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冷清秋来了(三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本来金恩熙已经抓住了这个女人,只是不管她怎么逼问,这个女人就是不开口,或者开口就说些没用的废话,抓住她三天了,愣是没有从她的嘴里套出点有用的信息,这让曾经在世界上排名也算是前十的金恩熙很是抓狂。

    她正打算找个机会对这个女人用“大刑”呢,却突然接到个电话,还是茜丝莉打来的,她匆匆出门了趟,结果回来这个女人就不见了。

    金恩熙的脸当时就黑了,可是无论她怎么找,也没有找到这个女人,但是她发誓,只要给她时间,她肯定可以找出这个女人,只是现在嘛,远在英国的金恩熙是没有时间来找这个女人的,而且她对沈清澜很放心,即便是自己不出手,这个女人也不会是沈清澜的对手。

    “早就听过沈小姐的名字,却是第次见到,你比照片上更加漂亮。”“冷清秋”笑着开口,笑容温婉,伸出右手。

    沈清澜看了眼眼前纤细的手,没有与之交握,而是淡淡开口,“冷小姐也比想象要更加的风姿绰约。”

    冷清秋自然地收回的手,没有丝毫的尴尬,闻言,笑了笑,“听希潼说沈小姐跟我的经纪人丹尼尔认识?”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试探。

    沈清澜眸光微动,“见过几次,不熟。”

    冷清秋眼底划过道幽光,脸上的笑容真切了分,“说起来我也是好久没有见到我这个经纪人了,我最近参加了个国外的青年画家比赛,丹尼尔代替我参赛去了。”

    “清秋,你就是太低调了,要不是偶然,我们估计都不会认识,我知道你不喜欢高调,但是偶尔,也是要出现在人前的,起码也该让人知道你长得什么样子,别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仗着没人认识你就借着你的名义做些事。”沈希潼说道,副为了冷清秋打算的样子。

    “冷清秋”似有些无奈,“当初画画也只是时兴趣,谁知道画作会被大家接受,毕竟我的画作受众范围并不广泛。甚至还因为所作内容太过于阴暗而被不少人抨击过。”

    “其实我不是故意不出现在人前,只是习惯了而已。”冷清秋又补充了句。

    沈清澜静静地听着她们两个聊天,对于投注在自己身上的道隐晦,道明目张胆打量的视线犹如未觉。

    “妹妹,之前你就直很喜欢清秋的画作,现在见到本人了,怎么都不说话?”沈希潼似是见不得沈清澜这样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开口。

    冷清秋闻言,饶有兴致地看了眼沈清澜,“沈小姐也喜欢我的画吗?”

    沈清澜抬眼,嘴角轻勾,“只是偶尔的附庸风雅罢了。”眼睛转,复又开口,“冷小姐最近的画作风格变化的倒是有点大。”

    “冷清秋”淡淡笑,“是的,最近遇上些事,连心境也变了,尤其是遇上了个人,他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黑夜,还有晨曦和旭日。”

    她的眼底适时地浮现抹羞意和温暖,就像是个正处于爱恋期的女孩子。

    “倒是不知道何人有如此魅力,让冷小姐这般上心。”沈清澜好奇地问道,心却不断地往下沉,这个假冷清秋对于冷清秋的事情似乎知道的过于清楚了。

    “冷清秋”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个很温暖的人,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了冬日里的阳光,沈小姐大概不知道吧,我让丹尼尔送去参展的作品名字就叫做《救赎》,他是我的救赎。”

    没有人看到听到“救赎”二字时,沈清澜眼底闪而过的冷意,连注意力直集在她的身上的“冷清秋”都没有察觉到。

    那抹冷意消失得太快,沈清澜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看来这个人很幸运,可以得到冷小姐这样的温柔以待。”

    谁知,“冷清秋”却是摇了摇头,“其实能遇上他,是我的幸运。”

