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身份曝光(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清澜回到沈家,除了表现出在学习上的聪慧之外,直表现平平,更不要说跟沈希潼相比了。

    每每看到沈清澜的淡漠疏离还有沈希潼的优秀,楚云蓉内心其实是愧疚的,她不敢面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更加不敢去想,要是沈清澜没有丢,那么是不是她也会跟沈希潼样优秀。

    楚云蓉看着台上的作画的女儿,心绪复杂难平,沈谦看了眼自己的妻子,无声叹气,他不是不知道妻子的心结,当年的那件事其实算不上是妻子的错,真要认真算起来,沈清澜会被人贩子拐卖,原因还在他的身上。

    只是这件事的真相他直不敢告诉楚云蓉,害怕她接受不了,害怕她会因此怨恨他,也怕这个家就这么散了。

    沈希潼看着台上的沈清澜,至今不肯相信她就是冷清秋,可是内心深处又有个声音在告诉她,沈清澜就是冷清秋,这样的想法,让她险些控制不住自己,上去将沈清澜拽下来。

    台上,沈清澜已经完成了画作,同时间,假冷清秋也搁下了画笔。

    她看了眼沈清澜的画作,眼眸微闪,脸上却看不出什么表情。

    已经有几个来到现场的专家上来,对着两人的画作做鉴定,只见他们会儿摇头,会儿点头,眉头都皱的紧紧的,似乎被什么难题困扰了般。

    除了这几个鉴定的专家,其他的围观群众都没有上去,只是围着台子的四周看着台上的两幅画。

    沈清澜画的是大海上的的日出,大片深色的大海,神秘而危险,而在海平面上,天光将亮未亮,抹红映照了半面的天空,驱散了陷入人间的黑暗,那抹红,看着那么的温暖,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触及,画作的右下角,是冷清秋的签名。

    假冷清秋画的也是大海,只是大海波涛滚滚,怒浪滔滔,海面上只有只手,只剩下只手掌还在水面上,离那之后不远的海面上,靠近沙滩的面,几个人站在那里,脸的慌张,明明伸把手就可以把那个溺水的人救起,可是却谁也没有动作。

    沈清澜和假冷清秋都淡定地坐在边,任由几人品评画作。

    过了好会儿,几人才离开两幅画。

    “怎么样,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问道。

    个年纪稍大的画家走了出来,摸着花白的胡子,摇摇头,不说话。

    “哎呀,这摇头是什么意思,到底谁是真,谁是假。”观众性子急的人已经开始抓耳挠腮,能来到这个画展的,都是对冷清秋有所了解的,这里面还有不少冷清秋的粉丝。

    知道自己的偶像被人冒充,作为粉丝,自然是心急如焚。

    花白老者姓蒋,人称声“蒋老师”,是画界的泰山北斗,门下也有不少得意门生,这次会来冷清秋的画展,其实也是受邀而来。

    “蒋老师,您能看出这两幅画到底哪幅是真的,哪幅是假的吗?”最开始出声、并且提议作画证明身份的画家开口,问出了在场观众的心声。

    不少人附和地点点头,就是啊,不要光摇头,宣布答案啊。

    蒋老先生的目光在沈清澜和假冷清秋的身上扫过,又跟几个起鉴定的同行对视了眼,微微点了头,才缓声开口。

    “这两幅画画的都很不错,在年轻辈画家堪称翘楚。而两人的笔锋、作画习惯也很是相似,咋眼看,还真的是难分真假。”

    他顿了顿,又说道,“我们都知道冷清秋的画作向善于表现事物的阴暗面,但是沈小姐的这幅画画风与冷清秋以往的画风并不相同……”话没有说完,大家似乎已然知道了后面的意思。

    “没想到堂堂沈家的千金也会做这种冒充他人的事情,可真是没有想到。”人群,已经有人开口说道,语气不屑。

    “我原来还挺喜欢的,尤其是那段救人的视频爆出来之后,我还把她当做是我的女神,没想到竟然是这种人,当初那个视频,不会也是假的吧?”有人开始质疑。

    “不可能吧,那件事可是上过新闻的,我觉得那件事是真的。”也有人维护。

    “切,谁知道呢,依照沈家的家世,即便是假视频说成真的,也有人相信啊,蒋老先生的人品我们都是知道的,也是画界的老前辈了,他说是假的,那么自然就是假的,我看这个沈家千金是想出名想疯了。”

    也有些人不同意这样的说法,“谁说蒋老先生说的就定是对的,冷清秋近期的画风变了好嘛,明明这个沈小姐的画作更符合冷清秋现在的画风,你们都是什么眼神,看不出来?”

