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傅爷哄娃记(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清澜,毕业之后你打算做什么?”姨夫裴震问道。

    “开间茶馆。”沈清澜说道,边说,边喂小豆丁吃水果,看得傅爷越发不舒服了,他老婆都没有喂他吃过东西。

    “清澜,你不打算开家画廊吗,以你现在的名气要是开家画廊,肯定很好。”裴宁疑惑。

    沈清澜摇头,“丹尼尔是个很好的合作伙伴,有他的画廊在就够了。”

    “前段时间澜澜盘下了间茶馆。”沈老爷子倒是知道这件事,说道。

    外公楚湛惊讶了,“哦,清澜还盘下了间茶馆?”

    沈清澜点点头,“嗯,就在城南,外公有时间不妨去我那里喝喝茶,那里环境还是可以的。”

    楚湛笑眯眯地点头,“好,好啊,改天外公就去。”转头看向直沉默不语的沈希潼。

    “希潼,最近工作怎么样?”楚湛问道,大概是心情很好,他的脸上直带着笑。

    骤然被问话,沈希潼有点懵,表情也有点僵硬,“还好,年后会出国参加场演出。”

    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他总觉得楚湛问这话不过是随口问,为的就是衬托沈清澜的优秀。

    “好啊,你们这些年轻人都很优秀,我们老人家看了也很欣慰。”楚湛很欣慰,沈希潼虽然不是楚云蓉亲生的,但也到底叫了他这么多年的“外公”,心还是希望她能有出息的。

    沈老爷子赞同地点点头,他们老了,最大的希望不过是希望子孙后代们能有出息。

    **

    这个年对于沈清澜来说过得相当不错,但是对于方彤来说,却很是痛苦。

    方家,方彤依旧没有联系上丁明辉,除了除夕那天他给自己打过个电话之后,这几天她直联系不上他。

    电话不接、微信不回、短信也没有消息,整个人仿佛人间消失了般。

    “彤彤,吃饭了。”付芳华在外面敲门,方彤应了声,放下手机走了出去。

    “明天你李叔叔家会过来,你不要出去。”饭桌上,付芳华叮嘱方彤。

    方彤还在想丁明辉的事情,根本没有听到妈妈的话,付芳华又说了句,方彤回神,“妈妈,你说什么?”

    付芳华看了她眼,“这孩子,吃饭还在想什么呢。我说明天你李叔叔家要过来,你不要出去,就在家里。”

    “他们过来做客就做客好了,我待在家里做什么。”方彤眉头皱起,有点不开心,她妈妈打的什么主意她知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你作为主人,难道连基本的待客之道都不懂?”付芳华也有些生气,本来好声好气地跟方彤说话,却被方彤句话怼回来,心情能好才怪。

    “好了好了,大过年的,吵什么吵。”方承志做和事佬,“先吃饭,吃饭。”

    方彤默不作声,扒拉着碗里的饭粒。

    付芳华有些吃不下,“彤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妈妈也说了,那个男孩子我会见,但是他来了吗?年前你邀请他来家里,他拒绝了不是吗?连最基本的诚意都没有,你让我怎么相信他?”

    “妈,我说过了,他那是工作太忙了,等年后他来京城了我会安排你们见面的。”方彤替丁明辉辩解。

    “忙忙忙,他个实习生能有多忙,你爸爸都没他忙,这样的事情,本来就应该是他主动登门的,但是他呢,你都主动邀请了他都不来,这代表什么?”

    “妈,你也说了他就是个实习生,领导要他加班他能拒绝吗?”

    付芳华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眼自己的女儿,“你呀就是死心眼,男人说的话能全信吗,他说忙,没时间来你就信啊?你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

    “丁明辉他不是那样的人,那爸爸还全年都在临市呢,也没见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啊?”方彤被付芳华说得有些生气。

    “他能跟你爸爸比?你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他又是什么人?”付芳华也生气了。

    “丁明辉是个好男人,你不要胡说。”方彤与付芳华争锋相对,大概真是气着了,筷子啪的放在桌子上,“我吃饱了,你们吃吧。”起身就离开了餐桌。

    “方彤,你给我站住。”付芳华喝到,却被方承志拉住了,“好了,你少说两句。”

    “我少说,我能不说嘛,你看看她的态度,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她,她要不是我的女儿,我管她?”

    方承志安慰老婆,“她都二十二岁了,已经是个大姑娘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何必跟她生气?”

