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温家兮瑶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浴室里,沈清澜擦干净身上的水,看着眼前的这件睡衣发愁,实在是这件睡衣的布料少的可怜,这件睡衣是年前于晓萱送给她的新年礼物,送给她的时候脸的神神秘秘,直看着她笑,还说傅衡逸肯定会喜欢。

    等她走后,沈清澜打开看了眼,就把这件据说花了于晓萱不少钱,专门从国外给她买回来的睡衣放在了衣柜的最底下,她明明放的那么好,也不知道傅衡逸是怎么找到的。

    看到这件睡衣的时候,沈清澜就明白了,傅衡逸绝对是故意给她拿这件睡衣的。

    “清澜,还没洗好吗?”傅衡逸在外面闲闲地问了句。

    “马上就好。这件睡衣不是我的尺码,再帮我拿件。”沈清澜垂死挣扎。

    沈清澜看了眼睡衣,又看了眼浴巾,在裹着浴巾出去和穿着睡衣出去之间权衡利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没差。

    只是转念想,她与傅衡逸之间都亲密接触过那么多次了,哪里没有看过,还害羞什么,不就是件布料少点的睡衣吗,拿起睡衣,套在了身上,打开了浴室的门。

    傅衡逸就那么斜躺在床上,手肘撑着头,看见沈清澜出来,尤其是看清了她身上的睡衣时,眼底神色瞬间就变了。

    他坐了起来,眼睛黏在沈清澜的身上,她的皮肤本来就白皙,黑与白的对比,强烈地刺激着傅衡逸的视觉。

    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沈清澜对上傅衡逸如狼般的眼神,又开始不自在了,走到另边躺下。

    只是还没等她盖好被子,傅衡逸个翻身,就在她的上方了,他低着头,定定地看着她,深情温柔,“老婆,你今晚很美。”

    沈清澜对上他的视线,美眸轻闪,主动揽上了他的脖子,微微仰头,靠近他的耳边,吐气如兰,“难道我以前不美?”带着丝魅惑的气息,透着大胆,跟刚才的害羞截然相反。

    她的气息喷洒在傅衡逸的耳边,热热的,痒痒的,傅衡逸的眼眸越发深了。

    “美,直很美。”傅衡逸的眼眸很深,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

    傅衡逸低头,沈清澜微微偏头,躲过了他的吻,傅衡逸疑惑地看着她。

    “今晚换我在上面。”沈清澜说到,说完,也不等傅衡逸回答,个翻身,俩人的位置就来了个对调,傅衡逸躺在床上,看着黑白对比及其鲜明的女子,脸的“来蹂躏我吧”的表情。

    沈清澜伸手,将绑着头发的发带解开,头秀发披散开来,部分散落在她的胸前,衬得她胸前的肌肤越发白皙。

    傅衡逸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沈清澜缓缓俯下身子,头发顺势落在了傅衡逸的脸上,带来阵阵的痒意。

    傅衡逸身上的热度开始上升,看着沈清澜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欲/望,沈清澜微微笑,吻上了傅衡逸的薄唇。

    她的吻轻轻柔柔的,犹如羽毛刷过傅衡逸的心间,撩拨地他越发的心痒难耐,他想翻身占据主动权,但是沈清澜的手稳稳地固定住他的,虽然他用力就可以挣脱开沈清澜的桎梏,可是又不愿意这么做,隐隐地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

    沈清澜学着傅衡逸的样子撬开他的牙关,其实不用她撬,傅衡逸就主动张开了。

    个吻,绵长而激情四射。

    沈清澜的吻落在了傅衡逸的脸上,然后傅衡逸的耳垂上就感觉到了湿润的暖意,温温的,暖暖的。

    他的呼吸越发粗重,沈清澜却不急不缓,眼底闪过丝狡黠,慢慢地磨蹭着。

    傅衡逸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见沈清澜迟迟不肯进行下步,终于忍不住,个翻身,再次来了个位置互换。

    “玩的很开心?”傅衡逸声音沉沉,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沈清澜笑的开心,点点头,“嗯,很开心。”

    傅衡逸闻言,也不怒,嘴角轻勾,深深地看了眼沈清澜,说的意味深长,“接下来,我会让你更开心。”

    终于占据了主动权,傅衡逸毫不客气的伸手,将那件令他疯狂的睡衣扯下来,扔在地上,然后抓起沈清澜的手放在自己的睡衣上,低低开口,“帮我脱。”

