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秦沐是颜家的人?(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医院病房里,安德烈进来看见的就是伊登黯然的脸色,“安走了?”伊登问。

    安德烈点头,“恩熙去送的,你既然这么爱她,为什么不告诉她?”虽然沈清澜未必不知道,但是说不说,总是不样的。

    伊登笑了笑,“安德烈,我爱她是我的事情,她知道与不知道,接受与接受都不重要,我要的从来都是她幸福。带给她幸福的人是我最好,不是我,我也会感激那个人。”

    安德烈摇头,他无法赞同伊登的这种观点,换作是他,他爱个人,那么给这个人幸福的人就必须是他,换做是别人,他怎么都不放心。

    “伊登,你这样……”安德烈想劝,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劝,感情这种事,其实对于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真的就是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伊登笑,眼睛里有着细碎的光,“安德烈,安从来就不是个能让人轻易左右的人,我想给她幸福她也不会愿意接受。”

    安德烈沉默,知道伊登说的有道理,别说是伊登,那个肯特公爵家的奥斯汀,不也是样。

    笑了笑,你看,安狠起来就真的是狠,不喜欢就连给对方个机会都不愿意。不过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伊登和奥斯汀才会这样爱她吧。

    “安德烈,你见过那个男人吗?”伊登犹豫着开口,“就是安嫁的男人。”

    安德烈点头有摇头,“我见过他次,就在上次去救你的时候,我没有跟他近距离接触过。但是他是个很强的人。”能制服King的人,绝对是个强者,而他最佩服这样的强者。

    伊登这下更加放心了,是个强者就好,只有足够强大的人才能保护好安。

    “伊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安德烈忽然从伊登的表情里看出丝不对劲,问道。

    伊登想要摇头,但是想了想,还是开口,“也许那个人还活着。”

    安德烈期初没明白,等想明白之后,脸色巨变,不可置信地看着伊登,“这不可能,当初我们是亲眼看见他受了重伤,跌进海里的。”要是那个人还活着,那么……

    伊登眉心紧皱,“我现在也不确定,这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或许是我想多了。”

    “肯定是你想多了。”安德烈咬牙,要是那样都还能活着,那还是人吗?

    伊登抿了抿唇,眉眼间闪过抹忧色,但愿真的是他想多了吧。

    **

    沈清澜回来之后,将给大家带的礼物送了出去,然后她的日子重新恢复了平静,傅衡逸依旧在部队没有回来,沈清澜每隔两三日会跟他打电话,依旧是日常聊的那些,看上去与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傅衡逸直都没有问,她也不去提,俩人就像是默契地忘记了前段时间边境的事情般。

    这日,沈清澜刚起床,就接到了颜夕的电话,这是从画展相遇之后,颜夕第次打电话给她。

    “大姐姐。”颜夕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跟以往的不同的是,声音里没有丝活力,反而有些沙哑,似乎是哭过。

    沈清澜顿,“怎么了?”

    “大姐姐,你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你。”颜夕的声音里带着哽咽,沈清澜报了家里的地址。

    半个小时后沈清澜就在家门口看见了颜夕,眼圈为红红的,明显是哭过,眼睛底下是浓重的青黑。

    看见沈清澜,颜夕直接扑到了她的怀里,她比沈清澜矮些,抱着沈清澜的腰,埋在她的怀里。

    沈清澜的身子僵,除了傅衡逸和表姐家的小豆丁,她没有跟人这样的亲密过,有些不习惯,但是颜夕的情绪明显不对,她想了想,没有推开她,任由颜夕抱着。

    颜夕抱了会儿也就放开了,跟着沈清澜进门,第次来沈清澜的家,她脸上没有半分的好奇,这根本不像是她的性格。

    沈清澜猜不出她发生了什么事,让她在沙发上坐下,给她倒了杯水。

    颜夕喝了口温水,似乎是缓过来了些,将水杯放在茶几上,然后才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张照片,递给沈清澜,沈清澜接过,看了眼,眼神瞬间变,定定地看着照片上的人。

    这张照片不是完整的,被人撕了半,剩下的半张上面是个男人,男人的怀里抱着个小女孩,六七岁的样子,仔细看,跟颜夕有那么点点的相似,但沈清澜不会认为这是颜夕的小时候,因为那个小女孩,跟秦沐小时候长得模样。

    她遇见秦沐的时候秦沐是岁,看着比照片上的孩子大些,但是模样却没有什么变化。

    “这张照片你从哪里拿来的?”沈清澜问颜夕,仔细听,还能听见她声音微微的颤抖。

    颜夕垂着眸,看着自己的脚尖,“是从我爸爸的书房里找出来的。上面的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爸爸。”

    颜夕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她没有想到在她眼是个十佳好男人的爸爸竟然会在外面有私生女,还是个比她的哥哥还大几个月的私生女。

    “那上面的孩子是我爸爸的私生女。”颜夕声音很低。

    沈清澜看着颜夕,即便知道她现在很难过,但她还是问出了口,“上面的这个孩子,叫什么名字?”

