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见面,出事了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京城有名的聚贤庄,付芳华和方承志坐在包厢里安静地喝茶,但是脸色实在是不好看,尤其是付芳华,脸色难看的紧。

    她再次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彤彤,他到底什么时候到?”

    方彤低着头,正在给丁明辉发信息,今天是约好的丁明辉跟自家父母见面的时间,本来约好的十半,但是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丁明辉还没有到。

    丁明辉信息回的很快,说是半路上堵车了,他现在正在跑来的路上。

    “妈,他半路上堵车了,京城的交通你又不是不知道,经常堵车的呀,他被堵在半路上也不是他自己愿意的,而且他现在是自己跑过来的。”方彤替丁明辉讲话。

    付芳华冷哼,“他又不是第天来京城,对京城的交通状况不知道啊?既然知道今天要跟女朋友的父母见面,为什么不早点出发?点预算能力都没有,他平时工作也这样吗?”

    听着母亲又在说丁明辉不好,方彤很是不高兴,“妈,你能不能少说点,不就是迟了会儿嘛,反正没事,等等怎么了。”虽然她心里对于丁明辉竟然在这种日子里也迟到也很是不满,但是在父母面前还是需要维护他的面子的。

    方承志笑了笑,“好了,等等就等等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付芳华不说话了,合着就我是坏人是吧,你们都是好人,大好人,翻了个白眼,没良心的父女俩,我都是为了谁啊。

    包厢门被敲响,方彤起身开门,丁明辉气喘吁吁地出现在门口,明明是大冬天,他却是满头大汗。手里还拎着几个袋子。

    方彤狠狠瞪了他眼,侧开身让他进来。

    “对……对不起叔叔阿姨,我来晚了。”丁明辉弯腰,给方承志和付芳华道歉。

    “没事儿,没事儿,也没有晚多少,快坐吧。”方承志笑眯眯,态度很和善。

    丁明辉将袋子递给方彤,“这是给叔叔阿姨带的点家乡土特产,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给叔叔阿姨尝个鲜,希望你们别嫌弃。”

    付芳华笑了笑,眼睛里没什么笑意,“你有心了,坐吧。”

    丁明辉将大衣脱下来,挂好,然后才在对面坐下。

    方承志将菜单递给他,“喜欢吃什么,自己点。”

    丁明辉没有接,“叔叔,我不挑食的,您点就好。”

    方承志也不推辞,点了几道菜,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直听方彤提起你,却没有机会见面,我听说你现在在君澜集团上班?”方承志问道,声音温和。

    丁明辉开始见到方承志和付芳华的时候还很是紧张,看着他们身上的衣着打扮,还有明明跟自己的父母差不多年龄却年轻很多的脸庞就知道他们的生活应该挺优越的,这让他的心里无可避免的有些自卑。

    但是方承志温和的态度倒是让他的紧张消散了不少,想来就跟方彤说的那样,她的父母都是好相处的人。

    “是的,等到六月份毕业就可以正式转正了。”丁明辉礼貌回答,其实要不是他现在还没有毕业,早就已经转正了。

    “你这是打算留在京城发展了?”付芳华开口问道。

    丁明辉看了眼方彤,笑着开口,“嗯,这里有我在乎的人。”

    方彤闻言,耳尖微红,嘴角轻轻勾起。

    付芳华看了眼女儿,这个没出息的,再次看向丁明辉,“你既然打算留在京城,那么对于未来应该是有个规划的,方便说说吗?”

    “当然可以,我现在在君澜集团上班,等到毕业后就可以转正,到时候我的工资也会翻倍,可以承担我和方彤的生活。”丁明辉缓声说道,说着他对未来的规划,尤其是他对于他和方彤的未来说得很是详细。

    方承志和付芳华听得很认真,直等到丁明辉说完,付芳华才说道,“你刚才说工作三五年后才贷款买房?”

    丁明辉点点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是的,我家里的情况叔叔阿姨可能不是很了解,我家里是山村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我父母能供养我上大学很不容易,我想结婚买房的钱总不能再叫他们出,而我刚开始工作,前两年没什么积蓄,买不起房子,所以这两年我会努力工作,努力存钱,先把首付的钱存下来。”

    “你家里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付芳华对他的打算不予置评,而是换了个问题。

    “家里还有个妹妹,现在已经在工作了。”

    “你妹妹这么早就出去工作了?”付芳华惊讶地问道。

    丁明辉脸上的笑容滞,“是…。是啊,她没有考上大学,而且家里的经济条件只能供个孩子上大学,所以……”

    付芳华点点头,没有继续追究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我跟她爸呢就只有彤彤这么个孩子,从小不管是她想要什么我们都会尽力满足她,别说吃苦,就连碗我都没有让她洗过次,当初我还度担心她会被我们宠坏,但好在彤彤是个懂事的孩子,除了花钱方面有些大手大脚,其他的地方都很好,但是女孩子嘛,就应该富养,你觉得呢?”