    沈清澜微微笑,干脆利落地除了那件睡衣,很快,卧室里就漾起了片浓浓的春意。

    过了很久很久,卧室里才安静了下来,吃饱喝足的傅衡逸看着已经睡过去的沈清澜,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亲了口,然后才抱着她沉沉睡去,临睡前,他忍不住想到,下次有时间可以陪老婆逛逛内衣店。

    **

    周六,沈清澜起床之后就去了傅家,明天是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的好友周海鸣老爷子的十岁整寿,周家在临市,距离京城还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为了不迟到,也为了能让两位老爷子有饱满的精神,两家人商量了之后决定周六去临市,休息晚再去参加寿宴。

    周海鸣老爷子跟傅老爷子和沈老爷子都是个战壕里出来的兄弟,同生共死过,关系匪浅,若非如此,这次周老爷子的寿宴俩人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去参加,毕竟对于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来说,这样的机会是过次少次。

    沈谦和傅衡逸都去部队了,明天直接从部队出发去临市,而沈君煜公司也也有个很重要的会议,要晚上才能走;沈希潼要忙乐团的事情,所以最后就是沈清澜和楚云蓉带着两位老爷子先走。

    沈清澜负责开车,两位老爷子坐在后面,在沈清澜的车子后面,还跟着辆车,是两位老爷子的警卫员。

    “清澜,等下妈妈来开车吧,你先休息下。”在开了两个小时之后,楚云蓉说道,开车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她担心沈清澜累到。

    沈清澜摇头,“不用,我坚持的住。”不过是四五小时,对于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路开车到临市,沈君煜已经提前订好酒店,所以沈清澜倒是丝毫不用操心这些。

    安顿好了两位老爷子,沈清澜才跟沈君煜打电话,傅衡逸那里只是发了则微信告知。

    “清澜。”沈清澜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抬起头寻声看去,来人是个女子,波浪卷的长发染成了栗色,披在肩上,脸上带着墨镜,遮住了大半张脸,穿着件杏色的风衣,下身是条紧身牛仔裤,勾勒出优美的腿部线条,脚上是双十厘米的高跟鞋。

    沈清澜眼底有丝疑惑,来人拿下脸上的墨镜,轻笑,“几年不见,就不认识了?”

    “温学姐,好久不见。”沈清澜眼底闪过丝笑意。

    温兮瑶打量着眼前的小学妹,三年多时间不见,她比以前更漂亮了。

    碰见了熟人,原本打算回房间的沈清澜和温兮瑶找了家咖啡厅坐了下来,“温学姐,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几天,你呢,应该要毕业了吧?”

    “嗯,六月份就毕业了。”沈清澜说到,温兮瑶是她的学姐,比她大四届,她刚刚进学校的时候,温兮瑶还在读研究生,沈清澜也是个偶然的机会才认识了她,然后过了没有多久,温兮瑶就出国了,这几年俩人直没有什么联系,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见。

    温兮瑶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沈清澜,这些年她直在国外,很少回国,更是不曾踏入过京城,这次回国时间也不久,自然不知道沈清澜的近况。

    注意到沈清澜手上的戒指,温兮瑶很是惊讶,“你结婚了?”

    沈清澜笑了笑,“嗯。已经结婚半年多了。”

    “我直以为你是独身主义者,没想到竟然这么早就结婚了。”温兮瑶叹息,她对沈清澜的印象还停留在几年前,印象她是个很清冷的女子,话不多,却不高傲。

    沈清澜眼底闪过抹温柔,“遇到合适的人就结婚了,温学姐现在在哪里高就?”

    “我刚刚回国,现在还没想好,这次过来临市也是来看看,恰逢位长辈过寿,所以就多停留两天。”

    长辈过寿?沈清澜眸光轻闪,“温学姐也住在这家酒店?”

