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认亲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老爷子看向李大头,“希潼确实是我们家收养的,但是当初收养的时候,福利院的院长也说了,她是个孤儿,是因为父母双亡无人照料才被送到福利院的,现在你们突然跳出来说你们是她的亲生父母,这又该这么解释?是你们说谎?还是当年那个福利院的院长说谎?”

    李大头搓搓手,脸上很是尴尬,还是田翠芳开口了,“其实这件事都怪我,要不是我肚子不争气,没本事,我们当初也不会扔了三丫。”

    她红了眼眶,继续说道,“我们老家是湘南的,那里就是个落后的小山村,村里的人都靠种地养活自己,生活都不好过,而我们那里,没有儿子是要被人说绝户的。我跟她爸结婚五年,生了三个都是丫头,家里的地又少,粮食就那么点,养活两个大人都是勉强,哪里还养得起三个孩子,而那时候我又怀孕了,他们都说我肚子里的那个是儿子,所以我跟她爸商量了下,想要把三丫送给别人养。”

    说道这里,她停了停,看了眼脸色难看的沈希潼,“可是三丫是个姑娘,就是个赔钱货,哪里有人肯要她,而且那时候她已经五岁了,懂事了,人家就是要也不要她那样的,所以…。”

    “所以你们就把她送到了福利院?”楚云蓉开口,声音微冷,到底是自己养大的女儿,听到她这些经历该心疼还是心疼。

    田翠芳尴尬,可是更多的却是不容易,“这位太太,你是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哪里知道吃了上顿没下顿,连自己跟孩子都养不活的滋味,我要是跟太太你似的,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把自己的孩子丢了。”

    也不知道田翠芳那句话说的不对,只见楚云蓉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吓了大家跳,沈谦倒是知道妻子想到了什么,看了眼没什么反应的沈清澜眼,默默握住了妻子的手,微微用了点力。

    楚云蓉回过神,心脏处似还有些疼痛,让她的脸色看起来依旧苍白。

    田翠芳吓了跳,时间呆在那里手足无措。

    她哪里知道,只是个“丢”字就让楚云蓉联想到自己弄丢了亲生女儿的事情。

    “既然已经丢了她,为什么现在还要找过来?”楚云蓉哑声开口问道。

    田翠芳愈发尴尬了,脸上的神情也更加凄苦无奈,“哪里是我们不想早点找三丫,而是等我们后悔了想要把三丫再带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人带走了,院长说是被个大户人家收养了,我们问她地址,她却说不知道,这些年我们直也没有放弃寻找,我跟她爸甚至背井离乡多年,在外面打工,去了很多城市,就是为了打听三丫的消息,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直没有找到她。”

    说着说着田翠芳哭了,看着她声泪俱下的表演,沈清澜不得不为她点个赞。

    这家人哪里找过女儿,背井离乡多年,在很多城市漂泊完全就是因为家乡太穷,养不起孩子,为了不饿死,只能出来打工,根据调查的资料显示,要不是上面的两个女儿比当年的沈希潼要大,已经会干活了,送人没人要,丢了可惜,恐怕被丢掉的就不是沈希潼个了。

    而后来,那两个女儿的命运也没有好多少,个刚满十五岁就嫁给了村里的个老光棍,下面那个小点的也在十岁的时候就嫁人了,嫁的也不是什么好人家,是他们打工认识的个工友,彩礼是两万。

    然后他们就带着唯的儿子离开了那座城市,将二女儿个人留在了那里,相当于是用两万块钱将女儿给卖了。

    这次要不是沈清澜找的人找到他们,告诉他们被他们丢掉的小女儿被个大户人家收养,现在很有钱,他们也不会年都没有过完,就巴巴地跑过来。

    他们现在的说辞也是沈清澜的人事先告诉他们的。

    他们原本还不信,还是那人拿出了沈希潼现在的照片以及她经常出入各大高级场所的照片才相信了。

    不要问他们为什么相信这就是他们丢掉的女儿,哪怕不是,只要他们口咬定,那么沈希潼就是他们的女儿。

    楚云蓉心有戚戚焉,她体会过找不到孩子的那种绝望,看着哭得声泪俱下的田翠芳,楚云蓉的心也软了。

    “既然以前没有找到,现在又是怎么找到的?”这次问话的是沈谦。

    这个问题显然也是有了“标准答案”的,来找他们的人都已经将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以及遇上的事情都告诉他们了,他们要做的就是按照那人说的做。

