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画展,真假冷清秋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画展的地点在京城最大的美术馆,而且只展出冷清秋个人的作品,这在年轻代画家绝对算得上是翘楚。

    其实本来画展的地点并不在这里,只是冷清秋获奖的消息传回来之后,画家协会的人主动找上门。

    那时候假冷清秋还没有宣布与丹尼尔解除合作关系,协会的人不知道假冷清秋的联系方式,找的自然是丹尼尔,丹尼尔听,立马就答应了。

    回国后,丹尼尔与假冷清秋之间已经不是合作关系,但是冷清秋的画作全部都在丹尼尔手里,这点就是假冷清秋都没有办法,她是可以重新画,但是展示的作品有几幅是沈清澜新作的,除了丹尼尔,根本没有人看过,她也不知道内容,只能静观其变,等着丹尼尔把展示厅布置完成。

    她不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玩这出在她看来没有任何意义的把戏,只是她没有任何选择的权利,只能按照那个人的指令做事。

    但好在,丹尼尔把场地布置完成了,不然这戏她还真没法唱下去。

    沈清澜他们到的时候丹尼尔已经等在了门口,只是他站在角落的位置,没人留意到他,看见沈清澜,他主动走了过来。

    “清澜。”丹尼尔跟沈清澜打招呼。

    “丹尼尔。”沈清澜出声,众人这才知道原来他就是丹尼尔,之前沈清澜说跟丹尼尔认识,沈希潼还可以只是沈清澜自己胡说的,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只是……她看了眼丹尼尔,眼神不善,这个人竟然私自买卖清秋的作品,想到沈清澜买到的两幅作品,不由地怀疑这不会就是丹尼尔私自卖给沈清澜的吧?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看着丹尼尔的眼神就更加不善了。

    丹尼尔对她的眼神视而不见,但是对上沈希潼,他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他在画圈里也是个金牌经纪人,他捧红的画家也绝对不止沈清澜个,只是他跟沈清澜合作最愉快而已。

    他对沈清澜温和,不代表对其他人也要温和,所以在沈清澜将他介绍给家人的时候,丹尼尔跟每个人都打招呼了,唯独漏了沈希潼。

    沈希潼觉得自己被丹尼尔无视了,眼很是愤怒,狠狠地瞪了眼丹尼尔,“这不是清秋的前经纪人丹尼尔嘛。”刻意咬重的“前”字,让其他人听出了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楚云蓉皱眉,她不喜欢沈希潼这样无礼的行为,显得很没有教养,看了眼沈希潼,希望她注意下场合,只是沈希潼根本没有注意到楚云蓉的眼神。

    “这位小姐是?”丹尼尔看着沈希潼,仿佛现在才发现她的存在。

    沈希潼暗恨,果然是跟沈清澜认识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是清澜的姐姐,我叫沈希潼。”沈希潼的脸上扬起抹得体的笑,在外面,她的形象贯好。

    丹尼尔咦了声,看向沈清澜,“清澜,我怎么记得你只有个哥哥,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这话出,沈谦和楚云蓉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觉得这个丹尼尔有点不识相。不管如何,沈希潼即便是沈家收养的,对外的身份也是沈家的大小姐。

    沈君煜看着丹尼尔,倒是有几分兴致,这个男人看来跟妹妹的关系不只是认识这么简单,这明显就是偏帮自家妹妹,对丹尼尔的感官瞬间提升了好几个度。

    “丹尼尔先生跟我家清澜很熟?”沈谦开口,看着丹尼尔的视线带着打量。

    丹尼尔微微笑,他是欧混血,五官很立体,笑起来的样子有种特别的迷人风采,“我跟清澜算起来也是多年的好友了。”

    说着还跟沈清澜抛了个媚眼,惹得傅衡逸脸色黑,握着沈清澜的手紧了紧。

    沈清澜心好笑,这个醋坛子,轻轻挠了挠他的手心,傅衡逸眼底的冷沉才散去,只是看着丹尼尔却有些不太顺眼。

    沈清澜警告似地看了眼丹尼尔,丹尼尔耸耸肩,这个男人他知道,是傅家的孙子,以前没有见过,今天见到就起了逗逗他的心思,只是没想到清澜还心疼了。

    “丹尼尔先生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沈谦又问。

    “今天这里有场好戏,我当然是过来看戏的。”丹尼尔回答得理所当然,真假冷清秋碰面,这样百年难得见的场合他要是不来,他就不是丹尼尔了。

    而在场的其他人只以为是因为冷清秋单方面解除了合作关系,他不甘心,所以才过来。

    只有傅衡逸,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丹尼尔,又看了眼沈清澜,刚才丹尼尔说话的时候可是特意看了自家小妻子眼。

    难道这件事还跟沈清澜有什么关系?