    俩人的对话似是平常,但是不知怎么的,沈希潼就是感觉很是怪异,而这股怪异从何而来,她又说不出来。

    沈清澜眉眼沉静,只是淡淡的看了她眼,不再说话,这个女人不止是对她的画作的风格了如指掌,而且对她的事情也知之甚详,这样不受控制的感觉……沈清澜垂眸,眼底似有不悦。

    “冷清秋”微笑不语,看着沈清澜的眸光除了好奇,还有不屑,这就是个普通的姑娘,她想不通那个人为什么要让她接近她,甚至还是以个叫做冷清秋的画家的名义。

    她虽不知那个人让她这么做的目的,但是作为那个人最忠心的下属,他的要求,自己必然是竭尽所能的,要不是为了模仿冷清秋的风格,不让自己在人前漏出马脚,她早已出现在人前。

    “清澜,希潼,可以吃饭了。”宋嫂过来说了声。

    沈清澜起身,“我去叫爷爷们出来吃饭。”说着便上了楼。

    沈希潼脸上有些尴尬,家里人对待客人的态度如此冷淡,让她脸上有点下不来,她看了冷清秋,见她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满,脸的闲适,心微微放了心。

    “清秋,我妹妹就是这样的性格,对人向如此,你不要放在心上。”沈希潼开口,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似有些无奈,就像个知道妹妹任性,却毫无办法的好姐姐。

    冷清秋笑得温婉,出口的话也甚是善解人意,“是我来的冒昧。”

    沈希潼愈发觉得这个冷清秋能成为个知名画家在涵养方面就是沈清澜拍马都不及的。

    清澜上楼先跟两位老爷子说了声,然后才来到父母的房间门口,她抬手想要敲门,却隐约听到门里的细弱的……哭声?

    她的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门里的声音立刻静了下来,沈清澜挑眉,果然是她妈在哭?

    “妈,吃饭了。”沈清澜说道。

    良久,门里没有听到脚步声,只是听到了楚云蓉沙哑的嗓音,“妈妈有点不舒服,就不下去吃了,你帮我跟冷小姐说声对不起。”

    沈清澜静默,而后应了声“好”,转身离开。

    听着脚步声走远了,楚云蓉这才将箱子锁好,小心翼翼地放置在床底下,她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自己红肿的双眼,还有已经花作团的妆容,沉默不语。

    **

    餐厅里,两位老爷子已经落座,沈希潼和冷清秋也已经坐了下来,看见独自人过来的沈清澜,沈希潼往她身后看了看,没有看见楚云蓉,微微皱眉,“妹妹,妈妈呢,你没有叫妈妈来吃饭吗?”

    她的语气略带着点不满和指责,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也透着对她不懂事的不赞同。

    沈清澜对于她这种戏多的行为看也不看,而是看向沈老爷子,“爷爷,妈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就不下来吃饭了,我让宋嫂给妈熬点粥,你们先吃。”

    沈老爷子点点头,关心地问道,“你妈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医生来看看?”

    “不用,妈大概只是有点累了,没事,我等会儿再上去看看。”

    听着两人的对话,沈希潼脸上有点热,“爷爷,还是我去看看妈妈吧,大概是前段时间连续几场演奏会,把妈妈累坏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沈老爷子摆摆手,“行了,都坐下吧,客人还在呢。”说着看向冷清秋,“让你见笑了。”

    冷清秋笑笑,“老爷子客气,是清秋来的不是时候。”

    沈清澜先去了趟厨房,跟宋嫂说了声让她煮点楚云蓉爱喝的莲子粥才回了餐厅,在傅老爷子的身边坐下。

    “爷爷,你最近肠胃不适,少吃点肉。”看着傅老爷子连吃了三块红烧肉,沈清澜淡淡地开口,傅老爷子握着筷子的手僵,看着沈清澜,似耍赖般,“清澜丫头,我才吃了块。”