    “还是我二女儿无意看到了三丫的表演,然后跟我们说这个姑娘看着跟大姐,就是我的大女儿有几分相似,我们想到会不会是我们的三丫,这次才找了过来。”

    “既然如此,你们其实也不是很确定希潼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女儿,为何上来就咬定就是她?”沈谦皱眉,显然是没想到这对夫妻认亲是这样草率的件事。

    “本来是不确定的,我们原本也只是想过来看眼,但是我见到她我就确定了,她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肉,我咋可能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呢。”田翠芳脸的情真意切,看着沈希潼的眸光更是满含深情。

    沈希潼没有觉得那个目光是温暖的反而全身发冷,她的只手拽着楚云蓉的手臂,眼底有着惊慌,生怕沈家让这对夫妻把她带走。

    看着沈希潼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楚云蓉心疼了,对着夫妻二人说道,“希潼现在已经是个成年人,不管你们是不是她的亲生父母,她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她的话,夫妻俩不是很理解,他们都是没有什么化的人,别说高,就连初都没有上过。

    “这位太太,你这说的是啥意思?”田翠芳看了眼李大头,问楚云蓉。

    “既然你们认定了希潼是你们的女儿,那么应该不介意去医院做个亲子鉴定吧?如果结果出来,希潼真的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可以问问她愿不愿意跟你们回去,要是他不愿意,你们也不能勉强她,这样怎么样?”沈老爷子说道。

    李大头夫妻俩早就知道会让他们做亲子鉴定,倒是点也不怕,找他们的那人说了,沈希潼就是他们的女儿,即便是做百次鉴定,结果都是样的,既然是这样,他们还怕什么。

    “好的好的,需要我们做什么?”李大头满口答应,生怕他们突然反悔,不让他们认女儿了。

    “不要,我不要做什么亲子鉴定,我也不要跟他们回去,他们不是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不是。”沈希潼尖叫,抱着楚云蓉的胳膊,泫然欲泣,“妈妈,我不是他们的女儿,我是你的孩子,你别不要我。”

    说着说着,她真的哭了出来,这样的情况是她从来没有预料到的,自从来到沈家,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不管他们是生是死,她都当他们已经死了。

    楚云蓉看着她的样子,也很是心疼,抱住她,“妈妈不会不要你,你就是妈妈的女儿,这辈子都是。”

    “妈妈。”沈希潼哭得越发大声了。

    “沈希潼。”沈老爷子厉声呵斥了句,沈希潼的哭声戛然而止。

    只是看向沈老爷子的目光充满着委屈,声音哽咽,“爷爷,他们不是我的父母,我不要做什么亲子鉴定,我也不要离开你们,我不要。”

    沈老爷子沉着脸,不容置喙,“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天你跟他们去医院做亲子鉴定,等结果出来再说。”

    沈老爷子决定的事情就是沈谦都得听,更何况沈希潼。

    “沈谦,你帮他们订个酒店,明天亲自送他们到医院。”

    “家里这是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这么热闹?”沈君煜从外面进来,见大家都聚集在客厅里,家里还出现了两个陌生人,尤其是沈希潼,眼眶红红的明显哭过的样子,不由问道。

    “你来的正好,给这两位订个酒店,安排他们住进去。”没有人回答他的话,沈谦直接开口吩咐道。

    沈君煜答应下来,打量了眼李大头夫妻俩,沈家的家教很好,从来不会无端看不起人,即便李大头夫妻的打扮很是寒酸,沈君煜眼底也没有丝毫异色,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下。

    沈清澜看着眼前的这幕,眼底兴味盎然,只是她掩饰的很好,除了傅衡逸,倒是没有别人看出来。

    傅衡逸带着沈清澜告辞,“爷爷,我明天就要回部队,今天先回去了,改天再来看你。”

    沈老爷子点点头,也没有说任何挽留的话,两家住在个大院里,也没什么好留的。

    “这夫妻俩是你找来的?”出了沈家,傅衡逸低声问着沈清澜,语气温和,没有丝毫质问的意思。

    沈清澜抬眸看了他眼,淡淡开口,“你想多了。”

