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营救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安德烈真的惊讶了,既惊讶于她眼底的温柔,也惊讶于她的话。

    安是什么样的人,认识这么多年,安德烈如何不清楚,从安的能力上来说,她是绝对的王者,明明是组织里年纪最小的,偏偏成了组织里的神话,不败的神话,甚至带领着他们离开了那个除非死,否则永远别想脱离的堪比地狱的地方。

    安德烈从来没有在安的脸上看见过种叫做温柔的神情,现在发现,这样的神情出现在沈清澜的脸上是怎样种惊心动魄的美。

    同时也在心底微微叹息,看来安是真的爱上了她那个军人丈夫,要是伊登知道了……

    “他是个军人,个很优秀的军人……”沈清澜声音清浅,缓缓讲述,讲述着她跟傅衡逸之间的事情,她不是个喜欢把自己的私事说给别人听的人,但是安德烈是她的伙伴,是她很重要的伙伴,而傅衡逸则是要陪她走过这生的人,即便他们的立场是对立的,她也希望她的朋友知道,她找了个多么好的人。

    不知何时,金恩熙也醒了过来,静静地听着沈清澜的讲述,她比安德烈知道的要多些,也曾远距离地看过那个男人,确实是个很优秀的人,甚至她还去查过傅衡逸的资料,只是他的资料保密级数太高,还没等她攻破就被发现了,如果不是她逃得快,或许就被抓住了。

    沈清澜知道了以后不允许她再这么做,所以自那次以后她再也没有查过他。

    “安,天亮了。”安德烈起身,走到外面看了眼,“雨已经停了,我们该出发了。”

    后半夜沈清澜睡了几个小时,现在醒来精神倒是不错,三人将篝火扑灭,掩盖痕迹,这才出发。

    因为这场大雨,他们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好几个小时,到后半夜才抵达目的地,经过长时间的长途跋涉,饶是他们体力好,现在也需要休息来保证接下来的营救行动里充足的体力。

    “安,我们这里离他们的驻扎地位置有点远,应该很安全。”安德烈拉开窗帘的角,往外面看了看,附近除了这幢楼,并没有其他的高楼,倒也不怕会有狙击手埋伏。

    金恩熙还在摆弄着她的那个类似手表的仪器,只是这次,她的腿上还放着台电脑,她的手指飞速地在上面跳跃,不会儿,电脑屏幕上就出现副画面,仔细看就会发现似乎是监控画面。

    “安,他们驻扎地的人不少,我仔细看了看,这次bK的高层来了大半,King也在其,但是暂时还没找到伊登的所在。”金恩熙边说,边操作着。

    明明已经是凌晨了,但是这帮人却不睡觉,还聚在起,明显是在商议什么要事,看着他们的表情,也知道肯定不是小事。

    沈清澜和安德烈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屏幕上的布防以及来的人,眼眸沉,这次bK的高层来了七成,显然这次的动作相当大,如果Z国知道消息,肯定会派部队前来援助,那么傅衡逸……

    沈清澜甚至看见King嘴角残忍而疯狂的笑意,衬着他脸上的伤疤,让他的脸看上去格外的狰狞,她的心不断往下沉。

    “如果找不到,我明天想办法混进去查探下,确认伊登的位置。”沈清澜沉声开口,如果只是查探的话,按照她的身手,她有成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不行。”金恩熙和安德烈异口同声地说道。

    “安,这太危险了,你再给我点时间,我定可以知道伊登的位置。”金恩熙说道。

    时间分秒地过去,天光将亮的时候,金恩熙的眼终于闪现了丝喜色,“找到了。”其实上次去营救伊登的时候,因为计划意外失败,金恩熙在离开前,将个她研制的最新型的跟踪器给了伊登,就是为了方便找到他。

    但是信号却直没有出现,不,也不是完全没有出现,前几天其实出现过次,所以她才能确定伊登也被带到了这里。

    只是不知是何原因,信号只出现了极短的时间就消失了,而在来的路上,她也在不停的搜索信号,却没有搜索到。

    来到这里之后,她才拿出了最新的追踪设备,好不容易才链接上了伊登手里的跟踪器,追踪到了他的下落。

    沈清澜看着屏幕,沉默不语,伊登似乎是被单独关押在个类似于仓库的地方,但是这个仓库四周是全封闭的,除了个大门,根本没有其他出口。

    “安,我们怎么办?”安德烈沉声问道,这个仓库位于驻扎地的心位置,旁边不远处就是King的住处,想要躲过重重防守将伊登安全救出来,难度不是般的大。

    更重要的是,根据上次他们营救的经验,伊登似乎是被注射了什么药物,根本没有任何的行动力,自然也不具备战斗力。

    沈清澜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屏幕,良久才开口,“能知道他们的行动时间跟地点吗?”

