只觉得身子更加紧绷,他将沈清澜的手放在自己的皮带上,意思很明显。

    “啪”的声,皮带扣子被解开,傅衡逸正打算更进步的时候,门板被拍的啪啪响。

    “小嫂子,大哥,你们在里面吗?”顾阳鬼吼鬼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傅衡逸的脸色黑,额头上青筋暴起,他从来像现在这刻这样恨不得将门外的那个混蛋小子脚踹出去。

    而现在的傅衡逸也绝对不会想到,未来的某天,他不止次的经历着今天的事情,让他百零次的后悔将某个臭小子生出来。

    沈清澜的眼神恢复清明,看着眼门的方向,又看了眼,傅衡逸隐忍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已经可以想象到未来顾阳的悲惨日子了。

    顾阳可不知道自己打扰了大哥的好事,还在外面拍门板,“大哥,我听说小嫂子来了,是真的吗?”

    在关键时刻被打断,傅衡逸现在的心情很想杀人,从床上起身,将沈清澜的衣服整理好,全程阴着张脸,浑身都在散发声冷气。

    沈清澜捧起他的脸,在他的唇上啄了下,“好了,不生气,我们晚上继续。”

    傅衡逸的心情没有因为这句话而转好,确认沈清澜衣服整齐,这才去开门。

    顾阳对上傅衡逸冷冰冰的眸子,打了个冷战,“大……大哥。”为啥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他好害怕。

    ------题外话------

    求此刻傅爷的心里阴影面积,o{∩_∩}o哈哈哈~。好了,我要开始撒狗粮了,你们别说牙疼哈。

    Ps:十活动预告:

    1、加更,加更数量和时间看情况而定{主要看我的手腕疼不疼。}

    2、有奖抢答,回答章节题外话里的问题,前三名可以得到88、66、33潇湘币{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3、第二波福利,福利发放时间另行通知,想要看福利的先加交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订阅截图获取V群群号{必须是从69章开始到最新章节的所有V章章节订阅截图}。

    国庆期间,阿离会在V群发红包,数额不多,时间不定,就是图个热闹,还没进群的抓紧时间进群,已经进群的那几天关注下群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