    傅衡逸笑笑,也不追问,你觉得不是那就不是吧。

    沈清澜眼底幽光划过,沈希潼,这是我送你的第份礼物,但愿你喜欢。

    **

    沈君煜给李家夫妻订的是五星级的个大床房,但是里面的装修依旧闪瞎了这对夫妻的眼。

    等沈君煜走后,田翠芳打量着房间,还特意去卫生间看了看,“孩子他爸,你快过来,这个卫生间比我们以前住的房子还要大,里面还有面很大很大的镜子,还有个大浴缸,可以躺进去洗澡的那种。”

    田翠芳很兴奋,边打量着,边伸手摸摸放在洗漱台上的洗漱用品,甚至拿起挂在边的浴袍在自己的身上比划。

    她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地方。

    “那个人果然没有骗我们,这家人很有钱。”李大头正在抽烟,他有很重的烟瘾,在沈家的时候不敢抽,现在离开沈家了,自然是忍不住了,只是他抽的烟并不好,味道很呛人。

    田翠芳早就习惯了,根本不觉得有什么,从卫生间里出来,脸上依旧掩饰不住的笑意,“就是啊,你看看他们住的那个房子,那么大,比我们村里村长家的房子都大,里面的东西摆放的都可好看了,还有我们的女儿,现在长得真是太漂亮了。”

    她脸的兴奋,忽然皱眉,“只是那孩子似乎不想认我们,我们能成功吗?”

    李大头吐了口烟圈,闻言,眉头竖,“她敢不认,我们明天就会跟她做那个什么亲子鉴定,到时候她想赖都赖不掉,就算我们当初扔了她又怎么样,我们还是她的父母,她要是敢不认我们,我就去告她,让她坐牢。”

    田翠芳闻言并没有放心,“我看那家人可不是好惹的人家,你看看他们住的地方,门口都有当兵的守着的,我看那些人手上还拿着枪,要是他们不让我们认,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应该不会,那个男人不是说了嘛,三丫就是我们的女儿,这家人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不会为难我们的,而且你看今天他们不是给我们订了这么好的酒店。”

    田翠芳听丈夫这么说,想想也有道理,赞同的点点头,“孩子他爹,还是你聪明,这回我们要是认回女儿,儿子娶媳妇儿的钱就有了,到时候我们也给儿子找个漂亮的媳妇,说不定我们也跟他们样,可以住在大房子里,还有佣人伺候。”

    李大头也笑了,只是他的脸上都是皱纹,大概是因为常年劳作,他的背有点弯,“到时候我们就不回去了,让三丫在这里给我们买套房子,把儿子也接过来,咱们也做回京城人。”

    田翠芳笑得合不拢嘴,“然后我们再把大丫和二丫也接过来,家人起住。”

    “把那两个赔钱货接过来干嘛,倒贴钱的玩意儿。”李大头忽然发脾气。

    田翠芳顿时不敢说了,“那啥,孩子他爸,我先进去洗澡了。”

    这边夫妻俩想的很美好,那边沈希潼差点哭成了泪人。

    她趴在床上,哭得很是伤心,楚云蓉坐在边安慰她,“潼潼,别哭了,再哭下去,你的眼睛还要不要了?”

    沈希潼闻言,反而哭得更伤心了,“妈妈,你说爷爷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所以才让我跟他们去做亲自鉴定?”

    “不会的,你爷爷不会不要你,只是做个鉴定而已,要是结果出来了,他们不是,我们也好说道理是不是?”楚云蓉安慰她。

    “那万做出来他们是呢?妈妈,你是不是就让我跟他们走了?”

    “傻孩子,你虽然不是我亲生的,但也是我亲手养大的,我怎么舍得让你跟他们走。”

    沈希潼抱着楚云蓉的腰,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妈妈,从我懂事开始我就没有妈妈,我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以前他们不要我,现在却又想认我,凭什么我就要认他们呢?”

    沈希潼的言语充满着对李大头夫妻俩的怨恨,听得楚云蓉的心颤。

    这话楚云蓉没法接,她也不是个好妈妈,丢了自己的女儿十年,后来即便找回来了,沈清澜跟她也不亲近,是不是在沈清澜的心,她也是在怨恨着自己的。

    她曾听丈夫说过,沈清澜曾经被对夫妻收养过,只是后来那对夫妻有了自己的孩子就把沈清澜丢在了福利院门口,沈清澜是在福利院长大的。

    而沈希潼呢,虽然被亲生父母丢弃,但是自从被沈家收养后,起码是衣食无忧的,自己也从不曾亏待过她。

    这么想,楚云蓉心对沈清澜的愧疚越发深了,连安慰沈希潼的心思也淡了几分。

    “好了,这件事我们先不说了,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拍了拍沈希潼的肩,楚云蓉开口。

