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是她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句话,让在座的二人都变了脸。夏菲今年才三十三岁,比韩奕也不过大了两三岁,当初她嫁给韩正山的时候只有二十五岁,那时候韩正山都快五十了,就是做她爹都够了。

    说起夏菲和韩正山,当初在京城上流圈那也是个很大的笑话。

    韩奕的母亲出身名门,家里虽然不是京城的,但在新南市,韩奕母亲所在的家族也是很有名望的。

    韩正山出国留学时遇见韩奕的母亲,俩人可谓是日久生情,且俩人家世相当,留学归来后双方家里都没有任何意见,很快就举办了盛大的婚礼。

    当年韩正山和韩奕母亲的爱情故事那也是段佳话,韩奕母亲出身高,教养自然也不差,至于长相,看韩奕就知道那必然也是个美人。

    韩正山也是真的爱妻子的,和韩奕的母亲也是过了段令人艳羡的恩爱日子,只是激情过后,爱情剩下的只有平淡。

    韩奕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因为母体营养吸收不够,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韩奕的母亲自然就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儿子的身上,对丈夫难免就有所疏忽。

    家里的娇花再美,对着久了也就产生审美疲劳了。再加上外面的诱惑,韩正山的心思也就渐渐的不在家里了,等韩奕的母亲察觉到不对的时候,韩正山在外面已经是彩旗飘飘了,只是这个妻子到底是自己意的,所以事情并没有闹到韩奕的母亲这里。

    韩奕的母亲会知道也是因为出去聚会,好友告诉的,刚开始她根本不相信,毕竟丈夫对自己直是疼爱有加的,只是在好友拿出张张照片,照片上全是韩正山跟不同的女人的亲密照,面对铁般的事实,由不得她不信。

    她回家质问韩正山,韩正山开始还不承认,各种狡辩,甚至发脾气说她胡说道,直到韩奕的母亲将照片仍在了韩正山的面前,韩正山才不得不承认,又是认错,又是道歉的,保证自己绝对不会有下次。

    那年韩奕才十岁。他的身体因为这些年母亲的精心照料,早已跟寻常孩子无异,韩奕的母亲渐渐的就将注意力转回到丈夫身上,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韩奕的母亲并不相信韩正山会浪子回头,但是她爱这个男人,在韩正山的恳求下,自然就答应了再给他个机会。

    只是没过多久,韩正山就故态复萌了,这次,甚至连掩饰都没有,事情被捅到了新南市韩奕母亲的娘家,娘家来人,在外地修养多年的韩老爷子这才知道儿子做了什么好事,急匆匆赶回来,用经济制裁的方式迫使韩正山收心,庆幸的是,韩正山虽然在外面乱来,但是却没有闹出什么人命。

    他的孩子始终只有韩奕个,其实原本应该还有个的,只是那个孩子终究无缘来到这个世界,才只有两个月大的时候就从母亲的肚子里离开了,也是那次流产,让韩奕的母亲身体元气大伤,之后就直缠绵病榻。

    这样的日子过了几年,韩正山也直老老实实的上下班,外面也没有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对着生病的妻子更是关心,即便夫妻感情再也回不到结婚的时候,但是在不部分人眼里还是不错的,只是这个大部分人不包括韩奕。

    就在大家都以为韩正山是真的浪子回头的时候,就爆出了他跟秘书夏菲热恋的消息,韩家再次成了京城的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次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因为韩正山在外面扬言要跟韩奕的母亲离婚,然后娶夏菲,甚至连韩老爷子出面都没用。

    韩奕的母亲那时候身体已经很差了,时不时要去医院里住几天,结果就是在韩奕的母亲住院的时候,夏菲找到了医院,给韩奕的母亲看了些照片还有张化验单,韩奕的母亲当场就气的吐血了,昏迷了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韩奕从国外赶回来的时候连自己的母亲最后面都没有见到,当时他差点没有杀了夏菲。要不是韩老爷子拦着,恐怕韩奕的身上免不了场官司。

    韩正山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心里说不责怪夏菲是不可能的,但是却还是在韩奕的母亲死后不到三个月就跟夏菲登记结婚了,理由就是夏菲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的孩子,他不能让自己的孩子背上私生子的名声。