    凡是在画圈有定地位的人都不会不认识丹尼尔,丹尼尔走过来的时候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想起这段时间上传言的消息,大家都觉得今天的画展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他不是说跟冷清秋解除合作关系了,冷清秋的画展他来做什么?”个人小声地问着身边的同伴。

    “谁知道呢,而且这解除合作的事情也是冷清秋单方面说的,丹尼尔那边似乎并没有说什么话。”

    “他们这关系解除的也奇怪,冷清秋说的含含糊糊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成不是真的,你要想啊,冷清秋可以说是丹尼尔手捧起来的,当初谁知道冷清秋是谁,现在红了,就想要踹开经纪人单飞了,我看这冷清秋也不是什么好人。”

    周围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沈清澜行人依旧可以听见些,丹尼尔很是尴尬地看了眼沈清澜,眼神无辜,这可不是我的意思。

    沈清澜倒是没什么反应,这些别人猜测的言论听听就好,不必放在心上。

    “希潼,沈爷爷,阿姨,你们来了。”假冷清秋从远处走来,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她最近在京城很是活跃,认识她的人不少,见她走过去的方向正是丹尼尔所在的方向,时间议论声就更大了。

    丹尼尔早先就见过这个女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却是第次。

    假冷清秋料到今天会见到丹尼尔,但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还是跟沈家人在起。

    “清秋,你来啦。”沈希潼上前,亲热地挽着假冷清秋的胳膊,“我们家人都来参加你的画展了。”

    “这是我爸爸,这是我哥哥,上次你来我家,他们都正好不在家,这次总算是见到了。我爸爸特别喜欢你的画,家里还有好几副你的画作呢。”沈希潼指着沈谦和沈君煜给假冷清秋认识。

    假冷清秋笑容温婉得体,虽然在这里看见丹尼尔有些意外,但是这点小意外对她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

    “没想到沈叔叔竟然喜欢我画的画。”

    沈谦谦和笑,“你的画作很好,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现在的年轻人很是不得了。”

    “叔叔谬赞了,我只是运气好,有人欣赏我的画,当然前期也要多亏了丹尼尔。”说着,看向丹尼尔,“虽然我们现在不是合作关系了,但是还是朋友吧,丹尼尔。”

    丹尼尔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这个女人还真是厚脸皮,她是真的有把握无法拆穿她,还是觉得自己即便拆穿了她,她也能够全身而退?

    “朋友不朋友的,两说。”丹尼尔淡淡地回了句。

    他是不怕得罪这个女人的,不管怎么样,过了今天,人人都会知道沈清澜才是真正的冷清秋,而眼前这个不过就是个冒牌货而已,冒牌货嘛,人人喊打。

    他虽然不知道沈清澜要用什么方法证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她既然那么笃定,就定有方法证明,这是他跟沈清澜认识多年,对她的了解与信任。

    假冷清秋微微笑,副理解他的表情,“虽然你不再是我的经纪人,但是你能来参加我的画展我还是很高兴。”

    “今天的画展我自然是要参加的。”不然怎么看好戏啊。丹尼尔脸上挂着假笑。

    假冷清秋不再看他,而是看向了傅衡逸,这个男人她没有见过,沈希潼也没有介绍,但是既然是跟沈家人起出现,那么肯定是沈家的熟识,最重要的是,从这个男人身上,她感受到了威胁。

    这个男人很危险,比上次抓了她的那个女人还要危险。

    “这位是?”

    沈希潼脸上的笑意有些勉强,她很不愿意在外面面前介绍傅衡逸的身份,尤其是跟沈清澜放在起,但是她不愿意,不代表别人也不会。

    “这是我老公,傅衡逸。”开口的是沈清澜,她的眼角余光看向的是沈希潼,成功见到她微变的脸色,眼底划过抹满意。

    沈希潼,好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前两天金恩熙已经把沈希潼的身世调查清楚,没想到沈希潼的身上竟然还有这么精彩的出戏,就是不知道当沈希潼这个自认为自己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知道了自己还有亲人存世会是副怎样的表情,尤其是当那两个人找上门来之后,她又会做什么,想必会很精彩。