    只是这样的话刚出来,就被更多的质疑声淹没,纷纷围攻那个维护沈清澜的人。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沈家人的脸色都很是难看,尤其是沈君煜,听着别人这样议论自己的妹妹,就差冲上去跟人干架了,他狠狠地看了眼说的最凶的几个人,将几个人的面容记了下来。

    沈希潼脸上的表情虽然难看,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的眼底全是幸灾乐祸的笑意,就连原本揪着的颗心也放了下来,她看着台上的沈清澜,嘴角轻笑,沈清澜,这下看你怎么办。

    沈清澜倒是没什么表情,依旧是脸的清冷,对周围人鄙夷的视线和难听的话语仿若未闻,而假冷清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只是……”蒋老先生再度开口,个转折,立马把大家的注意力拉了过来,“我直有在关注冷清秋,对她的画作颇有了解,相信在场的诸位应该也有人知道,其实近段时间,冷清秋的画作风格直有在变化。”

    有人点头附和,就是,谁说冷清秋的风格是成不变的。

    “虽然这位小姐的画作也很好,但是我们几个还是认为沈小姐才是真正的冷清秋。”蒋老先生锤定音。

    假冷清秋脸上的笑意终于维持不住,消失不见,她站起身,看向蒋老先生,“蒋老先生,您是前辈,也是我直敬重跟欣赏的人,按理来说我应该叫你声老师,但是这并不代表您可以随意否认我,我近期的作品风格确实有变化,可是这不表示这幅画没有变化我就不是冷清秋,您可以算是画界的权威,您的句话甚至可以决定个画家的命运,我希望您可以慎重。”

    这番话看似合理,却在指责蒋老先生是在信口开河,根本没有真凭实据证明自己不是冷清秋。

    蒋老先生这辈子,还是第次被人这样指责,脸上有些不好看,但是到底是业界的泰斗,该有的肚量还是有的,不与她争辩,只是实事求是地说道,“你模仿的确实很像,甚至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是你有个地方疏忽了,这是你唯的败笔。”

    他说的是“唯”,可见假冷清秋的模仿达到了种怎样的地步,连沈清澜都好奇地看向了蒋老先生,他真的看出来了?

    “什么?”假冷清秋下意识地反问。

    蒋老先生指着沈清澜画的右下角,“就是这个签名。”

    假冷清秋皱眉,觉得这个老头简直就是胡说道,当初她模仿沈清澜,模仿的最像的地方就是这个签名,她自认任何地方出现问题也不会是签名。

    已经有聪明的记者扛着摄像机对准了两幅画的签名位置,其他没有抢到先机的记者未免扼腕叹息,然后边感叹同行太狡猾,面将镜头对准了沈清澜和假冷清秋。

    蒋老先生指着那个签名,缓缓说道,“冷清秋写字有个习惯,她的清字写得时候喜欢连笔,但是最后的那个勾却往往会忘记,这点因为是连笔签名,很多人其实并没有注意。”

    此话出,沈清澜的眼睛里闪过抹笑意,没想到这位老先生还真的是发现了,她原以为这点要她指出来才行呢。

    蒋老先生的这话出,立刻有人把两个签名做了对照,自然发现了这点微小的不足,这里是冷清秋的画展,自然不少冷清秋之前的画作,仔细对比,孰是孰非目了然。

    大家再看向假冷清秋的目光就变了。

    “没想到长得挺好看的,竟然做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何止是不要脸,简直厚颜无耻,刷新了做人的底线,要是我,肯定不敢出现在人前,可是她倒好,不仅出现了,还倒打耙,说沈小姐假冒她。”刚刚还在指责沈清澜的人立刻把矛头对准了假冷清秋。

    “我就知道像沈小姐那样的身份是不会干这种事情的。让你们不相信我。”刚才维护沈清澜的人此刻则是脸的骄傲,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

    假冷清秋哪里知道自己竟然是败在最不可能的地方,事实已被曝光,她再解释也不过是多余,而她也没打算解释,看着大家的注意力都集在画上,悄然离开了现场。

    事情结束得太快,她原本以为丹尼尔和冷清秋根本没有证据,即便揭露出来也拿她没有任何办法,结果,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走到无人注意的角落,假冷清秋打了个电话,“我被揭穿了……对不起……这次是我没有做好。”