    “她再大她也是我的女儿,你看看她找的什么人,连见个面都推三阻四的,以为自己是谁啊,不过是个穷小子,还真以为我们方彤非他不可了。”

    方承志为眉头微皱,“芳华,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大了都不喜欢被我们管,我们啊随她去吧。”

    “方承志我告诉你,就是你这样的态度才让她越来越任性妄为。”

    方承志很无辜,他不过是劝两句,怎么战火就烧到他身上了?

    他是真的觉得方彤是个理智的人,也是个聪明有想法的孩子,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他虽然没有见过那个男孩子,但是既然方彤那么肯定,就差不了,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担心,还跟自己的女儿生气。

    从年前到现在,这对母女因为这点事已经闹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夹在老婆和女儿之间也很为难的。

    “方彤是个女孩子,是吃亏的方,等到她真的吃亏了,真是后悔都没地方哭去。”付芳华还在念叨,“博明这个孩子我看就很好,长得好、学历高,又有教养,家庭条件也好,配方彤还是方彤高攀了。”

    方彤在房间里,听着外面付芳华数落着丁明辉,抬高李博明,很是烦躁,在房间里待了会儿,实在是待不下去了,拿了包包和手机就要出去。

    “方彤,你去哪里?”付芳华见她出来,叫住她。

    方彤脚步顿了顿,“在家里待着太无聊,出去找朋友玩。”

    “什么朋友?”

    “沈清澜。”方彤报了个名字。

    沈清澜是谁,那可是沈家的千金,方彤能和人家做朋友,付芳华高兴都来不及,自然不会阻止,也不再多问,“既然去找人家玩,就不能空着手去,家里有两瓶好酒,你带给人家。”

    “妈,我跟清澜之间不需要讲究这个,而且她也不喝酒。”

    付芳华也顾不上生气了,站起来要给方彤拿东西,嘴里念叨着,“她不喝,家里总有人要喝的,这两瓶酒都是好酒,是妈妈托人从国外买来的,送人不丢人。”

    方彤没等付芳华,直接就走了,等付芳华出来,家里早就没人影了,“这孩子,让她带个东西也不听话。”

    “行了,以前没有这些东西他们也处得很好,朋友之间关系纯粹点也好。”方承志开口。

    “我是为了谁啊,你今年就调回京城了,我们家不认识什么人,沈家又是那样的身份,要是他们肯帮你把,你工作上也顺利点。年前去傅家拜访,傅老爷子就说了句他现在已经退休在家,外面的事情他插不上手,这不是明显的不肯帮你吗。”付芳华为丈夫不理解自己而不高兴。

    方承志自然理解妻子是为自己好,京城不比临市,这里的关系错综复杂,没人帮衬着在工作上想要有大进步,很难,这次他能调回京城,也是捡了个便宜。

    “我自然是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方彤难得能有个好朋友,人家要是肯帮,自然会帮,要是不肯,我们这样做,不是让方彤为难嘛。”

    付芳华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但是嘴上却不肯服输,“就你们父女俩通情达理,我就是个市侩不讲理的。”

    方承志笑笑,不跟妻子顶嘴。

    方彤从家里出来,根本没有去找沈清澜,她也没有地方可去,于是就在大街上晃荡。

    走着走着,她就走到了市心,虽然还是过年期间,但是市心的购物大厦里人已经不少,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基本都是成双成对或是全家出来玩的,心里很是有些不是滋味。

    忽然,她的视线顿,看着前方男女的背影,僵在原地。

    那男的背影她很熟悉,不是她找了很多天都没有回音的丁明辉是谁,那女的不认识,挽着男的胳膊,俩人姿态很亲密。

    方彤只觉得浑身发冷,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丁明辉打了电话,听着那漫长的铃音,方彤身上的血液温度越来越低。

    就在方彤几近绝望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终于接电话了,“彤彤。”

    “丁明辉,你在哪里?”方彤的嗓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丁明辉顿,“在家里啊,对不起啊,这几天很忙,都没有时间看手机,没有看到你的电话和信息。”

    “你在老家?”方彤问道。

    丁明辉似乎有些不明所以,“是啊,学校还没开学,公司要初十才上班,我买了明天初的票,初九晚上估计就到京城了。”

    “你是说你现在还在老家?”方彤似有些不放心,又问了句。

    “对啊,彤彤,你到底怎么了?难道我会骗你?”

    方彤缓了缓神,开口,“刚才我在街上看见个人的背影很像你,所以我还以为你已经来了京城了,才打个电话给你确认下。”

    丁明辉似乎是笑了,“人有相似,更何况是背影,你要是不放心,我给你看看车票,或者给你拍张家里的照片?”