    韩奕因为母亲的去世蹶不振,却听到自己的父亲再娶的消息,娶得还是害死自己母亲的人,从房间里冲出来,正好遇上了夏菲,韩奕伸手推,就将夏菲从三楼的楼梯上退了下去,她的孩子当场就没了,而且因为伤的太重,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夏家的人自然是要告韩奕的,就连韩正山都扬言要跟韩奕断绝父子关系,最后韩老爷子出面,压下了这件事,赔了夏家大笔钱,才保住了韩奕。

    只是韩正山的做法彻底激怒了韩老爷子,因为儿媳妇的骤然离世,韩奕母亲娘家自然不会善罢甘休,韩老爷子疲于应付,结果就因为时没有顾及到家里,韩正山就跟别人登记结婚了,甚至因为那个女人,自己的孙子做了这么不理智的事情,韩老爷子自然震怒非常,当场就撸了韩正山韩氏集团总裁的位置,自己也不修养了,直接回去集团掌舵,也算是给韩奕母亲的娘家还有韩奕个交代,给韩正山的个教训。

    韩正山开始也不在意,父亲毕竟是老了,他又只有这么个儿子,就算能管理公司,又能管理多少年了,最后公司还不是给他的。

    只是韩正山万万没想到,韩老爷子竟然越过他,直接将公司的权利下放到儿子韩奕的手上,甚至还将自己名下的股份全部转给了韩奕,让韩奕成了韩氏集团名正言顺的董事长兼总裁。

    那年韩奕才二十五岁,也是同年,韩老爷子因病去世,韩奕正式入主韩氏集团。

    因为韩老爷子去世,韩正山就以父亲的身份命令韩奕交出公司的所有权,结果被韩奕的拒绝,韩正山甚至联合公司的股东集体压迫韩奕,韩奕倒也硬气,直接大刀阔斧的大量裁员,将公司里些不服他的人赶出了公司。

    韩氏集团那年可谓是血雨腥风不断,自然元气大伤,要不是韩奕力挽狂澜,加上沈君煜、江晨希等人的暗地里相助,韩氏集团才度过了被别人收购的危机甚至更上层楼。

    这些年韩氏集团发展越来越好,规模越来越大,韩奕在集团里的地位也越发稳固,韩正山就算是想争权也没有这个本事,看韩奕自然是各种不顺眼。

    明明是亲父子,却更像是仇人。

    韩奕嗤笑声,“趁着我今天心情好,你们最好不要惹我,不然你们现在过得舒服日子可就没有了。”

    韩正山脸色铁青,指着韩奕的手微微发抖,“韩奕,这里是我的房子,你给我滚出去。”

    韩奕伸出根手指,摇了摇,“你说错了,这是我的房子,需要我拿出房产证给你看看上面到底写的是谁的名字吗?你大概是忘记了,你的房子早已被你的‘真爱’输得点都不剩了。”

    韩老爷子去世前虽然讲集团的大权交给了孙子,却也是给儿子韩正山留了不少钱的,足够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只是没想到韩老爷子去世后不久,夏菲竟然去澳门赌博,韩正山的那些个家底被她输得分不剩,甚至还欠了不少的赌债,逼得韩正山变卖了所有的不动产替她还债。

    韩正山分没有,自然只能回来找韩奕,毕竟是亲生父亲,韩奕如果不想背上不孝的污名就不能不管韩正山,而且他的集团越做越大,他这个掌舵者自然是不能背上这样的名声的。

    韩正山和夏菲回了韩家老宅,只是身上没有钱,只有韩奕每个月给的生活费,日子在外人面前看来过得舒心惬意,其的苦涩也只有他们自己可以明白。

    说来也是好笑,韩老爷子当年在商场上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结果生出来的儿子韩正山却没有什么经商的天赋,典型的虎父犬子,要不是个韩奕,估计韩家的这点子家业迟早也会被韩正山折腾没了,或许就是因为这样,韩老爷子当初才会把集团交给孙子。

    被提及过往,夏菲的脸色很是难看,却不敢说话,毕竟现在的她可没有什么资本可以跟韩奕叫板。

    “韩奕,我是你父亲,就算我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我也是你的父亲。我生了你养了你。”韩正山怒吼,胸膛剧烈起伏,显然是气狠了。

    韩奕脸上依旧笑着,“我没有说你不是我父亲,所以我这不是正养着你吗,赡养老人的义务我在尽啊。”

