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她说,我爱你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清澜,衡逸,你们终于回来了。”刚走到门口,就遇见了出来扔垃圾的赵姨,“刚才老爷子都问了好几遍了你们到了没有,又不想给你们打电话,现在正个人在客厅里嘟囔呢。”

    傅衡逸好笑,牵着沈清澜加快了脚步。

    傅老爷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碎碎念,“这个臭小子,回来也不说先来看看爷爷,就带着老婆回娘家了,可真是娶了媳妇忘了爷,当初还不如养个孙女呢……”

    正念得欢,就看见了进来的夫妻俩,顿时闭了嘴,眼睛看着电视屏幕,副“我正在认真看电视,你们不要打扰我”的样子。

    对傅老爷子有着充分了解的沈清澜的眼底闪过丝笑意,幸灾乐祸地看了眼傅衡逸,松开傅衡逸的手走到老爷子的身边,“爷爷,看什么看的这么认真?”

    傅老爷子本来也没有真的在看电视,见清澜跟他说话了,将视线从电视机上移开,落在沈清澜的身上,笑得慈爱,“就是些养生节目,人老了,多看看这些有好处。你看过你爷爷了?”

    沈清澜笑笑,“嗯,跟妈妈聊了会儿,耽误了点时间,爷爷实在不好意思。”

    傅老爷子摆摆手,“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我平时又没事,迟点吃有什么关系,你爷爷个人也孤单,你有时间就多去陪陪他。”

    沈清澜笑着点点头,“最近直在忙着茶馆的事情,都没有时间陪你们,现在茶馆的事情弄得差不多了,以后我和衡逸会常常回来。爷爷应该还不知道吧,衡逸因为工作需要,要在京城军区待半年。”

    傅老爷子闻言,果然很高兴,看看傅衡逸,“你媳妇说的是真的,你真的要留在京城军区?”

    这件事傅衡逸刚刚跟沈老爷子说了,但是自家爷爷还不知道,点点头。

    “好啊,正好可以多陪陪你媳妇,京城军区离家近,回来也方便。”傅老爷子笑着说道,这是真的开心了,虽然不是直接调回京城军区,但这起码也是个好的征兆,而且,孙子已经回来了,他的曾孙子还会远吗?

    对于曾孙子,傅老爷子明知道不可能那么快,但还是心心念念的紧。

    “清澜,晚上我让小赵给你炖了盅汤,你可定要喝完啊,这汤可是美容养颜的佳品,你们年轻你女孩多喝些,不仅漂亮,还补身体。”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听到最后很是无语,看了眼傅衡逸,爷爷急着抱曾孙。

    傅衡逸回看她眼,不用理他。

    沈清澜:……你这样真的合适吗?好歹是你亲爷爷。

    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准备好做妈妈,缓缓也是她乐意看到的,那什么,古人不是讲究出嫁从夫嘛,虽然是老封建思想,但是偶尔也是可以遵从下的。

    傅老爷子哪里知道小俩口的打算,正喜滋滋的打算着以后每天都让赵姨炖汤给俩人喝,争取早日抱上白白胖胖的曾孙。

    第二日,傅衡逸要去军区报道,所以跟楚云蓉出去的只有沈清澜,出门的时候遇上了沈希潼,她挽上楚云蓉的胳膊,“妈,你跟妹妹去逛街,带上我吧?”

    楚云蓉看看沈清澜,“你不是要忙乐团的事情吗?”

    沈希潼笑容温婉,“乐团的事情不是下子就可以忙完的,妹妹难得出去逛街,我也好久没有跟妈妈起出去了,所以今天想跟你们起去,妈妈,你是不是不想带着我呀?”她说完,还故意嘟嘟嘴,俏皮的模样。

    沈清澜看也没有看她,低头玩手机呢,刚刚傅衡逸发了微信过来,她还没有回复。

    楚云蓉看了眼沈清澜,眼底为难,拍拍沈希潼的手,柔声劝到“潼潼,演奏会在即,这次又是你的主场,你要抓紧时间好好排练,周末宴会的衣服妈妈会替你准备好。”

    沈希潼眼神微变,咬了咬唇,放开了挽着楚云蓉胳膊的手,微微笑,“妈妈说的对,我还是好好准备这次的演奏会。”

    看着她明明难过却强笑的样子,楚云蓉心里软,差点就要说出那就起去的话,但是看着沈清澜浑身淡漠的样子,终究是将这话咽回了肚子里,现在跟清澜的关系好不容易缓和了点,她不想再弄僵。

    沈清澜不喜欢沈希潼,她早就知道,这次也只能委屈沈希潼了,“潼潼,你的亲生爸妈现在也住在京城,他们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有空也要多去看看他们,知道吗?”