    他玩笑似的口吻让方彤彻底放下了心,笑了笑,“应该是我看错了,后天晚上几点的车,我去接你。”

    “不用,我到站都半夜了,大晚上的你个女孩子家出门不安全,你就安心在家里等我就好,我从老家带了些特产回来,你年前不是说希望我跟你父母见面嘛,正好把这些特产带给他们尝尝。”

    丁明辉顿了顿,又开口说道,“我过年的时候已经把我们的事情跟我父母说了,还给他们看了你的照片,他们对你很是喜欢,要不是我拦着,他们早就想给你打电话了。”

    方彤放了心,又联系上了丁明辉,心情也变好了,听着丁明辉说把自己介绍给了他父母,心里甜滋滋的,“应该我给叔叔阿姨打电话才对,或者你什么时候邀请叔叔阿姨来京城,我带他们在京城逛逛,保证让他们玩的身心舒畅。”

    丁明辉笑了,“以后有机会的。不过……”他的语调变,“彤彤,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条件,短时间之内我恐怕还买不起京城的房子。”

    “这有什么关系,我说了只要是跟你在起,哪怕是租辈子房子我也是愿意的。”

    “彤彤,有你真好,你放心,我定会努力工作,给你买套大房子,你定要等我。”

    方彤用力点点头,“明辉,我等你。”

    挂了电话,方彤脸上的笑意消失,她紧紧地握着手机,只觉得内心似有不安,她抬头看去,刚才的那背影早已看不见。

    “个人在这里干什么?”辆车在方彤的身边停下,车窗降下,露出沈君煜那俊美的脸。

    他开车经过,就看见方彤个人站在路边,神色茫然。

    方彤被沈君煜的突然出现吓了跳,看清是他,有点没好气,“看风景。”

    沈君煜嗤笑,“在零下十几度的大街上看风景,看不出你还有这爱好。”

    方彤神情僵,“我乐意。”

    “再喜欢风景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上车吧。”看着她被冻得有些苍白的脸色,沈君煜皱眉。

    “不用,我自己可以打车。”

    “现在是年初七,你觉得这里可以打到车?”

    方彤僵,看了眼空荡荡的街道,其实她身上已经冷得没有知觉了,想了想,还是上了车。

    车上开了暖气,与车外简直是两个世界,方彤觉得自己仿佛瞬间就活了过来。

    杯咖啡被递到自己面前,还冒着热气。

    “刚买的,还没喝过。”沈君煜开口。

    “不用了,我不喝咖啡。”方彤摆手拒绝。

    沈君煜没有跟她商量,直接将咖啡塞到她手里,“拿着暖手也好。”

    手指触碰到方彤的手指,感受到上面比冰还低的温度,皱眉,将暖气的温度又调高了些。

    “去哪里?”沈君煜问道。

    方彤神色茫然,“不知道,你随便开吧。”

    沈君煜笑了,这是被他当做出租车司机了?看了眼她的脸,见她脸的心事重重,也不想跟她计较,踩下油门。

    “我正好要去公司取份件,不介意的话先跟我去趟公司吧。”

    方彤点点头,反正现在也没有地方去。

    “个人在街上晃荡,是跟家里吵架了?”沈君煜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主动开口。

    方彤不想跟他聊这个话题,“没有,只是待在家里有点无聊,出来走走。”

    沈君煜也不戳破,“怎么不去找澜澜,还有那个……”他想了想名字,“于晓萱起玩?”

    “晓萱初五就去剧组报道了,清澜……她老公不是回来了嘛,俩人难得有时间在起,我去当电灯泡算是怎么回事。”

    沈君煜笑笑,没想到这姑娘还有颗玲珑心。

    “你们开学后就是毕业答辩了吧?”不想让气氛僵硬,沈君煜主动找话题聊天。

    方彤心情不好,又不想沉默免得胡思乱想,沈君煜愿意聊聊别的,正合她意。

    “嗯,还有外翻译,毕业论的撰写。”

    “有没有想过毕业之后做什么?”

    “暂时没有打算,可能三月份会去人才市场看看,投投简历。”

    “还是打算走行政?”