    沈希潼心猛地惊,以为是自己不想认亲生父母的话让楚云蓉生了反感,抬起了头,眼底慌乱,“妈妈,我不是不想认他们,只是他们当初丢弃了我,现在又回头来找我,我时无法接受。”

    楚云蓉笑笑,“妈妈知道,你是我手养大的,妈妈还能不了解你吗?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妈妈都知道。你先别多想,好好睡觉,等睡醒了就没事了。”

    等楚云蓉走后,沈希潼抽出纸巾擦擦脸上的泪水,脸上哪里还有丝毫的伤心难过,有的只是冰冷。想到李大头夫妻俩,沈希潼的眼底闪过抹厌恶。

    其实即便不做鉴定,沈希潼也知道李大头夫妻俩就是她的亲生父母,如果说开始没有认出他们来,那么后来当他们拿出那张照片的时候,她就全部想起来了。

    虽然当年的记忆只有五岁,但是沈希潼仍然记得她曾经生活的环境是什么样的,间破草屋,好吃懒做的爸爸,脾气极差,喜欢抽烟,喜欢喝酒,喜欢赌博,要是喝醉了或是赌输了就会动手打他们;只会忍气吞声的妈妈,挨打从来不敢反抗,看见男人打自己的孩子也不敢出来劝阻,只会眼睁睁看着他们姐妹三个挨打,然后在边默默流泪。明明知道自己养活不了,还为了可以生个儿子而拼命地生。

    因为养活不了三个孩子,还因为肚子里怀了个可能是个儿子的球,就把她丢在了福利院门口,甚至没有给她留件厚点的衣服,要不是有人及时发现了她,恐怕在五岁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

    她好不容易有了现在的生活,有了疼爱她的爸爸妈妈,还有个很好的前程,而那对夫妻有什么,要是被他们缠上了,她的人生就全完了。

    本来因为沈清澜,沈老爷子就不是很喜欢她,现在要是认了那对夫妻,不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让她离开沈家吗?

    这是她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她也绝对不会让他们来毁了她的人生的。

    她的眼瞳很黑,看不清情绪。

    沈君煜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上了沈谦,看样子是特地在这里等着他的,“爸?”

    “把他们安顿好了?”

    沈君煜点头,“已经安排好了,爸,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沈谦这回倒是告诉他了,“说是希潼的亲生父母,今天忽然找上门来了,要认希潼,把希潼带走。”

    沈君煜哦了声,“那是人家的女儿,人家想要认回去也理所当然,只是爸你在担心什么?”

    沈谦皱了皱眉,“我只是在想,这对夫妻十几年没有找过,现在怎么突然要找回女儿,而且还这么准确地找到了我们家。”

    “刚刚不是才说明天去做鉴定,是不是还不确定,你现在在怀疑什么?”沈君煜眼神凉凉。

    “我只是觉得切都太巧合了。”

    “哪里巧合,你刚才不也说了,他们找了女儿很多年,现在才找到,怎么能算是突然呢,只能说人家的运气好,还能找到,就像当年,我们家花了那么多人力心力才找到了澜澜。”沈君煜的语气里充满着淡淡的嘲讽,连眼神里都会冷嘲。

    这个父亲什么都好,就是疑心太重,将沈家看得太重,当年对澜澜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只是这次是沈希潼,对沈君煜来说没什么太大的感觉。

    “君煜说的对,沈谦,你想的太多了。”沈老爷子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沈谦和沈君煜看去。

    “爸。”

    “爷爷。”

    “爸,这件事我真的觉得巧合太多。”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在针对沈家?

    沈老爷子肃着张脸,“不管这件事是巧合也好,还是人为也好,现在我们要做的只有等,你要是不放心,明天亲自带他们去做亲子鉴定,如果鉴定结果出来,他们真是希潼的亲生父母,那么人家要认回女儿,我们也无权阻止,这点你明白吗?”

