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国际巨星安德烈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也没有多想,或者说是相信方彤自己可以搞定的,要是这都搞不定,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方彤了。

    “清澜,清澜,我饿死了,有没有吃的?”于晓萱人还在门口,声音就从外面传进来了,方彤和沈清澜对视眼,无声笑笑。

    “咦,怎么只有水果,肉呢,怎么点肉都没有?”于晓萱在桌子上没有看见吃的,很是失望。

    “上次吃肉吃到医院去了教训还不够深刻,还惦记着肉呢。”方彤好笑。

    于晓萱龇牙,“你懂啥,我上次是次性吃多了,这次我肯定不会多吃。”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沈清澜,就像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沈清澜无奈,按了下墙上的服务铃,服务员很快进来,沈清澜将菜单递给于晓萱。

    于晓萱这次倒是没有点很多,就点了三个人的量。

    在等待上菜的功夫,于晓萱的嘴巴也没有停过,拿起桌上的水果吃得欢快,边吃,边不忘跟沈清澜他们说道,“清澜,你知道吗,最近我偶像要来京城了!”于晓萱脸的兴奋。

    “你偶像?谁?”方彤问。

    于晓萱翻了个大白眼,“就是国际巨星安德烈啊,他要来京城了,就在下周。而且他还是来我们公司哦。我只在电视和杂志上看过他,现在竟然可以见到真人了,听说这次他跟我们公司合作拍部电影,会在Z国逗留段时间,真的是太好了。”

    原本只是随意听听的沈清澜神情顿,看向于晓萱,“安德烈要来Z国?”

    于晓萱点点头,“是啊,就在下周三,我们公司要拍部电影,男主角就是他。”说到这里,于晓萱放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其实原本公司向他发出邀请是没有抱任何希望的,因为从他出道至今,从未接受过来自Z国的邀请,是任何邀请哦,这次公司其实也只是试试看,谁知他竟然同意了。”

    “他为什么不接受Z国的邀请?”方彤疑惑,她不追星,对于娱乐圈也不关注,自然对这些事情也就不清楚。

    于晓萱咬了口西瓜,摇头,“不知道,反正他从来没有接受过Z国的邀请,也没有来过Z国,而且这个人神秘的很,出道这么多年,关于他的**大家知道的是少之又少,他也没有什么绯闻,或者是负面新闻之类的,关于他的所有报道都是正面的,积极的,可以说是娱乐圈的股清流了。不过最近有消息传出,他跟名模茜丝莉是对,并且交往了很多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茜丝莉的身材可是真好啊,我要是有这样的身材就好了。”

    于晓萱脸的向往,她本身对娱乐卦消息就比较关注,现在身在圈,对这些更是了解的多,说起这些来也是如数家珍。

    沈清澜默默地听着,心有了思量。

    “对了,清澜,我的毕业论写好了,你改天帮我看看呗,我怕导师那里过不了。”

    沈清澜应了声好,看向方彤,“你的论写完了吗?”

    “已经写完了,到时候交给导师就可以了,不过我的外翻译可能还有点问题,清澜,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没有问题,你们到时候将件发我到邮箱。”

    吃完了饭,三人又去楼下的酒吧坐了会儿,三人的气质各有不同,长得又漂亮,自然是吸引了诸多人的目光,但是却无人上来打扰,毕竟沈清澜身的生人勿进气息。

    能来这里的家里条件都不差,起码都是不差钱的,对于沈清澜这位京城新贵自然是知道的,人家和朋友聚会,他们自然也不会那么没有眼色的上来打扰。

    “清澜,还是和你起出来好啊,清净。”于晓萱环视了圈,注意到周围人的目光,捂嘴轻笑,她的手里捧着杯果汁,不是她不想喝酒,而是沈清澜不让。

    方彤赞同的点点头,然后目光在看向某处的时候忽然顿了顿,“清澜,那个是不是你的那个养姐?”

