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互不相欠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温家是百年世家,底蕴深厚,而温家的优秀子孙也不少,枝叶庞大,在军界、政界和商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温兮瑶是海城温家现任家主之女,她这辈,直系子孙稀少,她的上头有三个哥哥,但是女孩子却只有她个,受宠程度可见斑。

    “清澜。”傅衡逸走进来没有看见沈清澜,往角落里看,果然找就找到了,无奈地笑笑,走了过去。

    温兮瑶看着眼前的男人,在沈清澜和傅衡逸的身上打量了眼,瞬间了然,暧昧地朝着沈清澜眨眨眼睛,丫头,眼光不错,这个男人很赞。

    沈清澜笑笑,“这是我老公傅衡逸,这是我的学姐温兮瑶。”

    温兮瑶笑得温婉得体,跟傅衡逸友好招呼。

    毕竟是温家之女,良好的礼仪修养自然是不缺的,只是姓傅,看着样子也不是像是般人,她狐疑地看了眼沈清澜,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的这个小学妹身份不简单啊。

    “兮瑶学姐,家长辈找,我就先过去了,改天联系。”

    温兮瑶笑着点点头,注意到沈清澜和傅衡逸走过去的方向,果然看到了沈家人,笑笑,没想到认识这么多年的学妹竟然是沈家人…。等等……沈家人,那不就是说沈清澜和沈君煜是兄妹?

    温兮瑶此刻想骂人,摇了摇头,将此刻脑那些不明的想法抛诸脑后。

    寿宴已经开始,楚云蓉是找两人入座的,温兮瑶的席位跟沈家、傅家隔得较远,沈清澜并没有看见她。

    这次寿宴来的人很多,沈家和傅家跟周家的关系匪浅,席位自然是靠前的,而且就凭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的身份,坐在这里也无可厚非。

    寿宴分为上下两场,上半场是国传统的宴请,下半场则是类似于舞会形式的场合。上半场结束,在场的很多人就转移到了楼下的那层,这次周家直接包下了这家酒店的上下两层,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清澜,衡逸,你们都下去玩吧,让我们这几个老人家在这里说说话就好。”傅老爷子几个人正坐在那里说话,见到傅衡逸和沈清澜坐在边,就开口说道。

    “对,你们年轻人管自己去玩就好,我们几个老人家也好久不见了,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多说说话。”周老爷子笑着开口,然后看向边的孙子周诚,“你也别杵在这里了,起去玩吧。”

    周诚微笑点头,跟几位老爷子打了声招呼,与傅衡逸他们起下去了。

    沈老爷子看着周诚离开的背影,问着周老爷子,“小诚今年有二十七了吧?”

    “嗯,确实是二十七了,最近他妈妈正在着急他的婚事,可是他自己本人却是点都不着急。”

    “现在的年轻人跟我们那时候不样,结婚都迟,我们老了,儿孙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吧,不要操心这么多。”沈老爷子倒是看得开,沈君煜今年都三十了,他也没有催过,倒是楚云蓉,时不时跟他念叨两句。

    “沈老哥说的是,儿孙自有儿孙福。”

    傅老爷子直没有说话,这倒是有点不符合他的性格,沈老爷子和周老爷子说了半天,才意识到不对,看向他,只见傅老爷子手上拿着部手机,不知道在摆弄着什么。

    “傅老哥,你在弄什么呢?”周老爷子好奇,伸头看了眼,却没有看明白。

    傅老爷子嘿嘿笑,“我最近在研究微信,现在年轻人都喜欢玩这个,我们虽然老了。但也要与时俱进啊,不能被时代淘汰。”

    这微信是最近沈清澜给傅老爷子申请的,为此还特意去给傅老爷子买了部智能手机。

    “年轻人的这些东西我是玩不来。”周老爷子摇头,现在的科技发展太快,他跟不上那个速度。

    “你别理这个老头子,他就是时新鲜,等过几天他就不玩了。”沈老爷子嗤笑,对于傅老爷子的性子那是了解的很。

    傅老爷子轻哼,“你就是羡慕嫉妒,清澜丫头给我买了手机申请了微信你吃醋了,就没见过你这么爱吃醋的老头。”

    沈老爷子脸色有些青,“傅老头,又想吵架是不是?”