    丁明辉和方彤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方彤是气的,看了自己的妈妈眼,你好端端的说这些做什么?

    付芳华回看眼,你说我说这些做什么,要不是为了你,我能这么说?

    丁明辉想到过方彤的父母可能会看不上自己,也做好了心里准备,毕竟自己家的条件明显是配不上方彤的,但是真的面对,还是觉得很难堪,就像是块被隐藏得好好的伤疤,忽然被人挖开来,摊在阳光下。

    付芳华刚才的话虽然没有说个难听的字,但是却每句话都在说方彤生活得有多优渥,而你丁明辉给不了她这样的生活。

    “阿姨,我知道现在自己能力不足,给不了方彤很好的生活,可能她现在跟着我,连想买个几千块钱的包包都要犹豫下,但是我保证,我会努力工作,以后可以让方彤不必因为钱而犹豫,想要买什么都可以买。”

    丁明辉态度很诚恳,他对方彤是真心的,他想跟她在起。

    方彤心下感动得塌糊涂,在桌子底下握着丁明辉的手,给了他个微笑,丁明辉的心突然就定了下来。

    付芳华不知道俩人的小动作?不见得。她差点被自己的女儿气死,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家彤彤等你?等多久?三年还是五年?女孩子的青春就那么几年,很宝贵,你是要她等到人老珠黄没人要吗?”付芳华讲话终于开始不客气了,方承志在下面拉拉她,她当没看见,有些人你不把话说清楚明白了,他就永远装作听不懂。

    “妈。”方彤不满地叫了声,现在说这些干嘛,她对丁明辉是真心的,她也愿意等他,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这让她以后怎么面对丁明辉?

    “阿姨,不会的,我不会让方彤白等我的,我会跟她结婚,你们要是同意的话,我毕业就可以跟她结婚,虽然可能头几年我们没条件自己买房子,要租房子住,但是我相信我们后面会越来越好的。”丁明辉做保证。

    “孩子,”方承志温声开口,“不是我跟你阿姨不相信你,只是就像你阿姨说的那样,你拿什么做保证呢?也不是我跟彤彤她妈妈势利,你换位思考下,要是你有个女儿,你会不会放心将她嫁给个什么也没有的人?”

    就连父亲都这么说,方彤难过的想哭,她以为起码她爸爸是支持她的。

    丁明辉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叔叔,我知道无论我现在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我,但是我还是想说,我会努力给方彤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五年,不,三年之内,我定在京城买房,房子写的方彤个人的名字,我说这话你们可能不信,但是我依旧会做给你们看。”

    丁明辉站起来,给付芳华和方承志鞠了躬,“今天打扰你们了,我就先告辞了。叔叔阿姨再见。”

    说着,丁明辉就真的起身告辞了,连饭都没有吃,步履匆匆。

    方彤看了眼丁明辉离去的背影,想去追,但是看着自己的爸妈,心的怒火就蹭的上来了,“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说他?他已经很努力了,比你们口的李博明还要努力千倍,万倍。他跟李博明比,差的不过就是个出身而已,要是他有李博明的出身,现在的成就定在李博明之上,你们这样说他,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他要是有李博明的出身我定不反对,但问题是他有吗,除了堆空话,他还有什么?还要你等他三年五年。方彤我还是那句话,你跟他的事情我不同意。”方彤生气,付芳华更生气。

    方彤跺了跺脚,“你不同意我也要跟他在起,就算他是个什么也没有的穷光蛋,我也爱他,我还就嫁定了。”

    方彤跑了出去,她要去跟丁明辉解释。

    付芳华被女儿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女儿已经跑了,她有气都没处撒,丈夫就成了最好的被殃及的池鱼,“方承志,你看了你养的好女儿,她说的那是什么话,我势利,我势利是为了谁,是为了我自己吗?”

