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愿你被世界温柔以待(二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没有撞到。”沈希潼身上的伤其实是她自己摔的。

    楚云蓉噎,“那也是因为他的过失,潼潼才会摔倒的。”

    沈希潼已经从刚才的惊魂幕回过神来,勉强笑笑,“妈,妹妹说的对,刚才是我自己摔的,那个人态度也挺好,算了吧。”人都已经走了,好人自然不能让沈清澜个人做了。

    “可是你的手都伤成这样了。”楚云蓉很是心疼,“不行,我们赶紧去医院。”说着,就拉着沈希潼去打车。

    将车钥匙扔给沈清澜,“清澜,你自己先回家吧,我带你姐姐去医院。”

    沈清澜接过车钥匙,朝着车库走去,没有看到离去的沈希潼深深地看了她眼,那眼里饱含着刻骨的恨意。

    因为这出事故,沈清澜也没有了闲逛的兴致,开了楚云蓉的车就回了家。

    楚云蓉和沈希潼则是去了医院,详细地做了个检查,除了手掌处的擦伤之外,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伤到。

    “幸好没有事,刚才真是吓死妈妈了。”楚云蓉拍拍胸脯,脸上还有后怕。

    沈希潼微笑不语,只是偶尔看向自己被包成熊掌的手的视线泛着冷意。

    回了家,沈希潼直接回了房间,连晚饭也没有吃。

    她躺在床上,完好的那只手轻轻摸着手上的伤,即便是敷了药,手心的疼痛依旧在提醒着她,她今天差点就死在了车轮下,而明明,她是可以不受伤的,因为当时她离楚云蓉更近。

    可是当危险来临,楚云蓉却第时间去救沈清澜,根本没有想过她。

    难道这就是有血缘跟没有血缘的关系吗?妈妈,你不是最爱我吗?你偏疼我,忽视她,甚至为了我,你打了你的亲生女儿,那么今天你又为什么不救离你更近的我?

    她的眸光很暗,双手握得紧紧的,甚至连因为她的动作伤口又流血了都没有察觉。

    **

    周末,沈清澜晨跑回来,照例洗了个澡,给自己做了顿早饭才晃悠悠地出门,今天她要回沈家,毕竟沈希潼昨晚就给她打了电话,说今天冷清秋要来家里做客。

    沈清澜想起沈希潼语气的得意,不禁有些好笑,沈希潼,似乎从来都没有认清过自己的位置。

    她今天没有开车,而是走出小区,去小区外面的公交站坐公交车,只是公交站离大院有些远,沈清澜下车再慢悠悠地走到大院门口,已经接近午了。

    原本以为自己会是最后个到的,可没有想到本该在沈家出现的客人至今没有现身,沈清澜淡淡的看了眼沈希潼,眼无丝毫情绪。

    只是她这眼,落在沈希潼的眼却成了蔑视,沈希潼对上楚云蓉看过来的视线,尴尬地扯扯嘴角,“清秋可能是路上堵车了,我去给她打个电话。”

    楚云蓉笑笑,“嗯,去吧。”见着沈希潼拿着手机出去了,她转头看着沈清澜,“吃了早饭吗?现在离吃饭时间还早,要不要让宋嫂给你做点点心填填肚子?”

    沈清澜摇头,“吃过了早饭来的。”

    楚云蓉点点头,看着女儿清冷的脸,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仔细看,沈清澜长得跟自己还是有些相似的,比如那弯弯的柳叶眉,还有小巧而挺翘的鼻梁。

    楚云蓉的神情有点恍惚,似乎是想到了沈清澜刚出生的时候,自己抱着小小软软的她,她会对着自己开心地笑,小时候的清澜,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最黏的人其实就是她。