    “来就来。”

    周老爷子看的失笑,眼睛里却满是回忆,当年他们三个起上的战场,因为性子相投,慢慢走到了起,关系极好,甚至多次救过彼此的性命。别看现在沈老爷子和傅老爷子时不时地斗嘴,但是这俩的关系确实比铁还硬。

    “我还是真是羡慕两位老哥哥,再过不久,你们的第四代就出来咯,哪里像我,孙媳妇都还是没影的事情。”周老爷子感叹,他是真心羡慕啊,沈家的那个是孙女,就这样被抢走了,想想有点后悔,早知道当年他也定居京城了,这样近水楼台,沈家孙女是谁家的还说不定呢。

    “嘿,你就收起你的想法吧,清澜丫头是我们家的,你就是再想,她也变不成你老周家的人。”傅老爷子眼就看出了周老爷子的想法,嗤笑。

    周老爷子也就这么感叹,倒也没有真的放在心上,而是看向沈老爷子,“今年六月份就要举办婚礼了吧?”

    “没有,婚礼定在了九月。”说到这个,傅老爷子来劲了,“我想举办式婚礼,咱们都是国人,老祖宗的东西不能丢,凤冠霞帔多好看,清澜丫头穿上肯定很漂亮,要我说还是举办式婚礼。”

    “又不是你结婚,你喜欢有什么用。”沈老爷子怼他。

    “哼,沈老头,你敢说你不喜欢式的?”傅老爷子冷哼。

    沈老爷子不说话了,他确实更偏向于式婚礼。

    “不过要是清澜丫头喜欢西式婚礼,我们也可以举办两场,场式的,场西式的。”傅老爷子自言自语,眼睛里泛着光,唯的孙子要结婚,娶的人还是自己极为满意的,对于这场婚礼他自然也更加上心几分。

    沈老爷子这次倒是没跟傅老爷子唱反调,清澜结婚,婚礼必须盛大,他不能委屈了唯的孙女,就是举办两婚礼也是可以的。

    “两位老哥,等到清澜和衡逸结婚,你们可别忘了我,我是定要来参加的,就算是没有请柬,我也要厚着脸皮来讨杯喜酒喝。”周老爷子笑眯眯。

    “哪里能忘了你,我们原本还打算请你当主婚人呢。”沈老爷子笑着说道,他们三家的关系,外界都知道密不可分,就算是高调点也不是什么大事。

    周老爷子笑得开怀。

    这边三位老爷子在讨论傅衡逸和沈清澜的婚礼讨论的不亦乐乎,那边被讨论的两位主角却没有在楼下的大厅里,而是寻了个机会出去了。

    “你带我去哪里?”沈清澜跟在傅衡逸的身后,问道。

    傅衡逸笑笑,牵着她的手,“带你去个地方。”

    沈清澜也不问了,最近傅衡逸总是喜欢带着她到处走,也不告诉她目的地,她都习惯了。

    跟在傅衡逸的身边,任由他牵着自己,看着俩人十指相扣的手,沈清澜微微笑,其实只要跟他在起,去哪里她是无所谓的。

    傅衡逸带着她也没有走远,就在附近,好像是个公园,沈清澜疑惑地看向他,“大半夜的来公园做什么?”

