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生日礼物(五更)

作品:《宠你上瘾:军爷的神秘娇妻

    “沈希潼,这就是你名媛淑女的教养?”沈清澜清越的嗓音传来,沈希潼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拉住傅衡逸衣角的手,看向声音的方向。

    沈清澜就那样站在那里,清冷的脸上无波无澜,就连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平静的,可是却让沈希潼觉得异常的狼狈。

    “沈清澜,你怎么会在这里?”沈希潼的脸色不好看,出口的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沈清澜淡淡地看着她,“我来找我的老公。”特意咬重的“老公”的字眼,成功让沈希潼白了脸。

    沈清澜看了眼她手上的盒子,将事情猜的七七,又看了眼傅衡逸冰冷的脸色,眼底闪过抹笑意,走过去,“喝多了?”

    傅衡逸摇头,牵着她的手,“怎么出来了?”

    沈清澜当然不能说是因为看见沈希潼出去了,却不见傅衡逸回来,怕沈希潼搞鬼,所以才跟出来看看,“怕你喝醉了摔了。”

    傅衡逸轻笑,也不戳穿她,俩人对视眼,相携离开,沈希潼看着俩人离开的背影,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沈希潼过了许久才进来,“潼潼,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楚云蓉关心地问道。

    沈希潼嘴角扯出抹笑意,有些牵强,“爷爷的酒太好喝了,刚才多喝了两杯,有点醉了。”

    楚云蓉嗔怪地瞪了她眼,“自己不胜酒力不知道吗,还喝那么多。”语气更多的却是心疼。

    见大家吃得也差不多了,楚云蓉就建议回家休息,众人也没有异议。

    晚上沈清澜和楚云蓉都没有喝酒,所以负责开车的就是他们。

    楚云蓉、沈希潼、沈老爷子和沈君煜辆车,傅衡逸、沈清澜和傅老爷子辆车。

    沈清澜将傅老爷子送回大院以后才和傅衡逸回家。

    刚回到家,沈清澜就率先钻进了浴室里,根本跟傅衡逸说句话,傅衡逸摸摸鼻子,心了然,大抵是酒店里沈希潼的事情惹得她不快了,可是心却是愉悦的。

    沈清澜洗完澡,轮到傅衡逸进去洗,他洗澡向迅速,没几分钟就出来了,沈清澜正半靠在床上,破天荒地在玩手机。

    傅衡逸走过去瞄了眼,似乎在跟于晓萱聊微信。

    他走到床的另边,躺下来,手自然而然地放在沈清澜的腰上,沈清澜打字的动作顿,没有其他反应,继续打字。

    傅衡逸等了她会儿,见自家老婆大人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想法,伸手,从她的手机拿过手机,“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

    沈清澜也没有把手机夺回来,而是从善如流地关了灯,躺下睡觉。

    傅衡逸:……。

    他跟着躺下,自然地将沈清澜圈在自己的怀里,“老婆,今天是我的生日。”傅衡逸低沉磁性的嗓音钻进沈清澜的耳。

    “所以呢?”沈清澜终于肯开尊口。

    “我的生日礼物呢?”

    关了灯,看不清沈清澜的表情,只能听见她的声音,“不是已经有人给你送礼物了吗?”语气平淡,分不清其的情绪。

    “老婆,你看见的,我没有要人家的礼物。”傅衡逸表示自己很无辜。

    沈清澜当然看见了,也知道这完全就是沈希潼的厢情愿,只是看着傅衡逸的这朵烂桃花,心免不了憋闷,傅衡逸自然就被迁怒了。

    见沈清澜不说话,傅衡逸继续开口,“老婆,你没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吗?”

    这还是傅衡逸三十年的人生里第次开口向别人讨要礼物,要是让他那帮兄弟看见,指定惊讶的眼睛都要凸出来。

    沈清澜也被傅衡逸这副小孩子讨要糖吃的模样逗乐了,轻声笑了出来,本来也没有生气,现在对着他,更是无法生气了。

    傅衡逸心下松,总算是笑了。

    沈清澜窝在傅衡逸的怀里,傅衡逸把玩着她的头发,俩人之间的氛围很是温馨。

    只是不知何时起,傅衡逸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沈清澜的脖颈以下的地方,因为今天沈清澜换了件睡衣,那里露出片雪白的肌肤。

    傅衡逸眼眸加深,看了她眼,又看,然后缓缓低头,吻上了她的唇。

    沈清澜已经习惯了傅衡逸的亲近,习惯性的将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傅衡逸并不满足与这个吻,手顺着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

    他的手有些粗糙,带来阵轻微的痒意,沈清澜娇躯轻轻颤,口不由自主地发出声"shen  yin",然后沈清澜就愣住了,刚才那么娇媚的声音真的是自己发出来的?

    傅衡逸眼底的幽光闪烁,喉结上下滚动了下,加深了这个吻。

    手越来越上,触摸到那片柔软,他顿了顿,看着沈清澜,眸光灼灼,“清澜,可以吗?”

    沈清澜缓缓地,“嗯”了声,声音很轻。

    傅衡逸眼喜,手指轻轻勾,沈清澜的睡衣就从床上掉落,大片莹白的肌肤映入傅衡逸的眼。

    卧室里的温度越升越高,很快,地板上就扔了满地的衣服。

    沈清澜闷哼声,眉头紧皱,傅衡逸僵,再也不敢动作,等待沈清澜那阵疼痛过去。

    良久,沈清澜才缓了过来,仰头亲上了傅衡逸的下巴。

    得到了指令,傅衡逸才缓缓动了起来。

    窗外,轮弯月躲进了云层里,似不敢看这人间的盛景。

    第二天,当沈清澜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她的生物钟第次失灵了,她眨眨眼,脑子还有点迷糊。

    “老婆,早。”傅衡逸低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然后额头上被印上个湿热的吻。

    沈清澜微微笑,“早。”然后,俏脸红,因为她看见了傅衡逸脖子上那个明晃晃的牙印,渗着血丝,那是昨晚她咬的。

    昨晚的场景从脑海幕幕闪过,沈清澜有些不自在,嗯,昨晚,她把自己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了傅衡逸。

    傅爷表示,老婆大人的这个礼物,他很喜欢。

    知道沈清澜脸皮薄,傅衡逸也不打趣她,起身,“我去做早饭,你再睡会儿。”

    ------题外话------

    表说我没有给傅爷吃肉,呐呐呐,肉肉来啦