    “秦沐。”

    “轰”的声,沈清澜觉得自己的脑子瞬间就炸了,竟然是秦沐,竟然真的是秦沐,真的就是她找的那个秦沐。

    她把抓住颜夕的肩膀,紧紧地看着她,“她真的叫秦沐?现在在哪里?”

    颜夕被沈清澜的这个样子吓了跳,她皱着眉,“大姐姐,你弄疼我了。”

    沈清澜放开她,“抱歉。”

    颜夕此刻也顾不得自己的难过了,看着沈清澜,有些担忧,“大姐姐,你没事吧?”

    沈清澜摇头,“我也认识个叫做秦沐的人,我只是想知道他们是不是个人,你知道照片上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吗?”

    闻言,颜夕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我爸爸的私生女,据说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

    沈清澜的心猛地沉到了谷底,没有想到秦沐竟然是颜家的人,既然是颜家的人,那么当初她又怎么会进入魔鬼基地呢?

    联想到秦沐私生女的身份,沈清澜的眼神寒,想到了个猜测。

    颜夕没有注意到沈清澜的眼神变化,她想到因为这张照引发的父母之间的争吵,眼泪就止不住得往下掉。

    自从在画展上被沈清澜追问照片的事情之后,颜夕回到家就在她爸爸的书房里找了好多次,直没有找到那张照片。

    “怎么会没有呢,我记得是在这里的呀?爸爸放到哪里去了?”颜夕在书房里翻找,可是快把书房翻遍了都没有找到那张照片。

    “小夕,你在你爸爸的书房里做什么呢?”颜母经过书房,见书房门没有关紧,开门进来,就看见女儿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那时颜夕正踩在小凳子上够着书架上的本书,她记得之前爸爸好像是把照片夹在本书里的。因为颜母的突然出声,她吓了跳。身子歪就失去了平衡。

    她惊叫声,眼看就要摔下去了,还是颜母眼疾手快,接住了女儿。

    “妈,你怎么突然就进来了,吓了我跳。”颜夕拍着小胸脯,脸的惊魂未定。

    颜母也被女儿吓了跳,“你才吓了我跳呢,好端端的你爬上去干嘛?万摔下来是好玩的吗?你是女孩子,要是摔破了相,看你怎么办。”

    “我…。我拿书啊,寒假作业礼要求写篇读后感,这不是马上就要开学了吗,我还没写,所以想找本书看看。”颜夕解释,“再说了,要不是你突然进来我能差点摔了嘛。”

    颜母瞪了她眼,别以为她没有听见她的小声嘀咕。

    “这是你爸爸的书房,里面都是些军事书籍,你不是从来不看的,现在怎么要看了?”颜母狐疑。

    “我现在想看了呀。而且爸爸是军人,我从小就喜欢军人的,军人是最伟大的人。”颜夕小脖子梗,嘴硬。

    颜母也不予她争辩,喜欢不喜欢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想要哪本,妈妈帮你拿。”

    颜夕抬手指,“那本。”

    颜母将书拿下来给她,“以后要拿什么东西叫别人拿,别自己爬上去,很危险,知道吗?”

    颜夕点点头,“知道了妈妈,你越来越啰嗦了。”

    颜母摇摇头,走出书房。

    颜夕见颜母走了,连忙翻开书,从头翻到尾,也没有找到想要找的照片。

    “难道是我记错了?”颜夕视线在书房里四处乱转,忽然定格在书桌上。

    她将书随手放在书架上,走到书桌边,打开了书桌的抽屉,然后就在抽屉的最底层找到了个小盒子。

    她四处看了看,然后将手伸向了那个盒子,心跳不由自主得加快,将盒子拿出来,盒子不大,材质也很普通。

    颜夕打开,看见的就是厚厚的叠信,张张信封整齐地摆放在盒子里,不多,目测也就十几封信。信封上的收信人都是她的爸爸。

    她拿了封出来,想要打开看看,但是她的家教又告诉她,不能私自拆别人的信。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没拆,将信全部拿出来,忽然从封信里滑出张照片,掉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