    沈清澜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傅老爷子,没会儿,傅老爷子的筷子就从红烧肉上撤了回来,“好吧,好吧,我不吃了,唉,真是人老了,连吃个东西的自由都没有。”

    “你这老头,胡说道什么,说的好像澜澜虐待你样,让外人听见了怎么想。”沈老爷子眼睛瞪,不满老友的口无遮拦。

    傅老爷子这才想起桌子上还有个外人呢,脸上也有些讪讪,“沈老头,你别胡说,我家清澜丫头怎么就虐待我了,她对我不知道有多好呢。”

    “冷清秋”冷眼瞧着这幕,若有所思,然后低声问着沈希潼,“你妹妹不是姓沈吗?怎么喊傅家的老爷子叫‘爷爷’?”

    虽然说是低声,但是她的声音并不低,桌子上的人都听见了,沈老爷子脸色有点臭臭的,反观傅老爷子,倒是脸的笑意,“清澜丫头是我的孙媳妇,她自然是要喊我爷爷的。”

    这次,“冷清秋”是真的惊讶了,沈清澜竟然嫁人了?

    “沈小姐这么年轻竟然已经结婚了?”

    沈家和傅家都不是般的人家,按道理,这两家要是结为了秦晋之好,京城里不可能没有点风声。

    其实也不是京城里没有风声,七月京城里就传言过傅家老爷子属意沈家小姐做孙媳妇,后来傅衡逸又出现在沈奶奶的葬礼上,跟着忙前忙后,这些都早有征兆。

    只是“冷清秋”之前忙着模仿沈清澜画作风格,运笔手法,还有调查了下家里人的关系之外,根本没有来得及关注这些周边卦,现在不知道也正常。

    再次被提起沈清澜和傅衡逸的关系,沈希潼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只是说这话的是傅老爷子,她哪里有胆子说什么。

    “只是领了证,妹妹和衡逸并没有举办婚礼。”沈希潼开口,似乎只要说出他们没有举办婚礼,就没有结婚似的。

    “冷清秋”了然,原来是这样,难怪京城里都没有人知道。

    “沈小姐结婚的时候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参加你的婚礼?”“冷清秋”看着沈清澜,笑得温婉,“我已经在京城买了房子,以后就在京城定居了,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以后想要跟沈小姐多多来往,沈小姐不会觉得我唐突吧?”

    沈清澜嘴角轻勾,红唇轻启,“当然不会。”正好,她也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想干嘛,或者说她背后的那个人想干嘛。

    不要问沈清澜为什么会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背后有人,这是种直觉,而她的直觉向很准,曾经多次救了她的命。

    “冷清秋”看似温婉不善言谈的样子,但其实很健谈,跟两位老爷子很有话聊,不论说到什么话题,她都能接上两句,而且还能说出自己的见解。

    在跟两位老爷子交谈的时候,她还不忘时不时跟沈清澜和沈希潼搭两句,保证不冷落桌子上的每个人,反倒是沈清澜和沈希潼成了陪衬。

    真是个长袖善舞的女人,沈清澜淡淡想到。

    “哈哈,没想到你这个女娃娃小小年纪,懂得东西倒是不少。”傅老爷子似是很高兴,眼角余光却看向沈清澜,见她没有注意到自己,筷子向红烧肉伸去。

    “爷爷。”沈清澜忽然开口,傅老爷子的手微微抖,转头就看见了沈清澜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老爷子脸上讪讪,筷子硬生生转了个方向,夹了筷子青菜。

    沈老爷子看得好笑。

    其实沈清澜也是无奈,前几天刚带着老爷子做完体检,血脂有些高,医生建议最近段时间少吃肉,不然沈清澜也不会时时盯着老爷子了,沈老爷子显然也是知道内情的。

    反倒是沈希潼,似见不得沈清澜这般对待傅老爷子,拿起公筷给老爷子夹了块红烧肉,“傅爷爷,您最爱吃的红烧肉,宋嫂做的可好了,您多吃点。”