    傅衡逸笑笑不说话,而是牵着她的手直接走了进去,二月的晚上,公园里的人不多,但是也有几个,沈清澜甚至看见好几个背着相机、好像是摄影师的人。

    傅衡逸在门口的指示牌上看了眼,然后带着沈清澜朝着个方向走去,她今天穿的是件晚礼服,身上披着傅衡逸的西装外套,这是刚出酒店门口的时候傅衡逸脱下来给她的。

    傅衡逸的身上就穿了件衬衫,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寒冷,他走在前面,时不时提醒着沈清澜注意脚下。

    她穿了双高跟鞋,公园里铺着的是青石板,他担心路不平她会摔着。

    “傅衡逸我不是小孩子。”沈清澜无奈地说了句这里的公园即便是晚上点了还是开着路灯,将路面照的清清楚楚的。她虽然穿着高跟鞋,但是还不至于走两步就摔了。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傅衡逸对她太过小心翼翼,而现在的沈清澜肯定想不到,后来她怀孕了之后,傅衡逸对她那才叫真的是个小心翼翼。

    “到了。”傅衡逸淡淡开口,示意沈清澜。

    沈清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终于明白傅衡逸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只见前方不远处,绽放着大片红梅,红的热火,在灯光的映射下,带着种魅惑,这是白天绝对看不到的景致。

    沈清澜看的有些入迷,她不知道傅衡逸是怎么知道这片红梅的,还带着她来这里看梅花,但这样的景致,确实就是她喜欢的。

    “据说这片红梅的品种与其他地方不同,晚上开的比白天漂亮,这次正好过来了,想着你会喜欢,所以带你过来看看,你喜欢吗?”傅衡逸站在沈清澜的身边,轻声问道。

    他没说这是今天跟周诚聊天的时候听周诚无意提起时,他就记在了心里,从很早的时候起,他就知道沈清澜喜欢旅游,喜欢美景,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伴她,陪她看遍山水,这是他心对她最大的歉意。

    沈清澜点点头,忽然侧身,抱住傅衡逸,“其实不用特意带我来这里的。”要是被别人发现他们途离席,影响很不好。

    傅衡逸回抱着她,“我常年在部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现在难得个机会,就想着能带你来看看。”

    沈清澜在傅衡逸的怀里笑的温暖,“其实你不用特意这样做,也不用觉得歉意,当初选择嫁给你,我就知道,也从来没有后悔。”

    傅衡逸笑的温柔,“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的抱歉,从上次在边境雨林相遇,傅衡逸的心就能隐隐感觉到沈清澜的过去,或许比自己所猜想的更加复杂,也更加艰难,这让他的心总是忍不住泛起疼痛,不是很剧烈,就像根针,轻轻地扎了下,却无法忽略。

    他回来的时候没有第询问她的过去,是知道她还没有准备好,他也不想去揭开那段过往,或许他的心底还有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害怕。

    沈清澜从傅衡逸的怀退出来,走到株梅树下,轻轻伸手触碰了朵花,仔细看着,这梅花的品种确实与其他的地方不同,不是玫红色的,而是如血般的鲜红,花瓣层层叠叠,花蕊则是黄色的,散发着淡淡地幽香,香味有点像腊梅,但是却比腊梅更淡点,要靠近了才能闻到。

    她低头轻轻地闻了闻,傅衡逸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温柔的看着。

    “咔嚓。”声快门响,傅衡逸寻声看去,之间不远处,有人正端着相机,对着他们拍照,见他看过去,那人脸上很是不好意思。

    傅衡逸走过去,那人将手里的相机抱紧点,紧张地说到,“我不是故意偷拍你们的。”她就是刚才看到那幅画面,觉得太美了,所以才不自觉举起了相机。

    “我可以把照片删了。”

    傅衡逸将手伸到她的面前,看着她不说话。

    那人愣怔,迫于傅衡逸身上的气势,将相机递给了他,“我不是记者,我就是个摄影爱好者,这片血妖姬要在晚上才能拍出最美的效果,所以我才晚上过来的,我不是跟踪你们。你可以把里面关于你们的照片删了,但是不能砸我的相机啊。”这相机很贵的。最后半句话在傅衡逸的目光下吞进了肚子里。