    沈希潼的脸色隐隐发青,想起那对父母,她心就怒火升腾。

    自从鉴定结果出来以后,那对夫妻就彻底黏上她了,时不时就到大院的门口堵她,因为沈君煜只帮他们交了个星期的房费,等时间到了他们就没钱交房费了,又不想出去住小旅馆,沈家的人他们也不敢找,自然只能来找沈希潼。

    沈希潼倒是不想管,但这不是她不想管就能不管的,她要是真不管,这对夫妻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呢,现在是来堵她,要是堵不到她,也许就会来堵沈家的人,要是让沈家的人知道她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不管,还不知道会怎么想呢,所以无奈之下,沈希潼只好给这对夫妻在京城租了个房子。

    房子不算很好,但是绝对不算差,但是这对夫妻却很是不满意,会儿觉得房子太小,会儿又说这房子房租太贵,有这个钱,还不如去买套房子,起码是自己的,不用交房租,会儿又说地段不好,出门都没车,连打车都不方便。

    沈希潼听了气的脸色铁青,她出钱出力租房子,现在还望着她买房子,当她是提款机吗,她是生活富足,零花钱也不少,但是那只是零花钱,她的存款其实并没有多少,沈家虽然有钱,但对子女的管束也很严,她就是想掷千金也没有那个资本,她又不像沈君煜,有自己的公司,也不是沈清澜,她的收入很有限的。

    而且京城的房价那么贵,要是买套小的她不是买不起,只是依照她对那对夫妻的了解,要是买了这房子,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为了不养大那对夫妻的胃口,沈希潼直不肯给他们买房子,就是给钱也只是给刚好够他们生活的。

    本来以为这样那对夫妻该消停了,结果这俩人倒好,将他们的儿子给接了过来,还让她给他介绍工作,他个高毕业,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吃饭睡觉打游戏的废物点心,还指望她给他找工作,简直就是搞笑。

    因为她的拒绝,那对夫妻是天天给她打电话,打不通电话就去她工作的地方堵她,楚云蓉撞见过次。

    现在听到楚云蓉提起那对夫妻,她的脸色能好看才怪了。

    “怎么了?”楚云蓉奇怪的看着她。

    沈希潼扯出抹笑,“没事儿,就是忽然想到本来答应了今天带他们出去吃饭的,结果我给忘记了,还好有妈妈提醒。妈妈这次逛街我就不去了,等下次我再陪您去。”

    楚云蓉笑着说好,跟沈清澜起离开。

    看着俩人离开了,沈希潼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她这段日子过得直很不好,所以才想给沈清澜找点麻烦,但是没想到找到的人也是个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差点将她都给扯出来。

    这次要不是她聪明,间找了好几个转折,指不定这次的事情会怎样呢,只是她现在并不知道,她因为隐秘的行为早已暴露在他人的眼皮子底下,此刻那份可以当做证据的录音就躺在沈君煜的办公桌上。

    沈君煜已经听过那份记者跟男人的对话录音,与这份录音起的是沈希潼找人整沈清澜的对话录音,这些都是今天有人寄给他的,写了他的名字,却查不到是谁寄的。

    他开始也以为是有人恶作剧,但是他找人查看过,这两份录音根本没有被人动过手脚,也就是说这些都是真的。

    沈君煜的脸色很黑,眼底神色很冷,这已经不是沈希潼第次针对清澜了,他个人在办公室里待了很久,最后才拿起手机给沈谦打了电话,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他。

    “既然沈希潼的亲生父母已经找到了,而且也打算认回她,我们是不是也该将人家的女儿还给他们?”沈君煜冷冷地开口。

    也不知道对面的沈谦说了什么,沈君煜忽然变得很是愤怒,“澜澜没有受到伤害不代表沈希潼她做的就是对的,澜澜本来就是沈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而沈希潼她算是什么东西,就凭她也敢这样伤害澜澜,即便澜澜不在乎,我这个做哥哥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勒得他很难受,把将领带扯下,随手扔在沙发上,“你可以不管澜澜,但是我不行……你别忘了,澜澜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妈妈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还配做人家的父母吗?澜澜当年会丢失到底是谁的错……我告诉你,这是最后次,要是沈希潼再敢做出丝伤害懒懒的事情,我绝对不会放过她,什么沈家的大小姐,沈家的名声,在我眼里都比不上我妹妹的根头发。”