    方承志给老婆拍拍背,“好了,彤彤的性子你不知道啊,你还这么刺激她,她跟那个男孩子长不了,放心吧。”

    付芳华的怒火忽然熄了半,狐疑地看着丈夫,“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长不了?”

    方承志笑而不语,“反正你只要知道他们长不了就是了。菜都点了,不吃浪费,我们先吃饭。”

    付芳华没好气地瞪了丈夫,“你还有心情吃饭?”

    “吃饭的心情还是有的,要我说你也不要想太多,彤彤是个聪明的孩子,她现在想不明白,迟早会想明白的。吃饭吧,不是早就说饿了。”

    “吃不下,气都气饱了。”

    方承志也不管她,自顾吃饭。

    方彤追上丁明辉的时候,他刚刚走到门口,去柜台结了账,顿饭吃了他千百多,已经是他实习工资的三分之了,要说不心疼是假的。

    “明辉。”

    丁明辉听见后面有人叫他,停下脚步,见到是方彤,“你怎么出来了?”

    “我跟你起走。”

    丁明辉笑笑,“我没事,你进去跟叔叔阿姨吃饭吧,我正好回公司加个班。”

    方彤拉着丁明辉的袖子,不让他走,“明辉,我爸妈说的话你不要介意,他们只是……只是……他们没有恶意的。”

    丁明辉神情温柔,“我知道,叔叔阿姨只是关心你,担心你跟着我会受苦,我明白的,换了我,我也会担心,我没有放在心上。外面太冷,你出来也不穿件外套,快进去,别感冒了。”

    “真的不生气?”

    丁明辉摇头,“不生气,快进去。我先走了。”说着,在方彤的额头上亲了下就转身走了。

    只是转身之后,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他是个骄傲的人,或许是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他的自尊心也比别人强些。

    今天方彤父母说的话,他是听进心里去了,他们看不起他,但是他总有日会证明自己,证明方彤选择他不会错。

    方彤回了包厢,依旧不高兴,拿着大衣和包包就走了,也没有跟父母打招呼,付芳华的气还没消呢,也不理她,就当做没看见了,这个女儿真是白养了。

    **

    沈清澜早起来感觉就不舒服,去卫生间看,果然就是例假来了。

    从卫生间里出来,手机就响了,沈清澜接起,是傅衡逸打过来的,“喂。”

    “起床了吗?”傅衡逸问道,他是估摸了时间打过来的,应该不会打扰到她睡觉。

    “嗯,起了有会儿了。”没说是刚醒的,她昨晚画画画到凌晨四点,刚睡下不久,就被肚子疼闹醒了。

    傅衡逸知道她偶尔会在晚上画画,但是不允许她熬夜,未免他唠叨,直接就不说了。

    “是不是例假来了?”傅衡逸忽然问道。

    沈清澜拿起手机看了眼,这人是神棍吗,能掐会算。

    她不说话,傅衡逸也猜的出来,笑了笑,“在大院还是家里?”

    “家里。”

    “家里的床头柜的左边第二格抽屉里我也放了个暖手宝,记得等会儿插上,然后冰箱里我放了生姜红糖水,记得定要泡杯喝。”

    沈清澜握着电话,听着傅衡逸事无巨细地交代,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

    “我已经跟那个老医联系好了,她个星期后就会从外地回来,我约好了时间,你到时候让赵姨陪你过去。”傅衡逸最后说道。

    “不用,我自己个人去也可以,你把地址发给我就好。”

    “你要是不想赵姨陪着,就让你的朋友陪你块儿去。”傅衡逸只当她是不好意思。

    见他执意,沈清澜只好点点头。

    而等到那天,沈清澜到底是没能去看成医生,此时她早已远在西边某个边陲小镇,与傅衡逸仅仅隔着百米的距离。

    跟傅衡逸结束通话,沈清澜先吃了早饭,然后才泡了杯生姜红糖水,想起傅衡逸唠唠叨叨的那个劲儿,又去卧室里拿了暖手宝,充好电,捂在肚子上,还别说,真的舒服了很多,就连苍白的脸色都红润了几分。

    下午,沈清澜去了学校,先去了趟辅导员的办公室,然后才去找导师,将外翻译和毕业论交给他。

    这是沈清澜的身份曝光以后第次出现在校园里,刚出现就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不知道是谁将她的照片传到了论坛上,大家都知道她回来了。

    导师随手翻了翻她的外翻译,从开始的漫不经心到后来的惊讶,看了沈清澜眼,指了指手上的稿,“你翻译这篇章花了多少时间?”