    “安,你是想?”安德烈看向她。

    沈清澜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他们既然进行这么大宗的DP交易,那么Z国就不可能得不到消息,即便如此,我们不妨顺水推舟。”

    金恩熙眼睛亮,“你是想他们打起来,我们趁乱救人,但是万King把伊登带上了怎么办?”

    “不会,伊登没有行动能力,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个拖累,都是要命的行动,他们怎么可能会带个拖累。”安德烈分析。

    金恩熙想,也确实是这么回事。

    “我之前查到过,他们这次的交易方是Z国境内的个大D枭,所以才会选择在这里交易,交易时间就在两天后的凌晨。不过这些的行动不是bK内部的,他们只是替人做保镖的。”

    “给Z国的JD大队递消息,说明他们的行动时间和地点。”沈清澜开口,想了想补充道,“最好将他们的武器装备以及人员数量也给他们,我要他们个也逃不了。”

    这对金恩熙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见她快速地按了几下,页面上就提示了“信息已发送成功”的字样。

    **

    “队长,你看看这个。”穆连城手里拿着个手机,步履匆匆地进来,他的神情很是严肃。

    傅衡逸接过看,脸色微变,“这消息是谁发的?”

    跟在穆连城身后的是JD大队的队长李连生,听见傅衡逸的问话,回答道,“是个陌生号码发送到我手机上的,我立刻让人去查了这个号码,但是显示是空号。我觉得不对劲,所以就来找你商量。”

    “这次的行动这么机密,对方是怎么知道的?还给我们送来了这么详细的信息?”穆连城也觉得蹊跷,不仅是交易的时间地点,就连人员数量、武器装备都说的清楚详细,要不是李连生很确定混进去卧底的那几个同事早已经牺牲了,他都要怀疑里面是不是有他们的卧底了。

    “傅队,这则信息你觉得可信吗?”李连生看着傅衡逸。

    傅衡逸眼眸片幽深,看不出情绪。

    “队长,我们还是小心些,万这就是个陷阱呢。”穆连城还是不放心,bK的人向狡猾,谁知道这次又在玩什么把戏。

    “立刻给基地发消息,让他们再派十个人过来,务必在今晚前抵达这里。”傅衡逸开口。

    “队长。”穆连城惊讶地看着他。

    傅衡逸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眼,穆连城应了声是,走了出去,去联系基地领导了。

    “傅队,我要不要也跟上级打个报告,请求增援?”李连生征求傅衡逸的意见,他虽然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但是傅衡逸的能力他是很信服的,不然也不会特地在行动前点名要求傅衡逸的支持了。

    傅衡逸摇头,“我们的动静不宜过大,万打草惊蛇,得不偿失。”他这次带的人不多,但各个都是精英,只是bK来的人数却有些超出预料,为了确保兄弟们的安全,他才要求增兵。

    尖刀的行动很迅速,这日傍晚,十名队员就抵达了,傅衡逸专门将自己的人召集起来,看着眼前这张张熟悉的脸,里面的很多人都是他亲自挑选,亲自训练,甚至很多都跟他起出过任务的。

    “这次的行动很危险,得到消息,bK的高层十之六七都会出现,我们跟bK打交道多次,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他们的实力,这个仗很难打,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点,确保自己的安全,我不希望回去的时候带回去的是捧骨灰,明白吗?”

    “明白。”异口同声的声音响彻在这方空间里。

    是夜,傅衡逸个人待在办公室里,看着漆黑的夜空,今晚的夜色很好,轮圆月挂在天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他看向京城的方向,不知心牵挂的那个人儿如今是否已经安睡。

    想着想着,他不由轻笑,忽然想起了沈清澜睡着后的样子,很安静,很乖巧,眼底漾出如水般的温柔,等他放假回家就是三月了,正好是繁华盛开的季节,倒是可以带着她出去走走。

    第二日晚上十点,沈清澜睁开眼睛,从床上跃而起,迅速地穿上衣服,将武器、匕首等东西藏好,打开房门出去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出来的安德烈和金恩熙,三人对视眼。

    “走吧。”沈清澜轻轻开口。

    酒店外不知何时已经停了辆车,安德烈坐进驾驶室,沈清澜和金恩熙坐进了后面,车子飞速离开,只留下道黑影。

    bK暂时驻扎地,King已经召集了人员准备出发,“老大,仓库里的人怎么办?”个金发碧眼的白人问道。

    King坐在老板椅上,手上夹着跟雪茄,“还晕着?”