    沈君煜的手机被他狠狠地砸在了地上,他的神情暴怒,似头困兽,想要挣脱牢笼却逃不出去,他从来都是谦谦君子人,现在这样的状况,可以说是百年难得见。

    方彤就是在这时候进来的,她是来送件,只是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就对上了沈君煜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眸子,她愣,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却见沈君煜转瞬间就恢复了平日里的样子,让方彤以为刚才看见的那幕只是自己的错觉。

    “不是要送件,站在那里做什么,进来。”沈君煜坐在椅子上,声音温和。

    方彤定了定神,努力让自己忽略被砸的四分五裂的手机还有被丢弃在边的领带,将件放在沈君煜的桌子上,“余助理说晚上您有个应酬,晚上七点在皇庭会所,他让我提醒您声。”

    方彤板眼的说道,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恨死了余斌,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沈君煜此刻心情不好,所以才让她进来送件的?

    可怜她个实习生,根本就没有拒绝的权利。

    沈君煜接过件,低着头,只说了声“知道了”。

    方彤等了会儿,见他没有其他吩咐,就准备离开,只是刚打算挪动脚步,就被沈君煜开口叫住了,“今晚陪我去参加应酬。”

    方彤“啊”了声。

    沈君煜抬起头,直直地看着她,“不行?”

    方彤是知道沈君煜每次参加什么宴会或者应酬需要女伴的时候都会让秘书办的人当他的女伴,但是秘书办的人这么多,随便叫个都比自己好,干嘛要让她去,而且她从来没有去过那样的场合,根本应对不来,要是万做错了事,不是反而给公司添麻烦嘛。

    这么想着,方彤也这么说了,沈君煜静静地听她讲完。

    “或者,我让其他了人来?”方彤试探着问,其实她今晚约了丁明辉起吃饭,还真的是不方便。

    沈君煜看着她,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方彤被他看得有几分忐忑,“主要是我真的没经验,而且酒量也不好。”就是挡酒,我也帮不了你啊,要是去了,指不定谁帮谁挡酒呢。

    “方彤,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沈君煜问她,声音很是平静,看不出喜怒。

    方彤脸色微微变,脑子清明了几分,是了,她是来做秘书的,就是个打工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准备,只是这样的场合我需要穿什么样的衣服呢?”

    “平时的衣服就好,不要太休闲。”

    方彤点点头,走了出去,临出门前看了眼沈君煜,只见他已经重新低头看件去了。

    沈君煜见她离开了,从件抬起头,揉了揉眉心,刚刚跟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些争执,他有些累。

    他不是很能理解父亲的想法,他不明白留沈希潼在沈家的意义是什么,如果她安安分分的,沈君煜倒也不会说什么,沈家也不是养不起这么个人,但是现在,明显沈希潼的胃口很大,她想要什么,沈君煜未必不知道。

    刚想拿起手机给人打电话,却想起手机已经给自己砸坏了,拿起座机给方彤打了个电话,“现在去帮我买个新的手机,买好马上送过来。”

    句话说完电话就挂断了,刚刚回到办公桌的方彤脸无语的看着手机,她自然是知道刚才是谁打电话过来。认命地拿起包包离开公司,给某位大老板买手机去。

    索性公司附近就有个大型的手机卖场,她不知道沈君煜平时用的手机是哪款,看着柜台前琳琅满目的手机很是为难,想给沈君煜打电话,又怕人家老板嫌弃她办事不力,想了想最还是给沈清澜打了电话。

    “清澜,你哥哥喜欢什么样的手机?”方彤直接问道。

    沈清澜正在服装店里等楚云蓉试衣服,接到方彤的电话,脸莫名其妙,“什么?”