    “应该吧,我们这个专业工作很难找到对口的,做行政助理或是秘书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以前我说过,你要是想要来君澜集团,可以把简历发到我邮箱,这话现在依然有效。”沈君煜说道,又拿了张名片递给她,“这上面有我的邮箱。”

    方彤本想拒绝,想了想又接了过来,君澜集团确实是她最好的选择,工资待遇好不说,发展前景也好些,更何况丁明辉也在君澜。

    “谢谢。”

    “不用客气,你是澜澜的朋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你二也不是什么大事。”沈君煜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经常听澜澜提起你,她说你是个很聪明的人,做事认真负责,我现在给你的不过是个机会,要是你未来在工作上出了错,我也不会对你留情,当然你要是做得好,我也不会亏待你。”

    虽然沈君煜这样说了,但是方彤心知道,要不是沈清澜的关系,自己根本得不到这样的机会,毕竟当初是自己主动从君澜辞职的。

    到了目的地,沈君煜上去拿件,方彤坐在车里等着他。

    沈君煜的车上有张合照,方彤拿起来看了看,是他跟沈清澜。

    大概是在海边拍的,沈清澜身的休闲衣裤,站在沈君煜的身边,即便是对着镜头依旧是脸的清冷,反倒是沈君煜,笑得温柔宠溺。

    照片大概是前几年拍的吗,沈清澜看上去要比现在小些,脸上还有着青涩。

    方彤看着照片笑了,看得出沈君煜应该是很疼爱沈清澜的,连车里放的都是沈清澜的照片,她没有去过沈君煜的办公室,但是以前在君澜实习的时候,曾经听秘书室的人说,沈君煜的办公桌上放着张美人照,容颜绝美,就是看着有点冷,现在想来,应该也是沈清澜的照片。

    她心有点羡慕沈清澜,有个这么疼爱她的哥哥。

    沈君煜下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方彤拿着他跟沈清澜的合影笑的样子。

    方彤没想到沈君煜这么快就回来了,将照片放回去,沈君煜将件放在后座,上了驾驶座。

    “你跟清澜的感情很好?”方彤忍不住问道。

    “她是我亲妹妹,你说呢。”沈君煜不答反问。

    方彤也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抿了抿唇。

    “想好要去哪里了吗?”

    见她不说话,沈君煜也不急,“我等下要去外婆家,清澜也在那里,你要不介意,可以起。”

    “不,不用了。”这是人家的家庭聚会,她去算怎么回事,“你送我回家就好。”

    沈君煜看了她眼,“你确定?”

    方彤点点头。

    沈君煜问了她的家庭住址,调转车头。

    这里离她家有点远,方彤出来的时候是坐公交车坐了段路才下来走的。

    回去的路上,沈君煜没有主动开口,车厢里有些安静,方彤微微有些不自在。

    “那个,我到家了,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方彤要下车,沈君煜也没有拦着,只是在她马上要下车的时候说了句。

    “你从小就在你父母身边长大,享受着你父母对你的疼爱,这是件多么幸运的事,即便跟父母闹了什么不愉快,也别伤了他们的心。”

    方彤脚步顿,低着头,道了声“谢谢。”

    方彤回去的时候付芳华正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

    “彤彤,回来了,跟清澜玩得怎么样?”付芳华脸上挂着笑,脸上点也看不出午才跟女儿生气的模样。

    方彤笑了笑,“清澜晚上要去外婆家,我就先回来了。”

    “下次你请清澜来家里玩,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方彤点头,“好,最近段时间她比较忙,等过阵子的。”大概是沈君煜的话起了效果,方彤现在看见母亲,这段日子以来因为母亲不理解自己的烦闷心情也消散了不少。

    “你啊,有时间就多跟清澜出去玩玩,之前不是听你说起想去君澜集团吗,那是她哥的公司,她要是愿意帮忙,这还不是句话的事情。”付芳华见女儿似乎心情不错,趁机说道。

    方彤心有些反感母亲的势利,但是也知道她是为了自己好,也没有反驳,而是问道,“我爸呢?”

    “你爸在书房呢,说是要处理什么公务。”

    方彤不说什么,在沙发上坐下来,拿了个苹果,“妈,我今天给丁明辉打过电话了,他说他给你们带了点土特产,打算年后来拜访你们,你看哪天比较合适?最好是周末,平日里他要上班。”

    付芳华顿,“到时候看看你爸爸的时间吧,你爸爸年后开始上班,估计会很忙,来家里就不用了,到时候我在外面订桌,我们去外面吃,你妈妈我实在不喜欢做饭。”

    虽然知道这是妈妈的借口,但是方彤也没有说不行,“好,我到时候跟他确认下时间。”