    韩正山不说话了,也说不出其他的话,因为确实现在他们就是靠韩奕养着,韩奕每个月给他们的生活费虽然不能算多,但是也绝对不少。

    韩正山都不说话了,夏菲自然更加不敢吱声,她知道自己在韩奕心是个千刀万剐的角色,要不是因为韩正山护着,恐怕她早就被韩奕赶出家门了。

    韩奕看了眼不说话的俩人,冷冷笑,就要上楼,韩正山急忙叫住他,“韩奕,你等等。”

    韩奕脚步顿,看向韩正山,“还有事?”语气微冷,透着不耐烦。

    “我想自己做点生意,你给我笔启动资金。”韩正山说的理所当然,命令的口吻。这也是今天他这么晚不睡在家里等着韩奕的原因。

    韩奕是很少回家,但是这几日临近他母亲的忌日,他是肯定会回来的。

    韩奕笑了,脚步转,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翘着腿,看向韩正山的眼神充满了戏谑,“这次你又想要多少?”

    “不多,五千万。”

    “呵呵,”韩奕轻笑出声,“还真是不多。”五千万,对于他来说,就真的是笔小的数目,也许他做次慈善,捐出去的钱都不止这个数。

    “我最近看了个投资,肯定稳赚不赔,你这五千万就算是我借的,以后我还你。”韩正山还知道自己跟儿子的关系不好,直接要怕韩奕不给,说了借这个字。

    韩奕抖抖腿,笑的很是迷人,就算是已经看习惯了韩奕的容貌的夏菲都被韩奕脸上的笑给晃花了眼。

    她心底微微有些遗憾,她当初搭上的要是韩奕就好了,就算韩奕花名在外,但是也比韩正山这个要全没权,要钱没钱,要身材没身材的老头子好啊。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谁知道当初那个毛头小子就把自己的老子拉下马呢?

    “我是有钱,而且我也不缺这五千万,但是我的钱是我辛辛苦苦赚的,不是大风刮来的,在你还跟你的小"qing  ren"亲亲我我的时候我却在公司里加班,你现在张口就要五千万,你当我是提款机?我边要工作,边还要养着你们,我也是很累的。”韩奕嘴上说着累,但是脸上是点累的神情都没有。

    韩正山脸色又青了,看着韩奕睁眼说瞎话,“我是你父亲,想问你借五千万都不行,难道你要让我开口向外人借钱,然后说我自己的儿子不孝,连钱都不给自己的老子花?”这话就是威胁了。

    韩奕是会被威胁的人吗?耸耸肩,脸的无所谓,“你可以去,你看看有谁会借你这笔钱,就算是有人肯借,你以后也别指望我会帮你还。需不需要我提醒你这两年你做生意赔了多少钱?”

    反正韩家就是京城上流社会的个笑话,韩奕是无所谓让这个笑话更大些的,你不是想威胁我吗?想道德绑架,你尽管去,你看看我怕不怕。

    韩正山就是这么说,让他真的去做他是不会的,就算再荒唐,他也知道自己是韩家的份子,丢韩家的脸就是丢自己的脸,自己家里的矛盾还是要关起门来在家里解决。

    “韩奕,你真的就这么绝情?”韩正山问道。

    韩奕挑眉,他不觉得自己绝情,他还觉得自己也太圣母了,你看眼前的这俩人合伙气死他的母亲,结果他还不计前嫌的养着这两个人,给他们富家老爷太太的生活。这世上要是有最佳圣母奖,那定就是颁给他的。

    “我是个商人,明知是赔本的买卖,你认为我会去做?在你眼里我就这么蠢?或者你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可以抵押给我,只要价值跟五千万相当,我可以给你五千万。”

    “韩奕,我是你的父亲,你跟我需要算计的那么清楚吗?”韩正山手里哪里还有什么可以抵押的值钱的东西,之前夏菲赌博,将家当输了个精光,唯剩下的点东西这两年也被韩奕以各种名目拿走了,他现在是真正的穷二白,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想要自己做点生意,赚点钱,过了这么两年的日子,他也知道了,只有自己的手里有钱说话才硬气。

    “亲兄弟明算账,就算是爷爷在世,他也会赞成我这么做的。你是我老子我才劝你句,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去做。”