    电话那端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假冷清秋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眼睛里是掩饰不住的恐慌,她似乎想求情,可是也许是知道求情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最后出口的只有个“是”字。

    离开前,她远远地看了眼台上被众心拱月围绕的女子,绝色的脸上也没有因为被大家认可而浮现的喜色,依旧是脸的清冷。

    沈清澜,我记住你了,很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

    而在遥远的国度,座豪华庄园的主卧内,男人扔了手里的电话,拿起桌上的酒杯喝了口酒,猩红的液体沾在他的唇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勾起抹残忍的弧度,“小七啊,你还是这么的让我迷醉。”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

    **

    画展现场,等大家从震惊回过神来,假冷清秋早已消失无踪。

    在场有很多的媒体朋友,反应过来之后纷纷想要采访沈清澜,沈清澜看了眼丹尼尔,丹尼尔立马会意,过来挡在沈清澜的跟前。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听我说,我们家清秋是个低调的人,平日里并不喜欢出现在媒体面前,这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次是清秋的首次画展,重点应当是她的画,你们说是不是?”

    这话,没毛病。

    能来到这里的记者都是人精,自然明白丹尼尔这话的意思,纷纷表示这次的报道他们会好好写,镜头也转向了展厅里的画。

    “澜澜,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连自己的家人都瞒着,你说,这次要不是冒出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你还打算瞒着我们大家多久?”沈君煜走过来,瞪着沈清澜,表情很有些凶神恶煞,但是眼睛里的喜意和骄傲却是遮也遮不住。

    沈希潼也走了过来,不阴不阳地开口,“妹妹倒是隐瞒得好深,你早就知道她是假的,当初她来家里做客,你为什么不揭穿?”

    沈希潼虽然从沈清澜就是冷清秋的震惊回过神来,可是想明白了之后,她心的怒火却猛地高涨,尤其是想到自己当着沈清澜的面说自己跟冷清秋的关系有多好,多亲近,现在想来,指不定沈清澜当时心有多鄙视自己呢,也许还在心嘲笑自己。

    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原本沈清澜只是成绩好点,样貌好点,其他的方面都远远不如自己,可是现在呢,在自己还没有出名的时候,她早就已经是人尽皆知的青年画家,甚至作品还得了国际大奖,享誉外,反观自己,不过是在京城有些小名气,跟沈清澜的成就比起来,根本没有可比性。

    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让沈希潼咬碎了口银牙,沈清澜,你明明已经有了个好的家世,为何还要抢走属于我的光芒?

    “沈希潼,你胡说什么?”沈君煜脸沉,看着沈希潼的视线透着寒意。

    虽然他也责怪沈清澜瞒着家里人的事情,但是沈希潼这阴阳怪气的话却让他心很不舒服。

    沈老爷子正好走过来,听见了沈希潼的话,眸色沉,“希潼。”

    沈希潼对上沈老爷子的视线,尤其是在看到跟在沈老爷子身后的楚云蓉不赞同的眼神时,心猛然惊,却又凉,微微低下头,“对不起,爷爷。”

    沈老爷子没有看她,而是看向沈清澜,温和地开口,“澜澜,陪爷爷去看看你的画作?”

    沈清澜点点头,上前扶着沈老爷子,傅衡逸站在沈老爷子的另侧,离开前,沈清澜冷冷冷地看了眼沈希潼,才刚刚受过教训,这么快就忘记了?

    沈希潼对上沈清澜的眼神,想起那日在卧室的情景,眼底闪过抹恐惧。

    “爷爷,抱歉,瞒了你们这么久。”沈清澜低声开口。

    沈老爷子笑着摇摇头,拍拍孙女的手,“你这么优秀,爷爷骄傲都来不及,哪里会责怪,现在爷爷可是又多了个跟那些个老头炫耀的资本。”

    沈清澜听了不禁莞尔,这个爷爷,对她总是无限的包容。

    沈老爷子驻足在幅画面前,看着画上的人,神情怔,眼底划过抹哀伤。沈清澜抬眼看去,才发现这幅画画的是沈奶奶和沈老爷子在花园散步的场景,两位老人白发苍苍,却携手在花园散步,夕阳将他们的背影拖得很长很长。

    画上的日期是去年,这是沈奶奶出院之后沈清澜画的,当时画完之后,本想将画送给爷爷奶奶,可是后来奶奶去世了,沈清澜心悲痛,就把这幅画忘记了,谁知却被丹尼尔拿到了画展上。

    “爷爷。”沈清澜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沈老爷子眼那抹哀伤消失的很快,但是沈清澜还是看到了,她知道沈老爷子是想起去世的奶奶了。

    沈老爷子笑了笑,看着画携手散步的俩人,眼神温柔,“澜澜,等画展结束,这幅画能送给爷爷吗?”