    沈清澜想了想,“半个小时。”将字个个打出来费了点时间。

    导师越发惊讶了,这是看了遍就直接翻译了?

    “你英很好?”如果英不好,恐怕不可能这么快。

    “还可以。”英对于她,相当于母语般的存在,谈不上好或者不好。

    导师只当她是谦虚了,他已经知道了眼前之人的身份,京城沈家的千金,知名画家冷清秋。

    “我女儿很喜欢你的画,上次从你的画展回来,知道你是我的学生,就直闹着想见见你,不知道沈同学能不能见她面?”导师将稿放下,说起了另件事,脸上的笑容很和煦。

    大学三年多,这个导师也是她的系主任,对于她倒是很照顾,偶尔在他的课上翘课,他也从来没有记过,上次包养风波闹出来,导师在校长室里也是帮着自己求情的,沈清澜虽然对于那些流言不在意,但是这份心意是领了。

    “这个周末我请张老师还有您女儿吃顿饭吧,感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沈清澜开口,清冷的语调。

    导师笑了,“还是我请你,好歹我是长辈。”

    沈清澜从善如流,跟导师约好了时间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等她从导师的办公室里出来,看见的就是黑压压的人群,张张年轻的脸上都是炙热的目光,此时都盯着她。

    沈清澜虽然脸的淡定,但是心里却微微发毛,这是要干什么?

    “你们做什么?”她问。

    “清澜学姐,能跟你合影签名嘛?”个女孩子羞涩开口,手里还拿着手机和本本子。

    “对不起,我不跟人合影。”沈清澜拒绝,女孩子脸上有着明显的失望,“但是我可以给你签名。”

    还没等脸上的失望散去,女孩的脸上就被狂喜所覆盖,“真的吗?”

    也不等沈清澜点头,忙不迭将笔和本子递过去,沈清澜接过,翻开,在上面签了名,落款是冷清秋。

    “清澜学姐,谢谢你。我是艺术系的,我最喜欢的画家就是你了。”女孩子脸的兴奋,看着沈清澜的目光越发炙热和崇拜。

    其他人见状,窝蜂地涌上来,“清澜学姐,我也要签名。”

    “我也要。”

    “你走开,是我先来的。清澜学姐,我喜欢你。”

    “什么你先来的,明明是我先来的,清澜学姐,我也喜欢你,我是你的忠实粉丝。”

    现场乱成了片,耳边全是周围人叽叽喳喳的声音,沈清澜有些头疼,微微皱眉。

    也不不知是谁忽然喊了声,“你们不要吵了,清澜学姐要不高兴了。”现场立刻安静了下来,双双眼睛看着沈清澜。

    终于清静了,沈清澜微微松了口气,她已经习惯了因为容貌而吸引来的别人的注视,但是像今天这样的粉丝行为,还是第次,她还真的有些招架不住。

    环视了圈,轻轻开口,“你们都是想要跟我合影签名的?”

    群人齐齐点头,其个开口,“我们大多都是美术学院的,都很喜欢你的画,知道你今天来学校了,所以才想来见面,我们都是你的粉丝。”

    其他人点头,对,就是这样的。

    “合影是不行,你们也不能拍照,但是我可以给你们签名,不过你们不能乱,也不要太吵,行不行?”沈清澜打着商量,要是以前,这种事她是肯定不会干的。

    “好的,我们绝对保持安静。”群人自发地排起了长队,等着沈清澜给他们签名。

    等沈清澜给所有人签完名,已经是个小时之后了,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沈清澜赶紧在别人没有发现之前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跟丹尼尔联系了,让他把她要的几幅画送过来。

    “清澜,画展还没有结束,现在就撤了是不是不太好?”丹尼尔不太赞同,知道这几幅画应该是要送人的,但是也不差这几天不是吗?

    但是沈清澜坚持,丹尼尔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个陌生号码,还是国外的,沈清澜眸光顿,想到了什么,接了起来。

    是金恩熙打来的,“安,出事了。”虽然极力镇定,但是沈清澜还是听出了她声音里的惊慌。

    心猛地沉,“发生什么事了?”