    说完,韩奕起身,回了房间。

    他的房间在三楼,整个三楼也只有他的房间,除了他跟打扫卫生的用人,就是韩正山都不许上去。

    客厅里,夏菲神情黯然,看着韩正山的眼眶通过,“正山,这切都是我的错,当初要不是我太爱你,想要跟你在起,你跟韩奕的关系也不会变的现在这样。”

    韩正山余怒未消,只是看着小妻子这个样子,很是心疼,拍拍夏菲的手,“说什么傻话,就算不是你,我跟韩奕的关系也好不了。”从韩奕十岁以后,他跟韩奕的关系就没有好过,他知道韩奕的心直怨恨着他这个父亲,怨恨他没有好好对待他的母亲。夏菲不过是将父子矛盾激化了而已,他也想不通,韩奕的母亲个性那么温婉,为何生出来的儿子却是这样的脾性。

    “不,就是我的错,我知道韩奕直怪我气死了他的母亲,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因为她直不肯离婚,我本来是想去求她成全我们的,结果她就……我不知道她病的那么重,我要是早知道,我肯定不会去找她的,我会离开你,站的远远地,只要远远的看你眼就好。正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低声抽泣,声音满满的痛苦和后悔。

    韩正山连连说着“我知道,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是我没有处理好。”

    他将夏菲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他肯定就是爱夏菲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闹着跟韩奕的母亲离婚,要娶她了。而原本因为刚刚跟韩奕谈的不愉快而升起的点悔意也在夏菲的哭声里消失了,这个女人是自己选择的,有什么好后悔的呢。

    韩正山有过不少的女人,但怀上他的孩子的除了韩奕的母亲就只有夏菲,跟夏菲结婚的这些年里,他在外面也没有别的女人,甚至夏菲将韩老爷子留给他的家业都败光了他也没有说过句话,这要不是真爱,那么什么才是真爱呢?

    夏菲埋首在韩正山的怀,依旧轻轻的啜泣着,可是脸上却没有滴眼泪,她的嘴角轻轻勾起抹笑,她到底是有办法笼络住韩正山的心的,只是可惜当初行事太过莽撞,气死了那个老女人,不然现在她就是韩氏集团的董事长夫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还需要看韩奕的脸色。

    韩奕将自己摔在大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没有了刚刚的玩世不恭。

    这个家从母亲去世以后就再也不能称之为家了,要不是这里是母亲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恐怕他早就将这个房子卖掉了。

    韩奕想着楼下的那两人,笑了笑,气死了他的母亲还想过悠闲的日子,也要问他是不是同意。

    不是说是真爱吗,那么他倒要看看这个真爱可以持续多久,既然韩正山可以背叛他的母亲,自然可以再背叛这个女人,他们两个加诸在他母亲身上的切他都要还给他们。

    他虽然答应了爷爷不会不管他爸,但是却没有答应不追究他母亲的事情不是吗?

    韩奕想着自己的事情,眼前忽然闪过对弯弯的月牙眼,笑起来眼睛里会发光,桃花眼里闪过丝笑意,拿起手机翻翻微信朋友圈,然后就看到了于晓萱发的动态。

    “今天跟闺蜜去酒吧玩,结果却只能喝果汁【委屈】”配图是张她嘟着嘴不开心的照片。

    韩奕伸手在照片上点了点,“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爷对你那么好,竟然还敢咬我。”

    然后又笑了笑,似乎是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幼稚,往下翻了翻,看到了沈清澜的点赞。

    想了想,韩奕给于晓萱拨了个电话,于晓萱正在洗澡,没有人接,韩奕放在手机,起身去了浴室。

    他的房间很大,光个浴室就有人家个房间那么大,浴室装修的很是豪华,他向是个享乐主义者,就算是不常回这个家,家里的装修也是按照他的喜好弄的。

    于晓萱从浴室里出来,看见未接来电,还是有些莫名,回拨过去,那边去没有人接听,只以为是韩奕不小心拨错了,没有放在心上,关机睡觉。

    她今天难得回家样,躺在自己熟悉的大床上,于晓萱脸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果然还是自己家的床最舒服了。

    **

    沈清澜将方彤送回家以后,直接回了家,然后给安德烈打了电话,安德烈正在拍摄则广告,助理接的电话,讲电话递给安德烈,安德烈走到了角落里。

    “嗨,安,你今天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安德烈的声音很是愉快,他刚刚向外界公布了他跟茜丝莉的新恋情,自然是高兴的。