    “彤彤啊,明天你李叔叔家过来,你即便不喜欢博明,你也不能摆脸色,知道吗?”害怕方彤将个人情绪摆在脸上,提前叮嘱道。

    “妈,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李叔叔到底是客人,我懂的。”

    付芳华闻言,放心了。

    下午方承志也劝了她好久,她也想明白了,为了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跟自家闺女闹不和,不值得,切等见过了再说。

    **

    沈清澜是在楚家吃完晚饭才回去的,回去的时候又被小豆丁缠上,死活不让她走,嚎啕大哭,怎么哄都不行,最后还是沈清澜答应带他起回家才停止了哭泣。

    所以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的时候就变成了三个,小豆丁很开心,只是傅爷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

    “姨姨,我晚上要跟你起睡。”小豆丁跟沈清澜坐在后座,摇晃着两条小胖腿。

    傅衡逸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沈清澜,其意思显而易见,但是沈清澜却没有看傅爷,“好。”

    傅爷郁卒。

    为了防止小豆丁跟他们起睡,傅衡逸没有回江心雅苑,而是回了军区大院。

    “衡逸你们回来啦。”傅靖婷正跟傅老爷子在客厅里闲聊,看见小夫妻俩回来,笑着说道。

    眼睛顿,看向沈清澜的怀里,“清澜,这是谁家的孩子?”

    “我表姐家的,来,叫姨奶奶,这位老爷爷是姨姨的爷爷,你要叫太爷爷。”

    小豆丁听话地点头,从沈清澜的怀里下来,跑到傅老爷子和傅靖婷的面前,“姨奶奶好,太爷爷好,我是裴皓,你们可以叫我昊昊。”

    小豆丁长得白嫩精致,很是好看,看的傅老爷子和傅靖婷很是稀罕。傅老爷子笑得脸上都开花了,连连说好,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他曾孙呢。

    傅靖婷捏了捏小豆丁的脸,“昊昊你好啊,欢迎你来家里做客。”看了眼门口,没有看到大人跟随,“昊昊,你个人来的?”

    小豆丁摇头,“不是,我是跟姨姨还有姨夫起来的。”

    小豆丁胖嘟嘟的,长得又精致,像个年画娃娃,傅靖婷很是稀罕,他说话又有趣,下子就喜欢上了。

    将小豆丁抱起来,很是欢喜的在他的脸上亲了口,小豆丁的身上带着淡淡的奶香味,很是好闻。

    小豆丁点也不怕生,就那么乖巧地窝在傅靖婷的怀里。

    “昊昊,晚上跟姨奶奶起睡好不好?”她向都是喜欢孩子的,当年要不是……她也不会把顾阳留在顾家。

    谁知,小豆丁摇头,“我不要,我要跟姨姨起睡。”

    “姨姨要跟你姨夫起睡的,你不能跟姨姨睡。”傅靖婷耐心解释。

    小豆丁纠结了,小眉毛皱成了团,忽然眼睛亮,说道,“那姨夫跟姨奶奶睡,昊昊跟姨姨睡。”

    傅爷的脸黑了,就是傅靖婷也是嘴角抽,没想到小豆丁口吐出如此惊人之语。

    “你姨夫已经是大人了,不能跟姨奶奶起睡,姨奶奶个人睡晚上会睡不着,昊昊陪我好不好?”傅靖婷还想忽悠小豆丁,她实在是喜欢这个孩子。

    只是好说歹说,小豆丁就是不乐意。

    “赵姨,你帮忙带着昊昊去洗澡。”时间已经不早了,看着小豆丁已经开始打哈欠了,傅靖婷也不再逗他。

    “姨姨。”小豆丁看向沈清澜,明显是想让沈清澜帮他洗澡。

    傅衡逸开口,“你姨姨也要洗澡,你先跟这位奶奶去洗澡。”

    小豆丁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沈清澜,才跟着赵姨走。

    傅老爷子和傅靖婷也上楼去了。

    沈清澜先上楼洗澡,傅衡逸去浴室里给她放水,看着她进去了,才转身出去,亲自给小豆丁准备了客房,想跟他老婆睡觉,美得他。

    等小豆丁洗完澡出来,就被傅衡逸带到了客房。

    “姨姨呢?”小豆丁没有看见沈清澜,问道。

    “你姨姨还在洗澡,你先睡觉,她洗完澡就会过来。”傅衡逸哄他,只要在清澜洗完澡之前把这个小鬼哄睡着就好。

    小豆丁不乐意,“那我等姨姨。”

    傅衡逸难得柔和了语气,“你姨姨洗澡有点慢,总不能让你姨姨不洗澡吧,听话,你先睡。”

    小豆丁眨眨眼,看着傅衡逸,“姨夫,那你可以给我讲个睡前故事吗?我妈妈和我外婆都会给我讲故事的。”

    傅衡逸为难,他根本不会讲故事,“我不会讲故事。”

    “三只小猪会吗?”

