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被逼着相亲的沈君煜(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傅靖婷当然知道他没有恶意,她甚至知道这个男人直在等着她,可是那件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无法说服自己当做没有发生过,继续和他在起,她做不到。

    傅靖婷不说话,转身就要走,顾博下意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靖婷,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他的语气悲伤,傅靖婷即便不回头看,也知道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心脏处传来钝钝的疼痛,她的身子微僵,却没有转身,“是”。

    个字,斩钉截铁。

    顾博握着她的手无力地滑落,傅靖婷看着地上的影子,眼似有什么划过,终究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沈清澜和傅衡逸在傅靖婷看见之前,拐了个弯,去了大院的另边。

    “姑姑和姑父?”沈清澜迟疑。

    傅衡逸摇头,“这件事我也不清楚,爷爷逼问过他们两个好多次,但是两个人谁也不肯说,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这其发生了什么事。”

    “看得出来,他们彼此都很在乎对方。”沈清澜说道,即便傅靖婷直冷着脸,但是午的餐桌上,有好几道菜似乎都是姑父爱吃的,如果不在乎,怎么可能过了二十多年还依旧记得对方的喜好。

    “清澜。”傅衡逸忽然叫她。

    沈清澜抬眸。

    他看着她的眼睛,神情认真,“以后我们之间要是有什么事情定要说出来,不要彼此隐瞒。”

    沈清澜怔,眼底快速地划过什么,终究在傅衡逸的视线缓缓点了头。

    傅衡逸笑,将她抱在怀里。

    沈清澜靠在他的胸膛上,神情莫名,傅衡逸,要是有天,你知道了我的过去,你还会这样对我吗?我能对你说出切吗?

    她闭上眼睛,遮住了眼底的情绪。

    **

    明天就是年三十了。沈清澜前两天时候去了趟茶馆,给员工们发了福利,还给他们放了假。

    半个月前,她就全面接手了这个茶馆,虽然不常去,但是周也会去看次,傅老爷子知道她买下了这个茶馆,还亲自去过两次,很是喜欢那里,现在已经是那里的常客了,常常跟沈老爷子结伴去品茶。

    那里有不少像老爷子那样的退休之后赋闲在家的老人家,两人倒是因此认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友人。

    大早,傅衡逸就钻进了书房,沈清澜走进去的时候,他正伏案写着对联,红底黑字,遒劲有力,沈清澜第次知道原来傅衡逸还会写书法,而且写得那么好。

    “如何?”傅衡逸看见是她,笑着问道,他穿着身的家居服,没了穿军装时浑身的凌厉气势。

    沈清澜仔细看了又看,点点头,“很不错。”

    她不轻易夸人,这样的回答显然就是最大的肯定。

    傅衡逸笑了,他从会拿笔开始,就被傅老爷子带着写书法,即便是出国留学那几年也不曾落下,不能说跟大家相比,但是还是能见人的。

    “去把浆糊拿来,帮忙起贴对联。”傅衡逸很自然地吩咐。

    “浆糊在哪里?”

    傅衡逸头也没抬,“那边下面第二格的抽屉里。”

    沈清澜依言,果然找到了浆糊,她拿起副对联,“这张是贴在大门上的?”

    傅衡逸收了最后笔,将毛笔放好,任由对联放着风干。

    “嗯,这几幅贴在楼下。”又拿起了另外两幅,跟沈清澜起下楼。

    傅老爷子大早就带着警卫员出门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傅靖婷也不在。

    “再高点。”沈清澜站在院子里,看着傅衡逸说道。

    傅衡逸的手里拿着张对联,在大门上比划,“这样呢?”