    沈清澜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果然在吧台的位置看到了沈希潼,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似乎是昨天出现在周老爷子寿宴上的那个男人。据说是什么集团的公子的那个。

    “嗯。”

    “她最近倒是春风得意啊,报纸新闻上总是能看到她的消息。不是说在筹备音乐会吗,怎么还有时间来这里?”于晓萱翻白眼,她就真的不喜欢沈希潼,从上次在沈家见过之后,她对沈希潼的感官直接降到了负分。

    她甚至很不能理解,明明楚妈妈看着也是个温婉知性,明理的人,怎么就会看不透沈希潼的面目,对她比清澜这个亲生女儿都好呢?

    这次的音乐会宣传力度很大,又是沈希潼第次独挑大梁,楚云蓉有心想要捧她,媒体自然是要卖她这个面子,对沈希潼的关注度自然很高,再加上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次沈希潼就是想要不红都不可能。

    从沈清澜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看见沈希潼跟那个男人聊得很愉快,她今天的打扮倒是很正常,没有浓妆艳抹,很是符合她贯的淑女风格。

    沈希潼跟男人聊得正是火热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沈清澜他们。

    “希潼,这个周末有个party,你也起来吧,都是熟悉的朋友,也带你认识下。”男人发出邀请,沈希潼自然不会拒绝,毕竟音乐会还没开始,现在还不能得罪这个男人。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沈希潼柔声问道,派淑女风范。

    男人呢肯定就是喜欢沈希潼,虽然他也知道沈希潼只是沈家的养女,但是他有自知之明,沈家的正经千金不是他可以肖想的,而且沈希潼也是个受宠的,是不是养女又有什么所谓。

    “不需要准备什么,你人来了就好,本来就只是几个熟悉的朋友起聚聚,不是什么非常正式的场合。”男人说道。

    沈希潼就明白了,这大概就是几个富二代的私人聚会,去参加也正好拓展下自己的交际圈,这样也不错。

    俩人又说有笑,却不知不远处正有人拿着相机偷拍他们。

    沈清澜看了两眼就收回了目光,继续和方彤还有于晓萱有搭没搭地聊着。

    “小嫂子。”韩奕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沈清澜看去,就看到了韩奕那张妖孽的脸。

    韩奕自顾坐下来,就那么巧地坐在了于晓萱的身边,看了眼桌上,“小嫂子,既然来了怎么不点酒?想要喝什么尽管点,我请客。”

    “还要开车,不能喝酒。”沈清澜淡淡地说道。

    韩奕是刚刚从公司里出来,原本是想来这里喝杯,就被经理告知沈清澜和朋友过来了,沈清澜的朋友就那么几个,于是原本想要去包厢的韩奕转道来了酒吧。

    “女孩子少喝点酒也好。”韩奕说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身侧的于晓萱眼。

    于晓萱从韩奕进来之后视线就没有在他的身上停留过,捧着果汁喝的很是专心,仿佛她喝的不是果汁,而是琼浆玉露。

    韩奕好笑,这个丫头真够记仇的,自从去年年会之后,她就基本没有正眼看过他。

    “小嫂子,听说你盘了间茶馆?”韩奕说起正经事。

    沈清澜点点头,她的茶馆正式开业好久了,多数都是以前的老客,并没有因为换了老板而生意下降。

    加上年后开业之前,沈清澜将茶馆里的摆设做了细微的调整,环境更清雅,来的人反而更多了。

    她现在虽然很少出现在茶馆内,但是个星期还是会去趟的,毕竟是自己的正式生意,该关心的还是要关心。

    “小嫂子,最近我们公司要招待批从h国来的客人,其有几个很是喜爱我们的茶道,不知届时可否借小嫂子的茶馆用?”

    “可以,到时候我把店长的电话给你,你直接联系她,她会帮你安排好。”沈清澜口答应。

    茶馆原先并没有店长,只有个老板,这个店长是沈清澜后来选的,虽然上任时间短,但是办事能力很强,省了她不少事情。

    韩奕没有去过那间茶馆,但是也听沈君煜说起过,走的就是高端路线,倒也不怕掉了面子。

    “我说小丫头,我好歹是你的老板,我进来这么久了,你也不跟我打声招呼,合适吗?”说完了正事,韩奕起了逗弄于晓萱的心,脸严肃的说道。

    于晓萱撇嘴,放下手里的果汁,“老板好。”本正经,却很是不诚心。

    韩奕心有着淡淡地无奈,看着于晓萱瘦了不少的侧脸,不由想起初见时她脸上的婴儿肥,现在婴儿肥是完全没有了,露出了尖尖的下巴。

    “安德烈要来京城,我组了个饭局,你要参加吗?”韩奕问。

    于晓萱霍然抬头,眼睛亮,“我可以参加吗?”