    方彤拍拍额头,“是这样的……”方彤解释了下事情的经过,“但是我不知道你哥哥喜欢什么样的手机,怕买的他不喜欢,所以就打电话过来问问你。”

    沈清澜沉吟,“你买个黑色的商务型的就行。”其实她也不是很了解沈君煜的品位,就是大致猜猜的。

    方彤如蒙大赦,指着柜台上的款黑色手机说道,“就这个吧。”

    方彤拎着手机回来的时候没有在办公室里看见沈君煜,地上的破手机已经不见了,扔在沙发上的领带也没有看到,办公室里如既往的洁净整洁。

    她撇撇嘴,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刚要出去,就听见休息室里传来水声,想着沈君煜应该是在里面,就去敲了敲门,手机买回来了,总要跟人家说声的。

    只是敲了门却没有人应,方彤喊了声,还是没有回应,猜想着人家大概是在洗澡,没听见,正打算退出去,休息室的门就开了,沈君煜高大的身影映入方彤的眼帘。

    沈君煜刚刚洗完澡,听到敲门就过来了,头发上还滴着水,身上衣服倒是穿了,只是上半身只穿了衬衫,领口的袖子开了三颗,露出大片的胸膛,衬衫的下摆也没有塞进西裤里,显得很是随意。

    方彤瞥见那片胸膛,迅速地移开了目光,耳朵尖确实微微泛着红,她的眼睛下垂,根本不敢乱看,“那个,手机已经买好了,就放在桌子上,你看看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再去换。”

    说完,方彤转身就要走,沈君煜叫住她,“等下。”

    方彤背对着她站着,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粉红的耳尖,眼睛闪,可以走到她的面前,微微低头,看着她,“我是老虎吗?连看我眼都不敢?怕我吃了你?”

    他的手落在衬衫的纽扣上,慢条斯理地扣着扣子,方彤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大手,默不吱声,只是耳朵尖更红了,不得不说,沈清澜和沈君煜兄妹长相都很好,尤其是双手,就跟艺术品似的。

    方彤是个十足的手控,以前就是因为喜欢沈清澜的手才跟她熟起来的,现在忽然发现沈君煜的手也很好看,比丁明辉的更加好看,更加有型,这是双很有力量的手。

    方彤的眼神落在沈君煜的手上,微微有些出神。

    沈君煜直盯着她,自然是发现看丝异样,唇边勾起抹浅笑,“六点我们出发,你出去准备下。”

    沈君煜言归正传,方彤瞬间回神,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看着个男人的手走神了,不禁有些尴尬,哦了声,匆匆离开了沈君煜的办公室。

    沈君煜摇头失笑,走到桌边,拿起手机看了眼,将自己的手机卡换上去。

    方彤走出办公室,揉了揉发烫的耳尖,摇摇头,这才发觉手机似乎在振动,是丁明辉打给她的,这才想起原本要跟丁明辉说的取消晚餐的事情被她给忘记了。

    “喂,明辉。”方彤语气有些歉然。

    只是丁明辉却没有察觉到这些,“彤彤,抱歉啊,晚上我有事,不能跟你去吃饭了,周末行不行?周末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方彤心里的那丝歉意消失无踪,眼神落在墙壁上,“你有什么事?”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丁明辉第几次跟她说有事然后放他鸽子了。

    虽然今天她也有事,就算是丁明辉有时间,他们也不能起吃饭,但是这两者感觉还是很不样的。

    丁明辉顿了顿,“有点私事,彤彤,我保证,这是最后次,周末我定陪你吃饭,行吗?”

    方彤眼神微凉,笑了笑,“好,正好我今天也有事,你不打电话过来,我也要给你打电话的。”

    这次轮到丁明辉沉默了,“你今天有事?什么事?”

    “老板让我陪他参加个应酬。”方彤说的轻描淡写。

    那边,丁明辉脸色僵,脑海不自觉想起去年公司年会的时候沈君煜搂着方彤跳舞的样子,“秘书室里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吗,怎么要你去参加?”

    方彤闻言,无声笑笑,“大概是他们都太忙了吧,而我个实习生,也没有什么事情,参加就参加了,你不是还有事情吗,你先去忙吧,我也要去准备了,先挂了。”

    丁明辉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脸色微微发青,同事看见了,问了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丁明辉摇摇头,总不能说他怕老板抢他女朋友吧。

    方彤虽然长得漂亮,也会打扮,但还不到倾国倾城的程度,沈君煜那样的人,肯定阅美无数,应该不会看上方彤的。

    丁明辉暗自安慰着自己,可是另方面,心里还是会担心,从上次见过方彤的父母之后,丁明辉就知道了自己跟方彤之间的差距,沈君煜的家世就是他这辈子都难以企及的。

    **

    “清澜,这件衣服怎么样?”楚云蓉从试衣间里出来,看着沈清澜问道,沈清澜上下打量看眼,点点头,“不错,很符合您的气质。”

    楚云蓉很高兴,“那我就买这件了?”