    无论她走到哪里,都喜欢跟着,所以那天她才会带着清澜出去,如果那天,自己没有因为不忍看着女儿哭泣就把她带出去,那么她是不是就不会……

    想到这里,楚云蓉脸色白,手不由地捂上心口,那里钝钝地疼,似有人拿着刀子,刀刀地往上扎。

    “妈,你身体不舒服?”沈清澜留意到她难看的脸色,问道。

    “没有,只是有点累了……”楚云蓉对上沈清澜清冷的双眸,忽然失了语,站起身,匆匆上楼。

    沈清澜看着楚云蓉匆匆离去的背影,眼的情绪莫名,似乎她这个妈妈真的不喜欢自己呢,连跟她独处这么会儿都不愿意。

    楚云蓉匆忙上楼,把房间的门紧紧地关上,她拉开了梳妆台前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瓶药,倒了几颗到手心看也不看就吞了进去。

    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她努力顺着胸口,似乎才把胸口的那口气捋顺了,她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不知在看哪里,苍白的脸色却没有马上恢复。

    忽然,她起身趴在了地上,努力地朝床底下伸手够着什么东西,发现够不到,又起身,在房间里找了圈,拉开衣柜,从里面拿了个衣架出来,又趴在地上。然后,个小箱子从床底下被扒拉了出来。

    箱子很有些年代了,却雕刻着精致的花纹,如果有专家在这里,就会看出这个小箱子竟然是用金丝楠木做的。

    大概是在床底下放了很久,箱子上落上了层厚厚的灰,楚云蓉将箱子小心地放在梳妆台上,走进浴室,出来时手上拿着条毛巾,她小心的擦拭着箱子上的灰尘,很耐心,神情温柔,这样的温柔,不止是沈清澜,就连沈希潼也没有见过。

    确认箱子上没有丝灰尘了,楚云蓉将它抱进怀里,明明是冰冷的箱子,可是她的神情却像是抱着个稀世珍宝,融化了她心所有的温柔。

    她将脸贴在箱子上,良久,才从床头柜最底层的抽屉里拿出把精致小巧的钥匙,而这把钥匙明显和箱子上的锁是配套的。

    她将钥匙插进锁孔,只听得咔嚓声,锁被打开,楚云蓉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她想打开箱子,却似乎没有那个勇气,犹豫了好几次,都没有打开。

    终于,箱子的盖子被人掀起,箱子里的东西印入眼帘,最上面的是几个毛绒玩具,可爱精致的小熊,纯白的,棕色的,都不过是巴掌大小,还有只粉色的,比那两只更小些,触手柔软,只是大概是放的年代久了,上面的毛看着有些陈旧。

    “妈妈,这是爸爸给我买的小熊,可爱吗?这只是小白,是妈妈;这只是小灰,是爸爸;还有这只是小粉红,是宝宝,他们是家三口。”糯糯的小嗓音奶声奶气地说道,胖胖的小手挨个指着三只小熊,晶亮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开心欢喜。

    在小熊的旁边,是个芭比娃娃,娃娃的身上穿着套蓝色的公主裙。

    “妈妈,我喜欢这套裙子,你也给我买这样套裙子好不好?”小胖手拉着她的手,左右摇摆,晶亮的小眼神看着她,满是祈求,“我还想要双白色的小皮鞋,然后我就穿着这条裙子跳舞给爷爷奶奶看,妈妈,你说好不好?”

    楚云蓉将小熊和芭比娃娃拿出来,轻轻地抚摸着,然后将他们放在床上,从小箱子的最下面,拿出了本厚厚的相册,足有普通相册的两倍厚。

    相册是淡蓝色,封面上还写着“我的宝贝日记”。

    她缓缓地将相册打开,第张,上面是个胖胖的婴儿,闭着眼睛熟睡,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红红的,似个小老太太,照片的下面,写着行小字——“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我的清澜宝贝。”字迹娟秀,笔划端端正正,看得出写的人很是认真。

    第二张,依旧是个婴儿,似乎是长开了些,皮肤变白了,也变水润了,睁着双大眼睛,露出粉色的牙床——“今天,清澜宝贝第次笑了。”