    随着金恩熙的叙述,沈清澜的心不断下沉,“我马上订机票。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在Y国等着我。”

    “好。”金恩熙应道。

    挂了电话,沈清澜给傅老爷子打了个电话,说想出国玩两天,傅老爷子什么也没说,大手挥就同意了。

    沈清澜什么也没带,拿上护照就走了,在路上订了最快班的航班,直接飞往了Y国。

    飞机落地后,是金恩熙来接她的,“安,对不起,瞒了你这么久。”

    沈清澜沉着脸,脸上满是冰霜,“这件事晚点再说。现在我们先去医院。”

    金恩熙点点头,将车子开得飞快,没有多久,俩人就来到了间私人医院,在高级病房里见到了上次与金恩熙在起的男人——安德烈。

    安德烈满脸的疲惫,眼底还有浓重的青黑,脸色苍白,胡子拉渣,样子很是狼狈,见到沈清澜,脸的歉疚,“安,对不起,原本不想把你扯进这件事里,最后还是……”

    沈清澜摆摆手,看向床上躺着的女子,身上插满了管子,“茜丝莉怎么样了?”

    安德烈抹了把脸,“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了,什么时候醒不定。”他顿了顿,神情痛苦,“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了。”

    那是他的孩子,他跟茜丝莉是对恋人,也是伙伴,从退出那个组织开始,他们个进了演艺圈,个当了模特,事业如日天,他们相恋多年,外界却无人得知,保密工作不可谓不好,个月前,他刚刚得知茜丝莉怀孕,他们近期原本是打算公开恋情,然后结婚的,谁知后来出了那件事,茜丝莉为此受了重伤,命虽然保住了,但是孩子却没了。

    沈清澜沉默,看了眼昏迷不醒的茜丝莉,沉声开口,“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安德烈垂着头,大概是好多天没有休息过,嗓音嘶哑,“安,你跟我们不样,你现在的身份根本不适合参与进这样的事情里。”

    沈清澜把抓住安德烈的衣领,拳头狠狠地落在了他的腹部,安德烈疼的下子弯了腰,沈清澜放开他,安德烈就趴在了地上,沈清澜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神色冰冷,“安德烈,在你眼里我是什么人,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沈清澜下手点也没有留情,安德烈半天爬不起来,趴在那里咳嗽,金恩熙脸的着急,却又不敢上去劝架,她早就知道当初他们选择瞒着安这件事的时候是会惹怒安的,而盛怒的安很可怕,就是他们都不敢轻易触怒她。

    安德烈的嘴角流出丝血迹,他伸手擦了擦,没有丝的埋怨和生气,试着站起来,“安,你从来都是我们最信任的伙伴,但是你既然已经退出了,我们不想你再手染鲜血,恩熙说过,你的家人和你的丈夫对你很好,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你的过往,你该怎么办?”

    说着他还看了眼金恩熙,“如果不是金恩熙背着我给你打了电话,我根本不会告诉你。”

    沈清澜笑了,她的笑很好看,但是却让金恩熙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完了,安暴怒了。拼命给安德烈使眼色,不要再说了。

    “安德烈,你忘了,我们曾经也是并肩作战的伙伴,是可以将性命交付给对方的人,你不告诉我,以后我知道了,或者你们出了事,你让我该怎么办,我是说过,既然已经退出了就不要再联系,但是没说你们有了危险,我会袖手旁观。”

    安德烈瞳孔猛地缩,看着沈清澜虽然笑着,却寒凉的目光,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大错特错了。他怎么就忘了,安从来都是最重情义的。

    安德烈低下了头,“安,对不起。”

    沈清澜冷冷地看着他,良久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现在伊登什么情况?”沈清澜问,看得是金恩熙。

    “现在已经能确定伊登确实落入了bK手里,但是目前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安全,前几天我们去救他,没有成功,茜丝莉就是那时候受伤的。”

    bK?沈清澜沉思,虽然已经退出了这行好多年,但是对于bK她还是知道的,bK是世界上著名的个雇佣兵组织,人数不多,但是各个战斗力强悍,是可以与曾经的魔鬼组织相提并论的个组织。

    他们在世界各地活动,只要给的价钱足够高就可以为你做任何人,头目叫King,是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十分的残忍无道,或许是有着这样的个领导者,其组织成员也同样的残忍,沈清澜曾经在执行任务时亲眼看见他们连毫无反抗之力的老人和小孩都杀害。

    bK在世界各个佣兵团体可谓是臭名昭著,但是因为他们强悍的战斗力,却也直没有人能够将他们怎么样。

    沈清澜他们以前跟他们有过几次冲突,但是最后都在双方老大的协调下,不了了之。对于他们的战斗力,跟他们交过手的沈清澜自然是清楚的。

    “伊登怎么会落入他们的手里?”沈清澜不解,伊登是个狂热的医学爱好者,从魔鬼组织脱离之后,就直在潜心研究医术,按理跟他们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