    “嗯,不然也碰不到你,我原本还打算过段时间找你吃饭,没想到就在这里遇见了。可真是缘分。”可不是缘分嘛,明明没什么联系的两个人就这样在异地他乡遇到了。

    俩人又闲聊了两句,然后才起回酒店,沈清澜他们住在十楼,温兮瑶住在十七楼。

    “清澜,这是我的电话,有时间多多联系。”温兮瑶递给沈清澜张名片,说到。

    沈清澜接过,看了眼,没什么头衔,只有个名字和手机号码,还有个邮箱号。

    “好,再见。”

    告别了温兮瑶,沈清澜将名片随手放进包包里,回了房间。

    傅衡逸是半夜到酒店的,他训练结束就赶过来了,沈清澜直没睡,等着他,“先进去洗澡吧,衣服我帮你放在卫生间里了。”

    傅衡逸的身上都是汗,也没有去抱沈清澜,只是俯身在她的唇上啄了下,“谢谢老婆。”

    沈清澜笑笑,关了房间门,浴室里很快响起水声。

    沈清澜打了个内线电话,将傅衡逸换下来的衣服交给他们,让他们拿去干洗。

    傅衡逸洗澡的速度向快,沈清澜才刚弄完,他就已经出来了,见他头发上还滴着水,沈清澜又进去拿了条毛巾。

    因为第二天要参加别人的寿宴,这夜,傅衡逸什么也没干,只是单纯得抱着沈清澜睡觉。

    **

    第二天吃过早饭,沈清澜就被楚云蓉拉着去做造型了,等到沈清澜他们回来,就看见了沈希潼他们几个。

    傅衡逸的眼睛从沈清澜出现的那刻起就没有从她的身上移开过,沈清澜穿了身浅蓝色的长裙,头发盘起,露出雪白的颈部和诱人的锁骨,脖子上什么都没带,只是戴了副深蓝色的耳坠,与她身上的衣服相得益彰,脸上画着精致的淡妆,却淡化了她贯的清冷,整个人散发出股柔和温婉的味道。

    看着这样打扮的沈清澜,傅衡逸的眼底满是惊艳,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盛装打扮的样子,她本就长得好看,即便是看惯了她的素颜的傅衡逸也深深地被她惊艳到了。

    沈希潼的眼睛里则是满满的嫉妒,她直都知道沈清澜漂亮,但是现在的沈清澜……她看了眼看着沈清澜移不开眼的傅衡逸,咬着嘴唇。

    “妹妹,我们毕竟只是参加别人的寿宴,你这样的打扮是不是……”她欲言又止。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她眼,视线在她身上的衣服上停留了秒,眼底意味深长。

    其实今天,沈希潼穿的比沈清澜还要隆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去参加什么重要的典礼,而她则是主角。只是因为有了沈清澜的衬托,才显得她的打扮没有那么抢眼。

    沈希潼原本的都算是想将自己最好的面展现在傅衡逸的面前,但是现在却被沈清澜抢了风头,心里对沈清澜的恨意更深了分。

    “我并不觉得澜澜的这身打扮有什么过分的地方。”沈君煜淡淡开口,看向沈清澜的眼睛里都是笑意,“澜澜今天很漂亮。”

    沈希潼略有些委屈得看向楚云蓉,只是这次,楚云蓉却没有安慰她,而是说道,“我也觉得清澜这身衣服很好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吧,总不能在人家的寿宴上迟到。”

    沈希潼眼底暗,垂了眸,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怎么想的,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跟着群人走出去,直到寿宴现场,她都没怎么说话。

    寿宴在临市家五星级酒店举行,周家在临市也是名门望族,周老爷子早点从军,在部队里也是拥有折赫赫声望,子孙后代虽然没有从军的,但是在商家和政界也不乏表现出色者。

    “澜澜,这是你周爷爷,你可还记得?”沈老爷子带着沈清澜走到个老人面前,笑着说道。

    沈清澜的微微笑,“周爷爷,四年不见,你的身体依旧这么健朗。”

    周老爷子笑哈哈,“好,好得很,几年不见,沈大哥,你这个孙女长得是越发标志。不知道有没有男朋友?”

    周老爷子看见沈清澜眉开眼笑,他可不是什么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老人,沈清澜的大名他可是知道的,见着好友的优秀后辈,难免就想到了自家的子孙,要是跟能沈家结秦晋之好,也是极好的。

    只是这话刚落,就被刚走过来的傅老爷子听见了,傅老爷子哼哼,“你这老小子,几年不见,刚见面就想抢我孙媳妇,当我是死的啊。”

    “我什么时候要抢你孙媳妇了,我问的是沈大哥……”说到半,看向沈老爷子,“沈大哥,这……”

    沈老爷子笑眯眯得点点头,“嗯,衡逸的确是我的孙女婿。”

    周老爷子遗憾地看了眼沈清澜,道了声可惜,傅老爷子很是得意,满意地看了眼不远处正与人交谈的傅衡逸,这个孙子做的最正确的件事就是在很多人都还没有发现沈清澜的好的时候就把她给娶了,现在,哼哼,就让这帮人眼馋去吧。