    傅衡逸翻看了几张照片,然后将相机还给她,“照片拍的不错,能不能帮我们再拍几张?”他说的很是客气温和。

    那人呆,傅衡逸走过来的时候她以为他是要来砸她相机的呢,却没想到事情来了个这么大的戏剧性转折。

    那人神情愣愣的,看着傅衡逸半天不说话,傅衡逸眉头轻皱,“不方便吗?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不不不……不是,方便,很方便。”那人赶紧摇头,她刚才只是太意外了,这对男女长相太出色,是个很好的模特,哪里会不方便,她求之不得。

    “多谢。”傅衡逸温和道谢,走到沈清澜的身边,“需要我们摆什么姿势吗?”

    那人摇头,“不用,你们做自己的就好,我会抓拍。”抓拍出来的照片效果更好。

    傅衡逸更加满意了,看了眼沈清澜,眼底满是笑意,沈清澜与他对视眼,笑了笑。

    相机的“咔擦”声不绝于耳,那个拿着相机的女孩子很是开心,尤其是看着相机里记录下来的画面,更是高兴,这人长得好看就是好啊,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那里就成了幅画。

    “请问这些照片我怎么给你们?”女孩子走了过来,看向沈清澜问道。

    沈清澜拿出手机跟女孩子加了微信。

    “那我把照片整理后就发给你,放心,这些照片我不会给别人的。”女孩子已经认出了沈清澜,知道她是青年画家冷清秋。

    沈清澜道谢,然后才和傅衡逸起离开。

    “怎么想到要拍照?”回去的路上,沈清澜笑着问道。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傅衡逸并不喜欢拍照,就是家里,他的照片也不多。

    “只是想和你多几张合照。”傅衡逸温声说道,结婚这么久,他跟沈清澜的合照却只有去年去江南时候拍的张。

    沈清澜笑笑,“改天我把这些照片洗出来,然后整理个相册。”

    “你喜欢就好。等我有时间我陪你出去度假,我们多拍几张,等到老的走不动了,就坐姿啊摇椅上翻翻相册,回忆回忆当年。”

    沈清澜想象着那样的画面,不知不觉笑了出来,她其实有点想象不出来傅衡逸白头白发,满脸皱纹的样子。

    “其实不出去也没事,你可以给我当模特。”沈清澜眼珠子转,说到,她还惦记着傅衡逸那比模特还要修长有力的身体。

    傅衡逸眼眸暗了暗,低声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好,你想怎么画都可以,我都配合。”他的声音里揉了暧昧,听得沈清澜耳根子红。

    娇嗔地瞪了他眼,这人的脸皮厚的都没眼看了。

    俩人回去的时候宴会还没有结束,除了沈君煜,根本没有注意到俩人的离开,沈清澜将西装还给了傅衡逸,脸淡定地在沈君煜的身边坐下。

    沈君煜的视线在俩人的身上打量了圈,“你们刚刚去哪里了?”

    “里面太闷了,出去透透气。”沈清澜淡定地回答道。

    傅衡逸不知道从哪里给她找来了杯温开水,“先喝点水。”

    沈清澜接过,喝了口,沈君煜笑笑,也不多问了,妹妹已经嫁人了,他这做哥哥的,也不能事事都管。

    **

    温兮瑶将杜楠气走了之后个人在宴会上有些百无聊赖,又没有找到沈清澜,就想着早点回去,反正她也只是来打个酱油的。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觉得肚子似乎有些不舒服,于是先去了趟卫生间,解决了生理大事,她才打算离开,就碰上了同样来上厕所的沈君煜。

    暗暗道了声冤家路窄,温兮瑶就想装作不认识的从沈君煜的身边走过,只是刚走了没两步,个女人就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经过沈君煜身边的时候就那么巧地脚歪,跌倒了。