    沈谦点点头,其实他也没想过要阻止,纯粹是觉得这件事过于巧合了些,也许真是自己想多了吧。

    沈谦看看儿子那不赞同的神情,心底微微叹息。

    第二天,沈希潼早就被人叫起来了,她不情不愿地跟着沈君煜和沈谦出门,楚云蓉没有跟着去,而是待在了家里。

    沈君煜刚出门就跟沈谦分开了,他去接李家夫妻,等到了医院,已经有人等在了门口,和来人打了声招呼,沈谦没有下车。

    “下车吧,医院里我已经安排好了。”沈谦对着后座的沈希潼说道。

    沈希潼满脸的不情愿,“爸。”

    沈谦温和地笑笑,“只是做个鉴定而已,没事的,不要担心。”

    见他没有任何改变主意的意思,沈希潼无奈下车,刚下车就看到了李家夫妻,依旧是昨天看到的样子,看见她,俩人脸上都是笑意,只是这笑看在沈希潼的眼底却显得丑陋。

    没有跟他们打招呼,沈希潼扭头就走。

    “走吧。”个医生模样的人说道,李家夫妻跟在后面,沈君煜双手插兜跟在最后。

    抽完血,沈希潼直接就走了,甚至都没有跟沈君煜说声,沈君煜也不在意。

    李家夫妻跟在沈君煜的后面,等到了外面,沈谦的车子已经走了,沈君煜打开后座门,“上车吧,我送你们回去,鉴定结果要过几天才能出来。”

    李家夫妻乖乖上车,等到了酒店门口,却迟迟不见他们下车,沈君煜从后视镜看去,见田翠芳脸的欲言又止,以为他们是担心酒店房费的问题。

    “酒店的房间的钱我已经付了个星期的,你们安心住着就好。”

    田翠芳连连点头,脸感激,“谢谢,谢谢。只是……”她满脸的为难。

    “还有事?”沈君煜问道。

    田翠芳踌躇,“就是,那个,我们为了找三丫,把钱都给花光了……。”

    沈君煜秒懂,没有说什么,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纸币,递给他们,“这些钱应该够你们二人生活几天的。”

    田翠芳很是感激地接过,连声道谢,这才跟李大头下车去。

    等沈君煜的车走了,李大头才开口问田翠芳,“他给了多少钱?”语气略显急切。

    田翠芳数了数,“千。”

    李大头撇嘴,切了声,“还真是越有钱的人越抠门,才给千块钱,这是打发叫花子呢。”嘴上说着,却把夺过田翠芳手上的钱,塞进上衣内袋里。

    “走走走,赶紧进去,冷死了。”

    “可是我们还没有吃饭呢,不去买点吃的?”田翠芳在身后喊,李大头理也不理她,径直上去了。

    田翠芳手上没钱,哪怕此刻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只能上去,幸好包里还有点干粮。

    **

    傅衡逸早就醒了,却没有如往常那样早起,而是手撑着头,就那么看着沈清澜。

    沈清澜睡梦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睁开眼,对上的就是傅衡逸温柔地目光。

    “早。”沈清澜开口,嘴角勾起抹浅笑。

    傅衡逸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下,笑的温柔,“早。”

    “要起床了吗?”

    傅衡逸摇头,状似无意地开口,“你说我申请调到京城军区来怎么样?”

    沈清澜嘴角的笑意消失,打量着他的神情,见他不似在开玩笑,也认真了表情,坐了起来,却被傅衡逸揽在了怀里,沈清澜也由着他去,“为什么突然想调到京城军区来?”

    “现在年纪慢慢大了,体力也大不如前了,还待在那里,不是典型的占着茅坑不拉屎。”

    他说的粗俗,但沈清澜却并不相信他说的理由,想起年前那次他回来还有这次过年,傅爷爷都单独找他聊过,问道,“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

    傅衡逸不得不在心感叹声她感觉的敏锐,“没有,你想多了,纯粹是我个人的想法。”

    沈清澜从他的怀里坐起来,面对着他,认真开口,“傅衡逸,你是军人,我知道你也热爱部队,热爱那群与你并肩作战的兄弟,你是天生属于部队的,你只需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就好,我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你。”

    傅衡逸轻笑,看着沈清澜的眼神越发温柔,“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没打算退伍,只是想调回京城军区,这样离家也近点,万家里有点什么事,我也能顾上。”

    “傅衡逸,家里有我,你不需要担心,至于我,就更不需要担心了,我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你不需要为了我做出这样的牺牲。我知道你的肩上有你需要背负的责任,你的那些兄弟我曾经见过,我能看的出来他们对你的感情很深厚,他们不会舍得你离开,你也舍不得离开他们。”

    “可是我也舍不得你。”

    沈清澜微微笑,眼底暖意融融,“傅衡逸,你记住,我是你的妻子,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哪怕是为了你,我也会照顾好自己,不让你担心,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个。”

    傅衡逸看着她,沈清澜字句地说道,“不要让自己受伤,我会心疼,会难过。”

    傅衡逸只感觉心有股热流划过,灼烫了他的心。

    他将沈清澜抱在怀里,如抱着稀世珍宝,沈清澜啊,我上辈子需要做了多少善事,这辈子才能娶到你?