    三位老爷子在说话,沈清澜站在这里也有些尴尬,于是就找了个借口去找傅衡逸了。

    沈清澜刚刚进来的时候,现场就有很多人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大名鼎鼎的青年画家冷清秋,在场的很多人自然是认识的,直想找机会,只是她直陪在三位老爷子的身边,大家都不好去打扰,现在见她个人,自然就是蠢蠢欲动了。

    这不,沈清澜刚刚走到半,就被个人影挡住了去路,男人笑得很是绅士,“沈小姐,你好,我是恒通的总经理,我叫苏威,我很欣赏你的画作,这是我的名片,不知可否认识下。”

    沈清澜看了他眼,没有伸手去接他的名片,苏威也不恼,家世好,相貌佳还有才气的美人是有任性的权利的。

    “沈小姐,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我本人对油画向很感兴趣,尤其是像沈小姐这样的,年纪轻轻就取得这样大成就的青年画家更是欣赏。”

    听了男人的话,沈清澜清冷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视线落在眼前的男人拿着名片的手上,嗯,这个人的手比起傅衡逸的要白点,但是看着却没有什么力道。

    沈清澜还没开口拒绝,她的腰上就多了只手,紧接着,男人熟悉的气息就萦绕在她的鼻尖,她放松了身体。

    “怎么这么久才过来,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傅衡逸温柔磁性的嗓音在沈清澜的耳边响起,沈清澜点点头。

    自从傅衡逸出现,男人就没有说过话,眼睛直盯着傅衡逸落在沈清澜腰上的手上,见沈清澜没有任何反应,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脸上很是尴尬。

    他看了眼傅衡逸,认出这是跟沈清澜起进来的男人,虽然不认识,但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讪讪地笑笑,给沈清澜和傅衡逸让了道。

    “才会儿的时间不见,你就招惹了朵桃花,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时刻拴在我的身边才对?”离开那个男人远了点,傅衡逸附在沈清澜的耳边说道,话语里带着醋味。

    沈清澜莞尔,“你的桃花也不少。”说着,微微抬着下巴,示意傅衡逸看看现场那些女人的目光。

    傅衡逸笑了笑,“桃花太艳,哪里有雪莲花好看。”

    “那你可小心了,雪莲花太冷,可别冻着了。”

    “没关系,我很热。”

    夫妻俩小声地说着情话,落在沈希潼的眼,又是另番刺激。

    **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温兮瑶轻呼了声,对着眼前的男人道歉。

    沈君煜看着自己的西装,胸口的位置有片深色的痕迹,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对不起,都是我刚刚走的太急了,你把西装脱下来,我帮你去洗干净。”温兮瑶见沈君煜没有反应,只以为对方是生气了,想想也是,要是换做她,平白无故被人泼了杯酒,也会生气。

    “或者你告诉我这件西装多少钱,我赔给你。”虽然看眼前男人的装扮也不像是个缺钱的,但是谁知道呢,有些人越有钱越计较,也许眼前的这个就是。

    “没关系,我自己去清洗下就好,下次走路小心点。”沈君煜温和开口,件西装而已,他倒是并不在乎,只是在别人的寿宴上弄脏了衣服是件很失礼的行为,他总不能现在跑出去去买件吧。

    沈君煜有些头疼。

    温兮瑶注意到他眼底的神色,更加不好意思了,建议道,“那个,你先把外套脱下来,我现在给你洗下,让酒味散散?”

    沈君煜摇头拒绝,“不用了,没事儿。”虽然眼前的女人确实算个美女,但是他此刻还真的没有什么欣赏的心情。

    温兮瑶侧开了身,给沈君煜让了道,沈君煜直接离开了,走了两步,将外套脱下来,挂在臂弯里。

    温兮瑶目光直落在沈君煜的背上,她想起来了,这个人是沈家的长孙沈君煜,难怪刚才看的很是眼熟。

    沈君煜也是b大毕业的,比她大三届,当年沈君煜在学校里那也是风云人物,温兮瑶自然不会不认识。

    只是毕竟好久不见了,而且这几年沈君煜在商场上摸爬滚打,自然跟在学校不样,温兮瑶时之间没有认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温兮瑶手摸着下巴,眼底划过抹沉思。

    “兮瑶。”