    第三张,小婴儿穿着身白色的公主裙,坐在女人的怀里,女人抱着她,低头看着小婴儿,神情温柔——“清澜宝贝,今天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第百天的日子,恭喜你,又长大了点。”

    第四张,小婴儿坐在摇篮里,手里拿着个拨浪鼓,对着镜头笑得开怀,——“清澜宝贝长出了第颗牙齿,咬人有点疼呢。”

    第五张,小婴儿穿着小裙子,头上戴着顶小帽子,站在草地上,只小手扶着旁边的婴儿车,另只小手向前伸着,小嘴憋着,小小的眉毛揪成了团,有点不开心,——“清澜宝贝,尽管不情愿,可是你还是勇敢地迈出了第步,妈妈为你骄傲。”

    第六张,个小男孩抱着个小女孩,小女孩扎着两根小辫子,乖巧地窝在小男孩的怀里,对着镜头比着个剪刀手,小胖手白嫩嫩的,——“我的宝贝,恭喜你岁了,愿你生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第七张、第张、第九张……

    每张,都是同个小女孩,有嚎啕大哭的,有委屈难过的,有开心大笑的,有……

    点滴,都记录在这张张照片里,每张照片的下面,都是行小字,那是个母亲对女儿最美好的祝愿。

    最后那张照片,小女孩身上穿着条蓝色的公主裙,跟芭比娃娃身上的模样,脚上穿着双白色的小皮鞋,对着镜头挥舞着小胳膊小腿,笑得欢快——“清澜宝贝,这是妈妈见过的跳的最棒的舞蹈。”

    照片到这里戛然而止,厚厚的相册,后面片空白。

    滴泪,悄然滑落,正好落在小女孩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楚云蓉惊,慌忙伸手,小心翼翼地擦拭着上面的水渍。

    她将照片小心的抽出来,看着上面依旧是干干净净的,眼底闪过道温柔的光。

    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照片上小女孩的脸,脑海闪过的却是沈清澜清冷的脸,还有看向她是冷漠疏离的眼神,“清澜,妈妈最终还是弄丢了你是不是?”

    楚云蓉倒在床上,胸口的位置还紧紧贴着那张照片,眼泪顺着眼角流进被子里,她的眼神充满着痛苦。

    “清澜,妈妈的清澜啊,妈妈对不起你,”她轻声呢喃着。

    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脸色忽的苍白如纸,拿着照片的手倏然收紧,她猛地惊,松开手。

    明明胸口疼的厉害,她第时间却是去看那张照片有没有被自己弄皱,看着皱皱的照片,她忍着胸口的疼痛,将照片小心的抚平,然后才撑着身体走到梳妆台前,又吃了几颗药。

    这次,她缓了很久,胸口的疼痛才慢慢地退了下去,等身上的力气恢复了些,她才慢慢起身,将散落了床的东西慢慢的规整好,她看着箱子里的东西,手指在芭比娃娃的身上顿了顿,然后又将芭比娃娃拿起来,温柔地笑了笑,“清澜,妈妈似乎再也找不到你了,妈妈该怎么办?”

    寂静的房间里,只有她个人的喃喃自语,她抱着三只小熊,脸上的神情似哭似笑。

    **

    沈希潼走到院子里给冷清秋打电话,第个电话并没有人接,又打了第二个,这才接通了,得知冷清秋人已经在路上,大概还有半个小时就会到,沈希潼放心了。

    走进客厅,才发现楚云蓉不在,客厅里只有沈清澜个人,“妈妈呢?”沈希潼问道。

    沈清澜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本书,正随意的翻着,听到沈希潼的问话,连头也没有抬,“不清楚。”

    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让沈希潼心怒,可是想到这是在家里,沈老爷子这会儿虽然不在家,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回来了,想了想,将心的怒意压下,在沙发上坐下来。

    “妹妹,清秋说她已经在路上了,半个小时后就会到。”