    然后看着沈清澜,笑着道,“妹妹,傅爷爷喜欢吃红烧肉。”

    傅老爷子呵呵笑,“人老了,不用啰,多吃块肉身体都受不了。”碗里的那块肉自始至终都没有动。

    这话是解释,也是帮沈清澜说话,只是听完这话,沈希潼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这不明摆着是说自己多管闲事嘛。

    暗暗瞪了眼沈清澜,瞪得沈清澜好笑。

    “傅老爷子看着可是健朗的很,老当益壮。”眼见着桌上的气氛有片刻地凝滞,“冷清秋”笑着说道。

    沈清澜看了她眼,说她是长袖善舞还真是没错,这样的女人做画家,可惜了。

    只是这个女人的目的似乎是自己?在再次接收到“冷清秋”投来的隐晦视线,沈清澜大胆地猜测。

    午饭结束后,“冷清秋”并没有在沈家多待,临走前,拿出了几张类似于邀请函的东西,递给沈希潼,“这是我年后画展的邀请函,届时,请各位赏脸。”

    沈希潼笑着接过,因为冷清秋跟两位老爷子相处愉快,让沈希潼很有成就感,“清秋,你放心,到时候我们定会参加的。”

    将“冷清秋”送了出去,沈希潼回来时,手里拿着那几张邀请函,看着沈清澜的目光透着洋洋得意,将其张递给沈清澜,“妹妹,这张是给你的。”

    沈清澜接过邀请函,打开来看了眼,果然上面的日期是前两天她刚跟丹尼尔商定的日子。

    没想到她这边刚刚商定,那边竟然就连邀请函都准备好了。

    这样的感觉,让沈清澜觉得自己在对方的眼就是个透明人,举动都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这让她很是不爽。

    她垂眸看着手的邀请函,眼底情绪莫名。

    **

    楼上,宋嫂敲响了楚云蓉和沈谦的房门,楚云蓉开门,看见宋嫂,自然也看见了他手里的托盘,托盘上放着碗莲子粥,还有几碟小菜。

    宋嫂看了眼楚云蓉,见她脸色却是不好看,有些苍白,便开口说道,“云蓉,清澜说你身体不舒服,没什么胃口,让我熬点你喜欢的莲子粥,现在有没有胃口,要不要吃点?”

    楚云蓉脸上有些惊讶,“清澜说的?”

    宋嫂点头,“嗯,她吃饭之前吩咐的,只是莲子粥比较费时间,现在才给你端上来,现在要吃吗?”

    其实楚云蓉现在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是看着眼前的这碗粥,她还是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给我吧。”

    “我看你脸色不好,要不要打个电话给医生,让医生过来看看?”宋嫂离去前,又问了句。

    “不用了,大概是前段时间累狠了,今天爆发了,我睡觉就好,别叫医生了,小题大做的。”

    宋嫂也不再说什么,走了,只是走之前,又看了眼楚云蓉的背影,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样子。

    宋嫂在沈家待了几十年了,在楚云蓉没有嫁进来之前就已经在沈家了,她自然是知道沈清澜小时候楚云蓉对这个女儿的宠爱,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沈清澜丢了,楚云蓉就差点疯了。

    只是明明是那么爱女儿的个人,却在找回亲生女儿之后,处处偏心养女,宋嫂自己也是个母亲,她表示不能理解楚云蓉这般的做法。

    换做是她,恐怕是做不到把对亲生女儿的爱移情到养女身上,她甚至做不到把其他人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

    摇摇头,宋嫂下楼,正好遇上上楼的沈希潼,她微微侧身,让沈希潼过去。

    ------题外话------

    第二个问题:最后涨照片上,沈清澜身上穿的是什么样的衣服?

    Ps:前三名答出的才有奖励哦!

    四更在两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