    沈君煜下意识得伸手拉了把,那个女人趁机倒在了沈君煜的怀里,手自然而然得揽上了他的脖子,头靠在沈君煜的肩上,浓郁的香水味瞬间萦绕在沈君煜的鼻尖。

    女人嘴角勾起抹笑,眼神迷离,倒在沈君煜怀里的时候,还不忘用自己的胸前的波涛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蹭的沈君煜的脸色当即就黑了。

    沈君煜脸上的笑容有点冷,眼神看着倒在自己怀里的女人,考虑着要是此刻松手,会不会显得不绅士。

    女人半闭着眼睛,迷离地看着沈君煜,红唇轻启,“帅哥,我喝醉了,方便送我回家吗?”确实带着丝的酒气,却并不难闻。

    沈君煜笑意凉凉。

    温兮瑶靠在墙边,看戏看的津津有味,她自然是能看出来那个女人是故意的,估计装醉的成分更多些。

    她在边看好戏,却没有注意到沈君煜已经看到了她,此刻嘴角的笑意很是清浅,“兮瑶。”他唤,温柔如水。

    温兮瑶脸上的表情僵,看着沈君煜的眼神就像看个神经病,我认识你吗,叫的这么亲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沈君煜看着温兮瑶,眼神里满是警告,温兮瑶撇撇嘴,站直了身体,走过去,把将那个女人从沈君煜的怀里拉出来。

    “我说这位小姐,你是出门没带眼睛吗,我的男人你也敢勾搭,也不看看自己长得有没有我好看。”温兮瑶脸的凶相,瞪着那个女人,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看个小三。

    那个女人被温兮瑶拽的直接摔在了地上,屁股先着地,估计是真的很痛,她忍不住哎哟声,“你谁啊。”

    温兮瑶微微弯腰,俯身看着她,“我是谁?我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我倒是想问问你是谁,我不过是上个厕所的功夫,你就扑上来了,看你的年纪也不是很老啊,怎么就这么饥渴难耐。”

    女人被温兮瑶说的脸色铁青,指着温兮瑶“你”了半天,就是说不出句完整的话来。

    温兮瑶伸手,将她的手指打开,她最讨厌人家用手指指着她了,很没礼貌哎,“你什么你,我告诉你,这个男人可是我的,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下次看见你就不是这么好说话了,我可是会打人的。”

    她的眼睛停留在女人的胸前,“大姐,以后要是想做呢就找个正规点的医院,起码做的自然点,不要让人眼就看出来是假的,硅胶填的太多了,万破了,就得不偿失了。”

    女人脸色已经不能用铁青形容了,被温兮瑶气的浑身都在轻轻的颤抖,她说不过温兮瑶就把视线投向沈君煜,脸的“你看看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母老虎,哪里有点好?”的表情。

    沈君煜则是温柔地看着温兮瑶,满脸的宠溺,对女人指责的眼神视而不见。女人差点气的白眼翻晕过去。

    温兮瑶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身子抖了抖,很想说句,“大哥,我都豁出去我的形象帮你了,能不能正常点。”

    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恨恨地看了眼温兮瑶,简直吃了她的心都有。又看了眼沈君煜,见他没有点反应,才踩着高跟鞋走了,脚步稳健,哪里有点醉酒的痕迹。

    “大姐,下次喷香水记得买好点,这种劣质香水就不要用了,显得你很Low啊。”温兮瑶冲着女人的背影吼,还不忘风情万种得撩了撩自己的秀发。

    女人的脚步踉跄了下,加快了脚步。心暗恨自己倒霉,其实她是这次宴会的嘉宾带进来的女伴,按理说这样的场合就是要带女伴也该带自己的妻子或是正式的女朋友,不会有人带"qing  ren"的,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自然有那么两个没眼力见的。

    女人跟的男人是个老头,她也是求了好久才让老头带她来这里的,只是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些有身份的,就算是挑女人也有自己的品味,自然看不上她这样的,她盯了沈君煜晚上,好不容易草找了个机会跟沈君煜近距离接触,结果却碰上了程咬金。

    是的,在她的眼里,温兮瑶就是个跟她样的半路杀出来强沈君煜的程咬金,她盯了沈君煜个晚上了,根本没在沈君煜的身边看见过她。

    女人的心理温兮瑶和沈君煜是不知道,温兮瑶听道沈君煜的笑声,脸色微黑,这个男人现在是在嘲笑她凶悍?