    沈清澜点点头,“好,这幅画本来就是为爷爷奶奶画的。”

    “你画的很好,你奶奶要是能看到这幅画,定也会很开心的。”沈老爷子说道,他平日里并不喜欢拍照,所以跟亡妻的合影少之又少,妻子去世以后,他还为此后悔过,现在看到这幅画,心多多少有了些安慰。

    婉婉,我们的孙女很优秀,比你我想的还要优秀,你在天上看着,是不是也很欣慰?

    “希潼,你刚才过分了。”沈谦神情严肃,淡淡开口。

    沈希潼低着头,“爸爸,对不起,我刚才就是太激动了,妹妹她明知道那个女人是假的,可是她却不告诉我,让我像个傻子样……”她的声音委屈,甚至些哽咽。

    沈谦轻叹口气,“希潼,这里到底是大庭广众,有什么话不能到了家里再说?现场还有那么多的媒体记者,要是让人拍到,又成什么样子?”

    他很少这样责备子女,但是今天沈希潼的行为,他是真的生气了,平日里温和的人生起气来才是最让人害怕的,沈希潼心有些胆颤,又次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跟沈清澜之间的差距,心忍不住想到,要是换成是沈清澜,沈谦还会这样生气吗?

    她想,应该是不会的吧。

    沈谦自然是不知道沈希潼心的想法,看着她服软,心的怒气也散了些,“你先回去吧。等会儿我跟你妈妈就回去。”

    沈希潼震惊地抬头看向沈谦,眼有着不可置信,“爸爸?”这是赶她走?

    “潼潼,听话,先回去。”楚云蓉也开口,两个女儿不和她是知道的,甚至这种不和更多的原因在于自己,沈希潼是她手带大的,她的心思她也能看出几分,未免沈希潼不理智之下做出什么事,现在让她先回去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只是这样的行为落在沈希潼的眼却完全变了味道。她眼含泪,看了眼沈谦和楚云蓉,低低地说了声知道了,低着头跑了出去。

    沈谦皱眉,楚云蓉拍了拍丈夫的手,“算了,潼潼还是个孩子。”

    沈谦不赞同地看向妻子,“她已经不小了,清澜还比她小几岁,云蓉,你不该这样的纵容她。”

    楚云蓉神情僵,却听到沈谦继续说道,“她刚才的样子很是不符合她沈家千金的身份,要是让外人看见,人家只会说是沈家差别对待养女跟亲女,把亲女培养的那么优秀,却故意养歪养女。”

    “不至于那么严重,潼潼只是有点小孩子性子。”楚云蓉辩解。

    沈谦也不再跟妻子说什么,这里也不是适合说话的场合,有些事妻子心未必不明白。

    “你心有数就好,我平日里在部队,家里都靠你,也是真的辛苦你了。”沈谦不忘安慰妻子。

    楚云蓉心下感动,虽然丈夫刚才的话里暗含责备,但他从来都是理解体贴自己的,说到底也确实是自己没有教育好沈希潼,心也在暗暗思考,自己对待沈希潼的教育方式是不是哪里有不对。

    夫妻俩没有去找沈老爷子,而是自顾看画展去了。

    沈谦是个军人,但是涵养不低,对艺术方面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不然当初也不能跟楚云蓉在起,他原本就很欣赏冷清秋的画作,现在得知冷清秋就是自己的女儿,再看这些画,越看越觉得不错。

    楚云蓉和沈谦俩人边欣赏,边听着周围人小声的议论声,都是对沈清澜的赞美,楚云蓉的心绪很复杂,讲不出是什么滋味。

    “没想到沈小姐年纪轻轻的,画功竟然如此深厚,不知师承何人?”道苍老的声音从旁边想起,沈清澜驻足看去,原来是蒋老先生。

    “蒋老师,今天多谢你。”沈清澜道谢,语气谦逊有礼,蒋老先生今天原本并不会出现在这个画展上,是她让丹尼尔出面去请过来的。

    这件事想要盖棺定论,必须出来个让大家都信服的权威人物,蒋老先生在画界是有名的泰山北斗,加上他的为人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亏得蒋老先生和丹尼尔的私交还算不错,不然般人想要请动他恐怕还不容易。