    沈清澜嘴角轻勾,要是熟悉的人看到,就定会知道,肯定有人要倒霉了。

    “原来这位就是沈小姐的先生,果然是郎才女貌。”假冷清秋笑得真诚。

    傅衡逸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假冷清秋眸光微微闪,果然是好颜,即便只是淡淡笑也是勾人的很。

    “叔叔阿姨,我还有事先失陪下。”

    “好,你去吧。”楚云蓉微笑开口。

    今天来参加这个画展很多都是在画圈里比较知名的人物,当然也有很多艺术品收藏爱好者。

    很多人都是认识丹尼尔的,假冷清秋走,就有很多人走过来跟丹尼尔打招呼,丹尼尔知道沈清澜不喜欢热闹,于是在第三个人过来跟他说话以后就跟着那人走了。

    反正画展的开展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次的画展是冷清秋正式出现在人前的日子,所以主办方特地策划了这个小小的开展仪式,就是为了将冷清秋正式推到人前。

    这次的主办方原本是丹尼尔的工作室,假冷清秋宣布解约之后,迅速与京城的家传媒公司达成了合作关系,主办方也换成了他们,主办方向丹尼尔索要冷清秋这次参展的画作,丹尼尔却以跟书画协会的人达成了协会为由不给,主办方的人跟书画协会的人不认识,所以展馆里面依旧是丹尼尔的人负责布置的。

    十点整,主办方的负责人上台讲话,正式介绍了冷清秋的身份,并且请假冷清秋上台讲话。

    现场来了不少的媒体朋友,镜头对准的都是台上的假冷清秋,虽然冷清秋已经大红,但是听过她的名字的人不少,见过她的人的却是不多。这次来了这么多媒体,冷清秋的知名度是方面,另方面恐怕是这家传媒公司在背后运作,看来这次与之合作的传媒公司是下了血本了,势必要让假冷清秋红上加红。

    假冷清秋其实并不知道会有这么多媒体,主办方当时说的只是几个要好的媒体朋友会来参加,现在这样,完全就是赶鸭子上架,即便是她不愿意,现在也必须硬着头皮上了。

    而主办方的人看到这些媒体朋友的时候也很狐疑,有些媒体根本不在他们的邀请行列,只以为是假冷清秋请来的。

    假冷清秋正在台上侃侃而谈,主持人时不时问她些关于创作方面的问题。她的脸上虽然挂着笑,与主持人也很配合,但是眼底却很冷,事情已经超乎了她的预料。

    “她根本不是冷清秋。”就在假冷清秋与主持人相谈甚欢的时候,丹尼尔忽然站起来说道。

    他的声音不小,刚开口,就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已经有人认出了丹尼尔的身份,很多人的第反应就是丹尼尔要搞事情了。

    丹尼尔在业界的名声很好,不只是因为他捧红的画家不少,也是因为他眼光独到,被他捧红的画家都是有真才实学的,绝对不存在水分说。

    所以在大部分人看来,丹尼尔和冷清秋之间的关系并不像冷清秋所说的丹尼尔私下买卖她的画作,侵犯了她的权益,更多的可能是冷清秋红了之后就想甩了丹尼尔这个经纪人。

    因此,丹尼尔在她的画展上搞事情的行为在大众看来都是正常且能被理解的。

    假冷清秋脸上的笑意明显僵,眼眸沉,看着丹尼尔虽然在笑,但这笑容绝对算不上友好,“丹尼尔,我知道我与你解除合约,你心生不满,但是你也不能信口开河,胡说道,你说我不是冷清秋,请问你有什么证据吗?”

    假冷清秋问的很是坦然,她根本不怕丹尼尔说,那个人既然让自己扮演冷清秋,那么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就让自己暴露,也就是说真正的冷清秋可能根本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既然如此,她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只是可惜,她对那个人根本不了解,她但凡对那个人多丝丝的了解,就会知道,这根本就是那个人无聊时的场游戏,游戏过程与结果他不会在乎也不会关心,即便失败了,也没有什么。

    丹尼尔表情似笑非笑,看着台上脸坦然的女人,心不得不为这个女人竖起大拇指,这心理素质真是杠杠的,他都这么说了,她竟然还能做到这么镇定自若。

    他的余光看了眼沈清澜,见她脸的漠不关心的,撇了撇嘴,看向假冷清秋,“我说的是真是假你我心都清楚,我这么说不要说你,就是在场的人也不会相信。”

    众人点点头,理确实就是这么个理。

    “丹尼尔,我知道我主动解除合约这事令你不满,看在我们合作多年的份上,你有什么条件可以说出来,我要是能做到,我会考虑。”假冷清秋副“我理解你的感受,也愿意做出定的退让,请你不要再任性”的表情看着丹尼尔。

    她这样的作态,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就是丹尼尔想要获取更大的利益,也有少部分,看着台上的女人,想着丹尼尔的话,脸的若有所思。

    丹尼尔看了,不禁想笑,他也确实笑了,她是不是笃定自己拿不出证据?