    “喂,好歹我也帮了你,你这么笑我是什么意思?”温兮瑶双手叉腰,质问道。

    沈君煜忍了忍,收了脸上的笑,“抱歉,时没忍住,只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可爱的面。”他本想说凶悍,想了想,换了个词。

    温兮瑶脸上的表情缓了缓,算是接受了沈君煜说的话,“你既然知道自己招桃花,就不要随便伸手,这样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

    沈君煜煞有其事得点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记住了。”没有解释其实刚才真的就是下意识地伸了下手。难得次的好心却办了件坏事。

    温兮瑶见沈君煜表现良好,加上他又是沈清澜的哥哥,心原本对他的怒气小了些,摆摆手,“行了,既然你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先走了。你今晚帮了我次,我刚才也帮了你次,咱俩以后可是互不相欠了。后会无期,拜拜。”

    挥挥手,很是潇洒,刚要走,却被沈君煜拉住了手腕,“你去哪里,我送你,就当做你刚刚帮我的报酬。”

    “不用,你也帮了我,而且我是自己开车来的,不用你送。”温兮瑶拒绝,她现在可不想跟这个男人待在起,她就想不通了,沈清澜这么好相处的个人,她哥哥的性子咋就这么恶劣呢。

    沈君煜不知道温兮瑶的想法,见她拒绝了也不勉强,放开了她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温兮瑶甩甩手,这次是真的走了。

    沈君煜笑笑,摇摇头,也走了,连厕所都没去。

    宴会还没有结束了,但是两位老爷子到底年纪大了,身子撑不住,所以就打算离开了。

    傅家和沈家行人正在楼下等着沈君煜,见他回来了,就打算起回酒店,今天时间太晚,回京城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决定现在这里住晚再回去。

    “傅爷爷,沈爷爷,家里房间已经准备好,不如今晚就住在家里吧。”周诚挽留。他是出来送客的,毕竟是爷爷的至交,他不能不放在心上,楼上的客人就交给他的父母招呼了。

    沈老爷子笑的温和,“不用,酒店都是现成的,而且我们这么多人,住在家里也不方便,就不打扰了,有时间带着你爷爷到京城做客。”

    周诚也不勉强,笑着点头,“这次招待不周,下次您和傅爷爷来,我在带你们去临市转转。”

    “行了,不要客气来客气去了,再墨迹下去天都亮了。你进去吧,我们先走了。”傅老爷子大手挥,率先上了车。

    周诚直等到他们的车子开出去看不见了才进去。

    因为第二天是周,傅衡逸和沈谦连夜赶回了部队。

    临走前,傅衡逸看着沈清澜,眼底有着淡淡地不舍,“我走了,你自己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打电话。”

    沈清澜微笑点头,“知道了,大晚上的开车小心点。”

    傅衡逸笑笑,“好。”走了两步,折了回来,抱着沈清澜就是个缠绵悱恻的吻,沈清澜很是配合的回应着他。

    傅衡逸放开她,笑笑,“现在终于有点理解了‘从此君王不早朝’这话。”

    沈清澜好笑,傅衡逸摸摸她的脸,“这次我真走了,你照顾好自己。这个周末我不回来,下下周我再回来会有三天的假期,我们去海边度假。”

    “好。”沈清澜点点头。

    这次傅衡逸确实没有回头,沈清澜关上房间的门,坐在床边,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正在此时,手机亮了,提示有信息进来。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是微信。点开。

