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愿赌服输(五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顾阳的视线在周围的壮汉身上转了圈,这里虽然是石帮的地盘,赵炎看着也只是石帮的高层而已,沈清澜可是认识石帮老大的人啊。想通了这些,顾阳脸上又恢复了生气,“小嫂子,我来开吧?”

    沈清澜都是无所谓,耸耸肩,收回手,谁开结果都样。

    顾阳闭了闭眼,再睁开,干脆利落的打开了骰盅。

    “这不可能。”刚打开就听见赵炎的惊呼声。

    顾阳好奇,他刚才不敢看结果,现在还没有看呢,垂眸看向桌面,顾阳倒吸了口凉气,看着沈清澜的目光满是惊叹跟崇拜,这个小嫂子真是太厉害了。

    只见桌子上,原本应该是骰子的地方,现在却是堆白色的粉末,三个骰子全部变成了粉末,无幸免。

    顾阳笑了,这下子直接成了零,比“1”还小,看向赵炎的目光带着得意,有本事你摇个负数出来,你能摇出来,别说跪下来磕头,让本少爷给你当马骑都行。

    赵炎脸色铁青,看着沈清澜的目光不善,“你这是耍赖。”

    沈清澜抬眸,直直地看着赵炎,依旧是清冷的模样,“愿赌服输。”

    “我不承认,你就是作弊,这怎么可能光凭摇骰盅就把骰子摇成粉末。”又不是电视剧,电视剧里的人还有内力呢,别告诉你我你沈大小姐还有内力这鬼玩意儿。

    沈清澜确实没有内力,但是她有腕力还有巧劲,当初她跟茜丝莉、金恩熙几个可是被阿斯维加斯赌场拉入黑名单的,就是因为他们打遍天下无敌手,闹到后来,每每他们才刚到门口,赌场的负责人就出来了,恭恭敬敬地请他们进去喝杯茶,然后再将他们恭恭敬敬地请出来,根本不给他们碰到赌桌的机会。

    而当时,沈清澜才不过十五。

    眼前的赵炎确实有几分本事,但是在沈清澜的面前却是有些不够看的。

    “没想到堂堂石帮的高层,竟是个食言而肥的。”沈清澜风轻云淡地说道,她说的随意,听在赵炎的耳却是十足十的嘲讽。

    “你作弊,寻常人怎么可能把骰子摇成渣。”赵炎咬死了这点,虽然不知道沈清澜是怎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甩花样的,但是他肯定,这女人绝对是耍了手段。

    “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顾阳本正经地开口,看着赵炎铁青的脸色,他怎么就这么开心呢。

    要不是现在场合不对,周围还有许多大汉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顾阳真想大笑三声。

    “再来次。”赵炎沉声说道,刚才是他轻敌了,这次他就不信沈清澜还能刷出什么花招来。

    “喂,你还是不是男人,说好了局定胜负的,你现在这是想反悔。”顾阳不干了,好不容易赢了,现在对方又想反悔,万要是输了怎么办。

    赵炎不理会顾阳的叫嚣,他看向的是沈清澜,明显做主的人是眼前这个女人。

    沈清澜淡淡地扫了眼赵炎,“可以,筹码翻倍。”

    赵炎脸色僵,筹码再翻倍那就是亿六千万,这笔钱已经算是他的全部身家了。

    “好,翻倍就翻倍。”赵炎咬牙,他就不信全力以赴之下自己赢不了这个女人。

    “骰子增加到五个。”赵炎也说了条件,五个骰子是他的极限,但是这个女人嘛。

    顾阳神情不满,这个赵炎又想耍花招,可是这里都是他的人,而小嫂子似乎也没有暴露自己跟石帮的关系的想法,他也只能闭嘴,站在沈清澜的身边,默默地看着。

    “这次我们比大不比小,谁摇出的点数大,谁就赢。”

    沈清澜柳眉轻蹙,赵炎以为她是不满,又说道,“当然,你要是不想来也可以,直接认输就好。”

    这次轮到顾阳脸色铁青了,这个无耻之人,竟然说出这种话,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还没有开始,认输就不必了,我不喜欢五这个数字,换成六吧,六个骰子。”沈清澜淡淡开口,说出的话却出乎在场的所有人的预料。

    顾阳看着沈清澜,目瞪口呆,他本以为她会讨价还价番,起码也会维持在原来的三个骰子,结果她倒好,还主动往上加了个。

    赵炎沉默秒,看了沈清澜眼,虽然六个骰子他不敢保险都能摇出六,但努力把也不是没有可能,想了想点头同意。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根本没有顾阳开口的余地。

    六个骰子被拿上来,沈清澜依次看了遍,没有问题,赵炎这个人倒还有点可取之处,起码不在这方面做小动作,她是知道赌场里面的规矩的,有些骰子的重量根本不是均匀的,只是微小的差别,般人根本察觉不到,这样的骰子,每个赌场里都会有,专门用来作弊的。