    两个字,唤得是缠绵悱恻,温柔似水,温兮瑶狠狠打了个冷战,摸摸胳膊,她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温兮瑶转身,看向来人,眼底划过抹厌恶,“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深情款款地看着温兮瑶,“我是特意来找你的,我问过温伯父,温伯父说你来了临市,所以我就过来了。”男人没有说的是,为了搞到周家老爷子寿宴的邀请函,他费了不少的功夫,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来了,见到了温兮瑶。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再跟着我。”温兮瑶有些烦躁,这个人就是个跟屁虫,从国内跟到国外,又从国外跟到国内,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赶都赶不走,简直烦死了。

    见温兮瑶不高兴了,男人的脸上满是无措,“那个兮瑶,你别生气,我就是想看看你,你不要理我就好。”

    “杜楠,你到底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喜欢你,过去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杜楠点也不生气,看着温兮瑶的眼睛里全是包容宠溺,仿佛眼前的人只是个在闹情绪的孩子。反正这些话不是温兮瑶第次说了,他早就听习惯了,对于他而言,只要温兮瑶日不结婚,他就还有机会。

    “兮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不过没关系,你现在也没有喜欢的人不是吗,我可以慢慢等,也许有天你就会喜欢我了呢。”杜楠说的深情。

    温兮瑶手指握成拳,看着眼前的这张脸,她真的好想拳打过去,怎么就会有这种没脸没皮的男人呢,都被她拒绝过那么多次了,正常人早该放弃了吧,她是好话歹话都说尽了,结果这人就当没听见,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温兮瑶正在想着该怎么摆脱眼前的男人,眼角余光就看见了个人影,她的眼睛亮,跑过去,把抓住沈君煜的胳膊,将他拉到杜楠的面前。

    “谁说我没有喜欢的男人,这不是就是嘛。”温兮瑶指指沈君煜,对着杜楠说到。

    杜楠看了沈君煜眼,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看着温兮瑶认真的说道,“兮瑶,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是不能随便开玩笑,尤其是这种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是喜欢这个男人。”

    杜楠直跟在温兮瑶的身边,对于温兮瑶认识的人,不说都认识,但是大部分都是知道的,眼前的男人他别说见过,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兮瑶,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认识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这个人你根本就不认识,谈什么喜欢。”

    “我认识他,就在五分钟以前,我对他见钟情不行吗?”温兮瑶翻着白眼,对杜楠的死缠烂打很是不耐烦。

    沈君煜被温兮瑶拉过来,原本还脸的莫名其妙,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温兮瑶。

    “兮瑶你不要胡闹了。”杜楠说了句,然后看向沈君煜,“这位先生真是抱歉,这是我女朋友,我们俩闹了点小别扭,把你牵扯进来真是不好意思。”

    “谁是你女朋友,谁胡闹了,杜楠我告诉你,你别在这里胡说道。”温兮瑶气怒,她都这样做了,这个杜楠还是冥顽不灵。

    眼睛转了转,忽然踮起脚,揽上沈君煜的脖子,就在他的唇上亲了口,还特意停留了几秒,然后才放开沈君煜。

    “现在相信了吗。我是真的喜欢他,我要追求他。”温兮瑶对着杜楠宣布,手还与沈君煜十指相扣,举起来,在杜楠的面前晃了晃。

    杜楠眼睛睁得大大的,脸的不可置信,脸色苍白,看了眼温兮瑶,又看了眼沈君煜,脚步踉跄地离开了。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沈君煜淡淡开口,声音里带着冷意。

    温兮瑶俏脸红,连忙放开了与沈君煜十指相扣的手,低下头,“刚才,对不起。”她刚才真是被逼急了,不然也不会那样做。

    沈君煜脸上的神情有点冷,看着眼前的女人眼睛里的温和也悉数不见,“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温兮瑶讪讪,“那个,我真的是被逼急了,你想要什么补偿你可以说出来,只要我做得到,我都可以考虑。”

    沈君煜嗤笑,“下次想要搭讪请换种方式,这样的方式也许有些男人会喜欢,但是我肯定不是你认为的那种男人。”

    说完,沈君煜就扬长而去。

    温兮瑶呆愣在原地,良久,对着沈君煜离开的方向比了个指,这个混蛋,把她当做什么人了,竟然认为她这是在搭讪。

    她心还委屈呢,这可是她的初吻啊初吻,就这么没了,她还想哭呢。

    说起来也可笑,因为杜楠的死缠烂打,严防死守,温兮瑶今年都27岁了,可是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更不要说是跟男人亲密接触了。

    沈君煜离开之后,脸色还有些不好看,“哥,你怎么了?”沈清澜看眼沈君煜问道。

    沈君煜脸色僵,摇头,“没事儿,衡逸呢?”