    “安德烈你要来京城?”沈清澜开门见山。

    安德烈顿,笑了,“没想到安你的消息这么灵通,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现在惊喜没了。”为了给沈清澜个惊喜,安德烈可是连金恩熙也没有告诉。

    “……安德烈……”沈清澜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这次真的是工作需要,我的经纪人给我看了个很棒的剧本,而且我从来没有来过Z国,所以才决定接的,看你真是顺便,我知道你不想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你放心,我不会说的。”安德烈解释,没有说他跟伊登的怀疑,害怕那个人还活着,会对沈清澜不利。

    这次的电影拍摄主要取景地都在京城,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京城逗留很长段时间,所以这次是个好机会,有他们在身边,沈清澜即便真的遇到了什么事,他们也可以及时伸手。

    沈清澜自然是不知道他们的打算,知道安德烈的打定主意的事情很难改变,倒也没有说不让他来,而是说到,“等你来了,我请你吃饭,我亲自做的。”

    安德烈闻言,眉头挑,“安,要不还是我给你做吧?”商量的口气。

    沈清澜清冷的脸微微有点黑,这是不相信她的手艺,虽然曾经她是给他们几个做过黑暗料理,但是这么些年过去,她的手艺还是有了很大的进步的,起码会做的那几道菜味道还可以,不会很难吃。

    “等你来了再说吧。”沈清澜难得赌气的说了句,挂断了电话。

    周三,国际巨星安德烈到达京城的消息就全程皆知了,沈清澜没有去接机,从新闻上她也能看到机场去接机的人浩大的声势。

    沈清澜知道安德烈在Z国很有人气,但是没有想到人气竟然这么高,从新闻上可以看到他带着墨镜,路微笑着,时不时跟前去接机的粉丝挥手。他的身边带着好几个助理,还有还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在前面开道。

    沈清澜莞尔笑,不由想起了于晓萱对安德烈的崇拜。

    晚上,沈清澜就接到了安德烈的电话,“安,我到京城了你在哪里?”

    沈清澜,“在家。”

    “出来聚聚吧。”

    “你刚刚到京城不需要倒时差?”

    “我现在睡不着,伊登和茜丝莉也起来了,不过跟我不是班飞机,我们分开来的,伊登上午就到了,茜丝莉也现在跟我在起,你家在哪里,我们去找你。”安德烈不给沈清澜拒绝的机会。

    沈清澜脸的无语,报了尚雅苑的地址,然后给金恩熙打了电话,金恩熙此刻还在睡觉呢,她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最近她直在研究上次在伊登身上试验过得定位系统,发现其还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研究的是废寝忘食,即便是颜夕跟她生活在同个屋檐下,都很少能在除了吃饭的时间之外的时候看见她。

    金恩熙三天三夜没睡,今天刚刚研究出点头绪就倒头睡觉了,刚刚睡得香,手机铃声就想了,“谁啊,大半夜的打什么电话,叫魂呢。”摸过手机,看也不看就冲着那端阵吼。

    沈清澜听就知道她又过着日夜颠倒的日子了,当初还在魔鬼基地的时候,只要不出任务,金恩熙就喜欢关在房间里研究她那些代码程序,沈清澜的技术也是跟她学的,金恩熙在这方面也确实很有天分,在她的技术日益成熟之后,他们出任务的安全性都大大提高了。

    “恩熙。”沈清澜淡淡开口,清越的嗓音透过电波传到金恩熙的耳,金恩熙迷蒙的眼睛瞬间恢复了清醒。

    “安,是你啊。”金恩熙讪讪,那个什么,她刚才不是故意冲着安吼的,她根本不知道是她。

    “颜夕呢?”她给颜夕打过电话,但是没有人接,她也是给安德烈他们报了地址之后才想起来颜夕还在尚雅苑,不方便让双方碰面,只能让颜夕避开。

    “咦,她不在家吗?”金恩熙摸摸乱糟糟的头发,从床上爬起来,果然没有在家里看见颜夕,“安,我睡得太熟了,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金恩熙视线顿,看到了自己的房门上贴着张纸,拿过来看了眼,“那个安,你家这位小朋友好像出去找同学去了,说是要起补课。”

