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哥哥来了(四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见沈清澜沉默,方彤就知道自己又次猜对了,笑笑,“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你家那位那么在乎你,就算是真的生气也不会生很久,也许明天早上起来就没事了,再不然,你就跟他撒个娇,服个软,他保证立马消气。”

    沈清澜:“……怎么撒娇?”

    方彤默,想想沈清澜顶着那张清冷的脸撒娇的样子,不禁抖了抖,“那个,还是不要撒娇了,你就说两句好话哄哄他就行。”

    方彤决定还是放弃撒娇这条路吧。

    沈清澜哦了声,挂了电话。

    沈清澜再次走进卧室的时候,傅衡逸已经洗完澡出来了,她看了他眼,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说,于是只好先进了浴室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却见到傅衡逸已经躺下了,见着他呼吸均匀的样子,显然是已经睡着了。至于是真睡还是假睡……

    沈清澜无声叹口气,只好把道歉的事情放在边,跟着躺在了床上。

    以往只要她上来,傅衡逸就会将她抱进怀里,但是这次,傅衡逸非但没有这么做,反而甩给她个背影。

    沈清澜清冷的眉眼上染上丝苦恼的神色,她看着傅衡逸的背影良久,几次想开口,却终究什么也没说,关灯睡觉。

    直到沈清澜彻底睡过去了,原本早已睡着的傅衡逸才睁开眼睛,转个身,将她揽进了怀里。

    沈清澜已经习惯了傅衡逸的气息,对他丝毫没有防备,这样的动静也没有吵醒她,她还在他的怀里找个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沉沉睡去。

    傅衡逸看着她,“真是个没良心的丫头,我还没消气呢,自己却睡得那么沉。”

    他伸手,想要吵醒她,却又舍不得,最终只是在她的唇上轻轻吻了下,然后才满足地睡去。

    第二天早,当沈清澜醒来的时候,床上早已不见傅衡逸的踪影,伸手摸了摸,已经凉了,看来起来已经有段时间了。

    她起床,走出卧室,就看见傅衡逸提着早餐从外面进来,脸色已经恢复了平静,沈清澜眸光微亮,“傅衡逸。”

    傅衡逸没有看她,只是将进了厨房,然后将早餐放进盘子里端出来,“吃吧。”

    冷淡的语气,不似平常的温柔,沈清澜皱眉,却也没说什么,走到餐桌边坐下,沉默的吃着早餐。

    看来傅衡逸这次是真的是气大发了,到现在还没有消气,难道真要像方彤说的撒个娇?

    可是沈清澜会打架、会画画、会下厨,就是不会撒娇。

    她还在想怎么样让傅衡逸消气,门铃却响了起来,声接声,可见门外之人的急切。

    傅衡逸起身,去开了门。

    刚把门打开,就见沈君煜推开傅衡逸,走了进来,对着沈清澜就是通吼,“沈清澜,你现在是吃了豹子胆了是吧,什么事情都敢干。”

    他的脸上全是怒气,显然是气的不轻,沈清澜被他吼的莫名其妙。

    沈君煜见沈清澜副不知悔改的样子,更是气的不打处来,还要吼她,却被傅衡逸拦住了,“她还没有吃完饭。”

    “吃什么吃。”沈君煜吼,但是对上傅衡逸寒凉的眼神,将嘴里的话吞下去,挥挥手,恶狠狠地瞪了眼沈清澜,“等会儿再跟你算账。”说着,走到客厅里坐下来,瞪着沈清澜。

    沈清澜很是淡定,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等沈清澜吃完早餐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了,沈君煜的怒气可是点没有减少。

    “什么事?”沈清澜开口,很是言简意赅。

    沈君煜听,又炸了,噌的下站起来,指着沈清澜,“还敢问我什么事,我问你,昨天你做了什么?”

    昨天?沈清澜眸光轻闪,了然,只是同是心底又升起了疑惑,沈君煜是怎么知道的,她不记得那个商场是沈君煜旗下的啊。

    沈君煜很快就为她解答了疑惑,“沈清澜,我是不是应该为你拍掌庆贺你成为见义勇为的英雄了,上现在可都说了,你是最美女英雄来着。”

    他冷笑,“确实英勇哈,那么血淋淋的场面,那么锋利的刀子,你眼睛不眨地就冲上去了,你当自己是女金刚吗?在场那么多警察和男人都是死人是吧,需要你个弱女子冲锋陷阵。”

    沈君煜怒指沈清澜,训斥,她根本无法想象,当自己看到被人传到上的现场视频,看见沈清澜亲身涉险的时候,他吓得心脏都快停跳了,马不停蹄地赶来,就怕她有个万。

    沈清澜被沈君煜指着脑袋骂,也不还口,甚至连脸色也没有变下,仿佛他骂的人根本不是她。

    倒是傅衡逸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挡住沈君煜的视线,“她是我老婆。”要教训也该我教训。

    沈君煜瞪眼睛,“你老婆怎么了,她还是我亲妹妹呢,怎么,我作为她的哥哥,还说不得了?”说着,顿,看向傅衡逸的视线满是不满,“还有你,你是怎么照顾她的,你不是跟她在起的吗,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她涉险,这就是你说的好好照顾?”

    傅衡逸看着他,沉了脸,薄唇紧抿,这就是不高兴了,他可以接受沈君煜对他的指责,因为他确实没有照看好沈清澜,但是却不允许他这么说她,即便这个人是她的亲哥哥。

    沈君煜是和他起长大的,哪里看不出他的情绪,撇了撇嘴,缓了缓语气,“好吧,就算她是你老婆,但是你也该管管她,哪里能由得她胡来,这次是她运气好才没有受伤,万下次呢?”

    “没有万。”傅衡逸沉声,他也不会让她有这个万。

    沈君煜气笑了,“行,你们是夫妻,她是你家的人,我是管不了她了,我也不管了。但是……”他话锋转,瞪着沈清澜,“沈清澜我告诉你,下次你要是再做这种把自己陷入危险的事情,你就不要叫我哥。”

    他神情严肃,点也没有跟沈清澜开玩笑的成分,这种事情,再来次,他哪怕没有心脏病也要被沈清澜吓出心脏病了。

    ------题外话------

    你看你看,我们傅爷还是很在乎澜澜的,就是亲哥哥都不让说的。

    话说这两天的收藏涨的很慢,是大家都不喜欢看吗?要是喜欢的话要把它加入书架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