    没有看到傅衡逸,沈君煜有点奇怪。

    “他刚刚在这里碰见个朋友,出去聊了两句。”

    “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了你好久。”沈希潼半抱怨半娇嗔地说道。

    沈君煜原本正在跟沈清澜说笑,看见她过来,脸上的笑意淡了两分,“有事?”

    沈希潼脸笑意的看着沈君煜,就像个极喜欢自家哥哥的妹妹,“哥,我朋友说很想认识你,你能不能过去跟他说几句话?”她的手指往个方向指了指,那里正站着个年轻男人,见到沈希潼看来,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微笑示意。

    “哥,这个朋友是家上市公司的公子,也是年轻辈的佼佼者,也许你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你就跟我过去跟他打个招呼好不好?”沈希潼脸上挂着笑,语气恳求。

    沈君煜眼底的笑意又淡了两分,“沈希潼,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随便答应。”这就是拒绝了。

    沈希潼眼底暗,她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这毕竟关乎到自己的脸面,还是软了语气,“哥,这里好歹也是外面,我在外人面前也是沈家人,你给我点面子好不好?”

    沈君煜眼睛里的笑意彻底消失了,落在沈希潼身上的眼神很是寒凉,他的脸上依旧保持着微笑,但是此刻谁也不会认为他的笑容是温暖的,尤其是沈希潼,她只觉得此刻的她面对的是座冰山,还是座包裹着岩浆的冰山,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沈清澜站在边,自然感受到了沈君煜身上的情绪变化,轻轻拉拉他的衣袖,沈君煜转头看了她眼,缓和了眼底的了冷意,再看向沈希潼的事情,眼睛里无波无澜,“只此次,下不为例。”

    沈希潼暗暗松了口气,这个男人是这次音乐会最大的赞助商,也是她的个追求者,虽然跟傅衡逸没法比,但也算是个很好的青年才俊,沈希潼不想让人家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沈君煜跟着沈希潼走了,沈清澜扫了眼周围,没有见到熟悉的人,百无聊赖的走到边,拿了杯香槟在手里,时不时抿口。

    她能感受到周围人的视线似有若无地落在她的身上,她也丝毫不在意,只要那些人不过来打扰她就好。

    “清澜,你也在这里?”温兮瑶刚刚摆脱了个前来搭讪的男人,想过来躲清闲就在这里发现了沈清澜。

    她就想不通了,这是人家周老爷子的寿宴,又不是相亲会,这些男人是没见过女人还是咋的,见到女人就扑上来。

    她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但是也没有到人见人爱的的地步吧,至于这么饥渴难耐吗?

    温兮瑶不知道的是,今晚的她穿了袭火红的裙装,配上精致的妆容,为她整个人都增添了分热情似火、妩媚妖娆,更何况,能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人,哪个没有点身份,长得漂亮,又有身份,自然是众多的男人的首选。

    沈清澜见到温兮瑶是点也不觉得意外,昨天就猜到了,“温学姐。”

    温兮瑶手上拿着的是红酒,“清澜,你不要叫我温学姐,太生疏了,以后叫我兮瑶姐就好。”

    沈清澜从善如流的点点头,对于称呼,她向不是很纠结,虽然她跟这个学姐只有几面之缘,认识不深,但确实还算聊得来。

    “清澜,你跟周老爷子认识?”在这里见到沈清澜,温兮瑶是惊讶的。

    “家里长辈跟周爷爷是至交,这次也是跟着长辈起过来给老人家拜寿的。”沈清澜解释。

    “我也是,其实我跟周老爷子不熟,但是家里的长辈跟周老爷子有交情,而这次我正好在这边,就代表家里过来了。”

    海城温家在南方,临市在北方,这个交情恐怕也不是很深,能让家里人过来估计也是因为温兮瑶正好在,不需要特地。

    说起温家,它在海城的影响力可是跟傅家在京城的影响力相媲美的,据说也是从清朝起就有人在朝为官,百年世家,底蕴自然不是般的世家可以比拟的。

    ------题外话------

    咳咳,我们沈哥哥的cP已经出现了,她真的不是方彤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