    是今晚在公园里碰见的那个女孩子,将整理好后的照片发了过来。

    【谢谢。】沈清澜发送过去两个字。

    那个女孩子很是快速地回了过来,【不用客气,这些照片是没有经过处理的,我这里保留了份,等处理好了我再发给你。】

    毕竟是晚上拍的,在光线处理上难免有些不尽如人意,她想调调色,将照片调的好看些。

    沈清澜倒是不急,随手翻了翻那个女孩子的朋友圈,发现她竟然是个摄影师,想了想,问道。

    【你们那里可以洗照片吗?】

    【可以的,你要洗照片?】

    【我想将今晚拍的照片洗出来,多少钱你告诉我,我微信转你。】

    【好的,钱就不用了,今晚遇上你们很开心,你告诉我地址,我将照片寄给你。】

    沈清澜将尚雅苑的地址发给她,然后将女孩子发过来的照片下载下来,张张翻看着。

    很多都是她的正面照,傅衡逸站在她身边,拍的是他的侧面,只有少数几张是他们两个人的正面。

    沈清澜的视线停留在其张照片上,照片上傅衡逸从后面抱着她,她的手上拿着朵梅花,正转过头与傅衡逸说着什么,笑容温暖,傅衡逸则是低头看着她,脸的宠溺。

    她看着照片,轻轻地勾唇。

    **

    第二天早,沈清澜他们就返回京城了,沈希潼在这次的宴会上很是安分,就安静的跟在楚云蓉的身边,表现的很得体,沈谦也就没有多说什么,而且这次回来时间太紧,他也没有时间好好跟楚云蓉谈谈,想着只能放在下次了。

    将两位老爷子送回大院,沈清澜就离开了,她今天约了于晓萱吃饭,于晓萱的戏份已经杀青了,这次也算是庆祝。

    她先回家了趟,洗了澡又换了衣服,躺在床上,闻着鼻尖傅衡逸留在家里的淡淡地气息,沈清澜渐渐开始犯困。

    昨晚她基本没睡,又开了几个小时的车,现在确实有点累,加上熟悉的环境,睡得很快。等她再度醒来时间已经是下午了,整理下正好可以出门。

    地点定在魅色,自从顾阳和顾凯被傅衡逸发配到部队里去了之后,韩奕他们几个也很少过来,他们的专属包厢也就空了下来。

    沈清澜来过几次,加上韩奕特意的吩咐,经理见到她就直接将她带到了韩奕他们几个专属包厢。

    “沈小姐,韩总吩咐过,您过来可以直接使用这间包厢,有事您按个铃。”经理客气说到,这位沈小姐身份尊贵,不是他可以得罪得起的。

    沈清澜道谢,很快就有服务员送上了果盘,“沈小姐今天想喝什么酒?”

    沈清澜想到于晓萱那个酒鬼属性,有些头疼,摇摇头,“不要酒,我还有朋友没有来,你先去忙吧,等来了我再找你。”

    经理笑着点头,退了出去,还不忘将包厢门给她关上。

    先到的是方彤,方彤进来之后就直接摊在了沙发上,脸的疲惫。

    “你这是怎么了?”沈清澜侧目。

    方彤摆摆手,“没事儿,就是加班累的。”这个周末她都在加班,办公室了的人针对她,却又不是明目张胆的,她也不能找沈君煜说什么,要是真的去找了,就真的坐实了她跟沈君煜之间不清不楚了,天知道她跟沈君煜之间是比清水还清。

    “工作这么多吗?”沈清澜疑惑,方彤现在就是个实习生,怎么会比沈君煜这个老板还忙?

    “我动作慢嘛,人家个小时可以搞定的工作,我要花两三个小时才可以。放心吧,这只是暂时的,我脑子又不笨,过段时间适应了就好了。”方彤说的有些漫不经心。

    ------题外话------

    为啥有人不喜欢兮瑶姐姐,兮瑶姐姐很霸气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