    韩奕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忍不住黑线,这个死丫头,还真是花痴枚。

    “可以。”两个字,是从韩奕的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他就不应该提这个话茬。

    “清澜,我可以跟安德烈起吃饭了呢。”于晓萱很是开心。

    方彤看的有些无语,看了眼韩奕,她也已经察觉到了韩奕对于晓萱的不同,毕竟韩奕根本没有掩饰不是,只是于晓萱似乎对此没有任何察觉,是她反应太迟钝了吗?

    跟沈清澜对视眼,不说话了。

    ********

    南城颜家。

    颜安邦坐在沙发上,将纸件放在茶几上,看着对面的赵佳卿说道,“签字吧。”

    赵佳卿面无表情,家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用人被她打发走了,儿子女儿也不在家,有什么话都可以摊开来说。

    “颜安邦,字我可以签,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那个女人说是我故意将她的孩子弄丢的,为的就是报复她破坏了我的家庭,这个黑锅我不背。”

    颜安邦的脸色也不好看,看着赵佳卿的眼神充满了厌恶,“赵佳卿,我以前直觉得你虽然不是我喜欢的女人,但是起码称得上善良,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的心思竟然如此恶毒,当时沐沐才几岁,还是个孩子,你也忍心下手?”

    往事被翻出来,颜安邦心满是怒火,如果说以前他对赵佳卿有的是歉意和愧疚,那么现在,他只剩下后悔和厌恶。

    如果早知道赵佳卿是这样的个人,那么当年就算是让颜家衰败,他也不会跟这样个毒妇结婚,如果不是这个毒妇,他不会跟秦妍分开,他跟秦妍的女儿秦沐也不会丢失,秦妍不会疯了,乃至到了最后直接离开了他。

    “你这是已经认定了这件事是我做的?”赵佳卿平静地问道,没有生气,也没有伤心,她现在只剩下平静,她的心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伤完了。

    颜安邦不想再跟她扯这个话题,这是他内心的伤痛,永远愈合不了的伤痛。

    “盛宇和小夕是我颜家的孩子,你不能带走,当年你做的那件事,看在盛宇和小夕的份上我不会说出去,你签完字就离开吧,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小夕和盛宇,为了他俩好,你也少见他们。”

    赵佳卿笑了,笑的很是清浅,却充满了讽刺,“颜安邦,若论无耻,你绝对是我见过的最无耻的个。好,我成全你,我祝你跟你的红玫瑰从此白头到老,你永远不会有后悔的天。”

    她很是干脆利落地拿起了桌上笔,在件的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将笔放,站了起来,上了楼,再下来时,她的手上拿着个小小的行李箱,看也不看颜安邦眼,直接走出了颜家。

    她回头看了眼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眼角微湿。

    赵家的老宅还在,赵佳卿直接回了赵家,因为没有人住,家里堆满了厚厚的灰尘,卷起袖子开始打扫卫生。

    “爸,我妈呢?”颜盛宇从京城赶回家的时候,只在家里看见了颜安邦,没有看见自己的母亲。

    颜安邦还坐在沙发上,桌上放着的离婚协议就那么明晃晃的落在颜盛宇的眼睛里,他拿起来看了眼,脸色顿时变了。

    “你跟我妈离婚了?”颜盛宇不可置信地问道。

    颜安邦看了眼儿子,“是。”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外面那个女人?”颜盛宇沉了声,上次撞见父母争吵,他已经知道了父亲外面有女人,据说还是初恋,甚至他们之间曾经还有个孩子,个比他还大几个月的孩子。

    只是不知为何,那个孩子没有了,而那个女人也消失了,现在那个女人又回来了,所以他爸这是旧情难忘,想要跟老"qing  ren"复合?