    赵炎没有动手脚,自然不怕沈清澜检查,“好了没有。”

    沈清澜将骰子放下,做个个请的手势,依旧让对方先开始。

    赵炎也不客气,将骰子扔进骰盅里。

    他的神情严肃,加了三个骰子,难度可不是翻了倍,就算是他,也需要认真对待。

    骰盅依旧在他的手上上下左右翻滚,速度快的让人根本分不清,顾阳开始还想听清楚,可是听到后来,完全糊涂了,索性也就不听了。

    沈清澜脸闲适地站在那里,神情漫不经心,跟赵炎的严肃形成鲜明对比。

    顾阳忽然好奇,是不是无论遇到任何事她都是这样的风轻云淡,万事不入心的模样?只是后来,当真看见沈清澜变脸的那幕,顾阳才知道,不是万事不入沈清澜的心,而是她心里的那个人没有遇上事情而已。

    顾阳这边天马行空的想着,那边赵炎已经放下了骰盅,将骰盅打开,五个六,个五,赵炎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也不是很失望,毕竟自己的能力在这里。

    沈清澜二话不说,拿起骰盅轻轻摇动,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就连摇骰盅的动作都与刚刚别无二致。

    赵炎耳朵竖起,想要听清楚沈清澜摇骰子的点数,他有这个本事,甚至凭借这个本事他赢过很多人。

    只是听到后来,赵炎的眉毛皱成了团,他竟然听不清楚骰盅里的情况,明明沈清澜摇得速度并不快。

    骰盅被放下,三个人两双眼睛齐齐看着桌子上的骰盅,沈清澜垂眸,轻轻揭开了骰盅,六个骰子,每个骰子上都是六个黑点。

    “哈哈,赵炎,你输了,这次总该愿赌服输了吧。”顾阳拍掌大笑,看着沈清澜的眼就差冒着红心了。

    赵炎脸的不可置信,眼睛死死地盯着桌子上的骰子,仿佛要把他们盯出个洞来,可是再怎么看,依旧是六个六,似跟他耀武扬威般。

    “你输了。”清越的嗓音陈述着事实,却让赵炎的脸色苍白了分,等他抬起头来,看向沈清澜的目光透着狠意。

    顾阳察觉不对,下子站在沈清澜的面前,脸防备地看着赵炎,“赵炎,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你可是知道我们是谁,你要是敢动我们,即便是石帮,也保不住你。”

    赵炎当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是这个亿可是他的全部资产,是他拿命换来的,白白送给他们,他怎能甘心,他笑得残忍。

    “我怎么会动你们,只是想让你们签个东西而已。”说着,挥挥手,刚才那个坐在赵炎怀的女人就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张纸。

    大喇喇的欠条两个字映入眼帘,顾阳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了,这个赵炎,直在刷新他的底线,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输了不肯认也就罢了,竟然还倒打耙。

    石帮不是道上赫赫有名的吗,里面就是这样的货色?

    沈清澜似乎早有预料般,见到欠条的时候点也不惊讶,如果事情真的那么顺利,她才会觉得奇怪。

    “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你们签了它,立刻就可以离开,完完整整地离开。”

    “要是我不呢?”顾阳双拳紧握,这个流氓无赖。

    赵炎眼色厉,“要是不,那么少不得请两位留下来喝个茶,等家里人上门来领人了。”

    这张欠条明显不是刚准备的,恐怕赵炎早打得就是这个主意,与他们对赌根本就是个幌子,他们输了自然就不必费什么事,要是赢了……呵呵……

    “你确定?”沈清澜看着赵炎,淡淡的问道。

    赵炎笑笑,露出排微微发黄的牙齿,“我看着像是跟你们开玩笑?”

    沈清澜点点头,“知道了,来吧。”

    来什么?突然的句话,说的在场的人头的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而沈清澜马上就给了他们答案,她伸出脚,脚就踹在了赵炎的身上,赵炎发出声惨叫,立马就倒在了地上,捂着下半身的某个部位,直冒冷汗。

    谁也没想到沈清澜会突然出招,而且出手就那么狠,顾阳看着地上的赵炎,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冷飕飕的,忍不住夹紧了双腿,看着沈清澜的目光都变了,这个小嫂子,好彪悍。

    赵炎疼的说不出话来,周围的壮汉没有赵炎的命令也不敢动,就那么傻愣愣的站着。

    赵炎脸扭曲,颤抖着伸出只手,吼道,“群蠢货,还不给我上,给我往死里打,留着最后口气就行。”

    几个大汉对视眼,握着拳头就朝着沈清澜和顾阳冲了过去。沈清澜叹息声,过去六年里她从来没有跟谁打过架,但是自从认识了顾阳,就三天两头地打架,难怪傅衡逸叮嘱她离顾阳远点,这个人他就是个麻烦精转世啊。