    沈清澜闻言,神情都没有波动分,“哦。”

    沈希潼脸上硬挤出来的笑意僵,本想看看沈清澜变脸,可是她这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让她觉得异常的憋屈,就像是她将样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宝贝拿出来,本想在别人面前炫耀炫耀,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可是别人呢,却对此不屑顾,指不定还在心嘲笑她的无知。

    这样的认知让沈希潼看向沈清澜的眼神多有不善,可是沈清澜是谁,即便察觉到了她眼神的恶意,这点恶意对于她来说,连隔靴搔痒都谈不上。

    跟沈清澜交谈不下去,楚云蓉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沈希潼刻也不想跟沈清澜待在起,就以去门口接下冷清秋为借口走了。

    沈清澜继续看着自己手的书,没多久,沈老爷子就回来了,同来的还有傅老爷子。

    “爷爷。”沈清澜站起来,跟两位老人打招呼。

    “我就说清澜丫头这会儿定在家里了,你这老头还不信。”傅老爷子瞪了眼沈老爷子,似有不满地说道,“亏得我让你早点回来,不然清澜丫头个人在家里多无聊啊。”

    “哪里是个人了,她妈妈还在家呢。”沈老爷子话顿,看了眼,“澜澜,你妈妈呢?”

    沈清澜看了眼楼上,“妈妈说有点累,上去休息会儿。”接着补充道,“沈希潼出去接冷清秋了。”

    “什么冷清秋?”傅老爷子疑惑地问道。

    “个画家,我爸爸很喜欢她的画。”沈清澜接腔。

    傅老爷子爱下棋,爱品茶,唯独不爱画,倒是对些古董玉器之类的更感兴趣,听是画家,瞬间便没了兴致。

    门外传来阵引擎声,不会儿,沈希潼和个女子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看见客厅里的人,依次打了招呼。

    然后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女子,“爷爷,傅爷爷,这位就是我说的冷清秋,现在最知名的青年画家。”

    “清秋,这是我爷爷,”指了指沈老爷子,又指了指傅老爷子,“这是傅爷爷,我爷爷的好友。”

    冷清秋微微欠身,向两位老人问好,两位老爷子回以礼貌的笑,客气而疏离。

    她将手里拿着的个袋子递给沈希潼,“这是我送给沈老爷子的见面礼,希望不要嫌弃,这次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傅老爷子,没有来得及准备,还望傅老爷子不要介意,改天定补上。”

    沈老爷子微微笑,“你有心了,坐吧。你们都是年轻人,随意。我们老年人就不凑热闹了。”说着招呼着傅老爷子上了楼。

    傅老爷子临走前,还对着沈清澜挤眉弄眼,给了她个“我看好你哦”的眼神,看得沈清澜很是好笑。

    沈希潼脸上的笑意微僵,似乎是没有想到沈老爷子见到冷清秋之后态度是如此的冷淡,他不是挺喜欢冷清秋的画的吗?现在见到真人了怎么又是这个态度?

    冷清秋似没有察觉到沈老爷子的冷淡,脸上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

    沈希潼将目光转向坐在沙发上直没有开口的沈清澜,“这位是我妹妹,清澜。”

    沈清澜早在他们进门的时候就把手里的书合上了,她随后将书放在沙发上,抬头打量了眼眼前的女人,五官精致,笑容得体,气质温婉。

    沈清澜在打量对方的同时,“冷清秋”也在打量着她,她早已看过沈清澜的照片,但是这么近距离的看见她本人,还是第次,人比照片上的更加精致好看,只是气质却是过于清冷了,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她的眼底浮现丝趣味。

    如果金恩熙在这里的话,肯定能认出来,眼前的女人就是那天君澜集团年会上跟踪沈清澜的女人。

    ------题外话------

    来来来,有奖抢答环节开始了,第个问题是:年会上方彤胸前的号码牌上的数字是什么?前三名答对的有奖励哦!

    三更在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