    颜盛宇看着父亲的眼神充满了控诉,“爸,你不是忘了,我妈才是你的妻子,跟你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为你生儿育女的妻子,你现在就为了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跟我妈离婚?”

    颜安邦脸色铁青,“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你的教养呢?你妹妹是这样,你也是这样,真不知道你们母亲平日里是怎么教育你们的。”

    颜盛宇眼神变,“小夕也知道?”忽然明白了什么,“所以上次小夕会离家出走,就是因为这件事?”

    难怪。颜盛宇明白了,明白了的同时心也在后悔,当时自己不该指责颜夕任性的。

    “呵呵。”颜盛宇了冷笑,看着自己的父亲眼神冰冷,“你为了这么个女人抛弃妻子,连家都不要了,但愿日后不要后悔。”

    颜安邦怒急,瞪着颜盛宇,“颜盛宇,我是你爸爸。”

    “我宁愿没有你这样的爸爸。”颜盛宇扔下句话,就走了,他要去找他的母亲。他拨打了赵佳卿的电话,却没有打通,想了想,他打车去了赵家的老宅。

    “盛宇,你怎么来了?”颜盛宇到的时候赵佳卿还在打扫卫生,颜盛宇看着自己的母亲,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是叫了声“妈。”

    赵佳卿笑了笑,“妈妈没事,不要担心,你不是在学校上课吗。怎么回来了?”

    颜盛宇看着母亲强颜欢笑的样子,忍了忍,还是开口说道,“妈,你要是伤心你可以哭出来。”

    赵佳卿摇头,“妈妈不伤心。”她早就已经没有心可伤了。

    颜盛宇帮着赵佳卿打扫卫生。

    “小夕没事吧?”赵佳卿问道。

    “没事,她很好。”估计还不知道父母离婚的事情,但是颜盛宇心却很是心疼,估计这个丫头早就知道了这件事,直默默地背负在心里,她又是那样的性子,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定很大。

    就是他知道的时候也是深受打击,更不要说颜夕了。

    “妈,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颜盛宇轻声问道。

    赵佳卿笑了笑,“能怎么办,妈妈没有了丈夫,但是还有儿子和女儿,为了我的孩子,我也不会有事的,只是过段时间妈妈想出国旅游段时间,小夕那边就交给你了,她想考上b大,你帮着监督监督。”

    颜盛宇点头答应。

    而另边,颜盛宇从家里离开之后,颜安邦过了好久才冷静下来,看着桌上的离婚协议书,其实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段时间他直在跟赵佳卿说离婚的事情,但是赵佳卿直不同意,他甚至做好了跟她打官司的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赵佳卿忽然就同意了。

    他揉了揉额头,还在犹豫这件事应该怎么跟家里说,尽管赵佳卿做了那样丧尽天良的事情,但是这些事却不是可以跟颜盛宇和颜夕解释的,他们只以为他是因为秦妍回来,想要跟初恋旧情复燃所以才想着跟赵佳卿离婚,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秦妍是回来了,可是她已经结婚了,有了个幸福的家庭,她也没有来找过他,如果不是偶然遇见,他甚至都不知道秦妍回来了,而且赵佳卿曾经她,对他们的女儿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

    手机铃声响起,颜安邦拿起来看了样,是秦妍,“妍妍。”

    秦妍顿了顿,温柔开口,“安邦,我已经知道你跟赵佳卿闹离婚的事情了,其实你完全不需要这么做,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我也已经想通了,这本来就是我的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你跟她还有两个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你就算是为了两个孩子考虑你也不能这么做的。”

    缓了缓语气,秦妍继续开口,“再说了,你又是这样的身份,要是让部队的领导知道了,你的前途也完了。我现在已经结婚了,生活也很幸福,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至于沐沐......”秦妍的声音低了下去,“是我没有照顾好她,就当是我这个做母亲的欠她的,要是有来生,我定好好疼她,这辈子,是我们没有母女缘分。”