    金恩熙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个月前,我们忽然收到了伊登的求救信号,但是等我们赶过去的时候现场除了把手术刀什么也没有发现,我们直在追查他的下落,前段时间刚刚有了消息,知道他在bK手里就去救他,结果……”

    结果是什么,现在目了然。

    眼眸转,沈清澜看向安德烈,“你们怎么会受伤?bK即便厉害,按照你们几个的身手,想要救出个人根本不会有问题,怎么会弄成现在这副样子?”

    虽然安德烈没说,但是既然茜丝莉都受了这么重的伤,那么安德烈身上的伤定不少。

    安德烈眼眸沉,“我们遇上了King,就在撤离的时候,遇上了King,还有他的几个左膀右臂,最后要不是伊登主动留下来,还用自己的性命做要挟,我们恐怕都要交代在那里。”说白了就是他们几个轻敌了,在阴沟里翻了船。

    沈清澜沉思,King既然能因为伊登的要挟而放他们几个走,说明伊登对他们很重要,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伊登的医术?

    不,不对。伊登的医术确实极好,而且他又喜欢研究些疑难杂症,对这方面很是拿手,但是他医术也没到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脑灵光闪,或许是伊登的手里有什么他们想要的东西。

    想明白了关键,沈清澜反倒不着急了,但是bK伤了她朋友的这个账不能不算。

    “你们上次去的时候是在哪里发现的他们的老巢?”

    金恩熙说了个地址,沈清澜皱眉,这个地方似乎是南非的个战乱国,常年处于战争状态,十分混乱。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到确实是个十分好的掩藏地点,而且他们武器装备十分精良,倒也不怕当地的武装力量。

    “现在还在那里吗?”

    金恩熙摇头,“我们回来以后还特意去查过,似乎是撤离了,但是最近在Z国的边境发现了他们活动的踪影,就连King也在,只是我并不确定伊登是不是也在那里。”

    沈清澜的脸色猛地变,“你刚才说什么?他们在Z国边境?”

    “是,而且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然King不会出现在那里。”

    bK这个佣兵组织生意范围很广,只要是赚钱的营生他们都会插上脚,出现在边境自然不会是什么好事。

    但是这也不是沈清澜现在可以管的,而且她不相信Z国的领导人不知道,或许已经有了什么计划。

    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将伊登带回来。

    “等茜丝莉醒了我就去趟边境,将伊登带回来。”沈清澜开口说道,既然确定尹登的安全,那么也不急于时,这件事有点麻烦,她需要好好筹划下。

    安德烈点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去给你准备装备。”

    “等等。”沈清澜叫住他,“装备我来想办法,这几天你就负责照顾好茜丝莉就好,还有好好养养身上的伤,你现在也是个国际巨星,举动都受外界关注,不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安德烈也知道她说的对,也不拒绝,答应了。

    “恩熙,你务必三天之内给我个伊登的确切位置。”

    “好。”

    这边交代完了,沈清澜拿了安德烈的手机,拨出了串号码,电话接通的很快,道愉悦的男声在电话那端想起。

    “嗨,你好,安德烈。”

    “奥斯汀,是我,安。”

    ------题外话------

    推荐精品好,作者绯心浅浅《重生空间:鬼眼神棍》,夫妻共同虐渣,激情四溢!

    她曾是受人尊崇的鬼医,却被同门师姐嫉妒陷害,魂穿异世。

    陌生的世界,消瘦的身躯,贫瘠的家庭,和蔼敦厚却被人欺负的残疾父亲,恶毒的亲戚。

    次意外让她获得鬼眼,不仅能识人过去、断人未来,更能看清别人身体的情况。

    更奇特的是手戴的破旧手链居然是上古存留的空间。

    至此,她不仅变成了能起死回生的鬼医,也变成了无数大佬尊敬的神棍。

    世界太大,奇葩太多,个个欺负言语侮辱她家境,却不知,暗地里她可是被无数商界、政界、军界大佬都想要请回去喝茶的神秘大人物。

    可就在她享受重生带来的乐趣时,总有人想要撩她!

    墨总,你是要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