    蒋老先生先跟沈老爷子打招呼,“听闻沈老将军的事迹多年,直无缘相见,没有想到相见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

    沈老爷子之前虽然听过蒋老先生的名字,但是却并没有见过他,说起来,蒋老先生今年已经九十多岁,近百岁的高龄了,比他还要大些。

    “蒋老先生客气了,今天的事情还多亏了先生。”沈老爷子态度很是温和。

    蒋老先生脸上的皱纹很深,笑起来,就更深了,“我不过是说了实话,你这孙女可是培养的好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提起沈清澜,沈老爷子也是脸的骄傲。这个孙女也确实是他的骄傲,“我是愧不敢当,澜澜幼时离家多年,能这般优秀,实在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

    沈家的那点事圈子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蒋老先生自然也清楚,“沈小姐确实优秀。”

    “蒋老师,不嫌弃叫我声清澜就好。”沈清澜开口,嘴角挂着微微的笑意。

    蒋老先生从善如流,看着沈清澜的目光满是对后辈的赞赏。

    既然碰见了自然是起看画展,这里展出的画都是丹尼尔从沈清澜的手里拿的,也是亲手保管的,自然全部都是真品。

    “清澜,你的那幅《救赎》呢?”蒋老先生问道。

    《救赎》是冷清秋的巅峰之作,刚获得国际大奖,是这次画展的镇展之作。

    沈清澜其实也不知道《救赎》在哪里,这次的画展布置全都是丹尼尔手负责的,她根本没有过问。

    看了看四周,看见前面有不少人,心知道大概就是那里了,过去之后果然,有不少人围在那里,还有媒体记者举着相机拍照。

    看见沈清澜他们来了,纷纷让开条道,大概是事先打过招呼,倒是没有人对着他们拍照。这也让沈清澜微微放了心,她是无所谓,但是傅衡逸不适合出现在大众的视线。

    蒋老先生对这幅作品不陌生,照片他看了不少次,真品倒是第次看见,无论是布局、手法还是表达的感情,确实是上上之作,能获奖也算是实至名归。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蒋老先生夸赞,喜欢之情溢于言表。

    傅衡逸的视线从落到画上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脸上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却是片波涛汹涌,他静静地看着那幅画,脑海不自觉想起沈奶奶去世后,他看见的那个把自己陷入黑暗,抱作团不吃不喝的沈清澜。

    他伸手握住沈清澜的手,微微用力。

    沈清澜侧头看了他眼,微微笑,用力回握着他的手。

    看完整个画展已经午过半,行人先去附近吃了饭,蒋老先生赫然在列。

    吃完饭以后,沈家行人先行回了家,傅衡逸将车钥匙给了沈君煜,他跟沈清澜还要再呆会儿。

    “你们等会儿怎么回去?”沈君煜接过车钥匙,问道。

    “我们自己打车回去。”傅衡逸开口。

    目送着他们离开,傅衡逸看着沈清澜,是沈清澜说要先留下来,给他看样东西,“你想给我看什么?”

    “件礼物。”沈清澜说道,想了想补充,“算是给你的新年礼物。”

    傅衡逸好奇了,跟着沈清澜再次回到了展厅,沈清澜给他看的是幅画,片开满了鲜花的山坡上,男女深情对视,只需眼,傅衡逸就看出这只能看见侧脸的男女是他跟她。

    “这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傅衡逸声音温柔,眼神更是温柔地要滴出水来。

    沈清澜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轻轻点头,“本来是打算画展结束送给你的。”

    要不是这里人太多,怕她不喜,他真想给她个拥抱,傅衡逸四处看了眼,见没人注意,在她的唇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个吻。

    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老婆,这个礼物我很喜欢。”

    沈清澜耳尖泛着粉色,看了眼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微微放心,说了句,“我们走吧。”

    傅衡逸点头,俩人转身离开,经过幅画前的时候,看见了个熟悉的身影,沈清澜停下脚步。

    “颜夕。”她轻轻叫了声。

    颜夕正看着眼前的画,脸的纠结,猛然听到沈清澜的声音还吓了跳,她轻轻吐出口气,看着沈清澜脸的惊喜,“大姐姐。”