    颜安邦红了眼,粗着嗓音,“妍妍,你别这么说,这件事你没有错,都是我不好,是我太懦弱。”当初他要是可以勇敢点,那么也不至于造成了今天的悲剧。

    “安邦,你不要说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也不要为了我去做什么,我这次回来,只是因为这里是我的家乡,而不是想要破坏你的家庭,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根本不会回来。”

    她说的情真意切,却让颜安邦心愧疚更深,“妍妍,是我对不起你,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能帮得上的,我定会帮。”他没有说他已经跟赵佳卿离婚了,不想给秦妍增加心理负担,她是那样善良的个女人。

    挂了电话,颜安邦再看向那份离婚协议时,心那点点感慨消失无踪。

    秦妍望着结束电通话的手机,嘴角挂着淡淡地笑意。

    “在想什么呢,这么开心?”男人从后面拥着她,在她的耳边柔声问道。

    秦妍温柔地笑笑,在男人的脸上亲了口,“老公,你回来了。刚刚跟朋友打电话,聊了两句,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男人年纪在四五十岁上下,长相普通,只是看向秦妍的目光却充满了宠溺,想来是极喜欢秦妍的。

    秦妍穿着件吊带睡衣,从男人的视角看去,可以看见大片雪白的肌肤,他还能看见她那两团雪白,男人的眼眸变深了,不得不说秦妍长得是漂亮的,即便已经是四十多岁的女人了依旧是风韵犹存,不止脸蛋保养的好,就是身材那也是保养的相当的少女,走出去就算说她才三十出头都有人信。

    男人把抱起她,走进了卧室,“今晚我就想吃你。”男人暧昧地声音在秦妍的耳边响起,她妖娆笑,揽上男人的脖子。

    ***********

    魅色酒吧。

    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沈清澜几人也打算回家了。

    “小嫂子,我送于晓萱回去好了,正好顺路。”走到门口,韩奕开口,他的公寓跟于晓萱的家世同个方向的,顺路倒是真的。

    “我不要,我自己打车回去。”于晓萱口拒绝。

    于晓萱的家跟沈清澜是两个方向,方彤和沈清澜住在个方向,沈清澜看了眼韩奕,对上他的眼睛,美眸轻闪,“晓萱,晚上打车不安全,让韩奕送你回去,你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清澜,我打车就好,不用麻烦韩总,韩总日理万机的,让他送我回去多不合适啊。”于晓萱笑嘻嘻。

    沈清澜看了韩奕眼,给他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韩奕咬牙,瞪着于晓萱,然后抓着她的手腕,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将她塞进了车里。

    “小嫂子,你放心,我肯定将她安全给你送回家。”韩奕留下句话,直接开车走了。

    方彤担忧的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清澜,她这样真的没事吗?”韩奕不会对晓萱怎么样吧?

    沈清澜轻轻摇头。“走吧,没事,韩奕有分寸的。”韩奕虽然是花心,但是人品还是过得去的。

    方彤略略放心,上了沈清澜的车。

    “你在路口将我放下吧,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的。”于晓萱坐在副驾驶,对着韩奕不情不愿的说道,她是真的不喜欢跟韩奕独处,这个男人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四处留情,而且还渣,弄大了人家的肚子又不负责,可以说是将她讨厌的都占全了。

    韩奕脸色有点冷,因为于晓萱语气里的嫌弃,“跟我在起就这么让你难受?”

    于晓萱愣,“什么?”

    “我到底是哪里招惹你了,你这么讨厌我?”

    “没有讨厌你,你是我的老板,我的衣食父母,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呢。”于晓萱死不承认,就算是真的讨厌,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啊。

    韩奕冷笑,“于晓萱,你说这话的时候心虚不虚?”