    金发碧眼男点头,骂道,“布鲁斯这个笨蛋,量太大了,晕了天夜都没有醒。老大,这个人真是杀手榜排行第十九的?”

    体质这么弱,他怎么就这么不信呢,那个组织虽然多年前被毁了,但是留下的传说倒是不少。

    King吐了个烟圈,“你让斯诺留下来看着他,这个人可是我的摇钱树,必须好好看着。”

    金发碧眼男点点头,“知道了,老大。只是斯诺那家伙估计该不高兴了,他盼着这次行动盼了那么长时间。”

    “你想要留下跟他交换也可以。”King冷漠开口。

    金发碧眼男立刻不说话了,留下来看守个连跑都跑不动的人哪里有今晚的行动有趣。他是傻了才会跟斯诺换呢,斯诺不高兴就不高兴吧,反正这是老大的决定。

    “老大,你说这次的行动会不会有Z国的条子参与进来?”金发碧眼男是个闲不下来的主,立刻就找了个新的话题。

    King今晚的心情似乎很不错,也不介意跟他聊两句,“条子来了又怎么样,我们只是收钱的,等会儿告诉兄弟们,要是真的运气背遇上了条子,打得过就给老子多弄死几个,打不过就跑,尤其是看着穿绿色军装的,老子看他们不爽很久了。”

    King阴狠地说道,上次折了批人在Z国,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但是也是他的人,就这么折进去了,心里能痛快了才怪。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出发。”King将雪茄随意摁灭在烟灰缸里,拿起桌上的武器就走了出去。

    金发碧眼男跟在后面,满脸兴奋的笑。

    **

    “安,他们出发了。”安德烈手里拿着个夜视望远镜,说道。

    他们此刻就在bK暂时驻扎地对面的幢民房里,房子不高,只有三层,这个地方离那里有段距离。借助夜视望远镜,从三层的阳台上却能清晰的地看到bK驻扎地的门口。

    沈清澜站在墙边,手上也拿着个望远镜,看着辆辆车从bK驻扎地驶出来,直到最后辆车离开,大门被关上,她才放下了望远镜。

    “他们走了,我们也走吧。记住,救了人以后立刻撤退,不要恋战,就沿着之前指定好的路线走,到达集合点之后再从Lg离开,返回Y国,明白了吗?”沈清澜叮嘱。

    “放心吧,安,我们不会擅自行动的。”金恩熙收起望远镜,说道。

    驻扎地的分布他们早已了然于心,沈清澜三人在半路上分开,各自找了个隐蔽的角落翻墙进去了。

    整个驻扎地虽然遍布摄像头,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躲避摄像头并不是件难事。

    沈清澜轻轻落地,没有发出丝声响,甚至都没有惊动不远处的两名守卫,她借助周围的植物快速的移动着,眨眼间就离开了那俩人的感知范围。

    斯诺很不痛快,原本以为可以参加今晚的行动的,结果临行前却接到通知让他留下来看守个晕死过去,不知何时醒的废物。

    没错,在斯诺眼里,King口的摇钱树伊登就是个废物,他们抓他的时候就没费多少事,不止金发碧眼男在怀疑伊登杀手排名的真实性,斯诺也在怀疑。

    他知道King想要伊登手上的样东西,按照他说,直接杀了他东西不就到手了,还大费周章地将他从本部带来。

    他不屑地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人,伸出脚踢了踢,地上的人没有丝毫反应,如果不是还有呼吸,说他是死了都有人信,“呸,还排名十九呢,老子根手指头都能捻死你。”

    斯诺越想越来气,抬起脚又踹了脚,这次直接将伊登踹得翻了个面,可是伊登依旧没有反应,斯诺觉得无趣,骂骂咧咧地走了。

    等他走了以后,原本毫无反应的伊登倏然睁开了眼睛,他第时间捂住嘴,沉闷的咳嗽声在空荡的仓库里回响。

    斯诺踹他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情,要不是他忍耐力惊人,恐怕早就暴露了,等胸腔的痛意缓了缓,伊登才坐起来。