    “大姐姐你怎么在这里?”颜夕脸的崇拜表情,明明傅衡逸就站在沈清澜的身边,还是个气场那么强大的人,在颜夕的眼里,却仿若空气。

    “来看看。”沈清澜轻描淡写,并没有说这画展就是她举办的,看颜夕的表情明显不知道她就是冷清秋。

    “你什么时候来的?”沈清澜问。

    “我刚到,本来不想来的,但是我哥哥想过来看看,待在家里也很无聊,所以我就跟着我哥起来了。”

    拍脑袋,“对了,大姐姐,晚上跟我们起吃饭吧,让我哥请客。”

    她还心心念念让自己喜欢的大姐姐跟哥哥在起。

    傅衡逸的脸色有些黑,虽然不认识眼前的小女孩,但是从他们的对话也能猜出这个女孩子的身份。

    “清澜,我们该回家了,晚上说好了要陪爷爷吃饭。”傅衡逸开口。

    颜夕这才看到傅衡逸,“咦,大姐姐,这位叔叔是你的朋友吗?看着好凶啊。”虽然傅衡逸长得很好看,但是颜夕觉得这个男人很凶,对她很不友好。

    听到她的称呼,傅衡逸的脸色又黑了层,不是第次被人叫做叔叔,只是叫自己的老婆“姐姐”,叫自己“叔叔”是几个意思?

    难道他看上去很老吗?

    从来都对自己年龄不甚在意的傅爷此刻因为这个介意了,看了眼沈清澜的侧脸,好像确实比自己小很多。

    沈清澜也有些尴尬,“他是我……老公。”

    “哦,原来是姐姐的……什么,老公……”颜夕的声音陡然拔高,脸的不可置信。

    “大姐姐,你……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即便是对上沈清澜肯定的眼神,颜夕依旧不肯相信,这是她唯满意的大嫂人选,就这样被人拐走了,还是个可怕的大叔?

    听到“老公”这样的称呼,傅衡逸满意了,心因跟沈清澜年龄差距过大产生的点郁闷也烟消云散。

    颜夕脸的生无可恋,“大姐姐,你不是还没有毕业嘛,怎么就结婚了?”

    “什么结婚了?”颜盛宇走过来时,正好听见妹妹的最后几个字。

    颜夕看了眼自家哥哥,让你当初不主动,现在好了,老婆被人抢走了吧,你赔我大嫂。

    颜盛宇被妹妹眼的幽怨看得浑身发毛,“怎么了这是?”

    颜夕瞪了他眼,很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没好气地说道,“没什么。”

    颜盛宇只当她是小孩子脾气,笑笑不在意,看向沈清澜,“沈同学,好久不见。”

    自从包养风波闹出来以后,沈清澜基本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过,加上大四也没有期末考试,算起来,他已经好几个月没有见过沈清澜了,他也曾给沈清澜打过电话,但是她没有接,知道她不喜欢自己,颜盛宇也就没有再打扰过她。

    这次能在画展上遇到,实属巧合,当然,他也是刚刚才知道沈清澜就是冷清秋,心不是不意外的。

    “你好。”沈清澜淡淡开口,明显的疏离。

    颜盛宇心无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招人讨厌了,让沈清澜见到他犹如陌生人,每次看到自家妹妹跟沈清澜打电话时欢喜的样子,颜盛宇心里就说不出的嫉妒,嫉妒妹妹能跟沈清澜有那么多的话题可以聊。

    颜盛宇的视线落在傅衡逸的身上,“这位是?”

    傅衡逸的手放在沈清澜的腰上,宣誓着自己的主权,“我是清澜的老公,傅衡逸。”

    颜盛宇神情瞬间僵硬了,到底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事的大男孩,还不懂掩饰自己的情绪,他转眸看向沈清澜,有些不自然地问道,“沈同学,你结婚了?”

    沈清澜肯定地点点头,“嗯,已经结婚几个月了。”

    “恭喜,我都不知道你结婚了,改天给你封个大红包。”颜盛宇说完这句话,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

    “谢谢。”傅衡逸开口,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颜盛宇的眼神却微凉,当初沈清澜被传包养的流言时,颜盛宇可是其的个主角,傅爷不跟他计较,不代表他忘记了。

    颜盛宇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但是听着他的自我介绍,多少猜到了些,看着沈清澜乖巧地半倚在他怀里的样子,心猛地疼,让他的神情有些狼狈。

    ------题外话------

    呐呐呐,你们没看错,这是更九千字,晚上还有更六千字的加更,时间是晚上点。

    Ps:亲们打赏送道具的,潇湘这边会元以上的加更,qq书城的护法以上加更,此活动长期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