    想归想,但是沈清澜的出手却是丝毫不留情,每次出手,集的都是那些大汉的要害,每次,都能让大汉叫出声来。

    顾阳则是边打,边叫唤,明明被打的人是那些大汉,他却比那些挨打的人叫的还惨。

    沈清澜看了他眼,眼神嫌弃。

    “哎哟。”顾阳突然发出声惨叫,分贝高的,差点震破沈清澜的耳膜,沈清澜的手抖,本来落在大汉小腹位置的拳落了空,眼看着大汉的拳头都要挥到她的脸上了,沈清澜个弯腰,再个转身,就来到了大汉的背后,抬脚又是踹。

    搞定了最后个大汉,沈清澜才有时间去看顾阳,只见他做在个大汉的腰上,拳拳地揍着那个大汉,每拳都落在大汉的脸上嘴里还念念有词。

    “我让你打小爷的脸,不知道打人不打脸吗,爷的脸这么精贵,被打坏了你赔得起吗?啊,我看你就是嫉妒小爷我的美貌,说,你是不是看小爷长得比你好看,所以才专门打我的脸的。”又重重地朝着大汉的脸上挥了拳,“我让你打我的脸,下次再敢打我的脸,我就把你打成猪头。”

    已经被打成猪头的某大汉:……

    沈清澜默默的移开目光,轻轻叫了声,“顾阳。”

    顾阳立马回神了,起身,颠颠地跑到沈清澜的身边,“小嫂子。”

    沈清澜看了眼顾阳的脸,除了右脸颊上有小块青肿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伤痕,同情地看了眼地上的猪头,沈清澜看向了赵炎。

    赵炎还没有从难以言喻的疼痛回过神来自己的手下就已经被放倒了,房间里也是片狼藉。他的女人则是缩在角落里,不出声。

    沈清澜居高临下地看着赵炎,“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逆着光,赵炎看不清沈清澜的表情,他的神色狰狞,“这里可是我的地盘,没有我的允许,你以为你们能走出这里,我承认你的身手不错,但是我这赌场里可不止这么几个人,要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最好给我老老实实的道歉,现在已经不是张欠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嘿,我说赵炎,你是不是就是因为太不要脸了,所以才被赵家赶出家门的?”顾阳踱步过来,在赵炎的身边蹲下,“你现在都是我们的手下败将了,口气还这么狂,脸皮呢?”

    赵炎的额头上还在冒着冷汗,身下阵阵的疼,这个女人下手真黑,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要是不能,他的神色狠,要是不能用了,他就把这个女人废了,管她是不是沈家的人,废了之后他就远走高飞,就是沈家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忽然,房门被打开,个男人神色慌张的走了进来,目睹了屋内的场景,脸上的惊慌更加明显,他跑到赵炎的身边,将赵炎从地上扶了起来,“大哥,老大来了。”

    赵炎脸色变,与那个小弟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全是喜意,老大来了正好,这两个人他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还没等他出去,门口就有人进来了,沈清澜看过去,忽然就乐了,进来的还是个熟人,就是石枫身边的那个阿南。

    阿南原本只是和石枫来赌场巡视番,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小弟说赌场里有人闹事,赵炎和他手下都被打了,于是他就上来看看,结果看见的就是沈清澜。

    “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阿南问道。

    沈清澜对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点也不意外,扫了赵炎眼,“有人赌术不精,输了却不承认,硬逼着别人签下所谓的欠条,所以现在这里就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

    阿南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石枫就进来了,看见沈清澜,石枫同样很惊讶。

    在见到阿南的时候沈清澜就想过会碰见石枫,没想到还真的遇见了,这是自那次城西遇见后,她跟石枫第次见面,上次石枫还不知道她身份,现在知道了,他又会如何呢?

    石枫见到沈清澜的那刹那,脸色微变,却又立刻恢复了正常,看了看现场的状况,看着沈清澜,沉声问道,“沈小姐,这是……”他叫的是“沈小姐”。

    沈清澜眸光轻闪,没有说话,阿南见状,走到石枫的身边,将沈清澜刚才的话重复了遍。

    赵炎此刻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喜意,他没想到石枫竟然认识沈清澜,他忍着疼,站起身,解释道,“老大,你别听她胡说道,这次就是因为他们赌输了,却不认账,所以我才想将人留下的。”

    石枫是谁?好歹也是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的,又岂是听了别人的三言两语就轻易相信的。

    他没有相信沈清澜,也不相信赵炎,而是看向了依旧疼的在地上打滚的那几个壮汉,“你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说实话,不然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壮汉们本能地抖了抖,石枫能坐上石帮老大的位置,而且坐就是这么多年,手段自然是不用说的。

    其个伤势较轻的壮汉接受到赵炎的眼神,正要开口,阿南忽然出声,“老大说了,据实说话,要是有隐瞒……”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壮汉也知道这其的意思。

    ------题外话------

    好啦,爆更结束啦,明天开始恢复正常的更新,你们期待已久的万更来啦,更新时间依旧是早上点,我们明天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