    是有些心虚。于晓萱暗想,但是这话却绝对不能说出来,她可是听公司的同事暗地里议论过,这个老板别看长相妖孽,但是为人最是记仇,谁要是得罪了他,他会明目张胆地给你穿小鞋,还让你无话可说,可阴险了。

    韩奕是不知道于晓萱心的想法,要是知道,只定会被她气的吐血三升。就她这样,要是自己真的记仇,她早就不知道会被自己整成什么模样了。

    “我心虚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韩奕嗤笑,也不揭穿她,你要是不心虚,你眼睛躲躲闪闪的干嘛。

    “于晓萱,我不是吃人的老虎,你能不能每次不要见到我就躲?”韩奕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透着淡淡地无奈,于晓萱现在见到他,不是躲开就是副我不想跟你说话,你也别跟我说话的表情。

    于晓萱心更虚了,干干地笑道,“老板你肯定看错了,我没有躲你。”

    韩奕斜了她眼,“于晓萱,你笑的真难看,别笑了。”

    于晓萱立刻不笑了,韩奕也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而是正色道,“今天琳达来找我过,说希望能让你出演安德烈参演的电影的女二,就是男主的妹妹的角色,我答应了。”

    于晓萱先是呆,“你说我可以演安德烈的妹妹?”

    见她脸惊喜的模样,韩奕又后悔了,他当时就不应该答应,看她这脸的花痴样,可真是碍眼。

    “是。”硬邦邦的个字。

    于晓萱满脸的喜色,只是忽然脸色变,“是不是因为清澜的关系所以你才答应的?”她知道她的资源比般的新艺人都好,很多新人艺人会遇到的黑幕问题,她次也没有遇到。

    不,其实遇到过次,当初参加选秀的时候,唐米娜在她的茶水下药,让她嗓子哑了,但是这件事后来也调查清楚了,原本于晓萱以为是圣煊主事人明察秋毫,后来得知韩奕跟沈清澜的关系,心明白多半是因为沈清澜的关系。

    “是不是重要吗?”韩奕问她。

    于晓萱沉默会儿,然后开口,“重要。我希望是我凭借自己的实力拿到的角色,而不是靠关系,我不想直被别人说是关系户,是靠着朋友护着才能在这个圈子里混。”她的神情很是认真。

    她知道她说这话很是矫情,要是没有沈清澜和韩奕的关系,她根本分不到琳达的手下,也拿不到令别人羡慕的资源,她已经不止次的听别人在背后议论她,说她是靠着韩奕上位的,被韩奕潜规则。

    这些话她没有跟别人说过,但是不代表她的心里没有想法,她这么努力,也是为了向别人证明,她是有关系,但是她也有实力。

    韩奕也正经了神情,“于晓萱,关系也是实力的部分,你能拿到好的资源,那是你的本事,也是对你实力的种肯定。”他没有否认这次的这个角色是因为他的关系所以才会落在于晓萱的身上。

    “我不想总是被别人说是关系户。”于晓萱的神情忽然有些低落,这样情绪低落的她是韩奕没有见过的,韩奕见到的于晓萱从来都是生龙活虎的,虽然会冲着他吼,会咬他,甚至干脆无视他,但是每个都是富有生气的。

    韩奕的眼底划过抹心疼,缓声开口,“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要更加努力,认真对待每次机会,用事实告诉别人你是优秀的,对的起那些得来不易的资源。”

    于晓萱第次认真地侧过头看着韩奕,因为红绿灯,韩奕此时并没有开车,而是也在看着她,四目相对,于晓萱头次觉得韩奕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韩奕,我会努力的。”

    她没有说不要这次的机会,她不是天真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能把握的机会她是定会把握住的,骨气这种东西,也分在什么时候。

    韩奕笑了笑,“于晓萱,其实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很好,你比般人都努力很多,而且可塑性强,不然你以为靠着我跟小嫂子的关系你能拿到那么多资源?”

    于晓萱闻言,眼底浮现丝喜色,“真的吗?”