    “我丹尼尔是谁,相信在场的不少人都是知道的,你们有些人也曾与我有过合作,我丹尼尔的人品如何,相信你们都有各自的判断。”丹尼尔也不与假冷清秋辩论,而是将话题扯到了现场的人身上。

    今天来的人里有不少画圈的知名人士,这些人绝大部分是冲着冷清秋的画来的,毕竟前期宣传的时候就说了,这次的画展展出了冷清秋绝大部分的画作,尤其是近期的作品,因为风格变化,更是让人想要睹真容。

    这些人里,认识丹尼尔的人不在少数,与他有过合作的人也不少,那么多画家想要和丹尼尔合作,丹尼尔的人品和能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眼看着因为丹尼尔的句话,在场的人就对她投来了怀疑的眼神,假冷清秋眼底寒意闪闪,看着丹尼尔的眼神里暗含着愠怒,早知道她就应该再把丹尼尔的名声彻底搞没了。

    她虽然笃定丹尼尔的手里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她不是冷清秋的,但是同样的,她也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就是冷清秋,现在她只能期望那个人还有后招了。

    “大家都知道三年前,哦,现在已经是四年前了,四年前,我对外宣布了,从今以后只做冷清秋个人的专属经纪人,以及代理人,”丹尼尔无视假冷清秋的话,娓娓道来,“我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高三的学生,是个十岁的小姑娘。”

    丹尼尔在场投下枚鱼雷,炸起片水花,众人闻言,脸上无不惊讶,这样说来,三年来众人纷纷猜测是何方神圣的冷清秋竟然是个十岁的黄毛丫头?!

    “丹尼尔,我相信你的人品,但是这毕竟是件大事。”个知名画家斟酌着开口,神情严肃。

    他对冷清秋的画作很是推崇,他直认为这是个三四十岁、阅尽千帆、历经波折、充满故事的女人,她的画作里的感情不是个没有什么经历的人可以表达出来的。

    当初假冷清秋出现在众人之前的时候,他就惊讶于对方的年纪,实在是比他所想的差的太多了。但起码也还在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是现在丹尼尔却说这个女人不是冷清秋,冷清秋实际上是个才二十出头的小丫头。

    丹尼尔早就料到会有人质疑,脸上没有丝毫意外,只是说道,“清秋平日里很低调,并不喜欢出现在人前,所以才委托我全权处理她的画作,你们没有见过她本人,所以才会被台上的这个假货所骗,但是我敢以我的人格和尊严发誓,她绝对不是冷清秋。”

    他的手指着台上的女人,声音掷地有声。

    傅衡逸看了眼沈清澜,看着她清冷的眉眼,眼眸微闪,似乎明白了什么,再看向台上的女人时眼睛里带了寒意。

    假冷清秋淡定自若地看着丹尼尔,开口,“丹尼尔,你说了半天,还是没能拿出证据证明我不是冷清秋,我是不是,不是凭你面之词就能决定的。”只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她嘴角挂着的笑意有些僵硬。

    刚刚开口的那名画家也附和,“对,丹尼尔,你能拿出证据证明她不是冷清秋吗?”

    谁知丹尼尔却是耸耸肩,开口,“我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她不是冷清秋。”

    某青年作家闻言,脸色僵,随即就是愠怒,“丹尼尔,我们相信你,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耍着我们玩。”

    台上的假冷清秋冷着张脸,似乎对丹尼尔这样的行为很是生气,但是心却是松了口气,果然丹尼尔无法证明自己不是冷清秋。

    不是没等她彻底放松下来,丹尼尔继续开口,“我虽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她不是冷清秋,但是今天,真正的冷清秋也来到了这里,让她们两个当面对质,事情的真相就轻二楚了。”

    此话出,瞬间石激起千层浪,在场的人纷纷看向周围的人,想要知道丹尼尔口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傅衡逸的手握着沈清澜的,捏了捏她的手,沈清澜转头看向他,对上他仿若洞察切的眼神,微微怔,继而笑,这个男人真的是很聪明,她还什么都没说,他就已经猜出来了。