    “嗯。”

    楚云蓉进去将衣服换下来,沈清澜继续等着,就等到了傅衡逸的电话,傅衡逸问她在哪里,沈清澜报了地址。

    “你跟妈现在那里好好逛逛,我大概个小时后就到。”傅衡逸看了眼腕表,说道。

    “你事情办完了?”沈清澜轻声问道,清冷的脸上柔化了丝温柔。

    “嗯,已经结束了,下午放假,我去接你们。”

    知道事情办完了,沈清澜倒是没有阻止他,跟他约好了就挂了电话。

    楚云蓉已经换好了衣服,将是手上的衣服递给店员,“就要这件了,给我抱起来。”然后又指着架子上的其他两件衣服,“这两件也给我包起来。就按照我女儿的尺码。”

    她的手指着沈清澜,店员看了眼沈清澜,也没有上来量尺寸,点点头,拿着衣服走了。

    “妈,我的衣服还有很多,不需要买。”

    沈君煜是个很讲究品位的人,每个季度都会换新,连带着沈清澜的衣服也不少,很多甚至都是没拆封就过时了。

    “妈妈知道,但是你的衣服都太素了,而且都是休闲装,你现在已经结婚了,还是个女孩子,偶尔也要打扮的好看点。这两件虽然是裙子,但是颜色不是很鲜亮,图案也简单,你回去试试,没准衡逸喜欢呢。”

    沈清澜拒绝的话就在楚云蓉的最后句话里咽了回去。

    “我刚才看到家男装店,里面的衣服很不错,要不要给衡逸选两件?”楚云蓉征询着沈清澜的意见。

    沈清澜原本就打算给傅衡逸买衣服,自然不会反对,跟着楚云蓉走进家服装店,这家店的衣服确实不错,无论是设计还是剪裁都很好,沈清澜口气买了三套。

    等傅衡逸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沈清澜和楚云蓉大包小包的样子,他上前很自然地接过沈清澜手里的袋子,然后才接过楚云蓉的。

    “妈,现在时间还早,要不要先去吃个饭?”傅衡逸开口。

    楚云蓉摇头,“我就不去了,你跟清澜去吧,我等会儿还要去看个朋友,你在前面的路口将我放下就好。”

    小两口难得在起,楚云蓉也不想当这个电灯泡,而且她等会儿确实还有事。

    傅衡逸也不勉强,在前面路口将楚云蓉放下,又给她打了辆车,这才跟沈清澜离开。

    “今天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傅衡逸笑看着沈清澜,她不是喜欢买东西的性子,今天买了这样多,就连后座都快塞满,猜想着是不是楚云蓉买的。

    “看到有些衣服不错,就多买了些,也给你买了,回去试试喜不喜欢。”

    傅衡逸微笑,“你买的我肯定喜欢。”

    沈清澜脸蛋微热,她算是发现了,自从结婚后,男人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嘴巴也越来越甜了。

    既然岳母都给他们腾出空间了,傅衡逸自然不会辜负岳母的片好心,带着沈清澜驱车去了海边。

    这个季节的海边人还不多,潮湿的海风吹在脸上,带着湿意,还有海水特有的腥气。

    傅衡逸牵着沈清澜的手,另只手上拎着她的鞋子,沈清澜赤脚走在沙滩上,感受着脚下软软细细的触感。

    “走会儿就好,现在天气凉,脚受凉了不好。”傅衡逸缓声开口,带着丝宠溺。

    沈清澜笑着点头,歪头看着他,“傅衡逸,你有没有觉得你养了个女儿?”

    女儿?傅衡逸开始没明白,等明白了过来,视线在她的身上扫了眼,尤其是某个部位,笑得邪肆,“怎么不见你喊我‘爸爸’?”