    沈清澜退后步,仔细打量,“往左边点。”

    傅衡逸的手往左边移了移。

    “可以了。”

    傅衡逸将对联贴好。

    沈君煜和沈希潼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幅画面,沈君煜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倒是沈希潼,看得差点咬碎了口银牙,尤其是看到傅衡逸看着沈清澜时那含笑的眼眸时,简直口血堵在了嗓子眼,不上不下的0。

    “我说你俩大早就在这里虐狗,就不怕我棍子敲下来。”沈君煜含笑调侃。

    傅衡逸看了他眼,脸上的笑意收回,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不想要你的手了,可以试试。”

    沈君煜噎,打架厉害了不起啊,好歹我还是你的大舅哥呢,你就这么对待我,小心我撺掇我妹不理你,哼。

    他的眼里满是控诉,但是傅衡逸连看也不看他眼,接过沈清澜手上对联的另半,继续贴。

    “哥,你过来做什么?”沈清澜开口问道,也是不想看到沈大少那深闺怨妇般的哀怨眼神,实在是辣眼睛。

    沈君煜这才想起了正经事,咳了声,“那个,爸爸今天回来了,让你们俩午回家吃个饭。”

    就这点事需要两个人特意跑过来说?打个电话不就完了。

    看出了沈清澜眼底的意思,沈君煜摊手,这可跟他没有关系,是某个人死皮赖脸要跟着来的。

    沈清澜:你不会打电话?

    沈君煜:我想出来散步不行?

    沈清澜移开目光,不想看他,被亲妹妹嫌弃了,沈君煜有点受伤,看着沈希潼也就越发得不顺眼了。

    “话已经带到了,我们回去了。”沈君煜开口。

    “哥,”沈希潼叫住他,她不想走,好不容易看见傅衡逸了,她还想多待会儿,“那个妹妹不是在贴对联吗,我们帮帮她。”

    沈君煜似笑非笑,“人家小夫妻俩甜甜蜜蜜的,我们这两个大灯泡在这里干什么,嫌狗粮没吃够?”

    他的眼神带着凉意,落在她的身上,犹如针扎般,沈希潼的神色僵,讪讪,“只是想着多个人帮忙也会快点,到时候直接起回去。”

    “那是人家小夫妻之间的乐趣,你个外人管那么多做什么,回去。”沈君煜冷冷地说了句,转头看着沈清澜,神情温柔,“哥先回去了,午早点过来。”

    沈清澜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沈希潼不情不愿地跟在沈君煜后面离开的背影,眼睛里划过抹凉意。

    将所有的对联、窗花都贴好,沈清澜给傅老爷子打了电话,得知他午不回来吃饭,于是跟赵姨说了声,就走了。

    刚到沈家,就听见里面传来道陌生的女声,走进去才发现家里似乎来了客人,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长发披肩,发梢微卷,五官精致,看着知书达理,端庄大方的模样。

    楚云蓉见着进来的沈清澜和傅衡逸,笑了,“这是你张叔叔的女儿,张慧。你张叔叔是你爸爸的战友,小慧今天刚从国外回来,来家里看看你爷爷。”

    说着又转头看向张慧,“这是我的小女儿清澜,这是我的女婿傅衡逸。”

    张慧心很是惊讶,没想到沈家千金竟然和傅家少爷结婚了,尽管心惊讶,但是脸上依旧是端庄大方的笑容,“你们好。”

    “你好。”沈清澜淡淡开口,傅衡逸只是扫了对方眼,并未开口。

    张慧自然是知道傅衡逸的,也听闻过几分他的性格,对于他的态度也不在意,倒是沈清澜,让她很是有些意外。

    知道沈家还有个千金,但是这个千金平素低调,不喜在人前露面,之前京城里对这个千金的猜测也颇多,现在看来,这个沈家千金倒是与传闻有些不同,这通身的气质和这出尘的容貌……她的目光看向直坐在边不怎么说话的沈希潼身上,很有些意味深长。

    沈清澜看看坐在张慧身边百无聊赖的沈君煜,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睛里闪过丝笑意。