    韩奕看着她瞬间恢复了活力的眼睛,桃花眼里也闪着笑意,点点头,“是真的,你的可塑性确实很强,就是因为对你的未来很是看好,当初我才会把你分派到琳达的手下,好的玉石也需要遇上个好的雕刻师傅才能绽放出独特的光芒。但是这个过程你所遇到的也会比般的人多,付出的也会比般人多。”虽然我可以护你周全,却不能代替你努力,所以于晓萱,你能靠的其实还是只有你自己。

    于晓萱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我会努力的,即便是为了清澜和琳达姐。”

    韩奕忍不住脸黑,为了沈清澜和琳达,那么他呢,刚才的鼓励统统都喂了狗了是吧。

    “哼。”韩奕转过头,冷哼声,他现在拒绝跟于晓萱说话,不然他怕会不小心将她给掐死了。

    于晓萱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韩奕,别人都说女人翻脸比翻书快,依照她看,这男人的脸也不遑多让,尤其是眼前的男人,就跟来了大姨妈似的。

    俩人路无话,到了目的地,于晓萱开门下车之前,看了眼不说话的韩奕,犹豫了下,说到,“韩奕,谢谢你送我回来,还有,开车小心点。”

    韩奕没有应声,但是脸色却是缓了缓,嘴角轻轻勾起,低着头看了自己的胸口眼,笑了笑,韩奕啊韩奕,没想到有天你的心里也会住进个人,还是个女人。

    韩奕此刻的心情极好,驱车回了韩家的老宅,只是刚进门,就听到了客厅里传来的欢声笑语,他的脚步顿了顿,脸上的笑意凉凉。

    “哟,这大半夜的你们都不睡,在这开party吗?”韩奕手里拿着车钥匙,车钥匙上有个圆形的钥匙扣,套在他的手指上,甩甩的,加上他那漫不经心的笑,整个就是纨绔公子哥。

    韩正山看的火气蹭的下就上来了,“这么晚才回来,你到哪里鬼混去了?”

    “你都说了我是去鬼混了,自然是个令我流连忘返的好地方。”韩奕抬起腕表看了眼,“而且现在才十点多,你不也没睡吗,怎么,抱着你的小老婆,是打算在客厅里上演限制级?啧啧啧,那你可得悠着点,人老了,就要服老,要是万个不小心玩过火了,过去了,你就成了全京城的笑话了,到时候韩家的列祖列宗从地底下蹦出来,我可不会帮你求情的。”

    韩正山脸色铁青,瞪着韩奕,“放肆,你这个逆子,这是你跟父亲说话的态度?你的教养都喂了狗了是吧?”

    韩奕笑的欢快,“我的教养?子不教父之过,我没有教养,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啊。”

    沙发上还坐着个女人,二十七的样子,但实际上已经三十多了,只是因为保养的好,所以看上去显得很年轻,此刻她的脸色也很是不好看,她就是韩正山的第二任妻子夏菲。

    韩正山被韩奕几句话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夏菲赶紧轻抚韩正山的胸口,“好了,别气了。他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然后看向韩奕,语重心长地开口,“韩奕,你别回来就气你父亲,他身体不好,经不起你的刺激。”言外之意,就差说韩奕不孝了。

    韩奕冷眼看着她,“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说这个话?”

    “什么身份,她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父亲,你说她是以什么身份来说这个话?她就算不是你的亲妈,但你也要叫声阿姨吧,对待长辈应有的尊敬没有人教过你?”韩正山怒瞪着韩奕,很是不满韩奕对夏菲的态度。

    韩奕笑意浅浅,桃花眼是灼灼光华,“我想问问这个‘阿姨’比我大了有五岁吗?”

    句话,让在座的二人都变了脸。

    ------题外话------

    推荐月初姣姣《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

    叶家,燕京最低调的顶级豪门,叶九霄,特种兵退役,神秘低调,性子乖戾,“我从军十年,霸道又护短。”

    第次碰面,她就把他给看光了。

    却不曾想他竟要以身相许。

    “九爷,以身相许,我真的受不起!”

    “我不嫌弃你。”谁让你是我儿子亲妈呢。

    【解锁姿势篇】

    经纪人坐在叶家客厅,着急上火,偶遇某包子骑狗而过。

    “小九爷,你麻麻人呢?”

    “哦,听说麻麻过段时间要拍动作片,粑粑从昨晚开始就在房间帮她解锁姿势。”

    “呃——”某人僵住。

    “粑粑说麻麻肢体僵硬,不帮她把筋骨拉开,很容易受伤。”

    经纪人无语望天,自从她家这棵白菜跟了叶九爷,就变成花椰菜了,双腿就没合拢过,有这么多姿势需要解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