    他的眼全是冷意,他知道King想要那种植物提取物的目的是什么,他虽然不是好人,也曾手染鲜血,但是却也不屑跟King那样的个毫无人性的疯子合作,不管他使用什么手段,那个东西他都不会交出来的。

    起身的动作牵连到了身上的伤口,原本愈合的伤口又渗出了血迹,伊登仿佛没有看见般,兀自坐着不动。

    忽然,他的耳朵动了动,伸手从耳朵里拿出了个很小的圆珠,真的是很小,如果不放在眼前看,恐怕都看不见。

    仓库里很黑,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圆珠的身上散发着微弱的红光,如果不是此刻环境那么黑,恐怕这点红光就被忽略了。

    这是金恩熙留给他的跟踪器,在他没有被抓的时候,他曾听金恩熙提起过这个东西,知道他手上的这个是子器,母器在金恩熙手上,只要两者之间相距两百米以内,子器就会微微振动,发出微弱的红光。

    伊登脸色变,金恩熙他们又来救他了,他虽然出不去,但是也知道这里的防守很严密,想要将他从这里救出去,凭借金恩熙跟安德烈根本不不可能。

    他有些着急,但是又无力阻止。他站起来,在仓库里走了圈,凭着脚下的感觉试探环境。

    仓库里很空旷,可以说除了他什么都没有,他摸到门边,将耳朵贴在了门上,试图听清楚外面的情形,可是外面很安静,什么也听不见。

    他颓然的坐回了地上,他现在虽然恢复了力气,但是仓库的大门是用厚铁板做的,除非用钥匙从外面打开,否则根本打不开。

    他盯着手里的圆珠,看着上面那似乎比原来亮了点的光芒。

    **

    斯诺将仓库钥匙踹进衣兜里,阴着张脸回了自己房间,连灯都没开,摸到酒柜里拿出瓶酒,就着瓶口,喝了两口。

    他还是不高兴,觉得King现在是越来越不信任他了,就连金发碧眼男都可以跟着出去,他却要被留在这里。

    又喝了两口,瓶酒很快就少了大半。

    沈清澜站在黑暗,静静地看着斯诺,她是在斯诺之前就进了房间的,刚刚看见斯诺从仓库那边过来,看见他将钥匙放进了衣兜里,沈清澜就跟了过来,然后趁着他不注意,先步进了房间。

    她对这个房间不熟悉,也没有刻意寻找藏匿地点,就躲在了门后,想着趁斯诺不注意解决了他,拿走钥匙救伊登。

    谁知这个斯诺进来之后也不关门,更不开灯,就那么坐在那里喝酒了,沈清澜只好先站在门后不动作。

    等了等,发现斯诺就那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沈清澜忽然如闪电般窜了出去,手银光闪,只听得声闷哼,斯诺身子软,还来不及睁眼就结束了自己的生。

    沈清澜将手从他的嘴上拿下来,将军刀上的血迹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伸手从他的口袋里拿出钥匙,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走出去之后,不忘将门关上。

    bK的都是作恶多端的人,沈清澜下手根本没有丝毫的愧疚,她的嘴角轻勾,傅衡逸,你看,这才是真正的我。

    “钥匙到手。”她侧头,轻轻说了句。

    “收到。”耳朵里传来安德烈和金恩熙的声音。

    “安,在你左手五十米的地方有个人。”金恩熙说道。

    左手,正是往仓库的方向,也就是说这个人根本无法避开,沈清澜眼神狠,正要解决这个人,却见安德烈已经先步得手了。

    安德烈打了个手势,沈清澜微微点头,俩人朝着仓库走去。

    沈清澜拿出钥匙开了门,里面的伊登早就知道门外有人,他躲在边,正打算等人进来的时候打晕这个人再逃出去。

    “伊登,是我。”安德烈把抓住眼前的手,低声说道。

    伊登怔,放下手,看清了来人,“安,你怎么会在这里?”看见安德烈他不意外,但是安……

    “别废话,先离开这里。还能走吗?”沈清澜问道。

    “能,打架不行,走路还是可以的。”伊登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也不废话。

    “安德烈,你带着他,我去解决其他人。”沈清澜说完就窜了出去,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安德烈,你不该将她卷进来。”伊登叹息声。