    沈君煜对上妹妹的眼神,眼睛里的无奈更甚。

    “清澜,衡逸,你们回来了。”沈谦从外面进来,手上还沾着泥土,看样子是帮老爷子去花房干活了。

    “爸。”沈清澜和傅衡逸喊人。

    沈谦笑笑,先去了卫生间洗手。

    沈老爷子拿着几幅对联从楼上下来,看见傅衡逸,“衡逸,你来得正好,君煜,你们两个去把对联给贴了。”

    傅衡逸没有什么意见,站起身,倒是沈君煜,看见沈老爷子就跟看见救星似的,“爷爷,我马上来。”

    沈清澜看得好笑,眼角余光看了眼张慧,见她脸上没啥异样表情,还在跟楚云蓉谈笑风生,美眸闪了闪。

    **

    午吃饭的时候,沈清澜坐下,傅衡逸坐在她的左手边,沈君煜刚要在她的右手边坐下,却被楚云蓉叫住了。

    “君煜,你坐到这边来。”楚云蓉指了指个空位。

    沈君煜看去,才发现那个位置在张慧的身边,自家母亲可真是不遗余力地想要撮合自己跟张慧。

    沈君煜向是个孝顺的,楚云蓉都开口了,他自然不会反驳,依言坐下,甚至脸上的温和笑意都没有变化。

    楚云蓉很是满意,边吃饭,边还不断暗示沈君煜给张慧夹菜,沈君煜只当自己没看见。

    傅衡逸坐在沈清澜和沈谦的间,时不时跟沈谦说两句话,俩人都是军人,虽然属于不同的军区,但是共同语言颇多,聊得很是投机。

    傅衡逸边聊,边不忘给沈清澜剥虾,她喜欢吃虾,但是却嫌剥虾太麻烦,平日里都是宁愿不吃的。

    沈清澜将傅衡逸放在她碗里的虾肉吃了,俩人个剥,个吃,自然无比,显然已经不是第次,沈家的人除了沈希潼,其他人注意到这点,都很是满意,看着傅衡逸也就愈发顺眼,即便是楚云蓉,虽然遗憾于傅衡逸没能跟沈希潼在起,但是看见小女儿现在生活的好,也是由衷地开心。

    张慧也注意到俩人默契的配合,心有着小小的惊讶,看了眼沈清澜,这个沈家的千金,似乎在傅衡逸的心的地位比自己所以为的要高。

    惊讶的同时,眼也有着淡淡的羡慕,眼角余光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眼睛里的光亮淡了淡,他们这样的家庭,谈爱情,太奢侈。

    这顿饭吃的最不开心的就要数沈希潼了,看着对面不断秀恩爱的两个人,她的牙齿都快要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

    还有个不自在的大概就是沈君煜了,楚云蓉刻意为之的撮合,他脸上的笑意依旧,但是眼底的笑意却越来越淡,直至消失不见。

    吃完饭,张慧适时地提出告辞。

    “阿姨,家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了,下次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楚云蓉笑眯眯,“好,有空常来啊。”

    张慧笑着点头,“我定会常常来叨扰阿姨的,只希望到时候阿姨不要嫌弃我就好。”

    句话逗得楚云蓉眉开眼笑,招呼着坐在边动也不动的沈君煜,“君煜,小慧要回去了,你去送送人家。”

    沈君煜站起身,将张慧送出门,全程都是客气而绅士的,可也正是太绅士,太客气了,让张慧觉得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就是座高山,只能仰望,却无法攀越。

    “张小姐,需要我帮你叫辆车吗?”沈君煜绅士地问道。

    “不用客气,我自己叫就好。”张慧笑着拒绝,她能感觉到沈君煜对自己淡淡的疏离。

    沈君煜从善如流,但也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她上了车才进去。

    张慧从后视镜里看着沈君煜离开的背影,脸上的笑意消失无踪,好看的脸上有的只有冷静,这次来到沈家,其实也不是她自愿的,家父亲和哥哥都在军任职,要是能跟沈家攀上关系,那么哥哥定可以走得更远,知道沈家大少爷沈君煜至今单身,她妈妈就打上了沈君煜的主意。