    傅衡逸摇头。

    “大灰狼与小白兔呢?”

    傅衡逸摇头。

    “龟兔赛跑呢?”

    傅衡逸再次摇头。

    “千零夜呢?”

    傅衡逸还是只能摇头。

    小豆丁脸嫌弃地看着傅衡逸,“姨夫,你怎么这么笨啊,什么都不会。”

    傅衡逸的脸有点黑,瞪着眼前的小豆丁,浑身的气息有点冷。

    沈清澜此刻就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那个男人,嘴角上翘,显示了她此刻的好心情,恐怕傅爷活了三十多年,还是第次被人说笨呢。

    “定要听故事?”傅衡逸额头青筋微微跳着,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小豆丁重重地点头,生怕傅衡逸不相信,又补充了句,“我每天晚上都要听故事才可以睡着的。”

    “好,等着。”傅衡逸站起身,打算去书房找本,出门的时候看见了站在门口看戏的沈清澜,看着她上扬的嘴角,傅衡逸没好气地看了她眼。

    趁着小豆丁没发现,将她拉进了他们自己的卧室,“你先去床上,我先把他哄睡了。”

    沈清澜挑眉,“何必那么麻烦,把他抱过来起睡就是了。”

    傅衡逸咬牙,“他是个男的。”

    沈清澜无语,“他今年才三岁,还是个孩子。”

    傅衡逸不管,三岁也是男的,是男的就不能跟他老婆起睡,老婆是他个人的,在沈清澜的嘴角亲了口,柔声道,“乖,先进去等我。”

    沈清澜好笑,却也没有反对,听话地上床了,只是没有睡,而是靠在床头看书。

    傅衡逸转身去了书房,找了半天才在角落里找到本《老人与海》,看样子已经有些年代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他十岁以后就再也没有看过这些书,书房里更多的是军事书籍。

    “姨夫,你动作好慢啊。”小豆丁等得都快睡着了,看见傅衡逸,嘟着小嘴抱怨。

    傅衡逸在床边坐下来,“还要不要听故事?”

    小豆丁点头,乖乖躺好,然后看着傅衡逸。

    傅衡逸翻开书,照着上面的念。

    只是没会儿,小豆丁就开口了,“姨夫,你讲的太快了。”

    傅衡逸放慢了语速。

    过了两分钟,“姨夫,你讲的没有我外婆和妈妈好听,她们都不需要看书的,而且讲的很……”小小的孩童,还不懂什么叫“声情并茂”,不知该如何形容傅爷呆板的“朗读”。

    但是傅爷却奇迹般地听懂了他的潜在意思,脸色有些发冷,但是对上小豆丁黑噗噗,水汪汪的大眼睛时,心底微微软,软了语气,任命地重新开始讲。

    小豆丁勉强满意了,静静的听着,遇到听不懂的地方还会问傅衡逸,傅衡逸都耐心回答了。

    等到傅衡逸低头看去的时候,小豆丁已经睡着了,微微张着小嘴,傅衡逸淡淡笑了笑,将书放在床头柜上,伸手帮他把被子盖好,才关了灯出去。

    “睡着了?”沈清澜见他回来,问道。

    傅衡逸点点头,总算把那个混小子哄睡了,这下没有人来跟他抢老婆了。

    沈清澜已经洗完澡了,傅衡逸拿了睡衣进了浴室,十分钟后就出来了,头发吹得半干,带着微微的湿润。

    他上床,将沈清澜抱在怀里,看着怀人姣好的面容,不由轻叹,“你的桃花可真多,男女老少通吃。”他可没有忘记昨天在展厅遇见颜盛宇的事情,同样是男人,他当然明白颜盛宇看向沈清澜时,那眼睛的情意。

    还有他那个妹妹,看着他老婆的时候,眼睛都泛着绿光,现在这个小的就更不用说了,直接跟到家里来了,吵着闹着要跟他老婆起睡。

    这么想,傅爷心更塞了,“真想把你缩小了放在口袋里,这样就谁也不能把你抢走了。”

    ------题外话------

    傅爷哄娃,大家可以想象下那个画面,哈哈。

    晚上点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