    安德烈心何尝不知,只是当时他受了伤,茜丝莉也重伤昏迷,又失去了孩子,他个没看住,金恩熙就给安打了电话。

    安既然知道了,那么想要她漠视不管,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可能。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先回去再说。你还能走吗?”安德烈说道,伊登点头,跟在安德烈的身后。

    他们跟在沈清澜的身后,沈清澜的耳机里,金恩熙在给她汇报着整个驻扎地的守卫情况,她现在人就在监控室里,控制着整个驻扎地的监控画面。

    有了金恩熙的帮助,沈清澜找了个人最少的方向杀了出去,她没有用武器,而是选择了军刀,这就意味着她必须靠近敌人才能解决他们。

    鲜血染红了她的素手,她却全然不在意,神情木然。

    或许是没有想到他们会来,也或许是King带走了大部分人,整个驻扎地的人并不多,守卫也不强,沈清澜并没有花费多少功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她给金恩熙发了个讯号。

    过了不久,金恩熙就出现了,“伊登,你没事吧,哪里受伤了?”见伊登被安德烈扶着,金恩熙皱眉。

    伊登摇头,“没受伤,只是被人注射了点药物,全身没什么力气,放心,过几天就会没事。”

    “安,我们这次的运气真不错,人都跟着King走了,要是上次是这样,我们早就带着伊登走了。”金恩熙很高兴,她能不高兴吗,伊登获救,他们也没有任何伤亡,还把bK的驻扎地搞的乱七糟的,她可是在里面留了点好东西,等King回来,送给他个大惊喜。

    沈清澜脸上却没有什么高兴的情绪,她微微皱着眉,“你们先走,我还有点事。”

    “安,你要去哪儿?”金恩熙问道,其他俩人也看着她,不是说好立刻离开这里吗。

    沈清澜没有说,只是转头就走,金恩熙想到什么,脸色变,拉住沈清澜,“安,你疯了,那里不能去。而且Z国的军人那么多,他不定会出现在那里的。”

    沈清澜拂开她的手,定定地看着她,“万呢?”

    万,傅衡逸就在那里呢,如果他受伤了呢,那是King,是个残忍无道的魔鬼。

    “安,你有没有想过,万他真的在那里,你去了,他认出了你,你又该怎么办?”金恩熙再次拉住她,不让她走,King带走了那么多人,今晚那个地方定很危险,她不能让沈清澜去冒险。

    “恩熙,你阻止不了我。”沈清澜神情坚决。

    金恩熙神情变得颓然,是的,要是沈清澜真的决定做件事,她没有办法阻止她,不要说她,在场的任何个人都不行。

    伊登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脸的茫然,安德烈原本没有明白,这会儿倒是全都明白了,他想劝沈清澜不要去,但是他也有爱人,他知道那种感情,要是今天换做他,他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安德烈将伊登交给金恩熙,“安,我陪你起去。”他的战斗力要比金恩熙好上很多,金恩熙更擅长的是电脑技术。

    “先等等,你们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要去哪里?做什么?”伊登觉得不对。

    没有人回答她,金恩熙只是摇头拒绝了安德烈的提议,“不行,你身上有伤,我陪安去就行。”

    “我身上的伤早就没事了。”

    “好了,你们都别争了,我个人去就好,你们带着伊登会Y国。”

    “不行。”安德烈沉声,“安,如果不带上我,那么你也不能去,你担心他,我们同样会担心你。”

    金恩熙跟着点头。

    沈清澜定定地看着他们,良久才缓缓点头,“好,安德烈陪我去,恩熙,你个人带着伊登没问题吗?”

    金恩熙这时候也不跟安德烈争了,点头答应,“没问题。”

    伊登依旧不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但是却知道这件事肯定很危险,却又无力阻止,只能保持沉默。

    “安,你注意安全。”伊登说道。

    沈清澜点点头,跟安德烈对视眼,走向了与他们相反的方向。

    **

    这是片雨林的边缘,隶属于Z国的边境,夜里的雨林本该是安静的,但是此刻这里却弥漫着枪声,还有时不时有人的惨叫声。

    “队长,他们想逃往mD,要是让他们跨过了国界,我们就无法再追击了。”穆连城说道,神情很是严肃。

    傅衡逸手里拿着夜视望远镜,神情同样是脸的严肃,“通知b组的人从左侧绕过去,务必将他们包围在这片雨林里,不能让他们走出这片雨林。”旦走出这片雨林,那就不再属于我国的领土,想要追击就不可能了,他们这边已经牺牲了好几个JD警察和武警,不能让这些人白白牺牲。