    沈清澜回抱着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深深地吸了口气,闻着鼻尖熟悉地令人眷恋的味道,鼻尖似有些发酸,这近半个月他直陪着自己,连沈清澜都已经习惯了,现在他突然要走,心满满的全是不舍。

    但是她看上的男人是只鹰,只翱翔在天空的雄鹰,不该被困在这方小小的天地里。

    也不知是谁起的头,最后俩人再次睡到午才起来。

    傅老爷子见着俩人从楼上下来,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笑成了朵菊花,赞赏地看了眼孙子,好啊,他养了个好孙子,呵呵,好。

    “那个,小赵啊,清澜丫头已经起来了,早饭都没吃,肯定是饿了,你给她盛碗汤垫垫肚子。”傅老爷子冲着赵姨说道。

    “好。”赵姨笑眯眯地应了。

    傅靖婷暧昧地看了眼小夫妻俩,倒是没有打趣他们。

    已经不是第次被长辈们取笑了,傅衡逸早就脸淡定,倒是沈清澜,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尤其是对上傅靖婷打趣的眼神,耳朵尖的都泛红了。

    傅老爷子狠狠瞪了眼自己的女儿,你要是把我孙媳妇吓跑了,我跟你没完。

    傅靖婷接收到老爷子的眼神,无奈耸肩,人家都是娶了老婆忘了娘,您倒好,有了孙媳妇连女儿都不要了。

    “爷爷,姑姑,抱歉,睡过头了。”沈清澜有些歉意,长辈起的那么早,自己却午才起来,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好媳妇会干的。

    “不晚不晚,年轻人嘛多睡点补身体。”傅老爷子摆手,笑得见牙不见眼,晚点起才好呢,就是睡个三天三夜傅老爷子也不会多说个字。

    “午啊,我让小赵给你们炖盅汤,你们两个都喝点,年轻人嘛,身体是资本。”傅老爷子喜滋滋地说道。

    这话正好被出来的赵姨听见了,立刻接话道,“好勒,我现在就炖上,过个两个小时就可以喝了,正好衡逸下午回部队,喝了再走。”说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就匆匆走进了厨房。

    沈清澜脸上泛着薄薄的红晕,煞是好看。

    傅靖婷看得眼睛里都是笑意,却也不再开口打趣。

    离饭还有点时间,傅老爷子见傅衡逸三两口吃完了早饭,招呼着傅衡逸去了书房,沈清澜看了眼俩人离去的背影,眼眸轻轻闪,收回目光,继续喝粥。

    书房里,傅老爷子看着眼前的孙子,脸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笑意,只是看着傅衡逸。

    “年前我说的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傅衡逸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事,也没有装傻,缓声开口,“爷爷,我还想继续待在部队里。”怕老爷子误解,又加了句,“现在的部队。”

    傅老爷子闻言,脸上也没有丝毫的失望,似乎是早就知道孙子会这样说,“这件事你跟清澜商量过吗?”

    傅衡逸眼睛里闪着温暖的笑意,冷硬的神情都柔和了分,“嗯,我跟她说过,她说支持我的决定。”

    “她知道你这份工作的危险吗?万……”傅老爷子说不下去了,这是自己唯的孙子,是儿子留在这个世上唯的血脉,那样的话即便只是个假设,他都不敢去想。

    “爷爷,清澜比我们想的要更坚强,也比我们认为的知道得多。”傅衡逸轻声开口。

    傅老爷子微微怔,轻声叹息,“衡逸,你娶了个好媳妇,定要好好对待清澜,你要是敢辜负她,不要说是你沈爷爷,就是我,也不会放过你。”

    傅衡逸看着傅老爷子,神情认真且坚定,“爷爷,不会有那个时候。而且,我答应过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受伤。我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所以爷爷,你也不要为我担心。”

    傅老爷子什么也没说,深深地看了眼孙子,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题外话------

    阿离这几天手腕疼的厉害,码不了太多字,暂时没有办法加更了,等我手好了,我再来加更哈,亲们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