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他是她的救赎(一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知道沈清澜脸皮薄,傅衡逸也不打趣她,起身,“我去做早饭,你再睡会儿。”

    沈清澜摇头,醒来了她就睡不着了。

    傅衡逸起身,也不顾身上根本没有穿衣服,就这么大喇喇地走到衣柜边拿衣服,看着他背上道道抓痕,沈清澜脸上越发的不自在,转过脸不去看他。

    直到傅衡逸已经走出卧室了,沈清澜才起床,她揉着酸疼的腰和大腿,心不得不感叹傅爷的体力是真的好。

    她的身上很清爽,昨晚完事了,沈清澜累的忍不住睡了过去,还是傅衡逸抱着她去洗漱的。

    等她洗漱好,傅衡逸已经做好了早饭,鸡蛋饼外加杯牛奶。

    沈清澜并不喜欢喝牛奶,但是傅衡逸回家,每天都会给她准备杯牛奶,对上傅衡逸坚持的眼神,哪怕不喜欢,沈清澜也会喝下去。

    吃完了早饭,沈清澜和傅衡逸就窝在了家里看电视哪里也没有去,本来傅衡逸今天是打算带沈清澜出去走走的,但是知道沈清澜身上不舒服,还是决定先在家里休息天。

    傅衡逸坐在沙发上,沈清澜窝在他的怀里,电视机里播放着部似乎是青春电视剧,很是无聊。

    没有看多久,沈清澜就睡着了,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傅衡逸温柔的笑笑,扯过边的薄毯,盖在了她的身上,没有将沈清澜抱到床上去谁,知道她即便睡着了也很容易被惊醒。

    为了让她睡得更舒服些,傅衡逸保持着这个姿势动也不动,他低头,静静地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忽然觉得此刻他的怀拥抱着全世界。

    等沈清澜醒过来的时候,傅衡逸的半边身子都麻了。

    “我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沈清澜刚睡醒,眼神还有几分迷蒙。

    “看你睡的香,就没舍得叫。”傅衡逸笑着说道,对胳膊的酸疼浑不在意。

    沈清澜从傅衡逸的怀起身,傅衡逸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他现在动不了。

    沈清澜自然也注意到了,蹲下身来,给他捏捏,“以后我要是再睡着了,记得叫醒我。”这个傻子,就这么让自己枕着。

    傅衡逸不在意地笑笑,享受着老婆的按摩服务,也不应声。

    “好了,可以了。”等身子稍微恢复了点知觉,傅衡逸就让沈清澜住了手,怕她累着。

    “午想吃什么,我去做。”

    沈清澜刚睡醒,没有什么胃口,“随便吧。”

    傅衡逸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笑了笑,也不问她了,径直走进了厨房。

    等他再出来时,手上端着两碗杂酱面,不知道他酱料里放了什么,闻起来很香,沈清澜即便是没有食欲,也把碗面吃完了。

    在家里窝了上午,沈清澜下午也不想出门,却也不想看那么无聊的电视剧,眼珠子转了转,看着傅衡逸,上下打量。

    傅衡逸被她打量的眼神看得有些莫名,“怎么了?”

    沈清澜围着傅衡逸转了转,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早就知道傅衡逸身材好,昨晚见识过后,更是清楚这身家居服包裹下的身材是怎样的肌理分明,蕴藏着极强的爆发力。

    “给我做模特吧?”沈清澜开口,眼底兴趣盎然。

    倒是傅衡逸,看了她眼,“你会画画?”

    家里的阳台上确实摆放着个画架,但是傅衡逸从来也没有见她画过,就以为是她摆放着做装饰的。

    沈清澜笑了笑,当是默认,“不乐意?”

    “为夫人服务,乐意之至。”傅衡逸微笑,跟着沈清澜进了书房,这才发现阳台上的画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她搬到了书房里,他的手放在衣服的下摆,“需要脱光吗?”裸着画,他是不介意的。

    沈清澜脸颊热,瞪了他眼,这个流氓,傅衡逸眼底闪过抹遗憾。

    傅衡逸按照沈清澜的指示坐在了沙发上,沈清澜搬了张小凳子,坐在画架前面,拿起了画笔。

    这是傅衡逸第次见到沈清澜作画,眉眼沉静的模样,透着岁月静好的味道,他看着她,专注的,温柔的;她盯着画板,认真的。

    沈清澜画的是油画,并没有那么快结束,她也不要求傅衡逸直保持着个动作不变。

    其实这样的等待很是无聊,只是傅衡逸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不耐烦,看着她的目光温柔缱绻,偶尔,和沈清澜四目相对,俩人会轻轻笑。

    这样的沈清澜退去了那身的防备与戒心,还有清冷,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二十岁的小姑娘。

    临近傍晚的时候,沈清澜才放下画笔,傅衡逸起身,“画完了?”走过来,目光落在画板上,怔。

    画板上是副油画,色调并不浓郁,清新的浅绿色背景,似乎是片山坡,大片的青草地上躺着个男人,身姿挺拔,穿着身的休闲装,条腿弯曲,手放在膝盖上,另条腿则是随意地伸在那里。

    他逼着眼睛,只手盖在眼睛上,看不清他的容颜,但是从侧脸上可以看见他立体的五官和高挺的鼻梁。

    不远处有颗大树,树枝上坐着个女子,此刻正专注地看着草地上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赫然就是傅衡逸,而这个女子,则是沈清澜。

    “这幅画我明天拿去装裱,然后挂在书房里。”傅衡逸说道,伸手想要去拿这幅画,沈清澜拦住他,“这幅画还没有干,先放着晾干吧。”

    傅衡逸见画未干的墨迹,收回手,任由沈清澜将他拉出来书房。

    而傅衡逸没有看到的是,在这里副画的下面,还有另幅画,不似刚刚那副颜色清新,这副画上是大片大片的黑色,占据了整幅画的五分之三,只有画的角还留有块白色,似黑暗透出的曙光。

    大片大片的黑暗,有只手,从地上伸出来,纤细的,苍白的,这是只女人的手,那只手上,还有鲜红的血迹,和斑驳的伤痕,它向个方向努力地伸着,似乎在勾着什么。

    顺着这只手的方向看去,可以看见只大手,小麦色的,掌心有着薄茧,那只手的背后,是片光明。

    画的右下角,是浅浅的两个字——救赎。

    他是她的救赎。

    ------题外话------

    这几章是不是看的你们牙都倒了?

    要是甜的话,记得把收藏和推荐票砸给阿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