    穆连城应了声是,转身就离开了,傅衡逸将手里的夜视望远镜递给边的李连生,“这里交给你。”

    李连生只手垂着,衣服上还有血迹,明显是受伤了,就连傅衡逸的衣服上也有鲜血,但是那不是他的,都是敌人的血。

    傅衡逸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那条短信,直觉告诉他,这条短信上所说的内容都是真的。他的直觉向准,而这直觉,曾经数次救了他的命。

    李连生本来并不同意这次的作战计划,认为太冒险了,万这就是个局呢,那他们不是全都折进去了。

    只是最终还是傅衡逸说服了他,按照傅衡逸的计划,他们早早地埋伏在这里,果然等来了双方交易的人,其就有bK的成员,包括King,这个bK的头目。

    就在他们成功交易,想要撤退之时,李连生带着人冲了出去,双方立刻发生了冲突,枪声四起。

    般的D贩都是交给李连生和武警对付,傅衡逸他们对付的主要是bK的人,因为早有防备,他们开始确实抓住了对方不少人,缴获了不少的DP,但是bK到底是bK,战斗力强悍,主要头目都被bK保护着,往雨林里四处逃窜,造成了现在的困战。

    李连生就是被bK的人伤的,要不是傅衡逸及时出现,恐怕就不是受伤这么简单了。

    傅衡逸直直朝着个方向追去,他不确定King会往哪里逃,但是如果是他,他肯定会选这条路,毕竟这里是最近的。

    这条路并不好走,加上前两天下过雨,地上湿滑,更是难行,傅衡逸却走得很快,仿佛那些障碍在他的眼里都是不存在的。

    果然,不久就听到了枪声,傅衡逸眼眸沉,加快了速度,看见的就是几个缠斗在起的人,其个是他手底下的兵,王昊。另外两个是bK的成员,而在边,还站着King,脸的闲适,仿佛在看场戏。

    王昊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他的格斗在队里确实可以排名前三,但是这两个bK的成员也不是吃素的,尤其是旁边还站着个举着手枪,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的King,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以及越来越猛烈的攻击,王昊的脸上没有丝的害怕,他在等,他相信只要他努力拖住这三个人,那么队长定会带着人赶到。

    这帮bK的畜生,这些年没有少干坏事,他曾经亲眼目睹了他们杀害老弱妇孺的画面,甚至连孕妇都不放过。

    这帮人渣,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

    王昊脑袋上又挨了拳,他的眼前阵阵发黑,身上的军装已经多处破碎,还有几个伤口正在流血,尤其是他腹部的那道伤口,要是不及时包扎,恐怕这次会没命。

    “刚刚不是挺横的吗,啊,叫你多管闲事,每次都能碰到你们,你们这些臭虫。”个bK的雇佣兵把抓住王昊的后衣领,在他的脸上狠狠打了拳,骂道。

    不止是尖刀的人恨bK,bK的人同样憎恨尖刀,这些年bK死在尖刀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他们的那个队长,叫什么老虎还是狮子的。

    而就在个雇佣兵手里的尖刀马上就要插进王昊胸膛的时候,声枪声响起,刚刚那个雇佣兵的尖刀立刻掉在了地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颗子弹已经穿透了他的脑袋。

    魁梧的身子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另个雇佣兵立刻跳开,可是还是没有躲过另颗子弹,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他看到的最后眼就是张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恨之入骨的脸。

    傅衡逸的脸色很冷,他没有过去扶王昊,只是站在那里,枪口对准的是King,King同样在看他,“傅衡逸,我们又见面了。”他的声音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原本是想虐杀傅衡逸的人,可是转眼间,自己的两个人就被对方干掉了,还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砰。

    傅衡逸二话不说,直接扣动了扳机,子弹直直地朝着King射去,对准的是King的脑袋。

    King脸色未变,连忙弯腰,躲过了这发子弹,连续的枪声在黑夜里响起,惊醒了大片的飞鸟。

    ------题外话------

    下章预告:傅爷和澜澜相遇!

    咳咳,月票到三百加更哈{虽然爬不上月票榜,但是月票还是要求求滴,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