    “请问丹尼尔先生,你说的人是谁?”个记者率先开口问道,此时所有的摄像机都对准了丹尼尔。

    丹尼尔伸手指,大家都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没想到看见的人竟然是沈家的二小姐沈清澜。

    “她不是沈家的二小姐沈清澜吗?丹尼尔是不是搞错了?”个人小声地说道,满脸的狐疑。

    “我看不见得,”另个人若有所思,“看年纪,这个沈家小姐倒是挺符合的。”

    丹尼尔之前说了他遇见冷清秋的时候,她才十岁,按理,现在才二十二岁,而沈家小姐沈清澜……据他所知,今年正好二十二岁。

    “我觉得不可能,”也有人表示不信,“依照沈家的家世,沈家小姐要是有这才华早就人尽皆知了,哪里会默默无闻。”

    大部分人倾向于后者的猜测,可不是默默无闻嘛,视频事件之前,谁知道沈清澜是谁,要是她真是冷清秋,即便再低调,沈家也不能让她低调成这样,看看上面的姐姐,人人都知道沈家小姐沈希潼是个很有天赋的钢琴家。

    十有**啊,这件事就是丹尼尔打出来的幌子。

    “这不可能。”沈希潼下意识出声,沈清澜怎么可能会是冷清秋,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丹尼尔出声的时候,摄像机就已经对准了沈家人所在的地方,沈希潼这样说,瞬间吸引了全场的人的注意。

    沈家人到现在都没有反应,个个的,脸的呆若木鸡,就连历经风雨的沈老爷子此刻也处于震惊之。

    沈清澜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傅衡逸已经猜到了,自然也不会惊讶。

    “沈希潼小姐,你也不知道你妹妹就是冷清秋吗?”个记者抓住沈希潼,将话筒递到看了她的嘴边。

    “我妹妹怎么可能是冷清秋,她从来就没有学过画画,我想肯定是丹尼尔先生搞错了。”沈希潼字句地说道。

    丹尼尔脸色沉,“沈希潼小姐,你不知道,不代表清澜不会画画,她的绘画天赋是有目共睹的。”

    “就算是有天赋那又怎么样,她没有回到沈家之前,不过是个孤儿院里的个……”

    “够了。”没等沈希潼说话,沈老爷子开口,打断了沈希潼的话,看着沈老爷子冷沉下来的脸色,沈希潼惊觉自己说了什么。

    看向沈家的其他人,果然,大家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楚云蓉看向她的目光透着责备。

    沈清澜离开沈家十年,下落不明,这是沈家人心永远的痛,不能提及的伤口,而沈希潼现在的举动,分明就是将他们的伤口揭露出来,暴露在空气。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沈希潼的脸色有些苍白。

    “沈希潼小姐,你刚才的意思是说,沈清澜小姐根本没有学过绘画,她不可能是冷清秋,是这个意思吗?”记者抓住机会,问道。

    沈希潼不言。

    沈老爷子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慈和的笑,他曾经也是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人物,即便这几年退休在家,基本不出现在公众面前,但是还是有很多人认识这位为国家做出过杰出贡献的老人。

    看着他站起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

    沈老爷子看着摄像机镜头,语气平和,“我们家清澜是冷清秋这件事我们作为她的家人确实是不清楚,但是我相信我们家的孩子,断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想必这间有着什么隐情。”

    他看向丹尼尔,“希望丹尼尔先生能给我们个解释。”

    丹尼尔微微笑,“这是自然。其实沈清澜是冷清秋这件事除了她本人就只有我知道,正是因为如此,才被某些人趁虚而入,顶着我们清澜的名号出来欺骗大众。”

    台上的“某些人”此刻的神情很僵硬,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是眼底却很是诧异,她没有想到沈清澜就是冷清秋,也就是说沈清澜早就知道自己是冒牌的,可是上次她去沈家,她为什么不拆穿自己?