    本来这次过年她并没有打算回来,是被她妈妈特意叫回来的,原因嘛自然就是为了能趁着过年这个好时候跟沈君煜见面联络感情。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情况并不怎么理想,她的心里有着淡淡的遗憾,她对沈君煜的第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沈君煜回到家里,楚云蓉正坐在客厅里等着他,看见他要上楼,叫住了他,“君煜,过来跟妈妈聊会儿。”

    沈君煜停下脚步,看着他妈却没有走过去,“妈,我上去处理点公司的事情。”

    “现在都放假了还处理什么公事,先过来陪妈妈坐会儿。”

    沈君煜看向坐在沙发上副事不关己的沈谦,还有他亲爱的妹妹和妹夫,结果这几个人连个眼神都欠奉。

    还真是群没有同胞爱的。

    沈君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楚云蓉笑眯眯地看着他,“你觉得张慧怎么样?”

    还真是直接啊,沈君煜好笑。

    “她不是爸爸战友的女儿的吗,今天来看看爸爸的,我觉得好不好又有什么关系。”沈君煜打太极。

    楚云蓉白了他眼,“你少装糊涂,我就不信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沈君煜笑得有些无赖,“妈,我真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我跟你直说,你现在也老大不小了,你妹妹都结婚了你这人生大事也该提上日程了,我看张慧,这个女孩子不错,你觉得怎样?”

    沈君煜摊手,“男人三十而立,我还不到三十。”所以急什么。

    楚云蓉气急,“过了年你就是三十了。”

    “妈。”沈君煜话锋转,“你是不是急着抱孙子了?”

    楚云蓉:“……”她什么时候想抱孙子了。

    “而且妈你看,你现在这么忙,就是给你孙子你也没有时间抱啊。”

    “你要是真给我生个孙子,我就回家带孙子,问题是,我愿意,你愿意吗?”楚云蓉淡定地反问,沈君煜噎,这个他还真是不愿意。

    “妈,哥哥这么优秀,哪里会没有女孩子喜欢,您就不用操心了。”沈希潼剥了个橘子,递给楚云蓉。

    楚云蓉笑着接过,“张慧是个挺好的女孩子,两家又是知根知底的,有什么不好的?”

    “妈,人家女孩子再好,也不是你儿子我的菜。”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你跟妈说说。”楚云蓉趁机问道,不喜欢张慧没关系,只要儿子能说出来,就说明还有希望。

    沈君煜闻言,眨了眨眼,对上母亲脸期待的表情,摊手,“你儿子我这么优秀,般的女孩子能配得上?”

    楚云蓉:“……”

    沈清澜:“……”

    傅衡逸,“……”这话听着似乎有点似曾相识,看了眼沈清澜,眼底闪过丝笑意。

    “爸,你看看君煜。”楚云蓉将问题扔给沈老爷子,你不听妈妈的话,那么爷爷的话总不能也不听吧。

    沈老爷子老神在在,对于小辈感情的事情他向不爱插手,但是既然儿媳妇开口了,怎么也该表个态,“君煜,你妈妈说得对,你年纪也不小了,澜澜已经结婚了,希潼也开始谈朋友了,你也该抓紧时间。”

    “知道了,爷爷,改天我会好好跟张小姐了解下的。”沈君煜笑着应下,只是话里几分真,几分假,就靠自己体会了。

    沈希潼原本只是安静地坐着,忽然被沈老爷子提及,而且还是自己最不愿意说的事情,脸上的笑意有些僵硬。

    ------题外话------

    各位小可爱们,傅爷和澜澜第次的洞房福利出来啦,想跟阿离去火车站耍的赶紧上车。

    想看福利的先加qq验证群656204326,然后找管理递交全订阅进正版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