    他低头,在沈清澜的耳边轻声说了句,“晚上可以试试。”

    沈清澜的脸瞬间红了个彻底,瞪了某个口无遮拦的人眼,这人的脸皮都快刀枪不入了。

    快走了几步,走到了傅衡逸的前面,傅衡逸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笑容温柔。

    这不是沈清澜第次来到海边,可以说她从小就是看着海长大的,魔鬼基地就在大洋的座孤岛上,四面环水,她甚至在冬天里被丢进海里训练,在冰冷的海水里苦苦挣扎,也曾差点被鲨鱼口吞了。

    每次面对大海,其实她的心对此都没有丝毫的好感,可是这刻,感受着身后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她忽然觉得眼前的这片大海是如此的美丽。

    海风吹在身上,吹起了她的长发,沈清澜回头,笑看着傅衡逸,真切的笑意,在她的嘴边缓缓绽放,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里面星光闪烁,身后,是片深蓝色的大海,映着天空。

    她说,“傅衡逸,我爱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让傅衡逸愣,随即笑了,笑得温柔宠溺,快步上前,将她拥在怀里,“我也爱你。”声音温柔缱绻。

    吻开始的浪漫而温馨,不知是谁,举起相机,记录下了此刻的美丽画卷。

    吻结束,沈清澜和傅衡逸俩人的气息微喘,沈清澜依偎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等我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傅衡逸点头,“好,我会给你个盛大的婚礼。”

    谁知,沈清澜却轻轻摇头,“我不要盛大的婚礼,只要个简单而温馨的就好,就几个亲朋好友。”

    “好,都依你。”傅衡逸眼底闪着星光。

    **

    “最近感觉怎么样?”心理医生周医生问着楚云蓉,这是楚云蓉的第三次心理治疗。

    楚云蓉靠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嘴角牵起丝笑,明显处于被催眠的状态,“跟她的关系好多了,她愿意跟我聊天了,今天还陪我逛街。”

    周医生微笑,语气轻柔,“这说明你们的关系在改善,你现在跟她单独相处,还会觉得痛苦吗?”

    闻言,楚云蓉脸上的笑意淡了些,“我对她有的从来都是愧疚,只要想起来我就会痛苦。当年要不是我的疏忽大意,我的女儿不会受这么多苦,周医生,你不知道,清澜小时候很可爱,很爱笑,最喜欢的人就是我,要是看不见我,她会哭,就连我去趟厕所,她也喜欢跟着我。”

    说起清澜的小时候,楚云蓉的脸上的笑意浓了些,这些话她从来不对别人讲,就是对着沈谦,她也没有说的这样的透彻,如果不是被催眠,或许她永远不会说出来。

    周医生静静地听着,神色柔和,没有丝的不耐烦。

    “她小时候很乖,很少哭,有时候我去演出,她就跟着爷爷奶奶,想我了就会给我打电话,听见我的声音才肯去睡觉。本来那天我是不打算带她出去的,但是她直缠着我,也不哭闹,就那么睁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时心软就给带出去了,还不让保姆跟着,要是那天我的心能硬些,或者让保姆跟着,那么就没有后面那些事情了。”楚云蓉落了泪,沈清澜丢失那天的情景,即便过了这么多年,她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我牵着她的手,直牵着,可是那天街上的人很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多人,刚好辆公交车停下,下来了拨人,我个不注意女儿就不见了,我找不到她,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她的情绪渐渐激动起来,身子轻轻地颤抖着。

    周医生见状,轻轻开口,声音温柔,“不要激动,你的女儿已经回来了,她已经回到你的身边了,而且她现在还结了婚,有个很疼爱她的丈夫,她现在很幸福。”

    楚云蓉泪落的更欢了,摇着头,“不样的,她不再是那个喜欢粘着我的女儿了,你不知道她第次看见我的时候,看着我的眼神犹如看个陌生人,甚至这么多年了,她跟我说话直都是客客气气的,我知道是我伤了她的心。”

    “为什么觉得是你伤了她的心?”周医生柔声问道。

    “因为我没有及时找到她,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还收养了个女孩儿,将原本应该给女儿的爱,给了那个孩子,但是我如果知道事情会这样,当初我是肯定不会愿意收养那个孩子的。”

    “我知道他们都说我偏心养女,对着亲生女儿还没个养女好,其实不是那样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清澜,而且希潼,她跟小时候的清澜很像,很粘我,我……”她说不下去了,其实她是爱女儿的,清澜是她的命,要是清澜遇到危险,让她拿命换,她也是愿意的。她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只爱养女不喜欢亲女,不是这样的。

    ------题外话------

    平静的日子持续不了多久了,我的宗旨就是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哈哈,所以,你们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