    联想到那个人让自己接近沈家,跟沈家人搞好关系,心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丹尼尔先生,你说沈清澜小姐就是冷清秋,有什么凭证吗?”记者发问。

    “沈清澜是不是冷清秋还有什么能比自己证明自己的身份更好呢?”丹尼尔微笑,风轻云淡的说道。

    在场的记者其实有些是丹尼尔请来的,自然不会跟丹尼尔对着干,只是听着他这样说,立马就明白了,摄像机直接转到了沈清澜的身上。

    傅衡逸微微侧过了身,没有让摄像机扫到自己的脸,不仅如此,他的脸上还戴着副墨镜,他的身份特殊,不宜曝光正面。

    沈清澜也清楚这点,直接站了起来,吸引了所有媒体记者的注意,绝美的脸上依旧片清冷,她扫了眼在场的媒体记者,轻启红唇。

    “冷清秋确实是我的笔名。”言出,激起大片浪花,闪光灯不停地闪烁,记者争先恐后地涌来想要采访她,这可是大独家啊。

    沈清澜看着摄像机镜头,“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我会为你们解答,只是现在,我想问问台上的那位小姐,你冒充我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假冷清秋已经从最初的震惊回过神来,脸上的表情也恢复了自然,闻言,微微笑,“这也是我想请教沈小姐的问题。明明我才是冷清秋,你为何要跟丹尼尔合起火来说我不是?”

    她的神情太镇定,根本没有丝慌乱,媒体记者们看看我,我看看你,时也无法分清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倒是开始就开口的那位画家,此时开腔了,“你们都说自己是冷清秋,那就拿出证据证明自己。”

    其他人跟着点头。

    假冷清秋笑得温婉,“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你们想要怎么证明?”

    “你们各自画幅画,冷清秋的画作我们都认识,在这里的还有几位鉴定的专家,可以请他们来鉴定下,到时候是非黑白自然目了然。”画家再次开口。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的天平还是向沈清澜的方向偏移了点,沈清澜平日里低调归低调,但是自从上次的视频事件出来之后,她的风评直很好,又是b大的高材生,这样的人,是不削于假冒别人的身份的。

    沈清澜和假冷清秋对此都没有意见,目前来看,这确实就是最好的办法。

    工作人员已经得了吩咐,此刻去准备工具去了,沈清澜起身,走到台上,跟假冷清秋并肩而立。

    “沈小姐,你现在下去还来得及,要是等会儿被人发现真相赶下去,不止是你,就连沈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站在沈清澜的身边,假冷清秋脸上笑着,嘴角轻轻蠕动,声音很轻,只有沈清澜个人听到了。

    沈清澜眸光轻轻闪,“这句话我同样送给你。”她的脸上清冷,看不出真实情绪。

    工具已经摆好,俩人各自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沈清澜先看了看工具,然后才拿起画笔。

    媒体记者们很是兴奋,原本以为只是冷清秋的画展,没想到还能捕捉到这么劲爆的个消息。摄像机全部对准台上的俩人,这样的情况下,根本不存在作弊的可能。

    “你早就知道了?”沈君煜悄声问着傅衡逸。

    傅衡逸摇头,“刚才猜到的。”

    沈君煜心瞬间平衡了,心颇有种老怀甚慰的感觉,到底是自己的妹妹,总算没有完全白养。

    要是沈清澜知道沈君煜心的想法,恐怕只会送他两个字——幼稚。

    沈老爷子看着台上拿着画笔专心作画的孙女,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她的神情依旧片沉静。

    最震惊的人,除了沈希潼,莫过于楚云蓉,她看着正在作画的沈清澜,脸上的震惊毫不掩饰。

    这个女儿回到她身边已经六年,但是她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关心过她,她甚至不知道她会画画,更不知道她画的那样的好。楚云蓉从来没有怀疑过沈清澜不是冷清秋这件事,第时间,她就相信了,没有理由的。

    她的双手紧紧握着,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台上的沈清澜,眼底波光闪烁,清澜,你离开家的这些年里,妈妈到底错过了些什么?

    她看了眼坐在她身边的沈希潼,这个她亲手培养出来的优秀女儿,人人都称赞她培养了个好女儿,才艺双馨,而这个女儿,虽然不是她生的,但是跟她的关系很亲厚,在失去沈清澜的那些年里,多少填补了些她心里的伤痛,她疼爱她在所难免。

    可是她心刻也没有忘记过自己的亲生女儿,她也没有放弃寻找,只是找到亲生女儿之后,看着亲生女儿看着自己的陌生眼生,还有疏离,楚云蓉承认,自己是害怕的。

    ------题外话------

    咳咳,虽然每天更,但是这更的字数绝对是肥滴,而且要是遇上重大的推荐,阿离也会适当地加更。

    qq的亲们,阿离只是不喜欢分章,不代表我偷懒哦,我可是勤奋的万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