    这几天颜夕住在这里直很乖巧听话,也不来打扰她,金恩熙都忘了家里还有这么个人,现在听沈清澜问起,脸上有些讪讪地,那什么,安让她照顾好这个小朋友来着。

    “那就不用管他,等会儿安德烈他们会来,你不要出门。”沈清澜说到。

    “什么,安德烈他们要来?”金恩熙掏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

    沈清澜嗯了声,直接挂了电话,然后拿着车钥匙就出门了。

    “嗨,安,有没有想我?”刚开门,道火红的身影就朝着她扑过来,沈清澜没有躲,任由来人将她抱个满怀。

    茜丝莉成功抱到了沈清澜,回头冲着金恩熙几人得意的扬扬眉,还用胸蹭了蹭沈清澜,“安,你看看我的身材是不是更好了。”

    感受到那团柔软,沈清澜的脸色有点黑,面无表情地推开茜丝莉,“你的身材已经跟魔鬼有的拼了。”

    茜丝莉咯咯笑,“安,你还是这么可爱。”

    笑嘻嘻的在沈清澜的身边坐下,“安,你见到我没有惊喜,没有意外吗?我可是瞒过了大众的眼睛,偷偷过来看你的。”

    沈清澜依旧是面无表情,“很惊喜,很意外。”

    茜丝莉无趣地撇撇嘴,也不逗她,靠在安德烈的怀里,没有骨头的样子,“恩熙,还是你最幸福,可以常常跟安待在起,哪里像我们几个,先要见安面,都要漂洋过海。”

    金恩熙翻了个白眼,很想说我就算是人在京城,能见到沈清澜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这个人没有事情根本不会想到来找她。

    想了想,不想给他们增加个嘲笑她的机会,没说。

    “茜丝莉,你们身上的伤都没事了?”沈清澜问道,眼神透着关怀。

    伊登温柔笑笑,“我早就没事了,已经好了,你放心,我跟茜丝莉都没哟留下任何的后遗症。”

    伊登这样说,沈清澜就放心了,“说吧,你们集体来京城到底是想做什么?别给我说什是想我了这种鬼话。”

    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目光致的看向伊登。

    伊登摸摸鼻子,好吧,他就知道最后肯定还是由他来说。

    整理了下思路,伊登从衣服口袋里暗处张照片,递给沈清澜,“安,你有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沈清澜拿过照片看了眼,目光凝,“这张照片你从哪里来的?”

    “你见过她?”伊登的眼神微变,追问。

    沈清澜点点头,何止见过,他们还打过交道,当初这个女人冒充冷清秋在京城可是掀起了阵波澜。

    只是从那次画展之后这个女人就消失了,再也没有见过她。

    金恩熙看了眼照片,“是她!”

    安德烈看向她,“你也见过她?”

    金恩熙点头,严肃了表情,“这个女人曾经跟踪过安,被我发现了,本来我已经抓住她,想从她嘴里知道她为何跟踪安,只是那时候伊登出事,我没来得及顾上就被她给逃了,我从Y国回来后才知道她竟然冒充安,说自己是冷清秋。”

    “你们为什么会有她的照片?”金恩熙问道。

    “就是因为这个女人伊登才会被bK抓住的。”安德烈沉声说到。

    沈清澜看向伊登。

    伊登缓声说道,“当初我为了研究种药物就去原始丛林里寻找种植物,但是不小心迷失了方向,结果就遇到了个原始部落的人,我在那个原始部落里待了几日,意外发现了种植物,他的汁液跟罂粟的成分有点类似,但是却比罂粟令人成瘾的成分更高,也就是说致瘾性更强,但是同时,它的汁液里也含有另种成分,有着很强的止疼作用,我对此很好奇,就将这种植物带回了研究所。

    我从这种植物提取了这两种成分,结果研究成果却被助手窃取了,卖给了他人,我从bK回来以后就直在查这件事,我找到了那个助手,从他的口知道是个女人主动找得到他,还给了他笔很大数额的钱,我就着这条线索往下追查,就查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沈清澜静静的听着,听到现在,她也没有从这话里听出什么不对,唯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几个都不认识这个女人,也就是说跟她有仇怨的概率很低,更多的可能就是这个女人背后还有人,而且对他们充满着恶意。

    伊登又拿出了另张照片,沈清澜看了眼,脸色立刻就变了,那张照片上,是个背对着她的女人,穿着件吊带裙,在女人的右肩上有个暗红色的刺青。

    ------题外话------

    V群已开放,想要加入V群看福利的亲们请先加入验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订阅截图进V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